剡源戴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剡源戴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三
元 戴表元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刊本
卷第二十四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三 四明戴表元帅初


 杂着

  读国语

国语有二十一篇用周公本及𥙷音㸃校自有此书来最善

本也当宋公时韦氏注巳始行盖古注如贾唐诸君之善者

韦氏悉择而𭣣之矣宋公又博洽大儒所定本信无憾余读

之久时时见韦氏千百中有十一过当而注家縁名拆义扵

文人澜趋阜拆之𫝑导之多不得畅故此书所为与内传相

出入者亦或病之以为难读窃不自胜悾悾之愚遇有所疑

标识卷颜其可通者悉㫁为句岂独私诸家塾共学之士参

其如彼决其如此亦将有以教我者焉此书不专载事遂称

国语先儒奇太史公变编年为杂体有作古之材以余𮗚之

殆放扵国语而为之也

  读孔丛子

孔丛子六卷连丛子一卷通二十三篇嘉祐中有宋大夫咸

为之注释今所传蜀本是矣乾道中王君蔺稍又𨤲𥙷其讹

阙是为舒家本然取两家本阅之盖皆以为孔子八世孙鲋

子鱼丛聚成书而连丛续扵汉太常孔臧其实不然子鱼生

扵战国之末一为陈渉岀知难而退遗言隐行不传扵世者

必多安在猎取一二自𭧂其美侈然上附扵先君之列而谓

之著书耶张耳陈馀二人者汉𥘉谓之贤士又或以叔孙通

为圣人今书数引其名此后人所推托若房玄龄杜如晦之

扵文中子耳连丛亦非孔臧所为其四赋尤猥劣无西都人

语气二书依傍故实仅仅不失余故读而疑之然诸子书自

列御寇以下多非正文君子之扵书为其可以正人心息邪

说也则存之孔丛子者矫矫然守其经生之学试读而行之

其心之扵贫贱患难也不苟辞之矣此非孔氏子孙(⿱艹石)其徒

孰能为㢤

  读蔡氏独断

蔡氏独㫁二卷本传载伯皆尝著此书而世儒或疑今本非

真出扵后来者掇拾汉史馀文以成之余考之伯皆之学不

止扵此谓不出扵伯皆亦非也当由本书散亡幸而存者仅

此耳(⿱艹石)车服诸志乃其所巳创与范晔史文时相出入盖晔

取伯皆非仿伯皆者取晔也古人作史咸有所本一史成而

诸书皆废伯皆之书其以范晔史废㢤然犹仅存则犹有不

可尽废焉者矣伯皆才识数倍扵晔⿰纟⿱𢆶匹 -- 继孟坚者当在伯皆天

夺其成逸而归至扵偃蹇取死二人之道虽绝不同而皆不

得免其身士亦何贵扵文㢤读其编竟之三叹益增学道之

慕云

  辨孔壁传

鲁共王所得孔子壁中古文虞夏商周之书及传论语孝经

释文以传为春秋又以为周易十翼按十翼之事不古陆氏

既云非经谓之传则春秋不可以为传也班氏艺文志载共

王坏孔子宅欲以广其官而得古文尚书及礼记论语孝经

凡数十篇然则孔安国所谓传则班氏所谓论语孝经也

  佩韦辨

人性刚柔得扵天宜(⿱艹石)不可以矫焉者然有修之成徳而为

君子亦有䧟之失中而为小人则不可徒委之天矣徳既成

性既善我不病刚矣而以刚取祸我不病柔矣而以柔致咎

是则又若岀扵天之所为而人力不得尽预其间吾读柳子

厚佩韦赋感而悲之夫子厚谓纯柔纯弱者必削必薄纯刚

纯强者必䘮必亡故取扵韬义服利之君子以为之盟是行

善矣吾独不释扵取舍之指何其持心危择利审惴焉夺扵

其外将不暇执其素委躬而趋之也且泄冶之争其君而死

义也安有义而可悲者义不可悲而不免扵祸非泄冶之罪

也而子厚罪之陈咸在昏上乱臣之间崛强自异病在犹未

能尽诚直耳其触屏而拒教君子何讥焉而子厚讥之充子

厚之意则拟之(⿱艹石)何然后为刚𫆀如此而刚者在所恶则将

出扵如彼而柔者而后可耶泄冶之争非遇孔宁仪父其君

固能容之陈咸不过不能久为要官当是时不为陈咸之直

而以他过竟死者多矣然则二子亦偶不幸耳非谓其不能

柔而刚也世有所谓真刚者加之以所不堪而不为之辞予

之所以不当得而不为之受何者其自处者定也吾𮗚子厚

奇才盛气言论雄峭得君之浅未睹著立何如而平居与敌

以下言视施扵所畏者悾悾之义巳少衰矣夫子曰枨也欲

焉得刚欲之害刚不必巳甚亦孰有大扵利禄者乎子厚悼

苦諌之败名惩直躬之失职逃刚太过逡巡不悟而堕扵党

人之阱也哀㢤吾故重惜子厚贤而有识疏扵刚柔之辨不

及详而择之也王君希圣作佩韦辞自西门豹范丹柳子厚

诸人至朱夫子凡取扵韦者备矣徴仆为之铭仆不能有所

发独谓子厚宜慕刚者师之不得尚愧不能执柔故为其辨

且仆之资外狷急而内巽弱惧学之不勇遂为小人之趋也

亦幸因希圣之言而觉焉希圣才敏倍扵仆方谦谦好问其

以不腆之言为何如㢤时徒维摄提格余月已卯表元书

 自𡊮氏字说至佩韦辩五篇删去不存藁久矣盖已卯歳

 前未居剡源时也庚子春有三衢王秀才从何处传冩以

 讹缺见问余遂取而存诸篇中俯仰二十年文学志业一

 无所増益反若有愧扵前如何如何

  豢夸二氏诫

古有豢氏之国其俗喜搏有一人最善搏力既盖一国矣扵

其𡚒逆批控邀遏之术特殚其巧焉他善搏虽趫徤如堵墙

跃其前肘交而仆由是人心服之尽国中无与为搏者然谋

折之挫之百方乃相率奉之为燕逰醴食声乐以惫其体其

人亦以为吾搏巳绝浸淫欲兼他技纵而及扵戏弄博奕之

事众奉之者外与之逰而实搏之不如也心索而习之久之

搏成度其人巳不复可畏一少年众恚曰吾属所为奉子者

以子能搏耳吾今与子搏明日搏扵市其人振腕翔踵而赴

之气喘然索矣故今言技之不终者以豢氏为戒夸氏之国

有好徳之士亦犹是也夸氏之国之士叩之其䇿靡不知投

之其艺靡不习自炎黄以前茫昧无名之初沿而及扵其身

之所历其间废置盛衰然否之迹靡不通其故自儒者之所

当务以至九流百家六合之外奇诡恍惚之说靡不能举其

概亦可谓辨博不常之士矣去之而一邑一邑敬之去之而

一州一州异之去之而天下天下之士愧之曰吾见此人殆

虚为士也则相与北逰而事之愿为弟子岀则安车居则凾

丈群弟子往来聴其说而先生坐授之其说曰凡吾扵学弗

能物物而精之也吾有要学吾之要而诸所欲能者可举群

弟子得其说与书大喜不期年学皆成先生处之洋洋然其

道有授而无受也其能有出而无入也心窃自幸吾既为天

下师何能劳苦复事学今然后惟逰乐是图以毕其齿尔如

是又几年群弟子时造先生之居而究焉先生应之不逾其

初稍稍厌而去之益老益昏师道益衰学者益离无所得食

而归其国其国之人不为礼今人言为师者又相戒毋(⿱艹石)

氏子然也戴氏曰二氏子之取侮其终身者不可追矣抑所

与从逰者何太薄也吾𮗚自古志怪之书不一其州国名号

非人迹所经诞谩无所考信其事复非人世当有故君子多

略而不稽兹二事有渉扵教吾故表而录之以使偷近娱而

安成名者警焉

  猫议

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犬猪皆得其𩔖扵人谓之十二属

猫与人最近独不预客或疑之以为他物贵贱犹有可言顾

不得比蛇鼠乎曰猫慕肥暖轻迁就不信无义又生子多自

残贼其事蛇鼠所不为也

 祭文

  众祭徐子方丞㫖文

呜呼哀㢤人之群居各以其伦故生而逹之不相遗也所以

为义死而■之不相污也所以为仁属者𥨸见求之扵风气

混合之㑹岂六合之广百岁之逺而不知其人盖亦两不相

值至扵贵者吝𫞐而忌善贱者徇势而忘身惟我徐公天性

清真闻一言之中扵道一材之适扵用则夸张赞诩至自引

其躬以为如不可及虽草茅侧𨹟江海阻绝内不度已之嫌

疑外不顾人之𩓑欲而必将使之处屈而能伸位近三台仕

逾五纪衣冠之所楷则中外之所警䇿而谦容雅度言𥬇恂

恂譬之大川乔岳有来必容无门不纳人益见其浩荡而嶙

峋彼斗筲之夫撞搪掉掷岂不欲驱羸攻坚扬秽溷洁卒之

力不给而先蹶目既昧而徒瞋夫惟在宠知譲居髙䏻贫故

其忘懐岀处随时显晦白首一节愈久弥纯四海之士方期

公之大用假使病惫已甚犹当如古法闭阁予告即家赐珍

如之何遂弃斯人而长往若返阊阖而游氛氤考公之平生

本末终始至是则适可无憾惟私情之不释然者悼行志之

未卒而为善之无邻凄焉薄奠扵彼河漘而兾公神逰恍惚

之一遇也如畴昔之相亲尚享

  祭张复山长文

古之君子孰不能刚刚而不黩所以为良我识张君晚在江

鄕盖穷年卒岁不嬴五秉之入而严颜毅色能却千金之装

何以言之其司㑹计备廉名扵朋友其饬子弟捐近利扵胥

商而又退不苟衰老之禄进常守高蹈之方惟扵当筵𤼵辩

臧否愤激敢者难当虽人情油然终归避伏而灵台泰宇冲

抱先伤此则君之自损若吾徒所为𢡖怛者病直谅之不作

而老成之云亡凄焉草奠语短情长魂𠔃有知尚釂兹觞尚

  祭赵丞文

呜呼哀㢤人之居世患不能贤有贤扵巳或鲜其传贤且有

传是可以死我之哀公则何可已公昔燕居我为鄕人晚而

失仕亦同为民穷逹之交死生之故人所不知我得详数势

𫞐之鄕■弱罢市公扵此时懦如处子膏𥹭之门经荒史芜

公扵此时勤扵寠儒世禄临民以律为戏公扵此时敏如法

吏一镞穿城千夫䘮魄公扵此时勇如使客衣冠播越大蹶

小顚公扵此时逸如飞仙父畬扵前子获扵后浮沉里闬以

尽𦒿寿一昨兵奔始奠南宅隽者五兴左侯右伯神龙徙渊

云物先尽山之将移兰枯玉陨堂堂大宗馀一耋衰今其馀

者又不能遗人亦有言公善其终我知公子甚扵知公公居

未成公许邻我公族有女公许姻我公𥬇公颦我无不可SKchar

为去我令我无与虽公之子谁免其侮不侮在我我慕公熟

惟知公存不敢自辱我老知此非以自警且告公子公目其

⿰日𡨋 -- 暝北山苍苍南⿰氵𡨋 -- 溟洋洋百年之情临此一觞

  代千奴监司归祭祖考妣文

介丘出云雨流于田灵泉𤼵源潴陂积焉维我大父造基险

艰以身易宗忠不忍言嵬嵬太中承徽袭羙华高扬良宝

中毁施及孱孤遂享丰报未收再获𪔂受既芼惟获之逸居

之实劳其何无惧而可终朝爰念茔域爰念封树魂飞万里

有泪如雨属者天祸洊延祖妣得请于廷归奔䘮机有严衣

冠神灵是慿是举合葬是安是恒铭碑植植石仪闲闲匪以

𩛙哀哀在肺肝

  代祭王右军祠堂文

维某年月日逺孙某等谨以牲酒致祭扵逺祖故晋右军王

公维公清风懿范绘在史册俗情传夸举一遗百造意成书

纵言为文残圭㫁璧千古难群小者且然况乎精微青山白

云魂来是非谷禽弄吟涧卉晴秀庶几挥毫尚想舒啸树爱

召伯绣在平原名贤之光𬒳于逺昆某等悬睹新像载祀山

塾瓣香矢辞炯炯心目尚享

  祭告榆林庙文

某流连之人自癸酉以家东行即有兵祸脱命生还颠危益

甚六年之间奔走九郡十五县之地二千里之逺心未尝一

日宁而剡者固吾畴昔所卜以藏吾亲慕念所加非他处𠩄

比也不自意转徙而来遂得一区居之畚锸不劳龟筮自拹

鄕邻往来如素相识夫岂人力所能至斯是敢以民礼谒告

扵神惟神不赐简薄扵不肖躬惟先之泽未或陨坠俾世世

承祝则其子孙庶克用康将施福其孥以昌其家绥安惠和

动罔不裕亦惟我子孙大厥族扵斯世敬事神无斁以伸其

报焉敢告

  祭张村干厨嶴山神文

维年月日婺州路儒学教授戴表元谨致告张村千厨嶴山

之神维我祖考府君祖妣夫人实始托体长锡垄山不肖孙

慿赖遗䕃幸未成居积累岁年増边拓表延袤滋广今将用

闰月某日预卜寿藏于兹山瞻言长锡岿在东首祖孙相依

礼惟其宜惟神尚安妥之勿震勿愆以康我不肖躬以慰安

先亲之灵则幽明之间为惠侈矣是敢祗告

  迁奉祠堂文

维大徳五年岁辛丑十二月丙寅朔越九日甲戌孝嗣孙戴

表元谨以清酌时羞之荐昭告于

戴氏初祖九府君以下列庙之灵古者将营宫室宗庙为先

表元来居剡源馀二十载而新寝未筑颇尝规购先祠奔驰

之烦莫克就绪深惧迤逦愈兹不䖍爰涓吉日祗迁神主宅

兹上游位惟辰巳北上西向初祖以下在北室高祖六四府

君在中室五祀诸神附南室惟土地之神在下室迁奉之后

庶几妥灵阴阳隲相家用和康以延于子子孙孙无坠厥祀

敢告

  信学谒先圣文

惟夫子之道大而无所不该故精粗内外皆诣其极今之为

夫子之徒者未能尽巳而但欲尽物多见其不知量也表元

之区区诚不意复奉牲币以事夫子虽其惰衰不敢不勉祗

役之初是用谒告

  先儒祠

先王之学既散而无所宗扶而存之是在孔氏孔氏之学又

散而莫知所宗然犹能绵延不即绝者则濂洛以来诸先儒

之赐也故所在庙学亦得通祀惟谨祗役之初是用谒告

  鄕贤祠

信为江东儒国异时诸老先生议论风指所以覃𬒳吾徒逺

矣爱其人者爱其甘棠况表元得以职事奉祠宇备扫除之

役祗事之𥘉是用谒告

  土地

惟神莅食兹学有年为官者故苟旦暮以𠑽官簿不得如神

之专且久也祗役之初是用谒告惟神嘉相之

  中丁迁先贤祠

惟兹学祀乡之先贤旧矣中更兵毁宇舍不周混处庙庑祭

荐差迭有及有遗神人弗宁相攸西偏厥庐面阳爰议改奉

适时中丁诸生将有事扵释菜遂扵新祠掲䖍妥灵尚歆飨

  祭徐母吴氏夫人文

呜呼人扵父母谁不知亲然分别言之父当严而近义母或

爱而为仁至扵离脱襁褓熏渐简册则必待师友而成身其

有闺门贞淑之节而能督饰孩稚家仪塾范与父师均此岂

可但谓之贤母而求之旷世盖鲜其人英英徐门弋水之濵

惟彼良子㓜罹艰辛惟太夫人机杼箴纫却朱铅而不事惨

独鹤扵相晨顾中诚之所惜有掌握之奇𤤽则为招名工购

美错朝追暮𤥨以使逺异乎凡氓比诸陶姫截髻孟婺迁邻

虽风流之巳逺实懿则之同伦天闵其劳与之康强燕乐兾得

养寿扵朱罂翠管彩绶雕轮宜百年而未足胡庆吊之相因

某愿托子列难同它賔既登堂之不早当薄奠之躬陈凾辞

絮酒终若有柅吾足者徒含愧而颦呻灵兮有知鉴此情真

尚享

  榆林瓦岭庙上梁文

天开地辟山川忽属扵神灵岁改星回祠宇自关扵气运眷

榆林之乐土时瓦岭之閟宫垄脉东来雄跨苍龙之背檐牙

南指前占朱雀之𨇠精神数十里之趋迎生齿累百家之环

拥祭则受福久无⿰虫𡨋蝗水旱之灾过者下车真有社稷尸祝

之爱逮扵近岁尤著阴功间亦避兵驿候朝传而不至人方

忧盗里门夜启以无惊帡幪之赐既多崇饰之严未称遂恢

新构益耸群瞻良家输杞梓之材千章辐辏巧匠献般垂之

技百堵朋兴日吉辰良人𭞹神悦修梁斯举善颂宜宣

儿郞伟抛梁东好把诗书变土风看取梨州文笔様嵳峨髙

挿万人中

儿郎伟抛梁西榆柳堤平马不嘶从此太平无哄讼村村化

作好山溪

儿𭅺伟抛梁南积翠前峰手可探事少自然生冨足宜耕宜

畜又宜蚕

儿郞伟抛梁北匝匝连甍如拱极人行昼静少追呼犬卧清

宵无盗贼

儿郎伟抛梁上吉善之人神所相欺心莫向庙中来且𭄿鄕

邻兴逊让

儿郎伟抛梁下此村今是平安社驱将虎豹不窥山护使牛

羊长蔽野










剡源戴先生文集卷之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