剡源戴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剡源戴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三
元 戴表元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四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三 四明戴表元帥初


 雜著

  讀國語

國語有二十一篇用周公本及𥙷音㸃校自有此書來最善

本也當宋公時韋氏註巳始行盖古註如賈唐諸君之善者

韋氏悉擇而𭣣之矣宋公又博洽大儒所定本信無憾余讀

之久時時見韋氏千百中有十一過當而註家縁名拆義扵

文人瀾趨阜拆之𫝑導之多不得暢故此書所爲與内傳相

出入者亦或病之以爲難讀竊不自勝悾悾之愚遇有所疑

標識卷顔其可通者悉㫁爲句豈獨私諸家塾共學之士參

其如彼決其如此亦将有以教我者焉此書不專載事遂稱

國語先儒竒太史公變編年為雜體有作古之材以余𮗚之

殆放扵國語而為之也

  讀孔叢子

孔叢子六卷連叢子一卷通二十三篇嘉祐中有宋大夫咸

為之註釋今所傳蜀本是矣乾道中王君藺稍又𨤲𥙷其訛

闕是為舒家本然取兩家本閱之盖皆以為孔子八世孫鮒

子魚叢聚成書而連叢續扵漢太常孔臧其實不然子魚生

扵戰國之末一為陳渉岀知難而退遺言隱行不傳扵世者

必多安在獵取一二自𭧂其美侈然上附扵先君之列而謂

之著書耶張耳陳餘二人者漢𥘉謂之賢士又或以叔孫通

為聖人今書數引其名此後人所推托若房玄齡杜如晦之

扵文中子耳連叢亦非孔臧所為其四賦尤猥劣無西都人

語氣二書依傍故實僅僅不失余故讀而疑之然諸子書自

列禦㓂以下多非正文君子之扵書為其可以正人心息邪

說也則存之孔叢子者矯矯然守其經生之學試讀而行之

其心之扵貧賤患難也不苟辭之矣此非孔氏子孫(⿱艹石)其徒

孰能為㢤

  讀蔡氏獨斷

蔡氏獨㫁二卷本傳載伯皆嘗著此書而世儒或疑今本非

真出扵後來者掇拾漢史餘文以成之余攷之伯皆之學不

止扵此謂不出扵伯皆亦非也當由本書散亡幸而存者僅

此耳(⿱艹石)車服諸志乃其所巳創與范曄史文時相出入盖曄

取伯皆非倣伯皆者取曄也古人作史咸有所本一史成而

諸書皆廢伯皆之書其以范曄史廢㢤然猶僅存則猶有不

可盡廢焉者矣伯皆才識數倍扵曄⿰糹⿱𢆶匹 -- 繼孟堅者當在伯皆天

奪其成逸而歸至扵偃蹇取死二人之道雖絶不同而皆不

得免其身士亦何貴扵文㢤讀其編竟之三嘆益增學道之

慕云

  辨孔壁傳

魯共王所得孔子壁中古文虞夏商周之書及傳論語孝經

釋文以傳為春秋又以為周易十翼按十翼之事不古陸氏

旣云非經謂之傳則春秋不可以為傳也班氏藝文志載共

王壞孔子宅欲以廣其官而得古文尚書及禮記論語孝經

凡數十篇然則孔安國所謂傳則班氏所謂論語孝經也

  佩韋辨

人性剛柔得扵天宜(⿱艹石)不可以矯焉者然有修之成徳而為

君子亦有䧟之失中而爲小人則不可徒委之天矣徳旣成

性旣善我不病剛矣而以剛取禍我不病柔矣而以柔致咎

是則又若岀扵天之所爲而人力不得盡預其間吾讀柳子

厚佩韋賦感而悲之夫子厚謂純柔純弱者必削必薄純剛

純強者必䘮必亡故取扵韜義服利之君子以爲之盟是行

善矣吾獨不釋扵取舍之指何其持心危擇利審惴焉奪扵

其外将不暇執其素委躬而趨之也且洩冶之爭其君而死

義也安有義而可悲者義不可悲而不免扵禍非洩冶之罪

也而子厚罪之陳咸在昏上亂臣之間崛強自異病在猶未

能盡誠直耳其觸屏而拒教君子何譏焉而子厚譏之充子

厚之意則擬之(⿱艹石)何然後爲剛𫆀如此而剛者在所惡則將

出扵如彼而柔者而後可耶洩冶之争非遇孔寧儀父其君

固能容之陳咸不過不能久為要官當是時不為陳咸之直

而以他過竟死者多矣然則二子亦偶不幸耳非謂其不能

柔而剛也世有所謂真剛者加之以所不堪而不為之辭予

之所以不當得而不為之受何者其自處者定也吾𮗚子厚

竒才盛氣言論雄峭得君之淺未覩著立何如而平居與敵

以下言視施扵所畏者悾悾之義巳少衰矣夫子曰棖也慾

焉得剛慾之害剛不必巳甚亦孰有大扵利祿者乎子厚悼

苦諌之敗名懲直躬之失職逃剛太過逡廵不悟而墮扵黨

人之穽也哀㢤吾故重惜子厚賢而有識疎扵剛柔之辨不

及詳而擇之也王君希聖作佩韋辭自西門豹范丹柳子厚

諸人至朱夫子凡取扵韋者備矣徴僕為之銘僕不能有所

發獨謂子厚宜慕剛者師之不得尚愧不能執柔故為其辨

且僕之資外狷急而内巽弱懼學之不勇遂為小人之趨也

亦幸因希聖之言而覺焉希聖才敏倍扵僕方謙謙好問其

以不腆之言為何如㢤時徒維攝提格余月已卯表元書

 自𡊮氏字說至佩韋辯五篇刪去不存藁久矣盖已卯歳

 前未居剡源時也庚子春有三衢王秀才從何處傳冩以

 訛缺見問余遂取而存諸篇中俯仰二十年文學志業一

 無所増益反若有愧扵前如何如何

  豢夸二氏誡

古有豢氏之國其俗喜搏有一人最善搏力旣盖一國矣扵

其𡚒逆批控邀遏之術特殫其巧焉他善搏雖趫徤如堵墻

躍其前肘交而仆由是人心服之盡國中無與為搏者然謀

折之挫之百方乃相率奉之為燕逰醴食聲樂以憊其體其

人亦以為吾搏巳絕浸淫欲兼他技縱而及扵戲弄博奕之

事衆奉之者外與之逰而實搏之不如也心索而習之久之

搏成度其人巳不復可畏一少年衆恚曰吾属所為奉子者

以子能搏耳吾今與子搏明日搏扵市其人振腕翔踵而赴

之氣喘然索矣故今言技之不終者以豢氏為戒夸氏之國

有好徳之士亦猶是也夸氏之國之士叩之其䇿靡不知投

之其藝靡不習自炎黄以前茫昧無名之初沿而及扵其身

之所歴其間廢置盛衰然否之迹靡不通其故自儒者之所

當務以至九流百家六合之外竒詭恍惚之說靡不能舉其

槩亦可謂辨博不常之士矣去之而一邑一邑敬之去之而

一州一州異之去之而天下天下之士愧之曰吾見此人殆

虚為士也則相與北逰而事之願為弟子岀則安車居則凾

丈羣弟子往來聴其說而先生坐授之其說曰凡吾扵學弗

能物物而精之也吾有要學吾之要而諸所欲能者可舉群

弟子得其說與書大喜不期年學皆成先生處之洋洋然其

道有授而無受也其能有出而無入也心竊自幸吾旣為天

下師何能勞苦復事學今然後惟逰樂是圖以畢其齒爾如

是又幾年羣弟子時造先生之居而究焉先生應之不踰其

初稍稍厭而去之益老益昏師道益衰學者益離無所得食

而歸其國其國之人不為禮今人言為師者又相戒毋(⿱艹石)

氏子然也戴氏曰二氏子之取侮其終身者不可追矣抑所

與從逰者何太薄也吾𮗚自古志怪之書不一其州國名號

非人迹所經誕謾無所考信其事復非人世當有故君子多

略而不稽兹二事有渉扵教吾故表而録之以使偷近娛而

安成名者警焉

  猫議

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犬猪皆得其𩔖扵人謂之十二属

猫與人最近獨不預客或疑之以爲他物貴賤猶有可言顧

不得比蛇鼠乎曰猫慕肥暖輕遷就不信無義又生子多自

殘賊其事蛇鼠所不爲也

 祭文

  衆祭徐子方丞㫖文

嗚呼哀㢤人之群居各以其倫故生而逹之不相遺也所以

爲義死而■之不相汚也所以爲仁属者𥨸見求之扵風氣

混合之㑹豈六合之廣百歲之逺而不知其人盖亦两不相

值至扵貴者吝𫞐而忌善賤者狥勢而忘身惟我徐公天性

清真聞一言之中扵道一材之適扵用則夸張賛詡至自引

其躬以爲如不可及雖草茅側𨹟江海阻絶内不度已之嫌

疑外不顧人之𩓑欲而必将使之處屈而能伸位近三台仕

踰五紀衣冠之所楷則中外之所警䇿而謙容雅度言𥬇恂

恂譬之大川喬岳有來必容無門不納人益見其浩蕩而嶙

峋彼斗筲之夫撞搪掉擲豈不欲驅羸攻堅揚穢溷潔卒之

力不給而先蹶目旣昧而徒瞋夫惟在寵知譲居髙䏻貧故

其忘懐岀處隨時顯晦白首一節愈久彌純四海之士方期

公之大用假使病憊已甚猶當如古法閉閣予告即家賜珎

如之何遂棄斯人而長往若返閶闔而遊氛氤攷公之平生

本末終始至是則適可無憾惟私情之不釋然者悼行志之

未卒而爲善之無隣凄焉薄奠扵彼河漘而兾公神逰恍惚

之一遇也如疇昔之相親尚享

  祭張復山長文

古之君子孰不能剛剛而不黷所以為良我識張君晚在江

鄕盖窮年卒歲不嬴五秉之入而嚴顔毅色能却千金之装

何以言之其司㑹計備㢘名扵朋友其飭子弟捐近利扵胥

商而又退不苟衰老之禄進常守高蹈之方惟扵當筵𤼵辯

臧否憤激敢者難當雖人情油然終歸避伏而靈臺泰宇冲

抱先傷此則君之自損若吾徒所為𢡖怛者病直諒之不作

而老成之云亡凄焉草奠語短情長魂𠔃有知尚釂兹觴尚

  祭趙丞文

嗚呼哀㢤人之居世患不能賢有賢扵巳或鮮其傳賢且有

傳是可以死我之哀公則何可已公昔燕居我爲鄕人晚而

失仕亦同爲民窮逹之交死生之故人所不知我得詳數勢

𫞐之鄕■弱罷市公扵此時懦如處子膏𥹭之門經荒史蕪

公扵此時勤扵寠儒世祿臨民以律爲戯公扵此時敏如法

吏一鏃穿城千夫䘮魄公扵此時勇如使客衣冠播越大蹶

小顚公扵此時逸如飛仙父畬扵前子穫扵後浮沉里閈以

盡𦒿壽一昨兵奔始奠南宅雋者五興左侯右伯神龍徙淵

雲物先盡山之将移蘭枯玉隕堂堂大宗餘一耋衰今其餘

者又不能遺人亦有言公善其終我知公子甚扵知公公居

未成公許隣我公族有女公許姻我公𥬇公顰我無不可SKchar

爲去我令我無與雖公之子誰免其侮不侮在我我慕公熟

惟知公存不敢自辱我老知此非以自警且告公子公目其

⿰日𡨋 -- 暝北山蒼蒼南⿰氵𡨋 -- 溟洋洋百年之情臨此一觴

  代千奴監司歸祭祖考妣文

介丘出雲雨流于田靈泉𤼵源瀦陂積焉維我大父造基險

艱以身易宗忠不忍言嵬嵬太中承徽襲羙華高揚良寳

中毁施及孱孤遂享豐報未収再穫𪔂受旣芼惟穫之逸居

之實勞其何無懼而可終朝爰念塋域爰念封樹魂飛萬里

有淚如雨属者天禍洊延祖妣得請于廷歸奔䘮机有嚴衣

冠神靈是慿是舉合葬是安是恒銘碑植植石儀閑閑匪以

𩛙哀哀在肺肝

  代祭王右軍祠堂文

維某年月日逺孫某等謹以牲酒致祭扵逺祖故晋右軍王

公維公清風懿範繪在史冊俗情傳誇舉一遺百造意成書

縱言為文殘珪㫁璧千古難群小者且然况乎精微青山白

雲魂來是非谷禽弄吟澗卉晴秀庻幾揮毫尚想舒嘯樹愛

召伯綉在平原名賢之光𬒳于逺昆某等懸覩新像載祀山

塾瓣香矢辭烱烱心目尚享

  祭告榆林廟文

某流連之人自癸酉以家東行即有兵禍脫命生還顛危益

甚六年之間奔走九郡十五縣之地二千里之逺心未嘗一

日寧而剡者固吾疇昔所卜以藏吾親慕念所加非他處𠩄

比也不自意轉徙而來遂得一區居之畚鍤不勞龜筮自拹

鄕鄰往來如素相識夫豈人力所能至斯是敢以民禮謁告

扵神惟神不賜簡薄扵不肖躬惟先之澤未或隕墜俾世世

承祝則其子孫庻克用康将施福其孥以昌其家綏安惠和

動罔不裕亦惟我子孫大厥族扵斯世敬事神無斁以伸其

報焉敢告

  祭張村干厨嶴山神文

維年月日婺州路儒學教授戴表元謹致告張村千厨嶴山

之神維我祖考府君祖妣夫人實始託體長錫壟山不肖孫

慿頼遺䕃幸未成居積累歲年増邊拓表延袤滋廣今将用

閏月某日預卜壽藏于兹山瞻言長錫巋在東首祖孫相依

禮惟其宜惟神尚安妥之勿震勿愆以康我不肖躬以慰安

先親之靈則幽明之間為惠侈矣是敢祗告

  遷奉祠堂文

維大徳五年歲辛丑十二月丙寅朔越九日甲戌孝嗣孫戴

表元謹以清酌時羞之薦昭告于

戴氏初祖九府君以下列廟之靈古者将營宫室宗廟為先

表元來居剡源餘二十載而新寝未築頗嘗規購先祠奔馳

之煩莫克就緒深懼迤邐愈兹不䖍爰涓吉日祗遷神主宅

兹上游位惟辰巳北上西向初祖以下在北室高祖六四府

君在中室五祀諸神附南室惟土地之神在下室遷奉之後

庻幾妥靈隂陽隲相家用和康以延于子子孫孫無墜厥祀

敢告

  信學謁先聖文

惟夫子之道大而無所不該故精粗内外皆詣其極今之為

夫子之徒者未能盡巳而但欲盡物多見其不知量也表元

之區區誠不意復奉牲幣以事夫子雖其惰衰不敢不勉祗

役之初是用謁告

  先儒祠

先王之學旣散而無所宗扶而存之是在孔氏孔氏之學又

散而莫知所宗然猶能綿延不即絕者則濂洛以來諸先儒

之賜也故所在廟學亦得通祀惟謹祗役之初是用謁告

  鄕賢祠

信為江東儒國異時諸老先生議論風指所以覃𬒳吾徒逺

矣愛其人者愛其甘棠况表元得以職事奉祠宇備掃除之

役祗事之𥘉是用謁告

  土地

惟神蒞食兹學有年為官者故苟旦暮以𠑽官簿不得如神

之專且久也祗役之初是用謁告惟神嘉相之

  中丁遷先賢祠

惟兹學祀鄉之先賢舊矣中更兵燬宇舍不周混處廟廡祭

薦差迭有及有遺神人弗寧相攸西偏厥廬面陽爰議改奉

適時中丁諸生将有事扵釋菜遂扵新祠掲䖍妥靈尚歆饗

  祭徐母吳氏夫人文

嗚呼人扵父母誰不知親然分别言之父當嚴而近義母或

愛而為仁至扵離脫襁褓熏漸簡冊則必待師友而成身其

有閨門貞淑之節而能督飾孩稚家儀塾範與父師均此豈

可但謂之賢母而求之曠世盖鮮其人英英徐門弋水之濵

惟彼良子㓜罹艱辛惟太夫人機杼箴紉却朱鉛而不事慘

獨鶴扵相晨顧中誠之所惜有掌握之竒𤤽則為招名工購

美錯朝追暮𤥨以使逺異乎凡氓比諸陶姫截髻孟婺遷鄰

雖風流之巳逺實懿則之同倫天閔其勞與之康強燕樂兾得

養壽扵朱罌翠管綵綬雕輪宜百年而未足胡慶弔之相因

某願託子列難同它賔旣登堂之不早當薄奠之躬陳凾辭

絮酒終若有柅吾足者徒含愧而顰呻靈兮有知鑒此情真

尚享

  榆林瓦嶺廟上梁文

天開地闢山川忽属扵神靈歲改星回祠宇自関扵氣運睠

榆林之樂土時瓦嶺之閟宫壟脉東來雄跨蒼龍之背簷牙

南指前占朱雀之𨇠精神數十里之趨迎生齒累百家之環

擁祭則受福久無⿰虫𡨋蝗水旱之災過者下車真有社稷尸祝

之愛逮扵近歲尤著隂功間亦避兵驛候朝傳而不至人方

憂盗里門夜啓以無驚帡幪之賜旣多崇飾之嚴未稱遂恢

新搆益聳羣瞻良家輸杞梓之材千章輻輳巧匠獻般垂之

技百堵朋興日吉辰良人𭞹神悅修梁斯舉善頌宜宣

兒郞偉抛梁東好把詩書變土風看取梨州文筆様嵳峩髙

挿萬人中

兒郎偉抛梁西榆柳堤平馬不嘶從此太平無閧訟村村化

作好山溪

兒𭅺偉抛梁南積翠前峰手可探事少自然生冨足宜耕宜

畜又宜蚕

兒郞偉抛梁北匝匝連甍如拱極人行晝静少追呼犬臥清

宵無盗賊

兒郎偉抛梁上吉善之人神所相欺心莫向廟中來且𭄿鄕

鄰興遜讓

兒郎偉抛梁下此村今是平安社驅将虎豹不窺山護使牛

羊長蔽野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