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三 北山小集 卷三十四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三十五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四

            信安程 俱

   行狀

      延康殿學士中大夫提舉杭州洞霄宮

      信安郡開國侯食邑一千七百户食實

      封一百户贈正奉大夫王公行狀

    曽祖敏故不仕曽祖母陳氏

     祖言故髙郵軍判官贈光禄大夫祖母徐

       氏長安郡君

    父介故尚書祠部郎中充祕閣校理贈少

      師母蔣氏贈越國太夫人

    衢州常山縣人年七十

公諱漢之字彦昭自曽大父好書服儒懷器不售光

禄始以進士起家至少師遂以賢良方正決殊科登

文舘出入三朝以直氣讜言聞天下艾耆不衰老扵

外徙敎授諸子身為嚴師公㓜則不群學為文詞巳

有驚人語神宗皇帝初以經術取士公年始弱冠中

熈寕六年進士甲科以祕書省校書郎秀州司户叅

軍差充汝州州學敎授少師以公年尚少方為人師

當益輔以學無求𨒪成因留SKchar下研究經史滋進益

 勤未行少師捐館公居喪毁瘠以孝聞服除為亳州

 州學敎授郡守南豐曽子固侍以國士遷和州防禦

 推官知河南府左軍廵院元祐元年以舉者應銓格

 改宣徳郎知婺州金華河南府澠池縣事丁越國太

 夫人憂紹聖四年以奉議郎充頴川郡王院吴王宫

 大小學教授遷鴻臚寺丞㑹仲兄卒吴中公求外補

 恤㓜孤⿱穴之事以承議郎知真州元符三年以登極

 恩遷朝奉郎賜五品服儀真當東南要衝號難治公

 發姦舉廢人以乂安建中靖國元年除提舉河東路

 常平等事進對稱旨留為開封府推官以朝散郎遷

 尚書工部貟外郎㝷遷吏部兼國史編修官移禮部

 不閱月以太常少卿充講議司叅詳官時方紹修前

 烈火起庶政廣學校行三舎公之叅預為多踰月遷

 尚書禮部侍郎兼修國史充講議司詳定官乆之移

 户部侍郎崇寕二年以顯謨閣待制出知𤅀州髙陽

 𨵿路安撫使馬歩軍都緫管公下車撫綏邊氓申嚴

 軍律威聲隠然時朝廷下邊郡展樓櫓布埤堄新守

 具除戎器廣袤長短一以元豐法式從事公言以髙

 陽舊城較並邊諸郡城壁小大厚薄固巳不同而械

 具由一律恐虚費不適用願詔諸路參酌元豐法式

 隨冝製備從之公又言國朝塘泊東起滄州西至安

 肅廣信軍之南凡九節其所限地里髙下水之深廣

 各有定數淳化中知雄州何承矩始制屯田詔發戍

 兵萬八千人給其𭛠由是順安以東瀕于海廣袤數

 百里皆為稻田其浚陂塘築隄道則安撫司專制置

 邊郡遵條式按圖籍以從事其後又詔修保塞等五

 州堤道為匯水之備唯跳山以西壅水不能及則為

 田設穽種所宜木至大中祥符間榆栁至三百萬本

 此中國戰守之助萬世之利也自北虜通好塘泊屯

 田浸失舊制並邊官司無復案籍可考願俾河北東

西其今廢置利害仍詔有司討論故事畫一下邊郡

守而行之復祖宗之舊又言舊制界河戰舡置務乾

寕軍造崇寕初漕司建徙真定就材木或窳敗不時

得請如舊制便又緫管司舊領峩勇郷軍自置保甲

以來更屬提舉保甲司願倣舊制郷軍義勇俾部帥

兼領庶上下服習緩急有所統一所陳略見施行是

年雄州歸信容城旱兩輸人户請蠲稅雄州不聽止

全蠲南户稅公宻論雄州規小利失大體非聖朝撫

綏意萬有一契丹蠲稅振荒則何以示逺三年夏移

知江寕府兼江南東路兵馬鈐轄未赴改知河南府

 兼西京留守司公事轉朝請郎移知⿱⺾⿰𩵋禾州以哲宗實

 録成遷朝奉大夫改知潭州兼湖南路安撫使封保

 寕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户時傜人向黄二族冦通逺

 峽武陽寨略省地殺居人捕盗官戰死公至宻遣兵

 據要地阻其徃來掩獲數百降其酋豪三千餘人

 一路安息移知洪州充江南西路兵馬鈐轄五年春

 詔乘驛赴闕公入對具言天下利病如州縣納稅租

 加耗無定法吏縁侵漁為姦洪州秋苗十七萬石而

 耗至二萬八千又市易歳息千緍而廪禄𮦀費至用

 八百緍無益公上大錢利厚盗鑄者不息當立法為

 經乆計留為尚書兵部侍郎轉朝散大夫大觀元年

 成都擇守以顯謨閣直學士知成都府充成都府利

 州路兵馬鈐轄未至知鄭州充西輔馬歩軍都緫管

 移知應天府兼南京留守司公事未至又改知蔡州

 未幾知青州充京東東路安撫使進封開國子加食

 邑三百户以受寳恩遷朝請大夫移知鄆州充京東

 西路安撫使青鄆留皆踰年政隨其俗皆以治稱轉

 朝議大夫四年夏召赴闕拜尚書工部侍郎時議北

 郊儀物配位公言自神宗皇帝正典禮罷合𥙊始詔

 親祠北郊如南郊儀此成法也尚何疑後如公議八

 月充賀北朝生辰國信使使回為見聞録以進且言

 契丹上下㳺惰無長慮𨚫顧為其國為乆安計者今

 預宻議唯宰相李儼儼雖更事然習乆安無逺識契

 丹歳比荒用度畢取扵燕人凌蹙掊剥至不堪命怨

 嗟日聞又渤海俗獷悍契丹尤疑而防之然待之不

 以理其積憤與燕人未甞一日忘契丹也其亡可待

 又言河北它利害甚衆上恱政和元年以顯謨閣直

 學士充定州路安撫使馬歩軍都緫管兼知定州進

 封開國伯加食邑三百户轉中奉大夫公臨邊踰年

 訓練拊循境内寧肅時朝旨下河北路均䨀依陜西

 先得旨兩轉運使文檄各下人自立說郡縣莫知適

 從公具奏請決使者怨公因移疾自陳且乞避使者

 朝廷下本路誥使者當何從巳乃有旨漕臣及其屬

 皆降官一等其屬仍免所居官明年轉運使竟劾公

 特故相黨與沮糴法落職提舉杭州洞霄宫時政和

 二年三月也後三年復集賢殿修撰明年復顯謨閣

 直學士知濠州六安賊劉五竊發鄰境皆警公曰是

 何能為不足為請兵即命廵捕吏閱部曲斥孱惰明

 保伍籍強勇識險易廣耳目至備禦所冝皆親受方

 略居人按堵賊卒不犯七年轉中大夫進封信安郡

國侯加食邑三百户八年夏秋淮水𭧂漲城不没

者數尺公止次城上部勒捍治城頼以完濠人徳之

頃之引疾丐歸復提舉杭州洞霄宫重和元年江東

水災朝廷擇帥安輯振廪之起公知江寧府事兼江

南東路兵馬鈐轄加食邑三百户食實封一百户明

年十一月方賊起青溪踰月䧟睦州遂䧟杭歙聲揺

江東承平乆士不知兵一旦狗䑕軰SKchar讙陸梁横潰

四出守將往往范不知所為逺近相𫎇初不以實聞

上及事急則日為遁逃計至則委城去公初聞賊勢

張甚即具奏不少隠且下令曰賊來以死守敢言退

 避者斬扵是練士卒募丁壯據走集逺斥候明賞罰

 賊為少𨚫就差江南東路安撫使詔奏事皆徑逹上

 前正月賊攻廣徳焚宣州之寧國縣事益急公日夜

 訓撫且守且禦時兵裁數千賊徒動以數萬計人為

 公危公命當賊衝除地為場曰賊來力戰共死扵此

 吏士皆感泣外督守將進討數獲賊將勑書嘉奬盖

 自十一月至二月會大兵至境由江東入賊峒取渠

 魁以獻賊平以功遷龍圖閣學士加食邑三百户御

 前遣使賜茶藥合金渡銀鞍轡四年引年告老優詔

 不許轉太中大夫九月以疾力請進職延康殿學士

 提舉杭州洞霄宫金陵之人流涕遮道頃之以守江

 東日它路糧運留境上降官一等五年正月上章請

 老命未下以二月四日卒扵鎭江居第之正寢詔贈

 正奉大夫下兩浙轉運司助襄事公夫人曽氏先卒

 贈信安郡侯淑人子二人曰樗曰櫟皆承務郎以某

 年某月某日葬公于鎭江府丹徒縣黄杜村馬鞍山

 之原少師墓後公以髙明之姿純正之學敏逹之才

 自經術政事文詞字畫養生之妙方外之理皆意出

 人上自以無前一時交㳺號為第一然其髙心獨見

 常糠粃文詞有不足為之意故應酧落紙初不留顧

 公没家集其文纔得三十卷至扵友愛惇睦輕財好

 施軒豁無隠又出天性公既通顯即買田郷里䟽宗

 群從均濟若一凡戚屬之貧無告者赴之如歸至治

 命猶曰妹姪之𭒀孤者廪給如故中年遇方士授以

 要訣常專氣葆神燕坐翛然然事至不留不為頽惰

 茍簡故出屏藩翰入賛尚書知無不言事無不理初

 得九轉丹訣練養十有五年晚扵大茅峯建洞陽庵

 延道士沈若濟守之丹未成而公逝矣然行年七十

 鬚𩯭蔚然自初疾至病未甞困卧屬纊之日呼家人

 理後事具遺表整衣端坐如假寐者議者以謂其平

 生自強雖大期至不為變屈是誠足以過人矣其遭

 時事主出入進退歳月事實可考如右謹狀宣和五

 年三月日從表姪朝奉郎尚書禮部貟外郎賜緋魚

 袋程  狀

      故武功大夫昭州圑練使驍𮪍尉徐公

      行狀

     曽祖 故任尚書屯田郎中陜西路提㸃

       刑獄公事

     祖 故任朝散大夫太子中舎贈太常少卿

     父 故任中大夫尚書屯田郎中贈正議

       大夫母氏永壽縣君贈永嘉大寧

       華原郡太君改贈太碩人

     衢州西安縣人年六十二

 公諱量字子平徐氏系出帝髙陽自栢翳受封有虞

 得嬴姓其子若木別封扵徐傳三十二世至偃王誕

 以仁義懷拊其人時周天子倦于勤乗八龍彷徉海

 外諸侯無所 歸相與朝徐者三十六國周天子聞

 之懼歸與楚謀伐偃王王義不以所養害人大去其

 國徐人從之武原之下又國焉章禹不競子孫散四

 方因以徐為氏至漢樂出無終上書論事有名武帝

 時稺處豫章眇然窮巷有公輔之望在魏曰幹在梁

 曰陵皆以文顯唐世益大嗣有聞人公之先自建武

 二年繇彭城來朱方居官堂城七世祖仕吳越官扵

 信安死葬西安縣清平原因家焉號官堂徐氏公之

 曽大父初以儒術起家為郎出使有指子孫継登進

 士第公獨忼慨沈固喜讀司馬兵法熈寧初置武士

 舉趙清獻公表言公能會丁通議公喪不果西清獻

 扵通議姑子也才以内舉人服其公元豐中入武學

 累試出諸生右廷試策用字犯昌陵嫌名財得三班

 借職調台州海内松門廵檢髙麗遣使朝大風失道

 漂至松門海上使人問塗將出天台以西公曰使者

 受命趨四明今天子之命使與夫導候餼館咸在敝

 邑不豫戒其敢越官以共事且使者入吾疆關尹不

 聞導候不先而欲創歷二州行千里無乃不可乎繇

 是轉四明海道徑易商旅所安行也使者圗之夷人

 愧去如公言遷三班奉職調建州浦城縣尉㑹差𭛠

 法行閩俗户知書其𬒳差為郷兵者大抵舉子也公

 諭使雇人以代縣令以為言部使者至靣質公曰尉

 沮格耶何敢爾公言郷兵所以衞不然折姦宄今用

 書生操利挽強猝與冦賊遇無幸也又程督有稽怠

 法當杖則爲廢終身今戸出一夫是即差耳安用問

 所從來不廢尉職可矣使者更歎賞縣有楊倜父子

 持吏短長横一邑會公行令事倜有所訴不直公命

 驅出籍其積犯若干條上府請置法按捕甚急倜走

 死延平其子訖公去不敢歸爲人害哲宗登極恩遷

 右班殿直爲温州海内莆門廵檢遷右侍禁砦當海

 道商販所往來至則發賂砦卒以爲常卒分財不平

 相告言辭及公事駭聞部使者即具奏請傳重比既

 驗治無實狀坐前旨廢公詣闕請置獄辨治㑹吕觀

 文帥鄜延知公之能又聞獄事曲折取以爲第二部

將㑹討西羗戰大吾堆斬獲中率遷左侍禁又以明

堂川大沙堆戰多超遷内殿崇班至供備庫副使上

登極恩遷西京左藏庫副使積吃羅鐡壁及田家流

輕清泊等功超遷皇城使田家之𭛠公與劉法部二

千人與賊遇公曰彼衆倍我要當以筭勝之則分軍

為四一軍據山一軍臨河堧餘軍左右進羗人易之

直貫二伍中兵𡚒夾㢁之賊潰走臨河軍逐之據山

軍逆之斬獲自倍方戰酣劉法䧟覆中重傷墜馬公

馳捄格數十數人以劉法還是日凡七遇皆血戰不

暇食飲因得上氣疾吕觀文罷府公終更赴吏部銓

 得監黄州𡵨亭鎮後帥治冒賞事以番休士卒坐家

 奏功不實又不𮗜所部貤虛級削秩八等為供備庫

 副使崇寧元年除環慶路備將未至徙涇原延帥得

 罪去覆冶冒賞事異前復皇城使涇原第九將兵屯

 靜邊砦熟羗弓箭手號驍鷙時將佐不和失撫御涇

 原以公同領至不踰年兵厲馬蕃士伍思𡚒明年諸

 路大舉入青唐公提第九將兵為選𨦟將戰多遷持

 節威州諸軍事威州刺史賜金帶弓槊器帛有差統

 制官言公功大賞薄詔加秩二等公請以授其猶子

 云徙環慶第七副將將副故別屯異公帑公不以自

 封一以犒賚熟羗戰士接以恩意人滿所欲偏禆不

 幸死軍中輙為請官其子父經紀其家且使得歸葬

 人皆感勵樂為用明年為畿内第十將屯順寧砦導

 護夏國使入朝還屯㑹築綏徳銀川二壘㳺翼捍禦

 公預有勞戍滿還軍尉氏縣以八寳恩遷持節昭州

 諸軍事昭州刺史充本州團練使㝷除知石州初畿

 内將兵亡死多闕詔諸將募士補所闕雖亡卒亦聽

 募過期不足罪違制公自六月至八月凡募二千四

 百人既乃有旨亡卒當究所從來而尉氏兵馬都監

 甞以亡命禁旅究募覺按罪并劾公降二官廢政和

 元年秋爲太原府路兵馬都監復皇城使明年權知

 嵐州官制行改武功大夫十二月行邊至府州疾作

 請老未報以十八日卒于府州之行舘先是朝廷既

 辨尉氏募兵事而公卒追復昭州團練使詔別官其

 子若孫一人公配江氏累受邑封今爲恭人長男曰

 言爲太學生不樂武資以公䘏典補將仕郎次曰

 碩言早卒次日昌言保義郎監絳州金臺監曰徽言

 承節郎監華州西嶽廟女長嫁里人江簡能次嫁太

 常愽士馮躬厚而卒継室以季孫男三人女四人其

 孤將以明年九月癸酉葬公杭州錢塘縣定山之原

 公姿度脩碩𩯭髯如畫少時力絶人里有𢙣馬公𮪍

 不施韉轡急鞭之從空舎過引手攀棟兩足挾馬起

 人以為神平居衡氣低首恂恂如不能言其扵事父

 兄對子弟御僮僕常若恐傷其意者居官不以私怒

 行笞罰見貴人至敵以下其禮謹如一然不爲令色

 謟𥬇未甞以竿牘苞苴自媒白首與其兄朝奉君基

 專以李友信厚示後生奉稍粟帛入門莫適專主群

 從至僮奴趨走指呼不見彼我之色與人交盡誠口

 不道非短或見侵侮不以動容生平同危難捄死矢

 石之間後貴不復通或以為言公笑曰我得疾彼得

侯均命也何尤焉未甞積藏問生業間有所餘或以

貧阨告不計多寡舉與之有所施扵人不望其報巳

中間再廢免至數年不得官妻孥告匱恬然無不自

得之意歷二郡不為一毫縱侈事其恃武力矜功伐

以擾人骫法者公所諱也方尊禮學官弟子其勸駕

士具宴禮則遣𮪍導作樂迎送若見所畏者曰邊夷

不知儒重非痛折節以竦動之不革他日詣學官求

試者倍常喪歸嵐石州人父者皆涕泣追送平時子

弟問戰獲事絶不肯言曰此録録隨人所就耳是吾

所耻何足云每行軍野宿賊壘在前他人刺促不得

 卧公方大鼾熟睡其智識氣度非等伍所能窺也然

 自士君子至庸人鄙夫皆稱曰吉人長者俱之祖母

 夫人謂公内弟也俱改熟公之孝友信厚之㮣矣又

 從其家得閥閱事實加備謹攷核比次以俟立言之

 君子銘幽宫以信後世焉政和三年十二月日宣徳

 郎新差知泗州臨淮縣管句學事兼兵馬監押程狀


 北山集卷第三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