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史蒙求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十七史蒙求
作者:王令 北宋

卷一[编辑]

宋璟第一,李廣無雙。燕許手筆,李杜文章。
通有一心,綰無他腸。鳥鵲識李,草木知張。
韓信開基,耿弇發跡。味道模棱,琰之霹靂。
蕭宏錢愚,李憕地癖。君苗焚硯,鍾繇閣筆。
洪武諷帝,方慶悟君。好禮臥馬,申屠軔輪。
李密愛日,仁傑顧雲。泰山北斗,鳳鳥景星。
陳頵高門,王濬廣路。顗能友愛,登無恚怒。
送窮愈文,逐貧雄賦。謝文二刻,柳詩三步。
安仁八徙,田秋九遷。威王寶臣,奚恤器賢。
楊文傾河,蘇思湧泉。呂望見日,樂廣睹天
五柳先生,七松處士。杞梓韋趙,蘭菊裴李。
叔敖丘薦,宣光雄舉。疾足節度,伶人刺史。

卷二[编辑]

石苞當相,衛青封侯。誤點作蠅,落筆畫牛。
一諾季布,片言仲申。衍口雌黃,裒皮陽秋。
荀家八龍,賈氏三虎。戰勝朝廷,折沖樽俎。
漢臥發兵,郝餐擊虜。致瓜蘇瓊,掛黃興祖。
裴楷如玉,衛玠若珠。明牛漏蹄,庾馬的顱。
徐芻一束,任水一盂。淩統虎子,陸雲鳳雛。
賈會一龍,韋氏三宿。宋均渡虎,法雄息獸。
舄必思越,儀不忘舊。百紙參軍,一錢太守。
梁感石英,阮致人參。仁裕剖腸,知章破心。
陳重還絝,不疑償金。周陽憎愛,延年淺深。
滄海遺珠,昆山片玉。李廣射石,方翼仆木。
王誌遣囚,曹攄開獄。蕭何不治,孝恭粗足。

卷三[编辑]

江湖散人,煙波釣徒。孔不假蓋,阮遂焚車。
立本畫師,公綽侍書。季常白眉,子文黃須。
伯周六翮,龐參一鶚。臧祀爰居,霸奏鹖雀。
韓休峭鯁,蕭嵩寬博。庾袞父誡,陶侃親約。
子過不食,弟爭自撾。李藩塗詔,和鼎壞麻。
羆孫不朽,疇子可誇。張能報國,霍不為家。
仲尼後桃,子約先黍。孫權優劣,太宗可否。
負布辱該,賜錢愧武。乳飲兄弟,經授母子。
嗣宗遠識,遙集知機。張輔著論,許劭品題。
博不重味,湛無兼衣。樂羊啜子,秦巴放麑。
李膺龍門,樊曄虎穴。禰衡一覽,李華再閱。
敬宗從裴,成帝聽薛。季英定交,林宗獎拔。

卷四[编辑]

太宗吞蝗,沙穆禱螟。元胄蔽戶,樊噲入宮。
龐公遺安,楊震遺清。韋純舉弟,景圭薦兄。
文烈溫柔,劉寬長者。劉求鳳毛,虞對鰕鲊。
愷諫簡牛,田贖棄馬。惠連才悟,山簡溫雅。
薛家三鳳,許氏二龍。鄭綮作相,陸玩為公。
黃昌獲婦,龐母得翁。奮禽隗茂,靈拔季雍。
杜敵數百,魏賢十萬。張敷緘扇,範喬執硯。
讜持牛角,虔拔虎箭。爽禦李膺,淑師黃憲。
槐生秉政,烏集遷官。虞觀越石,吳飲貪泉。
洪不執玉,衍不言錢。孔明龍臥,王猛螭蟠。
言富稱朱,治生祖白。均絕山公,豹禁河伯。
文舉葛巾,靈運木屐。表邵門閭,賜張縑帛。

卷五[编辑]

郭伋時雨,季晟雷霆。自楚諫母,求笞代兄。
宋獄蓬滿,劉囹草生。子文逃富,韓康避名。
周交醇醪,顧政旨酒。義府人貓,羊祉天狗。
寧交莫逆,魏朋耐久。兔軍犬城,竇竄牛口。
鬼帝射鹿,鄧芝中猿。炫舉五事,劉應百端。
段不納詔,郅固拒關。玄齡留杜,蕭何追韓。
晉景膏盲,秦孝靈府。盧門不箔,崔室無廡。
勝妾笑躄,齊母觀僂。盧諉師德,忠寄偉父。
宋就交歡,羊祜通和。儉恐名盛,機患才多。
書壁酬酒,寫經市鵝。公權筆諫,桓伊箏歌。
昭雲夾日,景星退舍。湯心重輕,犁手上下。
鏗授行觴,榮啗執炙。毛玠儉率,楊綰風化。

卷六[编辑]

成侯舉士,翟黃進賢。崔氏繡衣,子臧鷸冠。
何遠還水,仲山投錢。詡不求易,宗豈辭難。
七階義琛,五品南仲。李戡辨爭,陽城決訟。
墨子九拒,葛亮七縱。郭系安危,裴任輕重。
陳平多智,周勃少文。單車化盜,造壘申恩。
鵩止誼坐,鵀巢臶門。布帳分士,囊糧賜軍。
文昌遊霽,巨君致雨。廣告漆弓,郴解赤弩。
紹戮臧陳,桓獄李杜。薛童城郭,宇兒部伍。
白起當死,鄧禹必興。甘羅報趙,唐雎見秦。
馬援身請,李靖堪行。宇愷造殿,何稠制城。
宋武納衣,隋文昔服。吉不道恩,韓非報辱。
嬰數愛馬,朔言重鹿。溫恢振宗,氾騰施族。

卷七[编辑]

太宗怒範,漢文責唐。玉詐怪石,雉欺鳳凰。
臏減見弱,詡增示強。趙謝界上,霸勞道傍。
靈運二寶,伯施五絕。孔覬醒判,崔咸夜決。
梓占錯失,朱相蹉跌。牛溲馬渤,竹頭木屑。
齊桓長霸,衛靈為賢。腹稿王勃,宿構仲宣。
恭令歸牛,韓勸移田。鞅予徙木,起賜移轅。
咎犯薦仇,解狐舉怨。李善養續,汲固抱憲。
勉投犀珍,顗焚錦絹。白公舍屈,崔杼釋晏。
巨源八斗,祖言二升。敖復郢市,晏省齊刑。
樊惡禽肉,衛放鄭聲。考叔施鄭,茅蕉說秦。
王氏三珠,陸生雙璧。張居蓬蒿,周巷荊棘。
陳餘杖箠,食其馮軾。典冠取衣,掌朝進筆。

卷八[编辑]

廖居郭北,王隱墻東。陳兵虞詡,轉車臧宮。
荀識牛鐸,遠諧黃鐘。王思逐蠅,持正斂蜂。
漢武禮黯,魏明憚阜。晁錯智囊,杜預武庫。
夏侯經術,楊侃才具。叱狗去妻,罵婢出婦。
權會誦易,顧歡置經。元達知味,公曾識薪。
幹木在魏,仲連卻秦。陳遵放意,張竦苦身。
文種七術,計然十策。毛遂囊錐,行沖藥石。
城申慷慨,群非拱默。叔敖陽報,士謙陰德。
勝舉洪範,雋證春秋。子胥抉眼,王豹系頭。
舉問三楊,侯事五樓。高獲詐馬,張捕盜牛。
兄弟七業,父子二傳。薛宣分縑,範邵斷絹。
柳政不類,崔治知變。虎板駭馬,蒿人得箭。

卷九[编辑]

瑾明雙闕,樗讖兩宮。蘇章按事,源懷奉公。
杜林行義,趙孟懷忠,王播強濟,班宏益恭。
張湯後薪,李程長翮。駃騠食蘇,夜光投白。
伯奇廷爭,子阿就格。王任子孫,葛延賓客。
三朝顏駟,五悲照鄰。左思都賦,王充論衡。
玚辭碑頌,俊求史名。覽飲母子,瓊諭弟兄。
士安書淫,杜預傳癖。王吉完棗,桓礹系橘。
虞筆廣談,樂旨潘筆。琰優義琛,王劣安石。
楊修黃絹,張鷟青錢。張釣不餌,陶琴無弦。
何晏婦服,妹喜男冠。贈刀贈帶,佩韋佩弦。
顏遺四能,宋傳三絕。神物護劉,江山助說。
徐庶方寸,趙苞忠節。賈山涉獵,谷永疏達。

卷十[编辑]

燕師郭隗,齊禮鄙人。侯未封李,公不至程。
亮制牛馬,鈞作車輪。張翰適誌,元凱好名。
王丹不拜,子高高揖。綽鄙山濤,曾擯阮籍。
謝艾梟鳴,虞潭鷹集。魏女掩鼻,馮氏偽泣。
新羅傳記,雞林售詩。謝安蒲扇,王導布衣。
歆向自異,建勝相非。戎職弒懿,張範殺飛。
太史載崔,董狐書盾。王烈遺布,道虔送簡。
王敦懼訪,黃皓畏允。和嶠千文,王惠萬頃。
穆氏四味,竇君五星。重名周顗,天才潘京。
段擊朱泚,顧奮延齡。甄彬廉慎,高允清平。
史魚屍諫,禽息頭擊。淵明解印,延之脫幘。
勉設虛位,遜劚騙石。文恕翻美,秀赦復食。

卷十一[编辑]

潘璋嗜酒,魯望品茶。士稚囊土,道濟量沙。
楚王吞蛭,叔敖埋蛇。堙江張儉,障河武嘉。
外明奇術,付琰縣譜。顧悌畫棺,宣伯木主。
乘船徽之,褰裳宣子。推臨必旱,嵩到即雨。
張華博物,劉杳綜書。孚持帽酒,恪續題驢。
馬隆自任,龔遂無拘。濫死高鼻,誤殺無須。
遐叔古文,皎然舊制。烏蠃谷量,橋桃鐘計。
武分肥廣,包取荒廢。雲抱劉禪,嬰收孝惠。
仲由拯溺,子貢贖人。趙孝替弟,季江代兄。
野王相代,侯亶先經。不易千駟,何假百城。
彪之練儀,張說修史。竹筒置書,木鵝論事。
授周禦蓋,送綯蓮炬。木刻郅都,金鑄郝玼。

卷十二[编辑]

闞澤儒學,桓榮帝師。荀奪鳳池,岑憂中書。
執刀孫婢,讀書鄭奴。誡子如龍,願兒師徐。
奕琛二方,諸葛三國。陸遜調度,荀攸算策。
昭悲失屨,犯哭棄席。翟公交情,孟嘗好客。
優孟諷諫,那律直言。荀息諫晉,子瑜喻權。
周颙葵蓼,師正松泉。王言除劉,張請誅安。
劉疇吹笳,越石清嘯。兄弟禍難,父子忠孝。
朱伺接鋋,敬德奔槊。寇賈相解,周程不校。
紫芝眉宇,季真風流。削稿戴胄,焚章馬周。
悉陵搏獸,許褚曳牛。鄭渾平賊,張敞責酋。
渠牟偏任,王伾褻寵。社稷蔣琬,別駕龐統。
素屏賜玠,白扇餉孔。毀君為功,結襪取重。

卷十三[编辑]

唐明友悌,漢文不容。成回嘗敬,機汜甚恭。
雲聞拜相,舒知為公。劭責廚人,臻呼儀同。
辛勉引藥,李業飲毒。王述擲卵,謝密投局。
爾敞易衣,林卿變服。昇嘆白須,備悲髀肉。
趙襄賞赫,晉文次狐。代作帝師,襲為名儒。
世南寫傳,蔣乂誦圖。曠見奧境,徐知真師。
承宮推采,子幹與稻。朱伺能忍,元璹折誚。
效泰折巾,慕信側帽。庾袞過恭,劉琎立操。
周興大甕,元禮鐵筆。戎嶠悴貌,良伯毀容。
楊收辨角,承胃知宮。神竭於頌,精盡於弓。
劉詞枕戈,陶侃運甓。阮咸莫辨,錞於罕識。
何知銅鬥,澄明服匿。倣還廚梅,玼納廨桔。

卷十四[编辑]

項羽破釜,孟明焚舟。蒼樂為善,邈暢清修。
鄭泉酒船,陳暄糟丘。季珪破雞,仲文放牛。
佯譽申生,詐愛魏女。澄蘇石斌,扁起虢子。
元瑜具革,賓王論事。喜蒙能食,恐素不死。
騫辟唐彬,統愛盛暹。勇慚行本,秀憚元巖。
伴食懷慎,隨駕子潛。蓋冰寒水,李青成藍。
珪母具酒,宗親廣被。愔記障面,奉識半視。
推萬落床,曳遐墮地。胡服暠恩,夷稱慈惠。
鄭發墨守,秦攻長城。貫之辭縑,思復封綾。
赤眉異破,黃巾嵩平。俛勸偃革,植不知兵。
晉卿步縣,師範拜令。布囊王孫,儉葬休並。
士思喻俗,公義療病。隱甫不屈,挺之負正。

卷十五[编辑]

訏歊梁稷,陸王鏡霜。張哂米耗,柳笑杯亡。
李臯發廩,鄭默開倉。祖言被襆,君遊布囊。
崔碣發奸,真卿辨獄。範貴舟人,莊重申叔。
奴愛蕭才,都化陽德。火浣魏疑,蝦須修服。
策辨魏鼎,鄭悟漢銘。賜絹市書,給麻為緡。
守素向譜,劉芳石經。顏固巴郡,峻宋葭萌。
韋澳行法,元纮書判。安世隱過,丙吉揚善。
五鹿折角,日用北面。徐政不辱,陳判無怨。
榮毗奉法,張陵報恩。宋德可仰,真名難聞。
群憂慚長,昶不及孫。玉在石間,鶴在雞群。
曹仁突圍,張遼沖壘。是儀無過,牛弘盡禮。
疏獻王浟,水餞趙軌。潛遺青土,攸飲吳水。
操之算盡,子季德延。馮擊莎車,傅報樓蘭。
劉寬葦杖,伯謙皮鞭。拓萇不笑,範粲何言。
王彤補幰,公孫布被。朱不責奴,陸但遣吏。
王鳳擅權,子威忠義。䂮榱椽材,儉棟樑氣。

卷十六[编辑]

孟光操作,少君挽提。吉歸男物,崇還泰兒。
李邕了辨,士正無遺。興不恤諱,雄不問時。
傅縡操心,高獲受性。鬷蔑言善,子羽名振。
鮑魚非禮,邪蒿不正,解械妊身,宿獄懷孕。
埋牛茂遠,瘞鹿裴寬。子林降彭,黃巾避袁。
情好備亮,不負瑾權。蘇瓊止盜,王渙誅奸。
楊修俊才,張尚辯捷。借曹厭眾,斬奴明法。
徐寫甘蕉,虔書柿葉。李心劍戟,平腹鱗甲。
文饒下駕,卓茂挽車。管蘇犯我,申侯順吾。
文德菜菹,季偉草蔬。獻之大字,應用細書。
偓不草麻,諒固執節。瑀識臥吹,瑜知音闕。
趙達精算,孔奕明察。韓賀爭功,渾濬陳伐。
惠擊羊皮,琰鞭團絲。墮淚祜廟,下拜駿碑。
迪不解義,善不能辭。劉娶吳女,豹內薄姬。
疑參殺人,信市有虎。請言農事,不對榷酤。

元好問《十七史蒙求序》[编辑]

安平李瀚撰《蒙求》二千餘言,李華作序,李良薦於朝,蓋在當時已甚重之。迄今數百年之間,孩幼入學,人挾此冊,少長則遂講授之。宋王逢原復有《十七史蒙求》,與瀚並傳。及詩家以次韻相誇尚,以《蒙求》韻語也,故姑汾王琢又有《次韻蒙求》出焉,評者謂次韻是近世人之敝,以志之所之而求合他人律度,遷就傅會,何所不有?唯施之賦物、詠史、舉古人徵之事例,遷就傅會或當聽其然,是則韻語、次韻為有據矣。

始予年二十餘,住太原學舍,交城吳君庭秀洎其弟庭俊與予結夏課於由義西齋,嘗以所撰《蒙求》見示,且言:「逢原既以『十七史』命篇矣,而間用《呂氏春秋》《三輔決錄》《華陽國志》《江南野錄》,謂之史可乎?今所撰止於史書中取之,諸所偶儷,必事類相附;其次強韻,亦力為搜討,自意可以廣異聞。子為我序之可乎?」予欣然諾之而未暇也。後三十七年,予過鎮陽,見張參議耀卿,耀卿受學於吳君之門者也。問以此書之存亡,乃云版蕩之後,得於田家故箱中,因得而序之。

按李瀚自嫌文碎,此特自抑之辭。華謂可以不出卷而知天下,是亦許與大過。唯李良薦章,謂其錯綜經史,隨便訓釋,童子固多弘益,而老成頗覺起予,此為切當耳。載籍之在天下,有棟宇所不能容,而牛馬所不能舉者,精力有限,記誦無窮,果使漫而無統,廣心浩大,將不有遺忘之謬乎?如曰記事者必提其要,吾知《蒙求》之外不復有加矣。古有之:積絲成寸,積寸成尺,尺寸不已,遂成丈匹。信斯言也!雖推廣三千言為十萬,其孰曰不可哉?

吳君博覽強記,九經傳注率手自抄寫,且諷誦不去口。史書又其專門之學,文賦華贍,有聲場屋間。教授生徒,必使知己之所知,能己之所能,時議以此歸之。貞祐兵亂,負母入山,道中遇害,年甫四十云。

庚戌五月晦日,新興元某敘。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