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王詔 (咸宜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咸宜帝詔
作者:咸宜帝 阮朝 
大南咸宜元年六月初二日
1885年7月13日
勤王詔

自古馭戎之策,不出戰、守、和三者而已。戰之則未有其機,守之則難期得力,和之則所求無厭。當此事勢,千難萬難,不得已而用權。太王遷岐,玄宗幸蜀,古之人亦有行之者。

我國邇來偶因多故,朕以沖齡嗣位,其於自強自治,不暇為謀。

西派横逼,日甚一日。昨者西兵船增來,責以所難,照常款接,一不之受。都人震懼,危在旦夕。謀國大臣深惟安社重朝至計,與其俯首聽命,坐失先機,曷若伺其欲動而先應之。縱然事出無奈,猶待有此今日之舉,以圖善後之宜。亦係時势起見,凡預有分憂,想亦預知,知而預為之。切齒衝冠,殲仇敵愾,誰無是心哉。枕戈擎楫,奪槊運甓,亦豈無其人哉。且人臣立朝徇義而已,義之所在,死生以之。晉之狐偃、趙衰,唐之郭子儀、李光弼,古何人也。

朕凉德,遭此變故,不能竭力斡旋,都城淪陷,慈駕播遷,罪在朕躬,慚愧無地。惟倫常所係,百辟鄉士,無大無小,必不朕棄。智者獻謀,勇者獻力,富者出貲以助軍需,同袍同澤不辭艱險當如何。而可扶危持顛,亨屯濟蹇者不靳心力,庶幾天心助順,轉亂為治,轉危為安,得宇歸疆,此一機會,尊社之福,即臣民之福,與同戚者與同休,豈不韙歟。若夫愛死之心,重於愛君謀家之念,切於謀國,官則托故遠避,兵則離伍潛逃,民則不知好義急公,士則甘於棄明投暗,縱能偷生世上,衣冠而禽犢,胡忍為之。醲賞重罰,朝廷自有典型,毋貽後悔,其凛遵之。

欽此

咸宜元年六月初二日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4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7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