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卷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南史
卷九

陳本紀上第九

卷十 

武帝[编辑]

  陳高祖武皇帝諱霸先,字興國,小字法生,吳興長城下若里人。姓陳氏。其本甚微,自雲漢太丘長寔之後也。寔玄孫晉太尉准。准生匡,匡生達,永嘉中南遷,為丞相掾,太子洗馬,出為長城令,悅其山水,遂家焉。嘗謂所親曰:「此地山川秀麗,當有王者興焉,二百年後,我子孫必鍾斯運。」達生康,復為丞相掾,咸和中土斷,故為長城人。康生盱眙太守英,英生尚書郎公弼,公弼生步兵校尉鼎,鼎生散騎侍郎高,高生懷安令詠,詠生安成太守猛,猛生太常卿道巨,道巨生皇考文贊。帝以梁天監二年癸未歲生。少俶儻有大志,長於謀略,意氣雄傑,不事生產。及長,涉獵史籍,好讀兵書,明緯候、孤虛、遁甲之術,多武藝,明達果斷,為當時推服。身長七尺五寸,日角龍顏,垂手過膝。嘗游義興,館于許氏,夢天開數丈,有四人朱衣,捧日而至,納之帝口,及覺,腹內猶熱,帝心獨喜。初仕鄉為裏司,後至建鄴為油庫吏,徙為新喻侯蕭映傳教,勤於其事,為映所賞。及映為吳興太守,甚重帝,謂僚佐曰:「此人將來遠大,必勝於我。」及映為廣州,帝為中直兵參軍,隨之鎮,映令帝招集士馬。

  先是武林侯蕭諮為交州刺史,以嚴刻失和,土人李賁連結數州豪傑同時反,台遣高州刺史孫冏、新州刺史盧子雄將兵擊賁。冏等不時進,皆于廣州伏誅。子雄弟子略與冏子侄及其主帥杜天合、杜僧明共舉兵,執南江督護沈顗,進寇廣州,晝夜苦攻,州中震恐。帝率精兵救之,賊眾大潰。僧明後有功業,遂降。梁武帝深歎異焉,授直合將軍,封新安縣子,仍遣圖帝貌而觀之。

  其年冬,蕭映卒。明年,帝送喪還,至大庾嶺,會有詔以帝為交州司馬,與刺史楊瞟南討。帝益招勇敢,器械精利,瞟委帝經略。時蕭勃為定州刺史,于西江相會,勃知軍士憚遠役,因詭說留瞟。瞟集諸將問計,帝曰:「交址叛換,罪由宗室,節下奉辭伐罪,故當死生以之。」於是鼓行而進。軍至交州,瞟推帝為前鋒,所向摧陷。賁竄入屈獠洞中,屈獠斬賁;傳首建鄴。是歲太清元年也。賁兄天寶遁入九真,與劫帥李紹隆收餘兵,殺德州刺史陳文戒,進圍愛州,帝討平之。除西江督護、高要太守,督七郡諸軍事。

  二年冬,侯景寇逼,帝將赴援,廣州刺史元景仲陰將圖帝。帝知之,與成州刺史王懷明等,集兵於南海,馳檄以討景仲。景仲縊於合下,帝迎蕭勃鎮廣州。時臨賀內史歐陽頠監衡州,蘭裕、蘭京禮扇誘始興等十郡共攻頠,頠請援於勃,勃令帝救之,悉禽裕等。仍監始興郡事。帝遣杜僧明、胡穎將二千人頓於嶺上,並厚結始興豪傑,同謀義舉,侯安都、張偲等率眾來附。蕭勃聞之,遣鍾休悅說停帝,帝泣謂休悅曰:「君辱臣死,誰敢愛命,僕行計決矣。」時蔡路養起兵據南康,勃遣腹心譚世遠為曲江令,與路養相結,同遏義軍。

  大寶元年正月,帝發始興,次大庾嶺,大破路養軍,進頓南康。湘東王繹承制授帝交州刺史,改封南野縣伯,於是修理崎頭古城徙居之。劉惠騫等望見恒有紫氣冒城上,遠近驚異,故惠騫等深自結於帝。尋改封長城縣侯、南江州刺史。時甯都人劉藹等資高州刺史李遷仕舟艦兵仗,將襲南康,帝遣杜僧明等據白口禦。

  二年,僧明禽遷仕,送南康斬之。承制授帝江州刺史。帝發南康,灨石舊有二十四灘,灘多巨石,行旅以為難。帝之發,水暴起數丈,三百里間,巨石皆沒。進軍頓西昌,有龍見水濱,高五丈,五采鮮曜,軍民觀者數萬人。帝又嘗獨坐胡床於合下,忽有神光滿合,廊廡之間,並得相見。趙知禮侍側,怪而問帝,帝笑不答。時承制遣征東將軍王僧辯督眾軍討侯景,次盆城,帝率杜僧明等合三萬人將會焉。時西軍乏食,帝先貯軍糧五十萬石,至是分三十萬石以資之。仍頓巴丘。會侯景廢簡文,立豫章嗣王棟,帝遣兼長史沈袞奉表於江陵勸進。承制授帝東揚州刺史,領會稽太守。

  三年,帝帥師發自豫章。二月,次桑落洲。時僧辯已發盆城,會帝于白茅灣,乃登岸結壇,刑牲盟約。進次大雷,軍人杜棱夢雷池君、周何神,自稱征討大將軍,乘朱航,陳甲仗,稱下征侯景,須臾便還,雲已殺景竟。

  三月,帝與諸軍進克姑孰,仍次蔡洲。侯景登石頭城,望官軍之盛,不悅,曰:「一把子人,何足可打。」密謂左右曰:「此軍上有紫氣,不易可當。」乃以貓琉貯石,沈塞淮口,緣淮作城,自石頭迄青溪十餘里中,樓雉相接。僧辯遣杜崱問計於帝,帝以諸將不敢當鋒,請先往立柵。即於石頭西橫壟築柵。眾軍次連八城,直出東北。賊恐西州路斷,亦于東北果林作五城,以遏大路。帝曰:「善用兵者,如常山之蛇,使救首救尾,困而無暇。今我師既眾,賊徒甚寡,應分賊兵力,以強制弱。」乃命諸將分處置兵,帝與王琳、杜龕等悉力乘之,景眾大潰。僧辯啟命帝鎮京口。

  五月,齊遣將辛術圍嚴超達于秦郡,帝命徐度領兵助其固守。齊眾起土山,穿地道,攻之甚急;帝乃自率萬人解其圍,振旅南歸。承制授帝征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徐州刺史,進封長城縣公。及王僧辯征陸納於湘州,承制命帝代鎮揚州。承聖二年,湘州平,帝旋鎮京口。

  三年三月,進帝位司空。及魏平江陵,帝與王僧辯等進啟請晉安王乙太宰承制。十二月,晉安王至自尋陽,入居朝堂,給帝班劍二十人。

  四年五月,齊送貞陽侯明還主社稷,王僧辯納之。明即位,改元天成,以晉安王為皇太子。初,齊之納貞陽也,帝固爭之,以為不可,不見從。帝居常憤歎曰:「嗣主高祖之孫,元皇之子,竟有何辜,坐致廢黜?假立非次,此情可知。」乃密具袍數千領及錦彩金銀,以為賞賜之資。

  九月壬寅,帝召徐度、侯安都、周文育,仍部列將士,水陸俱進,夜發南徐州,討王僧辯。甲辰,帝至石頭,前遣勇士自城北踰入。時僧辯方視事,聞外白有兵,遽走。帝大兵尋至,因風縱火,僧辯就禽。是夜縊之,及其子頠。於是廢貞陽侯,而奉晉安王即位,改承聖四年為紹泰元年。壬子,詔授帝侍中、大都督中外諸軍事、車騎將軍、揚南徐二州刺史,持節、司空、班劍、鼓吹並如故。仍詔甲仗百人出入殿省。

  震州刺史杜龕據吳興,與義興太守韋載舉兵逆命。辛未,帝表自東討,留高州刺史侯安都、石州刺史杜棱宿衛台省。甲戌,軍至義興。秦州刺史徐嗣徽據城入齊,又要南豫州刺史任約舉兵應龕,齊人資其兵食。嗣徽乘虛奄至闕下,侯安都出戰,嗣徽等退據石頭。丁丑,載及龕從弟北叟來降,帝撫而釋之,仍以載兄鼎知郡事。以嗣徽寇逼,卷甲還都,命周文育進討杜龕。

  十一月己卯,齊遣兵五千,度據姑孰,又遣安州刺史翟子崇、楚州刺史劉士榮、淮州刺史柳達摩,領兵萬人,于胡墅度米粟三萬石、馬千匹入石頭。帝乃遣侯安都領水軍夜襲胡墅,燒齊船,周鐵武率舟師斷齊運輸,帝領鐵騎自西明門襲之。齊人大潰,嗣徽留達摩等守城,自率親屬腹心,往南州採石,以迎齊援。

  先是,太白自十一月丙戌不見,十二月乙卯出於東方。丙辰,帝盡命眾軍分部甲卒,對冶城立航,度兵攻其水南二柵。柳達摩等度淮置陣,帝督兵疾戰,縱火燒柵,煙塵漲天,齊人大潰,盡收其船艦。是日,嗣徽、約等領齊兵還據石頭,帝遣侯安都領水軍襲破之,嗣徽等單舸脫走。丁巳,拔石頭南岸柵,移度北岸起柵,以絕其汲路。又堙塞東門故城中諸井。齊所據城中無水,水一合貿米一升,一升米貿絹一匹,或炒米食之。達摩謂其眾曰:「頃在北,童謠雲,‘石頭搗兩襠,搗青復搗黃’。侯景服青,已倒於此,今吾徒衣黃,豈謠言驗邪。」庚申,達摩遣侯子欽、劉士榮等請和,帝許之。乃於城外盟約,其將士恣其南北。辛酉,帝出石頭南門陳兵,送齊人歸北者。及至,齊人殺之。壬戌,齊和州長史烏丸遠自南州奔還曆陽,江甯令陳嗣、黃門侍郎曹朗據姑孰,不從。帝命侯安都、徐度等討平之,聚其首為京觀。是月,杜龕以城降。

  二年正月癸未,誅龕,其弟翕、從弟北叟、司馬沈孝敦並賜死。三月戊戌,齊遣水軍儀同蕭軌、庫狄伏連、堯難宗、東方老、侍中裴英起、東廣州刺史獨狐辟惡、洛州刺史李希光並任約、徐嗣徽、王僧愔等眾十萬出柵口,向梁山,帳內蕩主黃叢逆擊,敗之,燒其前軍船艦。齊頓軍保蕪湖。五月丙申,齊兵至秣陵故城。己亥,帝率宗室王侯及朝臣,于大司馬門外白虎闕下,刑牲告天,以齊人背約,發言慷慨,涕泗交流,士卒觀者益奮。辛丑,齊軍於秣陵故城,跨淮立橋柵,引度兵馬。癸卯,自方山進及兒塘,游騎至台,都下震駭。帝潛以精卒三千配沈泰,度江襲齊行台趙彥深于瓜步,獲其舟粟。

  六月甲辰,齊兵潛至鍾山龍尾。丁未,進至莫府山。帝遣錢明領水軍出江乘,要擊齊人糧運,盡獲之。齊軍大餒,殺馬驢而食之。壬子,齊軍至玄武湖西北莫府山南,將據北郊壇。眾軍自覆舟東移,頓郊壇北,與齊人相對。其夜,大雨震電,暴風拔木,平地水丈餘。齊軍晝夜坐立泥中,縣鬲以爨,足指皆爛。而台中及潮溝北,水退路燥,官軍每得番易。甲寅,少霽。是時食盡,調市人饋軍,皆是麥屑為飯,以荷葉裹而分給,間以麥絆,兵士皆困。會文帝遣送米三千石,鴨千頭,帝即炊米煮鴨,誓申一戰。士及防身,計糧數臠,人人裹飯,婫以鴨肉。帝命眾軍蓐食,攻之,齊軍大潰。執嗣徽及其弟嗣宗,斬之以徇。虜蕭軌、東方老、王敬寶、李希光、裴英起、王僧智等將帥四十六人。其軍士得竄至江者,縳筏以濟,中江而溺,流屍至京口者彌岸。惟任約、王僧愔獲免。先是童謠云:「虜萬夫,入五湖,城南酒家使虜奴。」自晉、宋以後,經絓在魏境江、淮以北,南人皆謂為虜,于時以賞俘貿酒者,一人裁得一醉。丁巳,眾軍出南州,燒賊舟。己未,斬劉歸義、徐嗣產、傅野豬于建康市。是日解嚴。庚申,誅蕭軌、東方老、王敬寶、李希光、裴英起等。

  太平元年九月壬寅,帝進位丞相、錄尚書事、鎮衛大將軍、揚州牧,進封義興郡公。庚申,追贈皇考侍中、光祿大夫,封義興郡公,諡曰恭。十月甲戌,梁帝敕丞相自今問訊,可施別榻,以近扆坐。

  二年正月壬寅,詔加帝班劍十人,並前為三十。丁未,詔贈皇兄道談南兗州刺史、長城縣公,諡曰昭烈。皇弟休先侍中、南徐州刺史、武康縣侯,諡曰忠壯。甲寅,遣兼侍中謁者僕射陸繕策拜長城縣夫人章氏為義興國夫人。丁卯,詔贈皇祖侍中、太常卿,諡曰孝。追封皇祖妣許氏吳郡嘉興縣君,諡曰敬。皇妣張氏義興國太夫人,諡曰宣。

  二月庚午,蕭勃舉兵自廣州度嶺,頓南康,遣其將歐陽頠、傅泰及其子孜為前軍,至豫章,分屯要險,南江州刺史余孝頃起兵應勃,帝命周文育、侯安都率眾討平之。

  八月甲午,帝進位太傅,加黃鉞,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丙申,加前後部羽葆、鼓吹。是時,湘州刺史王琳擁兵不應命,遣周文育、侯安都率眾討之。

  九月辛丑,梁帝進帝位相國,總百揆,封十郡為陳公,備九錫之禮,加璽紱,遠遊冠,綠綟綬,位在諸侯王上。策曰:

  大哉幹元,資日月以貞觀,至哉坤元,憑山川以載物。故惟天為大,陟配者欽明,惟王建國,翼輔者齊聖。是以文、武之佐,磻溪蘊其玉璜,堯、舜之臣,榮河鏤其金板!況乎體得一之鴻姿,甯陽九之危厄,拯橫流于碣石,撲燎火於昆岡,驅馭于韋、彭,跨蹍于齊、晉,神功行而靡用,聖道運而無名者乎。今將授公典策,其敬聽朕命:
  日者,昊天不吊,鍾亂於我國家,網漏吞舟,強胡內贔,茫茫宇宙,惵惵黎元,方趾圓顱,萬不遺一。太清否亢,橋山之痛以深,大寶屯如,平陽之禍相繼。上宰膺運,康救黔黎,鞠旅于溟池之南,揚旌于桂嶺之北,縣三光於已墜,謐四海於群飛,光啟中興,蕩甯上國。此則公之大造於皇家者也。既而天未悔禍,夷醜薦臻,南夏崩騰,西京蕩覆。塚司昏撓,旁引寇讎,既見貶于桐宮,方謀危於漢閣,皇運已殆,何殊贅旒,中國搖然,非徒如線。公赫然投袂,匡救本朝,復莒齊都,平戎王室。朕所以還膺寶曆,重履宸居,挹建武之風猷,歌宣王之雅頌。此又公之再造於皇家者也。
  公應務之初,登庸惟始,孫、盧肇釁,越貊為災,番部阽危,勢將淪殄。公赤旗所指,祅壘洞開,白羽才撝,凶徒紛潰。此又公之功也。大同之末,邊政不修,李賁狂迷,竊我交、愛。公英暮雅算,電掃風行,馳禦樓船,直跨滄海。三山獠洞,八角蠻陬,逖矣水寓之鄉,悠哉火山之國,馬援之所不屆,陶璜之所未開,莫不懼我王靈,爭朝邊候,歸賝天府,獻狀鴻臚。此又公之功也。自寇虜陵江,宮闈幽辱,而番禺連率,本自諸夷,言得其朋,是懷同惡。公仗此忠誠,乘機剿定,執沛令而釁鼓,平新野而據鞍。此又公之功也。世道初艱,方隅多難,公以國盜邊警,知無不為,恤是同盟,誅其丑類,南土黔黎,重保蘇息。此又公之功也。長驅嶺嶠,夢想京畿,緣道酋豪,遞為榛梗,路養渠帥,全據大都,蓄聚逋逃,方謀阻亂。公龍驤虎步,嘯吒風雲,山靡堅城,野無強陣,清祅氛于灨石,滅沴氣於雩都。此又公之功也。遷仕凶慝,屯據大皋,乞活類馬騰之軍,流人多杜弢之眾。公坐揮三略,遙制六奇,義勇同心,貔貅騁力,雷奔電擊,穀靜山空,列郡無犬吠之驚,叢祠罷狐鳴之盜。此又公之功也。王師討虜,次屆淪波,兵乏兼儲,士有饑色。公回麾彭蠡,積穀巴丘,億庾之詠斯豐,壺漿之甿是眾。故使三軍勇銳,百戰無前,承此兵糧,遂殄凶逆。此又公之功也。盆壘猜攜,用淹戎略。公志惟同獎,師克在和,屈禮交盟,神只感咽,故能使舟師並路,遠邇朋心。此又公之功也。姑孰襟要,崤、函所憑,寇虜據其關梁,大盜負其扃鐍。公一校才撝,三雄並奮,左賢右角,沙潰土崩,鄂阪之隘斯開,夷庚之道無塞。此又公之功也。義軍大眾,俱集帝京,逆豎凶徒,猶屯皇邑。公回茲地軸,抗此天羅,曾不崇朝,俾無遺噍。此又公之功也。內難初靜,諸侯出關,外郡傳烽,鮮卑犯塞。公舟師步甲,亙野橫江,殲厥群氐,遂殫封豕。此又公之功也。公克黜禍難,劬勞皇室,而孫、甯之黨,翻啟狄人,伊、洛之間,咸為虜戍,朝闇戎塵,夜喧胡鼓。公三籌既畫,八陣斯張,裁舉靈鉟,亦抽金僕,咸俘丑類,悉反高墉。此又公之功也。任約叛渙,梟聲不悛,戎羯貪婪,狼心無改。公左甄右落,箕張翼舒,掃是欃槍,驅其獫狁,投秦坑而盡沸,噎濉水而不流。此又公之功也。一相居中,自折彝鼎,五湖小守,妄懷同惡。公夙駕兼道,衣制杖戎,玉斧將揮,金鉦且戒,祅酋震懾,遽請灰釘。此又公之功也。賊龕凶橫,陵虐具區,阻兵安忍,憑災怙亂。公雖宗居汝、潁,世寓東南,眷言桑梓,公私憤切,戮此大憝,如烹小鮮。此又公之功也。同姓有扈,頑凶不賓,憑藉宗盟,圖危社稷。公論兵於廟堂之上,決勝於尊俎之間,寇、賈、樊、滕,浮江下瀨,一朝翦撲,無待甸師。此又公之功也。豫章祅寇,依憑山澤,繕甲完聚,多曆歲時,結從連橫,爰洎交、廣。呂嘉既獲,吳濞已鏦,命我還師,征其不恪,連營盡拔,偽黨斯禽。此又公之功也。自八紘九野,瓜剖豆分,竊帝偷王,連州比縣。公武靈已暢,文德又宣,折簡馳書,風猷斯遠。此又公之功也。京師禍亂,亟積寒暄,雙闕低昂,九門寥豁。公求衣昧旦,昃食高舂,興構宮闈,具瞻遐邇。郊庠宗稷之典,六符十等之章,還聞泰始之風流,重睹永平之遺事。此又公之功也。
  公有濟天下之勳,重之以明德,凝神體道,合德符天。用百姓以為心,隨萬機而成務,上德不德,無為以為。夏長春生,顯仁藏用,功成化洽,樂奏咸雲,安上御人,禮兼文質。是以天無蘊寶,地有呈祥,既景煥于圖書,方葳蕤于史牒,高勳踰於象緯,積德冠于嵩、華,固無得而稱者矣。
  朕又聞之:前王宰世,茂賞尊賢,式樹藩長,總征群伯。二南崇絕,四履遐曠,泱泱表海,祚土維齊;岩岩泰山,俾侯于魯。況復經營宇宙,寧惟斷鼇足之功,弘濟蒼生,非直鑿龍門之險。而疇庸報德,寂爾無聞,朕所以垂拱當寧,載懷慚悸者也。今授公相國,以南豫州之陳留南丹陽宣城、揚州之吳興東陽新安新甯、南徐州之義興、江州之鄱陽臨川十郡,封公為陳公。錫茲青土,苴以白茅,爰定爾邦,用建塚社。昔旦、奭分陝,俱為保師,晉、鄭諸侯,咸作卿士。兼其內外,禮實攸宜。今命使持節、兼太尉王通授相國印綬,陳公璽紱;使持節、兼司空王瑒授陳公茅土,金虎符第一至第五左,竹使符第一至第十左。相國秩踰三鉉,任總百司,位絕朝班,禮由事革。以相國總百揆,除錄尚書之號,上所假節、侍中貂蟬、中書監印章、中外都督太傅印綬、義興公印策,其鎮衛大將軍,揚州牧如故。又加公九錫,其敬聽後命:以公禮為楨幹,律等銜策,四維皆舉,八柄有章。是用錫公大輅、戎輅各一,玄牡二駟。以公賤寶崇穀,疏爵待農,室富京坻,人知榮辱。是用錫公袞冕之服,赤舄副焉。以公調理陰陽,燮諧風雅,三靈允降,萬國同和。是用錫公軒縣之樂,六佾之舞。以公宣導王猷,弘闡風教,光景所照,鞮象必通。是用錫公朱戶以居。以公抑揚清濁,褒德進賢,髦士盈朝,幽人虛穀。是用錫公納陛以登。以公嶷然廊廟,為世鎔範,折沖四表,臨御八荒。是用錫公虎賁之士三百人。以公軌茲明罰,期在刑厝,象恭無赦,幹紀必誅。是用錫公斧鉞各一。以公英猷遠量,跨厲嵩、溟,包一車書,括囊寰宇。是用錫公彤弓一、彤矢百,盧弓十、盧矢千。以公天經地義,貫徹幽明,春露秋霜,允供粢盛。是用錫公秬鬯一卣,圭瓚副焉。陳國置丞相以下,一遵舊式。往欽哉!其恭循朕命,克相皇天,弘建邦家,允興鴻業,以光我高祖之休命。

  十月戊辰,又進帝爵為王。以揚州之會稽臨海永嘉建安、南徐州之晉陵信安、江州之尋陽豫章安成廬陵,並前為二十郡,益封陳國。其相國、揚州牧、鎮衛大將軍並如故。又命陳王冕十有二旒,建天子旌旗,出警入蹕,乘金根車,駕六馬,備五時副車,置旄頭雲罕,樂舞八佾,設鍾虡宮縣。王妃、王子、王女爵命之號,陳台百官,一依舊典。

  辛未,梁帝禪位於陳,策曰:

  咨爾陳王,惟昔上古,厥初生人,驪連、栗陸之前,容成、大庭之世,杳冥慌忽,故靡得而詳焉。自羲、農、軒、昊之君,陶唐、有虞之主,或垂衣而禦四海,或無為而子萬姓,居之如馭朽索,去之如脫弊屣,裁遇許由,便能舍帝,暫逢善卷,即以讓王。故知玄扈琁璣,非關尊貴,金根玉輅,示表君臨。及南觀河渚,東沈刻璧,菁華既竭,耄勤已倦,則抗首而笑,惟賢是與,澇然作歌,簡能斯授。遺風餘烈,昭晰圖書,漢、魏因循,是為故實,宋、齊授受,又弘斯義。我高祖應期撫運,握樞禦宇,三後重光,祖宗齊聖。及時屬陽九,封豕薦食,西都失馭,夷狄交侵。乃暨天成,輕弄龜鼎,惵惵黔首,若崩厥角,徽徽皇極,將甚綴旒。
  惟王乃聖乃神,欽明文思,二儀並運,四時合序,天錫智勇,人挺雄傑,珠庭日角,龍行虎步。爰初投袂,曰乃勤王,電掃番禺,雲撤彭蠡,翦其元惡,定我京畿。及王賀帝弘,貿茲冠履,既行伊、霍,用保沖人。震澤、稽陰,並懷叛逆,獯、羯醜虜,三亂皇都,裁命偏師,二邦自殄,薄伐獫狁,六戎盡殪。嶺南叛換,湘、郢連結,賊帥既禽,凶渠傳首。用能百揆時序,四門允穆,無思不服,無遠不屆,上達穹昊,下漏深泉,蛟魚並見,謳歌攸屬。況乎長彗橫天,已征布新之兆,璧日斯既,實表更姓之符。七百無常期,皇王非一族。昔木德既季,而傳祚于我有梁。天之歷數,允集明哲。式遵前典,廣詢群議,王公卿尹,莫不攸屬,敬從人只之願,授帝位於爾躬。四海困窮,天祿永終,王其允執厥中,軌儀前式,以副溥天之望。禋郊祀帝,時膺大禮,永固洪業,豈不盛與!又命璽書,遣兼太保、尚書左僕射王通,兼太尉、司徒左長史王瑒,奉皇帝璽紱,受終之禮,一依唐、虞故事。

  是日,梁帝遜于別宮。帝謙讓再三,群臣固請,乃許之。

  永定元年冬十月乙亥,皇帝即位于南郊,柴燎告天曰:

  皇帝臣霸先,敢用玄牡昭告於皇皇后帝:梁氏以圮剝薦臻,曆運有極,欽若天應,以命於霸先。夫肇有黎烝,乃樹司牧,選賢與能,未常厥姓。有梁末運,仍葉遘屯,獯醜憑陵,久移神器。承聖在外,非能祀夏,天未悔禍,復罹寇逆。嫡嗣廢黜,宗枝僭詐,天地板蕩,紀綱泯絕。霸先爰初投袂,大拯橫流,重舉義兵,實戡多難。廢王立帝,實有厥功,安國定社,用盡其力,是謂小康,方期大道。既而煙雲表色,日月呈祥,除舊佈新,既彰玄象,遷虞事夏,且協謳歌,九域八荒,同布衷款,百神群祀,皆有誠願,梁帝高謝萬邦,授以大寶。霸先自惟菲薄,讓德不嗣,至於再三,辭弗獲許。僉以百姓須主,萬機難曠,皇靈眷命,非可謙拒。畏天之威,用膺嘉祚,永言夙志,能無慚德。敬簡元辰,升壇受禪,告類上帝,用答甿心,永保于我有陳,惟明靈尚饗。

  先是氛霧雨雪,晝夜晦冥,至是日,景氣清晏。禮畢,輿駕還宮,臨太極前殿,大赦,改元。賜百姓爵二級,文武二等。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人穀五斛。逋租宿責,皆勿復收。有犯鄉論清議、贓汙淫盜者,皆洗除先注,與之更始。其長徒敕系,特皆原之。亡官失爵,禁錮奪勞,一依舊典。又詔以江陰郡奉梁主為江陰王,行梁正朔,車旗服色,一依前准。梁皇太后為江陰國太妃,皇后為江陰國妃。又詔百司各依位攝職。丙子,幸鍾山,祭蔣帝廟。戊寅,幸華林園覽辭訟,臨赦囚徒。己卯,分遣大使宣勞四方。庚辰,詔出佛牙于杜姥宅,集四部設無遮大會。辛巳,追尊皇考曰景皇帝,廟號太祖,皇妣董太夫人曰安皇后,前夫人錢氏為昭皇后,世子克為孝懷太子。立夫人章氏為皇后。癸未,尊景帝陵曰瑞陵、昭皇后陵曰嘉陵,依梁初園陵故事。立刪定郎,刊定律令。戊子,遷景皇帝神主祔於太廟。是月,西討都督周文育、侯安都於郢州敗績,沒于王琳。

  十一月丙申,封皇兄子長城縣侯蒨為臨川郡王,頊襲封始興郡王,皇弟子曇朗襲封南康郡王。庚申,都下火。

  十二月庚辰,皇后謁太廟。

  是歲,周閔帝元年,及九月,塚宰宇文護廢閔帝而奉明帝。又為明帝元年。

  二年春正月乙未,以車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侯瑱為司空。辛丑,祀南郊;大赦。甲寅,遣中書舍人韋鼎、策吳興楚王神為帝。戊午,祀明堂。

  二月壬申,南豫州刺史沈泰奔齊。辛卯,詔司空侯瑱總督水陸眾軍以禦齊。

  三月,王琳立梁永嘉王蕭莊以奉梁後,即位於郢州。

  夏四月甲子,祀太廟。乙丑,江陰王殂,陳志也。追諡梁敬帝。詔太宰弔祭,司空監護喪事。以梁武林侯蕭諮子季卿嗣為江陰王。戊辰,重雲殿東鴟尾有紫煙屬天。

  五月乙未,都下地震。壬寅,立梁邵陵攜王廟室,祭乙太牢。辛酉,帝幸大莊嚴寺,捨身。壬戌,群臣表請還宮。

  六月己巳,詔司空侯填、領軍將軍徐度討王琳。初,侯景之平也,太極殿被焚,承聖中議欲營之,獨闕一柱。

  秋七月,有樟木大十八圍,長四丈五尺,流泊陶家後渚,監軍鄒子度以聞。詔中書令沈眾兼起部尚書,構太極殿。

  八月,周文育、侯安都等於王琳所逃歸,自劾廷尉,即日引見,宥之,並復本官。丁亥,加江州刺史周迪平南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冬十月庚午,遣鎮南將軍周文育都督眾軍出豫章,討餘孝勱。乙亥,幸莊嚴寺,發金光明經題。丁酉,加高州刺史黃法氍平南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十二月甲子,幸大莊嚴寺,設無礙大會,舍乘輿法物,群臣備法駕奉迎,即日還宮。丙戌,加北江州刺史熊曇朗平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三年春正月丁酉,鎮南將軍、廣州刺史歐陽頠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是夜大雪,及旦,太極殿前有龍跡見。甲子,廣州言仙人見於羅浮山寺小石樓。

  二月辛酉,加平西將軍、桂州刺史淳于量鎮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夏閏四月甲午,詔依前代置西省學士,兼取伎術士。是時久不雨。丙午,幸鍾山祭蔣帝廟。是日降雨,迄於月晦。

  五月丙辰朔,日有蝕之。有司奏舊儀帝御前殿,服朱紗袍、通天冠。詔曰:「此乃前代承用,意有未同,合朔仰助太陽,宜備袞冕之服,自今永可為准。」丙子,扶南國遣使朝貢。乙酉,北江州刺史熊曇朗殺都督周文育,舉兵反。王琳遣其將常眾愛、曹慶率兵援餘孝勱。

  六月戊子,儀同侯安都敗眾愛等於左裏,獲琳從弟襲、主帥羊暕等四十餘人,眾愛遁走。庚寅,廬山人斬之,傳首建鄴。甲午,眾軍凱歸。

  丁酉,帝不豫,遣兼太宰、尚書右僕射王通以疾告太廟,兼太宰、中書令謝哲告太社、南北郊。辛丑,帝小瘳。故司空周文育之柩至自建昌。壬寅,帝素服哭於朝堂,哀甚。癸卯,上臨訊獄訟。是夜,熒惑在天尊,上疾甚。丙午,帝崩於璿璣殿,時年五十七。遺詔追臨川王蒨入纘大業。甲寅,殯於太極殿西階。八月甲午,群臣上諡曰武皇帝,廟號高祖。丙申,葬萬安陵。

  帝雄武多英略,性甚仁愛。及居阿衡,恒崇寬簡。雅尚儉素,常膳不過數品。私饗曲宴,皆瓦器蚌盤,肴核庶羞,裁令充足,不為虛費。初平侯景及立敬帝,子女玉帛皆班將士。其充闈房者,衣不重采,飾無金翠,聲樂不列於前。踐阼之後,彌厲恭儉。故能隆功茂德,光于江左云。

文帝[编辑]

  世祖文皇帝諱蒨,字子華,始興昭烈王之長子也。少沈敏,有識量,美容儀,留意經史。武帝甚愛之,常稱吾家英秀。梁太清初,帝夢兩日鬥,一大一小,大者光滅墜地,色正黃,其大如鬥,帝三分取一懷之。侯景之亂,避地臨安縣郭文舉舊宅。及武帝舉兵南下,景遣吳興太守信都遵收帝及衡陽獻王出都。帝乃密袖小刀,候見景欲圖之。及至,以付郎中王翻幽守,故其事不遂。武帝圍石頭,景欲加害者數矣,會景敗,乃得出。起家吳興太守。武帝之討王僧辯也,先召帝與謀。時僧辯婿杜龕據吳興,兵眾甚盛,武帝密令帝還長城,立柵備之。龕遣將杜泰乘虛掩至,將士相視失色,帝言笑自若,部分益明,於是眾心乃定。及武帝遣周文育討龕,帝遣將軍劉澄、蔣元舉攻下龕。拜會稽太守。武帝受禪,立為臨川王。夢梁武帝以寶刀授己。周文育、侯安都之敗於沌口,武帝詔帝入總軍政。尋命率兵城南皖。

  永定三年六月丙午,武帝崩,皇后稱遺詔征帝入纂皇統。甲寅,至自南皖,入居中書省。皇后令帝嗣膺寶籙,帝辭讓至於再三,公卿固請,其日即皇帝位於太極前殿,大赦,詔州郡悉停奔赴。

  秋七月丙辰,尊皇后為皇太后。辛酉,以司空侯瑱為太尉,以南豫州刺史侯安都為司空,以南徐州刺史徐度為侍中、中撫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乙丑,重雲殿災。

  八月庚戌,立皇子伯茂為始興王,奉昭烈王后,徙封始興嗣王頊為安成王。

  九月辛酉,立皇子伯宗為皇太子,王公以下賜帛各有差。乙亥,立妃沈氏為皇后。

  冬十月甲子,齊文宣帝殂。

  十一月乙卯,王琳寇大雷,詔太尉侯瑱、司空侯安都、儀同徐度禦之。

  是歲,周明帝改天王稱皇帝,復建年號曰武成元年

  天嘉元年春正月癸丑,大赦,改元。詔賜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人粟五斛。孝悌力田,殊行異等,加爵一級。甲寅,分遣使者宣勞四方。辛酉,祀南郊。詔賜人爵一級。

  二月丙申,太尉侯瑱敗王琳於梁山,敗齊兵於博望,禽齊將劉伯球。王琳及其主蕭莊奔齊。庚子,分遣使者齎璽書宣勞四方。乙巳,遣太尉侯瑱鎮盆城。庚戌,立武帝第六子昌為衡陽王。

  三月丙辰,蕭莊所署郢州刺史孫瑒舉州內附。丁巳,江州刺史周迪平南中,斬賊帥熊曇朗,傳首建鄴。戊午,齊軍棄魯山城走,詔南豫州刺史程靈洗守之。丙子,衡陽王昌沈于江。

  夏四月丁亥,立皇子伯信為衡陽王,奉獻王后。辛丑,周明帝崩。

  六月辛巳,改諡皇祖妣景安皇后曰景文皇后。壬辰,詔改葬梁元帝于江寧舊塋,車旗禮章,悉用梁典,仍依魏葬漢獻帝故事。甲午,追策故始興昭烈王妃曰孝妃。辛丑,國哀周忌,上臨於太極前殿,百僚陪哭。赦建鄴殊死以下。

  秋七月丙辰,立皇子伯山為鄱陽王。

  八月壬午,齊孝昭帝廢其主殷而自立。戊子,詔非兵器及國容所須,金銀珠玉衣服雜玩,悉皆禁斷。丁酉,幸正陽堂閱武。

  九月癸丑,彗星見。乙卯,周將獨孤盛領水軍趣巴、湘,與賀若敦水陸俱進,太尉侯瑱自尋陽禦之。

  冬十月癸巳,侯瑱襲破獨孤盛于楊葉洲,盛登岸築城自保。丁酉,詔司空侯安都率眾會侯瑱南拒周軍。

  十二月己亥,周巴陵城主尉遲憲降。庚子,獨孤盛潛遁走。

  二年春正月庚戌,大赦。辛未,周湘州城主殷亮降,湘州平。

  二月庚寅,曲赦湘州諸郡。

  三月乙卯,太尉、湘州刺史侯瑱薨。

  夏六月己亥,齊人通好。

  秋七月丙午,周將賀若敦遁歸,武陵、天門、南平、義陽、河東、宜都郡悉平。

  九月甲寅,詔以故太尉侯瑱、故司空周文育、故開府儀同三司杜僧明、故中護軍胡穎、故領軍陳擬配食武帝廟庭。

  冬十月癸丑,霍州西山蠻率部內屬。乙卯,高麗國遣使朝貢。

  十一月甲辰,齊孝昭帝殂。

  十二月甲申,立始興國廟於都下,用王者禮。以國用不足,立煮海鹽賦及榷酤科。先是縉州刺史留異應王琳,丙戌,詔司空侯安都討之。

  是歲,周武帝保定元年

  三年春正月庚戌,設帷宮於南郊,幣告胡公以配天。辛亥,祀南郊,詔賜人爵一級,孝悌力田加一等。

  二月,梁宣帝殂。

  閏月己酉,以百濟王餘明為撫東大將軍,高麗王高湯為甯東將軍。江州刺史周迪舉兵應留異。甲子,改鑄五銖錢。

  三月丙子,安成王頊至自周。丁丑,以安右將軍吳明徹為安南將軍、江州刺史,督眾軍南討。甲申,大赦。庚寅,司空侯安都破留異於桃枝嶺,異奔晉安,東陽郡平。

  夏四月癸卯,曲赦東陽郡。乙巳,齊人來聘。

  秋七月己丑,皇太子納妃王氏,在位文武賜帛各有差,孝悌力田為父後者,賜爵二級。

  九月戊辰朔,日有蝕之。以侍中到仲舉為尚書右僕射。丁亥,周迪請降。

  四年春正月丙子,幹陀利國遣使朝貢。甲申,周迪走投閩州,刺史陳寶應納之。

  夏四月辛丑,設無礙大會,捨身於太極前殿。乙卯,加驃騎將軍、揚州刺史安成王頊開府儀同三司。

  六月癸巳,司空侯安都賜死。

  秋九月壬戌,開府儀同三司、廣州刺史歐陽頠薨。癸亥,曲赦都下。辛未,周迪復寇臨川,詔護軍將軍章昭達討平之。

  冬十二月丙申,大赦。詔昭達進軍建安,討陳寶應。

  五年春三月壬午,詔以故護軍將軍周鐵武配食武帝廟庭。

  夏五月,周、齊並遣使來聘。

  秋七月丁丑,曲赦都下。

  九月,城西城。

  冬十一月己丑,章昭達禽陳寶應、留異,送建鄴,晉安郡平。甲辰,以護軍將軍章昭達為鎮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十二月甲子,曲赦建安、晉安二郡。討陳寶應將士死王事者,並給棺槥,送還本鄉,並復其家。癸未,齊人來聘。

  六年春正月甲午,皇太子加元服,王公以下,賜帛各有差,孝悌力田為父後者,賜爵一級,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穀人五斛。

  夏四月甲寅,以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刺史安成王頊為司空。

  五月,齊武成帝傳位於太子緯,自號太上皇帝。

  六月辛酉,彗星見於上臺北。周人來聘。

  秋七月癸未,有大風自西南至,廣百餘步,激壞靈台候樓。甲申,儀賢堂無故自壞。丙戌,臨川太守駱牙斬周迪,傳首建鄴,梟於朱雀航。

  八月己卯,立皇子伯固為新安王,伯恭為晉安王,伯仁為廬陵王,伯義為江夏王。

  九月,新作大航。

  冬十月辛亥,齊人來聘。

  十二月乙卯,立皇子伯禮為武陵王。癸亥,曲赦都下。

  天康元年春二月丙子,大赦,改元。

  三月己卯,以司空安成王頊為尚書令。

  夏四月乙卯,皇孫至澤生,賜在位文武帛各有差,為父後者賜爵一級。癸酉,皇帝崩于有覺殿。遺詔皇太子可即君臨,山陵務存儉速,大斂竟,群臣三日一臨,公除之制,率依舊典。六月甲子,群臣上諡曰文皇帝,廟號世祖。丙寅,葬永寧陵。

  文帝起自布衣,知百姓疾苦,國家資用,務從儉約。妙識真偽,下不容奸。一夜內刺閨取外事分判者,前後相續。每雞人伺漏傳簽於殿中者,令投簽于階石上,槍然有聲,云:「吾雖得眠,亦令驚覺。」其自強若此云。

廢帝[编辑]

  廢帝諱伯宗,字奉業,小字藥王,文帝嫡長子也。梁承聖三年五月庚寅生。永定二年二月戊辰,拜臨川王世子。三年,文帝嗣位,八月庚戌,立為皇太子。自梁室亂離,東宮焚燼,太子居於永福省。

  天康元年四月癸酉,文帝崩,是日太子即皇帝位於太極前殿,大赦。詔內外文武各復其職,遠方悉停奔赴。

  五月己卯,尊皇太后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庚寅,以司空、揚州刺史、新除尚書令安成王頊為司徒、錄尚書、都督中外諸軍事。丁酉,以中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徐度為司空,以鎮東將軍、東揚州刺史始興王伯茂為征東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以吏部尚書袁樞為尚書左僕射,以吳興太守沈欽為右僕射。

  秋七月丁酉,立妃王氏為皇后。

  冬十月庚申,享太廟。

  十一月乙亥,周人來吊。

  十二月甲子,高麗國遣使朝貢。

  是歲,周天和元年

  光大元年春正月癸酉,尚書左僕射袁樞卒。乙亥,大赦,改元,賜孝悌力田爵一級。辛卯,祀南郊。

  二月辛亥,南豫州刺史余孝頃謀反,伏誅。

  三月甲午,以尚書右僕射沈欽為侍中、尚書僕射。

  夏五月乙未,湘州刺史華皎不從執政。丙申,以中撫軍大將軍淳于量為征南大將軍,總舟師討之。

  六月壬寅,以中軍大將軍、司空徐度為車騎將軍,總督都下眾軍,自步道襲湘州。

  秋七月戊申,立皇子至澤為皇太子,賜天下為父後者爵一級,王公以下賚帛各有差。

  九月丙辰,百濟國遣使朝貢。是月,周將拓拔定入郢州,與華皎水陸俱進,都督淳于量、吳明徹等大破之,皎單舸奔江陵,禽定送建鄴。

  冬十月辛巳,曲赦湘、巴二州為皎所詿誤者。

  十一月甲子,中權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王沖薨。

  十二月庚寅,以儀同三司兼從事中郎孔英哲為奉聖亭侯,奉孔子祀。

  二年春正月己亥,司徒、安成王頊進位太傅,領司徒,加殊禮。以新除征南大將軍淳于量為中軍大將軍,及安南將軍、湘州刺史吳明徹即本號並開府儀同三司。庚子,詔討華皎軍人死王事者,並給棺槥,送還本鄉,仍復其家。甲子,司空徐度薨。

  夏五月丙辰,太傅安成王頊獻玉璽一。

  六月丁亥,彗星見。

  秋七月戊申,新羅國遣使朝貢。壬戌,立皇弟伯智為永陽王,伯謀為桂陽王。

  九月,林邑、狼牙修國並遣使朝貢。

  冬十一月甲寅,慈訓太后令曰:「伯宗昔在儲宮,本無令問,及居崇極,遂騁凶淫。太傅親承顧托,義深垣屏,而攢塗未禦,翌日無淹,仍遣劉師知、殷不佞等顯言排斥,陰謀禍亂,賴元相維持,但除君側。又以餘孝頃密邇京師,便相徵召,宗社之靈,祅氛是滅。於是密詔華皎,稱兵上流,國祚憂惶,幾移丑類。又別敕歐陽紇等攻逼衡州,嶺表紛紜,殊淹弦望。但賊豎皆亡,日望懲改,而悖禮忘德,情性不悛。蕩主侯法喜等,太傅麾下,恒遊府內,啖以深利,謀興肘腋;又蕩主孫泰等潛相連結,大有交通,天誘其衷,自然開發。此諸文跡,今以相示,豈可復肅恭禋祀,臨御生靈。今可特降為臨海郡王,送還藩邸。太傅安成王,固天生德,齊聖廣深,二後鍾心,三靈佇眷。自前朝不豫,任總邦家,威惠相宣,刑禮兼設。且地彰靈璽,天表長彗,布新除舊,禎祥咸顯。文皇知子之鑒,事甚帝堯,傳弟之懷,久符太伯。今可還申舊志,崇立賢君,外宜依舊典,奉迎輿駕。」是日,帝出居別第。

  太建二年四月乙卯薨,時年十九。

  帝性仁弱,無人君之器,及即尊位,政刑皆歸塚宰,故宣太后稱文帝遺志而廢焉。

【論】[编辑]

  論曰:陳武帝以雄毅之姿,屬殷憂之運,功存拯溺,道濟橫流,應變無方,蓋惟人傑。及乎西都蕩覆,江表阽危,僧辯任同伊尹,空結桐宮之恨,貞陽入假秦兵,不息穆嬴之泣。帝乘隙以舉,乃蹈玄機,王業所基,始自于此,柴天改物,蓋有憑云。文帝以宗枝承統,情存兢惕,加以崇尚儒術,愛悅文義,恭儉行己,勤勞濟物,志度弘遠,有前哲之風,至於臨下明察,得永平之政矣。臨海懦弱,有同於帝摯,文後雖欲不鑒殷道,蓋亦其可得邪。

 卷八 ↑返回頂部 卷十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