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山集 (程俱,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北山集 (程俱) 巻一

  欽定四庫全書     集部四
  北山集目錄      别集類三
  巻一
  古詩
  巻二
  古詩
  巻三
  古詩
  巻四
  古詩
  巻五
  古詩
  巻六
  古詩
  巻七
  古詩
  巻八
  古詩
  巻九
  律詩
  巻十
  律詩
  巻十一
  絶句
  巻十二
  賦騷
  巻十三
  論
  巻十四
  論
  巻十五
  雜著
  巻十六
  雜著
  巻十七
  雜著
  巻十八
  碑 記
  巻十九
  碑 記
  巻二十
  表
  巻二十一
  啟 書 咨目 簡
  巻二十二
  外制
  巻二十三
  外制
  巻二十四
  外制
  巻二十五
  外制
  巻二十六
  外制
  巻二十七
  外制
  巻二十八
  内制 進故事
  巻二十九
  進講
  巻三十
  墓誌銘
  巻三十一
  墓誌銘
  巻三十二
  墓誌銘 墓表
  巻三十三
  墓誌銘
  巻三十四
  行状
  巻三十五
  状劄
  巻三十六
  状劄
  巻三十七
  状劄
  巻三十八
  状劄
  巻三十九
  状劄
  巻四十
  狀劄
  等謹案北山集四十巻宋程俱撰俱所輯麟臺故事已從永樂大典中裒集校刋别著録史部中是編乃其詩文全集凡詩十一巻賦及雜文二十九巻俱天性剛直其在掖垣凡命令下有不安於心者必反覆言之不少畏避如髙宗幸秀州賜對劄子極言賞罰施置之當合人心論武功大夫蘇易轉横行劄子極言朝廷之當愛重官職及徐俯與中人唱和驟轉諫議大夫俱亦繳還録黄頗著氣節今諸劄具在集中其抗論不阿之狀讀之猶可想見至制誥諸作尤為擅場史稱其典雅宏奥殆無愧色詩則取途韋栁以闚陶謝蕭散古澹有忘言自得之趣在南渡初亦可稱獨闢蹊徑者焉集本流傳頗稀此乃吳之振得之於季振宜者葢猶從宋槧抄存故鮮所闕佚近時厲鶚作宋詩記事載俱古詩二首律詩二首聨句一首皆稱采自北山集而其中南園一首檢集本實作章僕射山林與鶚所引已不相合又遊大滌一首采自洞霄詩集而集本第三巻内有同餘杭尉江仲嘉襃道人陳祖徳良孫遊洞霄宫一首檢勘即鶚所引而篇幅較長㡬過其半鶚亦不及詳
  檢反欲以補是集之遺殊為疎舛今併附糾於此云乾隆四十三年六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  陸 費 墀




  北山集原序
  紹聖末余官丹徒信安程致道為呉江尉有持其文示余者心固愛之願請交未能也政和間余自翰苑罷領宫祠居呉下致道亦以上書論政治事與時異籍不得調寓家於呉始相遇則其學問風節卓然有不獨見於其文者即為移書當路論以言求士孰不幸因此自表見其趣各不同若概論其過一斥不復錄天下士幾何可以是盡棄之乎併上其文數十篇宰相見而驚曰今之韓退之也亟召見政事堂㑹有間之者復得閒秩然宰相知之未已也宣和初復召入館稍遷為郎議者翕然始恨得之晚自是二十年間卒登侍從為天子掌制命文章擅一時盖嘗論當孔子時固已患直道為難行而毁譽之不可信然人之有善君子未嘗不樂道其得譽常多至居下流天下之惡必歸焉其毁之者亦衆則直道雖不可盡行於天下而天下終不能廢直道方致道齟齬於初一夫揺之不能自立及其乆也雖非其素所厚善亦莫敢不謂然其善之效與今觀其文精確深逺議論皆本仁義而經緯錯綜之際則左丘明班孟堅之用意也至於詩章兼得唐中葉以前名士衆體晚而在朝雖不乆遇所建明尤偉盖其為人剛介自信擇於理者明所行寧失之隘不肯少貶以從物是以善類皆相與推先惟恐失雖有不樂之者亦不敢秋毫加疵病信乎直道之不可終屈也嘗裒㳄平生所為文欲屬余為序㑹兵興不果後遇火焚棄殆盡稍復訪集尚得十四五而益以近所著為四十巻夫天既以是假致道矣乃不使盡暴其所長病痺杜門里中且十年豈在人者猶可以力致而天反不能相之歟不可知也紹興十年詔重修哲宗史復起致道領其事力辭疾不拜而以其前欲屬余者請之堅甚致道之文固不待余言而後著也乃先衆人而知之深者莫若余乃為論其本末歸之致道名俱今為左朝請大夫徽猷閣待制提舉亳州明道宮云石林葉夢得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