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09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閩一 十國春秋
卷九十一‧閩二 嗣王世家 惠宗本紀 康宗本紀
作者:吳任臣 清
卷九十二‧閩三

嗣王世家[编辑]

嗣王名延翰,字子逸,太祖長子也。太祖既薨,延翰自稱威武留後。汀州民陳本,聚衆三萬圍汀州,延翰遣右軍都監柳邕等將兵二萬討之。未幾,本爲邕等所斬。通鑑:天成元年正月,破陳本。

延翰爲人長大,美晳如玉,而好讀書,通經史。同光四年春二月,唐莊宗得延翰權知軍府事奏,三月辛酉,薛史作辛亥。授延翰威武軍節度使。已而莊宗遇弑,明宗改元天成,夏五月甲戌,加同平章事。冬十月,延翰乃取司馬遷史記閩越王無諸傳示將吏,曰:“閩自古王國也。吾今不王,何待之有?”於是軍府將吏上書勸進。己丑,自稱大閩國王,立宫殿,置百官,威儀文物皆擬天子制,羣下稱之曰殿下。赦境内,追崇考忠懿王曰昭武王,改延平鎮曰永平,而猶稟唐正朔。

王自是驕淫奢侈,跨城西西湖築室十餘里,號曰水晶宫。每擕後庭游宴,從子城複道以出。又殘暴蔑棄兄弟,襲位裁逾月,卽出弟延鈞爲泉州刺史。而建州刺史延稟者,故太祖養子,素與王不協。時王多取民間女充後庭,采擇不已,延鈞上書極諫有隙,而延稟以采擇事復書不遜,王益大怒。

十二月,延稟遂與延鈞合兵襲福州。延稟順流先至,福州指揮使陳陶帥衆拒之,兵敗,陶自殺。是夜,延稟帥壯士百餘人趣西門,梯城而入,執守門者,發庫取兵仗。及寢門,王驚匿别室。辛卯旦,延稟執之,暴其罪惡,且稱王與妃崔氏共弑先王,五國故事云:或言忠懿暴終,博陵之鴆故也。告諭吏民,斬於紫宸門外。

惠宗本紀[编辑]

惠宗名鏻,通鑑作璘,今從五代史及閩書。初名延鈞,太祖次子也。延稟之寇福州也,既弑嗣王,而延鈞是日始至,歐史閩世家云,明日璘兵始至,今從通鑑。延稟開門納之,自以養子,推延鈞爲威武留後。

天成二年春正月戊辰,延稟還建州,延鈞餞於郊,延稟臨訣謂延鈞曰:“善繼先志,勿煩老兄再下!”延鈞銜之,遜謝甚恭而色變。

夏五月癸丑,唐明宗以延鈞爲本道節度使、守中書令,封瑯琊王,册文曰:“威武軍節度觀察留後、起復雲麾將軍、檢校太傅、使持節舒州諸軍事、守舒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柱國、瑯琊縣開國伯、食邑七百户王延鈞,拱北華星,圖南巨翼,五馬之聲光首出,八龍之價譽相高。既綰珪符,俄從金革。在原無惠,咸推晉后之賢;當璧有徵,大叶楚人之望。而又心傾皎日,義惡浮雲,建溪之誓帶如河,閩嶺之礪山齊嶽。父風宛在,臣節彌堅。是命高建牙璋,洞開玉帳,錫以油幢瑞節,廣其緑水紅蓮。寵冠阿衡,貴同緹騎。尊以師而表敬,實其户而增封。併示貞榮,仍加懿號,勉膺殊渥,永保令終。可依前授起復雲麾將軍、右金吾衞大將軍、員外置同正員、檢校太師、守中書令、福州大都督府長史,充威武軍節度、福建管内觀察處置兼三司發運等使,封瑯琊王。”

冬十一月,貢犀牛、香藥、海味等於唐。

天成三年秋七月戊辰,唐遣吏部郎中裴羽、右散騎常侍陸崇進封王爲閩王。

冬十二月,度民二萬爲僧,由是閩地多僧。王弓量田土第爲三等,膏腴上等以給僧道,因有寺田之名。其次以給土著,又其次以給流寓。科取之法,大率傚唐兩税而加重焉。是時,巨蟒見侯官烏石山,長六七丈,色如黄金,王命運土塞之,鎮以佛殿。

天成四年冬十月戊戌,進謝恩銀器六千五百兩、金器一百兩、錦綺羅三千疋於唐,并犀牙、玳瑁、真珠、龍腦、笏扇、白㲲、紅㲲、香藥等。

十二月,奉國節度使、知建州王延稟册府元龜又云:王延鈞表兄延稟爲建州節度使,累官中書令。稱疾退居里第,請命於唐,以建州授其子繼雄。庚子,唐詔繼雄爲建州刺史。

長興元年春二月,唐改元長興。

夏六月癸巳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王遣使賀唐郊禮畢,白金七千兩及蕉牙、香藥、金器百兩。是時,以太祖元從爲拱宸、控鶴二都。按五國故事:威武軍,忠懿王之親兵也,以軍額而名之。今又爲拱宸、控鶴都,豈卽威武軍而改邪?

長興二年夏四月,王延稟聞王有疾,以次子繼昇知建州留後,帥建州刺史繼雄將水軍襲福州。癸卯,延稟擊西門,繼雄攻東門,王遣從子樓船指揮使仁達拒於南臺江;仁達伏甲舟中,僞降,繼雄登舟撫慰,仁達乘機斬其首,梟於西門。延稟方縱火攻城,見之慟哭,仁達出兵擊之,衆潰,左右以斛舁延稟走。甲辰,追擒之。王見延稟曰:“果煩老兄再下!”延稟慚不能對。王囚之别室,遣使者如建州招撫其黨,其黨殺使者,奉繼昇及弟繼倫奔吴越。

五月,斬延稟於市,復其姓名曰周彦琛,命弟都教練使延政如建州撫慰吏民。

六月,作寶皇宫,以道士陳守元爲宫主。先是,福州有王霸壇、煉丹井。壇旁皂筴木久枯,一旦忽生枝葉;井中復有白龜浮出,會掘地得石銘,有“王霸裔孫”之文。王以謂應己,遂於壇側建宫,極土木之盛,而巫者徐彦朴、盛韜與守元皆用左道以進。

秋七月,唐封故閩越王無諸爲富義王,從王請也。

冬十二月,陳守元稱寶皇之命,語王曰:“王避位受道,當爲天子六十年。”丙子,王命長子威武節度副使繼鵬權軍府事,遜位受籙,道名元錫。

長興三年春三月甲辰,王復位。

夏六月,王酷信神仙之術,遣陳守元問寶皇:“六十年天子後將安歸?”守元傳寶皇語:“六十年後爲大羅仙主。”徐彦等亦附會曰:“北廟崇順王常見寶皇,其言與守元同。”王益自負,始謀稱帝,上表於唐,言:“楚王殷、吴越王鏐皆爲尚書令,今已薨;請授臣爲尚書令。”唐不報,遂絶朝貢。閩海叢談云:閩王鏻日祈太乙神册,逾年,雙鶴徘徊而下,遂謀僭號。

龍啓元年春正月,黄龍見真封宅,王更命其宅曰龍躍宫。又造東華宫,窮工極麗,宫中供匠作者萬人。遂詣寶皇宫受册,備儀衞,入府,卽皇帝位,國號大閩,大赦,五國故事云:赦書有日行五十里之説,聞者哂之。改元龍啓,更名鏻。時金陵人餽綾於閩,易其名曰花絹,意避其諱,亦戲之也。追尊父祖,立五廟,封高蓋山爲西嶽。後吴越得閩地,封支提山爲東嶽。以僚屬李敏爲左僕射、門下侍郎,子節度副使繼鵬爲右僕射、中書侍郎、同平章事,以親吏吴勗爲樞密使。帝初不欲盡兼尊稱閩國皇,翰林學士周維岳進曰:“陛下欲稱國皇,臣亦止稱翰林學生。”乃止。又卽位時,帝既被衮冕,怳惚不能自知,久而方蘇,許飯僧三百萬、繕經二百藏,尋少安。五國故事云:後於諸寺賽所許願文疏中明其事。是月,唐册禮使裴傑、程侃適至海門,遂以傑爲如京使,侃固求北還,不許。帝以國小地僻,常謹事四鄰,由是境内差安。

夏四月,封繼鵬爲福王,充寶皇宫使。

五月,福州地震,帝避位修道,命福王繼鵬權總萬幾。初,昭武帝府舍皆庳陋,至是大作宫殿,所費不貲。

秋七月戊子,帝復位,以中軍使薛文傑爲國計使。文傑以聚歛求媚,建州土豪吴光入朝,文傑利其財,將求光罪治之,光怨怒,帥衆萬人奔吴。

九月,帝從子繼圖謀反,伏誅。是月,殺樞密使吴勗。

冬十一月,尊魯國太夫人黄氏爲皇太后。

十二月,以福州爲長樂府,改閩縣爲長樂縣,升永貞鎮爲永貞縣,感德場爲寧德縣,歸化場爲德化縣,大同場爲同安縣,桃林場爲桃林縣,又改侯官縣曰閩,舊長樂縣曰侯官。族誅從子親從都指揮使仁達。

是歲,吴光請兵於吴,吴信州刺史蔣延徽不俟朝命,引兵會光攻建州,帝遣使求救於吴越。

龍啓二年春正月,上元節,御大酺殿,召弘文館直學士王倜等觀燈,賜宴。

是月,吴蔣延徽敗我兵於浦城,遂圍建州。帝遣上軍使張彦柔、從弟驃騎大將軍延宗將兵萬人救之。延宗軍及中塗,士卒不進,請薛文傑臠食之。帝亟遣使赦之,不及。延徽攻建州垂克,徐知誥以延徽與臨川王濛善,恐奉濛以圖興復,召之歸。延徽引兵以北,我兵追擊,敗之。已而遣使來求成。

冬十一月,幸泉州,如皇太后母家。詔沿海居民屋瓦悉得黏土。

是歲,有野麂入東門,帝曰:“朕土地雖小,不可屬東麂也。”時閩語以兩浙爲東麂,故及之云。後福州卒歸吴越,人謂有先兆。

永和元年春正月丙申朔,大赦,改元。立淑妃陳氏爲皇后。帝兩娶劉氏,皆美而無寵。后本昭武帝侍婢金鳳,帝嬖之,以其族人守恩、匡勝爲殿使。

二月,設傾筐會於甘露堂。時甘露堂前茶樹二,鬱茂婆娑,宫人呼爲清人樹。春時嬪嬙戲摘新芽,堂中設傾筐會。

夏六月,以宫人李春鷰賜福王繼鵬。

夏六月,以宫人李春鷰賜福王繼鵬。

冬十月,帝素得風疾,后與幸臣歸守明、百工院使李可殷私通,國人惡之,莫敢言。可殷常譖皇城使李倣於帝,而后族人匡勝復無禮於福王繼鵬,繼鵬又與弟繼韜久相惡,因與倣密圖數人。己卯,帝疾甚,繼鵬有喜色。倣以帝必不起,使壯士持白梃殺可殷於家。庚辰,帝疾少間,后訴之,帝力疾視朝,詰可殷死狀,倣懼而出,與繼鵬率皇城衞士鼓譟入宫。帝聞變,匿九龍帳中,亂兵刺之,不殊,宛轉未絶,宫人不忍其苦,爲絶之。后、繼韜及歸守明、陳守恩、匡勝皆爲倣所殺,帝立凡十年。薛氏五代舊史本傳云在位十二年,路氏九國志云在位十一年,閩王列傳、紀年通譜皆云在位十年,蓋惠宗以天成元年自立,是歲丙戌,至永和元年乙未,正當十年,而五代舊史、九國志俱誤也。又惠宗改元永和實在唐清泰二年,是歲冬見殺,而五代舊史、九國志、運曆圖皆無永和之號,又運曆圖書惠宗見殺在天福元年丙申,亦誤也。諡曰齊肅明孝皇帝,廟號惠宗。歐史作諡惠皇帝,廟號太宗。今從通鑑。惠宗未殂之先,有赤虹入其室,飲以金盆水,吸之立盡;又芝生於殿門,占者以謂不祥,未幾遇弑。

康宗本紀[编辑]

康宗名繼鵬,惠宗長子也。惠宗既殂,明日,辛巳,繼鵬稱皇太后令監國,是日,卽皇帝位,更名昶。上先皇帝尊諡。既而自稱知福建節度事,遣使奉表於唐。大赦境内,立李春鷰爲賢妃。以李倣判六軍諸衞事。倣有弑君罪,心常自疑,多養死士。帝患之,與拱宸指揮使林延皓陰圖倣,延皓詐附倣,倣待之甚厚。

冬十一月壬子,帝大享軍,延皓伏衞士於内殿,俟倣入,執斬之。倣部兵攻應天門,不克,焚啓聖門,奪倣首奔吴越。詔暴倣弑君及殺后與繼韜等罪,告諭中外。以弟建王繼嚴權判六軍諸衞,弟繼恭爲威武軍節度使。以六軍判官葉翹爲内宣徽使、參政事。未幾,以直言放翹歸永泰。九國志又作永春。

十二月,賜洞真先生陳守元號天師。

是歲,復改長樂縣曰閩,閩興縣曰侯官,侯官縣曰長樂。又改桃林縣爲永春縣,建明威殿。

通文元年春正月,帝改元,立賢妃李氏爲皇后,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

冬十一月丁酉,契丹立石敬瑭爲大晉皇帝,改元天福。辛巳,唐主自焚玄武樓,唐亡。國人聞之,歎曰:“潞王之罪,天下未之聞也,將如我君何!”

是歲,詔以金錢市馬,得良馬五,賜號曰金鞍使者、千里將軍、致遠侯、渥洼郎、驥國公。

通文二年夏四月,作紫微宫,以水晶飾之。通鑑云:土木之建倍於寶皇宫。遣使詣諸州,伺人隱匿。

夏六月,方士言白龍夜見螺峯,詔建白龍寺。命吏部侍郎、判三司蔡守蒙納賂除官,籍貨來上。是月,令醫工陳究以空名堂牒鬻官。詔民有隱年者杖背,隱口者死,逃亡者族。果菜雞豚皆重征之。

冬十月,命弟威武節度使繼恭上表告嗣位於晉,且請置邸都下。庚子,齊主誥遣使來告卽位。是時,國人貢建州茶膏,製以異味,膠以金縷,名曰“耐重兒”,凡八枚。

通文三年春正月己酉,日有食之。

□月,遣内客省使朱文進如齊賀卽位。

冬十月乙丑,遣弟繼恭進奉天和節,并賀重午節白金五十兩於晉。又進金器六事、金花細縷銀器三千兩、真珠二十斤、犀三十株、銀裝交牀五十副、牙二十株。又進大茶八十斤、香藥一萬斤、朱笴銀纏槍二百條、通箭笴三萬莖。又進五色桐皮扇子、海蛤、麖鞾、細蕉藥、木瓜等物。

十一月,晉以左散騎常侍盧損充册禮使,封帝爲閩國王,賜帝赭袍。戊申,晉封威武節度使繼恭爲臨海郡王。帝聞之,遣進奏官林恩白執政,以既襲帝號,辭册命及使者。

是月,諫議大夫黄諷與妻子辭訣入諫,帝欲杖之,諷不受杖,黜爲民。

是時諸州各計日筭錢,謂之身丁錢,民年十六至六十免放,後漳、泉二州折米五斗。宋時取官斗較量,閩時五斗得七斗三升。凡江湖陂塘皆有賦。文獻通考云:先時淮南、江浙、荆湖、廣南、福建當僭僞之時,應江湖及池潭陂塘聚魚之處,皆納官錢,或令人户占賣輸課,或官遣吏主持。宋太宗聞其弊,詔除之。又有橘園、水磑、社酒、蓮藕、鵝鴨、螺蚌、柴薪、地鋪、枯牛骨、溉田水利等名,皆僞國舊制,累詔廢省。

通文四年春二月,盧損至長樂府,帝辭疾不見,令弟繼恭主之。又遣中書舍人劉乙勞損於館,損他日頗誚乙,帝怒,損還,無所答。繼恭遣禮部員外郎鄭元弼隨損入貢於晉。

三月,命六宫設三昧宴。清異録:閩昶春餘宴後苑,飛紅滿空,昶曰:“彌陀經云雨天曼陀羅華,此景近似。今日觀化工之雨天三昧,宜召六宫設三昧宴。”以道士譚紫霄爲正一先生。

是月有虹見於宫中。

夏四月,巫者林興傳神言宗室將爲亂之兆,帝乃命興率壯士殺叔父延武、延望并其五子。作三清殿於内庭,五代史云起三清臺三層。鑄寶皇大帝、無始天尊、太上老君像,從道士陳守元言也,凡用黄金數千斤,日焚龍腦、薰陸諸香無筭,作樂臺下,晝夜不輟,云如此可求大還丹,政無大小皆興傳寶皇命決之。

六月,罷建王繼嚴判六軍諸衞,更其名曰繼裕,以季弟繼鎔五代史作繼鏞,今從通鑑。判六軍,去諸衞字。未幾,林興詐覺,流泉州。望氣者言宫中有災;乙未,徙長春宫。歐史云從南宫避災。帝爲長夜之飲,强羣臣酒,醉則令左右伺其過失;從弟繼隆以醉失禮,輒斬之。又屢用猜怒誅宗室。左僕射、平章事延羲,帝叔也,陽爲狂愚避禍,賜以道士服,置武夷山中,尋召還,幽於私第。

秋七月乙巳,北宫火,焚宫殿殆盡。初帝募勇士二千人爲腹心,號宸衞都,賜予給賞獨厚於控宸、控鶴二都,或言二都怨望,將爲亂,帝欲分隸漳、泉二州,二都益怨望。五國故事云:昶立,而忠懿王之勛舊悉屏棄之,衙兵先號威武軍者亦棄不用,因召市井屠輩别立宸衞軍名,衣以羅襦銀帶,飲食之器悉皆中金,所給俸賜復數倍於威武,威武頗怒。控宸軍使朱文進、控鶴軍使連重遇又數爲帝所侮慢,内懷不平,常以微言激其軍。至是,帝命重遇帥營兵除餘燼,且求賊不得,頗疑重遇知縱火之謀,欲誅之,内學士陳郯洩其言於重遇。

閏月辛巳夜,重遇入直,率二都兵焚長春宫作亂,使人迎延羲於瓦礫中,呼萬歲。五國故事又云:匣劍取延羲於私第而立之。復召外營兵共攻帝。時獨宸衞都拒戰,帝與后等如宸衞都。比明,亂兵焚宸衞都,宸衞都敗績,餘衆千餘人奉帝及后等出北關,歐史云:昶挾愛姬、子弟、黄門、衞士斬關而出,宿於野。至梧桐嶺,衆稍稍逃散。延羲命從子繼業追及於村舍;帝素善射,引弓殺數人。頃之,追兵大集,帝知不免,投弓於地。繼業與俱還,至陁莊,飲以酒,醉而縊之,后及諸子繼恭皆死。陳守元易服將逃,亦死於兵。宸衞餘衆奔吴越,重遇執蔡守蒙,數以賣官之罪,斬之。永隆初,諡帝曰聖神英睿文明廣武應道大宏孝皇帝,廟號康宗。

帝性狂躁,卽位之初,常欲練兵襲吴,乃於殿庭設大沙鑼於射堋,示衆曰:“一發中之,當平定江南。”射堋去階際裁數十武,沙鑼復甚寬廣,果一發命中,左右同聲賀曰:“此一箭定天下矣!”帝大悦,遂發兵至境上。吴人聞之,無所詬責,第曰:“愍其有大志耳!”蓋實戲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