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三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七 北山小集 卷三十八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三十九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八

            信安程  俱

    狀劄四

     紹興元年三月四日上殿劄子

 臣伏覩二月二十六日手詔陛下以國難未平冦賊

 滋熾慨然以四事詢于侍從臺諫之臣誠急務也然

 國家之患在扵論事者不敢盡情當事者不敢任責

 使之含糊前𨚫坐失歳月而恨功業之不成者良以

 此也其故安在夫言必有用否事必有成敗必然之

 理也言不合則見排扵當時事不諧則追咎扵始議

則人皆莫敢盡情而任責矣且以近事言之時方主

戰則主和者為罪人時方主和則主戰者以逺貶以

南渡為非是則執政以請移蹕而賜能避狄有定議

則宰士以請駐蹕而外遷欲理財而資軍食者則或

被聚斂之名欲治兵而厲威武者則或負不愛君之

謗時有未至勢有未便其言不用容之可也而因以

斥廢使負大罪而被惡名此有志者𠩄以解體而憂

國者𠩄以寒心也如是陛下之臣雖有智如陳平不

敢請金以行間勇如藺相如不敢全璧以抗秦善將

如韓信不敢言去漢中而下三秦通才如劉晏不敢

言理財以贍軍食矣時有用捨事有成否戰有勝負

一有不至則將負不可解之罪扵無窮此臣下之𠩄

懼也臣願陛下采狂瞽之言下丁寧之詔俾論事者

得以盡情任事者無悼後害容之以大度示之以大

信揆之以道而采用焉方今陛下焦勞扵上臣庶憂

憤扵下蓋惜分隂捄焚溺之時也湯以七十里文王

以百里而况席祖宗之成業因天下之思戴厲精甞

膽覽群策以興事功則亦何為而不成何敵而不服

何功而不立哉取進止

臣竊以陛下聦明英武雖巳出扵天縱成扵日躋然

古所謂念終始典于學與夫監于先王成憲者故不

可略也髙宗所以為商中興主者以是道也人君之

學異扵臣庶學為王者事而巳使大學之道成扵胷

中則其扵聽言應物出入起居發號施令莫不唯理

之從而恢恢然有餘地矣臣願陛下選端亮敦厚通

知古今識大體之人專以侍講讀為職使之日侍左

右以備顧問不必俟開經筵也要令出入禁闥常在

上前如漢侍中尚書郎之比清間之宴為聖主陳說

治道與古之正心誠意修身愛物任賢御事之冝古

今成敗之事亦所以資緝熙光明之萬一非小補也

伏况陛下方勞心焦思念國歩之艱難懷二聖之北

狩天下之大不足解憂諒無燕豫便嬖之娛矣儻使

儒生日奉簡編扵前講論古今不唯仰禆海嶽亦足

少寛聖懷以度永日豈不賢扵餘事哉乃若截截諞

言沾沾自喜傾覆如主父偃險躁如賈捐之㨗給如

韋渠年狂憸如李訓與夫浮華SKchar進之徒得而為之

則又不若無之為愈也狂瞽妄獻愚忠伏惟陛下裁

臣竊以方今強虜慿陵群盗充斥國之大事莫急扵

兵戎人之司命莫大扵將帥今舊勲宿將固巳選而

用之矣惟才之難不可不兼収而預擇也臣意文武

臣僚之中或有才略忠勇之人足以為將帥而未用

者儻俾二府與前執政扵文臣中管軍臣僚諸將節

度使以上扵武臣中各保舉一人簡而儲之以待將

帥之選亦漢之數路得人之意也

    四月納相府劄子

某竊見朝廷省寺監去冗官以來進用人才止有郎

官闕次郎官遷陟止有左右史太常少卿左右司樞

宻院檢詳大理卿少御史臺官而所省之官其間蓋

有不應全闕者而增置之貟乃復繁冗儻損繁冗之

貟以補應置之闕則官不加多而事實治矣且六曹

郎官在平時為髙選然其進而為郎者有漸以有館

職博士寺監丞少監府曹故也然文學才能積勞累

資皆可充選其流不一故其遷有二塗平遷者則有

七寺少卿三監長官其進擢者則為左右史太常祕

書之貳左右司司業今則不然矣以郎官為重耶則

未歷朝廷差遣初離州縣之人皆可得以為輕耶則

其遷必為左右史等官者也又有舊為七寺卿少三

監長官者徃往無以䖏之恐非朝廷甄别人才

名噐之本意也某扵建炎三年二月二十四日甞具

劄子扵都堂陳述省官利害三省進呈有旨下都司

討論施行後乃中輟及至建康有司不復采照扵是

寺監官吏一切罷之文書案牘隨亦散失竊㝷某之

所陳粗有意義不唯官實省而事不廢其扵祖宗之

制除用之差流品之異悉存其中似可裁用又某所

謂所省之官其間乃有不應闕者如著作郎佐太府

司農寺丞太學博士之𩔖是也祖宗之時天下有大

功伐祥瑞忠節義士凡所應書之事皆宣付史館元

豐更修官制扵是史館併入袐書省置國史案以史

館修撰置著作郎以直史館置著作佐郎專修日曆

是為史官蓋古之南史董狐與太史公之任也故自

是以來應書史之事皆宣付祕書省夫秦趙列國雖

一時好㑹猶未甞不以史官自隨所謂趙御史書秦

王為趙王擊缶是也今天下雖多事然國之大事與

夫義夫正婦伏節死義之臣不有史官書之則無乃

浸廢大典而無以勸懲天下乎又户部度支金部之

有太府所以謹關防吝出納也舊四丞書押鈔引文

書桉行庫藏猶不暇給今則一貟專管鹽鈔餘皆歸

之户部事猥至則姦㢢積矣又諸路漕運輸扵闕下

則司農主之户部領其凡目權其出入考其登耗而

巳今行在以錢粮為根本非細務也又兵器未備扵

今為急儻用太府二丞以稽出納司農一丞以佐大

農軍器一丞以掌繕除則體統備而官曹清矣又學

校號為敎化之原古者衰亂之際僭竊之邦猶假崇

儒之名以修爼豆之事况巍巍大宋雖居無常䖏以

圖中興之時亦當愛禮而存羊也今國子監有丞一

貟儻置太學博士二貟以備經術文詞之選未為過

也如某所陳若祕書省丞郎著作校正通置五貟與

太府司農軍器丞太學博士所増共不過十貟今寺

監之吏失職者衆所在胥徒乃有事簡禄厚而猥多

者若損繁冗不急之官均厚禄無庸之吏自足以充

所増之數矣所有某扵建炎三年二月所陳省官劄

子謹録本在前伏望鈞慈更賜采擇

    修城乞度牒

本州幇築州城裏壁並巳周匝并開廣城濠狹䖏增

築上城慢道及増添樓櫓三十座並皆了畢所用塼

灰 -- 灰 砌城裏壁相次了當除依朝㫖勸誘外先具状申

乞朝廷支降度牒紫衣各五十道支還塼灰 -- 灰 等錢雖

蒙省劄行下轉運司至今文移往回取㑹切恐猝無

給降之期它日别有興作人不信從欲望朝廷委官

徑行檢視所申有實則乞即賜指揮給降上件所乞

紫衣牒各五十道右牒具呈取鈞㫖

    申宰執劄子

某今月十三日准尚書省劄子三省同奉聖㫖程某

治郡民頗安之可依舊知秀州更不對移某䟽逺小

官才能無取仰蒙鈞造曲賜知察非某糜殞所能報

塞固當夙夜廑職死而後巳不知其他然有悃誠事

關利害不敢不陳竊以秀州若只如今日車駕駐蹕

平江府江北無事則雖䟽拙不才有如某者竭盡駑

蹇以赴事功自度未至曠瘝上貽朝廷之憂若江北

 少有邊塵之警則秀州乃是㳂邊州郡如前日臣僚

 之言所謂海道不測之虞者以某緜薄與本州事力

 誠不能當不過率衆嬰城以死償節而巳扵國事未

 有補也不然朝廷臨時方議易以強敏之臣不唯州

 將扵郡人無拊循之素而倉猝之際方易郡守轉使人

 心不安又使新除者以迫扵倉猝無以集事為詞被

 代者有僥倖避事之謗此某所謂事關利害者非以

 小巳之私而巳伏望鈞慈特賜敷陳將秀州便比臨

 邊控扼要䖏扵從容無事之時擇強敏勇略之人付

 以郡事庶㡬不至臨時顛沛以負委使伏乞檢詳閏

 八月十二日聖㫖指揮早賜陶鑄一閑慢州軍誓當

 竭力以報恩造

     小貼子某近具劄子陳懇乞賜陶鑄與衢

     䖏州對換一䖏所貴秀州臨海控扼去䖏

     早得強能守臣備禦不測伏望矜察

      二月納富樞宻劄子

 平江府司理叅軍薛倞建炎二年進士出身閩人強

 力喜功甞依雄州守逰邊至燕山遇金㓂初入脫身

 歸為雄守護家屬六十口致之京師有氣義自言曉

 遁法壬課骨強長大赴事功不辭難者也

     納相府劄子

 竊聞平江以北河中流尸及兩岸遺骸頗多不唯氣

 象足以傷和氣而致㓙年其臭穢發越亦足以致疾

 疫欲乞指揮下諸路各令逐州差官一貟立限收拾

 上什骸胔扵係官地作大冢深坎埋瘞訖勒逐州軍

 具收瘞淨盡保明狀申尚書省仍乞宻委監司一貟

 桉行如尚有收瘞不盡去䖏令桉本地分元被差官

 施行庶㡬掩骼埋胔不違時令而澤及枯骨見扵聖

 時

     五月納相府劄子

 宣教郎主管杭州洞霄宫江端友通經史敏扵文詞

 清修簡易宣和中置補完書籍扵祕書省兼用舉人㝷

 即命官時招置端友不就靖康初特起為王府講書

 㝷遷兵部貟外郎撫諭福建兩浙罷

 奉議郎權通判臨安府事鄭作肅何渙牓鎻𠫊及第

 特改官為鎮江府教授曽任司農主簿其人SKchar學有

 思慮臨事詳審不苟清修有耻頗亦能文

 竊見此月以來積雨汎溢聞之道塗近郭之田巳無

 可望而城中軍民多是席屋居住上漏下濕皆不聊

 生物價益髙人情咨怨其間有舟行去䖏恐致淺澀

 所以不敢放泄斗門欲望朝廷更加詳酌稍移逺日

 俯就權冝若頓事早畢即放泄積潦使人情稍獲舒

 甦為利不細

 竊見乆雨不止柴米益貴四方士大夫日至省部注

 授差遣行在食口愈多物價愈長軍人百姓愈見不

 易縁五月半巳後到部之人合候銓試留滯頗多儻

 降指揮並與免試叅部注擬庶㡬逐旋發遣不至擁

 坌使逺方寒士無坐食留滯之艱亦使行在食口稍

 減物價不増况至八月别無試場又迫明堂大禮臨

 時必恐放免銓試目今徒令留滯無補銓量伏望鈞

 慈更加裁酌

 竊見朝廷自訪求國典以來士庶所獻之書稍稍全

 備憲章稽若漸有考證然國歩尚艱未見回鑾或定

 都之𠩄謂當裒緝副本藏之名山深僻僧寺俾之守

 掌歳度僧一名候朝廷收取日罷某今來所請如蒙

 聽采乞即行指揮踏逐去䖏收置掌管所有度僧自

 紹興二年始仍令本縣令佐扵交替日批書印紙無

 敢失損壞兩相交管及不得將出本寺院門依祕閣

 文書法科斷住持知事僧亦依係帳物交管右謹具

 呈取鈞旨

     小貼子契勘自來僧寺有御書恩澤去䖏

     雖經兵火所有御書多是倉猝收藏存在

     蓋逐寺院僧行利度僧恩澤莫不用心收

     掌

      再論省官劄子

 某昨具管見劄子録白建炎三年二月内所上省官

 劄子繳連申呈仰干聽采今竊見七月十三日聖㫖

 指揮備坐臣僚上言欲叅酌議斷自宸𠂻稍復常貟

 併領司局事竊詳某昨所陳利便欲乞檢降以備群

 議之末内有講究未盡去䖏今具如後一如某昨來

 所陳管見或患増置人吏費耗大農誠有此理今若

 將修書了畢合罷局分人吏之數及取㑹閑簡局所

 人吏數目量行裁減繁冗之人以為寺監人吏之數

 如此則是名為増置而實無所増寺監每䖏儻以三

 人為率不過二十餘人以所罷減吏禄充給尚恐有

 餘蓋大理太府元有人吏今來若存太僕鴻臚光禄

 衛尉司農將作少府軍器不過八䖏隨其劇易通融

 收置如軍器司農多可置四人則太僕衛尉只須二人又如軍器轄下有軍器所可

 以就撥人吏充填太僕轄下有御馬院可以裁減一

 名充太僕吏額若皆如此則増置人吏費耗大農者

 非所患矣所有人從只以郎官見破人數更不増添

 如某所乞置博士司農軍噐丞及増太府一丞所破

 人從不多通以所屬曹部郎官𭔃㕔人充亦非増置

 一如某昨來所陳管見或慮它日差除浸廣貟數暗

 増無異未省之時益費廪禄今若將截日行在見任

 卿少以下官貟數目降一指揮條具併復之後它日

 行在官所除之數毋得過此如此則它日差除浸廣

 貟數暗増益費廪禄者非所慮矣况如某所乞止是

 上下遞兼别無増置而所増丞簿博士不過五貟并

 朝廷近置祕省八貟共十三貟今罷局之官及無事

冗貟可减之官儻取見數目量加罷减當不啻十三

人又其俸入一人之費可贍二人初無増費右謹具

    論事劄子㑹罷職不果上

臣竊觀自古國家有急或政事有疑必詢扵廷臣使

各盡其說甲之言可用乙之言不可用雖用甲言而

不罪乙如真宗皇帝時契丹大入陳堯佐蜀人請幸

蜀王欽若江南人請幸建康唯寇準請親征以幸澶

淵而虜以敗衂向使用欽若堯佐之言則大事去矣

及凱旋社稷再安然終不罪欽若堯佐者以謂寧失

二人之罪而不可杜天下議臣之口故也國家有急

臣下獻計苟可以紓禍難安國家者蓋將無不為也

使用之而中足以解紛用之不中或因致不虞謀之

不臧固可罪也然其心豈有它哉亦思所以排難捄

急而然耳如太祖皇帝時方伐江南有得江南張洎

以蠟書結太原以緩師者㑹洎以使至太祖面詰將

殺之洎視書曰此實臣所為也臣國方危急苟可以

紓禍者無不為臣所作蠟書甚多此其一耳太祖雖

赦之時亦必舉此以為問罪之端也然為李氏者不

聞罪張洎以蠟書致討也何則知其將以排難捄急

而然耳不幸事洩臣觀自頃以來謀議成敗以計畫

異同為終身不解之罪者有矣故後來者雖身在廟

堂事方危急而終莫敢披心腹盡底藴必囬玄含糊

莫以身任成敗者其心以此為成故也臣甞竊憂之

以謂此非社稷之福也夫事之木者莫若敵國之和

戰車駕之行留方李綱主戰則李邦彦等以主和為

罪人及耿南仲主和則李綱以主戰而逺貶黄潛善

以南渡為非是則許景衡以請移蹕而罷斥邇日以

遷避為良圖則論事者以請駐蹕而外遷然則人安

得不務囬玄含糊以苟目前之利也且以李綱邢倞之

結余睹謂之䟽率可也因以致敵人之怒謂謀之不

臧可也其謀遽洩而適不中耳使其謀遂行丗必以

為竒計也雖然使無是虜人之慿陵迫脅亦極其力

而後巳也然固以謂二聖北狩職此之由則臣愚不

識也然則雖有智如陳平者不敢行金以反間勇如

藺相如者不敢全璧以抗秦將如周亞夫不敢不受

命而堅壁以挫吴相如李德𥙿不敢違衆論而起兵

以伐澤潞何則事有成敗戰有勝負一有不至則將

負不可解之罪扵無窮矣陛下欲廢李綱黙廢之可

也若聲其罪扵天下而其說不當扵人心則人不信

 伏而有後言矣不唯非号令刑政之羙而又使横身

 任事開口獻計者不敢謀此國之大患也車駕之在

 揚州有為翰林學士者方侍講讀被聖知為彼計者

 保身緘黙不失主眷則髙爵重位亦可致矣而乃刺

 口論天下財計慕劉晏之為欲以紓民力資軍食冨

 國而強兵者㑹孫覿論常平之法詔俾討論其追積

 欠責苗本錢此一事不可行也然比降詔旨因以為

 聚斂之臣朕知其姦而罷黜以此播告臣竊以謂沮

 赴功立事者之心也財利臣所不曉方討論常平法

 時行在士大夫以為非者大半臣以輿言問之主議

 者為臣言財賦之出扵民多取誠不如寡取寡取誠

 不如勿取然今國家艱急方欲西向復中原非兵食

 不濟也與其無名横斂扵民如賣官告責免夫曷若

 因舊法而損益之取之微而積之多扵國計有補而

 民力不困者亦足以紓目前之急恢復既定雖常賦

 猶當時一復之其所以為聚斂之臣具為姦者臣愚

 不識也然則雖有李悝不敢盡地力雖有劉晏不敢

 議平凖蓋聚斂之名為可耻也使人人不敢當事人

 人不敢盡謀人人先求自安人人恐忤上意則艱危

 之時誰與圗囬而恢復乎此亦臣之所謂非社稷之

福者也臣既忘軀昧死以盡忠矣請遂畢其說如近

者奮不顧身惟力是視思赴國家之急者如宗澤亦

少矣然而沮挫詰責之曽不得舉首雖以老病盡年

而不知者至以為朝廷沮死豈不傷忠義赴功者之

心哉至使論者以謂位髙望隆奮不顧死者朝廷輒

疑而憚之此言尤不可使天下聞也聖主豈有是哉

日者杜充守東都威望日著提兵來朝逺方之人雖

不知其所設施然聞之者若𨼆然可恃而増氣者此

何理也然或以謂朝士巳有論而攻之者果有是乎

不幸有之是宗澤之疑復生扵輿論也夫國之成敗

在事之立不立事之立不立在士氣之銳惰士氣之

銳惰在黜陟好惡之是非使禄食之人皆解體而歎

息則何事又能立乎狂愚惟陛下裁赦

    初召到越州呈宰執論事劄子

近依准尚書省劄子乗遞馬赴行在二月九日道由

浦江縣雇夫不時得留滯一日無誰何者塊坐逆旅

因訪問縣令為誰稱是王三錫方致齋不出且以非

意將代去無意扵事其人又具言浦江初闕令郡檄

王三錫權縣事㑹有潰兵入境郡遣人招安本縣應

副錢粮潰兵聽命知州沈晦以王三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招安應副有

勞奏乞正差知浦江縣勑未下間有先授浦江知縣

劉某到任交割半月餘日王三錫差勑下遂𨚫替罷

劉某其劉某㝷得官秀州華亭而浦江有邑豪二人

初以物力事怨王三錫遂率人經監司及朝廷陳狀

乞留劉某稱有治術且稱三錫是婺州人恐扵縣事

不無顔情三錫遂具狀申陳若身有𧷢私乞付獄究

治㝷下監司體量並無不公迹狀猶蒙朝廷令與劉

某兩易愚竊以王三錫若有不公罪犯此二邑豪必

無容隠劉某到任半月未應便致百姓挽留徒以邑

豪二人初懷小憾既率人舉留劉某恐三錫不去深

懷反側遂出死力取必朝廷卒能囬巳行之命遂一

巳之私况此二人既有財豪一縣今者又能上紊朝

廷去留縣令在任者排之使去巳替者挽之使來以

下凌上權移匹夫竊恐此風浸不可長此事雖小而

所繫者大區區愚慮敢以上禆聦明或加省納

    進麟臺故事申省狀

右某竊見車駕移蹕以來百司文書例從省記桉以

従事蠹弊或生日者朝廷復置祕書省稽叅舊章稍

儲俊造而某濫膺盛選待罪省貳竊以謂典籍之府

憲章所由當有記述以存一司之守輒采摭見聞及

方𠕋所載法令所該比次為書凡十有二篇列為四

卷名曰麟臺故事繕冩成二𠕋詣都堂呈納所有進

本欲乞批狀送通進司收接投進仍乞以副本藏之

省閣以備討論謹具申尚書省伏候鈞旨

    納宰執論事劄子

竊見車駕到杭以來朝廷所降劄子紙札字畫苟簡

太甚事體削弱而又出勑太遲使有司奉行或有窒

礙如朝廷職事官俸錢即有行試守之異劄子不帶

則勘請不行郡守近制則有路鈐轄都監之名設有

本路它州士卒違犯論咆哱長吏則是杖罪論犯階

 級則當䖏極刑若劄子既未具細銜則豈敢便從階

 級行遣舉此二端則知出勑太遲窒礙如此欲乞朝

 廷若有差除後省如别無繳駮則自經由三省至發

 勑給付各立日限所貴不至稽遲所有劄子亦乞稍

 令如法

     二

 竊以政本之地是謂朝廷在京師時都堂及尚書令

 僕㕔是也朝廷之上百官朝集期㑹未甞不以官班

 為序若行私禮則以𮦀壓序坐而巳今月八日集議

 隆祐皇太后謚扵都堂據御史臺貼定坐圗無復舊

 制不唯官序紊亂仍亦臺省交叅謹桉故事定臣僚

 謚扵都省本省官集扵令㕔而蒞以御史一貟宰相

 左右丞坐扵中六尚書近南稍退侍郎重行扵後左

 右司郎中左右司貟外郎諸曹郎中諸曹貟外郎以

 次分左右重行扵後考功郎官博士御史皆設特位

 面北而坐乃傳議以次書字亦未甞設案紛然也亦

 未甞有陞考功禮部郎官太常愽士扵尚書侍郎之

 列而𮦀置憲臺後省官扵寺監郎官之間者也今雖

 以大典禮之故集監察御史以上議扵都堂不止尚

 書省官亦當倣平日尚書省定謚之儀而為坐次也

誠知既徃不咎竊恐它日定臣僚謚復循此舉紊班

著之常失朝廷之體故敢僣易有言仰禆聽采所有

舊日坐次謹具圗子左前機政之暇乞賜鈞覽

    三

竊聞䖍賊李敦仁昨犯建昌軍先經南豐縣其本縣

上三鄊人畏懼投降賊退之後各巳歸業而本軍主

兵人乃欲盡殺南豐上三郷人以為功遣人燒蕩廬

舎奪取牛畜致其人失業聚衆𨚫行刼掠下三郷人

切恐兵連不解遂為㓂賊又有建昌軍人保義郎姓

管人扵提刑司乞徃招安李敦仁遂被差委仍令本

 軍應副其本軍主兵人稱是李敦仁姦細収送本軍

 并其骨肉盡行枷禁地逺未知事實萬一不虚竊恐

 合行措置體究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