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籩豆增服紀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加籩豆增服紀議
作者:楊仲昌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06

伏奉去月二十七日敕:太常卿韋縚奏稱「正月十八日恩赦節文,籩豆之薦,或未能備物;服制之紀,或有所未通。宜令禮官學士詳具奏。令諸馨香之物,甘旨新鮮肥濃之味,陸海所產,皆充祭用。每座籩豆,各加十二。酒爵制度,亦令廣大」者。褊學固陋,嚐聞於師,蝟參廷議之末,思答守官之用。謹按《禮》曰: 「夫祭不欲煩,煩則黷;亦不欲簡,簡則怠。」又鄭元云:「人生尚褻食,鬼神則不然。神農時雖有黍稷,猶未有酒醴。及後聖作為醴酪,猶存元酒,示不忘古。」 《春秋》曰:「蘋蘩蘊藻之菜,潢汙行潦之水,可羞於王公,可薦於鬼神。」又曰:「大羹不致,粢食不鑿。」此明君人者,有國奉先,敬神嚴享,豈肥濃以為尚?將儉約以表誠。則陸海之物,鮮肥之類,既乖禮文之情,而變作者之法,皆充祭用,非所詳也。《易》曰:「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此明祭存簡易,不在繁奢。所以一樽之酒,二簋之奠,為明祀也。抑又聞之,夫義以出禮,禮以體政,違則有紊,是稱不經。薦肥濃則褻味有登,加籩爵則事非師古。與其別行新制,寧如謹守舊章?又漢家園陵,八節上食,自茲以降,代行其典。國初貞觀之後,禮法刊定,今陵寢見有八節之奠,兼朔望常食。聖心追遠,每物加薦,不敢黷於宗廟,請施之於園陵。愚忝主司,顧非知禮,布之執事,惟裁擇焉。又外祖父母請加至大功九月,姨舅齊類加至小功五月,堂姨舅、舅母並請加至袒免者。謹按《儀禮》曰: 「外親皆緦。」又曰:「外祖父母以尊加,從母以名加,並為小功五月。」其為舅緦,鄭文貞公魏徵已議同從母例,加至小功五月訖。今之所加,豈異前旨?雖文貞賢也,而周、孔聖也,以賢改聖,後學何從?堂舅堂姨舅母並升為袒免,則何以祖述禮經乎?如以外祖父母加至大功,則豈無加報於外孫乎?如以外孫為報服大功,則本宗庶孫,何同等而相陵乎?儻必如是,深所不便。竊恐內外乖序,親疏奪倫。情之所沿,何所不至,理必然也。昔子路有姊之喪而不除,孔子問之,子路對曰: 「吾寡兄弟,而不忍也。」子曰:「先王制禮,行道之人,皆不忍也。」子路聞而遂除之。此則聖人因言以立訓,援事而抑情,是明例也。《禮》不云乎,「無輕議禮」。明其蟠於天地,並彼日月,賢者由之,安敢小有損益也?況乎《喪服》之紀,先王大猷,奉以周旋,以匡人道。一詞寧措,千載是遵,涉於異端,豈曰宏教?伏望各依正禮,以厚儒風。太常所請增加,愚見以為不可。謹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