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嶽大明寺律和尚碑(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南嶽大明寺律和尚碑(並序)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7

儒以禮立仁義,無之則壞;佛以律持定慧,去之則喪。是故離禮於仁義者,不可與言儒;異律於定慧者,不可與言佛。達是道者,惟大明師。師姓歐陽氏,號曰惠聞。唐開元二十一年始生,天寶十一載始為浮圖,大曆十一年始登壇為大律師,貞元十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卒。元和九年正月,其弟子懷信、道嵩、尼無染等,命高道僧靈嶼為行狀,列其行事,願刊之茲碑。宗元今掇其大者言曰:師先因官世家潭州,為大族,有勳烈爵位,今不言,大浮圖也。凡浮圖之道衰,其徒必小律而去經,大明恐焉。於是從峻洎侃,以究戒律,而大法以立。又從秀洎昱,以通經教,而奧義以修。由是二道,出入隱顯。後學以不惑,來求以有得。廣德二年,始立大明寺於衡山,詔選居寺僧二十一人,師為之首。乾元元年,又命衡山立《毗尼藏》,詔選講律僧七人,師應其數。凡其衣服器用,動有師法;言語行止,皆為物軌。執巾匜、奉杖屨,為侍者數百;剪發髦、被教戒,為學者數萬。得眾若獨,居尊若卑;晦而光,介而大,灝灝焉無以加也。其塔在祝融峰西趾下,碑在塔東。其辭曰:

儒以禮行,覺以律興。一歸真源,無大小乘。大明之律,是定是慧。丕窮經教,為法出世。化人無量,垂裕無際。詔尊碩德,威儀有繼。道遍大洲,徽音勿替。祝融西麓,洞庭南裔。金石刻辭,彌億千歲。

△碑陰

凡葬大浮圖,無竁穴,其於用碑不宜。然昔之公室,禮得用碑以葬。其後子孫因宜不去,遂銘德行,用圖久於世。及秦刻山石,號其功德,亦謂之碑,而其用遂行。然則雖浮圖亦宜也。凡葬大浮圖,其徒廣則能為碑,晉、宋尚法,故為碑者多法。梁尚禪,故碑多禪。法不周施,禪不大行,而律存焉,故近世碑多律。凡葬大浮圖,未嚐有比丘尼主碑事,今惟無染實來,涕淚以求,其誌益堅,又能言其師他德尤備,故書之碑陰。師凡主戒事二十二年,宰相齊公映、李公泌、趙公憬,尚書曹王皋、裴公胄,侍郎令狐公亙,或師或友,齊親執經受大義為弟子。又言師始為童時,夢大人縞冠素舄來告曰:「居南嶽大吾道者,必爾也。」已而信然。將終,夜有光明,笙磬之音,眾鹹見聞。若是類甚眾。以儒者所不道,而無染勤以為請,故末傳焉。無染,韋氏女,世顯貴,今主衡山戒法。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