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九 北山小集 卷三十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三十一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

            信安程  俱

  墓銘一

     寳文閣直學士中大夫致仕太原郡𨳩國

     侯食邑一千四百户食實封一百户贈正

     議大夫王公墓誌銘

 宣和六年夏寳文閣直學士中奉大夫提舉亳州明

 道宫太原侯以病告老詔遷中大夫以舊職致仕七

 月四日公疾不起鎭江府以聞詔贈正議大夫下二

 淛轉運司助襄事越十一月十日葬公于丹徒縣長

 樂鄉馬鞍山之原合諸碩人滕氏之窆禮也明年其

 孤樅以狀請銘扵俱俱以公名德之重侍從之老當

 得道藝爵齒相先後者銘辭不稱樅沮且言惟公先

 公所器重知先公之志業又詳否則無以慰九原俱

 扵是不敢辭公諱渙之字彦舟姓王氏衢州常山人

 曽大父敏曽祖母璩氏大父言髙郵軍判官贈光禄

 大夫祖母徐氏贈長安郡太君父介以直氣讜言聞

 天下官至尚書祠部郎中祕閣校理贈少師母蔣氏

 贈越國太夫人公以元豐二年一舉登進士甲科有

 司疑年未及銓格公即日出都已而有旨特除武勝

軍節度推官是時太學生上書論太學教養無術三

舎取士不實興大獄扵是新法度更置師儒親自上

選首除敦厚通經術者數人充内外學官以公為杭

州州學教授元豐八年遷宣義郎知頴州頴上縣事

改越州教授再移杭州教授元祐三年以太學愽

召遷宣德郎七年校對祕書省黃本書籍遷奉議郎

騎尉九年丁越國夫人憂服除朝廷且用之公力

請外通判衛州紹聖五年續編兩朝魯衛信録置局

樞宻院延英豪以待用公首被其選元符三年遷承

議郎雲騎尉聖上登極大臣交薦召對時方以日食

正陽之月下詔求直言公因言求言非難聽之難聽

言非難察而用之難求而不能聽聽而不能用非所

謂應天以實者也堯舜設敢諌之皷三王立誹謗之

木自公卿大夫至百工商賈咸得因事獻言是無時

不求無言不聽無聽而不用也由漢而下正風寖㣲

言路堙塞然每有天變輙下直言之詔其畏天愛人

如此而下之報上乃或不然以指陳闕失爲訕上以

阿諛謟佞為尊君以論議趣時為國是以可否相濟

為邪說其扵大臣權要則觀望附㑹相戒以黙志士

仁人知言之無益也不復有言而小人懷姦僥倖肆

 爲詭譎可駭之論以為偷合苟容之計此尤不可不

 察者也願陛下虚心公聽言無逆遜唯是之從事

 無今昔唯當爲貴人無同異唯正是用如此則人心

 說治道正天心得矣上延納乆之且命以諫官御史

 公固辭曰臣以執政大臣薦而任諫官御史恐無以

 示公乃命除尚書吏部貟外郎充國史院編修官以

 霈恩遷朝奉郎賜五品服尋兼哲宗實録檢討官修

 元符勑令叅詳官遷尚書左司貟外郎建中靖國元

 年遷起居舎人一日賜對上面諭以詞臣之選難其

 稱今大禮甫近正湏得人卿可當其任者公頓首辭

 即日召試除中書舍人充實録修撰賜三品服晨趨

 省省吏送詞頭自尚書中執法與外召還者凡三十

 三制當直者巳書暦輙以病告公不辭盖属辭如流

 無難色崇寧元年遷給事中加飛騎尉封丹陽縣𨳩

 國男食邑三百户尋遷尚書吏部侍郎明年以寳文

 閣待制知廣州道削職知舒州時淮右飢流徒猥至

 公命附城茇舎以次振廪之所活幾萬人三年初立

 黨籍罷提舉南京鴻慶宮是年秋上以公與同時數

 公姓名付三省尋以公知福州道移廣州廣南東路

 經略安撫崇寧四年遷朝散郎加驍騎尉就復集賢

殿修撰五年復顯謨閣待制廣為嶺南都㑹番夷雜

處吏事繁猥公政理詳明恬若無事有番豪殺其奴

舶司援舊例送番長杖笞公不可送有司論如法自

是諸番知畏戢海舶以祖宗舊數為之制給官印以

驗實乃得行棹楫不應法皆没入分配廵捕官姦盗

無所容在政三年一路之廣周環萬里歳豐人和盗

賊衰熄大觀元年召赴闕且以爲史部侍郎論者言

公與陳瓘龔史張庭堅厚善元符末有害初政者黜

知洪州論者不已移知滁州至滁未踰時起知潭州

充荆湖南路安撫使遷朝請郎仍加騎都尉進封𨳩

國子加食邑二百户前此傜賊間出病居人公命謹

斥𠉀嚴紀律諭以利害各毋侵擾邊境以寧崇寧二

年遷朝奉大夫移知杭州兼兩浙西路馬歩軍緫管

時新建帥府修城壁完守具事集而人不知居一年

差提舉洞霄宫公罷部使者行府事亟榜賔次曰造

作局官雖故皁史然官有品承前不接坐非是自今

接見如賔禮几公所施置多見廢格公無愠言乆之

起知河南府兼西京留守司公事充京西北路安撫

使道移知揚州充淮南東路馬步軍緫管四年召赴

闕以給事中兼實録修撰同修國史編修神宗寳訓

 遷吏部侍郎加上騎都尉進封𨳩國伯加食邑二百

 户遷朝散大夫政和元年以顯謨閣待制出知壽州

 言者以故相商英黨不冝守郡削職提舉舒州萬壽

 宫五年復寳文閣待制提舉江州太平觀遷朝請大

 夫六年起知滁州七年遷朝議大夫進封太原郡𨳩

 國侯加食邑四百户重和元年移知潭州兼荆湖南

 路安撫使居數月移中山府路安撫使兼知定武軍

 過闕上賜對勞問時公末疾雖平進趨猶小異留賜

 御府藥且靣授湯劑之冝遷寳文閣直學士以寵行

 公至中山一以鎮靜為務明年朝廷方議北伐差提

 舉亳州明道宫三年遷中奉大夫加食邑三百户食

 實封一百户公之卒享年六十有五子二人曰樅朝

 奉郎新差河北路轉運司管句文字曰楹承務郎孫

 一人曰光逺登仕郎女四人早卒公天性端厚自為

 兒時不妄戯𥬇見者不敢慢期以逺器年十五居少

 師喪哀毁骨立未冠一旦以諸生奉大對褎然文采

 動一時多士無出其右者然公方泊然無仕進意教

 授州學六年書愽士考五時人莫測也甞從容語人

 曰乗車常以顛墜處之乗舟常以覆溺處之仕宦常

 以不遇處之無事矣紹聖間公免喪還朝見宰執政

 事堂即請外旣得通判衛州曽丞相布時知樞宻院

 聞公賢而未識也亟使人召公公辭以事即日行未

 幾曽公辟置修書局一靣益加重公論事正平不爲

 峻厲不可奪之言而其從容諷議卒歸扵正人亦莫

 能奪也及進從班公望益孚其風度器業人以宰輔

 期之而上實器遇公後雖流落藩郡見貌𩔖公者上

 曰是似王某盖念之不衰及召自湖南顧睐甚渥使

 公不病必且留留必用公之志或有見焉公更六鎮

 二郡皆以清淨不察察為治在後省其命詞書讀不

 視時為出納重輕也在銓部舉大綱而已惟公簡而

 和靜而敏端亮而有容觀其雍容醖藉進趨語黙知

 其爲徳人也平居寡言出言成文必詣理而中㑹及

 論古今治道亹亹而不煩見公者勢利俚俗之言不

 能出口俱常以謂公有叔度之宏雅而無東漢之沽

 激有獻之之風流而又無晉人之狂放識者以謂知

 言昔周公作立政亟稱克用常人箕子陳洪範以無

 作好惡偏黨反側為王道公初以小官見上其言明

 白深純有合乎大中正直之道者盖自燕間所稱更

 丗之故以至艾耆而志未甞不一扵斯也若公可謂

 有常德者非耶使公進不當杌隉變更之時留侍帝

 前日以所學備顧問朝夕獻納契上心適幾務福被

 天下豈少哉不然天下治安使公端委廟堂經體論

 道俾百僚各得其職循理守成以阜康元元且必為

 名宰相公有文集三十卷而公初賜對所以告上之

 言俱獨盡載而又論之詳焉亦以見公之志爾銘曰

 惟皇建極福兹𥠖元無反無側無陂無偏無作好惡

 其為如天公初召見揚于帝前美哉洋洋大臣之言

 政無故新惟是之從人無異同惟正之庸由初入朝

 獻納諷議壯老行藏一志于是公在朝廷將美賛猷

 不亢不隨惟德之休出臨一邦爰制閫外綏之拊之

 不約而治有匪君子性與道侔何以求公盍視其流

 如彼麟鳳來下來㳺不鷙不馳莫與之儔公言不亡

 公志莫施尚考公德視此銘詩

     朝散郎直秘閣贈徽猷閣待制蔣公墓

     誌銘

 公諱彛字子有姓蔣氏常州冝興人漢太尉浚遒侯

 橫者有子九人其季曰黙曰澄封維岱𠙶亭鄊侯始

 家冝興公則𠙶亭侯之後也曽祖諱九臯累贈太傅

 祖諱堂尚書禮部侍郎為時名臣國史有傳累贈少

 師考諱長源莊重愽雅不以勢利累心官至朝奉大

 夫以公升朝累贈至中奉大夫自侍郎始居呉故今

 為呉郡人公㓜嗜學不妄交弱冠以大夫遺表恩授

 太廟齋郎調潤州金壇簿遷𨳩封府陳留丞未赴丁

 祖母仁壽縣太君陳氏憂服除為秀州崇德令逹官

 部使者才之政和二年太師魯公自錢塘召還復當

 國即以公權提轄陜西坑冶催促鑄錢事選人將使

 指前未有此時薦者已及格改宣德郎以行公下車

 條析所應廢置言上皆見施行居無幾坑冶鼔鑄之

 利不貲及代去計所鑄息無慮數百萬緡凡所采金

 銀丹砂永鈆銅鐡稱是寳貨入中都相属扵是朝廷

 嘉其能詔遷通直郎又以復十監五院施置就緒遷

 奉議郎錫朱衣銀魚又以歳課遷承議郎六年權發

 遣提舉兩浙路常平事入對便殿敷奏詳明皆合上

 旨上命以懲按姦吏惠康小人之意公至所治宣恩

 舉職一路安之是年冬除代赴闕未行詔復留時無

 錫丞有依勢為姦利者贓主鉅萬然方以最聞公按

 捕丞丞急道亡或止公曰是有挾弗可敗且反為所

 中今丞亡因末殺無窮治亦足以立威矣公不聽曰

 吾受命云何吾知懲姦明法而已不知其他丞遇赦

 獲免猶坐廢八年移永興軍路未行詔授直秘閣權兩

 浙路計度轉運副使兼提舉本路神霄玉清萬壽宫

 累遷朝散郎二浙户繁率隱丁口避更賦丁簿不得

 實前使者鈎括𨤲正追償所失丁錢别儲為羡餘逺

 或至數十年編户氓鮮獲免者錮繫相属至或破産

 失業公至具奏二浙比𡻕不登今所追乆逺不勝治

 又多貧下户急之必且逃徙願一切蠲之而名籍丁

 錢断自今始已追錢歸之有司充歳用奏聞報可呉

 人德之東南歳歉御筆下諸路許留上供米四十萬

 石賑飢人公奉詔唯謹而亷訪使者提㸃刑獄司合

 奏公賑濟文具無撫綏意詔降三官停廢然猶以為

 疑更詔亷訪提刑司事實即以今詔從事二司徑檄

 公罷已而詔降兩官留任公力自辯継降御筆還所

 䧏官五月中貴人使二浙就賜金帶先是漕輸中都

 數不時足請以故歳所尺附春運旣得請矣發運司

 方以逋滯劾詔免所居官㝷落職與筦庫已而御筆

 復以公直秘閣管句亳州明道宫格前詔不行累遷

 朝奉大夫故事謫宫觀遇恩母得任子是歳冬祀詔

 特聽任子宣和四年起知明州公裁决撫循事得其

 理居數月以疾卒扵明州州治之正寢臨終神色不

 變易衣坐命諸子操紙筆付後事畫字紙尾訖悉遣

 家人輩出户獨與母訣三子環泣即就枕瞑目而逝

 實是年六月甲辰享年四十有九母夫人李氏累封

 太令人樂豈壽康然再世子不終養而孫是託何耶

 公娶朝散郎秘閣校理同郡梅公灝之女柔順而有

 常自在室至于有家長扵巳者畏惕如不勝與儕等

 居未甞失色政和四年六月壬申卒年三十有七累

 贈安人生三子曰嗣康迪功郎起復秀州儀曹曰嗣

 宗將仕郎曰嗣昌孫男二人曰謨曰諲孫女一人公

 明爽有才氣少治易通大義薦扵有司然載籍無不

 觀尤熟唐事為詩詞婉美及為吏事至能断不為齪

 齪小謹性不容物而扵故舊特篤千乞借貸門無虚

 時至或見賣撓其治者始聞之怒他日施施復來振

 給館糓之如故終不忍謝絶良士友至不計家有無

 為酒具珎饌陳圖書竒玩劇飲賦詩相娱樂無厭色

 自未仕及為縣令至使者常然也初大夫公捐館時

 上有老親孤女滿室食指幾數百公以一命仰微禄

 居數年所當嗣志卒事者無餘責事祖母及母夫人

 極甘旨之奉方是時家實貧甚假貸閱日而不見寒

 飢憔悴態及宦稍遂亦不汲汲為生業計故𡚒由小

 官將使指聲稱日聞交道弥廣以取𠖥榮盖其胷次

 卓犖才能絶人逺甚公卒之明年詔特贈公徽猷閣

 待制雖聖主簡勞勸功無存亡乆新逺邇之間而然

 抑以見公之才非唯振耀扵一時其規模藴業所以

 儲榮委祉扵身後者又如此其白也如端拜而議如

 交手相授施報之道爲不誣矣其孤將以八月戊申

 合葬公及安人扵平江府吴縣至德郷報恩山之原

 使來請銘余與公㳺且三十年知公爲詳則叙而爲

 之銘銘曰

 SKchar公子齡蔣封始中微丗更國爲氏浚遒九支㡭以

 繼義興宗維兩侯裔作周詒法粲王治德光流行澤

 百卋世多賢能廼其理孤師端亮世標軌培基衍慶

 施孫子明州才周質魁偉皇皇節輿光族里發姦繩

 惡人所徯嘉言解紛定流徙時非不逢用不旣天髙

 聽遐紀瘽瘁追功陟華告其第有嬪維梅柔以惠無

 非無儀謹甞饋生同甘辛葬同隧銘無溢詞信來禩

     宋故朝議大夫新知秀州軍州事兼管内

     勸農使武功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賜紫

     金魚袋葉公墓誌銘

 宣和七年夏四月詔以朝議大夫葉公唐稽知秀州

 事秀八喜曰是甞守吴興毗陵以清淨儒雅為治者

 也吾人其少瘳乎後兩月公遽以疾卒扵其子江隂

 縣之官舎扵是秀人聞之失色驚歎以不得賢侯為

 恨也公守吴興時東南師帥大抵強能吏機警通權

 變善伺時緩急駑視法度士其趨利赴功如水就下

 鷙擊而機發也皆志滿意得髙車象服勢炎熏灼一

 時而平江大猾方以姦倖盗權𠖥日用侵漁刻轢為

 事頥指目禁而意行千里之外當是時唯湖也截然

 居中百姓得安業禽獸草木遂其生者以公為之守

 也公退然如不勝衣言若不能出口其所下教令不

 為詭特悍急之言其聽訟决事無赫赫之譽視髙明

 惸獨一等然無悻悻崖異之意不曰我能是吾愛吾

 人顧法如是理當然而已故在勢者雖不能擾其治

 亦不能嫉而害之邦人知安其政而不能名其所以

 惠人之迹其在常亦然宜秀人之以不得公為恨也

 公字順孺五代之季髙祖始自金陵徙居延平遂為

 延平人曽祖諱仁昶晦迹不仕祖諱昭映贈通奉大

 夫父諱棐躬官至左朝請大夫累贈金紫光禄大夫

 妣陳氏封廣平郡夫人君㓜敏悟自為兒時從諸兄

 㳺學它郡聞講易退能記其說衆巳竒之弱冠與其

 兄唐懿同登熈寧六年進士第釋褐歸侍不忍去親

 側累年不肯調官乆之爲亳州譙縣主簿守不能以

 勢屈監杭州仁和縣塩監遷頴州萬壽縣令詳定省

 曹寺監條貫所刪定官改宣德郎知⿱⺾⿰𩵋禾州呉江縣事

 未赴丁金紫公憂繼丁母廣平夫人憂服除以奉議

 郎知常州晉陵縣事遷承議郎知真定府平山縣事

 元符三年覃恩轉朝奉郎賜五品服差管淮南轉運

 司文字以朝散郎充睦親宅小學教授崇寧三年

 提舉利州路學事陛辭稱旨留爲太常愽士大觀元

 年以朝請郎爲尚書都官貟外郎左右司𡻕攷郎官

 治狀公以最聞以朝散大夫爲吏部貟外郎遷本曹

 郎中實掌尚書右選右選文牘紛猥不勝治公苗薅

 髮櫛之要以無弊遷鴻臚少卿政和二年出知湖州

 遷朝請大夫四年移京東路提㸃刑獄未赴乞便郡

 就差知常州事明年㑹𡻕飢流冗充城市公大捐倉

 實不足則勸郡豪之積粟者為糜粥以振廪之扵荒

 政如捄焚拯溺盖所活數千萬人七年春常平使者

 建請濬治平江河港調旁郡夫至數萬並縁為姦利

 公力不能抗躬㑹攷户籍貲若千為一夫吏不得措

 意役以均一還朝差知隆德府兼提舉澤絳慈遼州

 威勝軍屯駐泊兵馬廵檢公事陛辭建言州郡法司

 吏當置選補法使自愛無玩法鬻獄者上嘉納然事

 不果行潞當河北河東之衝兵庶繁夥公政因其俗

 以簡嚴治軍旅以愷悌撫士氓人用恱服中官為亷

 訪使者暴震一路公待之以誠不為浮禮更見欽挹

 九月召為吏部郎中郡人遮道得去遷朝議大夫四

 年郊祀恩賜三品服封武功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

 明年請外補得知通州事居無何請宫觀得南京鴻

 慶宫又明年除知秀州事公之卒實六月二十九日

 享年七十三以靖康元年十二月十一日葬扵平江

 府呉縣至德鄉真山之原祔金紫公之域夫人孫氏

 同穴夫人故御史中丞覺之女子男四人侁傆將仕

 郎皆早卒偬監湖州合同茶場俁常州江隂縣主簿

 女三人長女早卒次女適鳳翔府麟㳺縣令孫術㓜

 女未行孫男二人抑將仕郎擕尚幼孫女四人公資

 純固篤孝友不妄𥬇言外和而内剛官京師非公事

 不至宰執之門所與交不為翕翕熱遇所厚善或相

 對終日泊然歡不足而味有餘居家雖臧獲有違忤

 怒不至詈其為郡縣不為無益敖宴事閱訟牒聽兩

 辝必諄複詳盡扵治劇若烹小鮮為文詞如其行粹

 而不繁集其文為十卷公初葬㑹天下兵動後三年

 其孤始克狀公行實請銘扵某我先君子扵公同年

 進士也俱常以先契拜公扵堂上公知其愚憃加厚

 焉義不得辝則序而爲之銘銘曰

 天有常度四時不奸人而無常巫醫所歎卋急征利

 以得爲賢如彼德人爲𥬇扵頑公冠起家至老而傳

 時有險易吾無或遷詩歌宣王能用吉士彼哉憸壬

 難與爲治公雖不用出守入卿視赫赫者誰辱誰榮

 公美則多我用是銘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