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王诏 (咸宜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咸宜帝诏
作者:咸宜帝 阮朝 
大南咸宜元年六月初二日
1885年7月13日
勤王诏

自古驭戎之策,不出战、守、和三者而已。战之则未有其机,守之则难期得力,和之则所求无厌。当此事势,千难万难,不得已而用权。太王迁岐,玄宗幸蜀,古之人亦有行之者。

我国迩来偶因多故,朕以冲龄嗣位,其于自强自治,不暇为谋。

西派横逼,日甚一日。昨者西兵船增来,责以所难,照常款接,一不之受。都人震惧,危在旦夕。谋国大臣深惟安社重朝至计,与其俯首听命,坐失先机,曷若伺其欲动而先应之。纵然事出无奈,犹待有此今日之举,以图善后之宜。亦系时势起见,凡预有分忧,想亦预知,知而预为之。切齿冲冠,歼仇敌忾,谁无是心哉。枕戈擎楫,夺槊运甓,亦岂无其人哉。且人臣立朝徇义而已,义之所在,死生以之。晋之狐偃、赵衰,唐之郭子仪、李光弼,古何人也。

朕凉德,遭此变故,不能竭力斡旋,都城沦陷,慈驾播迁,罪在朕躬,惭愧无地。惟伦常所系,百辟乡士,无大无小,必不朕弃。智者献谋,勇者献力,富者出赀以助军需,同袍同泽不辞艰险当如何。而可扶危持颠,亨屯济蹇者不靳心力,庶几天心助顺,转乱为治,转危为安,得宇归疆,此一机会,尊社之福,即臣民之福,与同戚者与同休,岂不韪欤。若夫爱死之心,重于爱君谋家之念,切于谋国,官则托故远避,兵则离伍潜逃,民则不知好义急公,士则甘于弃明投暗,纵能偷生世上,衣冠而禽犊,胡忍为之。𬪩赏重罚,朝廷自有典型,毋贻后悔,其凛遵之。

钦此

咸宜元年六月初二日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4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