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漢紀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前漢紀 卷第二十二
漢 荀悅 撰 景無錫孫氏小綠天藏明翻宋本
卷第二十三

前漢孝元皇帝紀中卷第二十二 荀恱

永光元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畤免雲陽徒賜民

爵一級女子百戸牛酒鰥寡孤獨高年帛所過無出

田租上留射獵御史大夫薛廣德上書言𥨸見關東

困極民人流移陛下日日撞亡秦之鍾聽鄭衛之樂

馳騁于戈縱姿於野不䘏百姓臣誠悼之今士卒𭧂

露從官勞倦願陛下亟反宫與天下同憂樂上即日

還宫詔丞相御史大夫舉質樸敦厚遜讓有行者三

月殞霜殺麥苗詔曰朕之不明無以知賢侫人在位

哲人壅蔽民漸俗薄去禮觸刑豈不哀哉其赦天下

令勵自新各務農畆無田皆假貸種食吏賜六百石

以上爵五大夫勤事吏爵二級民一級女子百戸牛

酒鰥寡孤獨高年帛秋七月己未大司馬車𮪍將軍

史高賜金安車駟馬免上自酹祭宗廟出便門欲御

樓舩薛廣德當乘輿免冠頓首曰宜從橋上曰大夫

冠廣德曰陛下不聽臣言臣自刎頸以血汙車輪陛

下不得渡矣上不恱先驅光禄大夫張猛曰主聖臣

直從橋安乘舩危御史大夫言可聽上曰曉人不當

如是耶乃廻橋廣德病賜安車駟馬免辛亥太𫝊韋

玄成爲御史大夫九月戊子侍中衛尉王接爲大司

馬車𮪍將軍接者宣帝舅王無敬之子也冬十有二

月丞相于定國賜安車駟馬免子永嗣位至御史尚

館陶公主施施者宣帝長女也賢而有行永以選尚

焉周堪復爲光禄勲與張猛皆給事中見親任而石

顯等數譛毀之劉向以草莾臣上書曰臣聞舜命九

官濟濟相讓和之至也衆賢和於朝則萬物和於野

故蕭韶九成鳳凰來儀擊磬拊石百獸率舞及至周

之開基西郊雜集衆賢莫不肅和崇推讓之風以息

忿爭之訟周詠文王之德其詩曰於穆清廟肅雍顯

相濟濟多士秉文之德武王周公繼政朝臣和於内

萬國歡於外故得萬國之歡心以事其先祖其詩曰

有來雍雍至止肅肅相維辟公天子穆穆諸臣和於

下天應報於上故周頌曰降福穰穰貽我來麰下至

幽厲之際朝廷不和轉相非怨詩人疾而刺之曰民

之無良相怨一方衆小人在位而邪議潝潝相是而

背君子其詩曰潝潝訾訾亦孔之哀謀之其SKchar則具

是違謀之不SKchar則具是依君子獨處守正不撓衆杆

勉強以從王事則反見憎毒譛愬其詩曰僶俛從事

不敢告勞無罪無辜䜛口嗸嗸當此之時日月薄蝕

而無光其詩曰日有蝕之亦恐之醜又曰日月鞠㓙

不用其行天變見於上地變動於下水泉沸騰山谷

易處其詩曰百川沸騰山冢卒崩高岸爲谷深谷爲

陵霜降失節不以其時其詩曰正月繁霜我心憂傷

民之訛言亦孔之將此皆不知賢不肖易位之所致

也自此之後天下大亂厲王奔SKchar幽王見弑尹氏世

卿而專恣諸侯背叛而不朝二百四十二年之間日

蝕三十六地震五山陵崩阤二彗星見三野鷄夜鳴

常星不見夜中星殞如雨者一火炎十四長狄入中

國三五石殞墜六鶂退飛冬麋有蜚鸜鵒來巢晝晦

冬無氷李梅冬實七月霜降草木死八月殺菽大雨

雹雷電失序水旱饑饉蝗螽俱出衆災並起當此之

時禍亂輙應弑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

得保其社稷者不可勝數周室多禍晉敗其師於貿

戎鄭傷桓王戎執其使五大夫爭權三君更立莫能

正理遂至陵遲不能復興由此觀之氣和致祥氣乖

致異祥多者其國安異衆者其國危天地之常德古

今之通義也當今邪正雜糅忠䜛並進章交公車人

滿北軍朝臣乖忤分曹爲黨更相譛愬不可稱言是

以災異並起皆妖氣之所致也夫履襄周之迹脩詩

人之刺而欲成太平致雅頌猶却行而求及前人也

䜛邪所以並進者由上多疑心旣巳用賢令行善政

而或譛之則賢人退而善政消矣懷多疑之心者來

䜛賊之口持不斷之意者開群枉之門䜛邪進者賢

人退群枉盛者正士消故易有否泰善惡相消詩曰

雨雪麃麃見睍曰消昔舜禹與驩兠共工雜處堯朝

周公與管蔡並居周位當是之時皆迭進相毀流言

相謗豈可勝道哉帝堯成王能賢舜禹周公而消共

工管蔡故以大治孔子與季孟俱事於魯李斯與叔

孫通並宦於秦定公始皇賢李斯與季孟而消孔子

叔孫通故以大亂夫治亂之端在於所信任信任旣

賢在於堅固詩云我心匪石不可轉也言守善固也

昔孔子與顔淵子貢更相稱舉不爲朋黨禹稷臯陶

更相汲引不爲比周何則忠於爲國而無邪心也故

賢人在上位引其𩔖聚於朝故易曰見龍在天大人

造也在下位則與𩔖俱進故易曰㧞茅連茹以其彚

征吉今姦邪與賢臣並進在交戰之内數設危險之

言欲以傾移主上此天地所以見誡災異所以重至

也自古聖王未有無誅而治者故舜有四方之罰孔

子有兩觀之誅今以陛下之聖明宜深思天地之心

察兩觀四放之意鍳否泰之卦觀雨雪之詩歷唐周

之所進以爲法原秦魯之所消以爲戒考祥應之福

省災異之禍以揆當時之變仰鍳前古之事宜放逺

侫人之黨廣開衆正之路决斷狐疑分明去就則百

異消㓕衆祥並至太平之基萬世之利顯等見其書

而愈與許史比周而怨向向等遂禁錮十餘年初上

内重周堪而患諸譛愬無所信時長安令楊興甞稱

舉堪上欲以爲助乃問興曰朝臣不可光禄勲何也

興傾巧士也謂上疑堪因順㫖曰非獨不可於朝廷

自州里亦不可臣前見堪等與劉向謀毀骨肉議者

以爲當誅故臣前言不可也上曰然此何罪而當誅

也今宜如何興曰臣愚以爲賜爵爲關内侯食邑三

百戸勿令典事明主不忘師𫝊之恩此最計之得者

上由是疑焉又惜其才乃遷堪爲河東太守張猛爲

槐里令後下詔曰河東太守堪先帝賢臣命之𫝊朕

論議正直憂國之心以不阿尊事貴孤特寡助黜退

徃者衆臣每有災異託咎此人朕迫逼於俗不得專

心堪出之後天變仍臻衆亦晻然堪治郡未期年而

三老官屬有識之士稱說其美使者過郡靡人不稱

此固足以彰先帝知人朕有以自明也其復徵堪拜

光禄大夫給事中領尚書事堪病卒而顯遂誣張猛

令自殺顯知專權恐左右耳目一旦聞巳者乃時還

誠取一信以爲驗顯嘗出使自白日恐後漏盡還請

稱詔開門上許之顯故投夜還稱詔開門後果有人

上書告顯專命矯詔上𥬇以其書示顯顯因泣下曰

陛下過私小臣屬任以事群下無不妬嫉欲䧟害者

𩔖如此非一愚臣㣲誠不能以一身快萬衆任天下

怨也願歸樞機之職充後宫掃除之役死無所恨上

以爲然而憐之數勞勉之益信任厚其賞賜貲至萬

數初顯殺望之知天下怨巳因薦貢禹而深禮事之

明進賢不妬望之其設變詐以自解免皆此𩔖也顯

見左將軍馮奉世父子爲公卿著名心欲附之因薦

奉世中子謁者逡爲侍中逡因言顯專權不可任上

怒免逡歸郎官後御史大夫缺群臣皆薦昭儀兄野

王上以問顯顯曰九卿無出野王上曰然昭儀兄也

恐後世以陛下越度衆賢私後宫之親上曰善吾不

見是乃不用野王曰人皆以内寵貴我獨以内寵賤

自此公卿以下畏顯重足一跡矣

荀恱曰夫侫臣之惑君主也甚矣故孔子曰逺侫人

非但不用而巳乃逺而絶之隔塞其源戒之極也察

觀其言行未必合於道者必此人也此亦察人情之

一端也僞生於多巧邪生於多慾是以君子不尚也

禮與其奢也寧儉事與其煩也寜畧言與其華也寧

質行與其綵也寧朴孔子曰政者正也夫要道之本

正巳而巳矣平直真實者正之主也故德必核其真

然後授其位能必核其真然後授其事功必核其真

然後授其賞罪必核其真然後授其刑行必核其真

然後貴之言必核其真然後信之物必核其真然後

用之事必核其真然後脩之一物不稱則榮辱賞罰

從而繩之故衆正積於上萬事實於下先王之道如

斯而巳矣

二年春二月大赦天下賜民爵一級女子百戶牛酒

鰥寡孤獨高年孝弟力田帛丁酉御史大夫韋玄成

爲丞相左扶風鄭弘爲御史大夫弘所在著名迹法

度條教爲後世所稱三月壬戌朔日有蝕之六月詔

曰元元之民困於饑饉朕爲民父母德不能覆而加

其刑甚自傷焉其赦天下時災異數發上問言事得

失者博士匡衡上䟽曰夫朝廷者天下之楨榦公卿

大夫相與修禮恭讓則民不爭好仁樂施則民不𭧂

上義高節則民興行寛柔和順則衆相愛此四者明

王所以不嚴而治也朝有變色之言則下有爭闘之

患上有自專之士則下有不讓之人上有尅勝之佐

則下有傷害之心上有好利之臣則下有盗竊之民

皆在本也詩云京邑翼翼四方是則今長安天子之

都也親承聖化其習俗無以異於逺方郡國來者無

所法則或見侈靡而倣效之宜正之本朝使海内昭

然易其視聽道德興於京師淑問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疆外然後大

教成也傳曰審好惡治性情而王道興矣治性情之

道必強巳之不足而審巳之有餘蓋聰明䟽通者戒

於大察寡聞少見者戒於擁蔽勇猛剛強者戒於太

𭧂仁愛温良者戒於無斷沈靜安舒者戒於後時廣

心浩大者戒於遺忘審巳之所當戒而齊之以義然

後中和之化應而僞巧之徒不敢比周而妄進矣今

俗吏致治不奉禮讓而尚苛𭧂貪財而慕𫝑故犯法

者衆姦邪不止陛下哀愍吏民觸法抵禁比年大赦

而今日赦令明日犯出相隨而入獄不改其原雖歲

赦之刑猶不息是時赦令數故衡對及之

荀恱曰大赦者權時之宜非常典也漢興承秦兵革

之後太愚之世比屋可刑故設三章之法太赦之令

蕩滌穢流與民更始時𫝑然也後世承業襲而不革

失時宜矣若惠文之世無所赦之若孝景之時七國

皆亂異心並起姦邪非一及武帝末賦役繁興群賊

並起加太子之事巫蠱之禍天下紛然百姓無𦕅人

不自安及光武之際撥亂之後如此之比宜無赦矣

君臣失禮政教陵遲犯法者衆亡命流竄而不擒𫉬

前後相積布滿山野𫝑窮刑蹙將爲群盗或刑政失

中猛𭧂橫作怨枉䌓多天下憂慘群獄姦昏難得而

治承此之後宜爲赦也或赦大逆或赦輕罪或赦一

方或赦天下期於應變濟時也秋七月西羗反遣右

將軍馮奉世擊之奉世字子明上黨人也徙杜陵初

前將軍韓增舉之自宣帝時爲名臣矣上議出兵奉

世曰虜無過三萬人而兵法當倍用六萬然羗衆弓

矛之兵耳器不𨦟利可四萬人守屯足矣奉世曰國

家戰守之備久廢夷狄皆有輕邊之心今以萬人分

屯數處虜見兵少必無畏懼戰則兵挫守則不足如

此怯弱之形見羗人乘利諸種並㑹臣恐中國之役

不得止於四萬人也故少發師而曠日與一舉而疾

决功相萬倍固爭之不能得有詔益二千人於是奉

世將萬二千𮪍以兩禆將至隴西分兵數處又别遣

校尉救民於廣陽上谷羗虜衆多漢兵爲羗所敗殺

兩校尉奉世具上地形部衆多少之計願益三萬六

千乃足上乃大爲發兵六萬人拜太常任千秋爲奮

威將軍以助之奉世上書願得其衆不煩大將上不

聽遂並進兵羗虜大破斬首數千級餘皆走出塞八

月天雨草如莎相摎結如彈丸是歲有獻雄鷄生角

者本志以爲黃龍元初永光鷄變三見王氏僣位之

萌也黃龍元年而宣帝崩上即位皇后將立應是正

宫之中䳄鷄爲雄不鳴不將無距者貴始萌而未成

元初元年封王婕妤父爲丞相由内史禁爲平陽侯

婕妤立爲皇后故應是也丞相府史家雌雞爲雄即

丞相内央女之應也伏子者明巳有子將距者尊巳

成也以永光二年禁薨子奉嗣侯爲侍中衛尉始見

用雄雞生角明布威行權從此始也卒成簒之漸矣

三年春西羗平軍罷奉世還以有功賜爵關内侯食

邑五百戶三月立皇太子康爲濟隂王夏四月癸未

大司馬王接薨七月壬戌左將軍許嘉爲大司馬車

𮪍將軍嘉上之元舅即廣漢弟延壽之子廣漢無子

嘉奉其祀冬十有一月巳丑地震雨水大霧復鹽鐡

愽士弟子貟以用不足民多復除故也

四年春二月赦天下所賑貸貧民勿收責三月行幸

雍祠五畤六月甲戌孝宣帝園東闕災戊寅晦日有

蝕之詔曰蓋聞明王在上忠臣布職則群生和樂方

外𫎇澤今朕闇於王道夙夜憂懼不通其理靡瞻不

眩靡聽不惑是以教令多違民心未得邪說虚進事

無成功此天下所著聞也公卿大夫好惡未同或縁

姦作邪侵削細民元元安所歸命哉詩不云乎今此

下民亦孔之哀自今以後公卿大夫其勉思天戒慎

身修永以輔朕之不逮直言盡意無有所諱秋七月

罷衛思后園及戾后園冬十月乙丑罷祖廟在郡國

者先是貢禹奏言古者天子七廟今孝景皆親盡宜

毀及郡國廟不依古禮宜止未及施行而禹卒於是

追思禹言乃下詔議丞相玄成御史大夫弘等十七

人皆曰臣聞祭者皆由中出生於心者也惟聖人爲

能饗帝孝子爲能饗親立廟於京師之居躬親承事

四海之内各以其軄來祭尊尊之大義也五帝三五

不易之道也詩云有來雍雍至止肅肅春秋之義父

不祭於支庻之宅君不祭於臣僕之家王不祭於下

土諸侯臣等愚以爲宗廟在郡國一切勿修奏可因

罷昭靈后武哀王昭哀后衛思后戾太子戾后園皆

不奉祀置夷守而巳諸陵分屬三輔以渭城亭部北

原上以爲初陵詔曰徃者縁臣子之義奏徙郡國民

以奉園陵今百姓逺棄先祖墳墓破業失産親戚分

離人懷思慕之心家有不自安之意是以東垂被虚

耗之災關中有無𦕅之民非久長之䇿詩不云乎民

亦勞止訖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初陵無置縣

邑使天下安土樂業無有揺動之心又罷先后父母

奉邑

五年春正月行幸甘泉效泰畤三月行幸河東祀后

土秋潁川水出流殺人民吏從官縣𬒳害者與告士

卒遣還冬上幸長楊布車𮪍大獵十有二月乙酉毀

太上皇孝惠帝𥨊園是時丞相列侯中二千石愽士

等四十四人奏議曰禮始受命諸侯始封之君皆爲

太祖繼太祖五廟皆迭毀毀廟主藏於太祖五年

再殷祭言一禘一祫祫祭者言毀廟及未毀廟之主

合食於太祖父爲昭子爲穆孫復爲昭古之正禮祭

義曰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而以祖配之而不爲立

廟親盡也立親廟四親親也周之所立七廟者以后

稷始封文武受命而王是以三廟不毀與親廟四而

七焉非有后稷始封文武受命之功皆親盡而毀成

王承二王之業制禮作樂功德茂盛廟猶從毀以行

爲謚而巳臣愚以高祖受命定天下宜爲高帝太祖

之廟世世不毀太上皇孝文孝惠孝景廟皆親盡宜

毀皇考廟親未盡如是宜皆就太祖廟序昭穆如禮

大司馬許嘉等二十九人以爲孝文皇帝德化茂盛

宜爲帝者太宗之廟廷尉忠以爲孝武皇帝改正朔

易服色攘四夷宜爲世宗之廟諫議大夫尹更始等

十六人以爲皇考廟上序於昭穆非正禮冝毀於是

上重序昭穆猶立廟而巳世宗留不毁

建昭元年春正月戊辰有石隕於梁國六三月行幸

雍祀五畤秋八月有白蛾群飛蔽日從東都門至軹

道冬河間王元有罪廢遷房陵罷孝文太后孝昭太

后𥨊園上幸虎圈闘獸後宫昭儀等皆坐熊逸出圈

攀檻欲及上左右貴人傳昭儀等皆驚走馮婕妤直

前當熊而立左右挌殺熊上問婕妤曰人情驚懼何

故當熊對曰妾聞猛獸得人而止恐至御座故以身

當之上嗟歎而嘉之傳昭儀甚慙由是與婕妤有𨻶

婕妤即右將軍馮奉世之女𫝊昭儀者少爲上官太

后才人自上爲太子得進幸爲人有才畧善事人下

至宫人左右飲酒醊地皆况延之甚寵有男是爲定

國恭王上欲殊於後宫故曰昭儀位次皇后昭儀之

號自此始也




前漢孝元皇帝紀中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