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卷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南史
卷十

陳本紀下第十

卷十一 

宣帝[编辑]

  高宗孝宣皇帝諱頊,字紹世,小字師利,始興昭烈王第二子也。梁中大通二年七月辛酉生,有赤光滿室。少寬容,多智略。及長,美容儀,身長八尺三寸,垂手過膝,有勇力,善騎射。武帝平侯景,鎮京口,梁元帝征武帝子侄入侍,武帝遣帝赴江陵。累官為中書侍郎。時有軍主李總與帝有舊,每同遊處,帝嘗夜被酒,張燈而寐,總適出,尋反,乃見帝是大龍,便驚走他室。魏平江陵,遷于長安。帝貌若不慧,魏將楊忠門客張子煦見而奇之,曰:「此人虎頭,當大貴也。」

  永定元年,遙襲封始興郡王。文帝嗣位,改封安成王。天嘉三年,自周還,授侍中、中書監、中衛將軍,置佐史。歷位司空、尚書令。廢帝即位,拜司徒、錄尚書、都督中外諸軍事。光大二年正月,進位太傅,領司徒,加殊禮,劍履上殿。十一月甲寅,慈訓太后黜廢帝為臨海王,以帝入纘皇統。是月,齊武成帝殂。

  太建元年春正月甲午,皇帝即位于太極前殿,大赦,改元。文武賜位一階,孝悌力田及為父後者,賜爵一級,鰥寡不能自存者,人賜穀五斛。復太皇太后尊號曰皇太后。立妃柳氏為皇后,世子叔寶為皇太子。封皇子江州刺史康樂侯叔陵為始興王,奉昭烈王祀。乙未,謁太廟。丁酉,分命大使,觀省四方風俗。以尚書僕射沈欽為左僕射,度支尚書王勱為右僕射。辛丑,祀南郊。壬寅,封皇子建安侯叔英為豫章王,豐城侯叔堅為長沙王。

  二月乙亥,耕藉田。

  夏五月甲午,齊人來聘。丁巳,以吏部尚書徐陵為尚書右僕射。

  秋七月辛卯,皇太子納妃沈氏,王公以下賜帛各有差。

  冬十月,新除左衛將軍歐陽紇據廣州反。辛未,遣開府儀同三司章昭達討之。

  二年春二月癸未,章昭達禽歐陽紇送都,斬于建康市,廣州平。

  三月丙申,皇太后崩。丙午,曲赦廣、衡二州。丁未,大赦。又詔自討周迪、華皎以來,兵所有死亡者,並令收斂,並給棺槥,送還本鄉。

  夏四月乙卯,臨海王伯宗薨。戊寅,皇太后祔葬于萬安陵。

  五月壬午,齊人來吊。

  六月戊子,新羅國遣使朝貢。辛卯,大雨雹。乙巳,分遣大使巡州郡,省冤屈。

  冬十一月辛酉,高麗國遣使朝貢。

  十二月癸巳,雷。

  三年春正月癸丑,以尚書右僕射徐陵為尚書僕射。辛酉,祀南郊。

  二月辛巳,祀明堂。丁酉,耕藉田。

  三月丁丑,大赦。

  夏四月壬辰,齊人來聘。

  五月辛亥,高麗、新羅、丹丹、天竺、盤盤等國並遣使朝貢。

  六月丁亥,江陰王蕭季卿以罪免。甲辰,封東中郎長沙王府諮議參軍蕭彝為江陰王。

  冬十月乙酉,周人來聘。

  十二月壬辰,司空章昭達薨。

  四年春正月丙午,以尚書僕射徐陵為左僕射,中書監王勱為右僕射。

  二月乙酉,立皇子叔卿為建安王。

  三月乙丑,扶南、林邑國並遣使朝貢。

  夏五月癸卯,尚書右僕射王勱卒。是月周人誅塚宰宇文護。

  秋八月辛未,周人來聘。

  九月庚子朔,日有蝕之。辛亥,大赦。丙寅,以故太尉徐度,儀同三司杜棱、程靈洗配食武帝廟庭;故司空章昭達配食文帝廟庭。

  冬十一月己亥,地震。

  是歲,周建德元年

  五年春正月癸酉,以吏部尚書沈君理為尚書右僕射,領吏部。辛巳,祀南郊。

  二月辛丑,祀明堂。乙卯夜,有白氣如虹,自北方貫北斗紫宮。

  三月壬午,以開府儀同三司吳明徹都督征討諸軍事,略地北邊。丙戌,西衡州獻馬生角。己丑,皇孫胤生,內外文武賜帛各有差,為父後者賜爵一級。

  夏六月癸亥,周人來聘。

  秋九月癸未,尚書右僕射沈君理卒。壬辰晦,夜明。

  冬十月己亥,以特進周弘正為尚書右僕射。乙巳,吳明徹克壽陽城,斬王琳,傳首建鄴,梟於朱雀航。

  十二月壬辰,詔熊曇朗、留異、陳寶應、周迪、鄧緒等及王琳首並還親屬,以弘廣宥。乙巳,立皇子叔明為宜都王,叔獻為河東王。

  是歲,諸軍略地,所在克捷。

  六年春正月壬戌,赦江右淮北諸州。甲申,周人來聘。高麗國遣使朝貢。

  二月壬辰朔,日有蝕之。辛亥,耕藉田。

  夏四月庚子,彗星見。

  六月壬辰,尚書右僕射周弘正卒。

  冬十一月乙亥,詔北邊行軍之所,並給復十年。

  十二月戊戌,以吏部尚書王瑒為尚書右僕射。

  七年春正月辛未,祀南郊。

  三月辛未,詔豫、二兗、譙、徐、合、霍、南司、定九州及南豫、江、郢所部在江北諸郡,置雲旗義士,往大軍及諸鎮備防。

  夏四月丙戌,有星孛於大角。庚寅,監豫州陳桃根獻青牛,詔以還百姓。乙未,桃根又上織成羅紋錦被表各二,詔于雲龍門外焚之。壬子,郢州獻瑞鍾六。

  六月丙戌,詔為北行將士死王事者,克日舉哀。壬辰,以尚書右僕射王瑒為尚書僕射。己酉,改作雲龍、神獸門。

  秋八月癸卯,周人來聘。

  閏九月壬辰,都督吳明徹大破齊軍于呂梁。是月,甘露頻降樂游苑。丁未,輿駕幸苑采甘露,宴群臣,詔于苑龍舟山立甘露亭。

  冬十月己巳,立皇子叔齊為新蔡王,叔文為晉熙王。

  十二月壬戌,以尚書僕射王瑒為左僕射,太子詹事陸繕為右僕射。甲子,南康郡獻瑞鍾一。

  八年春二月壬申,以開府儀同三司吳明徹為司空。

  夏五月庚寅,尚書左僕射王瑒卒。

  六月甲寅,以尚書右僕射陸繕為左僕射,新除晉陵太守王克為右僕射。

  秋九月戊戌,立皇子叔彪為淮南王。

  九年春正月乙亥,齊主傳位於其太子恒,自號太上皇。是月,周滅齊。

  二月壬子,耕藉田。

  秋七月己卯,百濟國遣使朝貢。庚辰,大雨,震萬安陵華表。己丑,震慧日寺刹及瓦官寺重門,一女子震死。

  冬十月戊午,司空吳明徹破周將梁士彥于呂梁。

  十二月戊申,東宮成,皇太子移于新宮。

  十年春二月甲子,周軍救梁士彥,大敗司空吳明徹于呂梁,及將卒皆見囚俘不反。

  三月辛未,震武庫。丙子,分命眾軍以備周。乙酉,大赦。

  夏四月庚戌,詔絓在軍者,並賜爵二級。又詔禦府堂署所營造,禮樂儀服軍器之外,悉皆停息。掖庭常供,王侯妃主諸有奉恤者,並各量減。庚申,大雨雹。

  六月丁酉,周武帝崩。

  閏六月丁卯,大雨,震大皇寺刹、莊嚴寺露盤、重陽閣東樓、千秋門內槐樹及鴻臚府門。

  秋七月戊戌,新羅國遣使朝貢。

  八月戊寅,隕霜殺稻菽。

  九月乙巳,立方明壇于婁湖。戊申,以揚州刺史始興王叔陵兼王官伯,臨盟。甲寅,幸婁湖,臨誓眾。乙卯,分遣大使以盟誓班下四方,以上下相警。

  冬十月戊子,以尚書左僕射陸繕為尚書僕射。

  十二月乙亥,合州廬江蠻田伯興出寇樅陽,刺史魯廣達討平之。

  是歲,周宣政元年。

  十一年春正月丁酉,南兗州言龍見。

  二月癸亥,耕藉田。

  秋七月辛卯,初用大貨六銖錢。

  八月丁卯,幸大壯觀閱武。

  冬十月甲戌,以尚書僕射陸繕為尚書左僕射,以祠部尚書晉安王伯恭為右僕射。

  十一月辛卯,大赦。戊戌,周將梁士彥圍壽陽,克之。辛亥,又克霍州。癸丑,以揚州刺史始興王叔陵為大都督,總督水步眾軍。

  十二月乙丑,南、北兗、晉三州及盱眙、山陽、陽平、馬頭、秦、曆陽、沛、北譙、南梁等九郡民並自拔向建鄴。周又克譙、北徐二州。自是淮南之地,盡歸於周矣。己巳,詔非軍國所須,多所減損,歸於儉約。

  是歲,周宣帝大象元年

  十二年夏四月癸亥,尚書左僕射陸繕卒。己卯,大雩。壬午,雨。

  五月癸巳,以尚書右僕射晉安王伯恭為尚書僕射。己酉,周宣帝崩。

  六月壬戌,大風,吹壞皋門中闥。

  秋八月己未,周鄖州總管司馬消難以所統九州八鎮之地來降。詔因以消難為大都督,加司空,封隨郡公。庚申,詔鎮西將軍樊毅進督沔、漢諸軍事。遣南豫州刺史任忠率眾趨曆陽,超武將軍陳慧紀為前軍都督,趨南兗州。戊辰,以司空司馬消難為大都督水陸諸軍事。庚午,通直散騎常侍淳於陵克臨江郡。癸酉,智武將軍魯廣達克郭默城。甲戌,大雨霖。丙子,淳於陵克佑州城。

  九月癸未,周臨江太守劉顯光率眾來降。是夜,天東南有聲,如風水相激,三夜乃止。丁亥,周將王延貴率眾援曆陽,任忠擊破之,禽延貴等。己酉,周廣陵義軍主曹藥率眾來降。

  冬十月癸丑,大雨,震電。

  十二月庚辰,南徐州刺史河東王叔獻薨。

  十三年春正月壬午,以中權將軍、護軍將軍鄱陽王伯山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以尚書僕射晉安王伯恭為左僕射,吏部尚書袁憲為右僕射。

  二月乙亥,耕藉田。

  秋九月癸亥夜,大風從西北來,髮屋拔樹,大雨雹。

  冬十月壬寅,丹丹國遣使朝貢。

  十二月辛巳,彗星見西南。

  是歲,周靜帝大定元年,遜位於隋文帝,改元開皇元年

  十四年春正月己酉,上弗豫。甲寅,崩于宣福殿,時年五十三。遺詔:「凡厥終制,事從省約,金銀之飾,不以入壙,明器皆用瓦。以日易月及公除之制,悉依舊准。在位百司,三日一臨。四方州鎮,五等諸侯,各守所職,並停奔赴。」二月辛卯,群臣上諡曰孝宣皇帝,廟號高宗。癸巳,葬顯寧陵。

  帝之在田,本有恢弘之度,及居尊位,實允天人之屬。于時國步初弭,創痍未復,淮南之地,併入于齊。帝志復舊境,意反侵地,強弱之形,理則縣絕,犯斯不韙,適足為禽。及周兵滅齊,乘勝而舉,略地還至江際,自此懼矣。既而修飾都城,為扞禦之備,獲銘云:「二百年後,當有癡人修破吾城者。」時莫測所從云。

後主[编辑]

  後主諱叔寶,字元秀,小字黃奴,宣帝嫡長子也。梁承聖二年十一月戊寅,生於江陵。明年,魏平江陵,宣帝遷于長安,留後主於穰城。天嘉三年,歸建鄴,立為安成王世子。光大二年,累遷侍中。太建元年正月甲午,立為皇太子。

  十四年正月甲寅,宣帝崩。乙卯,始興王叔陵構逆伏誅。丁巳,太子即皇帝位於太極前殿,大赦,在位文武及孝悌力田為父後者,並賜爵一級,孤老鰥寡不能自存者,賜穀人五斛、帛二匹。癸亥,以侍中、丹陽尹、長沙王叔堅為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刺史。乙丑,尊皇后為皇太后。丁卯,立皇弟叔重為始興王,奉昭烈王祀。己巳,立妃沈氏為皇后。辛未,立皇弟叔儼為尋陽王,叔慎為岳陽王,叔達為義陽王,叔熊為巴山王,叔虞為武昌王。甲戌,設無礙大會於太極前殿。

  三月癸亥,詔內外眾官九品以上,各薦一人。又詔求忠讜,無所隱諱。己巳,以新除翊左將軍永陽王伯智為尚書僕射。

  夏四月丙申,立皇子永康公胤為皇太子,賜天下為父後者爵一級,王公以下賚帛各有差。庚子,詔:「鏤金銀薄、庶物化生、土木人、彩華之屬,及布帛短狹輕疏者,並傷財廢業,尤成蠹患。又僧尼道士,挾邪左道,不依經律,人間淫祀祅書諸珍怪事,詳為條制,並皆禁絕。」

  秋七月辛未,大赦。是月,自建鄴至荊州,江水色赤如血。

  八月癸未,天有聲如風水相激。乙酉夜,又如之。

  九月丙午,設無礙大會於太極前殿,捨身及乘輿御服,大赦。辛亥夜,天東北有聲如蟲飛,漸移西北。丙寅,以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刺史長沙王叔堅為司空,征南將軍、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

  至德元年春正月壬寅,大赦,改元。以征南將軍、江州刺史豫章王叔英為中衛大將軍;以司空、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刺史長沙王叔堅為江州刺史;征東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東揚州刺史司馬消難進號車騎將軍。癸卯,立皇子深為始安王。

  秋八月丁卯,以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長沙王叔堅為司空。

  九月丁巳,天東南有聲如蟲飛。

  冬十一月丁酉,立皇弟叔平為湘東王,叔敖為臨賀王,叔宣為陽山王,叔穆為西陽王,叔儉為南安王,叔澄為南郡王,叔興為沅陵王,叔韶為岳山王,叔純為新興王。

  十二月丙辰,頭和國遣使朝貢。司空、長沙王叔堅有罪免。戊午夜,天開,自西北至東南,其內有青黃雜色,隆隆若雷聲。

  二年春正月丁卯,分遣大使,巡省風俗。癸巳,大赦。

  夏五月戊子,以吏部尚書江總為尚書僕射。

  秋七月壬午,皇太子加元服,在位文武賜帛各有差。孝悌力田為父後者,賜爵一級;鰥寡癃老不能自存者,人穀五斛。

  冬十一月丙寅,大赦。是月,盤盤、百濟國並遣使朝貢。

  三年春正月戊午朔,日有蝕之。庚午,鎮左將軍長沙王叔堅即本號開府儀同三司。

  三月辛酉,前豐州刺史章大寶舉兵反。

  夏四月庚戌,豐州義軍主陳景詳斬大寶,傳首建鄴。

  冬十月己丑,丹丹國遣使朝貢。

  十一月己未,詔修復仲尼廟。辛巳,幸長幹寺,大赦。

  十二月癸卯,高麗國遣使朝貢。

  是歲,梁明帝殂。

  四年春正月甲寅,詔王公以下各薦所知,無隔輿皁。

  二月丙申,立皇弟叔謨為巴東王,叔顯為臨江王,叔坦為新會王,叔隆為新甯王。

  夏五月丁巳,立皇子莊為會稽王。

  秋九月甲午,幸玄武湖,肄艫艦閱武。丁未,百濟國遣使朝貢。

  冬十月癸亥,以尚書僕射江總為尚書令,吏部尚書謝侑為尚書僕射。

  十一月己卯,大赦。

  禎明元年春正月戊寅,大赦,改元。乙未,地震。

  秋九月庚寅,梁太傅安平王蕭岩、荊州刺史蕭瓛,遣其都官尚書沈君公詣荊州刺史陳慧紀請降。辛卯,岩等帥其文武官男女濟江。甲午,大赦。

  冬十一月丙子,以蕭岩為平東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東揚州刺史。丁亥,以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豫章王叔英為兼司徒。

  十二月丙辰,以前鎮衛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東揚州刺史鄱陽王伯山為鎮衛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二年春正月辛巳,立皇子恮為東陽王,恬為錢唐王。

  夏四月戊申,有群鼠無數,自蔡洲岸入石頭,渡淮至於青塘兩岸,數日自死,隨流出江。是月,郢州南浦水黑如墨。

  五月甲午,東冶鑄鐵,有物赤色,大如數升,自天墜鎔所,有聲隆隆如雷,鐵飛出牆外,燒人家。

  六月戊戌,扶南國遣使朝貢。庚子,廢皇太子胤為吳興王,立揚州刺史始安王深為皇太子。辛丑,以太子詹事袁憲為尚書僕射。丁巳,大風自西北激濤水入石頭城,淮渚暴溢,漂沒舟乘。

  冬十月己亥,立皇子藩為吳王。己酉,幸莫府山,大校獵。

  十一月丁卯,詔克日於大政殿訊獄。丙子,立皇弟叔榮為新昌王,叔匡為太原王。

  初隋文帝受周禪,甚敦鄰好,宣帝尚不禁侵掠。太建末,隋兵大舉,聞宣帝崩,乃命班師,遣使赴吊,修敵國之禮,書稱姓名頓首。而後主益驕,書末云:「想彼統內如宜,此宇宙清泰。」隋文帝不說,以示朝臣。清河公楊素以為主辱,再拜請罪,及襄邑公賀若弼並奮求致討。後副使袁彥聘隋,竊圖隋文帝狀以歸,後主見之,大駭曰:「吾不欲見此人。」每遣間諜,隋文帝皆給衣馬,禮遣以歸。

  後主愈驕,不虞外難,荒於酒色,不恤政事,左右嬖佞珥貂者五十人,婦人美貌麗服巧態以從者千餘人。常使張貴妃、孔貴人等八人夾坐,江總、孔範等十人預宴,號曰:「狎客」。先令八婦人襞采箋,制五言詩,十客一時繼和,遲則罰酒。君臣酣飲,從夕達旦,以此為常。而盛修宮室,無時休止。稅江稅市,征取百端。刑罰酷濫,牢獄常滿。

  覆舟山及蔣山柏林,冬月常多采醴,後主以為甘露之瑞。前後災異甚多。有神自稱老子,游於都下,與人對語而不見形,言吉凶多驗,得酒輒釂之,經三四年乃去。船下有聲云:「明年亂」。視之,得嬰兒長三尺而無頭。蔣山眾鳥鼓兩翼以拊膺,曰:「奈何帝!奈何帝!」又建鄴城無故自壞。青龍出建陽門,井湧霧,赤地生黑白毛,大風拔朱雀門,臨平湖草舊塞,忽然自通。後主又夢黃衣人圍城,乃盡去繞城橘樹。又見大蛇中分,首尾各走。夜中索飲,忽變為血。有血沾階至於坐床頭而火起。有狐入其床下,捕之不見。以為祅,乃自賣於佛寺為奴以禳之。于郭內大皇佛寺起七層塔,未畢,火從中起,飛至石頭,燒死者甚眾。又采木湘州,擬造正寢,筏至牛渚磯,盡沒水中,既而漁人見筏浮於海上。起齊雲觀,國人歌曰:「齊雲觀,寇來無際畔。」始北齊末,諸省官人多稱省主,未幾而滅。至是舉朝亦有此稱,識者以為省主,主將見省之兆。

  隋文帝謂僕射高熲曰:「我為百姓父母,豈可限一衣帶水不拯之乎?」命大作戰船。人請密之,隋文帝曰:「吾將顯行天誅,何密之有!使投柿于江,若彼能改,吾又何求。」及納梁蕭瓛、蕭岩,隋文愈忿,以晉王廣為元帥,督八十總管致討。乃送璽書,暴後主二十惡。又散寫詔書,書三十萬紙,遍喻江外。諸軍既下,江濱鎮戍相繼奏聞。新除湘州刺史施文慶、中書舍人沈客卿掌機密,並抑而不言。

  初蕭岩、蕭瓛之至也,德教學士沈君道夢殿前長人,朱衣武冠,頭出欄上,攘臂怒曰:「那忽受叛蕭誤人事。」後主聞之,忌二蕭,故遠散其眾,以岩為東揚州刺史,瓛為吳州刺史。使領軍任忠出守吳興郡,以襟帶二州。使南平王嶷鎮江州,永嘉王彥鎮南徐州。尋召二王赴期明年元會,命緣江諸防船艦,悉從二王還都為威勢,以示梁人之來者,由是江中無一斗船。上流諸州兵,皆阻楊素軍不得至。都下甲士尚十餘萬人。及聞隋軍臨江,後主曰:「王氣在此,齊兵三度來,周兵再度至,無不摧沒。虜今來者必自敗。」孔範亦言無渡江理。但奏伎縱酒,作詩不輟。

  三年春正月乙丑朔,朝會,大霧四塞,入人鼻皆辛酸。後主昏睡,至晡時乃罷。是日,隋將賀若弼自北道廣陵濟,韓擒趨橫江濟,分兵晨襲採石,取之。進拔姑孰,次於新林。時弼攻下京口,緣江諸戍望風盡走,弼分兵斷曲阿之沖而入。丙寅,採石戍主徐子建至告變。戊辰,乃下詔曰:「犬羊陵縱,侵竊郊畿,蜂蠆有毒,宜時掃定,朕當親禦六師,廓清八表,內外並可戒嚴。」於是以蕭摩訶為皇畿大都督,樊猛為上流大都督,樊毅為下流大都督,司馬消難、施文慶並為大監軍,重立賞格,分兵鎮守要害,僧尼道士盡皆執役。

  庚午,賀若弼攻陷南徐州。辛未,韓擒又陷南豫州。隋軍南北道並進。辛巳,賀若弼進軍鍾山,頓白土岡之東南,眾軍敗績。弼乘勝進軍宮城,燒北掖門。是時,韓擒率眾自新林至石子岡,鎮東大將軍任忠出降擒,仍引擒經朱雀航趣宮城,自南掖門入。城內文武百司皆遁出,唯尚書僕射袁憲、後合舍人夏侯公韻侍側。憲勸端坐殿上,正色以待之。後主曰:「鋒刃之下,未可及當,吾自有計。」乃逃于井。二人苦諫不從,以身蔽井,後主與爭久之方得入。沈後居處如常。太子深年十五,閉合而坐,舍人孔伯魚侍焉。戍士叩合而入,深安坐勞之曰:「戎旅在塗,不至勞也。」既而軍人窺井而呼之,後主不應。欲下石,乃聞叫聲。以繩引之,驚其太重,及出,乃與張貴妃、孔貴人三人同乘而上。隋文帝聞之大驚。開府鮑宏曰:「東井上于天文為秦,今王都所在,投井其天意邪。」先是江東謠多唱王獻之桃葉辭,云:「桃葉復桃葉,度江不用烜,但度無所苦,我自接迎汝。」及晉王廣軍於六合鎮,其山名桃葉,果乘陳船而度。丙戌,晉王廣入據台城,送後主於東宮。

  三月己巳,後主與王公百司,同發自建鄴,之長安。隋文帝權分京城人宅以俟,內外修整,遣使迎勞之,陳人謳詠,忘其亡焉。使還奏言:「自後主以下,大小在路,五百里累累不絕。」隋文帝嗟歎曰:「一至於此。」及至京師,列陳之輿服器物於庭,引後主於前,及前後二太子、諸父諸弟眾子之為王者,凡二十八人;司空司馬消難、尚書令江總、僕射袁憲、驃騎蕭摩訶、護軍樊毅、中領軍魯廣達、鎮軍將軍任忠、吏部尚書姚察、侍中中書令蔡征、左衛將軍樊猛,自尚書郎以上二百餘人,文帝使納言宣詔勞之。次使內史令宣詔讓後主,後主伏地屏息不能對,乃見宥。隋文帝詔陳武、文、宣三帝陵,總給五戶分守之。

  初,武帝始即位,其夜奉朝請史普直宿省,夢有人自天而下,導從數十,至太極殿前,北面執玉策金字曰:「陳氏五帝三十二年。」及後主在東宮時,有婦人突入,唱曰:「畢國主」。有鳥一足,集其殿庭,以嘴畫地成文,曰:「獨足上高臺,盛草變為灰,欲知我家處,朱門當水開。」解者以為獨足蓋指後主獨行無眾,盛草言荒穢,隋承火運,草得火而灰。及至京師,與其家屬館于都水台,所謂上高臺當水也。其言皆驗。或言後主名叔寶,反語為「少福」,亦敗亡之征云。

  既見宥,隋文帝給賜甚厚,數得引見,班同三品。每預宴,恐致傷心,為不奏吳音。後監守者奏言:「叔寶雲,‘既無秩位,每預朝集,願得一官號’。」隋文帝曰:「叔寶全無心肝。」監者又言:「叔寶常耽醉,罕有醒時。」隋文帝使節其酒,既而曰:「任其性;不爾,何以過日。」未幾,帝又問監者叔寶所嗜。對曰:「嗜驢肉。」問飲酒多少?對曰:「與其子弟日飲一石。」隋文帝大驚。及從東巡,登芒山,侍飲,賦詩曰:「日月光天德,山川壯帝居,太平無以報,願上東封書。」並表請封禪,隋文帝優詔謙讓不許。後從至仁壽宮,常侍宴,及出,隋文帝目之曰:「此敗豈不由酒;將作詩功夫,何如思安時事。當賀若弼度京口,彼人密啟告急,叔寶為飲酒,遂不省之。高熲至日,猶見啟在床下,未開封。此亦是可笑,蓋天亡也。昔苻氏所征得國,皆榮貴其主。苟欲求名,不知違天命,與之官,乃違天也。」

  隋文帝以陳氏子弟既多,恐京下為過,皆分置諸州縣,每歲賜以衣服以安全之。

  後主以隋仁壽四年十一月壬子,終於洛陽,時年五十二。贈大將軍,封長城縣公,諡曰煬。葬河南洛陽之芒山。

[编辑]

  論曰:陳宣帝器度弘厚,有人君之量。文帝知塚嗣仁弱,早存太伯之心,及乎弗悆,咸已委託矣。至於纘業之後,拓土開疆,蓋德不逮文,智不及武,志大不已,晚致呂梁之敗,江左日蹙,抑此之由也。後主因削弱之餘,鍾滅亡之運,刑政不樹,加以荒淫。夫以三代之隆,曆世數十,及其亡也,皆敗於婦人。況以區區之陳,外鄰明德,覆車之跡,尚且追蹤叔季,其獲支數年,亦為幸也。雖忠義感慨,致慟井隅,何救麥秀之深悲,適足取笑乎千祀。嗟乎!始梁末童謠云:「可憐巴馬子,一日行千里。不見馬上郎,但見黃塵起。黃塵汙人衣,皁莢相料理。」及僧辯滅,群臣以謠言奏聞,曰:僧辯本乘巴馬以擊侯景,馬上郎,王字也,塵謂陳也;而不解皁莢之謂。既而陳滅于隋,說者以為江東謂羖羊角為皁莢,隋氏姓楊,楊,羊也,言終滅于隋。然則興亡之兆,蓋有數云。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