刪補名醫方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刪補名醫方論
作者:吳謙 清

卷一[编辑]

古醫方得人乃傳,非人勿言。故扁鵲倉公皆稱禁方,不輕授人,誠重之也。後漢張機着《傷寒雜病論》,始立眾方,公之天下。故建安以前,苦於無方;元豐而後,雖有《局方》,漫無指歸,不可為法。今博集《金匱》、《千金》、《外台》諸書及王好古、李杲、劉完素、朱震亨、張從政、薛己諸方之佳者,採錄成編。然方論始於成無己,近代則有吳琨、李中梓、柯琴、汪昂諸家,於醫方雖各有發明,但其問或有擇焉未精、語焉未詳者。復推其立方之意,綜其簡要,刪繁補缺,歸於明顯,名之曰∶刪補名醫方論,以昭示來茲云。

【獨參湯】治元氣大虛,昏厥,脈微欲絕,及婦人崩產,脫血,血暈。

人參(分兩隨人、隨證) 須上揀者,濃煎頓服,待元氣漸回,隨證加減。

【集注】柯琴曰∶一人而系一世之安危者,必重其權而專任之;一物而系一人之死生者,當大其服而獨用之。故先哲於氣幾息、血將脫之證,獨用人參二兩,濃煎頓服,能挽回性命於瞬息之間,非他物所可代也。世之用者,恐或補住邪氣,姑少少以試之,或加消耗之味以監製之,其權不重、力不專,人何賴以得生乎?如古方霹靂散、大補丸,皆用一物之長而取效最捷,於獨參湯何疑耶!

【按】若病兼別因,則又當隨機應變,於獨參湯中或加熟附補陽而回厥逆;或加生地涼陰而止吐衄;或加黃耆固表之汗;或加當歸救血之脫;或加薑汁以除嘔吐;或加童便以止陰煩;或加茯苓令水化津生,治消渴泄瀉;或加黃連折火逆衝上,治口毒痢。是乃相得相須以有成,亦何害其為獨哉?如薛己治中風,加人參兩許於三生飲中,以駕馭其邪,此真善用獨參者矣。

【參附湯】治陰陽氣血暴脫等證。 人參 附子(制) 水煎服。

【注】先身而生,謂之先天;後身而生,謂之後天。先天之氣在腎,是父母之所賦;後天之氣在脾,是水穀之所化。先天之氣為氣之體,體主靜,故子在胞中,賴母息以養生氣,則神藏而機靜;後天之氣為氣之用,用主動,故育形之後,資水穀以奉生身,則神發而運動。天人合德,二氣互用,故後天之氣得先天之氣,則生生而不息;先天之氣得後天之氣,始化化而不窮也。若夫起居不慎則傷腎,腎傷則先天氣虛矣。飲食不節則傷脾,脾傷則後天氣虛矣。補後天之氣無如人參,補先天之氣無如附子,此參附湯之所由立也。二臟虛之微甚,參附量為君主。二藥相須,用之得當,則能瞬息化氣於烏有之鄉,頃刻生陽於命門之內,方之最神捷者也。若表虛自汗,以附子易黃耆,名人參黃耆湯,補氣兼止汗。失血陰亡,以附子易生地,名人參生地黃湯,固氣兼救陰。寒濕厥汗,以人參易白朮,名朮附湯,除濕兼溫裡,陽虛厥汗,以人參易黃耆,名「耆附湯」,補陽兼固表。

此皆參附湯之轉換變化法也,醫者擴而充之,不能盡述其妙。

【生脈飲】治熱傷元氣,氣短倦怠,口渴出汗。

人參 麥門冬 五味子 水煎服

【注】經云∶大氣積於胸中,則肺主之。夫暑熱傷肺,肺傷則氣亦傷矣。故氣短、倦怠而喘咳也。肺主皮毛,肺傷則失其衛護,故汗出也。熱傷元氣,氣傷則不能生津,故口渴也。是方君人參以補氣,即所以補肺。臣麥冬以清氣,即所以清肺。佐五味以斂氣,即所以斂肺。吳琨云∶一補、一清、一斂,養氣之道備矣。名曰生脈,以脈得氣則充,失氣則弱。李杲謂∶夏月服生脈飲,加黃耆、甘草,名生脈保元湯,令人氣力湧出;更加當歸、白芍,名「人參飲子」,治氣虛喘咳,吐血衄血,亦虛火可補之例也。

【保元湯】治男婦氣虛之總方也。嬰兒驚怯,痘家虛者,最宜。

黃耆(三錢) 人參(二錢) 甘草(一錢) 肉桂(春夏二、三分,秋冬六、七分) 上四味,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昔東垣以此三味能瀉火、補金、培土,為除煩熱之聖藥,鎮小兒之驚,效如桴鼓。魏桂岩得之,以治痘家陽虛頂陷,血虛漿清,皮薄發癢,難灌難斂者,始終用之。以為血脫須補氣,陽生則陰長,有起死回生之功,故名之為保元也。又少佐肉桂,分四時之氣而增損之,謂桂能治血以推展其毒,扶陽益氣以充達周身,血內位,引之出表,則氣從內托;血外散,引之歸根,則氣從外護。參、耆非桂引導,不能獨樹其功。桂不得甘草和平氣血,亦不能緒其條理,要非寡聞淺見者能窺其萬一也。四君中不用白朮,避其燥;不用茯苓,恐其滲也。用桂而不用四物者,以芎之辛散,歸之濕潤,芍之酸寒,地黃之泥滯故耳。如宜升則加升、柴,宜燥加苓、朮,宜潤加當歸,宜利氣加陳皮,宜收加芍,宜散加芎。又表實去耆,裡實去參,中滿忌甘,內熱除桂,斯又當理會矣。

【按】元氣者,太虛之氣也。人得之則藏乎腎,為先天之氣,即所謂生氣之原,腎間動氣者是也。生化於脾,為後天之氣,即所謂水穀入胃,其精氣行於脈中之營氣,其悍 氣行於脈外之衛氣者是也。若夫合先後而言,即大氣之積於胸中,司呼吸、通內外,周流 一身,頃刻無間之宗氣者是也。總之,諸氣隨所在而得名,實一元氣也。保元者,保守 此元氣之謂。是方用黃耆保在外一切之氣,甘草保在中一切之氣,人參保上、中、下、內、 外一切之氣,諸氣治而元氣足矣。然此湯補後天水穀之氣則有餘,生先天命門之氣則不 足,加肉桂以鼓腎間動氣,斯為備耳。

【四君子湯】治面色痿白,言語輕微,四肢無力,脈來虛弱者。若內傷虛熱,或飲食 難化作酸,須加炮薑。

人參 白朮 茯苓 甘草(各二錢) 加薑、棗、水煎服。加木香、藿香、葛根,為七味白朮散。加陳皮,為五味異功散。 加陳皮、半夏,為六君子湯。加蕾香、砂仁,為香砂六君子湯。

【集注】張璐曰∶氣虛者,補之以甘,參、朮、苓、草,甘溫益胃,有健運之功,具沖 和之德,故為君子。蓋人之一生,以胃氣為本,胃氣旺則五臟受蔭,胃氣傷則百病叢生。 故凡病久虛不愈,諸藥不效者,惟有益胃、補腎兩途。故用四君子,隨證加減,無論寒熱 補瀉,先培中土,使藥氣四達,則周身之機運流通,水穀之精微敷布,何患其藥之不效 哉!是知四君子為司命之本也。 吳琨曰∶夫面色痿白,則望之而知其氣虛矣。言語輕微,則聞之而知其氣虛矣。四肢無力,則問之而知其氣虛矣。脈來虛弱,則切之而知其氣虛矣,如是則宜補氣。是方也,四藥皆甘溫,甘得中之味,溫得中之氣,猶之不偏不倚之人,故名君子。本方加木香、藿香、葛根名七味白朮散,治小兒脾虛肌熱,泄瀉作渴。以木藿之芳香、佐四君入脾,其功 更捷;以葛根甘寒,直走陽明,解肌熱而除渴也。

【按】本方加陳皮,名五味異功散,治氣虛而兼氣滯者;再加半夏,名六君子湯,治 氣虛而兼痰飲者;再加砂仁、藿香,名香砂六君子湯,治氣虛而兼嘔吐者。此皆補中有消導之意也。

【香砂六君子湯】治氣虛痰飲,嘔吐痞悶,脾胃不和,變生諸證者。 人參(一錢) 白朮(二錢) 茯苓(二錢) 甘草(七分) 陳皮(八分) 半夏 (一錢) 砂仁(八分) 木香(七分) 上生薑二錢,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經曰∶壯者氣行則愈,怯者着而為病。蓋人在氣交之中,因氣而生, 而生氣總以胃氣為本,若脾胃一有不和,則氣便着滯,或痞悶噦嘔,或生痰留飲,因而 不思飲食,肌肉消瘦,諸證蜂起,而形消氣息矣。四君子氣分之總方也,人參致沖和之 氣,白朮培中宮,茯苓清治節,甘草調五臟,胃氣既治,病安從來。然撥亂反正,又不能 無為而治,必舉大行氣之品以輔之,則補者不至泥而不行。故加陳皮以利肺金之逆氣,半 夏以疏脾上之濕氣,而痰飲可除也;加木香以行三焦之滯氣,縮砂以通脾腎之元氣,而 郁可開也。君得四輔,則功力倍宣,四輔奉君,則元氣大振,相得而益彰矣。

【當歸補血湯】治男、婦血虛似白虎證,肌熱面赤,煩渴引飲,脈來洪大而虛,重按則微。 當歸(二錢) 黃 (一兩) 水煎服。

【集注】吳琨曰∶血實則身涼,血虛則身熱,或以飢困勞役虛其陰血,則陽獨治,故 諸證生焉。此證純象白虎,但脈大而虛,非大而實為辨耳。《內經》所謂脈虛、血虛是也。 五味之中,惟甘能補,當歸味甘而濃,味濃則補血;黃 味甘而薄,味薄則補氣,今黃 多數倍,而云補血者,以有形之血不能自生,生於無形之氣故也。經言∶陽生陰長,是之謂耳。

【佛手散】治妊娠胎動下血,或因傷動,子死腹中,下血疼痛,口噤欲死。服此探之,不 損則痛止,已損則立下。及橫生倒生,交骨不開,產後血暈昏亂,崩中金瘡,去血過多等證。 當歸(二兩或三兩) 川芎(一兩) 上銼粗末合均,每服五錢,水一盞,酒半盞,煎八分,熱服。未效再服。 加敗龜版一具,梳發一團,名開骨散。

【注】命名不曰歸芎,而曰佛手者,謂此方治婦人胎前、產後諸疾,如佛手之神妙也。 當歸,川芎為血分之主藥,性溫而味甘辛,以溫能和血,甘能補血,辛能散血也。古人俱 必以當歸君川芎,或一倍或再倍者,蓋以川芎辛竄,捷於升散,過則傷氣,故寇宗 曰∶ 不可單服、久服,亦此義也。然施之於氣鬱血凝,無不奏效,故用以佐當歸而收血病之 功,使瘀去新生,血各有所歸也。血既有所歸,則血安其部,而諸血病癒矣。至妊娠胎 動,胎傷下血,非血壅胎傷,即血亂妄下。服此以探之,血亂胎未動者,血順則痛止,血 壅胎未損者,血行痛止,則胎因之而安也;已動已損者,血得順行,則胎亦因之而順下也。 橫生倒生,因用力太早,或誤服催生之藥,致氣逆血亂,亦用此以調之。產後崩中金瘡,亡血昏冒,亦用此以補之。子死腹中,腹痛欲死,亦用此以逐之。以上諸病,皆血病而氣 不虛者也。若夫氣虛難產,產後血脫,唇面黃白,少氣煩亂,動則昏冒,若誤與此,反致立敗,則必倍加人參,速固無形之氣,以救有形之血也。至於交骨難開,加龜版、梳 發,下輸陰道;寒加薑、桂,熱加黃 ,汗加桂枝,搐加荊穗,又當以意消息、加減可也。

【四物湯】治一切血虛、血熱、血燥諸證。 當歸 熟地(各三錢) 川芎(一錢五分) 白芍(酒炒,二錢) 上四味,水煎服。

【集注】張璐曰∶四物為陰血受病之專劑,非調補真陰之的方。方書咸謂四物補陰,遂 以治陰虛發熱,火炎失血等證,蒙害至今。又專事女科者,咸以此湯隨證漫加風、食、痰、氣等藥,紛然雜出;其最可恨者,不辨熱之虛實,率加知母。黃柏,令人久服,而庸工 利其有劫病之能,咸樂用之。殊不知四君子氣藥,治上下失血過多,一切血藥置而不用, 獨推獨參湯,童便以固其脫者,以有形之血,不能速生,無形之氣,所當急固也。昔人有言,見血休治血,必先調其氣。又云∶四物湯不得補氣藥,不能成陽生陰長之功。誠哉 言也!然此湯傷寒火邪解後,餘熱留於血分,至夜微熱不除,或合柴胡,或加桂枝,靡不 應手輒效,不可沒其功也。 柯琴曰∶經云∶心生血,肝藏血。故凡生血者,則究之於心;調血者,當求之於肝 也。是方乃肝經調血之專劑,非心經生血之主方也。當歸甘溫和血,川芎辛溫活血,芍藥酸寒斂血,地黃甘平補血。四物具生長收藏之用,故能使營氣安行經隧也。若血虛加 參,血結加桃仁、紅花,血閉加大黃、芒硝,血寒加桂、附,血熱加芩、連;欲行血 去芍,欲止血去芎,隨所利而行之,則又不必拘拘於四矣。若婦人數脫其血,故用以調 經種子。如遇血崩、血暈等證,四物不能驟補,而反助其滑脫,則又當補氣生血,助陽 生陰長之理。蓋此方能補有形之血於平時,不能生無形之血於倉卒,能調陰中之血,而不 能培真陰之本,為血分立法,不專為女科套劑也。王好古治婦女,不論內傷,外感、胎 前、產後,隨證加二味於四物中,名曰六合,未免任意牽強。

【聖愈湯】 治一切失血過多,陰虧氣弱,煩熱作渴,睡臥不寧等證。 四物湯加人參、黃耆(一方去芍藥)。 上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經云∶陰在內,陽之守也;陽在外,陰之使也。故陽中無陰,謂之 孤陽;陰中無陽,謂之死陰。朱震亨曰∶四物皆陰,行天地閉塞之令,非長養萬物者也。 故四物加知柏,久服便能絕孕,謂嫌於無陽耳。此方取參、 配四物,以治陰虛血脫等 證。蓋陰陽互為其根,陰虛則陽無所附,所以煩熱燥渴;氣血相為表里,血脫則氣無所歸,所以睡臥不寧。然陰虛元驟補之法,計在培陰以藏陽,血脫有生血之機,必先補氣,此陽生陰長,血隨氣行之理也。故曰∶陰虛則無氣,無氣則死矣。此方得仲景白虎加人參之義而擴充者乎。前輩治陰虛,用八珍、十全,卒不獲效者,因甘草之甘,不達下焦,白朮之燥,不利腎陰,茯苓滲泄,礙乎生升,肉桂辛熱,動其虛火。此六味皆醇濃和平而滋潤,服之則氣血疏通,內外調和,合於聖度矣。

【地骨皮飲】治陰虛火旺,骨蒸發熱,日靜夜劇者;婦人熱入血室,胎前發熱者。 四物湯加地骨皮、牡丹皮(各三錢)。 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陰虛者陽往乘之,發熱也。當分三陰而治之。陽邪乘入太陰脾部,當 補中益氣以升舉之,清陽復位而火自熄也。若乘入少陰腎部,當六味地黃丸以對待之,壯 水之主而火自平也。乘入厥陰肝部,當地骨皮飲以涼補之,血有所藏而火自安也。四物 湯為肝家滋陰調血之劑,加地骨皮清志中之火以安腎,補其母也;加牡丹皮清神中之火 以涼心,瀉其子也。二皮涼而不潤,但清肝 火不傷脾胃,與四物加知柏之濕潤而苦寒者不同也。故逍遙散治肝火之郁於本臟者也,木鬱達之,順其性也;地骨皮飲,治陽邪之乘於肝臟者也,客者除之,勿縱寇以遺患也。二 方皆肝家得力之劑。

【犀角地黃湯】治熱傷吐衄、便血,婦人血崩、赤淋。 生犀角 生地黃 白芍 牡丹皮 上四味,先用三物水煎,去滓,入生犀汁,熱服。

【注】吐血之因有三∶曰勞傷,曰努傷,曰熱傷。勞傷以理損為主,努傷以去瘀為主, 熱傷以清熱為主。熱傷陽絡則吐衄,熱傷陰絡則下血。是湯治熱傷也,故用犀角清心去 火之本,生地涼血以生新血,白芍斂血止血妄行,丹皮破血以逐其瘀。此方雖曰清火,而 實滋陰;雖曰止血,而實去瘀。瘀去新生,陰滋火熄,可為探本窮源之法也。若心火獨盛, 則加黃芩、黃連以瀉熱,血瘀胸痛,則加大黃、桃仁以逐瘀也。

【四生丸】治陽盛陰虛,血熱妄行,或吐或衄者。 生地黃 生柏葉 生荷葉 生艾葉(各等分) 上四味,搗爛為丸,如雞子大,每服一丸,滾湯化服。

【集注】柯琴曰∶陰虛而陽無所附,則火炎上焦;陽盛則陽絡傷,故血上溢於口鼻也。 凡草木之性,生者涼,而熟之則溫;熟者補,而生者瀉。四味皆清寒之品,盡取其生者,而 搗爛為丸,所以全其水氣,不經火煮,更遠於火令矣。生地多膏,清心腎而通血脈之源。 柏葉西指,清肺金而調營衛之氣。艾葉芳香,入脾胃而擅去瘀生新之權。荷葉法震,入肝 家而和藏血攝血之用。五志之火既清,五臟之陰安堵,則陰平陽秘,而血歸經矣。是方 也,可暫用以遏妄行之熱血,如多用則反傷營。蓋血得寒,則瘀血不散,而新血不生也。 設但知清火涼血,而不用歸脾、養榮等劑以善其後,鮮有不綿連歲月而斃者。非立法之 不善,妄用者之過耳。

【當歸六黃湯】治陰虛有火,令人盜汗者。 當歸 生地 熟地 黃耆 黃芩 黃連 黃柏 上水煎服。

【注】寤而汗出曰自汗,寐而汗出曰盜汗。陰盛則陽虛不能外固,故自汗。陽盛則陰虛 不能中守,故盜汗。若陰陽平和之人,衛氣晝則行陽而寐,夜則行陰而寐,陰陽既濟,病 安從來?惟陰虛有火之人,寐則衛氣行陰,陰虛不能濟陽,陽火因盛而爭於陰,故陰液失 守外走而汗出,寤則衛氣復行出於表,陰得以靜,故汗止矣。用當歸以養液,二地以滋陰,令陰液得其養也。用黃芩瀉上焦火,黃連瀉中焦火,黃柏瀉下焦火,令三火得其平也,又於諸寒藥中加黃耆,庸者不知,以為贅品,且謂陽盛者不宜,抑知其妙義正在於 斯耶!蓋陽爭於陰,汗出營虛,則衛亦隨之而虛。故倍加黃耆者,一以完已虛之表,一以固未定之陰。經曰∶陰平陽秘,精神乃治。此之謂歟!

【集注】吳琨曰∶雜證盜汗,與傷寒盜汗不同。傷寒是半表半里之邪未盡,雜證則陰 虛有火而已。彼以和表為主,此以救陰為急。故以補陰之品,佐瀉火之藥,明者辨之。

【黃耆建中湯】治虛勞裡急,悸、衄、腹中痛,夜夢失精,四肢酸痛,手足煩熱,咽乾口燥,諸不足諸證。 黃耆 膠飴 白芍 甘草 桂枝 生薑 大棗 上七味,水煎服。

【集注】喻昌曰∶虛勞而至於亡血、失精,津液枯槁,難為力矣!《內經》於針砭所莫治 者,調以甘藥,《金匱》遵之而立黃 建中湯, 急建其中氣,俾飲食增而津液旺,以至充血生精,而復其真陰之不足。但用稼穡作甘之 本味,而酸辛咸苦在所不用,蓋舍此別無良法也。然用法貴立於元過之地,不獨嘔家不 可用建中之甘,即微覺氣滯,更當慮甘藥大過,令人中滿也。至大建中則大建其中之陽,小建中則小小創建之義,理中則燮理之義,治中則分治之義,補中、溫中,何莫非先中州 之義。緣傷寒外邪逼入於內,法難盡用,仲景但於方首以「小」之一字,微示其意,至 《金匱》始盡建中之義。後人引伸觸類,制樂令建中湯、十四味建中湯,曲暢建中之旨。學 者心手之間,所當會其大義也。

【雙和飲】 治大病之後,虛勞氣乏。補血益氣,不熱不冷,溫而調之。 白芍(二錢) 黃 (炙,一錢半) 甘草(炙,七分) 中桂(七分) 當歸(一錢) 熟地黃(一錢) 川芎(七分) 生薑三片,大棗二枚,水二盞,煎一盞,溫服。

【注】此湯乃李杲以黃耆建中湯減飴糖合四物之方也。黃耆建中,治虛勞不足,是從脾胃中化生血氣。此則直補陰血,兼之溫養陽氣,所以減飴糖之甘,加純陰之品,名曰「雙和」也。地骨皮飲,其意在涼血熱,故佐二皮以清之。聖愈湯,其意在救血脫,故佐參、 以補之。雙和飲,其意在溫養血氣,故佐 、桂、炙草以溫之。經曰∶形不足者,溫之以氣。是也。

【人參養榮湯】治脾、肺俱虛,發熱惡寒,肢體瘦倦,食少作瀉等證。若氣血虛而變見諸證,弗論其病其脈,但用此湯,諸證悉退。 人參 白朮 茯苓 甘草 黃耆 陳皮 當歸 熟地 白芍 桂心 遠志 五味子 上十二味,加薑三片,棗二枚,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古人治氣虛以四君子,治血虛以四物;氣血俱虛者以八珍,更加黃耆、肉桂,名「十全大補」,宜乎萬舉萬當也。而用之有不獲效者,蓋補氣而不用行氣之品,則氣虛之甚者,幾無氣以運動。補血而仍用行血之物,則血虛之甚者,更無血以流行。故 加陳皮以行氣,而補氣者悉得效其用。去川芎行血之味,而補血者因以奏其功。此善治 者,只一加一減,便能轉旋造化之機也。然氣可召而至,血易虧而難成,苟不有以求其 血脈之主而養之,則營氣終歸不足。故倍人參為君,而佐以遠志之苦,先入心以安神定志,使甘溫之品,始得化而為血,以奉生身。又心苦緩,必得五味子之酸,以收斂神明,使 營行脈中而流於四臟,名之曰養榮,不必仍十全之名,而收效有如此者。

【歸脾湯】 治思慮傷脾,或健忘怔忡,驚悸盜汗,寤而不寐,或心脾作痛,嗜臥少食, 及婦女月經不調。 人參 龍眼肉 黃 甘草 白朮 茯苓 木香 當歸 酸棗仁 遠志 薑三片,水煎服。

【集注】羅謙甫曰∶方中龍眼、棗仁、當歸,所以補心也;參、耆、朮、苓、草,所 以補脾也。薛己加入遠志,又以腎藥之通乎心者補之,是兩經兼腎合治矣。而特名歸脾 何也?夫心藏神,其用為思;脾藏智,其出為意,見神智思意火土合德者也。心以經營 之久而傷,脾以意慮之郁而傷,則母病必傳之子,子又能令母虛,所必然也。其病則健 忘怔忡,怵惕不安之徵見於心也;飲食倦怠不能運輸,手足無力,耳目昏 既之證見於 脾也。故脾陽苟不運,心腎必不交,彼黃婆者,若不為之媒合,則已不能攝腎氣歸心,而 心陰何所賴以養?此取坎填離者,所以必歸之脾也。其藥一滋心陰,一養脾陽,取乎健者,以壯子益母。然恐脾郁之久,思意不通,故少取木香之辛且散者,以暢氣醒脾,使能 速通脾氣,以上行心陰。脾之所歸,正在斯耳。 張璐曰∶補中益氣與歸脾同出保元,並加歸、朮,而有升舉胃氣,滋補脾陰之不同。 此方滋養心脾,鼓動少火,妙佐以木香少許,調順諸氣,暢和心脾。世醫不諳此理,反以 木香性燥不用,服之多致痞悶減食者,以其補藥多滯,不能輸化故耳。

【妙香散】 治夢遺失精,驚悸鬱結。

山藥(二兩) 人參 黃耆 遠志(制) 茯苓 茯神(一兩) 桔梗(三錢) 甘草 辰砂 (另研,一錢) 麝香(一錢) 木香(二錢五分) 為末,每服二錢,酒下。

【集注】汪昂曰∶心,君火也。君火一動,相火隨之。相火寄於肝膽,腎之陰虛則精不 藏,肝之陽強則氣不固,故精脫而成夢矣。山藥益陰,兼能澀精,故以為君。人參、黃 用以固氣,遠志、二茯用以寧神。神寧氣固,則精自守其位矣。丹砂鎮心安魂,二香開郁 通竅,桔梗載諸心藥久留膈上,甘草調和諸藥,交和於中。是方不以瀉火固澀立法,但 安神固氣,使精與神氣相根據,而夢少精秘矣。

【按】朱震亨云∶主秘藏者腎也,司疏泄者肝也。二臟有相火,而其系上屬於心。心, 君火也。為物所感則易於動,心動則相火翕然隨之,雖不交會,精亦暗流而滲漏矣。所 以聖人只是教人收心養性,其旨深矣。震亨此論至當,其平生精力在補陰以制相火,深 得《內經》天以陽生陰長,地以陽殺陰藏之旨。近世醫者惟知陽生,不知陰亦能生;惟 知陰殺,不知陽亦能殺。經雖每每指出陽脫、陰脫,陽絕、陰絕皆令人死,奈志迷偏見者 不回也。即此一證,老年之人,心有所動,而相火衰不能翕然隨之,雖有所夢而無所遺,由 此可知震亨用黃柏一味,少佐冰片,名清心丸,獨瀉相火,而治中年相火盛,夢遺心悸 者,屢用屢效也。

【天王補心丹】治心血不足,神志不寧,津液枯竭,健忘怔忡,大便不利,口舌生瘡等證。 人參 酸棗仁 當歸 生地黃 麥冬 天冬 柏子仁 遠志 五味子 丹參 元參 白茯苓 桔梗 上為末,煉蜜丸如椒目大,白湯下。

【集注】柯琴曰∶心者主火,而所以主之者神也,火盛則神困。心藏神,補神者必補 其心;補心者必清其火,而神始安。補心丹故用生地黃為君,取其下足少陰以滋水,主 水盛可以伏火,此非補心之陽,乃補心之神耳。凡果核之有仁,猶心之有神也,清氣無 如柏子仁,補血無如酸棗仁,以其神存耳。參、苓之甘,以補心氣;五味之酸,以收心氣;二 冬之寒,以清氣分之火,心氣和而神自歸矣。當歸之甘,以補心血;丹參之寒,以生心血; 元參之咸,以清血中之火,血足而神自藏矣。更加桔梗為舟楫,遠志為嚮導,和諸藥,入 心而安神明。以此養生,則百體從令,何有健忘怔忡、津液乾涸、舌上生瘡、大便不利之虞哉?

【酸棗仁湯】治虛勞,虛煩不得眠。 酸棗仁(二升) 甘草(一兩) 知母(二兩) 白茯苓(二兩) 川芎(二兩)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棗仁得六升,內藥煮取三升,分溫三服。

【集注】羅謙甫曰∶經云,肝藏魂,人臥則血歸於肝。又曰∶肝者,罷極之本。又曰∶ 陽氣者,煩勞則張。罷極必傷肝,煩勞則精絕。肝傷精絕,則虛勞虛煩不得臥明矣。棗 仁酸平,應少陽木化而治肝,極者宜收宜補,用酸棗仁至二升,以生心血、養肝血,所謂 以酸收之,以酸補之是也。顧肝鬱欲散,散以川芎之辛散,使輔棗仁通肝調榮,又所謂 以辛補之也。肝急欲緩,緩以甘草之甘緩,使防川芎疏泄過急,此所謂以土葆之也。然終 恐勞極則火發,傷陰陽旺,陽分不行於陰,而仍不得眠,故佐知母崇陰水以制火,茯苓利 陽水以平陰,將水壯而魂自寧,火清而神且靜矣。此治虛勞肝極之神方也。

【硃砂安神丸】治心神昏亂,驚悸怔忡,寤寐不安。 硃砂(另研) 黃連(各半兩) 當歸(二錢) 生地黃(三錢) 甘草(三錢) 上為細末,酒泡蒸餅,丸如麻子大,硃砂為衣。每服三十九,臥時津液下。

【集注】葉仲堅曰∶經云∶神氣舍心,精神畢具。又曰∶心者生之本,神之舍也。且 心為君主之官,主不明,則精氣亂;神太勞,則魂魄散,所以寤寐不安,淫邪發夢。輕則 驚悸怔忡,重則痴妄癲狂也。硃砂具光明之體,色赤通心,重能鎮怯,寒能勝熱,甘以 生津,抑陰火之浮游,以養上焦之元氣,為安神之第一品。心若熱,配黃連之苦寒,瀉 心熱也,更佐甘草之甘以瀉之。心主血,用當歸之甘溫,歸心血也,更佐地黃之寒以補 之。心血足則肝得所藏,而魂自安,心熱解則肺得其職,而魄自寧也。

卷二[编辑]

【補中益氣湯】治陰虛內熱,頭痛口渴,表熱自汗,不任風寒,脈洪大,心煩不安,四 肢睏倦,懶於言語,無氣以動,動則氣高而喘。 黃耆 人參 雲朮 炙甘草 陳皮 當歸 升麻 柴胡 上八味,加生薑三片,大棗二枚,水煎,溫服。

【集注】柯琴曰∶仲景有建中、理中二法。風木內干中氣,用甘草、飴、棗,培土以御木;薑、桂、芍藥,平木而驅風,故名曰建中。寒水內凝於中氣,用參、術、甘草,補 土以制水,佐乾薑而生土以禦寒,故名曰理中。至若勞倦形衰,氣少陰虛而生內熱者,表 證頗同外感,惟李杲知其為勞倦傷脾,穀氣不勝陽氣,下陷陰中而發熱,制補中益氣之 法,謂風寒外傷其形,為有餘;脾胃內傷其氣,為不足。遵《內經》「勞者溫之,損者益之」之義,大忌苦寒之藥,選用甘溫之品升其陽,以達陽春升生之令。凡脾胃一虛,肺 氣先絕,故用黃 護皮毛而閉腠理,不令自汗。元氣不足,懶言、氣喘,人參以補之。炙 甘草之甘,以瀉心火而除煩,補脾胃而生氣。此三味,除煩熱之聖藥也,佐白朮以健脾,當 歸以和血。氣亂於胸,清濁相干,用陳皮以理之,且以散諸甘藥之滯。胃中清氣下陷,用 升麻、柴胡氣之輕而味之薄者,引胃氣以上騰,復其本位,便能升浮,以行生長之令矣。 補中之劑,得發表之品而中自安;益氣之劑,賴清氣之品而氣益培,此用藥有相須之妙。是方也,用以補脾,使地道卑而上行,亦可以補心、肺,損其肺者,益其氣,損其心者,調 其營衛也。亦可以補肝木,郁則達之也。惟不宜於腎,陰虛於下者不宜升,陽虛於下者 更不宜升也。凡李杲治脾胃方,俱是益氣,去當歸、白朮,加蒼朮、木香便是調中,加麥 冬、五味輩,便是清暑。此正是醫不執方,亦是醫必有方。

趙獻可曰∶後天脾土,非得先天之氣不行,此氣因勞而下陷於太陰,清氣不升,濁氣不降,故用升、柴以佐參、耆,是方所以補益後天中之先天也。凡脾胃不足,喜甘而 惡苦,喜補而惡攻,喜溫而惡寒,喜通而惡滯,喜升而惡降,喜燥而惡濕,此方得之矣。

陸麗京曰∶此為清陽下陷者言之,非為下虛而清陽不升者言之也。倘人之兩尺虛微 者,或者腎中水竭,或者命門火衰,若再一升提,則如大木將搖而撥其本也。

【昇陽益胃湯】治脾胃虛,怠惰嗜臥,四肢不收。時值秋燥令行,濕熱方退,體重節 痛,口乾舌燥,飲食無味,大便不調,小便頻數,食不消,兼見肺病,洒淅惡寒,慘慘不樂,面色不和。 羌活 獨活 防風 柴胡 人參 白朮 茯苓 甘草 黃 白芍 半夏 黃連 澤瀉 陳皮 水煎服。

【集注】吳琨曰∶脾土虛弱不能制濕,故體重節痛;不能運化精微,故口乾無味;中 氣既弱,傳化失宜,故大便不調,小便頻數也。洒淅惡寒,肺弱表虛也。面色不樂,陽 氣不伸也。是方半夏、白朮能燥濕,茯苓、澤瀉滲之,二活,防風、柴胡能升舉清陽之氣, 黃連療濕熱,陳皮平胃氣,參、耆、甘草以益胃,白芍酸收用以和營,而協羌活、柴胡 辛散之性,蓋古人用辛散必用酸收,所以防其竣厲,猶兵家之節制也。

【按】人參屬補,不知君於枳、朴中,即為補中瀉也。羌、防輩為散,不知佐於參、 中,即為補中升也。近世之醫,一見羌、防輩,即曰∶發散不可輕用。亦不審佐於何藥 之中,皆因讀書未明,不知造化別有妙理耳。

【昇陽散火湯】治脾陰血虛,胃陽氣弱,春寒不去,及過食冷物,抑遏少陽清氣,郁於 脾土之中,四肢發困熱、肌熱,筋骨間熱、表熱如火燎於肌膚,捫之烙手,並宜服之。

升麻 葛根 獨活 羌活 白芍 人參(以上各五錢) 甘草(炙,三錢) 柴胡(三錢) 防風(二錢) 甘草(生,二錢) 上㕮咀,如麻豆大。每服秤五錢,水二盞,煎一盞,去滓,大溫服,無時,忌寒涼之物。

【集注】吳琨曰∶經云∶少火生氣。大非此火不能生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揚之則 光,遏之則滅。今為春寒不去,遏郁陽氣,飲食冷物,填塞至陰,以致升生之氣幾於息矣。 故用升麻、柴胡、羌活、獨活、葛根,皆辛溫風藥,以鼓動少陽生氣。清陽既出上竅,則 濁陰自歸下竅,而食物傳化,自無抑遏之患。芍藥 味酸,能瀉土中之木。人參味甘,能補 中州之氣。生甘草能瀉鬱火於脾,從而炙之,則健脾胃而和中矣。李杲聖於脾胃者,其治 之也,必主於昇陽。俗醫知降而不知升,是撲其少火也,安望其衛生耶!若氣不虛,本 方除人參、獨活加蔥白,名火郁湯,治同。

【補脾胃瀉陰火昇陽湯】治飲食傷胃,勞倦傷脾,脾胃一虛,陽氣下陷,陰火乘之,時 值夏令,當從此治。 黃耆 蒼朮(泔浸,炒) 甘草(炙) 羌活(一兩) 升麻(八錢) 柴胡(兩半) 黃連(酒炒,五錢) 黃芩(炒) 人參(七錢) 石膏(少許, 長夏微用,過時去之) 每服五錢,薑、棗煎服。

【集注】汪昂曰∶李杲云∶脾胃一傷,陽氣日損,脾胃之清氣下陷,濁陰之火得以上 乘,是有秋冬而無春夏也。惟以氣味薄之風藥,升發陽氣,佐以苦寒之品,瀉陰中火,則 陰不病陽氣伸矣。是方參、 、術、草,以補脾胃也。佐羌活、升、柴,以助陽升;佐 石膏、芩、連,以瀉陰火。假令不能食而瘦,乃本病也。右關脈緩弱,乃本脈也。或本脈 兼見弦脈,本證兼見四肢滿、閉、淋、溲便難、轉筋一二證,此肝之脾胃病也,當加風 藥以瀉肝木。脈兼見洪大,證兼見肌熱、煩熱、面赤一二證,此心之脾胃病也,當加瀉 心火之藥。脈兼見浮澀,證兼見短氣、氣上喘咳、痰盛、皮澀一二證,此肺之脾胃病也, 當加瀉肺及補氣之藥。脈兼見沉細,證兼見善欠、善恐一二證,此腎之脾胃病也,當加 瀉腎水及瀉陰火之藥。所以言此者,欲人知百病皆從脾胃而生,處方者當從此法加時令藥也。

【清暑益氣湯】長夏濕熱蒸炎,四肢睏倦,精神減少,身熱氣高,煩心便黃,渴而自汗, 脈虛者,此方主之。 人參 黃耆 甘草 白朮 神曲 五味子 青皮 升麻 干葛 麥冬 黃柏 澤瀉 廣橘皮 蒼朮(錢半) 當歸 薑三片,棗二枚,去核,水煎服。

【集注】吳琨曰∶暑令行於夏至,長夏則兼濕令矣。此方兼而治之。炎暑則表氣易泄, 兼濕則中氣不固。黃 所以實表,白朮、神曲、甘草所以調中,酷暑橫流,肺金受病,人 參、五味、麥冬,所以補肺、斂肺、清肺,經所謂扶其所不勝也,火盛則水衰,故以黃柏、 澤瀉,滋其化源。津液亡則口渴,故以當歸、干葛,生其胃液。清氣不升,升麻可升;濁 氣不降,二皮可理。蒼朮之用,為兼長夏之濕也。 程應旄曰∶人知清暑,我兼益氣,以暑傷氣也。益氣不獨金能敵火,凡氣之上騰而 為津、為液者,回下即為腎中之水。水氣足,火淫自卻也。

【清燥湯】治痿厥之病,腰以下痿軟不能動,行走不正,兩足欹側。 黃連 黃柏(酒炒) 柴胡(以上各一分) 麥冬 當歸身 生地 豬苓 炙甘草 神曲(以上各二分) 人參 白茯苓 升麻(以上各三分) 橘皮 白朮 澤瀉(以上各五分) 蒼朮(一錢) 黃 (一錢五分) 五味子(九枚) 上㕮咀,如麻豆大,水二盞半,煎一盞,去滓,空心溫服。

【注】清暑益氣湯與此方均治濕暑之劑。清暑益氣湯,治暑盛於濕,暑傷氣,所以四 肢睏倦,精神減少,煩渴身熱,自汗脈虛,故以補氣為主,清暑為兼,少佐去濕之品,從 令氣也。此方治濕盛於暑,濕傷形,所以李杲曰∶六、七月之間,濕令大行,子能令母 實,濕助熱旺而刑燥金,絕其寒水生化之源,源絕則腎虧,痿厥之病作矣。故以清暑變為 清燥,佐瀉熱利濕之藥,從邪氣也。是方即清暑益氣湯去葛根者,以無暑外侵之肌熱也。 加二苓者,專去濕也。加黃連、生地,專瀉熱也。二苓佐二術,利水燥濕之力倍。連、地 佐黃柏,救金生水之功多。中氣益,則陰火熄而肺清矣。濕熱除,則燥金肅而水生矣。肺 清水生,則濕熱痿厥之病,未有不愈者也。但此方藥味,性偏滲瀉,若施之於冬春,水竭 髓枯骨痿,或非濕熱為病者,反劫津液,其病癒甚,則為謬治矣。

【白朮附子湯】治寒中腹脹滿,作涎作清涕;或多尿足下痛,不能任身履地,骨乏無 力,喜睡,兩丸多冷,時作陰陰而痛,或妄見鬼狀,夢亡人,腰背、腫眼、腰脊皆痛。 白朮 附子(炮,去皮臍) 蒼朮 陳皮 濃朴(薑制) 半夏(湯洗) 茯苓 豬苓(去皮, 半兩) 澤瀉 肉桂(四錢) 上銼如麻豆大,每服半兩,水三盞,薑三片,同煎至一盞,去滓,食前溫服。量虛 實加減多少。

【注】李杲云∶脾胃之證,有熱中,有寒中。熱中者,是火乘土位之病,則當上舉清 陽,下消陰火,故用補中益氣,瀉陰火昇陽等湯。寒中者,水反侮土之病,則當下伐水 邪,中燥脾濕,故用二苓、術、澤、蒼、陳、朴、復,更用桂、附,壯陽勝寒,流通血脈, 寒中之病自可愈也。

【按】李杲制此方,施之於脾胃寒濕內盛,脹滿多尿,涎涕外盛,足軟,腰脊丸痛,而 氣不虛者宜矣。若其人中氣已虛,內外寒濕又盛,水來侮土者,總不若理中湯加附子、蒼 術,茯苓為愈也。

【葛花解醒湯】治酒客病。 蓮花青皮(去穣,三分) 木香(五分) 橘皮(去白白) 茯苓 人參 豬苓(以上各錢五分) 神曲(炒) 澤瀉 乾薑 白朮(以上各二錢) 白豆蔻仁 葛花 砂仁(以上各五錢) 上為細末,和均,每服三錢,白湯調下。 但得微汗,酒病去矣。不可恃此過飲,頻服取汗,損人天年。

【注】酒為水穀精液所化,體濕性熱,少飲則能調和氣血,流暢陰陽,內助中氣,捍 御外邪。若過飲無度,輕則傷人脾胃,重則損人神氣。所以酒困之人,昏暈煩亂,乾嘔 噁心,飲食即吐,百體酸軟,身熱頭疼,嘈雜吞酸,胸隔痞塞,口燥舌干,手足顫搖,心 神恍惚,不思飲食,小便混濁,大便溏瀉,此皆濕熱傷形與氣也。

【按】李杲曰∶酒病者,往往以大熱、大寒下之者,是無形元氣受病,反下有形陰血, 乖誤甚矣。大熱則傷陰,大寒則傷胃,元氣消亡,七神無根據,折人壽命,不然則虛損之 病成矣。故制此方,君葛花,佐以辛香之品;用神曲,佐以快氣之品;用苓澤,佐以甘溫 之品。服後取汗,是謂外解肌肉,內清陽明令上下、內外,分消其患,使胃中穢為芳變 濁為清化,泰然和矣。

【平胃散】治濕淫於內,脾胃不能克制,有積飲、痞膈、中滿者。 蒼朮(米泔浸七日,五斤) 陳皮(去白) 濃朴(薑汁炒,各三斤) 甘草(炙,三十兩) 上為末,每服二錢,薑湯下,日三服。或水煎,每服五錢。

【集注】柯琴曰∶《內經》以土運太過曰敦阜,其病腹滿;不及曰卑監,其病留滿痞 塞。張仲景制三承氣湯,調胃土之敦阜。李杲制平胃散,平胃上之卑監。培其卑者,而 使之平,非削平之謂。猶溫膽湯用涼劑,溫緩而使之和,非用溫之謂,後之注《本草》者 曰∶敦阜之土,宜蒼朮以平之;卑監之土,宜白朮以培之。若以濕土為敦阜,將以燥土為 卑監耶?不審敦阜屬燥,卑監屬濕之義,因不知平胃之理矣。二術苦甘,皆燥濕健脾之 用,脾燥則不滯,所以能健運而得其平。第二術白者柔而緩,蒼者猛而悍,此取其長於 發汗,迅於除濕,故以蒼朮為君耳。不得以白補、赤瀉之說,為二術拘也。濃朴色赤苦 溫,能助少火以生氣,故以為佐。濕因於氣之不行,氣行則愈,故更以陳皮佐之。甘先 入脾,脾得補而健運,故以炙甘草為使。名曰平胃,實調脾承氣之劑,與張潔古取《金 匱》之枳術湯以為丸,枳實之峻重於濃朴,且無甘草以和之,雖倍白朮,而消伐過於此方, 昧者以術為補而久服之,不思枳實峻削而不宜多服也。

【枳術丸】治胃虛濕熱,飲食壅滯,心下痞悶。 白朮(土蒸,二兩) 枳實(麩炒,一兩) 上為細末,荷葉煨陳米飯為丸,如椒目大,白湯下。

【集注】李杲曰∶白朮苦甘溫,其苦味除胃中之濕熱,其甘溫補脾家之元氣。多於枳 實一倍。枳實味苦溫,泄心下痞悶,消胃中所傷。此藥下胃所傷不能即去,須一二時許, 食乃消化。先補虛,而後化所傷,則不峻厲矣。荷葉狀如仰盂,於卦為震,正少陽甲膽 之氣,飲食入胃,營氣上行,即此氣也,取之以生胃氣。更以煨飯和藥,與術協力,滋養穀氣而補脾胃,其利大矣。若用峻厲之藥下之,傳變諸證,不可勝數。

【資生丸】治婦人妊娠三月,脾虛嘔吐,或胎滑不固。兼丈夫調中養胃,飢能使飽,飽 能使飢,神妙難述。 人參(三兩) 茯苓(二兩) 雲朮(二兩) 山藥(二兩) 薏苡仁(兩半) 蓮肉(二兩) 芡實(兩半) 甘草(一兩) 陳皮(二兩) 麥 (二兩) 神曲(二兩) 白豆 蔻(八錢) 桔梗(一兩) 藿香(一兩) 川黃連(四錢) 砂仁(兩半) 白扁豆(兩半) 山楂(兩半) 上十八味,為細末,煉蜜丸,彈子大,每服二丸,米飲下。

【集注】羅謙甫曰∶此方始於繆仲醇,以治妊娠脾虛及胎滑。蓋胎資始於足少陰,資 生於足陽明。故陽明為胎生之本,一有不足,則元氣不足以養胎,又不足以自養,故當三 月正陽明養胎之候,而見嘔逆。又其甚者,或三月、或五月而墮,此皆陽明氣虛不能固耳。 古方安胎,類用芎、歸,不知此正不免於滑。是方以參、術、茯、草、蓮、芡、山藥、扁 豆、薏苡之甘平,以補脾元;陳皮、曲、柏、砂、藿、桔之香辛,以調胃氣,其有濕熱,以 黃連清之、燥之。既無參苓白朮散之補滯,又無香砂枳術丸之燥消,能補能運,臻於至和。 於以固胎,永無滑墮。丈夫服之,調中養胃。名之資生,信不虛矣。

【六味地黃丸】治腎精不足,虛火炎上,腰膝痿軟,骨熱酸痛,足跟痛,小便淋秘或不 禁,遺精夢泄,水泛為痰,自汗、盜汗,亡血消渴,頭目眩運,耳聾齒搖,尺脈虛大者。 熟地黃(八兩) 山茱萸(四兩) 白茯苓(三兩) 干山藥(四兩) 牡丹皮(三兩) 澤瀉(三兩) 上為末,煉蜜丸,如桐子大,空心淡鹽湯下。

【集注】柯琴曰∶腎虛不能藏精,坎宮之火無所附而妄行,下無以奉肝木升生之令,上 絕其肺金生化之源。地黃稟甘寒之性,制熟則味濃,是精不足者補之以味也,用以大滋 腎陰,填精補髓,壯水之主。以澤瀉為使,世或惡其瀉腎而去之,不知一陰一陽者,天地 之道;一開一闔者,動靜之機。精者屬癸,陰水也,靜而不走,為腎之體;尿者屬壬,陽 水也,動而不居,為腎之用。是以腎主五液,若陰水不守,則真水不足,陽水不流,則邪 水泛行。故君地黃以密封蟄之本,即佐澤瀉以疏水道之滯也。然腎虛不補其母,不導其 上源,亦無以固封蟄之用。山藥涼補,以培癸水之上源,茯苓淡滲,以導壬水之上源。加 以茱萸之酸溫,藉以收少陽之火,以滋厥陰之液。丹皮辛寒,以清少陰之火,還以奉少 陽之氣也,滋化源,奉生氣,天癸居其所矣。壯水制火,特其一端耳。

【按】五行皆一,惟火有二,君火、相火也。君火為心經之火,君主一身之火也。相 火為腎中之火,宣布一身之火也。使君火無相火,則不能宣布諸火,以奉生身之本,相 火無君火,則不能君主諸火,以制其妄行之災,故李杲立「內傷勞倦,火乘土位」之論, 以心火有餘,用昇陽氣、瀉陰火硃砂安神等藥,而未及心火之不足者,以前人已有歸脾、 養心等方也。震亨立陽常有餘,陰常不足之論,以腎火有餘,用補陰、補天等藥,而未 及腎火之不足者,以前人己有腎氣、桂附地黃湯丸也,根據本方加附子、肉桂,名桂附地 黃丸,治兩尺脈弱,相火不足,虛羸少氣,王冰所謂「益火之原,以消陰翳」者是也。加 黃柏、知母,名知柏地黃丸,治兩尺脈旺,陰虛火動,午熱骨痿,王冰所謂「壯水之主,以 制陽光」者是也。《經》云∶陰平陽秘,精神乃治。若陰陽偏勝,則疾病叢生。夫腎取象乎 坎,陽藏於陰之藏也。不獨陰盛陽衰,陽畏其陰而不敢附,即陰衰陽盛,陰難藏陽亦無 可根據,雖同為火不歸原,而其為病則異也。故於腎藥中加桂、附,壯陽勝陰,使陽無所畏, 而自歸原矣。加知柏補陰秘陽,使陽有所貯,而自歸藏矣。世人但知以桂、附引火歸原,不知以知、柏平陰秘陽,舉世皆蒙其誤,故震漢特立補陰之論,以辟以火濟火之非。而未 達其旨者,從而誹之,良可嘆也。

【八味地黃丸】治命門火衰,不能生土,以致脾胃虛寒,飲食少思,大便不實,或下元 衰憊,臍腹疼痛,夜多漩尿等證。 熟地黃(九蒸為度,搗膏,八兩) 干山藥(四兩) 山萸肉(四兩) 白茯苓 丹皮 澤瀉(各三兩) 肉桂 附子(各一兩) 上八味為末,煉蜜丸如桐子大,酒下十五丸,日再服。

【集注】趙獻可曰∶君子觀象於坎,而知腎中具水火之用。今人入房而陽易舉者,陰 虛火動也;陽事先痿者,命門火衰也。真水竭則隆冬不寒,真火熄則盛夏不熱。是方也, 熟地、山藥、澤瀉、丹皮、茯苓、山萸皆濡潤之品,所以能壯水之主;肉桂、附子辛潤 之物,能於水中補火,所以能益火之原。水火得其養,則腎氣復矣。 喻昌曰∶《金匱》用八味丸,治腳氣上入少腹不仁者。腳氣即陰氣,少腹不仁即攻心 之漸,故用之以驅逐陰邪也。其虛勞腰痛,少腹拘急,小便不利,則因過勞其腎,陰氣逆 於少腹,阻遏膀胱之氣化,小便不能通利,故用之溫養下焦,以收腎氣也。其短氣有微飲 者,飲,亦陰類,陰其胸中之陽,自致短氣,故用之引飲下出,以安胸中也。消渴病,飲 水一斗,小便亦一斗,此腎氣不能攝水,小便恣出,源泉有立竭之勢,故急用以逆折其 水也。夫腎水下趨之消證,腎氣不上升之渴證,非用是以蟄護封藏,蒸動水氣,舍此曷 從治哉!後人謂八味丸為治消渴之聖藥,得其旨矣。 柯琴曰∶命門之火,乃水中之陽。夫水體本靜,而川流不息者,氣之動、火之用也, 非指有形者言也,然火少則生氣,火壯則食氣,故火不可亢,亦不可衰。所云火生土者, 即腎家之少火遊行其問,以息相吹耳。若命門火衰,少火幾於熄矣。欲暖脾胃之陽,必 先溫命門之火,此腎氣丸納桂、附於滋陰劑中十倍之一,意不在補火,而在微微生火,即 生腎氣也。故不曰溫腎,而名腎氣,斯知腎以氣為主,腎得氣而土自生也。且形不足者, 溫之以氣,則脾胃因虛寒而致病者固痊,即虛火不歸其原者,亦納之而歸封蟄之本矣。崔 氏加減八味丸,以五味之酸收,易附子之辛熱,腎虛而不寒者宜之也。《千金方》於八味 外,更加元參之咸寒,以助熟地而滋腎;加芍藥之酸寒,助丹皮以滋肝。總之為桂附加 鎖鑰耳。以之壯水則有餘,以之益火恐不足也。《濟生方》加牛膝、車前以治水腫,倍茯 苓以輔地黃、山藥、茱萸,與澤、丹、車、牛等列,隨證加減,允為得法。益陰腎氣丸於 六味外加當歸、五味、柴胡,以治目暗不見,化裁愈妙矣。

【資生腎氣丸】治腎虛脾弱,腰重腳腫,小便不利,腹脹喘急。痰盛,已成鼓證,其效如神。 熟地黃(四兩) 白茯苓(三兩) 牡丹皮(一兩) 澤瀉(一兩) 干山藥(一兩) 車前子(一兩) 山茱萸(一兩) 牛膝(一兩) 肉桂 (一兩) 附子(五錢) 上十味,蜜和丸,每服八十九,空心米飲下。

【集注】李中梓曰∶經云∶諸濕腫滿,皆屬於脾。又云∶其本在腎,其末在肺,皆聚 水也。又曰∶腎者主水,胃之關也,關門不利,故聚水而從其類也。腫脹之病,諸經雖 有,無不由於脾、肺、腎者,蓋脾主營運,肺主氣化,腎主五液。凡五氣所化之液,悉屬 於腎;五液所行之氣,悉屬於肺;轉輸二髒,以制水生金者,悉屬於脾。故腫脹不外此三 經也。然其治法,有內、外、上、下、虛、實,不可不辨也。在外則腫,越婢湯、小青龍湯 證也。在內則脹,十棗丸、神 丸證也。在上則喘,葶藶大棗湯、防己椒目葶藶大黃丸 證也。在下則小便閉,沉香琥珀丸、疏鑿飲子證也。此皆治實之法,若夫虛者,實脾飲此方證也。 張介賓曰∶地黃、山藥、丹皮,以養陰中之真水。山萸、桂、附,以化陰中之真氣。 茯苓、澤瀉、車前、牛膝,以利陰中之滯。能使氣化於精,即所以治肺也;補火生土,即 所以治脾也;壯水利竅,即所以治腎也。補而不滯,利而不伐,治虛水方,更無有出其 右者。然當因此擴充,隨證加減。若其人因大病之後,脾氣大虛而病水脹者,服此雖無 所礙,終不見效,每熟計之,脾氣大傷,誠非腎藥之所能治。專用理中湯一兩,加茯苓 一兩。命火衰者,加附子;兩足冷者,加肉桂;腹脹甚者,加濃朴。三大劑而足脛漸消,十餘劑而腹脹退。凡治中年之後脾腎虛寒者,悉用此法。蓋氣虛者,不可復行氣,腎虛者,不可專利水。溫補即所以化氣,塞因塞用之妙,顧在用之者何如耳。古法治腫,不用補劑,而用去水等藥,微則分利,甚則推逐。如五苓散、五淋散、五皮散、導水茯苓湯之類, 皆所以利水也,如舟車神 丸、浚川散、禹攻散、十棗湯之類,皆所以逐水也。但察其 果系實邪,則此等治法,仍不可廢也。

【大補陰丸】治陰虧火旺,肺痿咳血,骨蒸盜汗,虛勞之證。 黃柏(鹽酒炒) 知母(鹽水炒,各四兩) 熟地(酒蒸) 敗龜版(酥炙,各六兩) 豬脊髓和煉蜜為小丸,日干。每服三錢,淡鹽湯下。

【注】朱震亨云∶陰常不足,陽常有餘,宜常養其陰,陰與陽齊,則水能制火,斯無 病矣。今時之人,過欲者多,精血既虧,相火必旺,真陰愈竭,孤陽妄行,而勞瘵、潮 熱、盜汗、骨蒸、咳嗽、咯血、吐血等證悉作。所以世人火旺致此病者,十居八九,火 衰成此疾者,百無二三。震亨發明先聖千載未發之旨,其功偉哉!是方能驟補真陰,承 制相火,較之六味功效尤捷。蓋因此時以六味補水,水不能遽生;以生脈保金,金不免 猶燥,惟急以黃柏之苦以堅腎,則能制龍家之火;繼以知母之清以涼肺,則能全破傷之 金。若罔顧其本,即使病去猶恐復來,故又以熟地、龜版大補其陰,是謂培其本、清其 源矣。雖有是證,若食少便清,則為胃虛,不可輕用。

【封髓丹】治夢遺、失精及與鬼交。 黃柏 砂仁 甘草 上蜜為丸,每服三錢。

【集注】趙羽皇曰∶經云∶腎者主水,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又曰∶腎者,主蟄,封 藏之本,精之處也。蓋腎為堅髒,多虛少實,因肝木為子,偏喜疏泄母氣,厥陰之火一動, 精即隨之外溢。況肝又藏魂,神魂不攝,宜其夜臥鬼交精泄之證作矣。封髓丹為固精之 要藥,方用黃柏為君,以其味性苦寒,又能堅腎。腎職得堅,則陰水不虞其泛溢;寒能 清肅,則龍火不至於奮揚。水火交攝,精有不安其位者乎?佐以甘草,以甘能緩急,瀉 諸火與肝火之內擾,且能使水土合為一家,以妙封藏之固。若縮砂者,以其味辛性溫,善 能入腎,腎之所惡在燥,而潤之者惟辛,縮砂通三焦達津液,能內五臟六腑之精而歸於 腎,腎家之氣內,腎中之髓自藏矣。此有取於封髓之意也。 汪昂曰∶此方加天冬、地黃、人參,名三才封髓丹。用天冬補肺以生水,地黃補腎 以益精,用人參補脾,從飲食中化生水精也。以藥有天、地、人之名,而補亦在上、下、中 之分,使天地位育參贊居中,故曰三才也。喻昌曰∶加黃柏以入腎滋陰,砂仁以入脾行滯, 甘草以少變天冬、黃柏之苦,俾合人參創建中氣,以伸參兩之權,殊非好為增益成方之比也。

【虎潛丸】治腎陰不足,筋骨痿軟,不能步履。 龜版 黃柏(各四兩) 知母 熟地(各二兩) 牛膝(三兩五錢) 芍藥(一兩五錢) 鎖陽(一兩) 虎骨(一兩) 當歸(一兩) 陳皮(七錢五分) 上為末,煮羯羊肉,搗為丸,桐子大,淡鹽湯下。

【集注】王又原曰∶腎為作強之官,有精血以為之強也。若腎虛精枯,而血必隨之,精 血交敗,濕熱風毒遂乘而襲焉。此不能步履、腰酸筋縮之證作矣。且腎兼水火,火勝爍陰, 濕熱相搏,筋骨不用宜也。方用黃柏清陰中之火,燥骨間之濕,且苦能堅腎,為治痿要 藥,故以為君。虎骨去風毒。健筋骨為臣。因高源之水不下,母虛而子亦虛,肝藏之血不 歸,子病而母愈病,故用知母清肺原,歸芍養肝血,使歸於腎。龜稟天地之陰獨濃,茹 而不吐,使之坐鎮北方。更以熟地、牛膝、鎖陽、羊肉群隊補水之品,使精血交補。若陳 皮者,疏血行氣。茲又有氣化血行之妙,其為筋骨壯盛,有力如虎也必矣。《道經》云∶虎向水中生,以斯為潛之義焉夫!是以名之曰∶虎潛丸 葉仲堅曰∶痿原雖分五臟,然其本在腎,其標在肺。《內經》云∶五臟因肺熱葉焦,發 為痿 。又曰∶陽氣內伐,水不勝火,則骨痿髓虛,故足不任身。骨痿者生於大熱也,若 視為虛寒而投以桂、附,多致不救。是方以虎名者,虎於獸中稟金氣之至剛,風生一嘯, 特為肺金取象焉。其潛之云者,金從水養,母隱子胎,故生金者必麗水,意在納氣歸腎也。 龜應北方之象,稟陰最濃,首常向腹,善通任脈,能大補真陰,深得夫潛之意者。黃柏 味濃,為陰中之陰,專補腎膀之陰不足,能 使足膝中氣力湧出,故痿家必用二者為君,一以固本,一以治標,恐奇之不去,則偶之也。 熟地填少陰之精,用以佐龜版、知母清太陰之氣;用以佐黃柏、牛膝入肝舒筋。歸、芍 佐之,肝血有歸;陳皮疏之,氣血以流,骨正筋柔矣。又慮熱則生風,逗留關節,用虎 骨所以驅之;純陰無陽不能發生,佐鎖陽以溫之。羊肉為丸,補之以味。淡鹽湯下,急於入腎。斯皆潛之為義。

【滋腎丸】(又名通關丸) 治熱在下焦,小便癃閉,而口不渴者。 黃柏(酒炒,二兩) 知母(酒浸,炒,二兩) 肉桂(一錢) 上為細末,熟水丸,桐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下。

【集注】李杲曰∶小便者,足太陽膀胱所主,生於肺金。肺中伏熱,水不能生,是絕 小便之源也;渴而小便不通者,肺氣不得降是也。故用清燥金之正化氣薄淡滲之藥,瀉 火而清肺,滋水之化源也。若熱在下焦而不渴,是絕其流而尿不泄也。須用氣味俱濃,陰 中之陰藥治之。《素問》云∶無陽則陰無以生,無陰則陽無以化。又云∶膀胱者,州都之官, 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無液癃秘,是無陰則陽元以化也。須用知、柏大苦寒之劑,桂 一錢為引,服之須臾,前陰若刀刺火燒,尿如湧泉而愈。此證一在上焦氣分而渴,一在 下焦血分而不渴。兩者之殊,至易辨耳。 柯琴曰∶水為腎之體,火為腎之用。人知腎中有水,始能制火,不知腎中有火,始 能致水耳。蓋天一生水,一者,陽氣也,即火也,氣為水母,陽為陰根,必火有所歸,斯 水有所主。故反佐以桂之甘溫,引知、柏入腎而奏其效。此相須之殷,亦相制之理也。

【瓊玉青】治虛勞乾咳。

生地黃(四斤) 白茯苓(十三兩) 白蜜(二斤) 人參(六兩) 上以地黃汁同蜜熬沸,用絹濾過,將參、茯為細末,入前汁和勻,以瓷瓶用綿紙十數 層,加箬葉封瓶口,入砂鍋內,以長流水沒瓶頸,桑柴火煮,三晝夜取出,換紙紮口,以 蠟封固,懸井中,一日取起,仍煮半日,湯調服。

【集注】李中梓曰∶乾咳者,有聲無痰,火來乘金,金極而鳴也。此本元之病,非漸 漬難以成功;若誤用苦寒,只傷脾土,金反無母。故丹溪以地黃為君,令水盛則火自息。 又損其肺者益其氣,故用人參以鼓生發之元。虛則補其母,故用茯苓以培萬物之本。白蜜為百花之精,味甘歸脾,性潤悅肺,且緩燥急之火。四者皆溫良和濃之品,誠堪寶重。郭 機曰∶起吾沉瘵,珍賽瓊瑤。故有瓊玉之名。

【龜鹿二仙膠】大補精髓,益氣養神。 鹿角(血者,十斤) 龜版(自敗者,五斤) 枸杞子 (甘州者,三十兩) 人參(十五兩) 上用鉛壇,如法熬膠,初服酒化一錢五分,漸加至三錢,空心下。

【集注】李中梓曰∶人有三奇,精、氣、神,生生之本也。精傷無以生氣,氣傷無以 生神。精不足者,補之以味,鹿得天地之陽氣最全,善通督脈,足於精者,故能多淫而 壽;龜得天地之陰氣最具,善通任脈,足於氣者,故能伏息而壽。二物氣血之屬,味最 純濃,又得造化之無微,異類有情,竹破竹補之法也。人參益氣,枸杞生精,佐龜、鹿 補陰補陽,無偏勝之憂;入氣入血,有和平之美。由是精生而氣旺,氣旺而神昌,庶幾 龜、鹿之年矣。故曰二仙。

【四神丸】治脾腎雙虛,子後作瀉,不思食,不化食。 肉果(二兩) 補骨脂(炒,四兩) 五味子(二兩) 吳茱萸(炮,二兩) 上為末,紅棗四十九枚,生薑四兩、切,水煮,棗熟去薑,取棗肉搗,和藥丸,桐子大。空心鹽湯下。

【二神丸】去茱萸、五味。

【五味子散】去肉果、補骨脂。

【集注】柯琴曰∶瀉利為腹疾,而腹為三陰之都會,一髒不調,便能瀉利。故三陰下 利,仲景各為立方以主之∶太陰有理中、四逆,厥陰有烏梅、白頭翁,少陰有桃花、真 武、豬苓、豬膚、四逆湯散、白通、通脈等劑,可謂曲盡病情,諸法備矣。然只為一髒 立法,若三藏相關,久留不痊,如子後作瀉一證,猶未之及也。夫雞鳴至平旦,天之陰, 陰中之陽也。因陽氣當至而不至,虛邪得以留而不去,故作瀉於黎明。其由有四∶一為 脾虛不能制水,一為腎虛不能行水,故二神丸君補骨脂之辛燥,補腎以行水,佐肉果之 辛溫,補脾以制水,丸以薑、棗,又辛甘發生諸陽也;一為命門火衰不能生土,一為少 陽氣虛無以發陳,故五味子散君五味子之酸溫,以收坎宮耗散之火,使少火生氣以培土 也,佐吳茱萸之辛溫,以順肝木欲散之勢,為水氣開滋生之路,以奉春生也。此四者,病 因雖異,而見證則同,皆水亢為害。二神丸是承制之劑,五味子散是化生之劑也。二方 理不同而用則同,故可互用以助效,亦可合用以建功。合為四神丸是制生之劑也,制則 生化,久泄自瘳矣。稱曰四神,比理中、八味二丸較速歟!

【按】命門無火,不能為中宮腐熟水穀之用,腎氣不固,誰復司其閉藏之職。故木氣才萌,不疏泄而亦疏泄矣。雖是木邪干土,亦實腎之侮脾也。此際當脾腎雙補,固澀平肝。 故以補骨脂溫腎,肉果補脾,五味子收澀,吳茱萸瀉肝。腎暖而氣蒸,肝平而脾旺,關門閉而水穀腐矣。

卷三[编辑]

【續命湯】治中風痱,身體不能自收,口不能言,冒昧不知痛處,或拘急不得轉側。

麻黃 桂枝 石膏 乾薑 杏仁(四十枚) 川芎 當歸 人參 甘草(各三兩) 上九味,以水一斗,煮取四升,溫服一升,當小汗。薄覆脊,憑几坐,汗出自愈。不 汗更服。無所禁,勿當風。並治脈伏不得臥,咳逆上氣,面目浮腫。

【集注】趙良曰∶痱病者,營衛氣血,不養於內外,故身體不用,機關不利,精神不 治。然是證有虛、有實。虛者自飲食房勞七情感之,如《內經》所謂內奪而厥,則為喑 痱之類是也。實者自風寒暑濕感之。虛者不可以實治,治之則愈散其氣血。今此方明言 中風痱,是屬營衛之實邪也,故用續命。續命乃麻黃湯之變者,加乾薑以開血受寒邪,石 膏以解肌受風邪,當歸和血,人參益氣,川芎行血散風也。其並治咳逆上氣,面浮者,亦 以為風寒所致也。

【三生飲】治卒中,昏不知人,口眼歪斜,半身不遂,並痰厥、氣厥。 南星(生用,一兩) 川烏(去皮,生用,五錢) 附子 (去皮,生用,五錢) 木香(二錢) 上每服五錢,姜水煎;加人參一兩。

【集注】柯琴曰∶風為陽邪,風中無寒,不甚傷人,惟風中挾寒,害始劇矣。寒輕而 在表者,宜發汗以逐邪;寒重而入里者,非溫中補虛終不可救。此取三物之大辛、大熱 者,且不炮不制,更佐以木香,乘其至剛、至銳之氣而用之,非專以治風,兼以治寒也。然 邪之所湊,其氣必虛,但知勇於攻邪,若正氣虛而不支,能無倒戈之患乎?必用人參兩 許以駕馭其邪,此薛己真知確見,立於不敗之地而收萬全之效者也。若在庸手,必謂補 住邪氣而不敢用,此謹熟陰陽,毋與眾謀,岐伯所以叮嚀致告耳。觀其每服五錢,必四服 而邪始出。今之畏事者,用烏、附分數,必制熟而後敢用,更以芩連監製之,烏能挽回 如是之危證哉?古今人不相及,信然。本方去烏、附即星香散,治痰厥、氣厥足矣。

【稀涎千緡湯】治風痰不下,喉中聲如牽鋸,或中濕腫滿。 半夏(大者,十四枚) 豬牙皂角(炙,一挺) 甘草(一錢) 白礬(二錢) 上四味為末,用生薑自然汁少許,沖溫水一盞,調末一錢,灌之,得吐痰涎,即醒。 【集注】柯琴曰∶攻邪有汗、吐、下三法,仲景於吐劑立梔子鼓、瓜蒂二方,所以導熱 邪之上出,逐寒邪而外散也。其有不因外感,因醇酒濃味漸積,凝結變為頑痰,一旦乘虛 上塞咽喉,氣不得通,忽然昏仆,目反直視,喉中聲如牽鋸,此為痰厥。先輩所云∶怪證 多屬於痰者,此也。非用峻藥以攻之,頑痰不能遽退,故用生薑、半夏之辛以散之,甘 草之甘以涌之,白礬之澀以斂之,牙皂之勇以開之。此斬關奪門之勢,惟稟氣素實而暫 虛者可用,壅塞稍疏,續進他藥,不可多用以傷元氣。如平素虛弱者,又當攻補兼施,六 君子湯中加牙皂、白礬末以吐之,則庶幾矣。若誤作中風治之,去生便遠。

【秦艽升麻湯】治風寒客胃,口眼 斜,惡 見風寒,四肢拘急,脈浮而緊。 升麻 葛根 秦艽 白芷 防風 桂枝 甘草 人參 芍藥 蔥白 上十味,水煎服。 【集注】李中梓曰∶至哉坤元!為五臟之主。木勝風淫,則倉廩之官受制,脾主四肢, 故痿痹也。口為土之外候,眼為木之為外候,故俱病也。升麻、白芷皆陽明本藥,故用為 直入之兵。桂枝、芍藥和其營衛,防風、秦艽驅散風邪,蔥根佐風藥發汗,則無微不達, 又借人參、甘草補而和之,則大氣周流,而邪氣有不散者乎!

【防風黃耆湯】 治中風不能言,脈遲而弱者。 防風 黃 (等分) 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夫風者,百病之長也。邪風之至,急如風雨,善治者治皮毛,故用 防風以驅逐表邪。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故用黃 以鼓舞正氣。黃耆得防風,其功愈大者,一攻一補,相須相得之義也。唐柳太后中風不言,許蔭宗造防風黃耆湯數十斤,置床下蒸之,身在氣中居,次日便能語,是以外氣通內氣,令氣行而愈也。《經》曰∶五氣入鼻,藏於心肺,上使耳目修明,聲音能彰。制此方者,其知此義矣。夫熏蒸之力,尚能去 病,況服之乎!今人治風,惟以發散為足法,而禁用參、 ,豈知目盲不能視,口噤不能 言,皆元氣不足使然耳。誰知補氣可以御風,正勝而邪卻之理耶!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信哉!

【玉屏風散】 治風邪久留而不散者,自汗不止者亦宜。 防風 黃 白朮(等分) 上為細末,酒調服。

【集注】柯琴曰∶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故治風者,不患無以驅之,而患無以御之;不 畏風之不去,而畏風之復來。何則?發散太過,元府不閉故也。昧者不知托里固表之法, 遍試風藥以驅之,去者自去,來者自來,邪氣留連,終無解期矣。防風遍行周身,稱治 風之仙藥,上清頭面七竅,內除骨節疼痹,外解四肢攣急,為風藥中之潤劑,治風獨取此 味,任重功專矣,然衛氣者,所以溫分肉而充皮膚,肥腠理而司開闔,惟黃 能補三焦 而實衛,為元府御風之關健,且元汗能發,有汗能止,功同桂枝,故又能除頭目風熱,大 風癲疾,腸風下血,婦人子髒風,是補劑中之風藥也。所以防風得黃 ,其功愈大耳。白 術健脾胃,溫分肉,培土即以寧風也。夫以防風之善驅風,得黃 以固表,則外有所衛; 得白朮以固里,則內有所據。風邪去而不復來。此欲散風邪者,當根據如屏,珍如玉也。其 自汗不止者,亦以微邪在表,皮毛肌肉之不固耳。

【黃耆五物湯】治風靡身無痛,半身不遂,手足無力,不能動履者。久久服之,自見其功。

黃耆(蜜炙,六錢) 白芍藥(酒炒,三錢) 桂枝(嫩枝連皮,三錢) 生薑 (外皮,三錢) 大棗(去核,四枚) 水煎服。

【注】經曰∶虛邪偏客於身半,其入深者,內居營衛,營衛衰則真氣去,邪氣獨留,發 為偏枯;其邪氣淺者,脈偏痛。此謂虛邪賊風之中人也。營衛虛則其人深,久留髮為偏 枯、半身不遂也。營衛實則其人淺,即作經脈偏痛、風痹病也。八風、五痹之病,營衛 實者,則以續命湯、換骨丹發其營衛之邪。風靡。偏枯之病,是營衛虛,則當以此湯補其 營衛之虛也。故君黃 以補衛,臣桂、芍以補營,佐姜、棗補而兼通,以和營衛也。此 方乃小建中湯之變制,加黃 減甘草、飴糖者,是其意在補外,而不在補中也。若左半 身不遂,則加當歸以補血;右半身不遂,則倍黃 以補氣;手軟倍桂枝;足軟加牛膝;筋 軟加木瓜;骨軟加虎骨;元氣虛加人參;陽氣虛加附子;在臨證者消息之。久久服之,無 不應也。如外風邪盛,則又當從事乎羌活愈風湯,補而散之可也。

【羌活愈風湯】 治年近四旬,營衛不足,肝腎虛弱,風中經絡。精神恍惚,語言不清,半 身不遂,手足麻木,筋骨無力;或手足枯瘦浮腫,或手足筋攣不收。一切風病稍愈之後, 調理俱宜此方。及初覺大指次指麻木不用,手足少力,或肌肉微掣,口眼跳動,若不預防 調治,三年之內,風病必生,亦宜服之。 羌活 甘草(炙) 防風 黃 蔓荊子 地骨皮 川芎 細辛 枳殼 人參 麻黃 知母 甘菊花 薄荷 枸杞 當歸 獨活 白芷 杜仲 秦艽 柴胡 半夏(制) 濃朴(姜 制) 熟地黃 防己(以上各二兩) 芍藥 黃芩 白茯苓(各三兩) 石膏 生地 蒼朮(各四兩) 官 桂(一兩) 前胡(二兩) 上每服一兩,水二盞,煎一盞,去滓,空心溫服。如遇天陰,加生薑三片,臨臥再煎, 滓俱要,食遠空心服。

【清熱化痰湯】治中風痰熱,神氣不清,舌強難言。 人參 白朮 茯苓 甘草(炙) 橘紅 半夏 麥冬 石菖蒲 枳實 木香 竹茹 黃芩 黃連 南星 水煎,加竹瀝。薑汁服。

【注】中風有內生、外中二因。內生則因胃濁生痰,志極動火;外中則因形氣不固,感 召風邪。所以內生者,病必痰迷不語,火發神昏。外中者,病必筋骨不用,口眼歪斜。單 發者易治,同發者難愈。然此病之來,必有先兆。如大指次指麻木不仁或手足無力,或 肌肉微掣,此營衛受邪,外中之先兆也。如上盛下虛,頭眩腳軟,神短忽忽,言語失常, 此痰火將發,內生之先兆也。醫方中預防外中、內生之劑甚多,皆不若羌活愈風,清熱 化痰二方均以補正為主,除邪次之。故羌活愈風,以十全大補湯為君劑;清熱化痰,以 六君子湯為君劑也。羌活愈風湯,用人參、苓、草以補氣,歸、地、芍藥以補血,黃 、桂 枝以扶衛,麻黃、芎 以調營。濕盛則筋骨痿軟,故佐蒼、半,防己以除之。風盛則筋 骨拘勁,故佐枸、杜、地黃以滋之。病久氣必滯,故佐枳殼、濃朴以行之。風多從燥化, 故佐知、膏、黃芩以清之。更佐諸羌、獨輩發散之品,以驅六經之風,是風非汗不除也。 久病風邪之人,若一旬無汗,須加麻黃微汗以和其表。若數日大便不利,更加大黃微利 以和其里。春倍柴胡、半夏,夏倍知、膏、黃芩,季夏倍防己、術、苓,秋倍濃朴加桂、藿, 冬倍歸、桂加附子,此皆通塞從時,活變法也。一氣一候亦然,假如今日風氣大來,是 風淫也,則倍防風;熱氣大來,是火淫也,則借黃芩;濕氣大來,是濕淫也,則倍蒼朮;清 氣大來,是燥淫也,則倍桂枝皮;寒氣大來,是寒淫也,則加炮附子。此又隨氣候加藥法 也。清熱化痰湯,用參、苓、術、草以補氣,木香、枳實以利氣,橘、半、南星以化痰,黃 芩、黃連以瀉熱,菖蒲通心,麥、竹清心,薑汁、竹瀝通神明去胃濁,則內生諸病自漸愈 矣。氣實減人參、白朮者,恐助熱也。氣虛減木香枳實者,恐傷氣也。痰熱甚盛,大便 秘實者,此方攻病力緩,又當與礞石滾痰丸相兼服之,大便利,止再服,恐過則傷正也。 若利後數日,仍秘實者,仍服之,是又恐痰熱盛而助邪也。其變通加減施治,總在臨證 者消息之,難以盡述。

【防風通聖散】風熱壅盛,表里三焦皆實者,此方主之。 防風 川芎 當歸 芍藥 大黃 薄荷 麻黃 連翹 芒硝(各半兩) 石膏 黃芩 桔 梗(各一兩) 滑石(三兩) 甘草(三兩) 荊芥 白朮 梔子(各二錢半) 生薑(三片) 每服三錢。

【集注】吳琨曰∶防風、麻黃解表藥也,風熱之在皮膚者,得之由汗而泄。荊芥、薄 荷清上藥也,風熱之在顛頂者,得之由鼻而泄。大黃、芒硝通利藥也,風熱之在腸胃者, 得之由後而泄。滑石、梔子水道藥也,風熱之在決瀆者,得之由尿而泄。風淫於肺,肺 胃受邪,石膏、桔梗清肺胃也。而連翹、黃芩,又所以祛諸經之游火。風之為患,肝木 主之,川芎、歸、芍,和肝血也。而甘草、白朮,所以和胃氣而健脾。劉守真長於治火,此 方之旨詳且悉哉!亦治失下發斑,三焦火實。全方除硝、黃名雙解散,解表有防風、麻黃、 薄荷、荊芥、川芎,解里有石膏、滑石、黃芩、梔子、連翹,復有當歸、芍藥以和血,桔 梗、白朮、甘草以調氣,營衛皆和,表里俱暢,故曰雙解。本方名曰通聖,極言其用之妙耳。

【九味羌活湯】(一名沖和湯) 四時發散之通劑。 羌活 防風 川芎 白芷 細辛 蒼朮 黃芩 甘草 生地 加生薑三片,蔥白三莖,水煎服。

【活人敗毒散】 治傷寒溫疫,風濕風眩,拘蜷風痰,頭痛目眩,四肢痛,憎寒壯熱,項 強睛疼。老人小兒皆可服。 羌活 獨活 前胡 柴胡 川芎 枳殼 白茯苓 桔梗 人參(各一兩) 甘草(五錢) 上為細末,每服二錢,水一盞,入生薑三片,煎七分,溫服,或沸湯點服。 煩熱口乾,加黃芩。

【集注】趙羽皇曰∶東南地土卑濕,凡患感冒,輒以傷寒二字混稱。不知傷者,正氣 傷於中,寒者,寒氣客於外,未有外感而內不傷者也。仲景醫門之聖,立法高出千古,其 言冬時嚴寒,萬類深藏,君子固密,不傷於寒。觸冒之者,乃名傷寒,以失於固密而然。 可見人之傷寒,悉由元氣不固,膚腠之不密也。昔人常言傷寒為汗病,則汗法其首重矣。 然汗之發也,其出自陽,其源自陰,故陽氣虛,則營衛不和而汗不能作;陰氣弱,則津 液枯涸而汗不能滋。但攻其外,罔顧其內可乎?表汗無如敗毒散、羌活湯。其藥如二活、 二胡、芎、蒼、辛、芷群隊辛溫,非不發散,若無人參、生地之大力者居乎其中,則形氣 素虛者,必至亡陽;血虛挾熱者,必至亡陰,而成痼疾矣。是敗毒散之人參,與沖和湯之 生地,人謂其補益之法,我知其托里之法。蓋補中兼發,邪氣不致於流連;發中帶補,真 元不致於耗散,施之於東南地卑氣暖之鄉,最為相宜,此古人制方之義。然形氣俱實,或 內熱熾盛,則更當以河間法為是也。 胡天錫曰∶非其時而有其氣,惟氣血兩虛之人受之。寒客營而風客衛,不可用峻劑, 故稍從其輕者,此羌活湯、敗毒散所由立也。九味湯主寒邪傷營,故於發表中加芎、地,引 而入血,即藉以調榮。用蔥姜為引,使通體汗出,庶三陽血分之邪,直達而無所滯矣。敗 毒散主風邪傷衛,故於發表中加參、苓、枳、桔,引而達衛,固托以宣通。用生薑為使,使 留連肺部,則上焦氣分之邪不能幹矣。是方亦可用黃芩者,以諸藥氣味辛溫,恐其僭亢, 一以潤之,一以清之也。 \x柴葛解肌湯\x 治三陽合病,頭痛發熱,心煩不眠,嗑干耳聾,惡寒無汗,三陽證同見者。 石膏 柴胡 羌活 白芷 黃芩 芍藥 桔梗 甘草 葛根 加姜棗,水煎服。

【注】陶華制此以代葛根湯。不知葛根湯,只是太陽、陽明藥,而此方君柴胡,則是又 治少陽也;用之於太陽、陽明合病,不合也。若用之以治三陽合病,表里邪輕者,無不效 也。仲景於三陽合病,用白虎湯主之者,因熱甚也,曰汗之則譫語遺尿,下之則額汗厥 逆,正示人惟宜以和解立法,不可輕於汗下 也。此方得之葛根、白芷,解陽明正病之邪,羌活解太陽不盡之邪,柴胡解少陽初入之邪。 佐膏、芩治諸經熱,而專意在清陽明,佐芍藥斂諸散藥而不令過汗,桔梗載諸藥上行三 陽,甘草和諸藥通調錶里。施於病在三陽,以意增減,未有不愈者也。若渴引飲者,倍石 膏加栝蔞根,以清熱而生津也。若惡寒甚無汗,減石膏、黃芩加麻黃,春夏重加之,以 發太陽之寒。若有汗者,加桂枝以解太陽之風,無不可也。

【升麻葛根湯】 治陽明表熱下利,兼治痘疹初發。 升麻 葛根 芍藥 甘草(炙) 上四味,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此為陽明初病,解表和里之劑,可用以散表熱,亦可用以治里虛,一 方而兩擅其長也。夫身熱汗自出,不惡寒反惡熱。是陽明之本證。仲景未嘗立治表之方, 見陽明初起,汗出多而惡寒者,便用桂枝湯;及無汗而惡寒者,則用葛根湯。證同太陽而 稱陽明者,是陽明之表病自太陽傳來,故治仍同太陽也。此方治陽明自病,不用麻桂者, 恐汗太過而亡津液,反致胃燥也。用升麻、葛根發胃脘之陽,以散肌肉之表熱;芍藥、甘 草瀉脾經之火,以解胃府之里熱。有汗則發,無汗則止,功同桂枝,而已遠乾薑、桂,且 不須啜稀粥以助陽也。胃實為陽明之里證,仲景用承氣三方。然陽明初病,往往有移熱於 脾而下利者,《內經》所謂暴注下迫,皆屬於熱也。下利,正是胃熱之兆,故太陽陽明合 病,必自下利,仲景用葛根湯以發兩陽之表熱,即所以治里熱也。此方即仿其義,去姜、 桂之辛熱,以升麻代麻黃,便是陽明表劑,而非太陽表劑矣。葛根稟性甘涼,可以散表實, 協升麻以上升,則使清陽達上而濁陰下降。可知芍藥收斂脾陰,甘草緩急和里,則下利自 止。可知治里仍用表藥者,以表實下利、而非里實故也。痘疹自里達表,出於少陰而發 於太陽,初起則內外皆熱,故亦宜於涼散耳。若無汗加麻黃,有汗加桂枝,渴熱加石膏,咽 痛加桔梗,頭痛合芎芷散,頭面腫合消毒飲,有少陽證加柴,芩,火盛加芩、連,凡邪在 三陽,以此出入,無不利也。

【參蘇飲】治感冒風寒,頭痛發熱,憎寒咳嗽,涕唾稠粘,胸膈滿悶,脈弱無汗。 人參(八分) 蘇葉(八分) 干葛(八分) 前胡(八分) 陳皮(八分) 枳殼(八分) 茯苓(八分) 半夏(八分) 桔梗(五分) 木香(五分) 甘草(五分) 生薑(五片) 大棗(一枚) 上水煎,熱服取汗。 【注】風寒感冒太陽則傳經,以太陽主表,故用麻、桂二方,發營衛之汗也。若感太陰 則不傳經,以太陰主肺,故用此湯外散皮毛,內宣肺氣也。蓋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故君 人參以補之。皮毛者,肺之合也,肺受風寒,皮毛先病,故有頭痛無汗,發熱憎寒之表,以 蘇葉、葛根、前胡為臣以散之。肺一受邪,胸中化濁,故用枳、桔、二陳以清之,則咳嗽、 涕唾稠粘、胸膈滿悶之證除矣。加木香以宣諸里氣,加姜、棗以調諸表氣,斯則表里之 氣和,和則解也。以本方去人參加川芎,以前胡易柴胡,名芎蘇飲。治氣實有火者,頭 痛甚亦加之。喘嗽者,加杏仁以降氣,桑皮以瀉肺。合四物名茯苓補心湯,治氣血兩虛, 及新產之後虛損吐血,感冒傷風咳嗽,最相宜也。

【藿香正氣散】治外受四時不正之氣,內停飲食,頭痛寒熱,或霍亂吐泄,或作瘧疾。 藿香 桔梗 紫蘇 白芷 濃朴 大腹皮 半夏 茯苓 陳皮 甘草 上十味,加姜棗,水煎,熱服。 【集注】吳琨曰∶四時不正之氣,由鼻而入,不在表而在里,故不用大汗以解表,但 用芬香利氣之品以正里。蘇、芷、陳、腹、朴、梗,皆氣勝者也,故能正不正之氣;茯、半、 甘草則甘平之品,所以培養中氣者也。若病在太陽,與此湯全無干涉,傷寒脈沉發熱,與 元氣本虛之人,並夾陰發熱者宜戒。又金不換正氣散,即平胃散加半夏、藿香,凡受山 嵐瘴氣及出遠方不服水土、吐瀉下利者主之。蓋平胃散,可以平濕土而消瘴,半夏之燥以 醒脾,藿香之芬以開胃,名曰正氣,謂能正不正之氣也。

【神朮湯】主治三時外感寒邪、內傷生冷而發熱及脾瀉腸風。 白朮(三錢) 防風(二錢) 甘草(一錢) 上三味,無汗用蒼朮加蔥白、生薑,有汗用白朮、生薑。

【集注】柯琴曰∶此王好古得意之方,仿仲景麻、桂二方之義,而制為輕劑也。然此 是太陰之劑,可以理脾胃之風濕,而不可治太陽之風寒,亦不可以治陽明之表證與少陽 之半表里也。《內經》所謂春傷於風,邪氣留連而洞泄,至夏而飧泄、腸 者宜之。若冬 傷於寒,至春而溫病者,又非所宜也。今人不知仲景立方之旨,只恐麻黃、桂枝之傷人 也,得此平和之劑恃為穩當。不知營衛不和,非調和脾胃者所可代。胃家之實者,非補虛 之品所能投。肝膽之相火往來,少陰之水火相射者,不得以燥劑該攝也。失明藥之理,始 得方之用,能知方,始可用方而不執方。若病在太陽,先發陽明之汗,是引賊破家,張 潔古豈獨為葛根道哉!

【麻黃加朮湯】治濕家身煩疼。 麻黃(三兩) 桂枝(二兩) 甘草(炙,二兩) 杏仁(七十個) 白朮(炒,四兩) 上五味,以水九升,煮麻黃,減二升,去沫,內諸藥,煮取二升半,去滓,溫服八合,覆取微似汗。

【集注】程知曰∶此湯為濕家表散法也。身疼為濕,身煩為熱。加白朮於麻黃湯中,一 以助其去濕,一以恐其過散,此治濕之正法也。發散方中加白朮,又為張潔古、王好古二人開法門。

【桂枝附子湯】主冶傷寒八九日,風濕相搏,身體煩疼,不能轉側,不嘔不渴,脈浮虛而澀者。 桂枝(四兩) 附子(炮,三枚) 甘(一兩)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二枚)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溫三服。

【集注】程知曰∶濕與風相搏,流入關節,身疼極重,而無頭痛、嘔、渴等證,脈浮虛 者風也,澀者寒濕也。風在表者,散以桂、甘之辛甘。濕在經者,逐以附子之辛熱。姜、棗 辛甘,行營衛通津液以和表。蓋陽虛則濕不行,溫經助陽散濕,多藉附子之大力也。

【栝蔞桂枝湯】治太陽證備,身體強,几几然,脈反沉遲,此為痙,此湯主之。

栝蔞根(二兩) 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甘草(二兩) 生薑(三兩) 大棗(十二枚) 上六味,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溫三服,取微汁,汗不出,食頃須啜熱粥發之。

【集注】喻昌曰∶傷寒方中,治項背几几,用桂枝加葛根湯矣。彼之汗出、惡風,其邪在表,而此之太陽證,罔不具備,其邪之亦在於表可知也。但以脈之沉遲,知其在表之邪為津液內竭所召,不當從風寒之表法起見,故不用葛根之發表解肌,改用栝蔞根之味苦入陰,擅生津液之長者為君,加之桂枝和營衛、養筋脈而治其痙,乃變表法為和法也。然既君以栝蔞根當增之,桂枝為臣當減之。

【水解散】治天行時氣初起,頭痛,壯熱等疫。 大黃(四兩) 白芍(二兩) 黃芩 甘草(炙) 桂心 麻黃(各三兩) 上為粗末,每撮一兩,水煎服。汗下不再服。

【二聖救苦丹】川大黃(生,一斤) 皂角(豬牙者,去皮弦,微炒,四兩) 上為末,和勻,水泛為丸,每服三錢,無根水下。弱者減服。

【注】天行時氣,即四時不正之氣,感而為病者,初不名疫也。因病氣互相傳染,老 幼相似,沿門闔境而共病之,故曰∶天行時氣也。然此疫氣從鼻而入,一受其邪,臟腑 皆病,若不急逐病出,則多速死。急逐之法,非汗即下,故古人治疫之方,以下為主,以 汗次之,是為病尋出路也。此二方,一以治冬疫,一以治春疫。冬疫多寒,春疫多熱。多 寒者宜水解散,方中用麻、桂、芍,草發營衛之汗,大黃,黃芩瀉疫毒之邪。多熱者宜 救苦丹,方中用皂角開竅而發表,大黃瀉火而攻里,使毒亦從汗下而出也,二方審而用 之,治疫之大法可類推矣。

【天水散】(一名「益無散」,一名「六一散」) 治夏時中暑,熱傷元氣,內外俱熱,無氣以動,煩渴 欲飲,腸胃枯涸者。又能催生下乳,積聚水蓄,里急後重,暴注下迫者宜之。 桂府滑石(水飛,六兩) 甘草(一兩) 辰砂(三錢) 上為細末,新汲水一碗,調服三錢。

【集注】柯琴曰∶元氣虛而不支者死,邪氣盛而無制者亦死。今熱傷元氣,無氣以動, 斯時用參、 以補氣,則邪愈甚;用芩、連以清熱,則氣更傷。惟善攻熱者,不使敗人 元氣;善補虛者,不使助人邪氣,必得氣味純粹之品以主之。滑石稟土中沖和之氣,行 西方清肅之令,秉秋金堅重之形,寒能勝熱,甘不傷脾,含天乙之精而具流走之性,異於 石膏之凝滯,能上清水原,下通水道,蕩滌六腑之邪熱從小便而泄。炙甘草稟草中沖和 之性,調和內外,止渴生津;用以為佐,保元氣而瀉虛火,則五臟自和矣。然心為五臟主,暑熱擾中,神明不安,必得硃砂以鎮之,則神氣可以虛遽復;涼水以滋之,則邪熱可以 急除,此清心之陽熱可通行也。至於熱利初起,里急後重者宜之,以滑可去着也。催生下乳,積聚蓄水等證,同乎此義,故兼治之。是方也,益氣而不助邪,逐邪而不傷氣,不 負益元之名,宜與白虎、生脈三方鼎足也。

【香蒂飲】治暑熱乘涼飲冷、陽氣為陰邪所遏、頭痛發熱、惡寒煩躁、口渴腹滿、吐瀉者。

香薷 濃朴(薑汁炒) 白扁豆(炒) 水煎浸,冷服。

【集注】葉仲堅曰∶飲與湯稍有別,服有定數者名湯,時時不拘者名飲。飲因渴而設, 用之於溫暑則最宜者也。然胃惡燥,脾惡濕,多飲傷脾,反致下利。治之之法,心下有水 氣者發汗,腹中有水氣者利小便。然與其有水患而治之,曷若先選其能汗、能利者用之。香薷芳香辛溫,能發越陽氣,有徹上徹下之功,故治暑者君之,以解表利小便。佐濃朴 以除濕,扁豆以和中,合而用之為飲。飲入於胃,熱去而濕不留,內外之暑悉除矣,若 心煩口渴者,去扁豆加黃連,名黃連香薷飲。加茯苓、甘草,名五物。加木瓜、參、耆、橘、朮,名十味。隨證加減,盡香薷之用也。然勞倦內傷,必用清暑益氣,內熱大渴,必用 人參白虎,若用香薷,是重虛其表而反濟其內熱矣。香薷乃夏月解表之藥,如冬月之麻黃,氣虛者尤不可服。今人不知暑傷元氣,概用以代茶,是開門揖盜也。

卷四[编辑]

删补名医方论(四)

\x黄连解毒汤\x 治一切阳热火盛,面赤口干,狂燥心烦,错语不眠,大热干呕,吐血 衄皿,及下后而便不实,热仍不已者。 黄连 栀子(各等分) 黄柏 黄芩 水煎服。 【集注】汪昂曰∶寒极曰阴毒,热极曰阳毒。是方名曰黄连解毒,是君以黄连直解心 经火毒也。黄芩泻肺经火毒,黄泻肾经火毒,栀子通泻三焦火毒,使诸火毒从膀肌出。若 大便实者加大黄,名栀子金花汤,利大便,是使火毒从大、小二便而出也。盖阳盛则阴衰, 火盛则水衰,故用大苦大寒之药,抑阳而扶阴,泻其亢甚之火,而救其欲绝之水也。然非实热不可轻投。 【按】黄连解毒汤、白虎汤、三黄石膏汤、大青龙汤,皆治表里俱热证。然大青龙汤治 表实壮热,里热之浅在肌;三黄石膏汤治表实壮热,里热之深在胃。故一以石膏佐麻、桂, 一以石膏佐麻、豉,均发太阳之表,解阳明之里也。大青龙汤,则更以杏、草、姜、枣、 佐麻黄,其意专发热郁之在肌也。三黄石膏汤,则更以芩、连,栀、柏佐石膏,其意专 泻热深之在胃也。白虎汤治表热在肌,里热在胃,所以不用麻、桂以发太阳,专主石膏 而清阳明也,解毒汤治表热在三阳,里热在三焦,所以亦不以麻、桂发太阳表,亦不以 石膏清阳明里,而专以三黄泻上下内外之实火也。此皆太阳之邪,侵及阳明,而未入腑 成实者也。若已入腑成实,则又当从事乎三承气汤,以下其热也。 \x三黄汤\x 治三焦实热,一切有余火证,大便秘结者。 黄芩 大黄(各等分) 黄连 水煎服。 \x二黄汤\x 治上焦火旺,头面大肿,目赤肿痛,心胸。咽喉。口舌、耳鼻热盛及生疮毒者。 黄芩 黄连 甘草(各等分) 水煎,食后服。 【按】三黄汤用黄芩泻上焦火,黄连泻中焦火,大黄泻下焦火,三焦实火大便实者,诚 为允当。若大便不实者,黄连解毒汤证也。以大黄易黄柏者,因其下焦热结未实也。加栀 子者,使其热不从大便出而从小便出也。上、中二焦实火,用凉膈散。若夫上焦实火,则 以此汤之大黄易甘草,名二黄汤,使芩、连之性,缓缓而下,留连膈上。张洁古以凉膈 散减硝、黄加桔梗,亦此义也。虽同一泻火之剂,而其中上下、缓急、轻重之不同,此 皆加减转换法也,不可不知。 \x三黄石青汤\x 治伤寒阳证,表里大热而不得汗,或已经汗、下,过经不解,六脉洪 数,面赤鼻干,舌燥大渴,烦躁不眠,谵语鼻衄,发黄、发疹、发斑。以上诸证,凡表 实无汗,而未入里成实者,均宜主之。 石膏(两半) 黄芩 黄连 黄柏 麻黄(以上各七钱) 淡豆豉(二合) 栀子(三十个) 每服一两,加葱三根,水煎,热服。气实者倍服。 【注】仲景于表里大热,立两解之法。如大青龙汤治表里大热,表实无汗,故发汗,汗 出而两得解也;白虎汤治表里大热,因表有汗,不主麻、桂,因里未实,不主硝黄,惟 以膏、知、甘草,外解阳明之肌热,内清阳明之腑热,表里清而两得解也。若夫表实无 汗,热郁营卫,里未成实,热盛三焦,表里大热之证。若以大青龙汤两解之,则功不及 于三焦。若以白虎汤两解之,则效不及于营卫。故陶华制此汤,以三黄泻三焦之火盛,佐 栀子屈曲下行,使其在里诸热从下而出。以麻黄开营卫之热郁,佐豉葱直走皮毛,使其 在表之邪从外而散。石膏倍用重任之者,以石膏外合麻、豉、取法乎青龙,是知解诸表 之热,不能外乎青龙也。内合三黄,取法乎白虎,是知解诸里之热,不能外乎白虎也。且 麻、豉得石膏、三黄,大发表热,而不动里热;三黄得石膏、麻、豉,大清内热,而不 碍外邪。是此方擅表里俱热之长,亦得仲景之心法者也。若表有微汗,麻黄减半,桂枝 倍加,以防外疏;里有微溏,则减去石膏,倍加葛根,以避中虚也。 \x凉膈散\x 治心火上盛,中焦燥实,烦躁口渴,目赤头眩,口疮唇裂,吐血衄血,大 小便秘,诸风螈 ,胃热发斑发狂,及小儿惊急,痘疮黑陷。 连翘(四两) 大黄(酒浸) 黄芩(酒炒) 薄荷(一两) 甘草(二两) 栀子(炒) 芒硝 上为末,每服三钱,加竹叶,生蜜煎。 【集注】汪昂曰∶此上、中二焦,泻实火药也。热淫于内,治以咸寒,佐以苦甘。故 以连翘、黄芩、竹叶、薄荷散火于上,而以大黄、芒硝之猛利,荡热于中,使上升下行, 而膈自清矣。用甘草、生蜜者,病在膈,甘以缓之也。古方用凉膈散居多。本方加菖蒲、 远志,名转舌膏,治心经蕴热。加青黛、蓝根,名活命金丹,治肝经风热。张洁古减去 硝、黄,加桔梗为之舟楫,浮而上行,治上焦诸热,便不实者宜之,不可以此方过泻而轻訾之也。 \x竹叶黄 汤\x 治消渴,气血虚,胃火盛而作渴。 淡竹叶 生地黄(各二钱) 黄 麦冬 当归 川芎 黄芩 甘草 芍药 人参 半 夏石膏(各一钱) 上水煎服。 【集注】柯琴曰∶气血皆虚,胃火独盛,善治者补泻兼施;寒之而不至损阳,温之而 至助火,扶正而邪却矣。四君子气药也,加黄 而去苓、术者,恐火就燥也。四物汤血 药也,倍地黄而用生者,正取其寒也。人参、黄 、甘草,治烦热之圣药,是补中有泻矣。 且地黄之甘寒,泻心肾之火,竹叶助芍药清肝胆之火,石膏佐芍药清脾胃之火,麦冬同 黄芩清肺肠之火,则胃火不得独盛,而气血之得补可知。惟半夏一味温中辛散,用之大 寒剂中,欲其通阴阳之路也。岐伯治阴虚而目不瞑者,饮以半夏汤,覆杯则卧,今人以 为燥而渴者禁用,是不明阴阳之理耳。 【按】是方即竹叶石膏汤加生地、当归、白芍、川芎、黄 、黄芩也。彼则治伤寒解 后烦渴少气,气逆欲吐。此则治消渴,气血虚、胃火盛。因其气虚,故加黄 佐人参、甘 草以补气;因其血虚,故加归、芎、芍、地以补血;因其胃火盛,故加黄芩佐石膏以清 胃火。其烦渴则一,故余药皆同也。于此二方推之,用半夏之意,自可知矣,故脾者为 胃行其津液也。脾湿胃燥,津液不行,得火则化痰,得寒则成饮。胃火清,脾湿燥,其 痰饮自除矣。半夏消痰破饮,使未化痰之津液回清,而已成痰之浊液自化,非他药所可 比伦也,故二方于胃火盛燥渴中同用之。 \x清胃散\x 治胃经湿热,齿龈肿痛,或牵引头脑,或面发热。 升麻 甘草 生地黄 川黄连 牡丹皮 当归 水煎服。 【集注】罗谦甫曰∶阳明胃多气多血,又两阳合明为热盛,是以邪入而为病常实。若 大渴、舌苔、烦躁,此伤气分,热聚胃府,燥其津液,白虎汤主之。若醇饮肥浓炙爆过 用,以致湿热壅于胃府,逆于经络,而为是病,此伤血分,治宜清胃。方中以生地益阴 凉血为君,佐之以丹皮,去蒸而疏其滞。以黄连清热燥湿为臣,佐之以当归,入血而循 其经。仍用升麻之辛凉,为本经捷使引诸药直达血所,则咽喉不清,齿龈肿痛等证,廓然俱清矣。 \x导赤散\x 治心热,口糜舌疮,小便黄赤,茎中作痛,热淋不利。 生地 木通 甘草梢 上三味,水煎服。 【注】赤色属心,导赤者,导心经之热从小肠而出,以心与小肠为表里也。然所见口 糜舌疮、小便黄赤、茎中作痛、热淋不利等证,皆心热移于小肠之证。故不用黄连直泻 其心,而用生地滋肾凉心,木通通利小肠,佐以甘草梢,取易泻最下之热,茎中之痛可除, 心经之热可导也。此则水虚火不实者宜之,以利水而不伤阴,泻火而不伐胃也。若心经实 热,须加黄连、竹叶,甚者更加大黄、亦釜底抽薪之法也。 \x五淋散\x 治膀胱结热,水道不通,淋涩热痛,或尿如豆汁,或成砂石,或如膏脓,或小便血。 赤苓(一钱五分) 赤芍(一钱) 栀仁(一钱) 当归 甘草(各钱二分) 上五味,加灯心,水煎服。 \x八正散\x 瞿麦 栀子 扁蓄 大黄 木通 滑石 车前子 甘草(各一钱) 加灯心一钱,煎服(朱震亨方∶加木香一钱〕。 【注】通调水道,下输膀胱,三焦之职也。受藏津液,气化能出,膀胱之职也。若水道 不输,则内蓄喘胀,外泛肤肿,三焦之病也。若受藏不化,则诸淋涩痛,癃闭不通,膀胱 之病也。经曰∶阴无阳元以生,阳无阴无以化。故阴阳偏盛,皆不生化也。阳盛阴虚,而 膀胱之气不化为病者,通关丸证也。阴盛阳虚,而膀胱之气不化为病者,肾气丸证也。此 关乎气化阴阳之为病也。经曰∶下虚则遗尿。又曰∶膀胱不约为遗尿。经曰∶胞移热于膀 胱则癃。又曰∶膀胱不利为癃。故虚而寒者,藏而不能约;实而热者,约而不能出也。膀 胱气虚,无气以固,则藏而不约不禁,遗失之病生,补中固真汤证也。膀胱气热,壅结 不行,则约而不出,淋涩癃闭之病生,八正五淋散证也。此不全关乎气化,而又关乎虚 寒、实热之为病也。八正、五淋皆治淋涩癃闭之药,而不无轻重之别。轻者,有热未结, 虽见淋涩尿赤、豆汁,砂石、膏血、癃闭之证,但其痛则轻,其病不急,宜用五淋散单 清水道故以栀、苓清热而输水,归、芍益阴而化阳,复佐以甘草调其阴阳,而用梢者,意 在前阴也。重者,热已结实,不但痛甚势急,而且大便亦不通矣,宜用八正散兼泻二阴,故 于群走前阴药中,加大黄直攻后窍也,丹溪方加木香者,其意亦以气化者欤! \x逍遥散\x 治肝家血虚火旺,头痛目眩烦赤,口苦倦怠烦渴,抑郁不乐,两胁作痛,寒 热,小腹重坠,妇人经水不调,脉弦大而虚。 芍药(酒炒) 当归 白术(炒) 茯苓 甘草(炙) 柴胡(各二钱) 引用煨姜三片,薄菏少许,煎服。 加味逍遥散,即此方加丹皮、山栀(炒)各五分。 【集注】赵羽皇曰∶五脏苦欲补泻,云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盖肝性急善怒,其气 上行则顺,下行则郁,郁则火动而诸病生矣。 故发于上,则头眩、耳鸣而或为目赤。发于中,则胸满、胁痛而或作吞酸。发于下,则 少腹疼疝而或溲尿不利。发于外,则寒热往来,似疟非疟。凡此诸证,何莫非肝郁之象 乎?而肝木之所以郁,其说有二∶一为土虚不能升木也,一为血少不能养肝也。盖肝为 木气,全赖土以滋培,水以灌溉。若中土虚,则木不升而郁。阴血少,则肝不滋而枯。方 用白术、茯苓者,助土德以升木也。当归、芍药者,益荣血以养肝也。薄荷解热,甘草和 中。独柴胡一味,一以为厥阴之报使,一以升发诸阳。经云∶木郁则达之。遂其曲直之 性,故名曰逍遥。若内热、外热盛者,加丹皮解肌热,炒栀清内热,此加味逍遥散之义也。 \x龙胆泻肝汤\x 治胁痛口苦,耳聋耳肿,筋痿阴湿,热痒阴肿,白浊溲血。 龙胆草(酒炒) 黄芩(炒) 栀子(酒炒) 泽泻 木通 车前子 当归 (酒洗) 柴胡 甘草 生地(酒炒) 水煎服。 【注】胁痛口苦,耳聋耳肿,乃胆经之为病也,筋痿阴湿,热痒阴肿,白浊溲血,乃 肝经之为病也。故用龙胆草泻肝胆之火,以柴胡为肝使,以甘草缓肝急,佐以芩、栀、通、 泽、车前辈大利前阴,使诸湿热有所从出也。然皆泻肝之品,若使病尽去,恐肝亦伤矣,故 又加当归、生地补血以养肝。盖肝为藏血之脏,补血即所以补肝也。而妙在泻肝之剂,反 作补肝之药,寓有战胜抚绥之义矣。 \x左金丸\x 治肝脏火实,左胁作痛。 黄连(炒,六两) 吴茱萸(汤泡,一两) 上为末,作丸。 【集注】胡天锡曰∶此泻肝火之正剂。肝之治有数种∶水衰而木无以生,地黄丸,乙 癸同源是也;土衰而木无以植,参苓甘草剂,缓肝培土是也;本经血虚有火,用逍遥散清 火;血虚无水,用四物汤养阴。至于补火之法,亦下同乎肾;而泻火之治,则上类乎心。 左金丸独用黄连为君,从实则泻子之法,以直折其上炎之势;吴茱萸从类相求,引热下 行,并以辛燥开其肝郁,惩其捍格,故以为佐。然必本气实而土不虚者,庶可相宜。左 金者,木从左而制从金也。 \x泻青丸\x 治肝火风热,不能安卧,多惊多怒,目赤肿痛,及小儿急惊抽搐。 龙胆草 山栀 大黄(酒蒸) 川芎 当归 羌活 防风 等分,蜜丸,竹叶汤下。 【注】龙胆草直入肝经,以泻其火,佐栀子、大黄,使其所泻之火,从大、小二便而 出,是治火之标也。肝主风,风能生火,治肝不治风,非其治也。故用羌活、防风散肝 之风,即所以散肝之火,是治火之本也。肝之情欲散,故用川芎之辛以散之。肝之质喜 滋,故用当归之濡以润之。是于泻肝之中,寓有养肝之意。泻肝者,泻肝之病也;养肝者, 悦肝之神也。盖肝木主春,乃阳升发动之始,万物生化之源,不可伤也。 \x当归龙荟丸\x 治肝经实火,头运目眩,耳聋耳鸣,惊悸搐溺,躁扰狂越,大便秘结, 小便涩滞,或胸胁作痛,阴囊肿胀,凡属肝经实火,皆宜服之。 当归(一两) 黄连(一两) 黄芩(一两) 龙胆草(一两) 栀子仁(一两) 大 黄(五钱) 芦荟(五钱) 青黛(五钱) 木香(二钱五分) 黄柏(一两) 麝香(另研,五钱) 上为末,炒神曲,糊丸。每服二十丸,姜汤下。 【集注】汪昂曰∶肝木为生火之本,肝火盛则诸经之火相因而起,为病不止一端矣。故 以当归、芦荟、龙胆草、青黛直入本经气血 两途,先平其甚者,而诸经之火,无不渐平矣,佐以黄芩泻肺火,黄连泻心火,黄柏泻 肾火,大黄泻肠胃火,栀子泻三焦火,备举大苦大寒而直折之,使上、中、下三焦之火, 悉从大、小二便利出。少加木香、麝香者,取其调气开窍灵通周至也。然非实火不可轻投。 \x越婢加半夏汤\x 治咳而上气;此为肺胀,其人喘,目如脱状,脉浮大者。 麻黄(六两) 石膏(半斤) 生姜(三两) 甘草(二两) 半夏(半升) 大枣(十五枚) 上六味,以水六升,先煮麻黄,去沫,内药,取三升,分温三服。 \x小青龙加石青汤\x 治肺胀,咳而上气,烦躁而喘,脉浮者,心下有水气。 麻黄(三两) 桂枝(三两) 细辛(三两) 芍药(三 两) 半夏(半升) 石膏(三两) 干姜(三两) 五味子(半升) 甘草(三两) 上九味,以水一斗,煮麻黄,去沫,内诸药,取三升。强人服一升,羸者减之,日三服。小儿服四合。 【集注】喻昌曰∶前一方,麻黄汤中以桂、杏易石膏,以脉大有热而加姜、枣,则发散 之力微而且缓也。后一方,小青龙汤中加入石膏,以证兼烦躁,虽宜汗散寒饮,犹防助 热伤津也。越婢方中有石膏、半夏二物,协力建功。石膏清热,藉辛热亦能豁痰,半夏 豁痰,借辛凉亦能清热。前麦冬汤方中下气止逆,全藉半夏入生津药中。此二方又藉半 夏入清温剂中,仲景加减成方,无非化裁后学矣。 \x清燥救肺汤\x 治诸气 郁,诸痿喘呕。 桑叶(经霜者,三钱) 石膏(炒,二钱五分) 甘草(一钱) 胡麻仁(炒、研,一钱) 真阿胶(八分) 人参(七分) 麦冬(一钱二分) 杏仁(去皮尖、炒黄,七分) 枇杷 叶(去毛,蜜炙,一片) 上九味,以水一碗,煎六分,频频二三次,滚热服。 痰多加贝母、栝蒌。血枯加生地。热甚加犀角、羚羊角,或加牛黄。 【集注】喻昌曰∶按诸气 郁之属于肺者,属于肺之燥也,而古今治气郁之方,用辛香 行气,绝无一方治肺之燥者。诸痿喘呕之属于上者,亦属于肺之燥也。而古今治法,以 痿、呕属阳明,以喘属肺,是则呕与痿属之中、下,而惟喘属上矣,所以亦无一方及于 肺之燥也。即喘之属于肺者,非表即下,非行气即泄气,间有一二用润剂者,又不得其 肯綮。今拟此方名清燥救肺,大约以胃为主,胃土为肺金之母也。其天冬。知母能清金滋 水,以苦寒而不用,至如苦寒降火之药,尤在所忌。盖肺金自至于燥,所存阴气不过一 线耳。倘更以苦寒下其气,伤其胃,其人尚有生理乎?诚仿此增减以救肺燥变生诸证,庶克有济。 柯琴曰∶古方用香燥之品以治气郁,不获奏效者,以火就燥也。惟缪仲醇知之,故 用甘凉滋润之品,以清金保肺立法。喻昌宗其旨,集诸润剂,而制清燥救肺汤,用意深, 取药当,无遗蕴矣。 【按】经云∶损其肺者益其气。肺主诸气故也。然火与元气不两立,故用人参、甘草 甘温而补气,气壮火自消,是用少火生气之法也。若夫火燥 郁于肺,非佐甘寒多液之 品,不足以滋肺燥,而肺气反为壮火所食,益助其燥矣。故佐以石膏、麦冬、桑叶、阿胶、 胡麻仁辈,使清肃令行,而壮火亦从气化也。经曰∶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降之。故又佐 以杏仁、枇杷叶之苦以降气。气降火亦降,而制节有权;气行则不郁,诸痿喘呕自除矣。要 知诸 郁,则肺气必大虚,若泥于肺热伤肺之说而不用人参,郁必不开而火愈炽,皮聚 毛落,喘咳不休而死矣。此名之救肺,凉而能补之谓也。若谓实火可泻,而久服芩、连, 苦从火化,亡可立待耳。 \x麦门冬汤\x 火逆上气,咽喉不利,止逆下气者主之。 麦门冬(七升) 半夏(一升) 人参(三两) 甘草(二两) 粳米(三合) 大枣(十二枚)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温服一升;日三服,夜一服。 【集注】喻昌曰∶此方治胃中津液干枯,虚火上炎,治本之良法也。夫用降火之药而 火反升,用寒凉之药而热转炽者,徒知与火热相争,弗知补正气以生津液,不惟无益而 反害之矣。凡肺病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胃气者,肺之母气也。《本草》有知母之名, 谓肺藉其清凉,知清凉为肺之母也。又有贝母之名,谓肺藉其豁痰,豁痰为肺之母也。然 屡施于火逆上气,咽喉不利之证,而屡不应者,名不称矣。孰知仲景妙法,于麦冬、人 参、甘草、大枣、粳米大补中气以生津液队中,又增入半夏辛温之味,以开胃行津而润 肺,岂特用其利咽下气哉!顾其利咽下气,非半夏之功,实善用半夏之功也。 \x人参清肺汤\x 治肺胃虚寒,咳嗽喘急,坐卧不安。并治久年劳嗽,吐血腥臭。 人参 阿胶 骨皮 知 母 乌梅 粟壳 炙草 杏 仁 桑皮(各等分) 加枣子,煎服。 \x人参定喘汤\x 人参 麻黄 阿胶 五味 粟壳 甘草 半夏曲(各一钱) 桑皮(二钱) 生姜三片,水煎服。 \x人参泻肺汤\x 治肺经积热上喘,胸隔胀满痰多,大便涩。 人参 黄芩 栀子 枳壳 薄荷 甘草 连翘 杏仁 桑皮 大 黄 桔梗 水煎服。 【集注】王又原曰∶经云∶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又肺为娇脏,其不堪破耗也明矣。自 肺热伤肺之说行,曰保肺补肺,众共哗之。曰清肺泻肺,药与和之。岂知古人清肺、泻肺 等汤,而必皆以人参立名,夫亦可晓然于肺气之不可耗,而人参之在所必用也。肺体清 而法天,下济而司降令,一切混浊不得上干者,皆胸中之气健营运而不息也。若肺气少 弛,则降下失令,混浊之气遂逆上行,此为咳嗽为喘急,肺叶胀举,胸膈紧痛,移热大 肠,大便艰涩,种种显有余之象,实种种为不足之征。故不问内伤外感,为热为寒,要 以人参保定肺气为主。或佐骨皮、知母、阿胶滋之,乌梅、五味、罂粟壳敛之,半夏曲、 生姜降之,杏仁,桑皮、枳壳、桔梗利之,栀子、黄芩、连翘凉之,麻黄、薄荷发之,大 黄下之,总恃人参之大力,握枢而运,已入之邪易出,而将来之邪无从入也。肺邪得诸 药以俱出,而肺气不随诸药以俱出也。然则人参亦何尝伤肺,乃畏而不敢用耶?又谓风 寒咳嗽,忌用五味子;嗽用粟壳,止嗽如神,切肺如刀。然此无本之言,不知始自何出,皆 因不读《本草》,不知药之性味功能,以讹传讹也。近世之医,亦不能辨,惟识者察之。 \x泻白散\x 治肺气郁热,咳嗽而喘,面肿身热。 桑白皮 地骨皮 甘草 水煎服。 【集注】季楚重曰∶经云∶肺苦气上逆。上逆则上焦郁热,气郁生涎,火郁生热,因 而制节不行,壅甚为喘满肿嗽。白者肺之色,泻白泻肺气之有余也。君以桑白皮,质液而 味辛,液以润燥,辛以泻肺。臣以地骨皮,质轻而性寒,轻以去实,寒以胜热。甘草生用 泻火,佐桑皮、地骨皮泻诸肺实,使金清气肃而喘嗽可平,较之黄芩、知母苦寒伤胃者 远矣。夫火热伤气,救肺之治有三∶实热伤肺,用白虎汤以治其标;虚火刑金,用生脉 散以治其本;若夫正气不伤,郁火又甚,则泻白散之清肺调中,标本兼治,又补二方之 不及也。 \x阿胶散\x 治肺虚有火,嗽无津液,咳而硬气者。 真阿胶(一两) 牛蒡子(炒,二钱半) 马兜铃(炒,五钱) 杏仁(七钱) 炙甘草(五 钱) 糯米)一合) 每服两许,水煎服。 【集注】程应旄曰∶痰带红线,嗽有血点,日渐成痿,缘肺处脏之最高,叶间布有细窍, 气从此出入,呼吸成液,灌溉周身,所谓水出高源也,一受火炎,吸时徒引火升,呼时 并无液出,久则肺窍俱闭,喉间或痒或疮,六叶遂日焦枯矣。今用阿胶为君者,消窍瘀也。 用杏仁,大力子,宣窍道也。马兜铃者,清窍热也。糯米以补脾,母气到则肺自轻清无碍矣。 \x二陈汤\x 治肥盛之人,湿痰为患,喘嗽胀满。 半夏(制,三钱) 茯苓(三钱) 陈皮(去白,二钱) 甘草(一钱) 上四味,加姜三片,水煎服。 【集注】李中梓曰∶肥人多湿,湿挟热而生痰,火载气而逆上,半夏之辛,利二便而 去湿。陈皮之辛,通三焦而理气。茯苓佐半夏,共成燥湿之功。甘草佐陈皮,同致调和 之力。成无己曰∶半夏行水气而润肾燥。经曰∶辛以润之是也。行水则土自燥,非半夏 之性燥也。或曰∶有痰而渴,宜去半夏代以贝母。吴琨曰∶渴而喜饮,小便利者易之。不 能饮水,小便不利,虽渴宜半夏也,此湿为本,热为标,所谓湿极而兼胜已之化,非真 象也。又东南之人,湿热生痰,故朱震亨主之加枳实、砂仁,名枳实二陈汤,其性较急 也,先哲云∶二陈为治痰之妙剂,其于上下、左右无所不宜,然只能治实痰之标,不能治 虚痰之本。虚痰之本在脾胃,治者详之。 \x温胆汤\x 治热呕吐苦,虚烦,惊悸不眠,痰气上逆。 竹茹 枳实 半夏 甘草 陈皮 茯苓 生姜 上七味,水煎服。 【集注】罗谦甫曰∶胆为中正之官,清静之府,喜宁谧,恶烦扰,喜柔和,恶壅郁。盖 东方木德,少阳温和之气也。若病后,或久病而宿有痰饮未消,胸膈之余热未尽,必致 伤少阳之和气,以故虚烦惊悸者,中正之官,以 蒸而不宁也。热呕吐苦者,清静之府,以 郁炙而不谧也。痰气上逆者,木家挟热而上升也。方以二陈治一切痰饮,加竹茹以清热, 加生姜以止呕,加枳实以破逆,相济相须,虽不治胆而胆自和,盖所谓胆之痰热去故也。命 名温者,乃谓温和之温,非谓温凉之温也。若谓胆家真畏寒而怯而温之,不但方中无温胆 之品,且更有凉胃之药也。 \x小半夏汤\x 呕家本渴,渴为欲解,今反不渴,心下有支饮故也。 半夏(一升) 生姜(半斤) 以水七升,煮取一升半,分温再服。 \x小半夏加茯苓汤\x 治卒呕吐,心下痞,膈间有水,眩悸者。 半夏(一升) 生姜(半斤) 茯苓(三两) 煎服如前。 \x《外台》茯苓饮\x 治心胸中有痰饮宿水,自吐出水,复心胸间虚气满不能食,消痰气令能食。 茯苓(三两) 人参(三两) 白术(三两) 枳实(二两) 橘皮(二两半) 生姜(四两) 上六味,水六升,煮取一升八合,分三服。如人行八九里,再进之。 【集注】赵良曰∶呕为痰饮动中,涌而出之。呕尽本当渴,渴则可征支饮之全去。今 反不渴,是其饮尚留,去之未尽也。用半夏之辛温,生姜之辛散,散其欲出之饮,则所 留之邪自尽矣。半夏、生姜皆味辛,可治膈上痰,心下坚,呕逆目眩。然悸必心受水凌, 故加茯苓以去水,伐肾邪安心神也。后方加人参、枳实、橘皮,此由上、中二焦气弱,水 饮入胃,脾不能输归于肺,肺不能通调水道,以致停积为痰、为宿水。吐之则下气因而上 逆,虚与气结,满不能食,当补益中气。以人参、白术为君,茯苓逐宿水,枳实破诸气 为臣。开脾胃,宣扬上焦,发散凝滞,则陈皮、生姜为使也。其积饮既去,而虚气塞满 其中,不能进食,此证最多。


卷五[编辑]

\x礞石滚痰丸\x 治实热老痰之峻剂,虚寒者不宜用。 黄芩(八两) 大黄(酒蒸,八两) 沉香(忌火,五钱) 礞石(焰消 过,埋地内七日用,一两) 上四味为细末,水丸,川椒大,量人大小用之。用温水一口,送过咽即仰卧,令药 徐徐而下,半日不可饮食,勿起身行动言语,待药气自胃口渐下二肠,然后动作饮食。服 后喉间稠粘壅滞不快,此药力相攻,故痰气泛上也。少顷药力至,而渐逐恶物人腹下肠,效如附应。 \x指迷茯苓丸\x 治中焦停痰伏饮。 半夏(制,二两) 茯苓(一两) 枳壳(五钱) 风化硝(二钱半) 上四味,姜汁糊为丸。 【注】经曰∶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游者,营运也;溢者,渗溢也;输者, 输布也;精气者,水化之精气也。言入于胃营运水化之精气,渗溢于肠胃之外,而上输 布于脾也。又曰∶脾气散精,上归于肺。言水之清者上升,犹天之雨露也。又曰∶通调 水道,下输膀胱。言水之浊者下降,犹地之江河也。此皆言水自浊化清,由腑输脏;自 清分浊,由脏输腑,水之营运循环也。又曰∶水精四布,五经并行。言水发源于脾,周布 四脏,并行五经也。此皆言水内养脏腑,外滋百骸,水之变化精微也。如是者,何痰之 有?若饮食失度不和于中,水精不渗溢于外,直下走大、小肠而为泄泻矣。若三焦失运,气 不蒸化,水之清者不升,水之浊者不降,精化为水,则内停作胀,外泛作肿,上攻喘呼, 下蓄淋 矣。若上焦气不清肃,不能输布,留于胸中,水之精者悉变为浊,阳盛煎灼成痰, 阴盛凝蓄为饮也。故治痰者,以清火为主,实者利之,虚者化之。治饮者,以燥湿为主,实 者逐之,虚者温之。所以古人治饮有温补之法,而治痰则无之也。王隐君制礞石滚痰丸, 治老痰一方,用黄芩清胸中无形诸热,大黄泻肠胃有质实火,此治痰必须清火也。以礞 石之燥悍,此治痰必须除湿也。以沉香之速降,此治痰必须利气也。二黄得礞石、沉香, 则能迅扫直攻老痰巢穴,浊腻之垢而不少留,滚痰之所由名也。若阳气不盛,痰饮兼作,又 非此方所宜,当以指迷茯苓丸合而治之,用半夏燥湿,茯苓渗湿,风硝软坚,枳壳利气。 别于二陈之甘缓,远于大黄、礞石之峻悍,殆攻中之平剂欤! \x金匮枳术汤\x 治心下硬如大盘,边旋如杯,水饮所作。 枳实(七枚) 白术(二两) 上二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腹中软即散。 【注】心下,胃之上脘也。上脘结硬如盘,边旋如杯,谓时大时小,水气所作,非有形 食滞也。用枳实以破结气,白术以除水湿,温服三服,则腹软结开而硬消矣。李杲法仲景 以此方倍白术,是以补为主也,此方君枳实,是以泻为主也。然一缓一急,一补一泻,其 用不同,只此多寡转换之间耳。 \x桂苓甘术汤\x 治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又曰∶短气有微饮,当从小便去之,桂 苓甘术汤主之;肾气丸亦主之。 茯苓(四两) 桂枝(三两) 白术(三两) 甘草(三两)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小便则利。 【集注】赵良曰∶《灵枢》谓心胞络之脉动则病胸胁支满者,谓痰饮积于心胞,其病 则必若是也。目眩者,痰饮阻其胸中之阳,不能布精于上也。茯苓淡渗,遂饮出下窍,因 利而去,故用以为君。桂枝通阳输水走皮毛,从汗而解,故以为臣。白术燥湿,佐茯苓消 痰以除支满。甘草补中,佐桂枝建土以制水邪也。夫短气有微饮,此水饮停蓄,呼吸不 利而然也。《金匮》并出二方,妙义益彰。呼气之短,用苓桂术甘汤之轻清以通其阳,阳 化气则小便能出矣。吸气之短,用肾气丸之重降以通其阴,肾气通则关门自利矣。 【按】风水,阳水也;石水,阴水也。阳水多实,阴水多虚。阳水在上,故多喘,阴 水在下,故多满。所以治阳水用散用攻,治阴水用温用补。然阴中必有阳,此方治阴水 在阳而上者也,肾气丸治阴水之在阴而下者也。于此推之,阳中亦必有阴,故有小青龙 汤、五苓散之治法也。今举世不分阴阳虚实,皆以金匮肾气汤治之,服之不效,终不改辙, 每至吐血而死,良可叹也。 \x疏凿饮子\x 治遍身水肿,喘呼口渴,大小便秘。 羌活 秦艽 槟榔 大腹皮 商陆 茯苓皮 椒目 木通 泽泻 赤小豆(等分) 加姜皮,水煎服。 【注】经曰∶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若水饮阻于内,风寒束于外,则三焦之 气化不行,上焦之如雾,中焦之如沤,同为下焦之如渎也。以致水气外泛,皮肤作肿,内 停腹里作胀,上攻喘咳呕逆,下蓄小便不利,种种诸证,而治法总不外乎表里也。小青龙 汤、真武汤、越婢汤、五苓散、疏凿饮子五方,皆治有水气兼表里证之药也。小青龙汤 治表里寒实,中有水气。真武汤治里有虚寒,中兼水气。二证俱内不作胀,外不作肿,故 一以麻、桂辈散寒以行水;一以姜、附辈温寒以制水也。越婢汤治表里实热,中有水气, 五苓散治表里虚热,中有水气。故一以麻黄、石膏,散肤之水,清肌之热,以消肿也;一 以桂、苓、术、泽,解肌表热,利所停水,以止吐也。疏凿饮子治表里俱实,不偏寒热而 水湿过盛,遍身水肿喘胀便秘者。故以商陆为君,专行诸水。佐羌活、秦艽、腹皮、苓 皮、姜皮,行在表之水,从皮肤而散;佐槟榔、赤豆、椒目、泽泻、木通,行在里之水, 从二便而出。上下、内外,分消其势,亦犹神禹疏凿江河之意也。至于越婢汤加半夏者, 因喘气上逆,用之降逆也,加附子者,因汗出恶风,散表固阳也。小青龙汤加石膏者,因 喘而烦躁,用之兼清胃热也。五苓散以术、桂易滑石、阿胶,名猪苓汤,专清阴兼治水也。 真武汤,去生姜加人参,名附子汤,专温阳不治水也。由此可知仲景用方,于群温剂中, 加以大寒之品;大寒剂中,加以辛热之品。去桂枝加滑石,则不走外;去生姜加人参,则 不治水。其转换变化,神妙如此,拘拘之士,不足语也。 \x葶苈大枣泻肺汤\x 治肺痈喘不得卧及水饮攻肺喘急者。 葶苈(苦,一两) 大枣(十枚) 以水五盅,先煮枣三盅,去枣内葶苈,煮取一盅半,顿服,弱者减服。戒盐酱。 \x苏葶定喘丸\x 治饮停上焦,攻肺喘满不得卧,面身水肿,小便不利者。 苦葶苈子(研泥) 南苏子(研泥) 各等分,合均,用枣肉为小丸,阴干,瓷罐盛之,恐渗去油性,减去药力。每服三钱, 于夜三更时白汤下,以利四五次为度,利多则减服之,利少则加服之。次日身软,则隔 一日、或隔二日服之。形气弱者,先减半服之,俟可渐加。戒盐酱,服之即奏奇功,如 不严戒一切咸物,即对证用药,万元一生。 \x舟车神 丸\x(又名净府丸) 治水肿水胀,形气俱实。 黑牵牛(炒,四两) 大黄(酒浸,二两) 甘遂(面裹煨,一两) 大戟(面裹煨,一两) 芫花 (醋炒,一两) 青皮(炒,一两) 橘红(一两) 木香(五钱) 槟榔(五钱) 轻粉(一钱) 上为末,水丸,每服五分,五更白滚水下,大便利三次为度。若一二次不通利,次 日仍服。或六分七分,渐加至一钱,若服后大便利四五次,或形气不支,则减其服,三 分二分俱可,或隔一、二、三日服一次,以愈为度。甚者忌盐酱百日。 【注】草苈大枣汤、苏葶定喘丸、舟车神 丸,三方皆治肿胀之剂。然葶苈大枣汤,治 水停胸中,肺满喘急不得卧,皮肤浮肿,中满不急者,故独用葶苈之苦,先泻肺中之水 气,佐大枣恐苦甚伤胃也。苏葶定喘丸,即前方加苏子以降气,气降则水降,气降则输 水之上源,水降则开水之下流也。舟车神 丸,治水停诸里,上攻喘咳难卧,下蓄小便 不利,外薄作肿,中停胀急者,故备举甘遂、大戟,芫花、牵牛、大黄,直攻水之巢穴,使 从大、小二便而出,佐青皮、陈皮、木香以行气,使气行则水行,肿胀两消,其尤峻厉 之处,又在少加轻粉,使诸攻水行气之药,迅烈莫当,无微不入,无穷不达。用之若当,功 效神奇,百发百中。然非形实或邪盛者,不可轻试,苟徒利其有劫病之能,消而旋肿,用者慎之! \x实脾饮\x 治身重懒食,肢体浮肿,口中不渴,二便不实。 白术(土炒) 茯苓 甘草(炙) 浓朴(姜炒) 大腹子 草果仁 木香 木瓜 附子 干姜 加姜枣煎服。气虚者加人参。 【注】脾胃虚,则土不能制水,水妄行肌表,故身重浮肿。用白术、甘草、生姜、大 枣,以实脾胃之虚也。脾胃寒,则中寒不能化水,水停肠胃,故懒食不渴,二便不实。用 姜、附、草果,以温脾胃之寒。更佐大腹、茯苓、浓朴、木香、木瓜者,以导水利气。盖 气者水之母也,土得水之防也,气行则水行,土实则水治,故名曰实脾也。然此方导水利 气之力有余,阴水寒胜而气不虚者,固所宜也,若气少声微,则必以理中汤加附子,数 倍茯苓以君之,温补元气以行水,为万当也。 【按】苓桂术甘汤、实脾饮、肾气丸,皆治阳虚水气之证。苓桂术甘汤,治上焦阳虚 不能输布,水留于上,心下逆满,气上冲胸故用苓、桂、术、甘之品,扶阳通气输水道 也。实脾饮,治中焦阳虚不能蒸化,水渍于中,外泛作肿,二便通利,故用姜、附、苓、 术之剂,培土温中,胜寒湿也。肾气丸,治下焦阳虚,不能行水,小便不利,肢体浮肿。 喘急腹胀,故用桂、附、地、苓之辈,温而补之,以行水也。 \x清脾饮\x 治痰积成疟,无表里证者。 青皮 浓朴 草果 半夏 柴胡 白术 甘草 茯苓 黄芩 水煎服。 【注】疟为少阳病兼太阳表者,麻桂各半汤汗之;兼阳明里者,大柴胡汤下之;若不 兼表里,或已汗、下而仍作者,当从少阳和解法也。是方以小柴胡、四君二汤合剂,清 少阳而顾及于脾,故名曰清脾也。减人参者,以气不虚也,加草果、浓朴气味俱浓之品,取 以输胃之积。加青皮、佐茯苓、半夏,用以破痰之原。先哲云∶无痰不成疟,无积不成 疟,此汤是也。若夫气虚者仍加人参,气实者更加槟榔,热多者加石膏,汗多者加桂枝, 自当临病斟酌也。 \x芍药汤\x 治滞下赤白,便脓血,后重窘痛。 芍药(二两) 当归(五钱) 黄连(五钱) 黄芩(五 钱) 槟榔(三钱) 木香(三钱) 甘草(三钱) 每服半两,水煎服。痢不减,加大黄。 【注】滞下起于夏秋,非外因湿暑,即内因生冷,湿蒸热郁酿成。初起腑病,久则传 脏,腑病易治,脏病难治。腑者何?病在大肠则从金化,故其色白;病在小肠则从火化, 故其色赤。所以赤痢多噤口,以小肠近胃,秽气易于上攻,而为呕逆不食也。脏者何?传 心则热不休,下利血水;传肾则利不止,如屋漏水;传脾则水浆不入,吵逆不食。此汤 治初病在腑之方也,用当归、白芍以调血,木得、槟榔以调气,血和则脓血可除,气调则 后重自止,芩、连燥湿而清热,甘草调中而和药。若窘迫痛甚,或服后痢不减者加大黄,通因通用也。 \x温脾汤\x 主治锢冷在肠胃间,泄泻腹痛,宜先取去,然后调治,不可谓虚以养病也。 浓朴(二两) 干姜(二两) 甘草(二两) 桂心(二两) 附子(二两) 大黄(四钱) 上㕮咀,取一两,水二盅,煎六分,顿服。

【集注】喻昌曰∶许叔微制此方,深合仲景以温药下之之法,其大黄止用四钱,更为 有见。夫锢冷在肠胃而泄泻矣,即温药中宁敢用大黄之猛重困之乎?减五之一,乃知许 叔微之得于仲景深也。仲景云∶病患旧微溏者,栀子汤不可与服。又云∶太阴病,脉弱 便利,设当行大黄、芍药者,宜减之,以其人胃气弱易动故也,即是观之,肠胃锢冷之 泄泻,而可恣用大黄耶?不用则温药恐不能制,而洞下之势或至转增。裁酌用之,真足法矣。

\x大黄附子汤\x 主治胁下偏痛发热,其脉紧弦,此寒也,以温药下之。 大黄(二两) 附子(炮,二枚) 细辛(二两)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分温三服。若强人取二升半,分三服,服后如人行 四、五里,再进。

【集注】喻昌曰∶仲景治伤寒热邪痞聚心下,而挟阳虚阴盛之证,用附子泻心汤之法 矣。其杂证胁下偏痛发热为阳,其脉弦紧为阴;是则知阳中阴邪上逆也,复立此温药下 之一法。然仲景谆谆传心,后世领略者鲜。《金匮》又别出一条云∶其脉数而紧,乃弦状 如弓弦,按之不移,数脉弦者,当下其寒;脉紧而迟者,必心下坚;脉大而紧者,阳中有 阴,可下之。读者罔识其旨,讵知皆以温药下之之法耶!其曰当下其寒,谓阳中有阴实 之邪可下,其金针不跃跃乎? 张璐曰∶三承气汤,为寒下之柔剂;白散、备急丸,为热下之刚剂;附子泻心汤、大 黄附子汤,为寒热互结,刚柔并济之和剂。近世但知寒下一途,绝不知有温下一法。盖暴 感之热结可以寒下,久积之寒结亦可寒下乎?是以备急等法所由设也。然此仅可治寒实之 结,设其人禀质素虚,虽有实邪固结,敢用刚猛峻剂攻击之乎?故仲景又立附子泻心汤, 用芩、连佐大黄以法膈上之热痞,即兼附子之温以散之;大黄附子汤用细辛佐附子,以 攻胁下寒结,即兼大黄之寒以导之。寒热合用,温攻并施,此圣法昭然,不可思议者也。 \x越鞠汤丸\x 治一切湿痰食火,气血诸郁。 香附 苍术 抚芎 神曲 山栀仁 水煎服,或作丸。 【注】夫人以气为本,气和则上下不失其度,营运不停其机,病从何生?若饮食不节, 寒温不适,喜怒无常,忧思元度,使冲和之气升降失常,以致胃郁不思饮食,脾郁不消 水谷,气郁胸腹胀满,血郁胸膈刺痛,湿郁痰饮,火郁为热,及呕吐恶心,吞酸吐酸,嘈 杂嗳气,百病丛生。故用香附以开气郁,苍术以除湿郁,抚芎以行血郁,山栀以清火郁, 神曲以消食郁。此朱震亨因五郁之法,而变 通者也。五药相须,共收五郁之效。然当问何郁病甚,盒饭以何药为主?至若气虚加人 参,气痛加木香,郁甚加郁金,懒食加谷 ,胀加浓朴,痞加枳实,呕痰加姜、夏,火盛 加萸、连,则又存乎临证者之详审也。 \x四磨饮\x 治七情感伤,上气喘急,胸膈不快,妨闷不食。 人参 槟榔 沉香 天台乌药 上四味,各浓磨水取七分,煎三五沸,放温,空心服。 【集注】王又原曰∶经云∶圣人啬气如持至宝,庸人役物而反伤太和,此七情随所感 皆能为病。然壮者气行而愈,弱者气着为病。愚者不察,一遇上气喘急,满闷不食,谓是 实者宜泻,辄投破耗等药,得药非不暂快,初投之而应,投之久而不应矣。夫呼出为阳,吸 入为阴,肺阳清肃,则气下行;肾阴宁谧,则气归摄,不复散而上逆矣。若正气既衰,即 欲削坚破滞,则邪气难伏,法当用人参先补正气,沉香纳之于肾,而后以槟榔、乌药从 而导之,所谓实必顾虚,泻必先补也。四品气味俱浓,磨则取其气味俱足,煎则取其气 味纯和,气味齐到,效如桴鼓矣。 \x备急丸\x 治寒气冷食稽留胃中,心腹满痛,大便不通者。 大黄(二两) 干姜(二两) 巴豆(去皮,研如脂,一两) 先捣大黄、干姜为末,内巴豆合捣千杵,和蜜丸,如豆大,藏密器中,勿泄气,候用。 每服三四丸,暖水或酒下。 《金匮》主中恶心腹胀满,卒痛如锥刺,气急口噤如卒死者,捧头起,灌令下咽,须 臾当差,不差更与三丸,当腹中鸣,即吐利便差。若口噤者,须化开,从鼻孔用苇管吹入,自下于咽。 【集注】柯琴曰∶大便不通,当分阳结阴结。阳结有承气、更衣之剂,阴结又制备急、 白散之方。《金匮》用此治中恶,当知寒邪卒中者宜之。若用于温暑热邪,速其死矣。是 方允为阴结者立,干姜散中焦寒邪,巴豆逐肠胃冷积,大黄通地道,又能解巴豆毒,是 有制之师也。然白散治寒结在胸,故用桔梗佐巴豆,用吐下两解法。此则治寒结肠胃,故 用大黄佐姜、巴,以直攻其寒。世徒知有温补之法,而不知有温下之法,所以但讲寒虚,不议及寒实也。 【按】世人之情,惟知畏贫,不知畏祸,因其贫遗其祸。病患之情亦多如是,惟知畏 虚,不知畏病,因其虚忘其病。殊不知虚犹贫也,病犹祸也。虚而有病,犹夫贫者有祸 也,去其祸而但贫,犹可安也。实而有病,犹夫富者有祸也,不去其祸,而其富未可保也。 最可笑者,近世之医临诊病家,外饬小心,中存不决。且诿言虚不可攻,纵使病去,正气 难复。病患畏惧,自然乐从,受病浅者幸而自愈,设不愈者,另延医至。讵病者先意难 入,攻病之药尚未入口,众议咻咻,致明通之士,拂袖而去,坐而待毙,终不悟为庸工 之所误也。医者久擅其术,初心原为自全,恬不知耻,久之亦竞以为养病为能,攻病为拙, 而举世之病者,皆昧昧于治病也。尝考孙思邈以仲景麻黄、桂、杏、甘草之还魂汤,治 卒中昏冒,口噤握固;李杲以仲景巴豆、大黄、干姜之备急丸,治卒中暴死,腹痛满闭, 下咽立效。岂二人不知虚实耶?盖上工之医,未诊病时,并不先存意见,亦不生心自全,有 是病但用是药耳。柯琴曰∶备急丸治寒结肠胃,白散治寒结在胸。于此又可知还魂汤治 寒结在胸之表,以散无形之邪气也;白散治寒结在胸之里,以攻有形之痰饮也;备急丸 治寒结在肠胃,以攻不化之糟粕也。 \x磁朱丸\x 治神水宽大渐散,昏如雾露中行,渐睹空中有黑花,睹物成二体,及内障, 神水淡绿色、淡白色。又治耳鸣及聋。 磁石(二两) 辰砂(一两) 神曲(生,三两) 更以一两水和作饼,煮浮,入前药,炼蜜为丸。每服十丸,加至三十丸,空心米汤下。 【集注】王又原曰∶五脏六腑之精,皆上注于目,则目之能视者气也,目之所以能视 者精也。肾为藏精,故神水发于肾。心为离照,故神光发于心。光发阳而外映,有阴精 以为守,则不散而常明。水发阴而凝静,有阳气以为布,则洞悉而不穷。惟心肾有亏,致 神水干涸,神光短少,昏 内障诸证所由作也。磁石直入肾经,收散失之神,性能引铁, 吸肺金之气归藏肾水。朱砂体阳而性阴,能纳浮游之火而安神明。水能鉴,火能烛,水 火相济,而光华不四射欤!然目受脏腑之精,精神于谷,神曲能消化五谷,则精易成矣。盖 神水散大,缓则不收,赖镇坠之品,疾收而吸引之,故为救急之剂也。其治耳鸣、耳聋 等证,亦以镇坠之功能治虚阳之奔耳。 柯琴曰∶此丸治癫痈之圣剂。盖狂痴是心、肾、脾三脏之病,心藏神,脾藏意与智, 肾藏精与志。心者神明之主也,主不明则十二官危,使道闭塞而不通,形乃大伤,即此 谓也。然主何以不明也?心法离而属火,真水藏其中,若天一之真水不足,地二之虚火 妄行,所谓天气者蔽塞,地气者冒明,日月明,邪害空窍,故目多妄见而作此奇疾也。 作金石之重剂以镇之,狂必不止。朱砂禀南方之赤色,入通于心,能降无根之火而安神 明。磁石禀北方之黑色,入通于肾,吸肺金之气以生精,坠炎上之火以定志。二石体重 而主降,性寒而凉阴,志同道合,奏功可立俟矣。神曲推陈至新,上交心神,下达肾志、 以生意智。且食入于阴,长气于阳,夺其食则已,此《内经》治狂法也。食消则意智明 而精神治,是用神曲之旨乎?炼蜜和丸,又甘以缓之矣。 \x石斛夜光丸\x 治神水宽大渐散,昏如雾露,空中有黑花,及睹物成二,神水淡绿、淡白色者。 天门冬(二两) 菟丝子(七钱) 人参(二两) 茯苓(二两) 甘菊花(七钱) 干山药(七钱) 麦冬(一两) 熟地(一两) 肉苁蓉(五钱) 青葙子(五钱) 生地(一 两) 枸杞(七钱) 羚羊角(镑,五钱) 草决明(八钱) 石斛(七钱) 杏仁(七钱) 蒺藜(五钱) 川芎(五钱) 甘草(炙,五钱) 黄连(五钱) 防风(五钱) 枳壳(五钱) 乌犀(镑,五钱) 牛膝(七钱五分) 上为细末,炼蜜丸,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温酒盐汤下。 【集注】罗谦甫曰∶此方为阳衰阴弱,不能升精于目而设,故目科与《千金》磁朱丸 并重,治证亦同。然磁朱为镇坠药,此为羡补药。《针经》曰∶五脏六腑精气,皆上于目 而为之精。故夫目之精明者,阴阳合传而为精明者也。若肾肝虚,则阴弱不能敛精以升 养神水于内。脾肺虚,则阳衰不能摄阴而浮散神光于外。以致神水宽大,睹物成二。此 其治法,其营在肝,其主在肾,其合在脾,能合肾脾之阴而使肝达之,则必能归精于两眸, 而继明如昼夜矣。是方先补肾肝,以二冬、二地、菟丝、枸杞、五味、牛膝、苁蓉群队滋 阴之品,以之强阴填精,敛气安神养血,此壮水之主,亦所以生水也。复以人参、炙草、 茯苓、山药培补中宫,使调合阴阳也。佐之以蒺藜、甘菊、川芎、枳壳、防风行肝达气, 青葙、决明子解结散滞,黄连、乌犀、羚角清火泻热。然必取石斛之妙合脾肾者清而行 之,要使升精归明之用,脏腑合德专精致一耳。其以为丸者,补上治下,利以缓,利以 久,不利以速也。 \x洗刀散\x 治风热上攻,火眼赤痛,骤生云翳,外障遮睛。 防风(一钱) 石膏(一钱) 滑石(一钱) 归尾(一钱) 赤芍(八分) 羌活(八分) 荆芥(五分) 黄芩(五分) 连翘(五分) 川芎(五分) 桔梗(五分) 麻黄(五分) 白术(五分) 大黄(五分) 芒硝(五分) 独活(五分) 元参(五分) 木贼(五分) 菊花(五分) 白蒺藜(五分) 蝉蜕(五分) 草决明(五分) 薄荷(四分) 栀子(四分) 蔓荆子(四分) 细辛(三分) 甘草(三分) 加清茶叶五分,水煎服。 【注】目之病内障者,昏暗不明而不肿痛,得之于内,七情动中,劳伤心肾也。外障者, 赤肿而痛,睛不昏暗,得之于六淫所袭,热蕴经络也。故内障多虚,外障多实。子和曰∶ 眼无火不病,非止内障,正指外障而立言也。外障赤肿而痛者,或散外邪,或泻内热,或 并解之,可立愈也。其有风火上攻,留而不散,凝结云翳,掩其光明者,又非或散、或 下所能即愈也。洗刀散方既可以攻风热,又可以去云翳,是一方而兼擅其长也。方中用 防风通圣散全剂,是主以去风热也。倍归尾、赤芍,是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也。加羌、 独活,蔓荆子,倍防风,是祛风而专在太阳表也。太阳之里少阴也,故又加细辛直走少 阴,加元参下安肾火,是治表而顾及其里也。其加木贼、蝉蜕、草决明、白蒺藜、菊花者, 是佐诸祛风清热之群药,以消风热骤壅之云翳也。 \x失笑散\x 治产后心腹绞痛欲死,或血迷心窍,不省人事。 五灵脂 蒲黄(等分) 每服三钱,酒煎服。 \x独圣散\x 南山楂肉(炒,一两) 水煎,用童便沙糖和服。 【集注】吴于宣曰∶经云∶心主血,脾统血,肝藏血。故产后瘀血停滞,三经皆受其 病,以致心腹瘀痛,恶寒发热,神迷眩运,胞膈满闷。凡兹者,由寒凝不消散,气滞不流 行,恶露停留,小腹结痛,迷闷欲绝,非纯用甘温破血行血之剂,不能攻逐荡平也。是 方用灵脂之甘温走肝,生用则行血;蒲黄辛平入肝,生用则破血。佐酒煎以行其力,庶 可直抉厥阴之滞,而有推陈致新之功。甘不伤脾,辛能散瘀,不觉诸证悉除,直可以一 笑而置之矣。至独圣散用山楂一味浓煎,与沙糖童便同服者何也?山楂不惟消食健脾,功 能破瘀止儿枕痛;更益以沙糖之甘,逐恶而不伤脾,童便之咸,人胞而不凉下。相得相 须,功力甚伟,名之曰独圣,诚不虚也。 \x大黄 虫丸\x 治五劳七伤,内有干血,肌肤甲错,两目黯黑。 大黄(酒蒸,十两) 桃仁(去皮尖,炒,四两) 杏仁(去皮尖,炒,四两) 黄芩(炒,二两) 甘草(三两) 芍药(炒,四两) 地黄(十两) 干漆(炒,一两) 虻虫(去翅足,炒,一两五钱) 水蛭(炙黄,百枚) 蛴螬(炒,一两五钱) 虫(去头足,炒,一两) 上十二味为末,蜜丸如小豆大。酒服五丸,日三服。 【集注】李中梓曰∶劳伤之证,肌肤甲错,两目黯黑,此内有瘀血者也。瘀之日久,则 必发热,热涸其液,则血干于经隧之间,愈干愈热,愈热愈干,而新血皆损。人之充养 百骸,光华润泽者,止藉此血,血伤则无以沃其肤,故甲错也。目得血而能视,血枯则 无以荣,其目故黯黑也。仲景洞见此证,补之不可,凉之无益,而立此方。经曰∶血主 濡之,故以地黄为君。坚者削之,故以大黄为臣。统血者脾也,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 又酸苦涌泄为阴,故以甘、芍、桃仁为佐。咸走血,苦胜血,故以干漆之苦,四虫之咸为 使。夫浊阴不降,则清阳不升,瘀血不去,则新血不生。今人遇一劳证,便用滋阴之药,服 而不效,坐以待毙,术岂止此耶! \x仙方活命饮\x(附∶薛己治疡通方) 治一切疮疡,未成脓者内消,已成脓者即溃,又止痛、 消毒之圣药也。 穿山甲 白芷 防风 皂角制 乳香 没药 当归尾 赤芍 花粉 贝母 陈皮 金银花 甘草 上十三味。用酒一碗。煎数沸服。 【集注】罗谦甫曰∶此疡门开手攻毒之第一方也。经云∶营气不从,逆于肉理。故痈 疽之发,未有不从营气之郁滞,因而血结痰滞蕴崇热毒为患。治之之法,妙在通经之结, 行血之滞,佐之以豁痰理气解毒。是方穿山甲以攻坚,皂刺以达毒所,白芷、防风、陈 皮通经理气而疏其滞,乳香定痛和血,没药破血散结,赤芍、归尾以驱血热而行之,以 破其结。佐以贝母、金银花、甘草,一以豁痰解郁,一以散毒和血,其为溃坚止痛宜矣。 然是方为营卫尚强,中气不亏者设。若脾胃素弱,营卫不调,则有托里消毒散之法,必 须斟酌而用。此薛己所论千古不易之治也。因附治疡用方之法于后,使学人服膺云。 薛己曰∶治疡之法,若肿高 痛者,先用仙方活命饮解之,后用托里败毒散。漫肿 微痛者,用托里散,如不应,加姜、桂。若脓出而反痛,气血虚也,八珍散。不作脓不 腐溃,阳气虚也,四君加归、 、肉桂。不生肌、不收敛,脾气虚也,四君加芍药、木 香。恶寒僧寒,阳气虚也,十全大补加姜、桂。晡热内热,阴血虚也,四物加参、 。欲呕 作呕,胃气虚也,六君加炮姜。自汗、盗汗,五脏虚也,六味九料加五味子。食少体倦,脾 气虚也,补中益气加茯苓、半夏。喘促咳嗽,脾肺虚也,前汤加麦冬、五味。欲呕少食,脾 胃虚也,人参理中汤。腹痛泄泻,脾胃虚寒也,附子理中汤,热渴淋秘,肾虚阴火也,加 减八味丸。大凡怯弱之人,不必分其肿溃,惟当先补胃气。盖疮疡之作,缘阴阳亏损,其 脓既泄,气血愈虚,岂有不宜补者哉!或疑参、 满中,间有用者,又加发散败毒,所 补不偿所损。又或以有疾不服补剂,因而致误者多矣。可胜惜哉! \x托里消毒散\x 人参 黄 白术 茯苓 当归 川芎 白芍 金银花 白芷 甘草 连翘 水煎服。 【注】参、 、术、苓、草以益气分,归、芎、芍以滋血分,银花、白芷、连翘以解毒。

卷六[编辑]

删补名医方论(六)

\x桂枝汤\x 治风寒在表,脉浮弱,自汗出,头痛发热,恶风恶寒,鼻鸣干呕等证,及杂 证自汗、盗汗、虚损、虚疟亦可用。若脉浮紧,汗不出者,酒客病风寒而汗出者,禁用。 桂枝(三两) 芍药(三两) 生姜(三两) 甘草(炙,二两) 大枣(十二枚)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服一升,覆令微汗,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除。若 服一升,汗出病痊,不必尽剂。服已,更啜稀粥一盏,以助药力。 【注】凡风寒在表,脉浮弱自汗出者,皆属表虚,宜桂枝汤主之。名曰桂枝汤者,君 以桂枝也。桂枝辛温,辛能散邪,温从阳而扶卫。芍药酸寒,酸能敛汗,寒走阴而益营。 桂枝君芍药,是于发散中寓敛汗之意;芍药臣桂枝,是于固表中有微汗之道焉。生姜之 辛,佐桂枝以解肌表;大枣之甘,佐芍药以和营里。甘草甘平,有安内攘外之能,用以 调和中气,即以调和表里,且以调和诸药矣。以桂、芍之相须,姜、枣之相得,借甘草之 调和阳表阴里,气卫血营,并行而不悖,是刚柔相济以为和也,而精义在服后须臾啜热 稀粥以助药力,盖谷气内充,不但易为酿汗,更使已人之邪不能少留,将来之邪不得复入 也。又妙在温服令一时许, 微似有汗,是授人以微汗之法。不可令如水流漓,病必不 除,禁人以不可过汗之意也。此方为仲景群方之冠,乃解肌、发汗、调和营卫之第一方 也。凡中风、伤寒,脉浮弱汗自出而表不解者,皆得而主之。其他但见一、二证即是,不 必悉具。故麻、葛、青龙发汗诸剂,咸用之也。若汗不出麻黄证也,脉浮紧者麻黄脉也, 固不可与桂枝汤,然初起无汗,当用麻黄发汗,如汗解后复烦,脉浮数者,与下后脉仍 浮、气上冲者,及下后下利止而身痛不休者,皆用此以解外。何也?盖此时表虽不解,腠 理已疏,邪不在皮毛而在肌肉,且经汗下,津液已伤,故脉证虽同麻黄,而主治当属桂枝 矣。粗工妄谓桂枝汤专治中风,不治伤寒,使人疑而不用;又谓专发肌表不治他病。不知 此汤倍芍药、生姜加人参,名桂枝新加汤,用以治营表虚寒,肢体疼痛;倍芍药加饴糖,名 小建中汤,用以治里虚心悸,腹中急痛;再加黄 ,名黄 建中汤,用以治虚损虚热,自 汗盗汗。因知仲景之方,可通治百病也。 \x麻黄汤\x 治太阳风寒在表,头项强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痛,恶风寒无汗,胸 满面喘,其脉浮紧或浮数者,用此发汗,虽有是证,若脉浮而弱,汗自出,或尺中脉微 与迟者,俱不可用。风、寒、湿成痹,肺经壅塞,昏乱不语,冷风哮吼最宜。 麻黄(去节,三两) 桂枝(二两) 甘草(炙,一两) 杏仁(去皮尖,六十枚) 上四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半,去滓,温服 八合。温覆取微汗,不须啜粥。一服汗出,停后服。汗出多者,温粉扑之。 【注】凡风寒在表,脉浮紧数无汗者,皆表实也,宜麻黄汤主之。名曰麻黄汤者,君 以麻黄也。麻黄性温,味辛而苦,其用在迅升,桂枝性温,味辛而甘,其能在固表。证 属有余,故主以麻黄必胜之算也。监以桂枝制节之妙也。杏仁之苦温佐麻黄逐邪而降逆; 甘草之甘平,佐桂枝和内而拒外。饮入于胃,行气于元府,输精于皮毛,斯毛脉合精,溱 溱汗出,在表之邪必尽去而不留,痛止喘平,寒热顿解。不须啜粥而藉汗于谷也。其不用 姜、枣者,以生姜之性横散于肌,碍麻黄之迅升,大枣之性泥滞于膈,碍杏仁之速降,此 欲急于直达,稍缓则不迅,横散则不升矣。然则为纯阳之剂,过于发散,如单刀直入之将, 用之若当,一战成功,不当则不戢而召祸。故可一而不可再,如汗后不解,盒饭以桂枝代 之。此方为仲景开表逐邪发汗第一峻药也。庸工不知其制在温覆取汗,若不温覆取汗,则 不峻也。世谓麻黄专能发表,不治他病。不知此汤合桂枝汤,名麻桂各半汤,用以和太 阳留连未尽之寒热。去杏仁加石膏合桂枝汤,名桂枝二越婢一汤,用以解太阳热多寒少之 寒热。若阳盛于内而无汗者,又有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以散太阴肺之邪。若阴盛于内 而无汗者,又有麻黄附子细辛甘草汤,以温散少阴肾家之寒。《金匮要略》以此方去桂枝, 《千金方》以此方桂枝易桂,皆名还魂汤,用以治邪在太阴,卒中暴厥,口噤气绝,下咽 奏效,而皆不温覆取汗。是知麻黄汤之峻与不峻,而温覆与不温覆。此仲景用方之心法, 岂常人所能得而窥耶! \x大青龙汤\x 治太阳风寒两伤,营卫同病。伤寒之脉而见中风之证,中风之脉而见伤寒 之证,二证俱不出汗而烦躁者,用此两解发汗。虽有是证,若脉微弱,自汗出者,不可 服之,服必亡阳。 麻黄(去节,六两) 桂枝(二两) 杏仁(去皮尖,四十个) 甘草(炙,二两) 生姜(切, 三两) 大枣(擘,十二枚) 石膏(碎,绵囊,如鸡子大) 上七味,以水九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 升,取微汗。汗出多者,温粉扑之。一服汗者,停后服。汗多亡阳,遂虚,恶风烦躁不 得眠也。 【注】何以知风寒两伤、营卫同病、以伤寒之脉而见中风之证,中风之脉而见伤寒之 证也。名大青龙汤者,取龙兴云雨之义也。治风不外乎桂枝,治寒不外乎麻黄,合桂枝麻 黄二汤以成剂,故为兼风寒中伤者主之也。二证俱无汗,故减芍药、不欲其收也。二证俱 烦躁,故加石膏以解其热也。设无烦躁,则又当从事于麻黄桂枝各半汤也。仲景于表剂 中加大寒辛甘之品,则知麻黄证之发热,热全在表;大青龙证之烦躁,兼肌里矣。初病 太阳即用石膏者,以其辛能解肌热,寒能清胃火,甘能生津液,是预保阳存津液之先着 也。粗工疑而畏之,当用不用,必致热结阳明,斑黄狂冒,纷然变出矣。观此则可知石 膏乃中风伤寒之要药,得麻、桂而有青龙之名,得知草而有白虎之号也。服后取微汗,汗 出多者,温粉扑之。一服得汗,停其后服,盖戒人即当汗之证,亦不可过汗也。所以仲景 桂枝汤中不用麻黄者,是欲其不大发汗也;麻黄汤中用桂枝者,恐其过汗无制也。若不慎 守其法,汗多亡阳,变生诸逆,表遂空虚而不任风,阴盛格阳而更烦躁不得眠也。 \x小青龙汤\x 治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 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及杂病肤胀、水肿证,用此发汗而利水。 麻黄(去节,三两) 芍药(三两) 五味子(半升) 甘草(炙,三两) 干姜(二两) 半夏(洗, 半升) 桂枝(三两) 细辛(三两) 上八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若渴者,去半夏加括姜根三两,若噎者,去麻黄加附子(炮)一枚。若小便不利少腹 满者,去麻黄加茯苓四两。若喘者,去麻黄加杏仁(去皮尖)半升。若微利者,去麻黄 加荛花如鸡子(熬令赤色)。 【按】“加荛花如鸡子,熬令赤色”,此必 传写之讹。盖《本草》芜花即芫花类也,用之攻水,其力甚峻,五分可令人卞行数十次, 岂有治停饮之微利,而用鸡子大之荛花者乎?当改加茯苓四两。 【注】太阳停饮有二∶一中风,表虚有汗,五苓散证也;一伤寒,表实无汗,小青龙汤 证也。表实无汗,故合麻桂二方以解外。去大枣者,以其性泥也。去杏仁者,以其无喘 也,有喘者加之。去生姜者,以有干姜也,若呕者仍用。佐干姜、细辛,极温极散,使寒 与水俱从汗而解。佐半夏逐痰饮,以清不尽之饮。佐五味收肺气,以敛耗伤之气,若渴 者,去半夏加花粉,避燥以生津也。若微利与噎,小便不利,少腹满,俱去麻黄,远表 以就里也。加附子以去噎散寒,则噎可止。加茯苓以利水,则微利少腹满可除矣。此方与 越婢汤同治水饮溢于表,而为肤胀、水肿,宜发汗外解者,元不随手而消。越婢治有热者, 故方中君以石膏以散阳水也。小青龙治有寒者,故方中佐以姜、桂以消阴水也。 \x葛根汤\x治太阳、阳明两经合病,头项强痛,背亦牵强,脉浮元汗恶风者,及表不 解,下利而呕者,并宜服此发汗。 葛根(四两) 麻黄(去节,三两) 桂枝(二两) 芍药(二两) 甘草(炙,二两) 生姜(切,二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去沫,内诸药,煮取三升,温服一升。 覆取微似汗,不须啜粥。余如桂枝法将息及禁忌。 【注】是方也,即桂枝汤加麻黄、葛根。麻黄佐桂枝发太阳营卫之汗,葛根君桂枝解 阳明肌表之邪。不曰桂枝汤加麻黄、葛根,而以葛根命名者,其意重在阳明,以呕利属阳 明多也。二阳表急,非温服覆而取汗,其表未易解也。或呕或利,里已失和,虽啜粥而 胃亦不能输精于皮毛,故不须啜粥也。柯琴曰∶此证身不疼、腰不疼、骨节不疼、不恶 寒,是骨不受寒矣。头项强痛,下连于背,牵动不宁,是筋伤于风矣。不喘不烦躁,不干 呕,是里不病,元汗恶风,病只在表。若表病而兼下利,则是表实里虚矣。比麻黄、青 龙二证较轻,然项强连背拘强,更甚于项强无汗,不失为表。但脉浮不紧,故不从乎麻 黄,而于桂枝方加麻黄倍葛根以去实,小变麻桂之法也。盖葛根为阳明主药,凡太阳有 阳明者,则佐入太阳药中;凡少阳有阳明者,则佐入少阳药中,无不可也。李杲定为阳明 经药。张洁古云∶未入阳明者、不可便服。岂二人未读仲景书乎?要知葛根、桂枝,俱是 解肌和里之药,故有汗、无汗,下利、不下利,俱可用,与麻黄之专于发表者不同也。 《金匮》治太阳病无汗,小便反少,气上冲胸,口噤不得语,欲作刚痉。 【集注】喻昌曰∶伤寒项背KT KT ,无汗恶风者,用葛根汤。此证亦用之者,以其邪在 太阳、阳明两经之界。两经之热并于胸中,必伤肺金清肃之气,故水道不行,小便少,津 液不布而无汗。阳明之筋内结胃口,外行胸中,过人迎环口,热并阳明,斯筋脉牵引,口 噤不得语。然刚痉无汗,必从汗解,况湿邪内郁,必以汗出如故而止。故用此汤合解两 经之湿热,与风寒之表,法无害其同也。 \x桂枝麻黄各半汤\x 太阳病,得之八九日,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人不呕,清 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发,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 发汗更下更吐也。面色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 黄各半汤。 桂枝(一两六铢) 芍药(一两) 麻黄(去节,一两) 生姜(一两) 甘草(炙,一两) 大枣(擘,四枚) 杏仁(去皮尖,二十四个)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一升八合,去滓,温服 六。 【注】太阳病,得之八九日,有如疟状之寒热。热多寒少者,其人不呕,小便清白,此 里和不受邪,虽为欲自愈;然必审其如疟状寒热,一日二、三度,轻轻而发,诊其脉微 而且缓,则知邪衰正复,表里将和,始为欲愈也。若脉微不缓,正未复也,更恶寒者,邪 未衰也,虽不能自愈,但已为前之汗、吐、下虚其表里,故不可更发汗、更吐、更下也。脉 微恶寒,表里俱虚,面色当白,今色反赤,是犹有表邪怫郁,不能得小汗出宣发阳气,故 面赤身痒,未欲解也,宜桂枝麻黄各半汤,小小汗之以和营卫,自可愈也。 \x桂枝二麻黄一汤\x 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者,与桂枝汤如前法。若形如疟,日再 发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黄一汤。 桂枝(一两十六铢) 芍药(一两六铢) 麻黄(去节,十六铢) 甘草(一两二铢) 杏仁(去皮尖,十六个) 生姜(一两六铢) 大枣(擘,五枚) 上七味,以水五升,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服。 【注】服桂枝汤大汗出,脉洪大不解,若烦渴者,则表邪已入阳明,白虎汤证也。今 脉虽洪大而不烦渴,则为表邪无在太阳,故与桂枝汤如前法也。若脉不洪大,壮热亦减, 惟寒热如疟,日再发者,虽属轻邪,然终为微寒所持,非汗出必不解也,宜桂枝二麻黄 一汤,小发营卫之汗。不用麻黄桂枝各半汤者,盖因已大汗出,不欲其发营卫汗,欲其 和营卫汗也。 \x桂枝二越婢一汤\x 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更汗。宜 桂枝二越婢一汤。 桂枝(一两六铢) 芍药(一两) 甘草(炙,一两三铢) 石膏(二十四铢) 麻黄(十六铢) 大枣(擘,五枚) 生姜(切,一两六铢) 上七味,以水五升,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 日再服。本方当裁为越婢汤、桂枝汤,各饮一升,今合为一方,桂枝二越婢一汤。 【注】桂枝二越婢一汤,即大青龙以杏仁易芍药也,名虽越婢辅桂枝,实则大青龙之 变制也。去杏仁恶其从阳而辛散,用芍药以其走阴而酸收。以此易彼,裁而用之,则主 治不同也。以桂枝二主之,则不发汗,可知越婢一者,乃麻黄石膏二物,不过取其辛凉 之性,佐桂枝二,中和表而清热,则是寓微汗于不发之中,亦可识也。非若大青龙以石 膏佐麻黄而为发汗驱热之重剂也。桂枝二麻黄一汤,治若形如疟,日再发者,汗出必解, 而无热多寒少,故不用石膏之凉也。桂枝麻黄各半汤,治如疟状,热多寒少,而不用石 膏更倍麻黄者,以其面有怫郁热色,身有皮肤作痒,是知热不向里而向表,令得小汗以 顺其势,故亦不用石膏之凉里也。桂枝二越婢一汤,治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而用石膏 者,以其表邪寒少,肌里热多,故用石膏之凉,佐麻桂以和营卫,非发营卫也。今人一 见麻桂,不问轻重,亦不问温覆不温覆,取汗不取汗,总不敢用。皆因未究仲景之旨,麻 桂只是营卫之药。若重剂温覆取汗,则为发营卫之药;轻剂不温覆取汗,则为和营卫之 药也。 \x越婢汤\x 治风水恶风,一身悉肿,脉浮不渴,续自汗出,无大热者。又治里水,一 身面目黄肿,其脉沉小便不利,故令病水。假令小便自利,此亡津液,故令渴也。越婢加 术汤主之。 麻黄(六两) 石膏(半斤) 生姜(切,三两) 大枣(擘,十五枚) 甘草(一两) 恶风加附子(炮)一枚。 上五味,以水六升,煮麻黄,去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分三服。 【集注】喻昌曰∶越婢汤者,示微发表于不发之方也,大率取其通调营卫。麻黄、石 膏二物,一甘热,一甘寒,合而用之。脾偏于阴则和以甘热,胃偏于阳则和以甘寒。乃 至风热之阳,水寒之阴,凡不和于中土者,悉得用之何也?中土不和,则水谷不化其精悍 之气,以实营卫。营卫虚,则或寒、或热之气,皆得壅塞其隧道,而不通于表里。所以 在表之风水用之,而在里之水兼渴,而小便自利者,咸必用之,无非欲其不害中土耳。不 害中土,自足消患于方萌矣。 赵良曰∶五脏各一其阴阳,独脾胃居中而两属之。故土不独成四气,土亦从四维而 后成,不惟火生而已。于是四方有水寒之阴,即应于脾,风热之阳,即应于胃,饮食五味 之寒热,凡入于脾胃者亦然。一有相干,则脾气不和,胃气不清,而水谷不化其精微,以 行营卫,以实阴阳也。甘者,土之本味,所以脾气不和,和以甘热,胃气不清,清以甘 寒。麻黄之甘热,走手足大阴经,连于皮肤,行气于三阴,以祛阴寒之邪;石膏之甘寒,走 手足阳明经,达于肌肉,行气于三阳,以祛风热之邪。既用其味甘以入土,用其寒热以 和阴阳,用其性善走以发越脾气,更以甘草和中缓急,二药相协而成功。大枣之甘,补 脾中之血;生姜之辛,益胃中之气。恶风者阳虚,故加附子以益阳。风水者,则加术以散皮 肤间风水,气发谷精以宣营卫,与麻黄、石膏伪使,引其入土也。越婢之名,不亦宜乎! 【按】喻昌所论明析,赵良之说,能细剖其理,开悟后学,故两录之。 \x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x 治温热内发,表里俱热,头痛身疼,不恶寒反恶热,元汗而 喘,大烦大渴,脉阴阳俱浮者,用此发汗而清火。若脉浮弱沉紧,沉细恶寒,自汗出而 不渴者,禁用。 麻黄(去节,四两) 杏仁(去皮尖,五十枚) 甘草(炙,二两) 石膏(碎,绵裹,半斤) 上四味,以水七升,先煮麻黄,减二升,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二升,去滓,温服一升。 【集注】柯琴曰∶石膏为清火之重剂,青龙、白虎皆赖以建功,然用之不当,适足以 召祸。故青龙以元汗烦躁,得姜、桂以宣卫外之阳也;白虎以有汗烦渴,须粳米以存胃 中之液也。此但热无寒,故不用姜、桂,喘不在胃而在肺,故不须粳米。其意重在存阴, 不必虑其亡阳也,故于麻黄汤去桂枝之监制,取麻黄之专开,杏仁之降,甘草之和,倍石 膏之大寒,除内外之实热,斯溱溱汗出,而内外之烦热与喘悉除矣。 \x麻黄附子细辛汤\x 治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二三日无里证者。 麻黄(一两) 附子(炮,一枚) 细辛(二两) 热微者,以甘草易细辛微发汗。 上三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减二升,去沫,内药,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 三服。 【集注】柯琴曰∶少阴主里,应无表证;病发于阴,应有表寒。今少阴始受寒邪而反 发热,是有少阴之里,而兼有太阳之表也。太阳之表脉应不沉,今脉沉者,是有太阳之证, 而见少阴之脉也。故身虽热而脉则沉也。所以太阳病而脉反沉,便用四逆以急救其里;此 少阴病而表反热,便于表剂中加附子以预固其里。夫发热无汗,太阳之表不得不开,沉 为在里,少阴之枢又不得不固。设用麻黄开腠理,细辛散浮热,而无附子以固元阳,则 少阴之津液越出,太阳之微阳外亡,去生便远。惟附子与麻黄并用,则寒邪虽散,而阳 不亡;此里病及表,脉沉而当发汗者,与病在表脉浮而发汗者径庭也。若表微热,则受 寒亦轻,故以甘草易细辛而微发其汗,甘以缓之,与辛以散之者,又少间矣。 \x桂枝加附子汤\x 太阳病发汗,遂漏不止,其人恶风,小便难,四肢微急,难以屈伸者, 此方主之。 桂枝汤加附子一枚,(炮去皮,破八片。) 煎服法同,不须啜粥。 【集注】柯琴曰∶发汗太过,阳无所止息,而汗出不止矣。汗多亡阳,元府不闭,风乘 虚入,故复恶风;津液外泄,不能润下,故小便难。四肢者,诸阳之本;阳气者,柔则 养筋,开阖不得,风寒从之,故筋急而屈伸不利也。是方以附于加入桂枝汤中,大补表 阳也;表阳密,则漏汗自止,恶风自罢矣。汗止津回,则小便自利四肢自柔矣。汗漏不止, 与大汗出同,而从化变病则异。服桂枝、麻黄后,大汗出而大烦渴,是阳陷于里,急当救 阴,故用白虎加人参汤。服桂枝、麻黄汤,大汗出遂漏不止,是阳亡于外,急当救阳,故用桂 枝加附子汤。要知发汗之剂,用桂枝不当,则阳陷于里者多;用麻黄不当,则阳亡于外者 多。因桂枝汤有芍药而无麻黄,故虽汗大出,而元府尚能自闭,多不致亡阳于外耳。 \x芍药甘草附子汤\x 发汗病解,反恶寒者,虚故也,此方主之。 芍药(三两) 甘草(炙,二两) 附子(炮去皮,破八片,一枚) 上三味,以水五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温服。 【集注】柯琴曰∶发汗病解而反恶寒,比未汗时更甚,其阳虚可知矣。夫太阳、少阴 为表里,太阳之病,本由少阴之虚,不能藏精而为阳之守也。今恶寒反见于发汗病解后, 是寒邪已从汗解,太阳阳虚不能卫外而为阴之使也,则阳亡之兆已见于此。若无以桂枝 汤攻表,非以扶阳反以亡阳也。故以芍药收少阴之精气,甘草缓阴邪之上行,附子补坎 宫之少火,但使肾中元阳得位,在表之虚阳恶寒自解耳。 \x桂枝甘草汤\x 治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 桂枝(四两) 甘草(炙,二两) 上二味,水三升,煮取一升,顿服。 【集注】柯琴曰∶汗出多,则心液虚,中气馁,故悸。叉手自冒,则外有所卫,得按 则内有所根据,如此不堪之状,望之而知其虚矣。桂枝本营分药,得麻黄,则令营气外发 而为汗,从辛也;得芍药,则收敛营气而止汗,从酸也;得甘草,则补中气而养血,从 甘也。故此方以桂枝为君,独任甘草为佐,以补阳气生心液。甘温相得,斯气血和而悸自 平。不须附子者,以汗虽多而未至于阳亡。不须芍药者,以汗已止而嫌其阴敛也。 \x桂枝加芍药加大黄汤\x 本太阳病,医反下之,因而腹满时痛者,属太阴也,桂枝加 芍药汤主之。大实痛者,桂枝加大黄汤主之。 \x桂枝加芍药汤方\x 于桂枝汤方内,更加芍药三两,随前共六两,余根据桂枝汤法。 \x桂枝加大黄汤方\x 即桂枝加芍药汤方内,更加大黄一两。 【集注】柯琴曰∶腹满为大阴、阳明俱有之证,然位同而职异。太阴主出,太阴病则 腐秽之出不利,故满而时痛;阳明主内,阳明病则腐秽燥而不行,故大实而痛。大实痛 是阳明病,不是太阴病。仲景因表证未解,阳邪已陷入于太阴,故倍芍药以益脾调中,而 除腹满时痛,此用阴和阳法也。若表邪未解,而阳邪陷入于阳明,则加大黄以润胃通结,而 除其大实痛,此双解表里法也。凡妄下必伤胃气,胃气虚则阳邪袭阴,故转属太阴;胃 液涸则两阳相搏,故转属阳明。属大阴则腹满时痛而下实,阴道虚也;属阳明则腹满大 实而痛,阳道实也。满而时痛,是下利之兆,大实而痛,是燥屎之征。故倍加芍药,小变 建中之剂,少加大黄,微示调胃之方。 \x小建中汤\x 治伤寒表未解,或心悸而烦, 或腹中急痛,而脉阳涩阴弦者。 桂枝(三两) 芍药(六两) 生姜(切,三两) 甘草(二两) 胶饴(一斤) 大枣(擘,十二枚) 上六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内胶饴,更上火消解,日三服,呕家不可用建 中汤,以甜故也。 【注】是方也,即桂枝汤倍芍药加胶饴。名曰小建中,谓小小创建中气,以中虽已虚, 表尚未和,不敢大补也。故以桂葶汤仍和营卫,倍芍药加胶饴调建中州,而不啜稀粥温 服令汗,盖其意重在中虚,而不在伤寒之表也。中虚创建,营卫自和,津液可生,汗出 乃解,烦悸可除矣。伤寒浮得脉涩,营卫不足也,沉得脉弦,木入土中也。营卫不足则 表虚,木入士中则里急,表虚里急,故亦以此汤主治也。呕家不可用,谓凡病呕者不可 用,恐甜助呕也。 \x炙甘草汤\x 治伤寒脉结代,心动悸者。又治肺痿,咳吐多,心中温温液液者。 甘草(炙,四两) 生姜(切,三两) 桂枝(三两) 麦门冬(半升) 麻子仁(半升) 大枣(擘,十二枚) 人参(一两) 阿胶(二两) 生地黄(一斤) 上九味,以清酒七升,水八升,先煮八味,取三升,去滓,内胶,烊消尽,服一升, 日三服。 【集注】柯琴曰∶仲景于脉弱阴弱者,用芍药以益阴,阳虚者,用桂枝以通阳,甚则 加人参以生脉,未有用地黄、麦冬者。岂以伤寒之法义重扶阳乎?抑阴无骤补之法欤?此 以心虚脉结代,用生地黄为君,麦冬为臣,峻补真阴,开后学滋阴之路也。地黄、麦冬,味 虽甘而气则寒,非发陈、蕃莠之品,必得人参、桂枝以通阳脉,生姜、大枣以和卫营,阿 胶补血,酸枣安神,甘草之缓,不使速下,清酒之猛,捷于上行,内外调和,悸可宁而脉 可复矣。酒七升水八升,只取三升者,久煎之则气不峻,此虚家用酒之法。且知地黄、麦 冬得酒最良。此证当用酸枣仁,肺痿用麻子仁可也。如无真阿胶,以龟版胶代之。 桂枝人参、葛根黄芩黄连二汤合论∶太阳外证未解,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 表里不解,脉微弱,心不痞硬者,桂枝人参汤主之。桂枝证,医反下之,利遂不止,其脉促喘 而汗出者,葛根黄连黄芩汤主之。 \x枝枝人参汤\x 桂枝(四两) 甘草(四两) 人参(三两) 白术(三两) 干姜(三两) 水九升,先煮四味,取五升,内桂更煮三升,日再服,夜一服。 \x葛根黄芩黄连汤\x 葛根(半斤) 黄连(三两) 黄芩(三两) 甘草(炙,二两) 水八升,先煮葛根,减二升;内诸药,煮二升,分温再服。 【集注】柯琴曰∶外热不除,是表不解,下利不止,是里不解,病因则同。一以微弱 之脉而心下痞硬,是脉不足而证有余;一以脉促而喘,反汗自出,是脉有余而证不足,表 里虚实,当从脉而辨证矣。弱脉见于数下后,则痞硬为虚。故用理中之辛甘温补,止利消 痞硬,又加桂枝以解表。先煮四味后内桂枝,和中之力饶,而解肌之气锐,是于两解中寓 权宜法也。桂枝证脉本缓,误下后而反促,阳气重,可知邪束于表,阳扰于内。故喘而汗 出,利遂不止者,是暴注下迫,属于热也。故君气清质轻之葛根,以解肌而止利;佐苦寒 清肃之芩连,以止汗而除喘;又加甘草以和中。先煮葛根后内诸药,解肌之力缓,而清 中之气锐,又与补中逐邪者殊法矣。又曰∶上条脉证是阳虚,虽协热于外,而里则虚寒;下 条脉证是阳盛,虽下利不止,而表里俱实。同一协热利,同是表里不解,而寒热虚实攻补 不同。前方理中加桂枝,而冠桂枝于人参之上;后方泻心加葛根,而冠葛根于芩连之首。 不名理中泻心者,总为表未解故耳。补中亦能解表,凉中亦能散表,补中亦能散痞,凉 中亦能止利。仲景制两解方,神化如此。 \x白虎汤\x 治阳明证,汗出渴欲饮水,脉洪大浮滑,不恶寒反恶热。 石膏(碎,绵裹,一斤) 知母(六两) 甘草(二两) 粳米(六合) 上四味,以水一斗,煮米熟汤成,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集注】柯琴曰∶阳明邪从热化,故不恶寒而恶热;热蒸外越,故热汗自出;热烁胃 中,故渴欲饮水∶邪盛而实,故脉滑,然犹在经,故兼浮也。盖阳明属胃,外主肌肉,虽 有大热而未成实,终非苦寒之味所能治也。石膏辛寒,辛能解肌热,寒能胜胃火,寒性沉 降,辛能走外,两擅内外之能,故以为君。知母苦润,苦以泻火,润以滋燥,故以为臣。用 甘草、粳米调和于中宫,且能土中泻火,作甘稼穑,寒剂得之缓其寒,苦药得之平其苦, 使沉降之性,皆得留连于味也。得二味为佐,庶大寒之品无伤损脾胃之虑也。煮汤入胃,输 脾归肺,水精四布,大烦大渴可除矣。白虎为西方金神,取以名汤,秋金得令而炎暑自 解矣。更加人参以补中益气而生津,协和甘草、粳米之补,承制石膏,知母之寒,泻火 而土不伤,乃操万全之术者。 \x白虎加人参汤\x 治太阳中热,汗出恶寒,身热而渴者, 是也。 石膏(一斤) 知母(六两) 甘草(二两) 粳米(六合) 人参(三两) 上五味,以水如前煮服法。 【集注】赵良曰∶汗出恶寒,身热而不渴者,中风也。汗出恶寒,身热而渴者,中 也。其证相似,独以渴不渴为辨。然伤寒、中风,皆有背微恶寒与时时恶风而渴者,亦以 白虎人参汤治之。盖为火烁肺金,肺主气者也。肺伤则卫气虚,卫虚则表不足,由是汗 出身热恶寒。《内经》曰∶斛移热于肺,传为膈消。膈消则渴,皆相火伤肺所致,可知其 要在救肺也。石膏能治三焦火热,功多于清肺,退肺中之火,故用为君。知母亦就肺中 泻心火,滋水之源,人参生津益所伤之气而为臣。粳米、甘草补土以资金为佐也。 \x猪苓汤\x 治阳明病,脉浮发热,渴欲饮水;少阴病下利六七日,咳而呕渴,心烦不 得眠者。 猪苓(去皮) 茯苓 阿胶 滑石 泽泻(各一两) 上五味,以水四升,先煮四味,取二升,去滓;内下阿胶,烊消,温服七合,日三服。 【集注】赵羽皇曰∶仲景制猪苓一汤,以行阳明、少阴二经水热。然其旨全在益阴,不 专利水。盖伤寒表虚最忌亡阳,而里热又患亡阴。亡阴者,亡肾中之阴与胃家之津液也。 故阴虚之人,不但大便不可轻动,即小水亦忌下通。盖阴虚过于渗利,则津液反致耗竭。 方中阿胶质膏养阴而滋燥,滑石性滑去热而利水,佐以二苓之渗泻,既疏浊热而不留其 瘀壅,亦润真阴而不苦其枯燥,是利水而不伤阴之善剂也。故太阳利水用五苓者,以太 阳职司寒水,故加桂以温之,是暖肾以行水也。阳明、少阴之用猪苓,以二经两关津液, 特用阿胶、滑石以润之,是滋养无形以行有形也。利水虽同,寒温迥别,惟明者知之。 \x五苓散\x(附∶茵陈五苓散) 治脉浮小便不利,热微消渴者。发汗已,脉浮数烦渴者。中风 发热,六七日不解,而烦,有表里证,渴欲饮水,水入则吐者。 茯苓(十八铢) 猪苓(十八铢) 白术(十八株) 泽泻(一两) 桂(半两) 上五味为散,以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多服暖水,汗出愈。 【注】是方也,乃太阳邪热入腑,水气不化,膀胱表里药也。一治水逆,水入则吐;一 治消渴,水入则消。夫膀胱者,津液之府,气化则能出矣。邪热入之,若水盛则水壅不化 而水蓄于上,膀胱之气化不行,致小便不利也。若热盛则水为热耗,而水消于上,膀胱 之津液告竭,致小便不利也。水入吐者,是水盛于热也;水入消者,是热盛于水也。二 证皆小便不利,故均得而主之。然小便利者不可用,恐重伤津液也。由此可知五苓散非 治水热之专剂,乃治水热小便不利之主方也。君泽泻之咸寒,咸走水府,寒胜热邪。佐二 苓之淡渗,通调水道,下输膀胱,并泻水热也。用白术之燥湿,健脾助土,为之堤防以 制水也。用桂之辛温,宣通阳气,蒸化三焦以行水也。泽泻得二苓下降,利水之功倍,小 便利而水不蓄矣。白术须桂上升,通阳之效捷,气腾津化渴自止也。若发热表不解,以 桂易桂枝,服后多服暖水,令汗出愈。是此方不止治停水小便不利之里,而犹解停水发 热之表也。加人参名春泽汤,其意专在助气化以生津。加茵陈名茵陈五苓散,治湿热发 黄,表里不实,小便不利者,无不克也。 \x桂枝汤去芍药加茯苓白术汤\x 治服桂枝汤或下之,无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心 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芍药加茯苓白术汤主之。 \x桂枝去芍药加茯苓白术汤方\x 于桂枝汤方内,去芍药加茯苓、白术各三两,余根据桂枝汤法煎服。小便利则愈。 【注】服桂枝汤已汗也,或下之已下也,今无有头项强痛,翕翕发热无汗之表;心下 满微痛,小便不利停饮之里;无汗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当用小青龙汗之。今无汗表不解, 有水气,心下满微痛,小便不利,而不用小青龙者,以其已经汗下,表里俱虚也。故仍 用桂枝汤以解表,去芍药之酸收,避无汗心下之满;加茯苓之燥渗,因水停小便不利也。 余根据桂枝汤法煎服,谓根据桂枝汤法取汗也。小便利则愈,谓饮病输水道则愈也。此方即桂 苓甘术汤而有生姜、大枣。其意专在解肌,利水次之,故用生姜、大枣佐桂枝,以通津液 取汗也。桂苓甘术汤不用生姜、大枣而加茯苓,其意专在利水,扶阳次之,故倍加茯苓 君桂枝,于利水中扶阳也。故方后不曰根据服桂枝汤方也。 \x十枣汤\x 治太阳中风表解, 汗出而不恶寒,里有水气,小便不利,呕逆短气,心 下至胁痞满硬痛者。此治水之急方也。 大枣(擘,十枚) 甘遂 大戟 芫花(熬,各等分) 上三味,各别捣为散,以水一升半,先煮大枣肥者十枚,取八合,去滓,内药末,强 人一钱,羸人服半钱,平旦温服。若下少病不除者,明日再服,加半钱。得快下后,糜 粥自养。 【集注】柯琴曰∶仲景治水之方,种种不同,此其最峻者也。凡水气为患,或喘或咳, 或悸或噎,或吐或利,病在一处而止。此则水邪留结于中,心腹胁下痞满硬痛,三焦升 降之气阻隔难通。此时表邪已罢,非汗散之法所宜,里饮实盛,又非淡渗之品所能胜,非 选逐水至峻之品以折之,则中气不支,束手待毙矣。甘遂、芫花、大戟三味,皆辛苦气 寒而禀性最毒,并举而用之,气味相济相须,故可夹攻水邪之巢穴,决其渎而大下之,一 举而患可平也。然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以毒药香邪,必伤及脾胃,使元冲和甘缓之品 为主宰,则邪气尽而大命亦随之矣。然此药最毒,参术所不能君,甘草又与之相反,故 选十枣之大而肥者以君之,一以顾其脾胃,一以缓其峻毒。得快利后,糜粥自养,一以使 谷气内充,一以使邪不复作。此仲景用毒攻病之法,尽美又尽善也。昧者惑于甘能中满 之说,而不敢用,岂知承制之理乎?


卷七[编辑]

删补名医方论(七)

\x大承气汤\x 治阳明病,潮热,手足 然汗出,谚语汗出多,胃燥独语,如见鬼状,喘 冒不能卧,腹满痛,脉滑实。又目中不了了,睛不和。又少阴病初得之,口燥咽干者。自 利清水,色纯青,心下痛,口燥舌干者。六七日,腹胀不大便者。 大黄(酒洗,四两) 浓朴(半斤) 枳实(炙,五枚) 芒硝(三合) 上四味,以水一斗,先煮二物,取五升,内大黄,煮取二升,去滓;内芒硝,再上火 微煮一二沸,分温再服。得下即停后服。 \x小承气汤\x 大黄(四两) 浓朴(炙,去皮,二两) 枳实(三枚) 上三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三服。初服汤当大便,不尔再服,以 利为度。得便即止服。 【集注】柯琴曰∶诸病皆因于气,秽物之不去,由于气之不顺也。故攻积之剂,必用 气分之药,因以承气名汤。方分大、小者,有二义焉∶浓朴倍大黄,是气药为君,名大承 气;大黄倍浓朴,是气药为臣,名小承气。味多性猛,制大其服,欲令大泄下也,因名曰 大,味寡性缓,制小其服,欲微和胃气也,因名曰小。且煎法更有妙义,大承气用水一斗, 煮积朴,取五升,去滓,内大黄,再煮取二升,内芒硝,何哉?盖生者气锐而先行,熟 者气纯而和缓,仲景欲使芒硝先化燥屎,大黄继通地道,而后积、朴除其痞满。若小承 气以三味同煎,不分次第,同一大黄,而煎法不同,此可见仲景微和之意也。 喻昌曰∶《金匮》治痉为病,胸满口噤,卧不着席,脚挛急必龄齿,可与大承气汤,乃 死中求生之法也。《灵枢》谓热而痉者死,腰折、螈 、齿龄也。兹所云卧不着席,即腰 折之变文。脚挛急,即螈 之变文。且断齿加以胸满口禁,上、中、下三焦热邪充斥,死 不旋踵矣。在伤寒证腹满可下,胸满则不可下,然投是汤者,须知所谓胸满,谓其邪尚 在表,故不可下。此证入里之热,极深极重,匪可比伦,况阳热深极,阴血立至消亡,即 小小下之,尚不足以胜其阳救其阴。故取此汤以承领其一线之阴气,阴气不尽为阳热所 劫,因而得生者多矣。“可与”二字甚活,临证酌而用之,初非定法也。既有下之重伤其 阴之大戒,复有下之急救其阴之活法,学人欲为深造,端在此矣。 \x谓胃承气汤\x 治表解有汗,里热不除,胃因不和,而不作解者。 大黄(酒洗,四两) 甘草(炙,二两) 芒硝(半斤) 上三味,以水三升,先煮二味,取一升,去滓,内芒硝,微煮令沸,少少温服之。 【注】三承气汤之立名,而曰大者,制大其服,欲急下其邪也;小者,制小其服,欲 缓下其邪也。曰调胃者,则有调和承顺胃气之义,非若大、小专攻下也。经曰∶热淫于 内,治以咸寒;火淫于内,治以苦寒。君大黄之苦寒,臣芒硝之咸寒,二味并举,攻热 泻火之力备矣。更佐甘草之缓,调停于大黄、芒硝之间,又少少温服之,使其力不峻,则 不能速下而和也。 \x更衣丸\x 治津液不足,肠胃干燥,大便不通。 朱砂(研如飞面,五钱) 芦荟(研细,生用,七钱) 滴好酒少许,和丸。每服一钱二分,好酒下。 【集注】柯琴曰∶胃为后天之本,不及固病,太过亦病。然太过复有阳盛阴虚之别焉。 两阳合明而胃家实,仲景制三承气汤以下之;三阳燥结而津液亡,前贤又制更衣丸以润之。 古人入厕必更衣,故以此命名也。朱砂以汞为体,性寒重坠下达;芦荟以液为质,味苦 膏润下滋。兼以大寒大苦之性味,能润燥结,从上导下而胃关开矣。合以为丸,两者相须, 得效最宏,奏功甚捷,诚匪夷所思矣。 \x麻仁丸\x(又名脾约丸) 治肠胃燥热,大便秘结,小便数多。 麻子(二升) 芍药(半斤) 枳实(半斤) 大黄(去皮,一斤) 浓朴(去皮,一斤) 杏仁(去皮煎熬,碾脂,一升) 上六味为末,炼蜜为丸,桐子大,饮服十丸,日三服;渐加,以利为度。 【集注】成无己曰∶约者,约结之约,又约束也。经曰∶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 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今胃强脾弱, 约束津液,不得四布,但输膀胱,小便数而大便硬,故曰脾约。麻仁甘平而润,杏仁甘 温而润。经曰∶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本草曰∶润可去燥。是以麻仁为君,杏仁为臣。 枳实破结,浓朴泻满,故以为佐。芍药调中,大黄通下,故以为使。 朱震亨曰∶既云脾约,血枯火燔津竭,理宜滋阴降火,津液自生,何秘之有?此方惟 热甚而禀实者可用,热微而虚者,愈致燥涸之苦矣。 \x桃仁承气汤\x 治血结胸中,手不可近,或中焦蓄血,寒热胸满,漱水不欲咽,善忘,昏 迷如狂者。此方治败血留经,通月事。 桃仁(去皮尖,五十个) 桂枝(三两) 大黄(四两) 芒硝(二两) 甘草(二两) 上五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去滓;内芒硝,更上火微沸;下火先食,温服五合; 日三服,当微利。 \x抵当汤并丸\x 治伤寒蓄血,并治 瘕,追虫攻毒甚佳。 水蛭(熬,三十个) 虻虫(熬,去头足,三十个) 大黄(三两) 桃仁(去皮尖,三十个) 上四味为散,以水五升,煮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下再服,利为度。 水蛭(熬,二十个) 虻虫(熬,去翅,二十五个) 桃仁(去皮尖,二十个) 大黄(三两) 上四味杵,分为四丸,以水一升,煮一九,取七合服。 时当下血,若不下更服。 【集注】柯琴曰∶膀胱为水府,血本无所容蓄者也。少腹者,膀胱之室也,热结硬满, 当小便不利,而反利者,是病不在膀胱内而在少腹内也。可知其随经之营血,因瘀热而 结于少腹之里,而非膀胱之里也。故小便虽利,而硬满急结,蓄血仍瘀于少腹也。热淫 于内,神魂不安,故发狂。血瘀不行,则营不运,故脉微而沉,营不运,则气不宣,故 沉而结也。营气不周于身,则身黄。消谷善饥者,胃火炽盛也。大便反易者,血之濡也, 色黑者,蓄血渗入也。善忘者,血不荣、智不明也。此皆瘀血之征兆,非至峻之剂,不 足以抵其巢穴而当此重任,故立抵当汤。蛭,虫之善饮血者,而利于水。虻,虫之善吮血 者、而猛于陆。并取水陆之善取血者以攻之,同气相求,更佐桃仁之苦甘,推陈致新,大 黄之苦寒,荡涤邪热,故名抵当也。若热虽盛而未狂,少腹满而未硬,宜小其制,为丸 以缓治之。若外证已解,少腹急结,其人如狂,是转属阳明,用调胃承气加桃仁、桂枝 之行血者于其中,以微利之,胃和则愈矣。此桃仁承气为治之缓也。 \x栀子豉汤\x(附∶加减诸汤) 治阳明病,脉浮而 紧,咽燥口苦,腹满而喘,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身重烦躁,心中愦愦,怵惕懊 ,目疼鼻干,不得卧。 栀子(擘,十四枚) 香豉(绵裹,四合) 上二味,以水四升,先煮栀子,得二升半;内豉,煮取一升半,去滓,分二服。温 进一服,得吐止后服。 若少气者,加甘草二两。若呕者,加生姜三两。若下后心烦腹满、起卧不安者,去 香豉加浓朴四两、枳实四枚。若医以丸药下之,身热不去,心中结痛,去香豉加干姜二 两。若身热发黄者,去香豉加甘草一两、黄柏二两。 【集注】柯琴曰∶太阳以心腹为里,阳明以心腹为表。盖阳明之里是胃实,不特发热 恶热、目痛鼻干、汗出身重谓之表。一切虚烦虚热,咽燥口苦舌苔,腹满烦躁不得卧,消 渴而小便不利,凡在胃之外者,悉是阳明之表也。仲景制汗剂,是开太阳表邪之出路,制 吐剂是引阳明表邪之出路。所以太阳之表宜汗不宜吐,阳明之表当吐不当汗。太阳当汗 而反吐之,便见自汗出不恶寒,饥不能食,朝食暮吐,欲食冷食,不欲近衣等证,此太阳 转属阳明之表法,当栀子豉汤吐之。阳明当吐而不吐,反行汗下,温针等法,以致心中 愦愦,怵惕懊 ,烦躁舌苔等证,然仍在阳明之表,仍当栀子豉汤主之。栀子苦能涌泄, 寒能胜热,其形象心,又赤色通心,故主治心中上、下一切证。豆形象肾,又黑色入肾, 制而为豉,轻浮上行,能使心腹之浊邪上出于口,一吐而心腹得舒,表里之烦热悉解矣。 所以然者,急除胃外之热,不致胃家之实,即此栀豉汤为阳明解表之圣剂矣。热伤气者少 气,加甘草以益气。虚热相抟者多呕,加生姜以散邪。若下后而心腹满,起卧不安,是 热已入胃,便不当吐,故去香豉。屎未燥硬,不宜复下,故只用栀子以除烦,佐枳朴以泄 满,此两解心腹之妙,又小承气之轻剂也。若以丸药下之,身热不去,知表未解也,心中 结痛,知寒留于中也。表热里寒,故任栀子之苦以除热,倍干姜之辛以逐寒,而表热自 解,里寒自除。然非吐不能达表,故用此以探吐之。此又寒热并用,为和中解表之剂矣。 内外热炽,肌肉发黄,必须苦甘之剂以调之,柏皮、甘草色黄而润,助栀子以除内烦而解 外热。形色之病,无假形色以通之。此皆用栀豉加减以御阳明表证之变幻也。夫栀子之 性,能屈曲下行,不是上涌之剂,惟豉之腐气上蒸心肺,能令人吐耳。观瓜蒂散必用豉 汁和服,是吐在豉而不在栀也。栀子干姜汤去豉用姜,是取其横开。栀子浓朴汤,以积 朴易豉,是取其下泄。似皆不欲上越之义,虽苦亦能作涌,然非探吐不能吐也。病患旧微 溏者不可与,则栀子之性自明矣。 \x瓜蒂散\x 治胸中痞硬痰饮,一切实邪,及气冲咽不得息者,用此吐之。 瓜蒂(熬黄,一分) 赤小豆(一分) 上二味,各别捣筛,为散已,合治之。取一钱匕,以香豉一合,热汤七合,煮作稀糜, 去滓,取汁和散,温,顿服之。不吐者,少少加服,得快吐乃止。 【注】胸中者,清阳之府,诸邪入胸,皆阻阳气不得宣达,以致胸满痞硬,热气上冲, 燥渴心烦,温温欲吐,脉数促者,热郁结也。胸满痞硬,气上冲咽喉不得息,手足寒冷,欲 吐不能吐,脉迟紧者,寒郁结也。凡胸中寒热与气与饮郁结为病,谅非汗下之法所能治, 必得酸苦涌泻之品,因而越之,上焦得通,阳气得复,痞硬可消,胸中可和也。瓜蒂极苦, 赤豆味酸,相须相益,能除胸胃中实邪,为吐剂中第一品也。而佐香豉粥汁合服者,藉 谷气以保胃气也。服之不吐,少少加服,得快吐而即止者,恐伤胃中元气也。此方奏功 之捷,胜于汗下。所以三法鼎立,今人不知岐伯、仲景之精义,置之不用,可胜惜哉! \x小陷胸汤\x 治心下痞,按之则痛,脉浮 滑者。 黄连(一两) 半夏(半升) 栝蒌实(大者,一个) 上三味,以水六升,先煮栝蒌实,取三升,去滓,内诸药,煮取二升,分温三服。 【集注】程知曰∶此热结未深者,在心下,不似大结胸之高在心上。按之痛,比手不可 近为轻。脉之浮滑又缓于沉紧,但痰饮素盛,挟热邪而内结,所以脉见浮滑也。以半夏之 辛散之,黄连之苦泻之,栝蒌之苦润涤之,皆所以除热散结于胸中也。先煮栝蒌,分温三 服,皆以缓治上之法。 程应旄曰∶黄连涤热,半夏导饮,栝蒌润燥,合之以开结气,亦名曰陷胸者,攻虽 不峻,而一皆直泻,其胸里之实邪,亦从此夺矣。 \x大陷胸汤丸\x 主治伤寒发热,不发汗而反下之,表热乘虚入于胸中,与不得为汗之 水气结而不散,令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其人身无大热,但头汗出,或潮热燥渴, 脉沉紧者。如水肿、肠 ,初起形气俱实者,亦可用。 大黄(六两) 芒硝 苦葶苈子 杏仁(去皮,各半升) 甘遂(为末,一钱) 上五味,以水先煮大黄、杏、苈,去滓,内芒硝,煮一二沸,内甘遂末,温服,得快利止后 服。如未剧者,加白蜜二合,作丸如弹子大,水煮一丸,服过宿乃下,如不下更服。 【集注】柯琴曰∶胸中者,宗气之所出,故名气海。气为阳,故属太阳之部。气为水 母,气清则水精四布,气热则水浊而壅结矣。水结于胸,则津液不下,无以润肠胃,故大 便必燥,不下输膀胱,故水道不通。大黄、芒硝善涤肠胃之热实,此病在胸中而亦用以为 君者,热淫于内,当治以苦寒,且以润阳明之燥,是实则泻子之法,补膀胱之寒,亦制之以 其所畏也。任甘遂之苦辛,所以直攻其水结。然水结因于气结,必佐杏仁之苦温,以开其水 中之气,气行而水自利矣。水结又因于气热,必佐葶苈之大寒,以清其气分之热,源清而流 自洁矣。若胸中水结而未及中焦者,当小其制,而复以白蜜之甘以缓之,使留恋于胸中, 过宿乃下,但解胸心之结滞,而保肠胃之无伤,是又以香剂为和剂也。是方为利水攻积之 剂,故治水肿、痢疾之初起者甚捷,然必视其人壮实,可以一战成功,如平昔素虚弱与病久 而不任攻伐者,当念虚虚之戒矣。 \x三物白散方\x 治伤寒,寒实结胸无热证者,及胸膈寒实痰水内结等证。 桔梗(三分) 贝母(三分) 巴豆(去皮,熬黑,研如泥,一分) 上杵二味为末,内巴豆于臼中杵之,以白饮合服。强人一钱,羸者减之。病在膈上 必吐,在膈下必利,不利进热粥一杯,利过不止,进冷粥一杯。 【注】是方治寒实痰水结胸,极峻之药也。君以巴豆极辛极烈,攻寒逐水,斩关夺门,所 到之处无不破也。佐以贝母开胸之结,使以桔梗为之舟楫,载巴豆搜逐胸邪。膈上者必 吐,膈下者必利,使其邪悉尽无余矣。然惟知任毒以攻邪,不量强羸,鲜能善其后也,故 羸者减之,不利进热粥,利过进冷粥,盖巴豆性热,得热则行,得冷则止。不用水而用 粥者,藉谷气以保胃也。 \x大黄黄连泻心汤\x 治伤寒表解,心下痞,按之不软,其脉关上浮者。 大黄(二两) 黄连(一两) 上二味,以麻沸汤二升渍之,须臾绞去滓,分温再服。 【注】痞硬虚邪而用大黄、黄连,能不起后人之疑耶?仲景使人疑处,正是妙处。盖 因后人未尝细玩,不得其法,皆煎而服之,大悖其旨矣。观乎用气薄之麻沸汤渍大黄、黄 连,须臾去滓,仅得其无形之气,不重其有形之味,是取其气味俱薄,不大泻下。虽曰 攻痞,而攻之之妙义无穷也。 \x附子泻心汤\x 治伤寒表解,心下痞,恶寒汗出者。 大黄(二两) 黄连(一两) 黄芩(一两) 附子(炮去皮,别煮汁,一枚) 上四味,切三味,以麻沸汤二升渍之,须臾绞去滓,内附子汁,分温再服。 【注】心下硬痛,结胸也;硬而不痛,心下痞也。恶寒而复汗出,非表不解,乃表阳 虚也。故以大黄、黄连、黄芩泻痞之热,附子温表之阳,合内外而治之。其妙在以麻沸 汤渍三黄,须臾绞去滓,内别煮附子汁,义在泻痞之意轻,扶阳之意重也。 \x甘草泻心汤\x 治伤寒中风,医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数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鸣,心 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医见心下痞,谓病不尽,复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结热,但 以胃中虚客气上逆,故使硬也。 甘草(四两) 黄芩(三两) 黄连(一两) 干姜(三两) 半夏(洗,半升) 大枣(擘,十二枚) 上六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注】毋论伤寒、中风,表未解,总不可下,医反下之,因而成痞。其人下利日数十 行,水谷不化,腹中雷鸣者,误下胃中空虚也。心下痞硬而满,干呕心烦不得安者,乘 虚客邪上逆也。医见心下痞硬,谓下之不尽,又复下之,其痞益甚。但此非结热之痞,亦 非寒结之痞,乃乘胃空虚,客气上逆,阳陷阴凝之痞也。方以甘草命名者,取和缓之意。 用甘草、大枣之甘温,补中缓急,治痞之益甚。半夏之辛,破客逆之上从。芩、连泻阳 陷之痞热,干姜散阴凝之痞寒。缓急破逆,泻痞寒热,备乎其治矣。 \x生姜泻心汤\x 治伤寒汗出解后,胃中不和,心下痞硬,干噫食臭,胁下有水气,腹 中雷鸣下利者。 甘草(炙,二两) 人参(三两) 干姜(一两) 半夏(洗,半升) 黄芩(三两) 黄连(一两) 生姜(切,四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八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注】伤寒汗出之后,余邪转属阳明,心下痞满硬痛不大便者,此其人胃素燥热,因 而成实,攻之可也。今其人平素胃虚,兼胁下有水气,即不误下,余热乘虚入里,结成 痞硬不痛,胃虚不能消化水谷,则干噫食臭也。胃中寒热不和,则腹中雷鸣下利也。名 生姜泻心汤者,其义重在散水气之痞也。生姜、半夏散胁下之水气,人参、大枣补中州 之土虚,干姜、甘草以温里寒,黄芩、黄连以泻痞热。备乎虚水寒热之治,胃中不和下 利之痞,未有不愈者也。 \x半夏泻心汤\x 治伤寒五六日,呕而发热,柴胡证具,而以他药下之,但满不痛,心下 痞者。 半夏(洗,半升) 黄芩(三两) 干姜(三两) 人参(三两) 黄连(一两) 甘草(炙,三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集注】王又原曰∶伤寒五六日,柴胡证具,而以他药下之成痞。即用小柴胡汤,以 干姜易生姜,以黄连易柴胡。彼以和表里,此以彻上下。而必推半夏为君者,痞从呕得来, 半夏之辛以破结而止呕也。 \x旋复代赭石汤\x 治汗、吐、下解之后,心下痞硬,噫气不除。 旋复花(三两) 人参(二两) 代赭石(一两) 半夏(洗,半升) 生姜(切,五两) 甘草(炙,三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集注】罗谦甫曰∶汗、吐、下解后,邪虽去而胃气已亏矣。胃气既亏,三焦因之失 职,清无所归而不升,浊无所纳而不降,是以邪气留滞,伏饮为逆,故心下痞硬,噫气 不除。方中以人参、甘草养正补虚,姜、枣和脾养胃,所以安定中州者至矣。更以代赭 石之重,使之敛浮镇逆,旋复花之辛,用以宣气涤饮,佐人参以归气于下,佐半夏以蠲 饮于上。浊降痞硬可消,清升噫气自除,观仲景治少阴水气上凌,用真武汤镇之;治下 焦滑脱不守,用赤石脂禹余粮固之。此胃虚气失升降,复用此法理之,则胸中转否为泰, 其为归元固下之法,各极其妙如此。 \x麻黄连轺赤小豆汤\x 治伤寒表不解,瘀热在里发黄者。 麻黄(二两) 赤小豆(一升) 杏仁(去皮尖,四十枚) 生姜(切,一两) 大枣(擘,十二枚) 甘草(炙,一两) 生梓白皮(一升) 连轺(二两) 以上八味,以潦水一斗,先煮麻黄,再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半日则尽。 【注】湿热发黄无表里证,热盛者清之,小便不利者利之,里实者下之,表实者汗之, 皆无非为病求去路也。用麻黄汤以开其表,使黄从外而散。去桂枝者避其湿热也,佐姜枣 者和其营卫也,加连轺、梓皮以泻其热,赤小豆以利其湿,同成表实发黄之效也。连轺 即连翘根,无梓皮以茵陈代之,成无己曰∶煎以潦水者,取其味薄不助湿热也。 \x栀子柏皮汤\x 治伤寒身黄发热,无表里证者。 栀子(擘,十五枚) 甘草(一两) 黄柏(一两) 上三味,以水四升,煮取一升半,去滓,分温再服。 【注】伤寒身黄发热者,若有无汗之表,以麻黄连轺赤小豆汤汗之;若有成实之里,以 茵陈蒿汤下之。今外无可汗表证,内无可下里证,惟有黄热,宜以栀子柏皮汤清之可也。 此方之甘草当是茵陈,传写之误也。 \x茵陈蒿汤\x 阳明病发热,但头汗出,身无汗,小便不利,渴饮水浆,此为瘀热在里, 身必发黄,腹微满者,本方主之。 茵陈蒿(六两) 栀子(擘,十四枚) 大黄(二两) 上三味,以水二斗,先煮茵陈,减六升,内二味,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小便 当利,如皂角汁状,色正赤,一宿腹减,黄从小便去也。 【集注】柯琴曰∶太阳、阳明俱有发黄证,但头汗出而身无汗,则热不外越。小便不利, 则热不下泄,故瘀热在里。然里有不同,肌肉是太阳之里,当汗而发之,故用麻黄连翘 赤小豆汤为凉散法。心胸是太阳阳明之里,当寒以胜之,用栀子柏皮汤,乃清火法。肠胃 是阳明之里,当泻之于内,故立本方,是逐秽法。茵陈禀北方之气,经冬不调,傲霜凌 雪,偏受大寒之气,故能除热邪留结,率栀子以通水源,大黄以调胃实,令一身内外瘀 热,悉从小便而出,腹满自减,肠胃无伤,乃合引而竭之之法,此阳明利水之圣剂也。又 曰∶仲景治阳明渴饮有四法∶本太阳转属者,五苓散微发汗以散水气∶大烦燥渴小便自利 者,白虎加参清火而生津;脉浮发热小便不利者,猪苓汤滋阴而利水;小便不利腹满者, 茵陈蒿汤以泄满,令黄从小便出,病情治法,胸有成竹矣。每思仲景利小便必用气化之品, 通大便必用承气之品。故小便不利者,必加茯苓,甚者兼用猪苓,因二苓为气化之品,而 小便由于气化也。兹小便不利,不用二苓者何?本论云∶阳明病,汗出多而渴者,不可 与猪苓汤,以汗多胃中燥,猪苓汤复利小便故也。斯知阳明病汗出多而渴者,不可用,则 汗不出而渴者,津液先虚,更不可用明矣。此以推陈致新之茵陈,佐以屈曲下行之栀子,不 用枳、朴以承气,与芒硝之峻利,则大黄但可以润胃燥,而大便之不遽行可知。故必一 宿而腹始减,黄从小便去而不由大肠去,仲景立法神奇,匪夷所思耳。


卷八[编辑]

删补名医方论(八)

\x小柴胡汤\x 治伤寒五六日,寒热往来,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耳 聋,脉弦数者,此是少阳经半表半里之证,宜此汤以和解之。 柴胡(半斤 黄芩(三两) 人参(三两) 半夏(半升) 甘草(炙,三两) 生姜(切,三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若胸中烦而不呕,去半夏、人参,加栝蒌实。若渴者,去半夏加人参、栝蒌根。若 腹中痛,去黄芩加芍药。若胁下痞硬,去大枣加牡蛎。若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黄芩 加茯苓。若不渴外有微热者,去人参加桂枝,温覆取微似汗愈。若咳者,去人参、大枣、生 姜,加五味子、干姜。 【集注】程应旄曰∶方以小柴胡名者,取配乎少阳之义也。至于制方之旨及加减法,则 所云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尽之矣。何则?少阳脉循胁肋,在腹阳背阴两岐间,在 表之邪欲入里,为里气所拒,故寒往而热来。表里相拒而留于岐分,故胸胁苦满。神识以 拒而昏困,故嘿嘿。木受邪则妨土,故不欲食。胆为阳木而居清道,为邪所郁,火无从 泄,逼炎心分,故心烦。清气郁而浊,则成痰滞,故喜呕。呕则木火两舒,故喜之也。此 则少阳定有之证,其余或之云者,以少阳在人身为游部,凡表里经络之罅,皆能随其虚 而见之,不定之邪也。据证俱是太阳经中所有者,特以五六日上见,故属之少阳,半表 半里兼而有之,方是小柴胡证。方中以柴胡疏木,使半表之邪得从外宣,黄芩清火,使 半里之邪得从内彻。半夏豁痰饮,降里气之逆。人参补久虚,助生发之气。甘草佐柴、芩 调和内外。姜、枣佐参、夏通达营卫,相须相济,使邪无内向而外解也。至若烦而不呕 者,火成燥实而逼胸,故去人参、半夏加栝蒌实也。渴者,燥已耗液而逼肺,故去半夏 加栝蒌根也。腹中痛,木气散入土中,胃阳受困,故去黄芩以安土,加白芍以戢木也。胁 下痞硬者,邪既留则木气实,故去大枣之甘而泥,加牡蛎之咸而软也。心下悸、小便不 利者,水邪侵乎心矣,故去黄芩之苦而伐,加茯苓之淡而渗也。不渴身有微热者,半表之 寒尚滞于肌,故去人参加桂枝以解之也。咳者,半表之寒凑入于肺,故去参、枣加五味 子,易生姜为干姜以温之,虽肺寒不减黄芩,恐干姜助热也。总之,邪在少阳,是表寒里 热,两郁不得升之,故小柴胡之治,所谓升降浮沉则顺之也。 \x大柴胡汤\x 治热结在内,心下急呕不止,郁郁微烦,柴胡证仍在者,与大柴胡汤下之。 柴胡(半斤) 黄芩(三两) 半夏(半升) 芍药(三两) 枳实(四枚) 大黄(二两) 生姜(五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八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温服一升,日三服。 【注】柴胡证在,又复有里,故立少阳两解法也。以小柴胡汤加枳实、芍药者,仍解 其外以和其内也。去参、草者,以里不虚。少加大黄,以泻结热。倍生姜者,因呕不止也。 斯方也,柴胡得生姜之倍,解半表之功捷,枳、芍得大黄之少,攻半里之效徐,虽云下之,亦 下中之和剂也。 \x柴胡桂枝汤\x 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肢节烦疼微呕,心下支结,此太阳少阳并病 也,柴胡桂枝汤主之。 柴胡(四两) 桂枝(一两半) 人参(一两半) 甘草(一两) 半夏(洗,二合半) 黄芩(一两半) 芍药(一两半) 大枣(擘,六枚) 生姜(切,一两半) 上九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分温服。 【集注】柯琴曰∶仲景书中最重柴、桂二方。以桂枝解太阳肌表,又可以调诸经之肌 表;小柴胡解少阳半表,亦可以和三阳之半表。故于六经病外,独有桂枝证、柴胡证之 称,见二方之任重不拘于经也。如阳浮阴弱条是仲景自为桂枝证之注释;血弱气虚条亦 仲景自为柴胡证之注释。桂枝有坏病,柴胡亦有坏病,桂枝有疑似证,柴胡亦有疑似证。 病如桂枝证而实非,若脚挛急与胸中痞硬者是已。病如柴胡证而实非,本渴而饮水呕食 谷呕,与但欲呕胸中痛微溏者是已。此条为伤寒六七日,正寒热当退之时,反见发热恶 寒诸表证,更见心下支结诸里证,表里不解,法当表里双解之。然恶寒微,发热亦微,可 知肢节烦疼,则一身骨节不疼;可知微呕,心下亦微结,故谓之支结。表证虽不去而已轻, 里证虽已见而未甚。故取桂枝之半,以散太阳未尽之邪;取柴胡之半,以解少阳微结之 证。口不渴、身有微热者,法当去人参;以六七日来,邪虽未解,而正已虚,故仍用之。 外证虽在,而病机已见于里,故方以柴胡冠桂枝之上,为双解两阳之轻剂也。 \x黄芩汤\x 治太阳、少阳合病,自下利者。若呕者,加半夏、生姜。 黄芩 甘草 芍药(各三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四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再服,夜一服。 呕者,加半夏半升,生姜三两。 【集注】程应旄曰∶此之合病者,头痛,胸满口苦,咽干,目眩,或往来寒热,或脉 大而弦,半表之邪、不待太阳传递而即合。少阳里气失守,所以下利,阳热渐盛,所以上 呕。故用黄芩汤清热益阴,半里清而半表自解矣。 柯琴曰∶太阳、少阳合病,是热邪已入少阳之里。胆火下攻于脾,故自下利,上逆 于胃,故兼呕也。与黄芩汤,酸苦相济,调中以存阴也。热不在半表,故不用柴胡,今 热已入半里,故黄芩主之。虽非胃实,亦非胃虚,故不须人参以补中。兼呕者,故仍加 半夏、生姜,以降逆也。 \x黄连汤\x 治伤寒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腹中痛欲呕吐者。 黄连(三两) 干姜(三两) 甘草(三两) 人参(二两) 桂枝(三两) 半夏(半升) 大枣(十二枚)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夜二服。 【集注】程应旄曰∶热在胸中,有烦躁郁闷之证可知。胃中反有邪气,以寒邪被格在 下故也。此证寒热俱有,较之大青龙之寒热,已向近里一层,故其证不见之表里际,而只 见之上下际。腹中痛者,阴邪在胃而寒乃独治于下也。欲呕吐者,阳邪在胸、而热乃独 治于上也。此为上下相格治法,亦寒热并施,而辛寒易以苦寒,辛热加以苦热,更以人参、 半夏以补宣中气,升降阴阳。自此条而互及泻心诸汤,皆其法也。 成无己曰∶湿家下后,舌上如苔者,以丹田有热,胸中有寒,是邪气入里而为下热 上寒也。此伤寒传里而为下寒上热也。 喻昌曰∶阴阳悖逆,皆当和解法。 \x黄连阿胶汤\x 治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 黄连(四两) 黄芩(一两) 芍药(二两) 鸡子黄(二枚) 阿胶(三两) 上五味,以水五升,先煮三物,取二升, 去滓,内胶烊尽,小冷,内鸡子黄,搅令相得,温服七合,日三服。 【集注】柯琴曰∶此少阴病之泻心汤也。凡泻心必藉连、芩,而导引有阴阳之别。病 在三阳,胃中不和,而心下痞硬者,虚则加参。甘补之,实则加大黄下之。病在少阴,而 心中烦不得卧者,既不得用参、甘以助阳,亦不得用大黄以伤胃矣。用芩、连以直折心火, 用阿胶以补肾阴,鸡子黄佐芩、连于泻心中补心血,芍药佐阿胶于补阴中敛阴气,斯则 心肾交合,水升火降。是以扶阴泻阳之方,变而为滋阴和阳之剂也。是则少阴之火,各归 其部,心中之烦不得卧可除矣。经曰∶阴平阳秘,精神乃治。斯方之谓欤! \x理中汤丸\x 治中气不运,腹中不实,口失滋味,病久不食,脏腑不调,与伤寒直中 太阴,自利不渴,寒多而呕等证。 人参(三两) 白术(三两) 甘草(三两) 干姜(三两) 上四味,捣筛为末,蜜丸如鸡子黄大,以沸汤数合和一丸,研碎,温服之。日三四枚, 夜二枚;腹中未热,益至三四丸。然不及汤,汤法以四物根据两数切,用水八升,煮取三升, 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若脐上筑者,肾气动也,去术加桂四两。多吐者,去术加生姜三两。下多者,还用术。 悸者,加茯苓二两。渴欲得水者,加术,足前成四两半。腹中痛者,加人参,足前成四 两半。寒者,加干姜,足前成四两半。腹满者,去术加附子一枚。服汤后如食顷,饮热 粥一升许,微自温勿发衣被。 【集注】程应旄曰∶阳之动始于温,温气得而谷精运,谷气升而中气赡,故名曰理中, 实以燮理之功,予中焦之阳也。若胃阳虚,则中气失宰,膻中无发宣之用,六腑无洒陈之 功,犹如釜薪失焰,故下致清谷,上失滋味,五脏凌夺,诸证所由来也。参、术、炙草,所 以守中州,干姜辛以温中,必假之以焰釜薪而腾阳气,是以谷入于阴,长气于阳,上输 华盖,下摄州都,五脏六腑,皆以受气,此理中之旨也。若水寒互胜,即当脾肾双温,加 以附子,则命门益土母温矣。白术补脾,得人参则壅气,故脐下动气;吐多腹满者,去 术也。加桂以伐肾邪,加生姜以止呕也。加附子以消阴也。下多者湿胜也,还用术燥湿 也。渴欲饮水饮渴也,加术使饮化津生也。心下悸停水也,加茯苓导水也。腹中痛倍人参, 虚痛也。寒者加干姜,寒甚也。 \x干姜附子汤\x 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无表证,脉沉 微,身无大热者,干姜附子汤主之。 干姜(一两) 附子(去皮,生用,破八片,一枚)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顿服。 \x茯苓四逆汤\x 伤寒厥而心下悸,发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烦躁者,茯苓四逆汤主之。 茯苓(六两) 人参(一两) 甘草(炙,一两) 干姜(一两) 附子(生用,破八片,一枚) 上五味,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七合,日三服。 【注】凡太阳病治不如法,汗后复下,或下后复汗,误而又误,变成坏病。若其人阳 盛而从热化,则转属三阳,阳衰而从寒化,则系在三阴。此二汤所治之烦躁,皆坏病也。烦 躁虽六经俱有,而多见于太阳、少阴者,太阳为真阴之标,少阴为真阳之本也。未经汗 下而烦躁,多属阳,其脉实大,其证渴热,是烦为阳盛,躁为阴虚。已经汗下而烦躁,多 属阴,其脉沉微,其证汗厥,是烦为阳虚,躁为阴极也。夫先下后汗,于法为逆,外无大 热,内不渴呕,似乎阴阳自和,而实妄汗亡阳,所以虚阳扰乱于阳分,故昼日烦躁不得 眠,盛阴偏安于阴分,故夜而安静。脉沉微,是真阳将脱而烦躁也。用干姜、附子壮阳以 配阴。姜、附者,阳中阳也,生用则力更锐, 不加甘草则势更猛,是方比四逆为峻,救其相离,故当急也。先汗后下,于法虽顺,若 病不解,厥悸仍然,骤增昼夜烦躁,似乎阴盛格阳,而实肾上凌心,皆因水不安其位,挟 阴邪而上乘,是阳虚有水气之烦躁也。用茯苓君四逆,抑阴以伐水。人参佐四逆,生气 而益阳。参、苓君子也,兼调以甘草,比四逆为缓,阴阳不急,故当缓也。一去甘草,一 加参、苓,而缓急自别,仲景用方之妙如此。 \x附子汤\x 治少阴病,身痛手足寒,骨节痛,口中和,背恶寒,脉沉者。 附子(生用,去皮,破八片,二枚) 茯苓(三两) 人参(二两) 白术(四两) 芍药(三两)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注】少阴为寒水之脏,故伤寒之重者多入少阴,所以少阴一经最多死证。方中君附 子二枚者,取其力之锐,且以重其任也。生用者,一以壮少火之阳,一以散中外之寒,则 恶寒自止,身痛自除,手足自温矣;所以固生气之原,令五脏六腑有本,十二经脉有根, 脉自不沉,骨节可和矣。更佐白术以培土,芍药以平木,茯苓以伐水。水伐火自旺,旺则 阴翳消,木平土益安,安则水有制,制则生化。此万全之术,其畏而不敢用,束手待毙 者,曷可胜计耶! \x四逆汤\x 治脉沉厥逆等证。 甘草(炙,二两) 干姜(一两半) 附子(生用,去皮,破八片,一枚)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再服。 强人可大附子一枚,干姜三两。 【注】方名四逆者,主治少阴中外皆寒,四肢厥逆也。君以炙草之甘温,温养阳气。臣 以姜、附之辛温,助阳胜寒。甘草得姜、附,鼓肾阳温中寒,有水中暖土之功;姜附得甘 草,通关节走四肢,有逐阴回阳之力。肾阳鼓寒,阴消则阳气外达而脉升手足温矣。 \x通脉四逆汤\x 治少阴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 人面赤色,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厥阴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 出而厥者主之。 干姜(三两,强人可四两) 甘草(炙,二两) 附子(生用,去皮,大者一枚)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再服,其脉即出者愈。 面色赤者,加葱九茎。腹中痛者,去葱加芍药二两。呕者,加生姜二两。咽痛,去 芍药,加桔梗一两。利止脉不出者,加人参二两。 【注】论中扶阳抑阴之剂,中寒阳微不能外达,主以四逆。中外俱寒,阳气虚甚,主 以附子。阴盛于下,格阳于上,主以白通。阴盛于内,格阳于外,主以通脉。是则可知四 逆营运阳气者也,附子温补阳气者也,白通宣通上下之阳气者也,通脉通达内外之阳气 者也。今脉微欲绝,里寒外热,是肾中阴盛,格阳于外,故主之也。倍干姜加甘草佐附子, 易名通脉四逆汤者,以其能大壮元阳,主持中外,共招外热反之于内。盖此时生气已离, 亡在俄顷,若以柔缓之甘草为君,岂能疾呼外阳耶?故易以干姜。然必加甘草与干姜等 分者,恐涣漫之余,姜、附之猛不能安养元气,所谓有制之师也。若面赤者,加葱以通 格上之阳。腹痛者,加芍药以和在里之阴。呕逆者,加生姜以止呕。咽痛者,加桔梗以利 咽。利止脉不出气少者,俱倍人参,以生元气而复脉也。 \x白通汤\x 治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利不止,厥逆元脉,干呕烦者,白通 加猪胆汁汤主之。服汤脉暴出者死,脉微续者生。 葱白(四茎) 干姜(一两) 附子(生用,去皮,破八 片,一枚)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分温再服。 \x白通加猪胆汁汤\x 葱白(四茎) 干姜(一两) 附子(生用,去皮,破八片,一枚) 人尿(五合) 猪胆汁(一合) 以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内猪胆汁、人尿,和令相得,分温再服。若 无胆汁亦可。 【注】是方也,即四逆汤减甘草加葱白也,而名之曰白通者,以葱白能通阳气也。减甘 草者,因其缓也;加尿胆者,从其类也。下咽之后,冷体既消,热性便发,情且不违而 致大益,则二气之拒格可调,上下之阴阳可通矣。 \x真武汤\x 治少阴水气为患,腹痛下利,四肢沉重疼痛,小便不利,其人或咳或呕,或 小便利而下利者,用此加减。 白术(二两) 茯苓(二两) 白芍(二两) 大附子(炮,一枚) 生姜(切,三两)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七合,日三服。 若咳者,加五味子半升,细辛、干姜各一两。若小便利者,去茯苓。若下利,去芍 药加干姜二两。若呕,去附子加生姜,足成半斤。 【注】小青龙汤治表不解有水气,中外皆寒实之病也。真武汤治表已解有水气,中外 皆寒虚之病也。真武者,北方司水之神也,以之名汤者,借以镇水之义也。夫人一身制水 者脾也,主水者肾也,肾为胃关,聚水而从其类,倘肾中无阳,则脾之枢机虽运,而肾 之关门不开,水即欲行,以无主制,故泛溢妄行而有是证也。用附子之辛热,壮肾之元 阳,则水有所主矣。白术之苦燥创建中土,则水有所制矣。生姜之辛散,佐附子以补阳,于 主水中寓散水之意。茯苓之淡渗,佐白术以健土,于制水中寓利水之道焉。而尤妙在芍 药之酸收,仲景之旨微矣。盖人之身阳根于阴,若徒以辛热补阳,不少佐以酸收之品,恐 真阳飞越矣。用芍药者,是亟收阳气归根于阴也。于此推之,则可知误服青龙致发汗亡 阳者,所以于补阳药中之必需芍药也。然下利减芍药者,以其阳不外散也;加干姜者,以 其温中胜寒也。水寒伤肺则咳,加细辛、干姜者,散水寒也;加五味子者,收肺气也。小 便利者,去茯苓,以其虽寒而水不能停也。呕者,去附子倍生姜,以其病非下焦,水停于 胃也。所以不须温肾以行水,只当温胃以散水,且生姜功能止呕也。 \x当归四逆汤\x 手足厥冷,脉细欲绝者,主之。若其人内有久寒,加吴茱萸、生姜。 当归(三两) 桂枝(三两) 芍药(三两) 细辛(二两) 通草(二两) 甘草(炙,二两) 大枣(擘,二十五枚) 上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日三服。 \x当归四逆加吴茱萸生姜汤\x 于前汤内加吴茱萸半斤,生姜三两。 上九味,以水六升,清酒六升和煮,取五升,去滓,分温五服。 【注】凡厥阴病则脉微而厥,以厥阴为三阴之尽,阴尽阳生,若受其邪,则阴阳之气 不相顺接,故脉微而厥也,然厥阴之脏,相火游行其间,经虽受寒,而脏不即寒,故先 厥者后必发热。所以伤寒初起,见其手足厥冷,脉细欲绝者,不得遽认为虚寒而用姜、附 也。此方取桂枝汤,君以当归者,厥阴主肝为血室也。佐细辛味极辛,能达三阴,外温 经而内温脏。通草其性极通,善开关节,内通窍而外通营。倍加大枣,即建中加饴用甘 之法。减去生姜,恐辛过甚而迅散也。肝之志苦急,肝之神欲散,甘辛并举,则志遂而 神悦,未有厥阴神志遂悦,而脉微不出,手足不温者也。不须参、苓之补,不用姜、附 之峻,此厥阴厥逆与太少不同治也。若其人内有久寒,非辛温之品所能兼治,则加吴茱 萸、生姜之辛热,更用酒煎,佐细辛直通厥阴之脏,迅散内外之寒,是又救厥阴内外两 伤于寒之法也。 \x吴茱萸汤\x 治厥阴病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少阴证吐利手足厥冷、烦躁欲死者,阳 明食谷欲呕者。 吴茱萸(一升) 人参(三两) 生姜(六两) 大枣(擘,十二枚)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二升,温服七合,日三服。 【集注】罗谦甫曰∶仲景救阳诸法,于少阴四逆汤必用姜附;通脉四逆汤倍加干姜,其 附子生用;附子汤又加生附至二枚。所以然者,或壮微阳使之外达,或招飞阳使之内返, 此皆少阴真阳失所,故以回阳为亟也。至其治厥阴,则易以吴茱萸,而并去前汤诸药,独 用人参、姜、枣者,盖人身厥阴肝木虽为两阴交尽,而一阳之真气实起其中,此之生气 一虚,则三阴浊气直逼中上,不惟本经诸证悉具,将阳明之健运失职,以至少阴之真阳 浮露而吐利,厥逆烦躁欲死,食谷欲呕,种种丛生矣。吴茱萸得东方震气,辛苦大热,能 达木郁,直入厥阴,降其盛阴之浊气,使阴翳全消,用以为君。人参秉冲和之气,甘温 大补,能接天真,挽回性命,升其垂绝之生气,令阳光普照,用以为臣。佐姜、枣和胃 而行四末。斯则震坤合德,木土不害,一阳之妙用成,而三焦之间无非生生之气矣。诸 证有不退者乎?盖仲景之法,于少阴则重固元阳,于厥阴则重护生气。学人当深思而得 之矣。 \x乌梅丸\x 治厥阴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饥而不欲食,食即吐蛔。又主久痢。 乌梅(三百个) 细辛(六两) 干姜(十两) 黄连(一斤) 当归(四两) 附子(六两) 蜀椒(去汗,四两) 桂枝(六两) 人参(六两) 黄柏(六两) 上十味,异捣筛,合治之。以苦酒浸乌梅一宿,去核蒸之五升米下,饭熟捣成泥,和 药令相得,内臼中,与蜜杵二千下,九如梧桐子大。先食饮服十丸,日三,稍加至二十 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 【集注】柯琴曰∶六阴惟厥阴为难治。其本阴,其标热,其体木,其用火,必伏其所 主而先其所因,或收、或散、或逆、或从,随所利而行之,调其中气使之和平,是治厥阴 法也。厥阴当两阴交尽,又名阴之绝阳,宜无热矣。第其具合晦朔之理,阴之初尽即阳 之初生,所以厥阴病热,是少阳使然也。火王则水亏,故消渴气上撞心,心中疼热;气 有余便是火也。木胜则克土,故饥不欲食。虫为风化,饥则胃中空虚,蛔闻食臭出,故吐 蛔也。仲景立方,皆以甘辛苦味为君,不用酸收之品,而此用之者,以厥阴主肝木耳。 《洪范》曰∶木曰曲直作酸。《内经》曰∶木生酸,酸入肝。君乌梅之大酸,是伏其所主 也。配黄连泻心而除疼,佐黄柏滋肾以除渴,先其所因也。连、柏治厥阴阳邪则有余,不 足以治阴邪也。椒、附、辛、姜大辛之品并举,不但治厥阴阴邪,且肝欲散,以辛散之 也。又加桂枝、当归,是肝藏血,求其所属也。寒热杂用,则气味不和,佐以人参,调 其中气。以苦酒浸乌梅,同气相求,蒸之米下,资其谷气。加蜜为丸,少与而渐加之,缓 则治其本也。蛔,昆虫也,生冷之物与湿热之气相成,故药亦寒热互用,且胸中烦而吐 蛔,则连、柏是寒因热用也。蛔得酸则静,得辛则伏,得苦则下,信为治虫佳剂。久痢则 虚,调其寒热,酸以收之,下痢自止。 \x赤石脂禹余粮汤\x 治久利不止,大肠虚脱,服理中丸而利益甚者。 赤石脂(捣碎,一斤) 禹余粮(捣碎,一斤) 上二味,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滓,分温三服。 【集注】柯琴曰∶甘、姜、参、术可以补中宫元气之虚,而不足以固下焦脂膏之脱。此 利在下焦,故不得以理中之剂收功矣。然大肠之不固,无责在胃,关门之不闭,无责在 脾,二石皆土之精气所结,实胃而涩肠,急以治下焦之标者,实以培中宫之本也。要知 此证土虚而火不虚,故不宜于姜、附。若湿甚而虚不甚,复利不止者,故又当利小便也。 \x白头翁汤\x 治厥阴热利,下重,脉沉弦,渴欲饮水者。 白头翁(三两) 黄连(三两) 黄柏(三两) 秦皮(三两)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不愈更服一升。 【注】三阴俱有下利证,自利不渴者,属太阴也;自利而渴者,属少阴也。惟厥阴下 利属于寒者,厥而不渴,下利清谷;属于热者,消渴下重,下利脓血。此热利下重,乃 火郁湿蒸,秽气奔迫广肠魄门,重滞而难出。《内经》云暴注下迫者是矣。君以白头翁寒而 苦辛,臣以秦皮寒而苦涩。寒能胜热,苦能燥湿,辛以散火之郁,涩以收下重之利也。佐 黄连清上焦之火,则渴可止。使黄柏泻下焦之热,则利自除也。治厥阴热利有二,初利 用此方,以苦燥之,以辛散之,以涩固之,是谓以寒治热之法;久利则用乌梅丸之酸以收 火,佐以苦寒,杂以温补,是谓逆之从之,随所利而行之,调其气使之平也。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本作品由于校订不足而错误百出。您可以参考可靠的原作版本,尝试改善它,再移除这个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