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叢刊本)/卷三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二 北山小集 卷三十三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景宋鈔本
卷三十四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三

            信安程 俱

    墓銘四

     衢州𨳩化縣龍華院意上座塔銘

 師名修意字無言開化人姓魏氏田家子幼勤恪不

 欺不事敖戯年十五受業扵龍華傳教師道圎後七

 年削髮受具戒圎稍授以天台章句未幾巳能貫習

 益縱之逰學他郡凡名師哲匠皆從之𨽻業焉居數

 年間有傳正法眼藏出丗間了生死者弃所習往從

 之初入天童齊公之室後至新定之廣靈時佛印祖

禪師道化方隆師又入其室刳心遺形刮摩淘汰晨

夕不懈殆忘寢食佛印器之卒之能所兩忘盡得其

奥㑹佛印去廣靈里居士夫自江公人表皆請以師

継其法席師力辭亟歸開化靈山之故棲盖去龍華

十八年矣結庵安居名之曰安飬足不踰閾修長懴

者三年以𮞉向般若施度有情崇寧間余上書罷吏

太湖歸郷邑寓靈山寺之西軒始識師頎然衆中麻

衣芒屨韻孤而皃寂固異之與之言盖明道眼飽叢

林者也余方幽憂塊處往往日至其廬語必移晷相

對蕭然忘其身之窮而世道隘也大觀初余迫扵禄

 養又出而求仕是年冬師亦復歸龍華其後余歸省

 松楸必與師㑹紹興二年春余罷職西省歸而過師

 扵龍華則師病且衰矣八年余寓郡郊四年矣師之

 弟子慶居以書來告師以四月巳夘晨起沐浴更衣

 集衆告辭趺坐奄然而寂茶毗齒牙獨不壞散其徒

 以謂真實無誑誕之所致云壽七十九僧蠟五十八

 弟子慶居戒月妙辯善信希聲將以九月丁酉奉師

 遺骨藏扵寺之東南隅而建塔焉慶居走余門以銘

 爲請余惟師慧目旣清履行無玷扵教席為阿闍梨

 而無鄙吝封執貢髙之心能捨有為而從無學扵禪

 林為第一座而未甞有幾微營保社希利養之意盖

 聞人巨刹請留而不顧視世之釋子貪濁狂亂區區

 汲汲扵權利之間者豈不賢哉又與之有故是冝銘

 銘曰是惟意公之塔雲壑縈帶蓮峰秀發風林演唱

 山谷響荅師曽不亡常說妙法

     朝散大夫行尚書司封貟外郎致仕毛公

     墓誌銘

 建炎四年秋有旨召朝散大夫毛隨詣行在所尚書

 下衢州趣為駕既至始見政事堂陳天下利害慷慨

 眀白有言動聽先是虜比歳大入是年春猖蹶至東

 南並海郡回留兵淮南湏凉秋示必渡君言按漢志

 歳星所在國不可伐昔湯之元祀歳星順行與日合

 于房房心宋亳分也周之興也武王還自盟津至于

 豐明年歳星順行與日合于栁建留于張其分實河

 洛之墟故武王定鼎洛邑而周公迄營成周今年冬

 歳星當𨇠于斗歳主福徳斗吴越之會盖與商周之

 事略同天其或者將厭亂而興宋乎虜不南渡矣然

 敵人進退本不足言自古禦戎上策莫先自治今六

 軍在行日乆豈無致果殺敵之心在朝廷所以用之

 耳為今日計莫若保天險増戰備權冝都邑不為輕

 動以係四方之觀聽則人心不揺士氣日壯此孫武所

 謂恃吾有以待之者也因條上三策所以措畫之冝

 甚悉巳而詔以為尚書司封貟外郎明年春有薦公

 材中御史者方召對而君病矣㑹余亦召至行在所

 備官蘭臺間至君舎問所苦病寖劇則日一至其舎

 君上氣加腫奄奄息僅屬言及天下事輙𡚒髯扼掔

 語吃吃不能盡意則太息而止不以後事一語屬人

 余未甞不悲其志而惜其病且死也請老詔以本官

 朝散大夫尚書司封貟外郎致仕竟以紹興元年

 月已已卒于越州大善僧寺之寓舎享年五十五季

 子叔度實從以喪歸其家將以某月某甲子葬君扵

 其郷某山之原來請銘崇寧初當國者取士大夫所

 上書舉為二籍余與彦時在邪籍中皆罷吏歸郷郡

 彦時固邑子至是始識靣與㳺驩甚時年皆未壯平

 居相與言必天下所以治亂興衰之槩與夫出處去

 就之冝所從㳺往往一世英豪後十五年上皇稍更

 政事去㤗甚黨禁少弛余寖被𭣣録為尚書郎君纔

 脫州縣因以𩔖進得為祕書省校書郎遷著作佐郎

 㑹二府三公相傾奪思以不克紹述致罪宰相者出

 君通判䖍州巳而相以它罪罷黨事復緩而北方兵

 起矣余知君最深其出處又如此是安得辭君諱隨

 字彦時衢州江山縣人其世所自岀與徙著之由則

 有先世之譜諜在曽祖諱煥贈中大夫祖諱愷朝請

 郎贈正議大夫清約有古人之介父諱勉朝奉郎贈

 中大夫躬行有家法母江氏累贈令人君年始冠中

 紹聖四年進士第調秀州華亭縣尉其持身効官為

 邑人之所欽愛秩滿調明州鄞縣主簿遷文林郎為

 江寧府司户曹事丁外艱服除監大觀東庫改宣教

 郎丁内艱服除遂入祕書省其在䖍州也靖康初朝

 廷調諸郡將吏防秋北邊虜犯河南經制使復裒見

 卒援京師䖍居江西上㳺俗喜𨷖輕死群不逞乗間

 起嘯聚山澤衆且數千郡吏憑虚堞張空弮以示備

 君馳喻諸邑索土豪大猾拳勇竒技得數十人徹衛

 與語開懷見誠人人感𡚒爭自効因使各部其衆淬

 勵湏戰則又牓盗區曰所取渠魁耳脅從皆吾人凡

 散歸閭里持鋤耰者不為盗居數日賊黨散三之二

 公擇所募授以方略曰賊酋以其衆今在某山中若

 為我生致之期三日反報公還未及城渠魁以生得

 朝廷嘉其功進官三等時中原新罹虜旤劇盗潰卒

 驚剽相望君方攝行郡事益募士除戎器謹關𠋫偫

糇糧郡以無事軍典調發應時趣辦而人不擾君幼

則警敏甞讀漢書一傳三千言數過輙成誦長逰學

校有俊聲一出仕即坐上書不得調扵是刻意為巳

之學涵泳六經諸史百氏之間窮理盡性之說至天

文地理歷數卜筮無不學學必窮日夜書必汗牛馬

至占驗消息猝然失之即弃去又學不休其為文歷

落平易獨冩其意所欲道意盡便止粲然立成論事

抗顔不疑視天下事若無難者其為吏自縣簿尉叅

幕府至監一郡隨事不苟必有所禆助建立所歷有

能聲然人卒不能以能吏名也妻李氏故朝奉大夫

 柸之女累封冝人二男子曰伯亮將仕郎曰叔度舉

 進士一女子嫁從政郎詹堯謨前卒孫男一人集其

 文得十五卷藏扵家銘曰

 士有才𡚒勇扵敢爲火馳機張蹈險若夷不奠其發

 以㒹以危亦有君子負繩抱規擇地而行惟古是稽

 詭以應變昧時與幾君學而思又敏扵施吏不蘄能

 不茍不隳學不蘄言期見扵時而阨于初而隕方躋

 匪死之哀君志是悲

     江仲舉墓誌銘

 公諱褎字仲舉𨳩化通德諸江也故朝散郎篤行君

 子諱汝明之第二子母德興縣君宋氏賢懿為宗黨

 式俱之大父初昬孔步江氏某扵朝散公兄弟行也

 朝散通判睦州余初以童子見公與為禮待余猶成

 人後十年公之第三子仲嘉襃爲餘杭尉余継室以

 公之第五女親迎餘杭扵是始識仲舉時徳興在養

 兄弟娱侍門内熙怡如也仲嘉玉立鴻舉落落有塵

 外態仲舉愷樂蕭散其在親側有戯綵弄雛意相與

 友不厭也自是别而復㑹率不過數歳每相遇輙劇

 飲大笑披肝膽恱情話乆而加親焉君㓜得肺病及

 壯大不除作則害寢食政和六年㑹吴興仲嘉官下

 君益癯骨見衣表然劇飲大笑踈爽猶昔時也别吴

 興西境上仲嘉來京師不幸死仲舉歸里中病益固

 宣和二年冬盗起新定明年正月入信安郡人皆避

 賊山谷晝伏草薄間夜出謀食仲舉匿近舎黄茅山

 中素羸加惴恐病無醫藥食飲不時得以上元日卒

 享年五十六是年十一月十一日其弟仲長袤與其

 子俊葬公開元郷馬汪村之原仲舉少治經讀書質

 甚美顧肺病間作不能勞一再試場屋不偶即棄去

 然讀書不廢也善鼔琴棊品甚髙作字有楷法晩益

 窮阨然未甞有不遇之感每病作則吒曰㑹當更一

 世為完人吾視此身猶疣贅也亦以是為談𥬇病不

 作則油然自適不以一豪汨中扃余所謂愷樂蕭散

 者近之公娶鄞郭氏承事郎敦愿之女一子俊也銘曰

 蛻和襲教質則靈𠔃光塵外合中渭涇𠔃恱親信友

 惠且寧𠔃背諼蕃萃庭蘭馨𠔃天驩熈怡國爵并𠔃

 𨻶駒一過空頽齡𠔃決疣潰癰脫天刑𠔃亦既艾耆

 息幽局𠔃

     莆陽方子通墓誌銘

 宣和四年正月庾辰興化方公卒呉下享年八十有

 三以三月乙亥葬于長洲武丘郷汝墳湖西先塋之

 南其壻奉議郎親賢宅講書朱發請銘扵史官尚書

 禮部貟外郞程某某以不佞辭不𫉬則敘而爲之銘

 公諱惟深字子通丗為莆陽人考諱龜年終尚書屯

 田貟外郎葬吳因留家不去公生挺特㓜爲文見稱

 郷長者長則端敏𣷉養滋大郷貢為第一試禮部不

 第即弃去吴下有田一㕓公與其弟躬出入耕穫凡

 衣食之具一毫必自巳力間則讀書非茍誦其言而

 巳也至扵黄帝老莊之書養生爲壽者之說其户庭

 堂奥根源𣲖別無不知其所操之要則曰無為而巳

 扵西方別傳得其大指不數為人劇談平居視之猶

 欺魄木鷄也及其論議古今道理窮覈至到確然莫

 能移然常以雅道自娱一篇出人傳誦以熟舒王以

 知制誥卧鍾山得其詩以謂精詣警絶元白皮陸有

 不到處方元豐元祐間公賢益聞以韋布之士閉𨵿

 陋巷躬行不言而孝友清介之風隱然稱東南時朱

 先生長文隱樂圃二人皆以學術爲郷先生士之往

 來吴下者至必禮扵其廬朱公晚起爲太學愽士卒

 三舘公後死三十年然丗終莫得而挽也元符初孫

 集賢傑以郎官使淮浙風采震懾州郡入境遣從事

 問訊且邀見公辭焉孫公至⿱⺾⿰𩵋禾即日造公門歸薦諸

 朝雖知公之不可以吏也以謂善人國之紀人之望

 也庶幾旌善人以風士𩔖乎輙報聞罷崇寧中詔舉

 遺逸蒲輪走四方二浙特起無虚郡吳以公應詔人

 以爲處士之雄也復報聞罷時宰相皆公故人豈意

 其不可以起也弗強焉崇寧某年有司舉貢籍以年

 格應補軍州助教者就賜勑牒袍笏扵其家公得興

 化軍助教命且至或覸之曰是其志視軒裳珪組亡

 如也何助教云是必辭公曰君命也拜受唯謹公長

 不踰中人皃古骨強目光如冰居親側洞洞屬屬兄

 弟誾誾如也交際色勃如也足躣如也其歳時𥙊享

 自滌除水火之𭛠身先之盖至老不變閭里慶弔每

 先衆人其酬應曲折雖小夫孺子如見所畏者至扵

 王公貴人去就䟽數或見或不見皆有辭非茍然者

 或曰公信無求扵世矣何自苦爲是拘拘者邪嗚呼

 是所以為方子巳矣夫以亢爲髙以隨為通以放為

 逹以無忌憚為果其似而非譬之䵷紫也足以眩

 聾而不可以欺婁曠且仁與禮君子所不可斯湏離

 者也而謂處士可以去之乎公初年四十無子其弟

 有子以謂吾先人有後足矣即屏居扵外平生深扵

 詩遇得意欣然忘食中年忽若有所不樂者因絶筆

 不道夫卓絶之行可能而常因循扵所易死生之决

 有不顧而不能忘懷扵嗜習余扵此知公之剛果絶

 人矣公預知死期期至不亂喪葬皆有治命云集其

 詩文為五卷母趙氏叅知政事文安公安仁之女繼

 母王氏封長壽縣君宣州觀察使得一之孫妻建安

 吴氏公之葬合諸吴氏之壙二女長嫁郟傑而卒季

 嫁樂圃先生之仲子發也銘曰

 猗歟方公行峻而禮恭徒人而志獨學該而守約吴

 越之瞻也一介不以與人非以為儉一介不以取諸

 人非以為亷也盖妄取害扵義妄與害扵仁造端扵

 取與之微而賢否之分不容髮故君子扵此若是其

 嚴也古之人有眇六合以為隘捐一瓢以為煩是以

 遯世絶跡窮苦其身而不悔故獨善濟物不可得而

 兼也雖位三旌馬千駟吾知其不以煩濁易安恬也

 之人所以懷寳不試寧老死而伏嵁巖也

     江器愽墓誌銘

 江公諱大方字器愽江氏為信安望族家世群從皆

 以業儒起家大理評事諱相者公之考也器愽少多

 病即從父兄丐其身求異人方士問衛生養性之說

 學皷琴𨽻書有能名精扵是技者皆推下之築室錢

 塘西湖上間奕棊以自娱士之蕭散曠逹者行李出

 扵錢塘往往從之逰中年生計益落弃所居歸故郷

 然浮寓去來不能土着故人與之厚欲經紀其衣食

 者遇輙死徙憂患否則以事去官器博㳺益困客吳

 中無所遇故延康殿學士信安侯兄弟以郷里舊以

 其兄彦楚之子妻其子參留家南徐居有廬月有饋

 公以是少休宣和二年九月二十日以疾終扵家享

 年七十七器愽姿淳壹與人無町畦口不道世故衆

 座談說是非如不聞亦不省顧甞為余言少遇道人

 授以内丹訣當立靜以月日時下不以毫髮累心養

之數年庶有成今日有飢寒迫未可也余歎曰公且

老歳月逝矣使我得官南徐治一室如公言為任衣

食事丹幸成其授我訣明年余得倅鎮江私喜曰器

博之言庶有合乎未到有改命後五年而公卒參為

余言公病即不食喜飲水曰吾夢逰三茅甚樂其死

頂𤍠如火云公有六男一女曰某某某某與女子先卒

曰參曰履以十一月五日葬公丹徒縣釡鼎山下銘曰

不昏若可以無累不宦若可以為髙絶學捐 --捐書以逰

以遨若可以度濁世而解天弢而卒以不遭釡鼎之

南欝然三茅其藏者形存其夢者神交豈大塊扵此

 息夫子之勞乎

     承奉郞致仕楊君墓銘

 吴郡有二老焉或仕或不仕皆隱者也居城之東北

 曰方公居城之東南曰楊公余少壯客吳下獲交焉

 宣和四年春二老相継𣳚方氏既以銘為請楊公之

 𣳚實二月丁已以九月辛酉葬扵長洲縣武丘郷祖

 興墩之原矣其子友夔始克狀公行實走書京師曰

 葬當有銘地逺不時請既塪以俟非公無以圗不朽

 余不佞束髪行四方所交往往天下善士今吴有二

 老生相從㳺死誌其墓其又何辭矧所謂發潛徳之

幽光者亦余之職也公諱懿孺字彛父世為建州浦

城人曽祖有證贈太㒒少卿祖伉贈光禄卿父諱尚

書屯田貟外郎屯田始葬常州無錫縣諸孤因家長

洲遂為吴郡人公少孤能自力學長為進士家素貧

事母盡孝養言行相顧疾𢙣無隱情宗族有疑咨而

後決其子弟有過失者踧踖不敢見既喪親生事益

廢朝無夕儲家人以告公方讀書哦詩泊如也猝然

遇之神夷氣昌劇談大笑未甞有飢寒憂雖閭里不

盡知其貧也凡三預郷貢五試禮部卒不苐崇寧二

年特奏名始授簡州文學監杭州冨陽縣茶場遇郊

 恩以將仕郎權亳州城父縣主簿八寳汎恩遷登仕

 郎調洪州南昌縣主簿居一年忽載妻子歸吴下且

 告老今中書侍郎清河公時守洪州與部使者固留

 皆薦之公辭不聽不得已求㳂檄淛西至則復告老

 奏下以承奉郎致仕又七年乃卒年七十有六屬纊

 不亂如平生公年艾耆始禄仕平居直心自信不知

 世間有傾巧事見用扵州縣者或纎利導諛否則害

 人以自便輙眙𥈭𨚫立退或以言劘切之以是益不

 喜為吏自未仕及老于家不入州縣不事郷里請謁

 間一過所親厚歳不過數四客至相與辨論古今或

 終日性簡介見其狀貌知非俯仰人也雖甞出而仕

 余猶謂隱者云娶章氏甚勤以和二男曰友益先公

 三十七日卒曰友夔能文有志操一女嫁修武郎侍

 其佃二孫曰瞻曰睦銘曰

 行險狙利榮猶辱也和光處順群猶獨也五試三仕

 仕以禄也其隱者存安且榖也

     宋故中散大夫知SKchar州軍州管句學事兼

     管内勸農使賜紫金魚袋李公墓誌銘

     中益

 大觀四年二月丁丑今龍圖閣直學士李公譓對垂

 拱上問弟誡所在龍圖言方以中散大夫知SKchar州有

 旨趍召後十日龍圖復奏事殿中既以虢州不禄聞

 上嗟惜乆之詔別官其一子公之卒二月壬申也越

 四月丙子其孤葬公鄭州管城縣之梅山從先尚書

 之塋公諱某字某鄭州管城縣人曽祖諱惟寅故尚

 書虞部貟外郎贈金紫光禄大夫祖諱惇𥙿故尚書

 祠部貟外郎祕閣校理贈司徒父諱南公故龍圖閣

 直學士太中大夫贈左正議大夫元豐八年哲宗登

 大位正議時為河北轉運副使以公奉表致方物恩

 補郊社齋郎調曹州濟隂縣尉濟隂故盗區公至則

 練卒除器明購罰廣方略得劇賊數十人縣以清淨

 遷承務郎元祐七年以承奉郎為將作監主簿紹興

 三年以承事郎為將作監丞元符中建五王邸成遷

 宣義郎時公在將作且八年其考工庀事必究利害

 堅窳之致堂御名之方與縄墨之運皆巳了然扵心

 遂被旨著營造法式書成凡二十四卷詔頒之天下

 巳而丁母安康郡夫人某氏喪崇寧元年以宣徳郎

 為將作少監二年冬請外以便養以通直郎為京西

 轉運判官不數月復召入將作為少監辟雍成遷將

 作監再入將作又五年其遷奉議郎以尚書省其遷

承議郎以龍徳宫棣華宅其遷朝奉郎賜五品服以

朱雀門其遷朝奉大夫以景龍門九成殿其遷朝散

大夫以開封府𪠘其遷右朝議大夫賜三品服以修

奉太廟其遷中散大夫以欽慈太后佛寺成大抵自

承務郎至中散大夫凢十六等其以吏部年格遷者

七官而巳大觀某年丁正議公喪初正議疾病公賜

告歸又許挾國醫以行至是上特賜錢百萬公日敦

匠事冶穿具力足以自竭然上賜不敢辭則以與浮

屠氏為其所謂釋迦佛像者以侈上恩而報罔極云

服除知SKchar州獄有留繫弥年者公以立談判未幾疾

 作遂不起吏民懷之如乆被其澤者盖享年若干公

 資孝友樂善赴義喜周人之急又博學多藝能家藏

 書數萬卷其手鈔者數千卷工篆籀草𨽻皆入能品

 甞籑重修朱雀門記以小篆書丹以進有旨勒石朱

 雀門下善𦘕得古人筆法上聞之遣中貴人諭旨公

 以五馬圖進睿鑒稱善公喜著書有續山海經十卷

 續同姓名録二卷琵琶録三卷馬經三卷六博經三

 卷古篆說文十卷公配王氏封奉國郡君子男若干

 人女(⿱艹石)干人云云某觀虞舜命九官而垂共工居其

 一疇咨而後命之盖其且重如此誠以授法庶工

 使棟宇器用不離扵軌物此豈小夫之所能知哉及

 觀周之小雅斯干之詩其言考室之盛至扵庭户之

 端楹㭬之美且又嗟詠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奐散之狀而實本宣王

 之徳政魯僖公能復周公之宇作為寢廟是断是度

 是㝷是尺而奚斯實授法扵庶工方紹聖崇寧中聖

 天子在上政之流行徳之髙逺巍然沛然與山川其

 侔大也而後以先王之制施之寢廟官寺棟宇之間

 當是時地不愛材工獻其巧而公獨膺垂奚斯之任

 者十有三年以結睿知致顯位所謂君子攸寧孔曼

 且碩者視宣王僖公之世為甚陋而公實尸其勞可

謂盛矣某初為鄭圃治中始從公逰及代還京師乆

困不得官遇公領大匠遂見取為屬寖以微勞竊資

秩繄公徳是頼既日夕後先熟公治身臨政之美泣

而為銘銘曰

維仕慕君不有其躬何適非安唯命之從譬之庀材

唯匠之為尓極而極尓欀而欀亦譬在鎔不謁而擇

為利則断為堅則擊垂在九官世載厥賢曰汝共工

𣳚齒不遷匪食之志繄職則然公為一尉群盗斯得

公在將作寢廟奕奕為垂奚斯以奐帝績仕無小大

必見其賢無不自盡以䖍所天帝以為能世以為才

 勞能實多福禄具來有生㑹終公有貽憲窽辭貞氓

 盡力之勸

     宋故徽猷閣直學士左中奉大夫致仕常

     山縣開國伯食邑九百户贈左通奉大夫

     趙公墓誌銘

 公諱子晝字叔問五世祖徳昭封扵燕是為燕懿王

 子曰惟和永清軍節度觀察留後安定郡公公之髙

 祖也曽祖諱從審寧海軍節度觀察留後宣郡公

 祖諱丗禕鎭海軍節度觀察留後北海郡公父諱令

 僉中亮大夫榮州防禦使累贈少保母王氏封定國

 夫人叔問㓜則端厚警敏秀穎特異中亮愛之甚稍

 長扵讀書如嗜欲中亮藏書三萬卷號書窟叔問日

 肄習其間沈涵薰浹不捨晝夜中亮遇大禮任子當

 及叔問顧而曰是兒能自致何以此為取楷笏予之

 因捨公而任其次初入南京國子監扵經籍固已貫

 穿便習視當時場屋之文意以謂殆可不學而能每

 較藝試闈日未中文已就徜徉𥬇謔若不經意者及

 牓名屢出諸生上年未冠遂中大觀元年進士第爲

 宗子第一起家授承奉郎簽書大名府判官𠫊公事

 魏固大府賔幕僚史時宴飲相追逐叔問常以事辭

 公退手未甞釋卷歴佐二留守許特進將莊重謹繩

 墨大器重之後尹梁資政子美為冶強敏任威一路

 畏讋僚屬唯唯進退叔問恂恂少年耳獨能因事

 白其巳甚者尹或捨巳意而行其說秩滿調湖州司

 録事代歸持所生母心䘮三年調憲州通判宣和元

 年差充詳定九域圗志所編修官㑹書局例罷除知

 澤州未赴改知密州召對爲刑部貟外郎自元豐新

 官制初除令鑠為郎乆無繼者至是始除叔問族屬

 榮之未幾丁中亮憂中亮居家剛嚴有常度叔問自

 㓜及壯在親側目未甞迕視雖盛夏冠帶終日出入

 虞侍時温凊視膳羞朝夕左右便便唯謹蓋誾誾侃

 侃盡色養之驩焉中亮以其敦樸常日是質實兒竟自

 佳其扵兄弟篤友愛鞠其孤猶巳子宦學㛰嫁皆身任

 之無失其時者扵親故咸有恩意靖康虜冦大入自

 宋流寓淮淛道丁母夫人憂間𨵿南渡竄伏信安山中

 建炎四年車駕駐蹕㑹稽詔以吏部貟外郎召俄遷

 左司貟外郎時范丞相當國叔問舉職不懈禆益居多遷

 太常少卿艱難以來有司文籍散巳典禮或闕公學既

 通愽隨事討論稽參古今緜蕝草創禮無違者㑹禮

 部侍郎闕除權官上以公為可遂以命之明年除徽猷閣

 待制樞宻都承㫖宗室任三省密院從官實自公始

 人以為冝又明年遷兵部侍郎紹興三年冬虜使李

 永壽王詡來上命公館伴時虜使乆不至至是虜情

 叵測人以館客為難叔問自廷勞燕好至扵贈賄彌

 縫應對無不得冝虜使卒入見成禮而去其在朝廷

 恬曠靖共無所適莫思不出位從容以和踰年請外

 補以徽猷閣直學士知秀州明年移知平江府其爲

 治安靜不擾循理去甚不為赫赫名乆之貇請祠宫

 以兵部侍郎召至行在力申前請遂以舊職提舉江

 州太平觀寓止衢州凡七年未甞有留滯之歎自言

 慕司馬微之為人若所謂入獸不亂羣舍者與之爭

 席蓋優爲之得寛閑之地城南之郊為池亭林圃間

 與交舊㳺息其閒浩浩然若將終身而不猒者晨起

 誦六經率若干卷又身教子姪講論經史日有常課

 間則報謝賔客不以寒暑風雨髙下易其度也十二

 年夏四月以疾告老遷左中奉大夫致仕壬辰以不

 起聞享年五十四詔贈左通奉大夫交㳺皆失聲相

 弔余初識叔問吴興一面定交今三十年情好彌厚

 終始如一觀其剛而不亢通而不流不為利回行巳

 有耻至扵廣覽強記直諒多聞蓋余之益友也其文

 敏而粹其家集而藏之得二十卷扵㳺藝往往精諸

 書法尤為識者所推篆籀楷𨽻皆力追古人至訓詁

 形聲之末與夫禮樂度數名物之㣲莫不審其是而

 知其說也其孤將以七月巳酉葬公西安縣道㤗郷

 甘泉之原厥既得卜其孤號踊請銘扵俱余惟叔問

 之交友知舊其名位文詞足以聳動一時而傳信扵

 後者為不少盍請銘扵彼而俱是求不可其孤叩頭

 見要曰先友之乆且厚莫先丈人知先人平生又詳

 况逺日既迫儻辭避引日將不及事無以掩諸幽以

 没先人之美而重不孝之罪泣血固請余義不得終

辭則叙其治行而繫以銘公配郡氏封碩人三男長

曰伯賜右承務郎提㸃坑冶鑄錢司檢踏官次曰伯

昻右承務郎㓜曰伯量二女長嫁右修職郞監臨江

軍贍軍酒庫馮作次巳嫁而歸銘曰

太支惟四仲封扵燕純嘏有衍流光邈綿五丗彌昌

允藝且賢惟叔問甫奮由厥躬抗志厲行光享有終

驥墮地走蘭茁而芳絶出羣輩鳳翔髙岡瑞此王室

家廷之慶垂髫就傅束髪試吏至扵艾耆出守入侍

靖共明哲純美無纇進斯匪懈退以求志風流江左

術業洙泗胡不百年益用扵丗向歆七略間平六蓻

 庶幾有成斧藻皇治甘泉之幽盤欝森邃藏之孔安

 遺祉嗣裔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