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八 匏翁家藏集 卷第五十九
明 吳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十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九

傳四首

   侍郎黃公傳

公諱孔昭字世顯姓黃氏唐末有諱緖者爲昭武鎭都監避亂

自閩中徙家台之黃嚴後其地割爲太平故今爲太平人所居

洞山更數世族益大人稱洞黃曰與莊有善行生禮遜號松塢

尤𮟏于學以剛介好古聞鄕里禮遜生瑜兵部軄方主事賢名

甚著生公二世竝以公貴贈南京工部右侍郎公年十四遭軄

方公與母夫人金氏相繼下世自京師扶柩返葬哀毀骨立人

巳謂黃氏有子旣長執友建寧守賀浤知其賢舉爲松溪訓導

不果公歎曰士之出仕乃藉人舉薦耶慨然誓取科第以世其

家樓居讀書𠜇苦特甚至㤀寢食及入邑學家貧乏資給而學

益力遂中鄕試天順庚辰登進士第初授工部屯田主事同官

有貪汚廢事者與公不合以計擠之無所得而公之名因起其

人旣被黜公獨署司事事悉舉而宿𡚁盡革時適議慈懿太

后山陵公憤其事曰治葬吾軄也亟艸奏疏將上而 朝廷竟

從衆議乃巳尋擢都水貟外郎郎署無故例不得改調吏部以

公賢而工官非宜特奏改文選 命下皆以爲宜後擢郎中公

持選法最愼汲汲以人才爲慮嘗曰國家之用才猶富家之積

粟粟積於豐年乃可以濟飢才儲於平時斯可以濟事自頃人

矯激沽名以閉門謝客爲高天下人才何由知之故公退客至

輒延見詢訪有所得必書于册往往量其才隨其地參之輿論

薦于天官卿用之務使用之各當其才雖小官卑軄亦不敢忽

或因𫝑家千請欲私用其人輒力言其不可時旣不能盡沮後

其人多自敗衆始服公之正凡在文選者十五年擢通政司右

通政專淸武軄貼黃又三年始擢南京工部右侍郎■時工役

不息屢假私錢以給材用歲乆多所逋負公至以提舉等司𨻶

地皆爲豪強侵占奏復之以収其利公署毀于火且重建一新

方漸革諸𡚁一如屯田時而公俄以疾卒矣享年六十四公淸

介有守自舉進士已有廉名及授秩以公事之江南雖鄕人之

仕其地者以尺帛來餽亦郤去後同考㑹試有𫝑家子暮夜持

百金私謁叱之不容見然終不言其人其處公事必盡其力非

特無私而巳終身儉素雖老且貴如未仕時至待宗族獨不計

惜嘗以舊居悉讓其弟以女弟貧乏斥俸令養之凡親友患難

疾病必扶植乃巳尤不𡚶交游故布政使陳公士賢今祭酒謝

公鳴治皆鄕人之卓然者獨以道義相好(⿱艹石)刑部侍郎林公一

鶚旣没念其子孱弱爲經紀其喪復輯其事行傳之後奉 詔

得薦舉異才以今應天府尹樊公廷璧福建按察僉事致仕章

公德懋奏二人葢公素所賢者士論以爲得人平生好學不倦

公暇輙手一冊日求古書多自校正更輯鄕里前輩文詞爲赤

城論諫錄幷赤城詩集板𠜇行世其所自著質實而理勝有定

軒集(⿱艹石)千卷定軒者公之別號也娶淑人蔡氏生子三俌工部

營繕主事居官有父風次挺佐皆早卒孫五紹繹綰約紒旣卒

朝廷遣官祭葬如䘏典而綰以例爲國子生寛幸交公營繕君

因以公平生爲託乃撰次如右而復論之曰周禮太宰之軄掌

邦之六典葢兼六卿之事無所不掌者也後世特以選舉爲

務其屬分任于下爲部凡四其軄可謂專矣而文選尤爲要秩

使其人不賢雖有賢太宰不能獨治百官由之不得其人此其

所以爲要也昔毛价仕魏爲東曹椽所舉皆淸正之事能以儉

率人一時士皆以廉節自厲今觀公之爲人葢亦近之後雖超

遷惜其卒以工官而去雖有知者薦爲巳助而竟不用是可歎

也夫价仕非其時君子惜之予聞正統間黃巖有李茂弘考功

靜退有守君子人也其名至今不衰公嘗慕而稱之以追其遺

風孔子曰魯無君子者斯焉取斯其是之謂歟然則公之子孫

視此其能嗣公也哉

  布政使陳公傳

公諱選字士賢姓陳氏台之臨海人也其先出東陽爲宋國子

司業左輔之後元𥘉徙僊居再徙臨海曾祖濬圭祖泰生贈文

林郎廣東道監察御史父貟韜爲御史出廵福建活沙冦脅從

者數萬人表然有名卒官福建右布政使後贈正奉大夫正治

卿娶夫人金氏以宣德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生公于台之

文肅坊故第公少則沉靜端慤不𡚶言笑稍長從鄕先生陳僉

憲璲游日坐一室誦習未嘗嬉戲弊衣糲食人不堪其淸苦而

處之自如爲文平雅(⿱艹石)不以詞尚而理致深宻讀之有味識者

已知其爲德者之言也景泰元年以禮經中浙江鄕試天順四

年㑹試第一人遂登進士第𥘉授山西道監察御史才識已著

凡大獄當議者都御史必咨以取平出廵江西風紀大振雖不

以刑法立威官吏相戒自不敢犯俄廣蠻流刼贑之龍南督兵

勦捕遂平之歲滿還 朝適  憲宗嗣位向用言官益思獻

納時有詞臣二人嘗被謫調者將謀復用公上疏言君子小人

進退治道所係不可不愼言甚剴切竟沮其謀他所彈劾者尚

多其人自是直名聞天下然亦爲人所忌矣乃始出提學南畿

至則以學者不務實行而競爲浮華之文以取科第力欲變其

故習徧歷郡縣居宿學宮黙然端坐以身爲敎至竟日不施朴

刑第其文必以理勝爲主且先令讀小學書暇輙習冠祭禮一

時諸生翕然感化或有過被責一言深自愧赧(⿱艹石)無所容論者

謂自廬陵孫先生之後繼之者公而巳秩滿擢河南按察司副

使𥘉治軍政 朝廷以公提學之善也復以命公公爲敎大率

如前日而充養益深中州學者皆自以爲得師其氣象加宏𥙿

矣凡八年遷按察使父老素知公賢及是至自外郡皆焚香迎

拜道㫄曰我輩有福矣公旣視事首釋繫囚爲立約而去諸宿

𡚁一切罷革專以簡易爲治吏卒歛手雖同官亦竦然謹畏未

幾聞繼母沈夫人䘮士民爭泣送城外去而益思之有爲肖象

立祠者服除赴吏部特擢廣東右布政使踰年轉左公念廣民

疲困爲除徭役罷和買僃賑濟皆爲惠養計數辨𡨚獄閩人頼

克壽等三十九人漁于海舟爲風漂至潮州守者𫉬之坐以通

畨罪其人以苦訊誣服又邑民劉馬住及黃福等十九人被誣

爲盗公察其𡨚悉釋之尤不畏貴倖中官有弟冒爲武職者逼

娶寡婦爲奪還之於是又有提督市舶司者倚進貢爲奸利役

戶苦於供需特爲奏減三十人其後畨人馬力麻與海商私通

販易詭稱蘇門荅刺國使臣市舶利其貨不問公發其僞謂如

不得巳姑納其方物畱其人即此賞勞庻免緣途供饋亦絕其

後私通之𡚁時又有撒馬兒罕使臣怕六灣自甘州以獅子入

貢將取廣南浮海還國云欲從滿刺加更市獅子公言此獸何

用於世彼西域賈胡爲圖利耳使墮其謀必貽安南諸夷之笑

國體所關甚非細故中官旣蓄減役戶之怨且素利進貢及是

毎爲沮抑怨益深乃誣奏公他事勘問者求事實不得必欲文

致以罪竟逮公赴京廣人數萬號泣擁畱之公行至南昌以病

成化二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也年五十八故人張翰林廷

祥爲治歛具而歸其喪于家士大夫聞而悲之公立志以古聖

賢自期濳修黙識不求人知其學以克已求仁爲要因以克菴

自號讀書不資於文詞遇格言即手錄于冊以爲力行之助而

寤寐儒先特取宋史道學傳刻印以傳學者平生言(⿱艹石)不出諸

口視所當爲者勇於爲之不顧利害其處事緩而詳御下嚴而

恕至於言動端莊雖家人見其終身然也身旣貴顯燕㑹惟服

先人故衣帶客至瓦SKchar疏食懽然無愧色自河南聞喪還行裝

蕭然牛車一兩而巳及之官廣東騎驢出都門而去其儉約有

寒士所不及者元配王氏贈孺人繼張氏皆有婦德子男四曰

藩曰翼皆早卒曰戴曰慮二女孫男一女一戴賢而有父風初

公倣范文正公置田百四十畞以充祀先周族之用號思逺莊

及卒後族人以公無遺貲舉田還戴戴不可曰先人置此凡以

行義也戴取而私之獨無愧乎況治命又嘗俾勿廢此乎人謂

公有子公没之明年  今天子改元弘治庻政一新工部主

事莆田林沂爲公理前事上言陳某淸介正直有古人之節居

官力爲朝廷布宣德澤惟恐不至天下想望其風采冀其大

用乃爲小人誣䧟以死當爲昭雪下大臣議咸以沂言是宜復

其官俾其家禮葬之爲人臣激勸頼  天子明聖即 詔有

司如所議行公之葬其知友祭酒謝公旣爲銘而工部侍郎黃

公復爲行述足以傳世矣寛念自爲諸生辱公知愛今幸承乏

史氏可無紀載乃謹爲公傳以歸于戴藏于家云

贊曰昔之大儒以道學名者其學必適於用如晦菴朱子尤可

考見觀其撫民之方摩上之道攻邪之論處變之才確然可法

葢必如是而後謂之道學也然當其時小人猶以僞學指目況

後世乎夫後世迂腐矯誕之徒乃眞其人顧以道學自處其誰

許之如陳公之學適於用者如此頋其所立有過人者雖不以

道學名而君子則自許之(⿱艹石)其罹䜛𧩂遭禍患古之聖賢所不

能免於公乎何損然則有感於世道者雖爲公釋然可也

   倪文毅公家傳

公諱岳字舜咨姓倪氏其先從宋南渡家于錢塘國初詔徙

江浙諸省民實京師公之高祖啓在徙中故今爲上元人自啓

以下三世皆未顯至公之父謙在  英宗之世始以進士及

第入翰林仕至南京禮部尚書卒贈太子少保謚文僖文僖嘗

奉命祀北嶽其配姚夫人夜夢緋袍神人入室寤而生子文

僖以爲嶽神所感也因名其子曰岳即公公生而瓌碩逈異常

兒性更孝姚夫人没時年甫七歲居喪哀而盡禮弔客歎異㓜

即知向學業文之餘兼通吏事偶有群吏將赴吏部試戲出獄

詞爲題令剖斷㫄觀者曰此老吏筆也識者巳知公他日非特

以文名者文僖以翰林學士主順天府鄕試爲怨家中傷謫戍

宣府公從行患難中學業益勤旣長文僖擇日筮賔爲行冠禮

邊人環觀歎羡自是習行之天順壬午以宣府學生鄕試中式

甲申登進士第年二十一選爲庻吉士績學翰林預修

英宗實錄成化乙酉始授編修實錄成加俸一級先是文僖用

詔恩復學士一時父子同在翰林人以爲榮後文僖擢南京禮

部侍郎致仕家居公乞歸省因過錢塘展墓還任乙未秩滿進

侍讀明年選充 經筵講官於是文僖再起爲尚書仍以疾致

仕公再乞歸侍竟遭喪服除還任適  今上爲  皇太子

講學春宮詔輯文華大訓内閣大臣首以公名上壬寅書成進

學士甲辰充 春宮講讀官丙午擢禮部右侍郎仍命經筵

進講弘治戊申爲 今上即位改元之歲進左侍郎癸丑拜

尚書丙辰俄加太子少保改南京吏部尚書已未再改兵部賜

敕參贊機務明年始召爲吏部尚書兼太子少保如故公狀魁

岸目光炯炯袍笏偉然望之如資明睿爲文敏捷(⿱艹石)不經意

初在翰林凡考校纂修綽有餘力毎進講  上前以古義附

時事爲勸其言剴切而音吐洪暢人擬之范祖禹  上屢屬

目始有大用意及在禮部遇事如素習無難易即治累遇行大

禮凡載於儀注者旣多贊相合禮(⿱艹石) 國朝自  德祖以下

九廟巳僃及  憲宗山陵禮畢  神主將升袝於制當祧

廟下禮部集廷臣議或以  德祖以下四廟以次當祧至

太祖爲百世不遷之祖公以此說固所以尊  太祖然豈

太祖崇本尊親之意哉故周旣追王太王王季又上祀先公以

天子之禮其意葢出於此 國家自  德祖以上莫推其世

則  德祖乃周之后稷也不可祧 懿僖仁三祖以次當祧

至  太祖太宗爲周之文武百世不遷今  憲宗升祔當

祧  懿祖一廟宜於  太廟寢殿後別建藏祧主之所如

古夾室之制毎歲暮則奉祧主合享亦應古袷祭之制時又有

言  孝穆太后當祔廟者復詔議之公言周之姜嫄爲帝

嚳次妃后稷之母故周禮有享先妣樂舞葢指姜嫄而魯頌閟

宮之詩特見其名此別廟之明證也且唐宋以來皆有故事可

考如奉慈殿是巳今  孝穆神主宜於 奉先殿㫄別立廟

歲時祭享悉如 奉先殿之儀知禮者皆以其言爲然奏上

詔悉從之二疏葢皆出公手云時  今上初元慨然欲新庻

政公與同官恊心輔政首革淫祠正神號將舉宿𡚁盡除之建

言者因及孔廟從祀諸賢亦宜改正公言漢儒專門六經轉相

傳授煨燼之餘頼以不墜其間諸儒立身不無可議能傳經之

功自不可泯故自唐以來列于從祀彼七十子名字載於遷史

巳乆又何必以區區臆見追論於千百年之後哉遂格不行未

幾尚書耿公自南京召至適以災異求言公偕上七事又以八

事繼之大率勸 上躳節儉以先天下言今天下奢靡成俗

財匱民竆惟從所好而巳且天下之土地有恨而 宗室之分

封益增百年後又將何以處之宜以時減殺又近歲額外設官

頗濫凡所供給皆出於民民安得不困宜以時裁革公嘗以所

當言者尚多不能專主爲恨及拜尚書適京師有大雨雹之變

即上言天之吿  陛下至矣葢變不虚生宜深求其故以回

天意可也又勸  上勤講學開言路黜奸貪進忠直止無功

之賞停不急之役番僧惑世以異術售不宜復召而來賈胡邀

利以夷獸進宜郤而去故事四方奉報災異多不能數奏惟歲

終一上至公次其日月先後援引經史爲證言甚懇至欲

上下同加修省不事虛文  上嘉納之尤嚴度僧道之禁以

爲近世𡚁事莫甚於此有言及者輒闢之旣以政事爲巳任士

大夫爭推重其才然所以取怨於人者亦多矣在南京吏部奉

詔考覈諸司人服其公明無異議者以災異疊見率諸公卿

奏二十事如法  祖宗謹好尚恤軍民選將帥積邊儲等事

皆切於時後復以淸寧宮災再以二十八事上 詔皆下諸

司看詳行之公旣有才具部事益簡人以爲不足爲竟改任自

永樂間遷都于北毎以武臣一人有重望者畱後而以兵部尚

書共事故其責任視他部爲重人以公爲宜一時武僃修舉軍

民倚重相戒不敢犯法畱都肅然於是 上知公果可大用

始有吏部之 命公居常則能鑒別人物一旦當銓選抑揚進

退各當其才或言別白太過終當召怨公不䘏曰吾知冡宰之

職當如是(⿱艹石)諸末務不喜紛更日昃退歸私第(⿱艹石)無事者當廷

議凡軍民利病能究知其故正色侃侃言之衆亦惟公一言而

定天下想望其風采方以吏部得人賀而公以疾不起矣年五

十八疾革昬憒口喃喃猶及禦虜事葢時邊報方急也索筆作

書惟及朝政其狥國之心至死不巳自㓜事其父與繼母郭夫

人能盡子道友愛諸弟不以異母間其恩意諸弟亦謹事之至

于親戚故舊所以周䘏之者尤至平生馭下雖嚴然未嘗𡚶笞

辱一人故人望其外(⿱艹石)不可親其中心實厚也卒之日人莫不

痛惜之  上聞訃震悼特贈榮祿大夫少保謚文毅公娶盧

氏生一子夭繼娶𡊮氏無子以弟阜之子霦爲後霦𫎇恩授

中書舎人三弟阜登進士第今爲工部郎中山  澤中書舎

人寛與公同朝三十年同在翰林同侍春宮頗知公乃因阜

等之請爲傳其平生藏于家

論曰 國朝罷中書省專任六部治政事  聖謨深逺超出

前古當時尤愼簡六部之長欲其練習庻務俾三歲更迭爲之

後旣不行有缺止於轉遷而巳百餘年來政事舉息則存乎其

(⿱艹石)其間或稍自振迅衆輒相顧而驚以爲立異故東漢時在

位者多淸確謹畏循常襲故之人其𡚁必至取媚於時如胡伯

始而後巳如文毅公爲人挺然任事不少還忌其亦有大臣之

風者哉

   白康敏公家傳

公諱昻字廷儀姓白氏常之武進人也少入縣學學業精敏出

同輩景泰丙子中鄕試明年天順丁丑遂登進士第年始二十

三耳時  英宗𥘉復位更新庻政重言官之選明年擢公南

京禮科給事中南京六科官不僃設其選尤重公𥘉受職巳有

才名俄丁家艱甲申服滿改刑科成化戊子轉左給事中辛卯

進都給事中皆刑科公以言責自任南京戶部尚書張鳳不法

公劾奏鳳爲大臣不加之罪何以示戒有 㫖械至京巳而釋

之鳳雖幸免而一時多公直  憲宗𥘉即位値北虜犯邊

經筵輟講公上言帝堯不以洪水之災而不明峻德太王不以

昆夷之侵而自殞厥問今日正  皇上講學以爲修德之助

之時不宜厭安以隳  聖德他日有黃霧之異又上言六事

皆當世要務其尤切者曰謹命令以全大信謂  陛下即位

嘗 詔罷貢獻矣而貢獻者不絕嘗罷織造矣而織造者自如

嘗禁權豪不得中䀋矣𫝑要不得求地矣京城内外不得創造

寺觀矣而皆不爲衰止願守大信勿以親倖而易其度可也監

察御史謝文祥以言事得罪不可測公率同列救之謂文祥所

言雖狂妄然爲御史非出位而言且其心無他宜含容之以開

言路疏入文祥得降用其餘獻納者尚多然公務持重不屑屑

以小事論至于事干刑獄者得以參駁亦不𤨏𤨏摘抉人小疪

故人皆稱公知大體而名益起壬辰擢應天府丞京民苦差徭

繁重多破家公至適署掌府事爲定役法人稱均平至今用其

法不變乙未擢南京大理寺少卿辛丑進南京都察院左僉都

御史奉 敕兼管操江仍廵捕沿江盗賊時有劉通者與其黨

操舟販鹽幷行刼奪出没江海間𫝑熾甚公調士卒追捕至太

倉分兵截其要路知通窘迫示以威信諭以禍福謂如自首服

許以不死通知公長者遂挺身來歸叩頭感泣公戒諭已仍縱

之歸通即率其黨以降特械通至京凡脅從者悉釋不問事平

公復奏沿江要害守僃等官遇有警當互相應援又請降關防

印記以便行事皆從之未幾陞本院右副都御史尋掌院事丁

未陞南京兵部左侍郎奉 敕修鳳陽  皇陵幷曰塔壽春

諸墳時當荒歉衆以興大役不堪公均工節用勞心調度越二

年功遂畢與𥘉計省其半以其餘財仍行賑䘏民反𫉬濟

今上之二年爲弘治巳酉河決金龍口漕運多阻召公往治改

戶部左侍郎公奏南京兵部郎中婁性從行始至河南相度水

𫝑慮水復趨張秋發卒數萬自陽武封丘祥符蘭陽儀封數縣

築長堤捍之遂導河自中牟決口至尉氏下頴州經塗山合淮

水入海又修汴堤令高廣如一上樹萬柳使不崩頽又浚宿洲

古睢河入運道以分徐州之𫝑又築蕭縣徐集等口以殺汴徐

之𫝑又自魚臺歷德州至吳橋修古河隄又自東平至興濟鑿

小河十二道引水入大淸河及古黃河以入海河口各作石堰

相水盈縮以時啓閉扵是河竟不爲害而漕運𫉬濟公又見高

郵之甓社湖風浪倐作多覆舟或舟觸岸輒壞議即其東一二

里開複湖以避其患河成舟安行無險名其河曰康濟人思公

惠別名白公隄治水事竣改刑部侍郎辛亥署掌都察院事遂

陞右都御史嘗言風憲官爲朝廷耳目凡廵行一道當詢屬

吏賢否之狀上于吏部及本院部院據其詞以行黜陟且以所

上之虛實爲御史之黜陟庻幾各得其實而人有所勸懲也又

天下軍衛士卒消耗宜預覈尺籍之數𢌿淸軍御史使按籍搜

考以絕埋没諸𡚁又天下奏報災傷荒稔反戾上不知國計之

當儲下不知民隱之當䘏由有司以其地濶逺可以欺謾之故

宜令御史預遣人踏勘田土高下之則造爲圖册設有水旱可

據此以蠲稅糧而里胥無所容其奸也御史李興廵按陜西以

酷刑處死無敢爲言者公曰興爲吾屬豈可避嫌而不爲一言

乎乃率衆大臣上言興之㬥固可罪然非殺無罪者今以死處

興設有故勘故殺者又將何以加之奏上興得免死癸亥陞刑

部尚書公心素厚斷獄不苛嘗曰秋霜之肅何如春陽之和乎

數諭屬吏以人命至重尤當謹重獄故𡨚抑者旣多平反其可

矜疑者亦多從末減毎以律爲萬世之法條例爲一時之宜今

吏得爲奸皆條例繁冗之故因詳定爲(⿱艹石)干條奏上頒行内外

而奸𡚁始少甲寅尚書一考加太子少保戊午 東宮出閣進

太子太保積階至光祿大夫勲至柱國以其官贈曾祖均禮祖

思恭父珂竝光祿大夫柱國太子太保刑部尚書曾祖妣錢氏

祖妣蔣氏妣鄭氏王氏竝贈一品夫人配蔣氏封一品夫人公

居官四十年勤勞不倦濟以精力事至輙辦及決大事往往以

從容數言裁定多不失正其待人氣溫色愉言出如恐傷之下

至輿皁有過未嘗輕加笞辱屬吏以公事𫉬罪必爲掩覆營救

得免乃巳人以急難來吿如切於身所以排解之者尤盡其力

故感其恩者不特鄕里親友而巳公官三品時其弟昇早世以

其遺孤垣奏爲太學生嘗置義田立義學凡族人之貧而㓜稚

者以養以教皆得其所其厚於宗族又如此  今上知公德

寵遇甚厚屢有金織文綺之賜或病在告輒遣御醫診視幷遣

中貴人 賜以酒饌等物庚申以星變再上疏引咎避位情甚

懇切  上不得巳允之特進太子太傅致仕馳驛而歸令有

司舉優老之典仍 賜璽書所以褒美之者尤重及行士大夫

傾朝祖送人以爲榮公三子埈圻坊皆孝預作園池以待公歸

公至家日與親友極登臨游泛之樂入夜飮宴略無衰憊之態

於是蔣夫人年亦高矣與公偕老堂上旦夕子孫率諸婦羅列

階下稱觴爲壽大江之南論福履之厚無踰公者公卒年六十

八  上聞訃悼惜爲輟視朝一日贈太保謚康敏遣有司諭

祭者九仍命治葬於某處新塋惟白氏之先爲河南人從宋

南渡占籍武進歲乆爲大族近代自公伯父瑜爲禮科給事中

父珂爲大冶教諭漸顯于時及公官益顯子弟宗族𡚒起連取

科第至數人皆爲顯官諸孫又皆秀而可望故鄕里論仕宦之

盛又無踰白氏者

論曰世之登科第而進者累數百人莫不英偉踔厲言論風生

自以爲一世不足爲考其平生往往蹠盭顚蹶而止求其後以

功名富貴而終者特一二耳而此一二人者觀其在位多寛綽

厚重含垢納汚不皦皦以自高不沾沾而自喜渾然(⿱艹石)無能之

人曾不爲新進少年之所與孰知他日任重道逺以建國家大

事者則此所謂無能之人耳故嘗論常之先逹(⿱艹石)胡忠安公其

一人也白公繼起其後功名富貴考終于家與之畧等可不謂

鉅人長者乎書曰必有忍乃其有濟有容德乃大公其人矣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