列宁主义的伟大胜利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宁主义的伟大胜利——纪念列宁诞生九十五周年
1965年
本作品收錄於《红旗》和《人民日报

今年四月二十二日,是伟大的列宁诞生九十五周年。

列宁在纪念一位革命家的时候说过,马克思主义者纪念历史上的革命家,决不是象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那样,为了撒谎骗人,讲一些花言巧语,讲一些庸俗的颂词,而是为了阐明自己的任务。现在,我们纪念列宁的主要任务是,坚决保卫列宁主义的革命原理,反对现代修正主义者对列宁主义的歪曲,把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同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紧密地联系起来。

一九六○年,在纪念列宁诞生九十周年的时候,我们高举列宁主义的旗帜,针对现代修正主义者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所造成的思想混乱,发表了《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著名的文章。在这三篇文章中,我们根据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当代世界的实际情况,着重阐述了关于帝国主义,关于战争与和平,关于民族解放运动,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等问题,论证了列宁主义决不是象现代修正主义者所胡说的那样已经“过时”,而是越来越显示出了它的无限生命力。当时我们虽然还没有公开批评赫鲁晓夫和苏共领导,但是,这三篇文章的观点,是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所散布的一系列荒谬观点完全对立的。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对我们的三篇文章恨之入骨,害怕得要死。他们发表了许多文章和讲话,采取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大肆攻击我们的观点。这样一来,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的本来面目就暴露得更加清楚了。我们同各国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一起,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这类叛徒,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这一股逆流,当然不能不进一步展开坚决的斗争。

赫鲁晓夫下台了。

苏共新领导一再宣称,他们要继续忠实地执行赫鲁晓夫那一套完整的修正主义路线,实行没有赫鲁晓夫的赫鲁晓夫主义。他们继续站在一切革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对立的方面,直到现在,对我们在《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文章中所阐述的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仍然没有停止他们那种不择手段的诬蔑和攻击。

《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文章发表已经五年了,这五年来的事实究竟证明了什么呢?历史已经作出最公正的裁判。五年来的事实,恰恰证明了我们的观点是完全正确的。

如果把这三篇文章阐述的所有问题都拿来论证,那将需要很大的篇幅,这里我们只谈几个问题。

第一,关于帝国主义的本性问题。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以所谓“创造性发展”为名,完全歪曲了列宁关于帝国主义的理论。他们认为帝国主义的本性已经改变,否认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他们鼓吹美帝国主义的统治集团和它的头子“都不希望战争”,“也象我们一样在为保障和平而操心”。他们宣扬现在“已经有现实可能最后地、永远地把战争从社会生活中排除出去”,并且预言一九六○年将是开始实现“没有武器、没有军队、没有战争的世界”的一年。

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相反,我们在《列宁主义万岁》等文章中指出,“帝国主义的本性是不可能改变的”。“只要世界上还存在着资本帝国主义,就还存在着战争的根源,还存在着战争的可能性”。我们还指出,美帝国主义是当代侵略和战争的主要力量,是全世界人民的最凶恶的敌人。

五年来的事实证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者关于帝国主义的本性可以改变和已经改变的那些言论,完全是为美帝国主义者效劳而麻痹革命人民的。

美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尽管激起全世界人民的坚决反对,到处遭到失败,也并没有丝毫改变,而是在加紧推行。在亚洲,在非洲,在拉丁美洲,美帝国主义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变本加厉地镇压民族解放运动,大批大批地屠杀人民群众。特别是在越南南方,美帝国主义发动了灭绝人性的“特种战争”,把美国和它的一些仆从的军队开到南越,使用了各种新式武器,并且疯狂地把战火扩大到越南北方。

随着战争政策的加紧推行,美帝国主义并没有象现代修正主义者所幻想的那样全面彻底裁军,而是加紧全面彻底扩军。美国的军费开支,已经达到和平时期的最高水平,并且大大超过了侵朝战争时期的水平。美帝国主义的代表人物,无论是艾森豪威尔、肯尼迪还是约翰逊,尽管现代修正主义者给他们涂脂抹粉已经达到肉麻的程度,而他们自己却一再叫嚣美国“有胆量冒战争风险”,美国准备打一切战争,不管是全面的还是有限的,核的还是常规的,大的还是小的。

从这些事实来看,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难道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吗?帝国主义的头子难道就是这样“为保障和平操心”而“不希望战争”吗?难道这就叫做进入了所谓“没有武器、没有军队、没有战争”的理想世界吗?

现在,赫鲁晓夫的继承者,苏共新领导,迫于形势,为了继续骗人,不得不装腔作势、言不由衷地喊几句反对帝国主义的口号。但是,他们又用了同赫鲁晓夫一样的腔调继续吹捧美帝国主义,给约翰逊加上了“明智”、“理智”、“克制”、“清醒”等等动听的评语。他们还大肆宣扬在裁减军费问题上,苏联可以同美帝国主义“互为榜样”。

特别值得人们注意的是,当美国强盗在越南问题上抛掉一切假面具,充分地暴露出帝国主义本性的时候,他们仍然要千方百计地替它打掩护。他们同赫鲁晓夫不太一样的地方,只是赫鲁晓夫太笨了,而他们则巧妙了一些。过去,赫鲁晓夫公然胡说北部湾事件不是美帝国主义的侵略,而是中国和越南挑起的。这种帮凶的语言,同自己的主子说的话太一模一样了,因而一钱不值,没有人相信了。看来,现在的苏共领导接受了这点教训,于是改换了一种说法。他们到处散布流言蜚语,说什么因为中国共产党破坏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和中苏的团结,这才鼓励了美国对越南的侵略。这种论调,首先是完全颠倒了黑白。破坏社会主义阵营团结和中苏团结的,明明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鼓励美帝国主义侵略的,也明明是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这种论调的实质,仍然是为美国强盗开脱,好象美国对越南的侵略,并不是出于它的帝国主义本性,而是由于什么别的原因。散布这种论调的人,仍然是充当着美帝国主义的辩护士。他们才是真正鼓励美国侵略的人。 第二,关于所谓“和平共处”问题。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以所谓“创造性发展”为名,完全篡改了列宁的和平共处政策。他们认为,和平共处就意味着同帝国主义“相互谅解”、“相互迎合”、“相互妥协”、“相互迁就”,说什么和平共处是“现时代至高无上的绝对命令”,是“解决社会所面临的最主要问题的最好的和唯一可行的道路”。他们还特别向往通过苏美两国首脑达成协议“决定人类命运”,也就是苏美合作主宰世界。他们不仅把这样的“和平共处”作为他们对外政策的总路线,并且要求全世界共产党人都要“把争取和平共处的斗争作为自己政策的总原则”。

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相反,我们在《列宁主义万岁》等文章中指出,实行和平共处的障碍在帝国主义方面。社会主义国家能够同帝国主义国家实行一定时期的和平共处,完全是斗争得来的,而且在和平共处的条件下还存在复杂的、激烈的斗争。我们还着重指出,“和平共处,说的是国家与国家相互关系的问题;革命,说的是本国被压迫人民推翻压迫阶级的问题,而对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说来,首先是推翻国外压迫者即帝国主义者的问题”。两者绝不能混为一谈。

五年来的事实证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者,是把列宁的和平共处政策变成他们向美帝国主义投降和在国内实行和平演变的遮羞布。

正是现代修正主义者一心要与之“全面合作”的朋友美帝国主义,总是千方百计地反对和破坏社会主义国家,进行颠覆活动、军事挑衅和战争威胁,甚至发动侵略战争。也正是这个美帝国主义,在全世界到处侵犯别国的领土和主权,干涉别国的内政,损害别国的利益,镇压别国人民的革命。现在,美帝国主义在越南和整个印度支那扩大侵略战争的罪恶活动,正是它推行反革命“全球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国家的人民是应当坚决进行反美斗争呢,还是应当按照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所说的“绝对命令”“迎合”美帝国主义,并且同它实行“妥协”呢?他们是应当用革命的武装斗争反对反革命的武装侵略呢,还是应当在“和平共处”这条“最好的和唯一可行的道路”上听任帝国主义的宰割呢?这些国家的人民违背了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的意志,他们用反帝革命斗争的实际行动作了明确的回答。他们从自己的切身经验得出结论:革命的人民同美帝国主义根本没有什么和平共处可言。

现在苏共新领导仍然死死地抱住赫鲁晓夫的所谓“和平共处”,继续作为“苏共和苏联政府对外政策的总路线”。他们极力宣传苏美之间“存在着十分广泛的合作天地”,同美帝国主义大搞秘密外交。他们在越南问题上,虽然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也作了一些支持的表示,但是,这一切都首先求得美帝国主义强盗头子的谅解,以不损害苏美合作的路线为界限。而这一切的落脚点,还是要联合美国搞“和谈”骗局。他们千方百计地妄图把越南人民的抗美爱国正义斗争,纳入苏美谈判“解决问题”的轨道,以实现他们的苏美合作主宰世界的罪恶目的。显然,苏共新领导和赫鲁晓夫一样,是利用“和平共处”的名义,在国际范围内以阶级合作代替阶级斗争。他们的这种“和平共处”,只能是投降共处。

第三,关于民族解放运动问题。

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以所谓“创造性发展”为名,完全背弃了列宁关于民族解放斗争的理论。他们认为,“殖民主义的根子已经拔除”,民族解放斗争已经进入“完成阶段”,被压迫民族“可以借助于和平斗争手段,来达到从帝国主义、从殖民主义枷锁下获得解放”,从而“平静地埋葬殖民主义”。他们否认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各国人民的解放必须由各国人民自己肩负起来的观点,特别卖力宣扬联合国对民族解放的“义务”,说什么“不由联合国来消除殖民主义统治制度,又由谁来消除呢?”他们确信,帝国主义的殖民政策已经改变,“最有预见的殖民主义者是会在‘吃闷棍’之前五分钟离开的”,因而迫切希望同帝国主义者“协调旨在消灭殖民主义统治制度的步骤”。

同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相反,我们在《列宁主义万岁》等文章中指出,被压迫民族同帝国主义的矛盾,是当代世界的基本矛盾之一,美帝国主义是现代殖民主义的主要堡垒,是当代亚洲、非洲、拉丁美洲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最凶恶最狡猾的敌人。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和掠夺,必然要引起被压迫民族的反抗,民族解放运动的风暴正在日益广阔地席卷着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我们还指明,被压迫民族的解放,绝不能期待新老殖民主义者的“善心”或由美帝国主义操纵的联合国的“恩赐”,而必须依靠自己进行坚决的革命斗争。我们说,“没有革命的暴力,就不可能消灭反革命的暴力”。

五年来的事实证明,以赫鲁晓夫为首的现代修正主义者,已经堕落为新殖民主义的辩护士,他们同帝国主义者互相勾结,妄图窒息各被压迫民族的反帝革命斗争。

以世界宪兵自居的美帝国主义,除了自己出兵屠杀被压迫民族的人民以外,还假借联合国之手,时而在这里派兵镇压,时而在那里提出所谓开发计划,妄图扑灭反殖民主义的革命运动。特别是在越南,美帝国主义公然破坏日内瓦协议,阻挠越南人民的和平统一,任意践踏越南人民的独立和主权,并且蛮横地要求三千万越南人民在它们的屠刀下面无条件投降。这就更加赤裸裸地暴露了美国侵略者的狰狞面貌。

在这些事实面前,有谁能够相信“殖民主义的根子已经拔除”了呢?如果说,民族解放的任务已经进入“完成阶段”,那么对于当前风起云涌的民族解放运动又应该作何解释呢?如果说,联合国处处为美帝国主义的效劳是为“消除殖民主义”所作的“贡献”,那么,刚果(利)人民和印度尼西亚人民反对新老殖民主义、反对联合国的斗争,不是反而成为“消灭殖民主义”的障碍了吗?还有,美帝国主义在南越吃的“闷棍”不算少了,为什么它并没有在“前五分钟离开”,而是继续派兵遣将,照样蛮横地赖在南越不走呢?在这种情况下,越南南方人民又怎样“借助于和平斗争手段”来获得解放和“平静地”把殖民主义埋葬掉呢?

苏共新领导口口声声宣扬他们“支持民族解放运动”,但是他们对于上述的这些问题却从不作任何负责任的回答。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的行动已经作了最清楚的说明。在赫鲁晓夫下台以前,他们就支持美帝国主义以联合国的名义镇压刚果民族解放运动,结果造成了刚果民族英雄卢蒙巴的被杀害。现在,赫鲁晓夫的继承者,又欣然同意偿付美国用联合国名义武装干涉刚果的费用;他们还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支持美国在刚果(利)制造的“全国和解”的骗局,企图扼杀刚果(利)人民的革命力量。特别严重的是,他们积极支持建立一支常设的联合国武装部队,也就是要在组织为美帝国主义服务的国际宪兵上面搭上一股,以便镇压各国人民的革命斗争。所有这一切,就是他们所谓的“支持民族解放运动”的具体行动。请问苏共新领导,你们的这种努力,究竟是为了“支持民族解放运动”呢,还是为了更好地同美帝国主义“协调步骤”,来反对、破坏和镇压民族解放运动呢?事情很清楚,苏共新领导所谓“支持民族解放运动”是假的,而同美帝国主义狼狈为奸、扼杀民族解放运动才是真的。

五年来的事实,就是这样无情地粉碎了现代修正主义者的谬论。

在赫鲁晓夫下台以后,在现代修正主义已经公开宣告破产以后,我们曾经希望并且劝告苏共新领导,应当老老实实地公开承认错误,宣布收回赫鲁晓夫当权的时候那一套修正主义路线和政策。但是,他们却违背了苏联人民的愿望,违背了世界各国革命人民的愿望,把已经破产的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当作传家之宝接了过来,继续挥舞。在今年纪念列宁诞生九十五周年的时候,他们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我们党在第二十次和第二十二次代表大会上制定的并体现在苏共纲领中的总路线”,是以“创造性态度”对待理论的“生动证明”。赫鲁晓夫正是这样假借所谓以“创造性态度”对待列宁主义,实则抛弃了列宁主义的一切根本原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修正主义者,终于遭到了彻底破产。难道他的继承者还会有什么更好的下场吗?

列宁主义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战无不胜的武器。不论敌人如何从外面来攻击,从内部来“修正”,都丝毫无损于列宁主义的光辉。相反,正是在反对外部和内部的各种敌人的反复斗争中,列宁主义的力量不断地成长壮大起来。五年来,经过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同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列宁主义在国际范围内得到了空前广泛的传播,各国人民的觉悟有了极大的提高,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队伍正在迅速地发展。同时,由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中,不断地研究和总结了当代各国人民革命斗争的新经验、新问题,从而全面地丰富了列宁主义。过去的五年,是现代修正主义彻底破产的五年,是列宁主义取得新的伟大胜利的五年。现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马克思列宁主义大发展、各国人民革命事业大发展的大好形势。我们必须继续高举列宁主义的旗帜,把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斗争进行到底,把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推向新的、更加伟大的胜利。

列宁主义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