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七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九 匏翁家藏集 卷第七十
明 吴宽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七十一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

墓表八首

  翰林院编修李君墓表

君讳仁杰初字唐英后更字士英兴化府莆田人也曾祖缵历

城县主簿祖馨业儒不仕父焕雷州府学训导当训导公宦游

岭海间君留侍其祖母宋氏于家时尚㓜巳能尽孝养而自力

于学出则从师友质问归则与其弟仁贵相讲授学既成竟以

书经魁天顺三年鄕试成化八年会试礼部复在高等廷试得

赐进士及第遂入翰林为编修阶承事郎未几丁母林孺人忧

服除还任三年考最赐敕进阶文林郎而封赠其父母妻如

制秩将满而病卒矣年五十二初君被病每旦犹朝或劝之少

休其朝如故迨其剧乃巳其谨畏如此君治经得其说从学者

常数十人病且剧犹矻矻坐堂上为诸生讲解其精勤如此年

逾四十即治葬穴曰死者人之常他日不欲以后事累吾家也

及是谓家人曰吾父不幸时客囊萧然殆不能殓痛恨至今未

㤀吾即死殓无独厚其明逹而孝又如此呜呼可谓贤巳君性

卞急少容亦惟其中介直不能矫饰以阿人意然至遇知友杯

酒相属谈谑间发欢如也自居京师未尝一走要地请谒日则

汛扫室庐弹琴投壷种花养鱼以雅洁自适而巳平居既以经

学为业及门𫎇指教者辄取科第尝一同考礼部士得人为多

其见于及人者仅如此配孺人陈氏今户部郎中鼐之姊有贤

行男一人曰义方尚㓜女二人林待育林宜笃其婿也其卒以

成化十九年十二月廿四日以明年某月某日葬于某山之原

宽于君为同年而相知深哀君之没而不可复得也为表其墓

而复论其母曰李氏之先出于唐宗室有封之蔡者八传曰丹

以祠部郎中迁莆田令改刺金州未行而卒子孙遂家莆田历

宋及元与邑中方宋郑号四大姓仕宦累数世自教谕府君而

下官益小族益衰其世几绝至君𡚒然起甲科列史职且显于

朝而禄位寿考又止于此不能酬其为人所以复兴者其在后

人乎夫望其后人以济其世美死者之志庶乎在是

  清逺史府君墓表

史之先嘉兴思贤鄕大族也元季有黄翁居呉江穆溪之上与

史甚迩翁善处士讳荣者得其子居仁为赘婿而穆溪有史氏

自此始居仁生府君其讳彬字文质淸逺其自号也㓜跌宕不

羁喜趋人之急国初法制方严郡县吏仍故习贪纵自(⿱艹石)

君因民所疾恶与诸少年䌸其魁献 阙下处死一县称快而

府君得赐食与钞给驿舟还家其父顾忧之曰吾家世醇厚

汝所为(⿱艹石)是非史氏福也府君谢曰儿㓜尚气耳居无几悉谢

遣故所与游者改行自励务为恭谨每出入遇人无贵贱下之

尤以俭约自持视义所不当费吝不用一钱竟以力田拓其产

业时朝廷重粮储设长税者其后岁比水旱加以军兴调发

民不堪相率窜去田多荒税既不给长往往被罪府君适代为

之知其弊所始务先爱养民力乃约束管内自里胥以下不得

取民毫毛利民感恱流亡复归当春辄出循阡陌间劳来不倦

为相视土地所宜指授种树之法粪治之方而随所不足为补

助之既乃使田甲检视耕垦五日辄具报有惰慢者召其人诮

之甚则杖而徇于众由是税入居最县官以为能每治水诸使

行县则推使前对至民生利害必反复辨论之无所畏事多罢

行洪熙年初 诏天下民有戸绝而田废者除其额许民自垦

而薄税之然法重失实者官与长连坐吏胥辈要求百端奸民

往往待短长以快其私人揺于触禁莫敢籍报府君慨然曰此

朝廷德意也惧祸不可遂条上得减税(⿱艹石)干石家无私焉里人

谢曰微公吾属不沾 上赐矣其见于居鄕者葢如此府君

为人孝友而沉厚寡言人不见其喜愠重然诺自少至老未尝

食言遇事可行不计利害故人多德之而小人亦不喜然府君

虽至死守之不悔也其没以宣德二年三月十日享年六十二

配同县沈氏少府君一岁勤俭孝敬助府君成家后三岁卒合

葬小旬原子五人晟旻昊昌昻孙十一人曾孙(⿱艹石)干人玄孙(⿱艹石)

干人府君尝曰礼嫡庶异礼秩吾当推行于家其析产令诸子

不得与长子齿且曰后世子孙可守此法无废也其见于治家

者又如此府君葬既六十年未有表其墓者其曾孙鉴始为状

请予与鉴相知乆矣葢尝观其家世隐居力本辅以礼义文雅

表然为江南之望意其积之者必深且长不然何其盛至此乃

今得府君之为人而益信焉惟唐李翱汲汲于得昌𥠖韩子铭

其祖之墓合于礼所谓知而能传之意是以君子与之况由其

祖而及其上者鉴其孝也哉

   朱隐士墓表

昆山有隐士曰朱日南甫其讳夏别号勉斋系出唐孝友先生

仁𮜿初为亳人后迁于睢数传为宋兵部郎中贯以𦒿德与杜

祁公等会于鄕世所谓睢阳五老是也其后有曰子荣仕至直

阁㓜值金兵之乱始来吴中历世儒宦其尤以文学知名者元

儒学提举德润 国朝中书舎人吉隐士则提举之曾孙而中

书之孙也父曰永安早卒隐士㓜故未知学甫成童忽慨然自

𡚒遂以儒业世其家初未娶其母郁孺人病请治于医师郑有

林有林固儒者察其事母状𥨸叹其贤因以女归之及年渐长

人自百里外延致于塾而隐士亦曰吾既不仕使子弟赖我而

有益亦不为独善矣遂以授徒为业其教人有法学者敬服至

终身不更他师葢隐士既老始谢去时从大夫士之家居者为

雅集邑令尤賔礼之不衰而隐士固无所求也鄕里称必朱先

生而不敢字葢重其操云其家既故所藏先世手泽与名人遗

墨无虑数十函后多散失乃数访求于人积成家乘十卷提举

所著有存复斋集毁于火复手自编录卒赖以传以直阁葬常

熟岁必往视且惧其终废也请于叶文庄公表其上然不独厚

其先世而巳鄕先逹刑部尚书顾公没既乆而无后倡好义者

治其墓亦得不废平生既业儒不营生产特有数金一夕为人

盗去巳而察知其人则所识者即隐其事不发槖中遂空不计

也其心之仁厚如此为诗文语皆平澹如其人尤精于书甚得

楷法成化二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以疾终享年七十一配郑

氏有贤行子男四人曰器早卒曰文吏部观政进士曰质曰彬

太学生女一人适沈传孙男一人曰希周女一人卜葬以卒之

明年十一月十九日于是文将归治葬自为状请予表墓其言

甚悲予于隐士为郡人相距六十里而近而与其子相好二十

馀年然未尝一识其面葢其足迹少至城府巳可见其高矣且

未自直阁之子修撰大有以下皆葬吴县阳山其后族人或葬

昆山隐士独不忍去其先世仍命葬必阳山至是其子从之其

孝又可见者夫人不出而仕为隐然比比而是无足称数故皆

不得隐之名如日南甫可以无愧者故题其墓以表之

   河南阳武县儒学训导陈先生墓表

先生姓陈氏其先来自永嘉在宋有讳文骥者仕苏州茶盐常

平干办公事始留居长洲文骥生子荣元汾水县儒学教谕子

荣生天祐天祐生元善俱平江路医学正元善生希武希武生

孟敷孟敷生良绍俱不仕而业医不绝良绍娶韩氏太医院判

公逹之女再娶王氏翰林侍讲汝嘉之女先生则韩出也讳颀

字永之少孤鞠于继母而学于舅氏福州教授王应良通春秋

景泰元年以邑学生中应天府鄕试明年㑹试中副榜授湖州

府学训导丁母忧服阕改荆州祖母丧承重服阕改阳武先生

精于经义用以教人日必坐斋舎恳恳讲说及为程文指授有

法而持行淸纯虽不必严立教条人多感化之者每各省乡试

争聘校文尝独赴江西得士为多在阳武时巡按御史会两司

考察校官推先生为列郡之最因留署开封学事以先生宜遂

教授也章三上举之不报然亦非先生所望也先生状貌癯然

早衰年仅五十五即恳请致仕两司知其志坚不可夺咸作诗

送之而诸生留之不得尤以为恨葢自湖州去任巳然先生为

人外(⿱艹石)和易中实刚介有守事小有非义毅然不肯为尤号廉

洁湖州发地得奇石或谓可载归为玩先生曰此固非吾家物

也卒弃不取初至荆州太守钱公先生故人也知先生贫赠一

官马以便出入他日纳还之公言其可受故先生曰受则伤廉

且亦为公污竟谢却举子有怀金以希幸进者斥逐不容见或

赚其币去家人觉之则曰吾固使取之也其德之厚又如此性

孝友推之以待宗族欢然也能择交而笃于信义乆而不变其

为文章平实温雅诗亦淸切无浮浪语所著述有之京等录(⿱艹石)

干卷其曰味芝居士集者则从其别号而名之也陈既医家先

生少则通其业治病多验及老而家居亦资以自给然不(⿱艹石)

俗之医之计利也其娶汤氏继周氏朱氏子男二长廉甫次钦

甫先卒孙男二梦得桂孙女六先生以成化十九年八月二十

五日卒享年七十明年四月十七日葬于吴县高景山之原后

三年廉甫使人持其叔父颙所撰行实请予表墓予𫉬交于先

生闻先生之没方悼惜无巳岂敢以不文之言辞惟先生学行

卓然吴人皆知之何待于表而后著将以是为廉甫复然念今

虽知之乆而人或不知故卒书之后有修郡志者按而列于人

物之𩔖庶先生之名传之愈逺又非区区金石所能及也

   陈佥宪墓表

宣宗章皇帝之临御也知人善任小大之臣各当其才庶事既

康四海益治时则有(⿱艹石)监察御史陈公祚出巡江西乃独为

圣学之虑具疏驰奏大略谓帝王之学先于明理明理在于读

书葢圣贤嘉言善行载在典籍皆足以为后世师法(⿱艹石)非素加

讲习则于理未尽明虽有生知之质高世之见欲其行事之悉

合于道者鲜矣 陛下僃有圣德惜经筵之典未甚兴举讲

学之功少有程度故所谍者虽得于此或未得于彼虽知其一

或未知其二而于圣贤精微之蕴古今治乱之由岂能周知而

洞察乎而所谓学尤贵乎知要知要则治功易成而效可得惟

宋儒真德秀大学一书其言明白恳切凡圣贤之格言古今之

实迹无所不载  陛下欲致太平舎此书不可愿于𦗟朝之

暇命儒臣讲说非有大故不可间歇使知孰为邪佞之可逺孰

为民利之可兴孰为民害之可革古今(⿱艹石)何而治(⿱艹石)何而乱政

(⿱艹石)何而得(⿱艹石)何而失必能开广聪明增光德业而忠贤以道

义辅德者愈见于信任邪佞以奇巧荡心者自见于疏逺天下

之民受福无竆矣  上览公奏巳有以嗜欲邪佞等语(⿱艹石)

所指者疑焉他日以问侍臣或叩首为婉词以对且谓祚縁于

忠爱所发无他  上意稍解先是有 㫖械公赴京并籍其

家比至竟不忍加刑特系之狱  英宗即位察公忠直复其

官尽还其家属云公讳祚字永锡世家于吴曾祖翠山祖正父

子敬母顾氏公㓜即不群弱冠补郡庠生永乐初诏修大典以

善书预选非其志也明年遂以春秋领鄕荐又二年登进士第

入翰林为庶吉士时方重进士科即拜河南右参议为政持大

体惠爱在民尝与臬司官交章言事谪均州太和山佃戸至则

躬自耕作其劳苦有人所不堪者而处之𥙿如同谪士大夫遣

子弟从受经一为讲解不倦凡十年  仁宗即位念谪者才

多可用诏吏部选起之公在选中㑹 上晏驾不果用

宣宗初年仍命宪臣即均州群试之公策第一吏部覆试复第

一特擢山西道监察御史公在言路愈自激厉一时弹劾贵幸

为之敛迹出巡福建紏贪黜庸自方岳而下不少假借所至尤

恤民隐福州属县民苦上官知买破产不足供公廉知其弊即

日禁止之民大称快岁满还朝奏开白塔河漕粟事宜悉见施

行未乆河就湮塞劾督工役者  上虽曲宥其人而在廷多

公直既乃有江西之行而繋狱者几五年始𫉬复官再巡湖广

风力愈劲部下肃然既而言辽王不法事  上怒甚复械赴

京论死未几事竟验卒直公原之因改南京云南道益务建明

户部侍郎吴玺奏举主事吴恱恱有过不得举玺被劾鞠狱者

因以私憾附致其罪恱亦不胜考讯而死公叹曰狱重事也法

司故为深刻乃尔今灾沴荐臻軄此之由乞坐其人以变乱成

法罪大理依阿宜并罪之奏可以犯在赦前幸皆不坐仍敕天

下法司一遵律断当以徇私深文为戒秩满用大臣荐擢佥福

建按察司事闽人素知公至是相戒不敢犯法诸军卫厉民者

公痛绳之民益安焉分巡兴化漳泉等郡郡旧多神祠为考其

建置之由诸不载祀典与非古节义系名教者悉除毁之其庙

学坛宇出官帑一新士民感之为记刻于石乆之寇起沙尤诸

郡骚然公时移疾不出刑部侍郎薛希琏巡抚闽中知公贤强

起公为力疾视事者数月闽既无警辞曰某自蚤岁即渉仕途

虽庸陋无补苟有所见不敢不尽今年几七十且病无能为矣

因疏请致仕时同官以寇起皆贬斥去乃独得请而归闽人虽

不忍去公而亦为公荣之既归自号退翁杜门却扫日惟以订

经籍立家法为事葢年七十五而终景泰七年二月癸丑也以

是年十二月庚申葬于吴山桃花坞之原配王氏子男一曰寍

新野王府教授女二长适辰州知府邹顺次适太常寺少卿

信孙男二曰怀曰恱恱郡庠生女一公为人风神整峻音吐刚

厉平生虽疾恶少容然居官遇贤能吏辄荐举之尤号有识鉴

出巡时两值鄕举如湘阴鲁文莆阳柯潜赖公监临得不枉抑

后皆知名于世(⿱艹石)其他事死之孝治家之礼临财之义为学之

勤葢终其身如一日者其详国有志家有传墓有铭可以概见

寛独循教授君之请按中书舎人李君应祯之状节其出处之

大略表于墓道而复系之曰呜呼公乎古之遗直也其忠诚激

发与唐刘去华等而考其前后殆有甚难者葢方脱均州之谪

士之厌竆厄者孰不缩首卷舌退藏于后以自全能复进言巳

难矣况言之所指隐然时弊以取必死之祸是固尤难也幸其

出一生于九死虽古之好奇节者知所惩艾而藩府之疏不旋

踵而入此不亦尤难矣乎夫去华之言虽剀切止于一落第不

耦公言(⿱艹石)少缓其祸则大至其挫之而气愈壮摧之而节祢坚

此可见其中卓然有得而非沽一时之名侥幸苟且以塞责者

之所为也孔子曰邦有道危言危行柳下惠曰直道而事人公

其有之

   林先生墓表

先生讳谟字君定别号讱庵其先本闽之林氏有讳适者避乱

徙黄岩之泉溪岁乆族益大连起仕宦而林氏遂冠郡中后泉

溪割置太平县故今为太平人高大父天麟以为舅后冒李氏

至先生之子孟始复氏林遵父命也曾大父原绅华亭知县大

父长民赠行部户曹主事父茂弘吏部考功司贠外郎考功为

人清节卓然为浙东士夫称首先生㓜承父教刻意问学正统

辛酉以县学生登贡士省明年会试礼部中副榜授苏州府学

训导秩满丁考功忧以疾卒于家景泰三年九月二十四日也

年止四十三配同里丘氏孝子谭之孙女有贤行子男四人曰

嵩曰穹俱蚤世曰孟曰苏女二人适赵圭季存信孙男一人曰

保琨女二人先生既卒之二十三年为成化甲午十二月二十

九日始克葬于其鄕九屿之原先生端介清谨人也当分教苏

学时弟子初入学必执贽以见先生曰吾官虽卑然亦奉朝命

軄教诲有禄俸之入彼虽循常礼如法律何悉拒不纳则有以

图画为贽者亦拒之故礼部尚书杨公仲举寔为文序其事先

生自守既严同官颇疾之卒不变其诲人惟因其人愿学初不

之强故或终岁不施夏楚然诸生视其词貌稍厉则跼蹜如被

挞一时感化以行业自修者有其人先生素多病讲授之馀退

坐一室闭户萧然不知世间有荣利事葢尝侍考功居京师习

程文于陈学士循及满考上吏部陈适当路有气𫝑能荣辱天

下士或谓先生稍亲附之可得超迁为朝官先生至则一登其

门尽诸生礼竟不再往其自守如此君子谓先生不愧于其父

云先生既葬之明年孟等以书来曰先君之没以择地不即得

葬故缓罪甚重也葬而更无一言以   人谓孟为何如且

先君门人惟吾子显而有文其必为我图之他日先生之从子

刑部侍郎鹗亦曰吾叔父所以为师儒者不可以无述寛曰唯

唯葢宽总角入学宫居讲下所以𫎇指授者甚至终身不能㤀

也今赖以文词为业他人有善且录于吾师奚辞惟惜当时既

㓜且愚不能悉记先生事行为可憾乃姑以所知者一二涕泣

而书之以复孟等俾刻之墓上庶林氏子孙有考焉

   许处士墓表

许氏在东阳有南西二族皆出𣈆孝子孜之裔处士之先则自

西族来居邑之昭仁里有讳琼者当宋宣和间以捍睦寇功授

秉义郎竟死寇难鄕人庙祀之元柳文肃公寔为纪其事刻石

庙中处士之十五世祖也曾祖大有通儒术人称草庵先生祖

宣父本皆有隐操本娶麟溪郑氏再娶南溪贾氏而生处士其

讳煜字允彰生九月而孤既长事其母甚孝与其伯兄光处更

友爱凡事独任其劳而不敢遗及之性勤敏自奉且薄家卒赖

以𥙿顾于财不甚惜遇贫乏者往往赈贷之叹曰小惠不终竆

乎乃授以理财之术因其术𫉬温厚者十馀家素刚直好面斥

人过乡族或相忿争闻处士至皆惴二避去一邑令固贪夫也

偶遇宿其家处士辄数其事曰为百里宰当如是乎令大惭服

许既盛族世率好礼(⿱艹石)方蛟峰许白云李草阁吴德基诸名儒

皆尝为塾师及其乆也遗风犹存至处士治家动遵古礼而于

佛老巫觋尤加摈绝不使乱其家法其志葢将举礼制而尽行

之然不幸以疾卒寔成化十三年三月二十六日也享年五十

有四其配郑氏讳儒字德仁亦出麟溪为蜀府左长史楷之曾

孙处士耀之孙璧之子未嫁母汪氏寝疾左右扶持者三年族

人巳称其孝及归于许恭敬和慈安静俭约宛有义门𮜿范人

感而化为贤妇者亦多以免身而病者二十年然凡遇祭祀必

强力而起临视牲醴惟谨适丧处士哀甚而病剧以十三年十

月二日卒享年五十九以卒之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合葬于里

之胡山子男三人曰堪垣埙孙男三人曰佐伉俟女二人埙予

友王进士允逹之子婿也以邑庠生持服居忧与其兄谋所以

显其亲者乃自为状不逺千里来吴门乞予书墓上之石曰不

肖孤托妇翁之契敢以先德累予感其孝不忍违也夫婺多君

子在昔为盛其显者焯然在人耳目隐者亦多以诗书礼义重

于鄕评故近世杨文贞公有云浙东尚文雅予尝愧乎其论今

观处士为人亦可信矣三子者皆贤而有父风埙更好学将取

科第入官所以显其亲者又当有在

   隆池阡表

惟沈氏之先皆葬其里相城至处士恒吉之卒也其子周视先

茔卑隘始择地于吴县西山行数日不得他日得隆池焉葬之

初其地名龙池周以其土隆然而起也更今名沈氏故为长洲

邑中大家中衰有曰良琛者始居相城能辟田复其家以大是

生孟渊永乐初以人才徴引疾归卧江南有诗名于时而厚德

雅量福履最盛配朱氏生二子其仲处士讳恒以字恒吉行别

号同斋自其少时与其兄贞吉同学于家塾而塾师为翰林检

讨陈嗣初先生也且其父徴士好客一时名流相过从者日常

满坐处士因尽得接见前辈而熏其德渐其艺以成其名人以

有子为徴士贺徴士既老奉养益厚处士乃日以致乐为事恒

使人走市中求甘㫖之味供之尝夜有寇至偶外寝得脱去既

而念父母所在还入其室号呼之寇挥刃及其袂迫逐堕水中

水适浅不溺人以为异葢孝也其配唯亭张氏有贤行子男三

人长曰周次曰召先卒次曰豳女四人皆嫁其一蚤寡守节孙

男三人曰云鸿曰应蟾曰应奎女四人处士貌厚而神淸望之

温然美玉也所居窗几明洁器物古雅而奇石嘉树掩映庭戺

俨如画中风日淸美每被古冠服登楼眺望神情爽然或时扁

舟入城留止必僧舎焚香㵸茗累夕㤀返善绘事妙处逼宋人

然自重不苟作亦善为诗落𥿄可诵平生好客绰有父风日必

具酒肴以须客至则相与剧飮虽甚醉不乱特使诸子歌古诗

章以为乐其视市朝荣利事真有漠然浮云之意以成化十三

年正月晦卒享年六十有九葬以又明年正月三日于是周泣

告其友翰林修撰吴寛曰不肖奉先训𫉬列于士大夫间自愧

无以显扬之者惟幸得一言表于其阡耳敢以状请寛惟处士

以风韵高逸为吴人称慕岂其江湖之上足以自乐而㤀斯人

乎闻昔正统间周文㐮公以工部尚书巡抚畿内慨然以经理

国用为巳任戒郡县愼选长田赋者处士在选中公知其贤待

之不以庶人礼适岁饥发廪赈贷明年春督偿亟甚民相视不

堪处士首率父老往诉于公乞至秋乃偿公不可则为反复辨

其利害公悟从之后用其言为令又民岁漕粟输纳多不足豪

家利以金贷比比破产处士当其往役也辄预贷之而不取其

息民至今感其惠(⿱艹石)㤀怨释仇恤贫排难为惠不能尽书葢

沈氏自徴士以高节自持不乐仕进子孙以为家法遂使处士

之仁心及于一鄕况又掩于文艺之美人不尽知之乎夫发濳

阐幽吾党之事也故因周之请书其事为隆池阡表俾刻之







匏翁家藏集卷第七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