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九 匏翁家藏集 卷第七十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十一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

墓表八首

  翰林院編修李君墓表

君諱仁傑初字唐英後更字士英興化府莆田人也曾祖纘歷

城縣主簿祖馨業儒不仕父煥雷州府學訓導當訓導公宦游

嶺海間君畱侍其祖母宋氏于家時尚㓜巳能盡孝養而自力

于學出則從師友質問歸則與其弟仁貴相講授學旣成竟以

書經魁天順三年鄕試成化八年會試禮部復在高等廷試得

賜進士及第遂入翰林爲編修階承事郎未幾丁母林孺人憂

服除還任三年考最賜敕進階文林郎而封贈其父母妻如

制秩將滿而病卒矣年五十二初君被病每旦猶朝或勸之少

休其朝如故迨其劇乃巳其謹畏如此君治經得其說從學者

常數十人病且劇猶矻矻坐堂上爲諸生講解其精勤如此年

逾四十即治葬穴曰死者人之常他日不欲以後事纍吾家也

及是謂家人曰吾父不幸時客囊蕭然殆不能殮痛恨至今未

㤀吾即死殮無獨厚其明逹而孝又如此嗚呼可謂賢巳君性

卞急少容亦惟其中介直不能矯飾以阿人意然至遇知友杯

酒相屬談謔間發歡如也自居京師未嘗一走要地請謁日則

汛掃室廬彈琴投壷種花養魚以雅潔自適而巳平居旣以經

學爲業及門𫎇指敎者輙取科第嘗一同考禮部士得人爲多

其見於及人者僅如此配孺人陳氏今戶部郎中鼐之姊有賢

行男一人曰義方尚㓜女二人林待育林宜篤其壻也其卒以

成化十九年十二月廿四日以明年某月某日葬于某山之原

寬於君爲同年而相知深哀君之没而不可復得也爲表其墓

而復論其母曰李氏之先出於唐宗室有封之蔡者八傳曰丹

以祠部郎中遷莆田令改刺金州未行而卒子孫遂家莆田歷

宋及元與邑中方宋鄭號四大姓仕宦纍數世自教諭府君而

下官益小族益衰其世幾絶至君𡚒然起甲科列史職且顯于

朝而祿位壽考又止於此不能酬其爲人所以復興者其在後

人乎夫望其後人以濟其世美死者之志庻乎在是

  清逺史府君墓表

史之先嘉興思賢鄕大族也元季有黃翁居呉江穆溪之上與

史甚邇翁善處士諱榮者得其子居仁爲贅壻而穆溪有史氏

自此始居仁生府君其諱彬字文質淸逺其自號也㓜跌宕不

覊喜趨人之急國初法制方嚴郡縣吏仍故習貪縱自(⿱艹石)

君因民所疾惡與諸少年縳其魁獻 闕下處死一縣稱快而

府君得賜食與鈔給驛舟還家其父顧憂之曰吾家世醇厚

汝所爲(⿱艹石)是非史氏福也府君謝曰兒㓜尚氣耳居無幾悉謝

遣故所與游者改行自勵務爲恭謹每出入遇人無貴賤下之

尤以儉約自持視義所不當費吝不用一錢竟以力田拓其産

業時朝廷重糧儲設長稅者其後歲比水旱加以軍興調發

民不堪相率竄去田多荒稅旣不給長往往被罪府君適代爲

之知其𡚁所始務先愛養民力乃約束管内自里胥以下不得

取民毫毛利民感恱流亾復歸當春輙出循阡陌間勞來不倦

爲相視土地所宜指授種樹之法糞治之方而隨所不足爲補

助之旣乃使田甲檢視耕墾五日輙具報有惰慢者召其人誚

之甚則杖而徇于衆由是稅入居最縣官以爲能每治水諸使

行縣則推使前對至民生利害必反覆辨論之無所畏事多罷

行洪熈年初 詔天下民有戸絕而田廢者除其額許民自墾

而薄稅之然法重失實者官與長連坐吏胥輩要求百端奸民

往往待短長以快其私人揺于觸禁莫敢籍報府君慨然曰此

朝廷德意也懼禍不可遂條上得減稅(⿱艹石)干石家無私焉里人

謝曰微公吾屬不沾 上賜矣其見於居鄕者葢如此府君

爲人孝友而沉厚寡言人不見其喜愠重然諾自少至老未嘗

食言遇事可行不計利害故人多德之而小人亦不喜然府君

雖至死守之不悔也其没以宣德二年三月十日享年六十二

配同縣沈氏少府君一歲勤儉孝敬助府君成家後三歲卒合

葬小旬原子五人晟旻昊昌昻孫十一人曾孫(⿱艹石)干人玄孫(⿱艹石)

干人府君嘗曰禮嫡庻異禮秩吾當推行于家其析産令諸子

不得與長子齒且曰後世子孫可守此法無廢也其見於治家

者又如此府君葬旣六十年未有表其墓者其曾孫鑑始爲狀

請予與鑑相知乆矣葢嘗觀其家世隱居力本輔以禮義文雅

表然爲江南之望意其積之者必深且長不然何其盛至此乃

今得府君之爲人而益信焉惟唐李翶汲汲於得昌𥠖韓子銘

其祖之墓合於禮所謂知而能傳之意是以君子與之況由其

祖而及其上者鑑其孝也哉

   朱隱士墓表

崑山有隱士曰朱日南甫其諱夏別號勉齋系出唐孝友先生

仁𮜿初爲亳人後遷于睢數傳爲宋兵部郎中貫以𦒿德與杜

祁公等會于鄕世所謂睢陽五老是也其後有曰子榮仕至直

閣㓜值金兵之亂始來吳中歷世儒宦其尤以文學知名者元

儒學提舉德潤 國朝中書舎人吉隱士則提舉之曾孫而中

書之孫也父曰永安早卒隱士㓜故未知學甫成童忽慨然自

𡚒遂以儒業世其家初未娶其母郁孺人病請治于醫師鄭有

林有林固儒者察其事母狀𥨸歎其賢因以女歸之及年漸長

人自百里外延致于塾而隱士亦曰吾旣不仕使子弟頼我而

有益亦不爲獨善矣遂以授徒爲業其教人有法學者敬服至

終身不更他師葢隱士旣老始謝去時從大夫士之家居者爲

雅集邑令尤賔禮之不衰而隱士固無所求也鄕里稱必朱先

生而不敢字葢重其操云其家旣故所藏先世手澤與名人遺

墨無慮數十函後多散失乃數訪求于人積成家乗十卷提舉

所著有存復齋集毁于火復手自編錄卒頼以傳以直閣葬常

熟歲必往視且懼其終廢也請于葉文莊公表其上然不獨厚

其先世而巳鄕先逹刑部尚書顧公没旣乆而無後倡好義者

治其墓亦得不廢平生旣業儒不營生産特有數金一夕爲人

盗去巳而察知其人則所識者即隱其事不發槖中遂空不計

也其心之仁厚如此爲詩文語皆平澹如其人尤精於書甚得

楷法成化二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以疾終享年七十一配鄭

氏有賢行子男四人曰SKchar早卒曰文吏部觀政進士曰質曰彬

太學生女一人適沈傳孫男一人曰希周女一人卜葬以卒之

明年十一月十九日於是文將歸治葬自爲狀請予表墓其言

甚悲予於隱士爲郡人相距六十里而近而與其子相好二十

餘年然未嘗一識其面葢其足蹟少至城府巳可見其高矣且

未自直閣之子修撰大有以下皆葬吳縣陽山其後族人或葬

崑山隱士獨不忍去其先世仍命葬必陽山至是其子從之其

孝又可見者夫人不出而仕爲隱然比比而是無足稱數故皆

不得隱之名如日南甫可以無愧者故題其墓以表之

   河南陽武縣儒學訓導陳先生墓表

先生姓陳氏其先來自永嘉在宋有諱文驥者仕蘇州茶鹽常

平幹辦公事始畱居長洲文驥生子榮元汾水縣儒學教諭子

榮生天祐天祐生元善俱平江路醫學正元善生希武希武生

孟敷孟敷生良紹俱不仕而業醫不絕良紹娶韓氏太醫院判

公逹之女再娶王氏翰林侍講汝嘉之女先生則韓出也諱頎

字永之少孤鞠于繼母而學于舅氏福州敎授王應良通春秋

景泰元年以邑學生中應天府鄕試明年㑹試中副牓授湖州

府學訓導丁母憂服闋改荆州祖母喪承重服闋改陽武先生

精於經義用以教人日必坐齋舎懇懇講說及爲程文指授有

法而持行淸純雖不必嚴立教條人多感化之者每各省鄉試

爭聘校文嘗獨赴江西得士爲多在陽武時廵按御史會兩司

考察校官推先生爲列郡之最因畱署開封學事以先生宜遂

敎授也章三上舉之不報然亦非先生所望也先生狀貌癯然

早衰年僅五十五即懇請致仕兩司知其志堅不可奪咸作詩

送之而諸生畱之不得尤以爲恨葢自湖州去任巳然先生爲

人外(⿱艹石)和易中實剛介有守事小有非義毅然不肎爲尤號廉

潔湖州發地得竒石或謂可載歸爲玩先生曰此固非吾家物

也卒弃不取初至荆州太守錢公先生故人也知先生貧贈一

官馬以便出入他日納還之公言其可受故先生曰受則傷廉

且亦爲公汚竟謝却舉子有懷金以希幸進者斥逐不容見或

賺其幣去家人覺之則曰吾固使取之也其德之厚又如此性

孝友推之以待宗族歡然也能擇交而篤於信義乆而不變其

爲文章平實温雅詩亦淸切無浮浪語所著述有之京等録(⿱艹石)

干卷其曰味芝居士集者則從其別號而名之也陳旣醫家先

生少則通其業治病多驗及老而家居亦資以自給然不(⿱艹石)

俗之醫之計利也其娶湯氏繼周氏朱氏子男二長廉甫次欽

甫先卒孫男二夢得桂孫女六先生以成化十九年八月二十

五日卒享年七十明年四月十七日葬于吳縣高景山之原後

三年廉甫使人持其叔父顒所撰行實請予表墓予𫉬交於先

生聞先生之没方悼惜無巳豈敢以不文之言辭惟先生學行

卓然吳人皆知之何待於表而後著將以是爲廉甫復然念今

雖知之乆而人或不知故卒書之後有修郡志者按而列于人

物之𩔖庻先生之名傳之愈逺又非區區金石所能及也

   陳僉憲墓表

宣宗章皇帝之臨御也知人善任小大之臣各當其才庻事旣

康四海益治時則有(⿱艹石)監察御史陳公祚出廵江西乃獨爲

聖學之慮具疏馳奏大畧謂帝王之學先於明理明理在於讀

書葢聖賢嘉言善行載在典籍皆足以爲後世師法(⿱艹石)非素加

講習則於理未盡明雖有生知之質高世之見欲其行事之悉

合於道者鮮矣 陛下僃有聖德惜經筵之典未甚興舉講

學之功少有程度故所諜者雖得於此或未得於彼雖知其一

或未知其二而於聖賢精微之藴古今治亂之由豈能周知而

洞察乎而所謂學尤貴乎知要知要則治功易成而效可得惟

宋儒眞德秀大學一書其言明白懇切凡聖賢之格言古今之

實蹟無所不載  陛下欲致太平舎此書不可願於𦗟朝之

暇命儒臣講說非有大故不可間歇使知孰爲邪佞之可逺孰

爲民利之可興孰爲民害之可革古今(⿱艹石)何而治(⿱艹石)何而亂政

(⿱艹石)何而得(⿱艹石)何而失必能開廣聰明增光德業而忠賢以道

義輔德者愈見於信任邪佞以奇巧蕩心者自見於疎逺天下

之民受福無竆矣  上覽公奏巳有以SKchar欲邪佞等語(⿱艹石)

所指者疑焉他日以問侍臣或叩首爲婉詞以對且謂祚縁於

忠愛所發無他  上意稍解先是有 㫖械公赴京幷籍其

家比至竟不忍加刑特繫之獄  英宗即位察公忠直復其

官盡還其家屬云公諱祚字永錫世家于吳曾祖翠山祖正父

子敬母顧氏公㓜即不群弱冠補郡庠生永樂初詔修大典以

善書預選非其志也明年遂以春秋領鄕薦又二年登進士第

入翰林爲庻吉士時方重進士科即拜河南右參議爲政持大

體惠愛在民嘗與臬司官交章言事謫均州太和山佃戸至則

躳自耕作其勞苦有人所不堪者而處之𥙿如同謫士大夫遣

子弟從受經一爲講解不倦凡十年  仁宗即位念謫者才

多可用詔吏部選起之公在選中㑹 上晏駕不果用

宣宗初年仍命憲臣即均州群試之公策第一吏部覆試復第

一特擢山西道監察御史公在言路愈自激厲一時彈劾貴幸

爲之歛蹟出廵福建紏貪黜庸自方嶽而下不少假借所至尤

恤民隱福州屬縣民苦上官知買破産不足供公廉知其𡚁即

日禁止之民大稱快歲滿還朝奏開白塔河漕粟事宜悉見施

行未乆河就湮塞劾督工役者  上雖曲宥其人而在廷多

公直旣乃有江西之行而繋獄者幾五年始𫉬復官再廵湖廣

風力愈勁部下肅然旣而言遼王不法事  上怒甚復械赴

京論死未幾事竟驗卒直公原之因改南京雲南道益務建明

戶部侍郎吳璽奏舉主事吳恱恱有過不得舉璽被劾鞠獄者

因以私憾附致其罪恱亦不勝考訊而死公歎曰獄重事也法

司故爲深刻乃爾今災沴荐臻軄此之由乞坐其人以變亂成

法罪大理依阿宜倂罪之奏可以犯在赦前幸皆不坐仍敕天

下法司一遵律斷當以狥私深文爲戒秩滿用大臣薦擢僉福

建按察司事閩人素知公至是相戒不敢犯法諸軍衛厲民者

公痛繩之民益安焉分廵興化漳泉等郡郡舊多神祠爲考其

建置之由諸不載祀典與非古節義繫名教者悉除毁之其廟

學壇宇出官帑一新士民感之爲記刻于石乆之㓂起沙尤諸

郡騷然公時移疾不出刑部侍郎薛希璉廵撫閩中知公賢強

起公爲力疾視事者數月閩旣無警辭曰某自蚤歲即渉仕途

雖庸陋無補苟有所見不敢不盡今年幾七十且病無能爲矣

因疏請致仕時同官以㓂起皆貶斥去乃獨得請而歸閩人雖

不忍去公而亦爲公榮之旣歸自號退翁杜門却掃日惟以訂

經籍立家法爲事葢年七十五而終景泰七年二月癸丑也以

是年十二月庚申葬於吳山桃花塢之原配王氏子男一曰寍

新野王府敎授女二長適辰州知府鄒順次適太常寺少卿

信孫男二曰懷曰恱恱郡庠生女一公爲人風神整峻音吐剛

厲平生雖疾惡少容然居官遇賢能吏輙薦舉之尤號有識鑒

出廵時兩值鄕舉如湘隂魯文莆陽柯潜頼公監臨得不枉抑

後皆知名於世(⿱艹石)其他事死之孝治家之禮臨財之義爲學之

勤葢終其身如一日者其詳國有志家有傳墓有銘可以槩見

寛獨循教授君之請按中書舎人李君應禎之狀節其出處之

大畧表于墓道而復系之曰嗚呼公乎古之遺直也其忠誠激

發與唐劉去華等而考其前後殆有甚難者葢方脫均州之謫

士之厭竆阨者孰不縮首卷舌退藏於後以自全能復進言巳

難矣況言之所指隱然時𡚁以取必死之禍是固尤難也幸其

出一生於九死雖古之好奇節者知所懲艾而藩府之疏不旋

踵而入此不亦尤難矣乎夫去華之言雖剴切止於一落第不

耦公言(⿱艹石)少緩其禍則大至其挫之而氣愈壯摧之而節禰堅

此可見其中卓然有得而非沽一時之名僥倖苟且以塞責者

之所爲也孔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柳下惠曰直道而事人公

其有之

   林先生墓表

先生諱謨字君定別號訒菴其先本閩之林氏有諱適者避亂

徙黃巖之泉溪歲乆族益大連起仕宦而林氏遂冠郡中後泉

溪割置太平縣故今爲太平人高大父天麟以爲舅後冒李氏

至先生之子孟始復氏林遵父命也曾大父原紳華亭知縣大

父長民贈行部戶曹主事父茂弘吏部考功司貟外郎考功爲

人清節卓然爲浙東士夫稱首先生㓜承父教刻意問學正統

辛酉以縣學生登貢士省明年會試禮部中副牓授蘇州府學

訓導秩滿丁考功憂以疾卒于家景泰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也

年止四十三配同里丘氏孝子譚之孫女有賢行子男四人曰

嵩曰穹俱蚤世曰孟曰蘇女二人適趙珪季存信孫男一人曰

保琨女二人先生旣卒之二十三年爲成化甲午十二月二十

九日始克葬于其鄕九嶼之原先生端介清謹人也當分教蘇

學時弟子初入學必執贄以見先生曰吾官雖卑然亦奉朝命

軄敎誨有祿俸之入彼雖循常禮如法律何悉拒不納則有以

圖畵爲贄者亦拒之故禮部尚書楊公仲舉寔爲文序其事先

生自守旣嚴同官頗疾之卒不變其誨人惟因其人願學初不

之強故或終歲不施夏楚然諸生視其詞貌稍厲則跼蹜如被

撻一時感化以行業自修者有其人先生素多病講授之餘退

坐一室閉戶蕭然不知世間有榮利事葢嘗侍考功居京師習

程文于陳學士循及滿考上吏部陳適當路有氣𫝑能榮辱天

下士或謂先生稍親附之可得超遷爲朝官先生至則一登其

門盡諸生禮竟不再往其自守如此君子謂先生不媿于其父

云先生旣葬之明年孟等以書來曰先君之没以擇地不即得

葬故緩罪甚重也葬而更無一言以   人謂孟爲何如且

先君門人惟吾子顯而有文其必爲我圖之他日先生之從子

刑部侍郎鶚亦曰吾叔父所以爲師儒者不可以無述寛曰唯

唯葢寬總角入學宮居講下所以𫎇指授者甚至終身不能㤀

也今頼以文詞爲業他人有善且錄於吾師奚辭惟惜當時旣

㓜且愚不能悉記先生事行爲可憾乃姑以所知者一二涕泣

而書之以復孟等俾刻之墓上庻林氏子孫有考焉

   許處士墓表

許氏在東陽有南西二族皆出𣈆孝子孜之裔處士之先則自

西族來居邑之昭仁里有諱瓊者當宋宣和間以捍睦㓂功授

秉義郎竟死㓂難鄕人廟祀之元柳文肅公寔爲紀其事刻石

廟中處士之十五世祖也曾祖大有通儒術人稱草菴先生祖

宣父本皆有隱操本娶麟溪鄭氏再娶南溪賈氏而生處士其

諱煜字允彰生九月而孤旣長事其母甚孝與其伯兄光處更

友愛凡事獨任其勞而不敢遺及之性勤敏自奉且薄家卒頼

以𥙿顧於財不甚惜遇貧乏者往往賑貸之歎曰小惠不終竆

乎乃授以理財之術因其術𫉬温厚者十餘家素剛直好面斥

人過鄉族或相忿爭聞處士至皆惴二避去一邑令固貪夫也

偶遇宿其家處士輒數其事曰爲百里宰當如是乎令大慙服

許旣盛族世率好禮(⿱艹石)方蛟峯許白雲李草閣吴德基諸名儒

皆嘗爲塾師及其乆也遺風猶存至處士治家動遵古禮而於

佛老巫覡尤加擯絕不使亂其家法其志葢將舉禮制而盡行

之然不幸以疾卒寔成化十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也享年五十

有四其配鄭氏諱儒字德仁亦出麟溪爲蜀府左長史楷之曾

孫處士燿之孫璧之子未嫁母汪氏寢疾左右扶持者三年族

人巳稱其孝及歸于許恭敬和慈安靜儉約宛有義門𮜿範人

感而化爲賢婦者亦多以免身而病者二十年然凡遇祭祀必

強力而起臨視牲醴惟謹適喪處士哀甚而病劇以十三年十

月二日卒享年五十九以卒之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合葬于里

之胡山子男三人曰堪垣塤孫男三人曰佐伉俟女二人塤予

友王進士允逹之子壻也以邑庠生持服居憂與其兄謀所以

顯其親者乃自爲狀不逺千里來吳門乞予書墓上之石曰不

肖孤託婦翁之契敢以先德累予感其孝不忍違也夫婺多君

子在昔爲盛其顯者焯然在人耳目隱者亦多以詩書禮義重

於鄕評故近世楊文貞公有云浙東尚文雅予嘗媿乎其論今

觀處士爲人亦可信矣三子者皆賢而有父風塤更好學將取

科第入官所以顯其親者又當有在

   隆池阡表

惟沈氏之先皆葬其里相城至處士恒吉之卒也其子周視先

塋卑隘始擇地于吳縣西山行數日不得他日得隆池焉葬之

初其地名龍池周以其土隆然而起也更今名沈氏故爲長洲

邑中大家中衰有曰良琛者始居相城能闢田復其家以大是

生孟淵永樂初以人才徴引疾歸臥江南有詩名于時而厚德

雅量福履最盛配朱氏生二子其仲處士諱恒以字恒吉行別

號同齋自其少時與其兄貞吉同學于家塾而塾師爲翰林檢

討陳嗣初先生也且其父徴士好客一時名流相過從者日常

滿坐處士因盡得接見前輩而熏其德漸其藝以成其名人以

有子爲徴士賀徴士旣老奉養益厚處士乃日以致樂爲事恒

使人走市中求甘㫖之味供之嘗夜有㓂至偶外寢得脫去旣

而念父母所在還入其室號呼之㓂揮刃及其袂迫逐墮水中

水適淺不溺人以爲異葢孝也其配唯亭張氏有賢行子男三

人長曰周次曰召先卒次曰豳女四人皆嫁其一蚤寡守節孫

男三人曰雲鴻曰應蟾曰應奎女四人處士貌厚而神淸望之

温然美玉也所居窗几明潔SKchar物古雅而奇石嘉樹掩映庭戺

儼如畵中風日淸美每被古冠服登樓眺望神情爽然或時扁

舟入城畱止必僧舎焚香㵸茗纍夕㤀返善繪事妙處逼宋人

然自重不苟作亦善爲詩落𥿄可誦平生好客綽有父風日必

具酒肴以須客至則相與劇飮雖甚醉不亂特使諸子歌古詩

章以爲樂其視市朝榮利事眞有漠然浮雲之意以成化十三

年正月晦卒享年六十有九葬以又明年正月三日於是周泣

告其友翰林修撰吳寛曰不肖奉先訓𫉬列於士大夫間自媿

無以顯揚之者惟幸得一言表於其阡耳敢以狀請寛惟處士

以風韻高逸爲吳人稱慕豈其江湖之上足以自樂而㤀斯人

乎聞昔正統間周文㐮公以工部尚書廵撫畿内慨然以經理

國用爲巳任戒郡縣愼選長田賦者處士在選中公知其賢待

之不以庻人禮適歲飢發廪賑貸明年春督償亟甚民相視不

堪處士首率父老往訴于公乞至秋乃償公不可則爲反覆辨

其利害公悟從之後用其言爲令又民歲漕粟輸納多不足豪

家利以金貸比比破産處士當其往役也輒預貸之而不取其

息民至今感其惠(⿱艹石)㤀怨釋讎䘏貧排難爲惠不能盡書葢

沈氏自徴士以高節自持不樂仕進子孫以爲家法遂使處士

之仁心及於一鄕況又掩於文藝之美人不盡知之乎夫發濳

闡幽吾黨之事也故因周之請書其事爲隆池阡表俾刻之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