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奪李罕之官爵制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削奪李罕之官爵制
作者:李曄 唐
(唐昭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090

朕聞君天下者先賞而後罰,立教化者貴德而賤刑,其或道之以爵而不勸,是稟匪人之性,豈悛不救之謀。雖軍旅屢興,有慚區宇,而干戈勿用,何去頑囂?邢磁洺等州節度觀察處置使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徒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守邢州刺史上柱國隴西郡王食邑三千戶李罕之,閭閻下品,窟穴微生,憑厲氣以感時,依凶徒而幹紀。剽劫郡縣攘害蒸黎,水絕安流,陸無砥道。先皇帝舍於斧锧,委以招修,唯聞屠伯之名,寧有字人之稱。而雙擅離河內,竊據東郊。谿壑貪心,涸伊麵不潤;烏鳶利觜,啖郟鄏以成空。旋逃原野之誅,還聚萑蒲之眾。時以上京初復,群情未安,宥十死之正刑,委三城之重地,仍國相印,俾耀兵權,冀懷再造之恩,就戢無厭之暴。而乃復招逋逸,輒留貢輸,始則結王友遇而寇攘,終則投李克用而侵軼。且山北以邢、洺為要害,爾則引戎馬以屠攻;洛京以懷、孟為咽喉,爾則肆爪牙而搏噬。謂其當路,終可欺天,不知祖宗垂休,祐予纘繼,中外陳懇,成我蕩平。專攻之令才行,同德之捷已獻,度其鼎斧,無一安存,降以絲綸,用彰攻伐。其李罕之在身官爵,並宜削奪注毀,委招討使宰臣張濬、(闕)駱全雍悉加存恤。

嗚呼!禍福無門,惟人自召。爾為將相而不能全身,爾授旌旗而翻行起亂,罪在冊府,朕安敢私。凡百同盟,共懲始禍,布告中外,咸使聞知。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