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學篇 (虞世南)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勸學篇
作者:虞世南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38

自古賢哲,勤乎學而立其名。若不學,即沒世而無聞矣。且會稽之竹箭,湛盧之斷割,不括而羽之,不淬而礪之,終不見利用之材耳。羲之云:「耽玩之功,積如邱山。」張芝學書,池水盡墨。當其雅趣,求彼真意,無圖其形容,而滯於體質。此貴乎志意專精,必有誠應也。余中宵之間,遂夢吞筆,既覺之後,若在胸臆。又因假寐,見張芝指一道字用筆體法,斯源也。足明至誠感神,信有徵矣。故羲之於山陰寫黃庭經,感三臺神降。其子獻之於會稽山,見一異人披雲而下,左手持紙,右手持筆,以遺獻之,獻之受而問之曰:「君何姓字?復何遊處?筆法奚施?」答曰:「吾象外為宅,不變為姓,常定為字,其筆跡豈殊吾體耶?」獻之佩服斯言,退而臨寫,向逾三歲,竟昧其微。況乃不學乎?羲之云:「自非通靈感物,不可與談斯道。」夫道者,學以致之。飽食終日,而無所用心,則去之逾遠矣。不得其門而入,雖勤苦而難成矣。今立以君臣之體,類以攻戰之勢,將以近而喻遠,必因筌而得兔。務欲成其體要,啟其戶牖,庶將來君子,思而勉之。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