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夢得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 劉夢得文集 卷第六
唐 劉禹錫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武進董氏景宋刊本
卷第七

劉夢得文集卷第六

  送別詩

   送張侍郎   送楊侍御

   送蕭郎中   送李尚書

   送渾大夫   送源中丞

   送陸侍御   送太常蕭愽

   送王司馬   送楊處厚

   逢韓七中丞  送周使君

   留別張侍御  送家兄隱居

   送王師魯   別友人後得書

   送李僕射   重送李相公

   送張苕    送能判官

   送韋秀才道沖赴制舉

   送李策秀才  送張盥赴舉

   送裴處士應舉 送錢侍御

   辤李相公    送令狐相公

   送趙中丞    送裴司徒令公

   送李戸部侍郎 送李郎中

   送杜録事   夜宴盧常侍宅

   送崔司業使君 送皇甫少尹

   送蔡京    送唐舎人

   送盧處士   送李秀才赴舉

   送令狐愽士  送李貟外

   送陳郎中   送李中丞

   送李庚先輩  送廖參謀

   送從弟郎中

  送工部張侍郎入蕃弔祭時張兼御史

月窟賔諸夏雲官降九天飾終鄰好重錫命禮

容全水咽猶登隴沙鳴稍極邊路因乗馹近志

爲飲冰堅毳帳差池見鳥旗揺曵前歸來賜金

石榮耀自編年

  早秋送臺院楊侍御歸朝兄弟四人遍歷諸科二人同在省

仙署棣華春當時巳絶倫今朝丹闕下更入白

眉人重振髙陽族分居要路津一門科第足五

府辟書頻𬷮鳥得秋氣法星懸火旻聖朝寰海

靜所至不埋輪

  送工部蕭郎中刑部李郎中並以夲官兼

  中丞分命充京西京北覆糧使

霜簡映金章相輝同舎郎天威巡虎落星使出

鴛行鐏俎成全䇿京坻閱見糧歸來虜塵滅畫

地奏明光

  送李尚書鎭滑州自淅西觀察徴拜兵部侍郎月餘有此拜也

南徐報政入文昌東郡須才別建章視草名髙

同蜀客擁旄年少勝荀郎黃河一曲當城下緹

𮪍千重照路傍自古相門還岀相如今人望在

巖廊其後果繼韋平之族

  送渾大夫赴豐州自大鴻臚拜家丞舊勲

鳳銜新詔降恩華又見旌旗出渾家故吏來辤

辛屬國精兵願逐李輕車氊裘君長迎風懼錦

領酋豪踏雪衙其柰明年好春日無人喚看牡

丹花

  送源中丞充新羅𠕋立使侍中之孫

相門才子稱華簪持節東行捧德音官帶霜威

辤鳯闕口傳天語到鷄林煙開鼇背千㝷碧日

落鯨波萬頃金想見扶桑受恩後一時西拜盡

傾心

  送陸侍御歸淮南使府五韻用年

江左重詩篇陸生名乆傳鳳城來巳熟羊酪不

嫌羶歸路芙蓉府離堂瑇瑁筵秦山呈臘雪隋

柳布新年曾忝楊州薦因君逹短牋時從丞相鎭揚州甞辱麦薦

  送太常蕭愽士弃官歸養赴東都時元兄罷相爲少師

  仲兄爲郎官並分司洛邑

兄弟盡鴛鸞歸心切問安貪榮五彩服遂挂兩

梁冠侍膳曾調鼎循陔更握蘭從今別君後長

嚮德星看

  送王司馬之陜州自太常丞授工爲詩

暫輟清齋岀太常空攜詩卷赴甘棠府公旣有

朝中舊司馬應容酒後狂案牘來時唯署字風

煙入興便成章兩京大道多遊客每遇詞人戰

一場

  洛中送楊處厚入𨵿因遊蜀

洛陽秋日正淒淒君去西秦更向西舊學三冬

今轉富曾傷六翮養初齊王城曉入窺丹鳳蜀

路晴來見碧鷄早識卧龍應有分不妨從此躡

丹梯

  洛中逢韓七中丞之吳興口號五首

昔年意氣結羣英幾度朝迴一字行海北天南

零落盡兩人相見洛陽城

自從雲散各東西每日歡娱却慘悽離別苦多

相見少一生心事在書題

今朝無意訴離杯何況清絃急管催夲欲醉中

輕逺別不知翻引酒悲來

槖它橋上蘋風起鸚鵡杯中蒻雨春水碧山青

知好處開顔一𥬇嚮何人

谿中士女出笆籬谿上鴛鴦避畫旗何處人間

似仙境春山攜妓採茶時

  送周使君罷渝州歸郢中別墅

君思郢上吟歸去故自渝南擲郡章野戍岸𫟪

留畫舸緑蘿隂下到仙莊池荷雨後衣香起庭

草春深綬帶長秪恐鳴騶催上道不容待得晚

菰甞

  發華州留別張侍御賈

束簡下延閣假符驅短轅同人惜分袂結念醉

芳罇切切別絃急蕭蕭征𮪍煩臨岐無限意相

視却忘言張詩云夫子生知者相期性理中遂有忘言之句

  奉送家兄歸王屋山隱居二首據道書王屋山一名陽洛山

陽洛天壇上依俙似玉京夜分先見日月淨逺

聞笙雲路將雞犬丹臺有姓名古來成道者兄

弟亦同行

春來山事好歸去憶逍遥水淨苔莎色露香芝

术苗登臺吸瑞景飛歩翼神颷願薦塤箎曲相

將學玉簫

  送王師魯恊律赴湖南使幕即永穆公之孫

翩翩馬上郎驅傳渡三湘橘樹沙洲暗松醪酒

肆香素風傳竹帛髙價騁琳琅楚水多蘭(⿱艹石)

人事搴芳

  別友人後得書因以詩贈

前時送君去揮手青門橋路轉不相見猶聞馬

蕭蕭今得出𨵿書行塵日巳遥春還遲君至共

結芳蘭苕

  奉送浙西李僕射相公赴鎭奉送至臨泉驛書札見徵拙詩時在汝州

建節東行是舊遊歡聲喜氣滿吴州郡人重得

黃丞相童子爭迎郭細侯詔下初辤温室樹夢

中先到景陽樓自憐不識平津閤遥望旌旗汝

水頭

  重送浙西李相公頃嘗鎮江南巳經七載

  後歷滑臺劒南兩鎭遂入相今復領舊地

  新加旌旄

江北萬人看玉節江南千𮪍引金鐃鳯從池上

遊滄海鶴到遼東識舊巢城下清波含百谷牎

中逺岫列三茅碧雞白馬徊翔乆却憶朱方是

樂郊

  送華隂尉張苕赴邕府使幕張即燕公之孫頃坐事除名

昔忝南宫郎往來東觀頻甞披燕公傳聳(⿱艹石)

三辰翊聖崇國夲保賢正朝倫髙視緬今古清

風夐無鄰蘭錡照通衢一家十朱輪鄼國嗣侯

絶蔿郷貴業貧夫子承大名少年振芳塵青袍

仙掌下矯首凌煙旻公冶夲非罪潘郎一爲民

風霜苦揺落堅白無緇磷一旦逢良時天光燭

幽淪重爲長裾客佐彼觀風臣分野窮禹畫人

煙過虞巡不言此行逺所樂相知新雨起巫山

陽鳥鳴湘水濵離筵出蒼莽別曲多愁辛今朝

一杯酒明日千里人彼此孤舟去悠悠天海春

  送湘陽能判官孺登府罷歸鍾陵因𭔃呈

  江西裴中丞二十三兄三首

射策志未就從事府云除篋留馬卿賦袖有劉

𢎞書忽見夏木深悵然憶吾廬復持州民刺歸

謁專城居君家誠易知勝絶傾里閭人言北郭

生門有卿相輿

鍾陵藹千里帶郭西江水朱檻照河宫旗亭緑

雲裏前年初缺守愼𥳑由宸扆臨軒弄郡章得

人方付此是時左馮翊天下第一理貴臣持牙

璋優詔發青紙迎風汙吏免先令疲人喜何武

劾腐儒陳蕃禮髙士

昔𦫵君子堂腰下綬猶黃中丞時爲萬年尉汾隂有寶氣

赤堇多竒鋩束𥳑下曲臺佩鞬來歷陽綺筵陪

一𥬇蘭室襲餘芳風水忽異勢江湖遂相忘因

君儻借問爲話老滄浪中丞爲愽士制相國柳宜城議識者韙之頃授余以其夲厥後

牧和州節度使杜司徒以中丞才器俱偉欲軍裝以重戎府故授以夲州團練使滿坐觀腰鞬禮成歡甚相視而𥬇後房讌樂⺊夜

縱談子忝司徒之賔時獲末坐初中丞自尚書屯田貟外郎岀守踵其武者今給事中穆公代給事者右丞叚公予不佞繼右丞之

後故曰襲餘芳焉

  送韋秀才道沖赴制舉

驚禽一辤巢栖息無少安秋扇一離手流塵蔽

霜紈故侣不可追涼風日巳寒逺逢杜陵士別

盡平生歡逐客無印綬楚江多芷蘭因君時暇

遊長鋏不復彈閱書南軒霽絙瑟清夜闌萬境

身外寂一杯腹中寛伊昔𤣥宗朝冬卿冠鴛鸞

肅穆昇内殿從容領儒冠游夏無措詞陽秋垂

不刋至今羣玉府學者空縱觀世人希德門揭

(⿱艹石)攀峯巒之子嚮明訓鏘如振琅玕一旦西上

書斑裳拂征鞍荆臺宿暮雨漢水浮春瀾君門

起天中多士如星欑煙霞覆𩀱闕抃舞羅千官

清漏滴銅臺仙廚下雕盤熒煌仰金牓錯落飛

濡翰古來長䇿人所歎遭時難一鳴從此始相

望青雲端

  送李䇿秀才還湖南因𭔃幕中親故兼𥳑

  衡州吕八郎中

深春風日淨爭長幽鳥鳴僕夫前致詞門有白

面生攝衣相問訊解帶坐南榮端志見眉睫苦

言發精誠因出懷中文調孤詞亦清悄如促柱

絃掩抑多不平乃言夲蜀士世降岷山靈前人

秉懿文髙視來上京曵綬司徒府所從信國楨

析薪委空林善響難繼聲何處依附郭幾人思

郈城雲天望喬木風水悲流萍前與計吏西始

引貢士名森然就筆札從試春官卿帝城岐路

多萬足伺晨星茫茫風塵中工拙同有營寒女

勞夜織山苗榮寸莖侯門武繼踵衣褐誰將迎

弱羽果摧頽壯心鬱怦怦諒無蟠木容𦕅覆蓬

累行昨日訊靈龜繇言利艱貞當求捨拔中必

在審己明誓將息薄遊焦思窮筆精蒔蘭在幽

渚安得揚芬馨曰余摧落者散質負華纓一聆

辛苦辭再動依鬱情身棄言不動愛才心尚驚

恨無羊角風使爾化北溟論罷情益親渉旬忘

歸程日攜邑中客間眺江上城晝憇命金罍宵

談轉琁衡蕙風香麈尾月露濡桃笙忽被戒羸

驂薄言事南征火雲蔚千里旅思浩巳盈湘江

含碧虚衡嶺浮翠晶豈伊水山異適與人事并

油幕似崑丘粲然疊瑶瓊𢈔樓見清月孔坐多

緑醽復有衡山守夲自雲龍庭至和在靈府發

越侔咸英一麾岀營陽惠彼蚩蚩民隼旟辤灞

水居者皆涕零惟昔與伊人交歡在夙齡一從

雲雨散滋我鄙悋萌北渚不堪愁南音誰復聽

離憂(⿱艹石)去水浩漾無時停甞聞祝融峯上有神

禹銘古石琅玕姿秘文螭虎形聖功奠逺服神

物擁休禎賢人在其下仿像疑蓬瀛君行歷郡

齋大袂拂𩀱旌飾容遇朗鑒肝鬲可以呈昔日

馬相如臨卭坐盡傾勉君刷羽翰早取凌青冥

  送張盥赴舉并引

古人以偕受學爲同門友今人以偕𦫵名爲同

年友其語孰見搢紳者皆道焉余於張盥爲丈

人由是道也曩吾見爾之始生以老成爲祝今

吾見爾之成人以未立爲憂吾不幸嚮所謂同

年友當其盛時聮袂齊鑣亘絶九衢(⿱艹石)屏風然

今來落落如曙星之相望昔日㑹合不煩異席

可長太息哉然而尚書右丞衞大受兵部待郎

武庭碩二君者當時偉人咸萬夫之望足以訂

十朋之多也第如京師無騷騷爾無忻忻爾時

秋也吾爲(⿱艹石)叩商之謳幸有感夫二君子

爾生始懸孤我作坐上賔引箸舉湯餅祝詞天

麒麟今成一丈夫坎軻愁風塵長裾來謁我自

號廬山人道舊與撫孤悄然傷我神依依見眉

睫嘿嘿含悲辛永懷同年友追想出谷晨三十

二君子齊飛陵煙旻曲江一㑹時後㑹巳凋淪

況今三十載閱世難重陳盛時一巳過來者日

日新不如揺落樹重有明年春火後見琮璜霜

餘識松筠肅機乃獨秀武抱亦絶倫爾今持我

詩西見二重臣成賢必念舊保貴在安貧淸時

爲丞郎氣力侔陶鈞乞取斗𦫵水因之雲漢津

  送裴處士應制舉并引

晉人裴昌禹讀書數千卷於周官小戴禮尤𮟏

性是古敢言雖侯王不能卑下故與世相參差

凡抵有位以索合行天下幾巨依遍常歎諸侯

莫可遊欲一見天子而未有路㑹今年詔書徴

賢良昌禹大喜以爲盡可以豁平生搏髀爵躍

曰一觀雲龍庭足矣繇是裹三月糧而西徂咨

余以七言爲西遊之資籍耳

裴生乆在風塵裏氣勁言髙少知已注書曾學

鄭司農歷國多於孔夫子往來訪我到連州無

窮絶境終日遊登山雨中試蠟屐入洞夏裏披

貂裘白帝城邊又相遇歛翼三年不飛去忽然

結束如秋蓬自稱對䇿明光宫人言䇿中說何

事掉頭不荅看飛鴻彤庭翠松迎曉日鳯銜金

牓雲間出中貴腰鞭立傾酒宰臣委佩觀揺筆

古稱射䇿如彎弧一發偶中何時無由來草澤

無忌諱努力滿挽當雲衢憶得童年識君處嘉

禾驛後聮牆住垂釣鬭得王餘魚踏芳共登蘇

小墓此事今同夢想閒相看一𥬇且開顔老大

希逢舊鄰里爲君扶病到方山

 送錢侍御自宣州幕拜官便於華州覲省

五綵繡衣裳當年正相稱春風舊𨵿路歸去眞

多興蘭陔行可採蓮府猶逥瞪楊家紺幰迎

即王相公貴壻謝守瑶華贈宣州崔相公有詩贈行御街草泛豔臺相

煙含凝曾是平昔遊無因理歸乗

  將赴汝州途岀浚下留辤李相公表臣

長安舊遊四十載鄂渚一別十四年後來富貴

巳零落歳寒松栢猶依然初逢貞元尚文主雲

闕天池共翔舞相看却數六朝臣屈指如今無

四五夷門天下之咽喉昔時往往生瘡疣聮翩

舊相來鎭壓四海吐納皆通流乆別凡經幾多

事何由說得平生意千思萬慮盡如空一笑一

言眞可貴世間何事最慇勤白頭將相逢故人

功成名遂㑹歸老請嚮東山爲近鄰

  送令狐相公自僕射出鎭南梁

夏木正隂成戎裝出帝京霑襟辤闕淚回首別

郷情雲樹襃中路風煙漢上城前旌轉谷去後

𮪍踏橋聲乆領鴛行重無嫌虎綬輕終當提一

筆再入副蒼生

  送趙中丞自司金郎轉官參山南令狐僕

  射幕府趙氏兄弟皆僕射門客

緑樹滿襃斜西南蜀路賖驛門臨白草縣道過

黃花相府開油幕門生逐絳紗行看布政後還

從入京華

  送裴司徒令公自東都留守再命太原自封晉國

  公兩任相去十六年

星使岀關東兵符賜上公山河歸舊國管籥換

離宫行色旌旗動軍聲鼓角雄愛棠餘故吏𮪍

竹見新童漢壘三秋靜胡沙萬里空其如天下

望旦夕詠清風

  送李戸部侍郎自河南尹再除夲官歸闕

昔年内署振雄詞今日東都結去思宫女猶傳

洞簫賦國人先詠衮衣詩華星却復文昌位別

鶴重歸太一池想到金門待稱籍一時驚喜見

風儀

  送蘄州李郎中赴任

楚𨵿蘄水路非賖東望雲山日夕佳薤葉照人

呈夏簟松花滿椀試新茶樓中飲興因明月江

上詩情爲晚霞北地交親長引領早將𤣥𩯭到

京華

  洛中春末送杜録事赴蘄州

罇前花下長相見明日忽爲千里人君過午橋

回首望洛城猶自有殘春

  夜宴福建盧常侍宅因送之鎭

暫駐旌旗洛水堤綺筵紅燭醉蘭閨美人美酒

長相逐莫怕猿聲發建溪

  洛中送崔司業使君扶侍赴唐州

緑野方城路殘春柳絮飛風鳴驌驦馬日照老

萊衣洛苑魚書至江村鴈戸歸相思望淮水𩀱

鯉不應稀

  送河南皇甫少尹赴絳州

祖帳臨周道前旌指晉城午橋羣吏散亥字老

人迎詩酒毎同樂別離方見情從兹洛陽社吟

詠欠書生

  送前進士蔡京赴學究科時崔相公楊尚書掌選

耳聞戰鼓帶經鋤振發名聲自里閭巳是世間

能賦客更攻牎下絶編書朱門逹者誰能識絳

帳諸生盡不如幸遇天官舊丞相知君無翼上

空虚

  送唐舎人出鎭閩中

暫辤鴛鷺出蓬瀛忽擁𧴀貅鎭粤城閩嶺夏雲

迎皁蓋建谿秋樹映紅旌山川遠地由來好富

貴當年別有情了却人閒㛰嫁事復歸朝右作

公卿

  送盧處士歸嵩山別業

世業嵩山隱雲𭰹無四鄰藥鑪燒姹女酒甕貯

賢人曉日華隂霧秋風函谷塵送君從此去鈴

閣少談賔

  送李友路秀才赴舉

誰憐相門子不語望秋山生長紈綺内辛勤筆

硯閒榮親在名字好學弃官班竚俟明年桂髙

堂開𥬇顔

  送國子令狐愽士赴興元覲省

相門才子高陽族學省清資五品官諫院過時

榮棣萼謝庭歸去踏芝蘭山中花帶煙嵐晚棧

底江含雪水寒伯仲到家人盡賀栁營蓮府遞

相歡

  送李二十九兄貟外赴邠寜使幕

家襲韋平身業文素風清白至今貧南宫通籍

新郎吏西𠋫從戎舊主人城外草黃秋有雪烽

頭煙靜虜無塵鼎門爲別霜天晚剩把離觴三

五巡

  送分司陳郎中祗召直史館重修實録

蟬鳴官樹引行車言自成周赴玉除逺取南朝

貴公子重修東觀帝王書常時載筆窺金匱暇

日登樓到石渠(⿱艹石)問舊人劉子政如今頭白在

商於

  送李中丞赴楚州

緹𮪍朱旗入楚城士林皆賀振家聲兒童但喜

迎賢守故吏猶應記小名萬頃水田連郭秀四

時煙月映淮清憶君初得崑山玉同嚮揚州攜

手行

  送李庚先輩赴選

一家何啻十朱輪諸父𩀱飛秉大鈞曾脫素衣

參幕客却爲精舎讀書人離筵洛水侵杯色征

路函𨵿嚮晚塵今日山公舊賔主知君不負帝

城春

  送廖參謀東遊二首

九陌逢君又別離行雲別鶴夲無期望髙樓上

忽相見看過花開花落時

繁花落盡君辤去緑草垂楊引征路東道諸侯

皆故人留連必是多情處

  送從弟郎中赴浙西并引

從弟三復十餘年閒凡三爲浙右從事往年主

公入相薦𫾻登朝中復從公鎭南未幾而罷昨

以尚書外郎奉使至洛旋承新命改轅而東三

從公皆在舊地徴諸故事夐無其倫故賦詩贈

之亦志異也

銜命出尚書新恩換使車漢庭無右者梁苑重

歸歟又食建業水曾依京口居劉將軍傳云莒人世家京共經

無限事賔主兩如初

劉夢得文集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