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小集 (四部丛刊本)/卷三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二 北山小集 卷三十三
宋 程俱 撰 景江安傅氏双鉴楼藏景宋钞本
卷三十四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三

            信安程 俱

    墓铭四

     衢州𨳩化县龙华院意上座塔铭

 师名修意字无言开化人姓魏氏田家子幼勤恪不

 欺不事敖戏年十五受业扵龙华传教师道圎后七

 年削发受具戒圎稍授以天台章句未几巳能贯习

 益纵之逰学他郡凡名师哲匠皆从之隶业焉居数

 年间有传正法眼藏出丗间了生死者弃所习往从

 之初入天童齐公之室后至新定之广灵时佛印祖

禅师道化方隆师又入其室刳心遗形刮摩淘汰晨

夕不懈殆忘寝食佛印器之卒之能所两忘尽得其

奥㑹佛印去广灵里居士夫自江公人表皆请以师

継其法席师力辞亟归开化灵山之故栖盖去龙华

十八年矣结庵安居名之曰安飬足不逾阈修长懴

者三年以𮞉向般若施度有情崇宁间余上书罢吏

太湖归郷邑寓灵山寺之西轩始识师颀然众中麻

衣芒屦韵孤而貌寂固异之与之言盖明道眼饱丛

林者也余方幽忧块处往往日至其庐语必移晷相

对萧然忘其身之穷而世道隘也大观初余迫扵禄

 养又出而求仕是年冬师亦复归龙华其后余归省

 松楸必与师㑹绍兴二年春余罢职西省归而过师

 扵龙华则师病且衰矣八年余寓郡郊四年矣师之

 弟子庆居以书来告师以四月巳卯晨起沐浴更衣

 集众告辞趺坐奄然而寂茶毗齿牙独不坏散其徒

 以谓真实无诳诞之所致云寿七十九僧蜡五十八

 弟子庆居戒月妙辩善信希声将以九月丁酉奉师

 遗骨藏扵寺之东南隅而建塔焉庆居走余门以铭

 为请余惟师慧目既清履行无玷扵教席为阿阇梨

 而无鄙吝封执贡髙之心能舍有为而从无学扵禅

 林为第一座而未尝有几微营保社希利养之意盖

 闻人巨刹请留而不顾视世之释子贪浊狂乱区区

 汲汲扵权利之间者岂不贤哉又与之有故是冝铭

 铭曰是惟意公之塔云壑萦带莲峰秀发风林演唱

 山谷响答师曽不亡常说妙法

     朝散大夫行尚书司封贠外郎致仕毛公

     墓志铭

 建炎四年秋有旨召朝散大夫毛随诣行在所尚书

 下衢州趣为驾既至始见政事堂陈天下利害慷慨

 眀白有言动听先是虏比歳大入是年春猖蹶至东

 南并海郡回留兵淮南湏凉秋示必渡君言按汉志

 歳星所在国不可伐昔汤之元祀歳星顺行与日合

 于房房心宋亳分也周之兴也武王还自盟津至于

 丰明年歳星顺行与日合于柳建留于张其分实河

 洛之墟故武王定鼎洛邑而周公迄营成周今年冬

 歳星当𨇠于斗歳主福徳斗吴越之会盖与商周之

 事略同天其或者将厌乱而兴宋乎虏不南渡矣然

 敌人进退本不足言自古御戎上策莫先自治今六

 军在行日乆岂无致果杀敌之心在朝廷所以用之

 耳为今日计莫若保天险増战备权冝都邑不为轻

 动以系四方之观听则人心不揺士气日壮此孙武所

 谓恃吾有以待之者也因条上三策所以措画之冝

 甚悉巳而诏以为尚书司封贠外郎明年春有荐公

 材中御史者方召对而君病矣㑹余亦召至行在所

 备官兰台间至君舎问所苦病寖剧则日一至其舎

 君上气加肿奄奄息仅属言及天下事辄𡚒髯扼掔

 语吃吃不能尽意则太息而止不以后事一语属人

 余未尝不悲其志而惜其病且死也请老诏以本官

 朝散大夫尚书司封贠外郎致仕竟以绍兴元年

 月已已卒于越州大善僧寺之寓舎享年五十五季

 子叔度实从以丧归其家将以某月某甲子葬君扵

 其郷某山之原来请铭崇宁初当国者取士大夫所

 上书举为二籍余与彦时在邪籍中皆罢吏归郷郡

 彦时固邑子至是始识面与㳺驩甚时年皆未壮平

 居相与言必天下所以治乱兴衰之概与夫出处去

 就之冝所从㳺往往一世英豪后十五年上皇稍更

 政事去㤗甚党禁少弛余寖被𭣣录为尚书郎君才

 脱州县因以𩔖进得为秘书省校书郎迁著作佐郎

 㑹二府三公相倾夺思以不克绍述致罪宰相者出

 君通判䖍州巳而相以它罪罢党事复缓而北方兵

 起矣余知君最深其出处又如此是安得辞君讳随

 字彦时衢州江山县人其世所自岀与徙著之由则

 有先世之谱谍在曽祖讳焕赠中大夫祖讳恺朝请

 郎赠正议大夫清约有古人之介父讳勉朝奉郎赠

 中大夫躬行有家法母江氏累赠令人君年始冠中

 绍圣四年进士第调秀州华亭县尉其持身效官为

 邑人之所钦爱秩满调明州鄞县主簿迁文林郎为

 江宁府司户曹事丁外艰服除监大观东库改宣教

 郎丁内艰服除遂入秘书省其在䖍州也靖康初朝

 廷调诸郡将吏防秋北边虏犯河南经制使复裒见

 卒援京师䖍居江西上㳺俗喜𨷖轻死群不逞乘间

 起啸聚山泽众且数千郡吏凭虚堞张空弮以示备

 君驰喻诸邑索土豪大猾拳勇奇技得数十人彻卫

 与语开怀见诚人人感𡚒争自效因使各部其众淬

 励湏战则又榜盗区曰所取渠魁耳胁从皆吾人凡

 散归闾里持锄耰者不为盗居数日贼党散三之二

 公择所募授以方略曰贼酋以其众今在某山中若

 为我生致之期三日反报公还未及城渠魁以生得

 朝廷嘉其功进官三等时中原新罹虏祸剧盗溃卒

 惊剽相望君方摄行郡事益募士除戎器谨关𠋫偫

糇粮郡以无事军典调发应时趣办而人不扰君幼

则警敏尝读汉书一传三千言数过辄成诵长逰学

校有俊声一出仕即坐上书不得调扵是刻意为巳

之学涵泳六经诸史百氏之间穷理尽性之说至天

文地理历数卜筮无不学学必穷日夜书必汗牛马

至占验消息猝然失之即弃去又学不休其为文历

落平易独冩其意所欲道意尽便止粲然立成论事

抗颜不疑视天下事若无难者其为吏自县簿尉叅

幕府至监一郡随事不苟必有所禆助建立所历有

能声然人卒不能以能吏名也妻李氏故朝奉大夫

 柸之女累封冝人二男子曰伯亮将仕郎曰叔度举

 进士一女子嫁从政郎詹尧谟前卒孙男一人集其

 文得十五卷藏扵家铭曰

 士有才𡚒勇扵敢为火驰机张蹈险若夷不奠其发

 以㒹以危亦有君子负绳抱规择地而行惟古是稽

 诡以应变昧时与几君学而思又敏扵施吏不蕲能

 不茍不隳学不蕲言期见扵时而厄于初而陨方跻

 匪死之哀君志是悲

     江仲举墓志铭

 公讳褎字仲举𨳩化通德诸江也故朝散郎笃行君

 子讳汝明之第二子母德兴县君宋氏贤懿为宗党

 式俱之大父初昏孔步江氏某扵朝散公兄弟行也

 朝散通判睦州余初以童子见公与为礼待余犹成

 人后十年公之第三子仲嘉褒为馀杭尉余継室以

 公之第五女亲迎馀杭扵是始识仲举时徳兴在养

 兄弟娱侍门内熙怡如也仲嘉玉立鸿举落落有尘

 外态仲举恺乐萧散其在亲侧有戏彩弄雏意相与

 友不厌也自是别而复㑹率不过数歳每相遇辄剧

 饮大笑披肝胆恱情话乆而加亲焉君㓜得肺病及

 壮大不除作则害寝食政和六年㑹吴兴仲嘉官下

 君益癯骨见衣表然剧饮大笑踈爽犹昔时也别吴

 兴西境上仲嘉来京师不幸死仲举归里中病益固

 宣和二年冬盗起新定明年正月入信安郡人皆避

 贼山谷昼伏草薄间夜出谋食仲举匿近舎黄茅山

 中素羸加惴恐病无医药食饮不时得以上元日卒

 享年五十六是年十一月十一日其弟仲长袤与其

 子俊葬公开元郷马汪村之原仲举少治经读书质

 甚美顾肺病间作不能劳一再试场屋不偶即弃去

 然读书不废也善鼔琴棋品甚髙作字有楷法晩益

 穷厄然未尝有不遇之感每病作则吒曰㑹当更一

 世为完人吾视此身犹疣赘也亦以是为谈𥬇病不

 作则油然自适不以一豪汨中扃余所谓恺乐萧散

 者近之公娶鄞郭氏承事郎敦愿之女一子俊也铭曰

 蜕和袭教质则灵𠔃光尘外合中渭泾𠔃恱亲信友

 惠且宁𠔃背谖蕃萃庭兰馨𠔃天驩熙怡国爵并𠔃

 𨻶驹一过空颓龄𠔃决疣溃痈脱天刑𠔃亦既艾耆

 息幽局𠔃

     莆阳方子通墓志铭

 宣和四年正月庾辰兴化方公卒呉下享年八十有

 三以三月乙亥葬于长洲武丘郷汝坟湖西先茔之

 南其婿奉议郎亲贤宅讲书朱发请铭扵史官尚书

 礼部贠外郞程某某以不佞辞不𫉬则叙而为之铭

 公讳惟深字子通丗为莆阳人考讳龟年终尚书屯

 田贠外郎葬吴因留家不去公生挺特㓜为文见称

 郷长者长则端敏𣷉养滋大郷贡为第一试礼部不

 第即弃去吴下有田一㕓公与其弟躬出入耕获凡

 衣食之具一毫必自巳力间则读书非茍诵其言而

 巳也至扵黄帝老庄之书养生为寿者之说其户庭

 堂奥根源𣲖别无不知其所操之要则曰无为而巳

 扵西方别传得其大指不数为人剧谈平居视之犹

 欺魄木鸡也及其论议古今道理穷核至到确然莫

 能移然常以雅道自娱一篇出人传诵以熟舒王以

 知制诰卧锺山得其诗以谓精诣警绝元白皮陆有

 不到处方元丰元祐间公贤益闻以韦布之士闭𨵿

 陋巷躬行不言而孝友清介之风隐然称东南时朱

 先生长文隐乐圃二人皆以学术为郷先生士之往

 来吴下者至必礼扵其庐朱公晚起为太学博士卒

 三馆公后死三十年然丗终莫得而挽也元符初孙

 集贤杰以郎官使淮浙风采震慑州郡入境遣从事

 问讯且邀见公辞焉孙公至⿱⺾⿰𩵋禾即日造公门归荐诸

 朝虽知公之不可以吏也以谓善人国之纪人之望

 也庶几旌善人以风士𩔖乎辄报闻罢崇宁中诏举

 遗逸蒲轮走四方二浙特起无虚郡吴以公应诏人

 以为处士之雄也复报闻罢时宰相皆公故人岂意

 其不可以起也弗强焉崇宁某年有司举贡籍以年

 格应补军州助教者就赐敕牒袍笏扵其家公得兴

 化军助教命且至或覸之曰是其志视轩裳圭组亡

 如也何助教云是必辞公曰君命也拜受唯谨公长

 不逾中人貌古骨强目光如冰居亲侧洞洞属属兄

 弟訚訚如也交际色勃如也足躣如也其歳时𥙊享

 自涤除水火之𭛠身先之盖至老不变闾里庆吊每

 先众人其酬应曲折虽小夫孺子如见所畏者至扵

 王公贵人去就䟽数或见或不见皆有辞非茍然者

 或曰公信无求扵世矣何自苦为是拘拘者邪呜呼

 是所以为方子巳矣夫以亢为髙以随为通以放为

 逹以无忌惮为果其似而非譬之䵷紫也足以眩

 聋而不可以欺娄旷且仁与礼君子所不可斯湏离

 者也而谓处士可以去之乎公初年四十无子其弟

 有子以谓吾先人有后足矣即屏居扵外平生深扵

 诗遇得意欣然忘食中年忽若有所不乐者因绝笔

 不道夫卓绝之行可能而常因循扵所易死生之决

 有不顾而不能忘怀扵嗜习余扵此知公之刚果绝

 人矣公预知死期期至不乱丧葬皆有治命云集其

 诗文为五卷母赵氏叅知政事文安公安仁之女继

 母王氏封长寿县君宣州观察使得一之孙妻建安

 吴氏公之葬合诸吴氏之圹二女长嫁郏杰而卒季

 嫁乐圃先生之仲子发也铭曰

 猗欤方公行峻而礼恭徒人而志独学该而守约吴

 越之瞻也一介不以与人非以为俭一介不以取诸

 人非以为廉也盖妄取害扵义妄与害扵仁造端扵

 取与之微而贤否之分不容发故君子扵此若是其

 严也古之人有眇六合以为隘捐一瓢以为烦是以

 遁世绝迹穷苦其身而不悔故独善济物不可得而

 兼也虽位三旌马千驷吾知其不以烦浊易安恬也

 之人所以怀宝不试宁老死而伏嵁岩也

     江器博墓志铭

 江公讳大方字器博江氏为信安望族家世群从皆

 以业儒起家大理评事讳相者公之考也器博少多

 病即从父兄丐其身求异人方士问卫生养性之说

 学鼓琴隶书有能名精扵是技者皆推下之筑室钱

 塘西湖上间奕棋以自娱士之萧散旷逹者行李出

 扵钱塘往往从之逰中年生计益落弃所居归故郷

 然浮寓去来不能土着故人与之厚欲经纪其衣食

 者遇辄死徙忧患否则以事去官器博㳺益困客吴

 中无所遇故延康殿学士信安侯兄弟以郷里旧以

 其兄彦楚之子妻其子参留家南徐居有庐月有馈

 公以是少休宣和二年九月二十日以疾终扵家享

 年七十七器博姿淳壹与人无町畦口不道世故众

 座谈说是非如不闻亦不省顾尝为余言少遇道人

 授以内丹诀当立静以月日时下不以毫发累心养

之数年庶有成今日有饥寒迫未可也余叹曰公且

老歳月逝矣使我得官南徐治一室如公言为任衣

食事丹幸成其授我诀明年余得倅镇江私喜曰器

博之言庶有合乎未到有改命后五年而公卒参为

余言公病即不食喜饮水曰吾梦逰三茅甚乐其死

顶𤍠如火云公有六男一女曰某某某某与女子先卒

曰参曰履以十一月五日葬公丹徒县釡鼎山下铭曰

不昏若可以无累不宦若可以为髙绝学捐 --捐书以逰

以遨若可以度浊世而解天弢而卒以不遭釡鼎之

南郁然三茅其藏者形存其梦者神交岂大块扵此

 息夫子之劳乎

     承奉郞致仕杨君墓铭

 吴郡有二老焉或仕或不仕皆隐者也居城之东北

 曰方公居城之东南曰杨公余少壮客吴下获交焉

 宣和四年春二老相継𣳚方氏既以铭为请杨公之

 𣳚实二月丁已以九月辛酉葬扵长洲县武丘郷祖

 兴墩之原矣其子友夔始克状公行实走书京师曰

 葬当有铭地逺不时请既塪以俟非公无以圗不朽

 余不佞束髪行四方所交往往天下善士今吴有二

 老生相从㳺死志其墓其又何辞矧所谓发潜徳之

幽光者亦余之职也公讳懿孺字彛父世为建州浦

城人曽祖有证赠太㒒少卿祖伉赠光禄卿父讳尚

书屯田贠外郎屯田始葬常州无锡县诸孤因家长

洲遂为吴郡人公少孤能自力学长为进士家素贫

事母尽孝养言行相顾疾𢙣无隐情宗族有疑咨而

后决其子弟有过失者踧踖不敢见既丧亲生事益

废朝无夕储家人以告公方读书哦诗泊如也猝然

遇之神夷气昌剧谈大笑未尝有饥寒忧虽闾里不

尽知其贫也凡三预郷贡五试礼部卒不苐崇宁二

年特奏名始授简州文学监杭州冨阳县茶场遇郊

 恩以将仕郎权亳州城父县主簿八宝汎恩迁登仕

 郎调洪州南昌县主簿居一年忽载妻子归吴下且

 告老今中书侍郎清河公时守洪州与部使者固留

 皆荐之公辞不听不得已求沿檄浙西至则复告老

 奏下以承奉郎致仕又七年乃卒年七十有六属纩

 不乱如平生公年艾耆始禄仕平居直心自信不知

 世间有倾巧事见用扵州县者或纎利导谀否则害

 人以自便辄眙𥈭𨚫立退或以言劘切之以是益不

 喜为吏自未仕及老于家不入州县不事郷里请谒

 间一过所亲厚歳不过数四客至相与辨论古今或

 终日性简介见其状貌知非俯仰人也虽尝出而仕

 余犹谓隐者云娶章氏甚勤以和二男曰友益先公

 三十七日卒曰友夔能文有志操一女嫁修武郎侍

 其佃二孙曰瞻曰睦铭曰

 行险狙利荣犹辱也和光处顺群犹独也五试三仕

 仕以禄也其隐者存安且榖也

     宋故中散大夫知SKchar州军州管句学事兼

     管内劝农使赐紫金鱼袋李公墓志铭

     中益

 大观四年二月丁丑今龙图阁直学士李公𬤝对垂

 拱上问弟诫所在龙图言方以中散大夫知SKchar州有

 旨趍召后十日龙图复奏事殿中既以虢州不禄闻

 上嗟惜乆之诏别官其一子公之卒二月壬申也越

 四月丙子其孤葬公郑州管城县之梅山从先尚书

 之茔公讳某字某郑州管城县人曽祖讳惟寅故尚

 书虞部贠外郎赠金紫光禄大夫祖讳惇𥙿故尚书

 祠部贠外郎秘阁校理赠司徒父讳南公故龙图阁

 直学士太中大夫赠左正议大夫元丰八年哲宗登

 大位正议时为河北转运副使以公奉表致方物恩

 补郊社斋郎调曹州济阴县尉济阴故盗区公至则

 练卒除器明购罚广方略得剧贼数十人县以清净

 迁承务郎元祐七年以承奉郎为将作监主簿绍兴

 三年以承事郎为将作监丞元符中建五王邸成迁

 宣义郎时公在将作且八年其考工庀事必究利害

 坚窳之致堂御名之方与縄墨之运皆巳了然扵心

 遂被旨著营造法式书成凡二十四卷诏颁之天下

 巳而丁母安康郡夫人某氏丧崇宁元年以宣徳郎

 为将作少监二年冬请外以便养以通直郎为京西

 转运判官不数月复召入将作为少监辟雍成迁将

 作监再入将作又五年其迁奉议郎以尚书省其迁

承议郎以龙徳宫棣华宅其迁朝奉郎赐五品服以

朱雀门其迁朝奉大夫以景龙门九成殿其迁朝散

大夫以开封府𪠘其迁右朝议大夫赐三品服以修

奉太庙其迁中散大夫以钦慈太后佛寺成大抵自

承务郎至中散大夫凡十六等其以吏部年格迁者

七官而巳大观某年丁正议公丧初正议疾病公赐

告归又许挟国医以行至是上特赐钱百万公日敦

匠事冶穿具力足以自竭然上赐不敢辞则以与浮

屠氏为其所谓释迦佛像者以侈上恩而报罔极云

服除知SKchar州狱有留系弥年者公以立谈判未几疾

 作遂不起吏民怀之如乆被其泽者盖享年若干公

 资孝友乐善赴义喜周人之急又博学多艺能家藏

 书数万卷其手钞者数千卷工篆籀草隶皆入能品

 尝籑重修朱雀门记以小篆书丹以进有旨勒石朱

 雀门下善𦘕得古人笔法上闻之遣中贵人谕旨公

 以五马图进睿鉴称善公喜著书有续山海经十卷

 续同姓名录二卷琵琶录三卷马经三卷六博经三

 卷古篆说文十卷公配王氏封奉国郡君子男若干

 人女(⿱艹石)干人云云某观虞舜命九官而垂共工居其

 一畴咨而后命之盖其且重如此诚以授法庶工

 使栋宇器用不离扵轨物此岂小夫之所能知哉及

 观周之小雅斯干之诗其言考室之盛至扵庭户之

 端楹㭬之美且又嗟咏骞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奂散之状而实本宣王

 之徳政鲁僖公能复周公之宇作为寝庙是断是度

 是寻是尺而奚斯实授法扵庶工方绍圣崇宁中圣

 天子在上政之流行徳之髙逺巍然沛然与山川其

 侔大也而后以先王之制施之寝庙官寺栋宇之间

 当是时地不爱材工献其巧而公独膺垂奚斯之任

 者十有三年以结睿知致显位所谓君子攸宁孔曼

 且硕者视宣王僖公之世为甚陋而公实尸其劳可

谓盛矣某初为郑圃治中始从公逰及代还京师乆

困不得官遇公领大匠遂见取为属寖以微劳窃资

秩繄公徳是赖既日夕后先熟公治身临政之美泣

而为铭铭曰

维仕慕君不有其躬何适非安唯命之从譬之庀材

唯匠之为尓极而极尓欀而欀亦譬在镕不谒而择

为利则断为坚则击垂在九官世载厥贤曰汝共工

𣳚齿不迁匪食之志繄职则然公为一尉群盗斯得

公在将作寝庙奕奕为垂奚斯以奂帝绩仕无小大

必见其贤无不自尽以䖍所天帝以为能世以为才

 劳能实多福禄具来有生㑹终公有贻宪窽辞贞氓

 尽力之劝

     宋故徽猷阁直学士左中奉大夫致仕常

     山县开国伯食邑九百户赠左通奉大夫

     赵公墓志铭

 公讳子昼字叔问五世祖徳昭封扵燕是为燕懿王

 子曰惟和永清军节度观察留后安定郡公公之髙

 祖也曽祖讳从审宁海军节度观察留后宣郡公

 祖讳丗祎镇海军节度观察留后北海郡公父讳令

 佥中亮大夫荣州防御使累赠少保母王氏封定国

 夫人叔问㓜则端厚警敏秀颖特异中亮爱之甚稍

 长扵读书如嗜欲中亮藏书三万卷号书窟叔问日

 肄习其间沈涵薰浃不舍昼夜中亮遇大礼任子当

 及叔问顾而曰是儿能自致何以此为取楷笏予之

 因舍公而任其次初入南京国子监扵经籍固已贯

 穿便习视当时场屋之文意以谓殆可不学而能每

 较艺试闱日未中文已就徜徉𥬇谑若不经意者及

 榜名屡出诸生上年未冠遂中大观元年进士第为

 宗子第一起家授承奉郎签书大名府判官𠫊公事

 魏固大府賔幕僚史时宴饮相追逐叔问常以事辞

 公退手未尝释卷历佐二留守许特进将庄重谨绳

 墨大器重之后尹梁资政子美为冶强敏任威一路

 畏詟僚属唯唯进退叔问恂恂少年耳独能因事

 白其巳甚者尹或舍巳意而行其说秩满调湖州司

 录事代归持所生母心䘮三年调宪州通判宣和元

 年差充详定九域圗志所编修官㑹书局例罢除知

 泽州未赴改知密州召对为刑部贠外郎自元丰新

 官制初除令铄为郎乆无继者至是始除叔问族属

 荣之未几丁中亮忧中亮居家刚严有常度叔问自

 㓜及壮在亲侧目未尝迕视虽盛夏冠带终日出入

 虞侍时温凊视膳羞朝夕左右便便唯谨盖訚訚侃

 侃尽色养之驩焉中亮以其敦朴常日是质实儿竟自

 佳其扵兄弟笃友爱鞠其孤犹巳子宦学㛰嫁皆身任

 之无失其时者扵亲故咸有恩意靖康虏冦大入自

 宋流寓淮浙道丁母夫人忧间𨵿南渡窜伏信安山中

 建炎四年车驾驻跸㑹稽诏以吏部贠外郎召俄迁

 左司贠外郎时范丞相当国叔问举职不懈禆益居多迁

 太常少卿艰难以来有司文籍散巳典礼或阙公学既

 通博随事讨论稽参古今绵蕝草创礼无违者㑹礼

 部侍郎阙除权官上以公为可遂以命之明年除徽猷阁

 待制枢宻都承㫖宗室任三省密院从官实自公始

 人以为冝又明年迁兵部侍郎绍兴三年冬虏使李

 永寿王诩来上命公馆伴时虏使乆不至至是虏情

 叵测人以馆客为难叔问自廷劳燕好至扵赠贿弥

 缝应对无不得冝虏使卒入见成礼而去其在朝廷

 恬旷靖共无所适莫思不出位从容以和逾年请外

 补以徽猷阁直学士知秀州明年移知平江府其为

 治安静不扰循理去甚不为赫赫名乆之貇请祠宫

 以兵部侍郎召至行在力申前请遂以旧职提举江

 州太平观寓止衢州凡七年未尝有留滞之叹自言

 慕司马微之为人若所谓入兽不乱群舍者与之争

 席盖优为之得寛闲之地城南之郊为池亭林圃间

 与交旧㳺息其闲浩浩然若将终身而不猒者晨起

 诵六经率若干卷又身教子侄讲论经史日有常课

 间则报谢賔客不以寒暑风雨髙下易其度也十二

 年夏四月以疾告老迁左中奉大夫致仕壬辰以不

 起闻享年五十四诏赠左通奉大夫交㳺皆失声相

 吊余初识叔问吴兴一面定交今三十年情好弥厚

 终始如一观其刚而不亢通而不流不为利回行巳

 有耻至扵广览强记直谅多闻盖余之益友也其文

 敏而粹其家集而藏之得二十卷扵㳺艺往往精诸

 书法尤为识者所推篆籀楷隶皆力追古人至训诂

 形声之末与夫礼乐度数名物之㣲莫不审其是而

 知其说也其孤将以七月巳酉葬公西安县道㤗郷

 甘泉之原厥既得卜其孤号踊请铭扵俱余惟叔问

 之交友知旧其名位文词足以耸动一时而传信扵

 后者为不少盍请铭扵彼而俱是求不可其孤叩头

 见要曰先友之乆且厚莫先丈人知先人平生又详

 况逺日既迫傥辞避引日将不及事无以掩诸幽以

 没先人之美而重不孝之罪泣血固请余义不得终

辞则叙其治行而系以铭公配郡氏封硕人三男长

曰伯赐右承务郎提㸃坑冶铸钱司检踏官次曰伯

昻右承务郎㓜曰伯量二女长嫁右修职郞监临江

军赡军酒库冯作次巳嫁而归铭曰

太支惟四仲封扵燕纯嘏有衍流光邈绵五丗弥昌

允艺且贤惟叔问甫奋由厥躬抗志厉行光享有终

骥堕地走兰茁而芳绝出群辈凤翔髙冈瑞此王室

家廷之庆垂髫就傅束髪试吏至扵艾耆出守入侍

靖共明哲纯美无颣进斯匪懈退以求志风流江左

术业洙泗胡不百年益用扵丗向歆七略间平六蓻

 庶几有成斧藻皇治甘泉之幽盘郁森邃藏之孔安

 遗祉嗣裔


 北山小集卷第三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