匏翁家藏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八 匏翁家藏集 卷第五十九
明 吴宽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六十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九

传四首

   侍郎黄公传

公讳孔昭字世显姓黄氏唐末有讳緖者为昭武镇都监避乱

自闽中徙家台之黄严后其地割为太平故今为太平人所居

洞山更数世族益大人称洞黄曰与庄有善行生礼逊号松坞

尤𮟏于学以刚介好古闻鄕里礼逊生瑜兵部軄方主事贤名

甚著生公二世并以公贵赠南京工部右侍郎公年十四遭軄

方公与母夫人金氏相继下世自京师扶柩返葬哀毁骨立人

巳谓黄氏有子既长执友建宁守贺浤知其贤举为松溪训导

不果公叹曰士之出仕乃藉人举荐耶慨然誓取科第以世其

家楼居读书𠜇苦特甚至㤀寝食及入邑学家贫乏资给而学

益力遂中鄕试天顺庚辰登进士第初授工部屯田主事同官

有贪污废事者与公不合以计挤之无所得而公之名因起其

人既被黜公独署司事事悉举而宿弊尽革时适议慈懿太

后山陵公愤其事曰治葬吾軄也亟艸奏疏将上而 朝廷竟

从众议乃巳寻擢都水贠外郎郎署无故例不得改调吏部以

公贤而工官非宜特奏改文选 命下皆以为宜后擢郎中公

持选法最愼汲汲以人才为虑尝曰国家之用才犹富家之积

粟粟积于丰年乃可以济饥才储于平时斯可以济事自顷人

矫激沽名以闭门谢客为高天下人才何由知之故公退客至

辄延见询访有所得必书于册往往量其才随其地参之舆论

荐于天官卿用之务使用之各当其才虽小官卑軄亦不敢忽

或因𫝑家千请欲私用其人辄力言其不可时既不能尽沮后

其人多自败众始服公之正凡在文选者十五年擢通政司右

通政专淸武軄贴黄又三年始擢南京工部右侍郎■时工役

不息屡假私钱以给材用岁乆多所逋负公至以提举等司𨻶

地皆为豪强侵占奏复之以收其利公署毁于火且重建一新

方渐革诸弊一如屯田时而公俄以疾卒矣享年六十四公淸

介有守自举进士已有廉名及授秩以公事之江南虽鄕人之

仕其地者以尺帛来馈亦郤去后同考㑹试有𫝑家子暮夜持

百金私谒叱之不容见然终不言其人其处公事必尽其力非

特无私而巳终身俭素虽老且贵如未仕时至待宗族独不计

惜尝以旧居悉让其弟以女弟贫乏斥俸令养之凡亲友患难

疾病必扶植乃巳尤不𡚶交游故布政使陈公士贤今祭酒谢

公鸣治皆鄕人之卓然者独以道义相好(⿱艹石)刑部侍郎林公一

鹗既没念其子孱弱为经纪其丧复辑其事行传之后奉 诏

得荐举异才以今应天府尹樊公廷璧福建按察佥事致仕章

公德懋奏二人葢公素所贤者士论以为得人平生好学不倦

公暇辄手一册日求古书多自校正更辑鄕里前辈文词为赤

城论谏录并赤城诗集板𠜇行世其所自著质实而理胜有定

轩集(⿱艹石)千卷定轩者公之别号也娶淑人蔡氏生子三俌工部

营缮主事居官有父风次挺佐皆早卒孙五绍绎绾约紒既卒

朝廷遣官祭葬如恤典而绾以例为国子生寛幸交公营缮君

因以公平生为托乃撰次如右而复论之曰周礼太宰之軄掌

邦之六典葢兼六卿之事无所不掌者也后世特以选举为

务其属分任于下为部凡四其軄可谓专矣而文选尤为要秩

使其人不贤虽有贤太宰不能独治百官由之不得其人此其

所以为要也昔毛价仕魏为东曹椽所举皆淸正之事能以俭

率人一时士皆以廉节自厉今观公之为人葢亦近之后虽超

迁惜其卒以工官而去虽有知者荐为巳助而竟不用是可叹

也夫价仕非其时君子惜之予闻正统间黄岩有李茂弘考功

静退有守君子人也其名至今不衰公尝慕而称之以追其遗

风孔子曰鲁无君子者斯焉取斯其是之谓欤然则公之子孙

视此其能嗣公也哉

  布政使陈公传

公讳选字士贤姓陈氏台之临海人也其先出东阳为宋国子

司业左辅之后元𥘉徙仙居再徙临海曾祖浚圭祖泰生赠文

林郎广东道监察御史父贠韬为御史出巡福建活沙冦胁从

者数万人表然有名卒官福建右布政使后赠正奉大夫正治

卿娶夫人金氏以宣德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生公于台之

文肃坊故第公少则沉静端悫不𡚶言笑稍长从鄕先生陈佥

宪璲游日坐一室诵习未尝嬉戏弊衣粝食人不堪其淸苦而

处之自如为文平雅(⿱艹石)不以词尚而理致深宻读之有味识者

已知其为德者之言也景泰元年以礼经中浙江鄕试天顺四

年㑹试第一人遂登进士第𥘉授山西道监察御史才识已著

凡大狱当议者都御史必咨以取平出巡江西风纪大振虽不

以刑法立威官吏相戒自不敢犯俄广蛮流劫贛之龙南督兵

剿捕遂平之岁满还 朝适  宪宗嗣位向用言官益思献

纳时有词臣二人尝被谪调者将谋复用公上疏言君子小人

进退治道所系不可不愼言甚剀切竟沮其谋他所弹劾者尚

多其人自是直名闻天下然亦为人所忌矣乃始出提学南畿

至则以学者不务实行而竞为浮华之文以取科第力欲变其

故习遍历郡县居宿学宫黙然端坐以身为教至竟日不施朴

刑第其文必以理胜为主且先令读小学书暇辄习冠祭礼一

时诸生翕然感化或有过被责一言深自愧赧(⿱艹石)无所容论者

谓自庐陵孙先生之后继之者公而巳秩满擢河南按察司副

使𥘉治军政 朝廷以公提学之善也复以命公公为教大率

如前日而充养益深中州学者皆自以为得师其气象加宏𥙿

矣凡八年迁按察使父老素知公贤及是至自外郡皆焚香迎

拜道㫄曰我辈有福矣公既视事首释系囚为立约而去诸宿

弊一切罢革专以简易为治吏卒敛手虽同官亦竦然谨畏未

几闻继母沈夫人䘮士民争泣送城外去而益思之有为肖象

立祠者服除赴吏部特擢广东右布政使逾年转左公念广民

疲困为除徭役罢和买僃赈济皆为惠养计数辨𡨚狱闽人赖

克寿等三十九人渔于海舟为风漂至潮州守者𫉬之坐以通

畨罪其人以苦讯诬服又邑民刘马住及黄福等十九人被诬

为盗公察其𡨚悉释之尤不畏贵幸中官有弟冒为武职者逼

娶寡妇为夺还之于是又有提督市舶司者倚进贡为奸利役

户苦于供需特为奏减三十人其后畨人马力麻与海商私通

贩易诡称苏门答刺国使臣市舶利其货不问公发其伪谓如

不得巳姑纳其方物留其人即此赏劳庶免缘途供馈亦绝其

后私通之弊时又有撒马儿罕使臣怕六湾自甘州以狮子入

贡将取广南浮海还国云欲从满刺加更市狮子公言此兽何

用于世彼西域贾胡为图利耳使堕其谋必贻安南诸夷之笑

国体所关甚非细故中官既蓄减役户之怨且素利进贡及是

毎为沮抑怨益深乃诬奏公他事勘问者求事实不得必欲文

致以罪竟逮公赴京广人数万号泣拥留之公行至南昌以病

成化二十三年五月二十一日也年五十八故人张翰林廷

祥为治敛具而归其丧于家士大夫闻而悲之公立志以古圣

贤自期濳修黙识不求人知其学以克已求仁为要因以克庵

自号读书不资于文词遇格言即手录于册以为力行之助而

寤寐儒先特取宋史道学传刻印以传学者平生言(⿱艹石)不出诸

口视所当为者勇于为之不顾利害其处事缓而详御下严而

恕至于言动端庄虽家人见其终身然也身既贵显燕㑹惟服

先人故衣带客至瓦SKchar疏食欢然无愧色自河南闻丧还行装

萧然牛车一两而巳及之官广东骑驴出都门而去其俭约有

寒士所不及者元配王氏赠孺人继张氏皆有妇德子男四曰

藩曰翼皆早卒曰戴曰虑二女孙男一女一戴贤而有父风初

公仿范文正公置田百四十畞以充祀先周族之用号思逺庄

及卒后族人以公无遗赀举田还戴戴不可曰先人置此凡以

行义也戴取而私之独无愧乎况治命又尝俾勿废此乎人谓

公有子公没之明年  今天子改元弘治庶政一新工部主

事莆田林沂为公理前事上言陈某淸介正直有古人之节居

官力为朝廷布宣德泽惟恐不至天下想望其风采冀其大

用乃为小人诬䧟以死当为昭雪下大臣议咸以沂言是宜复

其官俾其家礼葬之为人臣激劝赖  天子明圣即 诏有

司如所议行公之葬其知友祭酒谢公既为铭而工部侍郎黄

公复为行述足以传世矣寛念自为诸生辱公知爱今幸承乏

史氏可无纪载乃谨为公传以归于戴藏于家云

赞曰昔之大儒以道学名者其学必适于用如晦庵朱子尤可

考见观其抚民之方摩上之道攻邪之论处变之才确然可法

葢必如是而后谓之道学也然当其时小人犹以伪学指目况

后世乎夫后世迂腐矫诞之徒乃真其人顾以道学自处其谁

许之如陈公之学适于用者如此頋其所立有过人者虽不以

道学名而君子则自许之(⿱艹石)其罹䜛𧩂遭祸患古之圣贤所不

能免于公乎何损然则有感于世道者虽为公释然可也

   倪文毅公家传

公讳岳字舜咨姓倪氏其先从宋南渡家于钱塘国初诏徙

江浙诸省民实京师公之高祖启在徙中故今为上元人自启

以下三世皆未显至公之父谦在  英宗之世始以进士及

第入翰林仕至南京礼部尚书卒赠太子少保谥文僖文僖尝

奉命祀北岳其配姚夫人夜梦绯袍神人入室寤而生子文

僖以为岳神所感也因名其子曰岳即公公生而瑰硕迥异常

儿性更孝姚夫人没时年甫七岁居丧哀而尽礼吊客叹异㓜

即知向学业文之馀兼通吏事偶有群吏将赴吏部试戏出狱

词为题令剖断㫄观者曰此老吏笔也识者巳知公他日非特

以文名者文僖以翰林学士主顺天府鄕试为怨家中伤谪戍

宣府公从行患难中学业益勤既长文僖择日筮賔为行冠礼

边人环观叹羡自是习行之天顺壬午以宣府学生鄕试中式

甲申登进士第年二十一选为庶吉士绩学翰林预修

英宗实录成化乙酉始授编修实录成加俸一级先是文僖用

诏恩复学士一时父子同在翰林人以为荣后文僖擢南京礼

部侍郎致仕家居公乞归省因过钱塘展墓还任乙未秩满进

侍读明年选充 经筵讲官于是文僖再起为尚书仍以疾致

仕公再乞归侍竟遭丧服除还任适  今上为  皇太子

讲学春宫诏辑文华大训内阁大臣首以公名上壬寅书成进

学士甲辰充 春宫讲读官丙午擢礼部右侍郎仍命经筵

进讲弘治戊申为 今上即位改元之岁进左侍郎癸丑拜

尚书丙辰俄加太子少保改南京吏部尚书已未再改兵部赐

敕参赞机务明年始召为吏部尚书兼太子少保如故公状魁

岸目光炯炯袍笏伟然望之如资明睿为文敏捷(⿱艹石)不经意

初在翰林凡考校纂修绰有馀力毎进讲  上前以古义附

时事为劝其言剀切而音吐洪畅人拟之范祖禹  上屡属

目始有大用意及在礼部遇事如素习无难易即治累遇行大

礼凡载于仪注者既多赞相合礼(⿱艹石) 国朝自  德祖以下

九庙巳僃及  宪宗山陵礼毕  神主将升袝于制当祧

庙下礼部集廷臣议或以  德祖以下四庙以次当祧至

太祖为百世不迁之祖公以此说固所以尊  太祖然岂

太祖崇本尊亲之意哉故周既追王太王王季又上祀先公以

天子之礼其意葢出于此 国家自  德祖以上莫推其世

则  德祖乃周之后稷也不可祧 懿僖仁三祖以次当祧

至  太祖太宗为周之文武百世不迁今  宪宗升祔当

祧  懿祖一庙宜于  太庙寝殿后别建藏祧主之所如

古夹室之制毎岁暮则奉祧主合享亦应古袷祭之制时又有

言  孝穆太后当祔庙者复诏议之公言周之姜嫄为帝

喾次妃后稷之母故周礼有享先妣乐舞葢指姜嫄而鲁颂閟

宫之诗特见其名此别庙之明证也且唐宋以来皆有故事可

考如奉慈殿是巳今  孝穆神主宜于 奉先殿㫄别立庙

岁时祭享悉如 奉先殿之仪知礼者皆以其言为然奏上

诏悉从之二疏葢皆出公手云时  今上初元慨然欲新庶

政公与同官恊心辅政首革淫祠正神号将举宿弊尽除之建

言者因及孔庙从祀诸贤亦宜改正公言汉儒专门六经转相

传授煨烬之馀赖以不坠其间诸儒立身不无可议能传经之

功自不可泯故自唐以来列于从祀彼七十子名字载于迁史

巳乆又何必以区区臆见追论于千百年之后哉遂格不行未

几尚书耿公自南京召至适以灾异求言公偕上七事又以八

事继之大率劝 上躬节俭以先天下言今天下奢靡成俗

财匮民竆惟从所好而巳且天下之土地有恨而 宗室之分

封益增百年后又将何以处之宜以时减杀又近岁额外设官

颇滥凡所供给皆出于民民安得不困宜以时裁革公尝以所

当言者尚多不能专主为恨及拜尚书适京师有大雨雹之变

即上言天之告  陛下至矣葢变不虚生宜深求其故以回

天意可也又劝  上勤讲学开言路黜奸贪进忠直止无功

之赏停不急之役番僧惑世以异术售不宜复召而来贾胡邀

利以夷兽进宜郤而去故事四方奉报灾异多不能数奏惟岁

终一上至公次其日月先后援引经史为证言甚恳至欲

上下同加修省不事虚文  上嘉纳之尤严度僧道之禁以

为近世弊事莫甚于此有言及者辄辟之既以政事为巳任士

大夫争推重其才然所以取怨于人者亦多矣在南京吏部奉

诏考核诸司人服其公明无异议者以灾异叠见率诸公卿

奏二十事如法  祖宗谨好尚恤军民选将帅积边储等事

皆切于时后复以淸宁宫灾再以二十八事上 诏皆下诸

司看详行之公既有才具部事益简人以为不足为竟改任自

永乐间迁都于北毎以武臣一人有重望者留后而以兵部尚

书共事故其责任视他部为重人以公为宜一时武僃修举军

民倚重相戒不敢犯法留都肃然于是 上知公果可大用

始有吏部之 命公居常则能鉴别人物一旦当铨选抑扬进

退各当其才或言别白太过终当召怨公不恤曰吾知冡宰之

职当如是(⿱艹石)诸末务不喜纷更日昃退归私第(⿱艹石)无事者当廷

议凡军民利病能究知其故正色侃侃言之众亦惟公一言而

定天下想望其风采方以吏部得人贺而公以疾不起矣年五

十八疾革昏愦口喃喃犹及御虏事葢时边报方急也索笔作

书惟及朝政其徇国之心至死不巳自㓜事其父与继母郭夫

人能尽子道友爱诸弟不以异母间其恩意诸弟亦谨事之至

于亲戚故旧所以周恤之者尤至平生驭下虽严然未尝𡚶笞

辱一人故人望其外(⿱艹石)不可亲其中心实厚也卒之日人莫不

痛惜之  上闻讣震悼特赠荣禄大夫少保谥文毅公娶卢

氏生一子夭继娶𡊮氏无子以弟阜之子霦为后霦𫎇恩授

中书舎人三弟阜登进士第今为工部郎中山  泽中书舎

人寛与公同朝三十年同在翰林同侍春宫颇知公乃因阜

等之请为传其平生藏于家

论曰 国朝罢中书省专任六部治政事  圣谟深逺超出

前古当时尤愼简六部之长欲其练习庶务俾三岁更迭为之

后既不行有缺止于转迁而巳百馀年来政事举息则存乎其

(⿱艹石)其间或稍自振迅众辄相顾而惊以为立异故东汉时在

位者多淸确谨畏循常袭故之人其弊必至取媚于时如胡伯

始而后巳如文毅公为人挺然任事不少还忌其亦有大臣之

风者哉

   白康敏公家传

公讳昻字廷仪姓白氏常之武进人也少入县学学业精敏出

同辈景泰丙子中鄕试明年天顺丁丑遂登进士第年始二十

三耳时  英宗𥘉复位更新庶政重言官之选明年擢公南

京礼科给事中南京六科官不僃设其选尤重公𥘉受职巳有

才名俄丁家艰甲申服满改刑科成化戊子转左给事中辛卯

进都给事中皆刑科公以言责自任南京户部尚书张凤不法

公劾奏凤为大臣不加之罪何以示戒有 㫖械至京巳而释

之凤虽幸免而一时多公直  宪宗𥘉即位値北虏犯边

经筵辍讲公上言帝尧不以洪水之灾而不明峻德太王不以

昆夷之侵而自殒厥问今日正  皇上讲学以为修德之助

之时不宜厌安以隳  圣德他日有黄雾之异又上言六事

皆当世要务其尤切者曰谨命令以全大信谓  陛下即位

尝 诏罢贡献矣而贡献者不绝尝罢织造矣而织造者自如

尝禁权豪不得中䀋矣𫝑要不得求地矣京城内外不得创造

寺观矣而皆不为衰止愿守大信勿以亲幸而易其度可也监

察御史谢文祥以言事得罪不可测公率同列救之谓文祥所

言虽狂妄然为御史非出位而言且其心无他宜含容之以开

言路疏入文祥得降用其馀献纳者尚多然公务持重不屑屑

以小事论至于事干刑狱者得以参驳亦不琐琐摘抉人小疪

故人皆称公知大体而名益起壬辰擢应天府丞京民苦差徭

繁重多破家公至适署掌府事为定役法人称均平至今用其

法不变乙未擢南京大理寺少卿辛丑进南京都察院左佥都

御史奉 敕兼管操江仍巡捕沿江盗贼时有刘通者与其党

操舟贩盐并行劫夺出没江海间𫝑炽甚公调士卒追捕至太

仓分兵截其要路知通窘迫示以威信谕以祸福谓如自首服

许以不死通知公长者遂挺身来归叩头感泣公戒谕已仍纵

之归通即率其党以降特械通至京凡胁从者悉释不问事平

公复奏沿江要害守僃等官遇有警当互相应援又请降关防

印记以便行事皆从之未几陞本院右副都御史寻掌院事丁

未陞南京兵部左侍郎奉 敕修凤阳  皇陵并曰塔寿春

诸坟时当荒歉众以兴大役不堪公均工节用劳心调度越二

年功遂毕与𥘉计省其半以其馀财仍行赈恤民反𫉬济

今上之二年为弘治巳酉河决金龙口漕运多阻召公往治改

户部左侍郎公奏南京兵部郎中娄性从行始至河南相度水

𫝑虑水复趋张秋发卒数万自阳武封丘祥符兰阳仪封数县

筑长堤捍之遂导河自中牟决口至尉氏下颖州经涂山合淮

水入海又修汴堤令高广如一上树万柳使不崩颓又浚宿洲

古睢河入运道以分徐州之𫝑又筑萧县徐集等口以杀汴徐

之𫝑又自鱼台历德州至吴桥修古河堤又自东平至兴济凿

小河十二道引水入大淸河及古黄河以入海河口各作石堰

相水盈缩以时启闭扵是河竟不为害而漕运𫉬济公又见高

邮之甓社湖风浪倏作多覆舟或舟触岸辄坏议即其东一二

里开复湖以避其患河成舟安行无险名其河曰康济人思公

惠别名白公堤治水事竣改刑部侍郎辛亥署掌都察院事遂

陞右都御史尝言风宪官为朝廷耳目凡巡行一道当询属

吏贤否之状上于吏部及本院部院据其词以行黜陟且以所

上之虚实为御史之黜陟庶几各得其实而人有所劝惩也又

天下军卫士卒消耗宜预核尺籍之数𢌿淸军御史使按籍搜

考以绝埋没诸弊又天下奏报灾伤荒稔反戾上不知国计之

当储下不知民隐之当恤由有司以其地阔逺可以欺谩之故

宜令御史预遣人踏勘田土高下之则造为图册设有水旱可

据此以蠲税粮而里胥无所容其奸也御史李兴巡按陕西以

酷刑处死无敢为言者公曰兴为吾属岂可避嫌而不为一言

乎乃率众大臣上言兴之㬥固可罪然非杀无罪者今以死处

兴设有故勘故杀者又将何以加之奏上兴得免死癸亥陞刑

部尚书公心素厚断狱不苛尝曰秋霜之肃何如春阳之和乎

数谕属吏以人命至重尤当谨重狱故𡨚抑者既多平反其可

矜疑者亦多从末减毎以律为万世之法条例为一时之宜今

吏得为奸皆条例繁冗之故因详定为(⿱艹石)干条奏上颁行内外

而奸弊始少甲寅尚书一考加太子少保戊午 东宫出阁进

太子太保积阶至光禄大夫勲至柱国以其官赠曾祖均礼祖

思恭父珂并光禄大夫柱国太子太保刑部尚书曾祖妣钱氏

祖妣蒋氏妣郑氏王氏并赠一品夫人配蒋氏封一品夫人公

居官四十年勤劳不倦济以精力事至辄办及决大事往往以

从容数言裁定多不失正其待人气温色愉言出如恐伤之下

至舆皂有过未尝轻加笞辱属吏以公事𫉬罪必为掩覆营救

得免乃巳人以急难来告如切于身所以排解之者尤尽其力

故感其恩者不特鄕里亲友而巳公官三品时其弟升早世以

其遗孤垣奏为太学生尝置义田立义学凡族人之贫而㓜稚

者以养以教皆得其所其厚于宗族又如此  今上知公德

宠遇甚厚屡有金织文绮之赐或病在告辄遣御医诊视并遣

中贵人 赐以酒馔等物庚申以星变再上疏引咎避位情甚

恳切  上不得巳允之特进太子太傅致仕驰驿而归令有

司举优老之典仍 赐玺书所以褒美之者尤重及行士大夫

倾朝祖送人以为荣公三子埈圻坊皆孝预作园池以待公归

公至家日与亲友极登临游泛之乐入夜飮宴略无衰惫之态

于是蒋夫人年亦高矣与公偕老堂上旦夕子孙率诸妇罗列

阶下称觞为寿大江之南论福履之厚无逾公者公卒年六十

八  上闻讣悼惜为辍视朝一日赠太保谥康敏遣有司谕

祭者九仍命治葬于某处新茔惟白氏之先为河南人从宋

南渡占籍武进岁乆为大族近代自公伯父瑜为礼科给事中

父珂为大冶教谕渐显于时及公官益显子弟宗族𡚒起连取

科第至数人皆为显官诸孙又皆秀而可望故鄕里论仕宦之

盛又无逾白氏者

论曰世之登科第而进者累数百人莫不英伟踔厉言论风生

自以为一世不足为考其平生往往跖盭顚蹶而止求其后以

功名富贵而终者特一二耳而此一二人者观其在位多寛绰

厚重含垢纳污不皦皦以自高不沾沾而自喜浑然(⿱艹石)无能之

人曾不为新进少年之所与孰知他日任重道逺以建国家大

事者则此所谓无能之人耳故尝论常之先逹(⿱艹石)胡忠安公其

一人也白公继起其后功名富贵考终于家与之略等可不谓

巨人长者乎书曰必有忍乃其有济有容德乃大公其人矣








匏翁家藏集卷第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