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丛刊本)/卷三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九 北山小集 卷三十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景宋钞本
卷三十一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

            信安程  俱

  墓铭一

     宝文阁直学士中大夫致仕太原郡𨳩国

     侯食邑一千四百户食实封一百户赠正

     议大夫王公墓志铭

 宣和六年夏宝文阁直学士中奉大夫提举亳州明

 道宫太原侯以病告老诏迁中大夫以旧职致仕七

 月四日公疾不起镇江府以闻诏赠正议大夫下二

 浙转运司助襄事越十一月十日葬公于丹徒县长

 乐乡马鞍山之原合诸硕人滕氏之窆礼也明年其

 孤枞以状请铭扵俱俱以公名德之重侍从之老当

 得道艺爵齿相先后者铭辞不称枞沮且言惟公先

 公所器重知先公之志业又详否则无以慰九原俱

 扵是不敢辞公讳涣之字彦舟姓王氏衢州常山人

 曽大父敏曽祖母璩氏大父言髙邮军判官赠光禄

 大夫祖母徐氏赠长安郡太君父介以直气谠言闻

 天下官至尚书祠部郎中秘阁校理赠少师母蒋氏

 赠越国太夫人公以元丰二年一举登进士甲科有

 司疑年未及铨格公即日出都已而有旨特除武胜

军节度推官是时太学生上书论太学教养无术三

舎取士不实兴大狱扵是新法度更置师儒亲自上

选首除敦厚通经术者数人充内外学官以公为杭

州州学教授元丰八年迁宣义郎知颖州颖上县事

改越州教授再移杭州教授元祐三年以太学博

召迁宣德郎七年校对秘书省黄本书籍迁奉议郎

武𮪍尉九年丁越国夫人忧服除朝廷且用之公力

请外通判卫州绍圣五年续编两朝鲁卫信录置局

枢宻院延英豪以待用公首被其选元符三年迁承

议郎云𮪍尉圣上登极大臣交荐召对时方以日食

正阳之月下诏求直言公因言求言非难听之难听

言非难察而用之难求而不能听听而不能用非所

谓应天以实者也尧舜设敢諌之鼓三王立诽谤之

木自公卿大夫至百工商贾咸得因事献言是无时

不求无言不听无听而不用也由汉而下正风寖㣲

言路堙塞然每有天变辄下直言之诏其畏天爱人

如此而下之报上乃或不然以指陈阙失为讪上以

阿谀謟佞为尊君以论议趣时为国是以可否相济

为邪说其扵大臣权要则观望附㑹相戒以黙志士

仁人知言之无益也不复有言而小人怀奸侥幸肆

 为诡谲可骇之论以为偷合苟容之计此尤不可不

 察者也愿陛下虚心公听言无逆逊唯是之从事

 无今昔唯当为贵人无同异唯正是用如此则人心

 说治道正天心得矣上延纳乆之且命以谏官御史

 公固辞曰臣以执政大臣荐而任谏官御史恐无以

 示公乃命除尚书吏部贠外郎充国史院编修官以

 霈恩迁朝奉郎赐五品服寻兼哲宗实录检讨官修

 元符敕令叅详官迁尚书左司贠外郎建中靖国元

 年迁起居舎人一日赐对上面谕以词臣之选难其

 称今大礼甫近正湏得人卿可当其任者公顿首辞

 即日召试除中书舍人充实录修撰赐三品服晨趋

 省省吏送词头自尚书中执法与外召还者凡三十

 三制当直者巳书暦辄以病告公不辞盖属辞如流

 无难色崇宁元年迁给事中加飞𮪍尉封丹阳县𨳩

 国男食邑三百户寻迁尚书吏部侍郎明年以宝文

 阁待制知广州道削职知舒州时淮右饥流徒猥至

 公命附城茇舎以次振廪(“㐭”换为“面”)之所活几万人三年初立

 党籍罢提举南京鸿庆宫是年秋上以公与同时数

 公姓名付三省寻以公知福州道移广州广南东路

 经略安抚崇宁四年迁朝散郎加骁𮪍尉就复集贤

殿修撰五年复显谟阁待制广为岭南都㑹番夷杂

处吏事繁猥公政理详明恬若无事有番豪杀其奴

舶司援旧例送番长杖笞公不可送有司论如法自

是诸番知畏戢海舶以祖宗旧数为之制给官印以

验实乃得行棹楫不应法皆没入分配巡捕官奸盗

无所容在政三年一路之广周环万里歳丰人和盗

贼衰熄大观元年召赴阙且以为史部侍郎论者言

公与陈瓘龚史张庭坚厚善元符末有害初政者黜

知洪州论者不已移知滁州至滁未逾时起知潭州

充荆湖南路安抚使迁朝请郎仍加𮪍都尉进封𨳩

国子加食邑二百户前此傜贼间出病居人公命谨

斥𠉀严纪律谕以利害各毋侵扰边境以宁崇宁二

年迁朝奉大夫移知杭州兼两浙西路马歩军緫管

时新建帅府修城壁完守具事集而人不知居一年

差提举洞霄宫公罢部使者行府事亟榜賔次曰造

作局官虽故皂史然官有品承前不接坐非是自今

接见如賔礼几公所施置多见废格公无愠言乆之

起知河南府兼西京留守司公事充京西北路安抚

使道移知扬州充淮南东路马步军緫管四年召赴

阙以给事中兼实录修撰同修国史编修神宗宝训

 迁吏部侍郎加上𮪍都尉进封𨳩国伯加食邑二百

 户迁朝散大夫政和元年以显谟阁待制出知寿州

 言者以故相商英党不冝守郡削职提举舒州万寿

 宫五年复宝文阁待制提举江州太平观迁朝请大

 夫六年起知滁州七年迁朝议大夫进封太原郡𨳩

 国侯加食邑四百户重和元年移知潭州兼荆湖南

 路安抚使居数月移中山府路安抚使兼知定武军

 过阙上赐对劳问时公末疾虽平进趋犹小异留赐

 御府药且面授汤剂之冝迁宝文阁直学士以宠行

 公至中山一以镇静为务明年朝廷方议北伐差提

 举亳州明道宫三年迁中奉大夫加食邑三百户食

 实封一百户公之卒享年六十有五子二人曰枞朝

 奉郎新差河北路转运司管句文字曰楹承务郎孙

 一人曰光逺登仕郎女四人早卒公天性端厚自为

 儿时不妄戏𥬇见者不敢慢期以逺器年十五居少

 师丧哀毁骨立未冠一旦以诸生奉大对褎然文采

 动一时多士无出其右者然公方泊然无仕进意教

 授州学六年书博士考五时人莫测也尝从容语人

 曰乘车常以颠坠处之乘舟常以覆溺处之仕宦常

 以不遇处之无事矣绍圣间公免丧还朝见宰执政

 事堂即请外既得通判卫州曽丞相布时知枢宻院

 闻公贤而未识也亟使人召公公辞以事即日行未

 几曽公辟置修书局一面益加重公论事正平不为

 峻厉不可夺之言而其从容讽议卒归扵正人亦莫

 能夺也及进从班公望益孚其风度器业人以宰辅

 期之而上实器遇公后虽流落藩郡见貌𩔖公者上

 曰是似王某盖念之不衰及召自湖南顾睐甚渥使

 公不病必且留留必用公之志或有见焉公更六镇

 二郡皆以清净不察察为治在后省其命词书读不

 视时为出纳重轻也在铨部举大纲而已惟公简而

 和静而敏端亮而有容观其雍容醖藉进趋语黙知

 其为徳人也平居寡言出言成文必诣理而中㑹及

 论古今治道亹亹而不烦见公者势利俚俗之言不

 能出口俱常以谓公有叔度之宏雅而无东汉之沽

 激有献之之风流而又无晋人之狂放识者以谓知

 言昔周公作立政亟称克用常人箕子陈洪范以无

 作好恶偏党反侧为王道公初以小官见上其言明

 白深纯有合乎大中正直之道者盖自燕间所称更

 丗之故以至艾耆而志未尝不一扵斯也若公可谓

 有常德者非耶使公进不当杌陧(“工”换为“土”)变更之时留侍帝

 前日以所学备顾问朝夕献纳契上心适几务福被

 天下岂少哉不然天下治安使公端委庙堂经体论

 道俾百僚各得其职循理守成以阜康元元且必为

 名宰相公有文集三十卷而公初赐对所以告上之

 言俱独尽载而又论之详焉亦以见公之志尔铭曰

 惟皇建极福兹𥠖元无反无侧无陂无偏无作好恶

 其为如天公初召见扬于帝前美哉洋洋大臣之言

 政无故新惟是之从人无异同惟正之庸由初入朝

 献纳讽议壮老行藏一志于是公在朝廷将美赞猷

 不亢不随惟德之休出临一邦爰制阃外绥之拊之

 不约而治有匪君子性与道侔何以求公盍视其流

 如彼麟凤来下来㳺不𬷮不驰莫与之俦公言不亡

 公志莫施尚考公德视此铭诗

     朝散郎直秘阁赠徽猷阁待制蒋公墓

     志铭

 公讳彛字子有姓蒋氏常州冝兴人汉太尉浚遒侯

 横者有子九人其季曰黙曰澄封维岱𠙶亭鄊侯始

 家冝兴公则𠙶亭侯之后也曽祖讳九皋累赠太傅

 祖讳堂尚书礼部侍郎为时名臣国史有传累赠少

 师考讳长源庄重博雅不以势利累心官至朝奉大

 夫以公升朝累赠至中奉大夫自侍郎始居呉故今

 为呉郡人公㓜嗜学不妄交弱冠以大夫遗表恩授

 太庙斋郎调润州金坛簿迁𨳩封府陈留丞未赴丁

 祖母仁寿县太君陈氏忧服除为秀州崇德令逹官

 部使者才之政和二年太师鲁公自钱塘召还复当

 国即以公权提辖陕西坑冶催促铸钱事选人将使

 指前未有此时荐者已及格改宣德郎以行公下车

 条析所应废置言上皆见施行居无几坑冶鼔铸之

 利不赀及代去计所铸息无虑数百万缗凡所采金

 银丹砂永铅铜鐡称是宝货入中都相属扵是朝廷

 嘉其能诏迁通直郎又以复十监五院施置就绪迁

 奉议郎锡朱衣银鱼又以歳课迁承议郎六年权发

 遣提举两浙路常平事入对便殿敷奏详明皆合上

 旨上命以惩按奸吏惠康小人之意公至所治宣恩

 举职一路安之是年冬除代赴阙未行诏复留时无

 锡丞有依势为奸利者赃主巨万然方以最闻公按

 捕丞丞急道亡或止公曰是有挟弗可败且反为所

 中今丞亡因末杀无穷治亦足以立威矣公不听曰

 吾受命云何吾知惩奸明法而已不知其他丞遇赦

 获免犹坐废八年移永兴军路未行诏授直秘阁权两

 浙路计度转运副使兼提举本路神霄玉清万寿宫

 累迁朝散郎二浙户繁率隐丁口避更赋丁簿不得

 实前使者钩括𨤲正追偿所失丁钱别储为羡馀逺

 或至数十年编户氓鲜获免者锢系相属至或破产

 失业公至具奏二浙比岁不登今所追乆逺不胜治

 又多贫下户急之必且逃徙愿一切蠲之而名籍丁

 钱断自今始已追钱归之有司充歳用奏闻报可呉

 人德之东南歳歉御笔下诸路许留上供米四十万

 石赈饥人公奉诏唯谨而廉访使者提㸃刑狱司合

 奏公赈济文具无抚绥意诏降三官停废然犹以为

 疑更诏廉访提刑司事实即以今诏从事二司径檄

 公罢已而诏降两官留任公力自辩継降御笔还所

 䧏官五月中贵人使二浙就赐金带先是漕输中都

 数不时足请以故歳所尺附春运既得请矣发运司

 方以逋滞劾诏免所居官寻落职与筦库已而御笔

 复以公直秘阁管句亳州明道宫格前诏不行累迁

 朝奉大夫故事谪宫观遇恩母得任子是歳冬祀诏

 特听任子宣和四年起知明州公裁决抚循事得其

 理居数月以疾卒扵明州州治之正寝临终神色不

 变易衣坐命诸子操纸笔付后事画字纸尾讫悉遣

 家人辈出户独与母诀三子环泣即就枕瞑目而逝

 实是年六月甲辰享年四十有九母夫人李氏累封

 太令人乐岂寿康然再世子不终养而孙是托何耶

 公娶朝散郎秘阁校理同郡梅公灏之女柔顺而有

 常自在室至于有家长扵巳者畏惕如不胜与侪等

 居未尝失色政和四年六月壬申卒年三十有七累

 赠安人生三子曰嗣康迪功郎起复秀州仪曹曰嗣

 宗将仕郎曰嗣昌孙男二人曰谟曰𬤇孙女一人公

 明爽有才气少治易通大义荐扵有司然载籍无不

 观尤熟唐事为诗词婉美及为吏事至能断不为龊

 龊小谨性不容物而扵故旧特笃千乞借贷门无虚

 时至或见卖挠其治者始闻之怒他日施施复来振

 给馆糓之如故终不忍谢绝良士友至不计家有无

 为酒具珍馔陈图书奇玩剧饮赋诗相娱乐无厌色

 自未仕及为县令至使者常然也初大夫公捐 --捐馆时

 上有老亲孤女满室食指几数百公以一命仰微禄

 居数年所当嗣志卒事者无馀责事祖母及母夫人

 极甘旨之奉方是时家实贫甚假贷阅日而不见寒

 饥憔悴态及宦稍遂亦不汲汲为生业计故𡚒由小

 官将使指声称日闻交道弥广以取𠖥荣盖其胸次

 卓荦才能绝人逺甚公卒之明年诏特赠公徽猷阁

 待制虽圣主简劳劝功无存亡乆新逺迩之间而然

 抑以见公之才非唯振耀扵一时其规模蕴业所以

 储荣委祉扵身后者又如此其白也如端拜而议如

 交手相授施报之道为不诬矣其孤将以八月戊申

 合葬公及安人扵平江府吴县至德郷报恩山之原

 使来请铭余与公㳺且三十年知公为详则叙而为

 之铭铭曰

 SKchar公子龄蒋封始中微丗更国为氏浚遒九支㡭以

 继义兴宗维两侯裔作周诒法粲王治德光流行泽

 百卋世多贤能迺其理孤师端亮世标𮜿培基衍庆

 施孙子明州才周质魁伟皇皇节舆光族里发奸绳

 恶人所徯嘉言解纷定流徙时非不逢用不既天髙

 听遐纪瘽瘁追功陟华告其第有嫔维梅柔以惠无

 非无仪谨尝馈生同甘辛葬同隧铭无溢词信来祀

     宋故朝议大夫新知秀州军州事兼管内

     劝农使武功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赐紫

     金鱼袋叶公墓志铭

 宣和七年夏四月诏以朝议大夫叶公唐稽知秀州

 事秀八喜曰是尝守吴兴毗陵以清净儒雅为治者

 也吾人其少瘳乎后两月公遽以疾卒扵其子江阴

 县之官舎扵是秀人闻之失色惊叹以不得贤侯为

 恨也公守吴兴时东南师帅大抵强能吏机警通权

 变善伺时缓急驽视法度士其趋利赴功如水就下

 𬷮击而机发也皆志满意得髙车象服势炎熏灼一

 时而平江大猾方以奸幸盗权𠖥日用侵渔刻轹为

 事頥指目禁而意行千里之外当是时唯湖也截然

 居中百姓得安业禽兽草木遂其生者以公为之守

 也公退然如不胜衣言若不能出口其所下教令不

 为诡特悍急之言其听讼决事无赫赫之誉视髙明

 惸独一等然无悻悻崖异之意不曰我能是吾爱吾

 人顾法如是理当然而已故在势者虽不能扰其治

 亦不能嫉而害之邦人知安其政而不能名其所以

 惠人之迹其在常亦然宜秀人之以不得公为恨也

 公字顺孺五代之季髙祖始自金陵徙居延平遂为

 延平人曽祖讳仁昶晦迹不仕祖讳昭映赠通奉大

 夫父讳棐躬官至左朝请大夫累赠金紫光禄大夫

 妣陈氏封广平郡夫人君㓜敏悟自为儿时从诸兄

 㳺学它郡闻讲易退能记其说众巳奇之弱冠与其

 兄唐懿同登熙宁六年进士第释褐归侍不忍去亲

 侧累年不肯调官乆之为亳州谯县主簿守不能以

 势屈监杭州仁和县塩监迁颖州万寿县令详定省

 曹寺监条贯所删定官改宣德郎知⿱⺾⿰𩵋禾州呉江县事

 未赴丁金紫公忧继丁母广平夫人忧服除以奉议

 郎知常州晋陵县事迁承议郎知真定府平山县事

 元符三年覃恩转朝奉郎赐五品服差管淮南转运

 司文字以朝散郎充睦亲宅小学教授崇宁三年

 提举利州路学事陛辞称旨留为太常博士大观元

 年以朝请郎为尚书都官贠外郎左右司岁考郎官

 治状公以最闻以朝散大夫为吏部贠外郎迁本曹

 郎中实掌尚书右选右选文牍纷猥不胜治公苗薅

 发栉之要以无弊迁鸿胪少卿政和二年出知湖州

 迁朝请大夫四年移京东路提㸃刑狱未赴乞便郡

 就差知常州事明年㑹岁饥流冗充城市公大捐 --捐仓

 实不足则劝郡豪之积粟者为糜粥以振廪(“㐭”换为“面”)之扵荒

 政如救焚拯溺盖所活数千万人七年春常平使者

 建请浚治平江河港调旁郡夫至数万并縁为奸利

 公力不能抗躬㑹考户籍赀若千为一夫吏不得措

 意役以均一还朝差知隆德府兼提举泽绛慈辽州

 威胜军屯驻泊兵马巡检公事陛辞建言州郡法司

 吏当置选补法使自爱无玩法鬻狱者上嘉纳然事

 不果行潞当河北河东之冲兵庶繁伙公政因其俗

 以简严治军旅以恺悌抚士氓人用恱服中官为廉

 访使者𭧂震一路公待之以诚不为浮礼更见钦挹

 九月召为吏部郎中郡人遮道得去迁朝议大夫四

 年郊祀恩赐三品服封武功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

 明年请外补得知通州事居无何请宫观得南京鸿

 庆宫又明年除知秀州事公之卒实六月二十九日

 享年七十三以靖康元年十二月十一日葬扵平江

 府呉县至德乡真山之原祔金紫公之域夫人孙氏

 同穴夫人故御史中丞觉之女子男四人侁傆将仕

 郎皆早卒𬾠监湖州合同茶场俣常州江阴县主簿

 女三人长女早卒次女适凤翔府麟㳺县令孙术㓜

 女未行孙男二人抑将仕郎携尚幼孙女四人公资

 纯固笃孝友不妄𥬇言外和而内刚官京师非公事

 不至宰执之门所与交不为翕翕热遇所厚善或相

 对终日泊然欢不足而味有馀居家虽臧获有违忤

 怒不至詈其为郡县不为无益敖宴事阅讼牒听两

 辝必谆复详尽扵治剧若烹小鲜为文词如其行粹

 而不繁集其文为十卷公初葬㑹天下兵动后三年

 其孤始克状公行实请铭扵某我先君子扵公同年

 进士也俱常以先契拜公扵堂上公知其愚憃加厚

 焉义不得辝则序而为之铭铭曰

 天有常度四时不奸人而无常巫医所叹卋急征利

 以得为贤如彼德人为𥬇扵顽公冠起家至老而传

 时有险易吾无或迁诗歌宣王能用吉士彼哉憸壬

 难与为治公虽不用出守入卿视赫赫者谁辱谁荣

 公美则多我用是铭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