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輟耕錄 (四部叢刊本)/卷之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 南村輟耕錄 卷之七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八

南村輟耕録卷之七

           天台陶 宗儀 九成

魏國趙文敏公孟頫以書法稱䧺一世書入神品其書人

 但知自魏晋中來晚年則稍入李北海耳嘗見千字文

 一卷以為唐人字絶無一㸃一畫似公法度閱至後方

知為公書公自題云業廿年來寫千文以百数此卷殆

 数年前所書當時學禇河南孟法師碑故結字䂓模八

 分今日視之不知孰為勝也田君良卿於駱駝橋市中

買得此卷持来求跂為書其後因思自五𡻕入小學學

書不過如世人漫尓學之耳不意時人持去可以粥錢

 而吾良卿又捐 --捐錢若干緍以購之皆可𥬇也元貞二年

 正月十八日子昻題則知公之書所以妙者無帖不習

 也又嘗見公題所畫馬云吾自㓜好畫馬自謂頗盡物

 之性友人郭祐之嘗贈余詩云世人但觧比龍眠那知

 巳出曹韓上曹韓固是過許使龍眠無恙當與之並驅

 耳然徃徃閱公所畫馬及人物山水花竹禽鳥等圖無

 慮数十百軸又豈止龍眠並驅而巳哉又聞公偶得米

 海岳書壮懐賦一卷中闕数行因取刻本摹榻以𥙷其

 闕凡易五七𥿄終不如意乃嘆曰今不逮古多矣遂以

 刻本完之公之翰墨爲 國朝第一猶且服善如此近

有一等人僅能㸃畫如法便自誇大者於公寧不愧乎

吾郷于佩逺先生演題金鰲山詩曰金鰲之山金碧浮重

 玄寳坊居上頭鍾聲夜渡海門月𣗳色逺𭣄豐山秋龍

 伯國人真妙手掣此巨靈鎮江口丹丘逸士来跨之石

 窪為尊江當酒黄鬚天子七寳鞭黄頭漁郎櫂江船

 年塵跡果何在芒碭雲去山蒼然歴試諸難固天造中

 興開國何草草腹心有疾日月昏英䧺無聲天地老兩

官不歸汴水流此地空傳帝子遊惜無健筆驅風雨一

 洗江山萬古愁此詩至今膾炙人口山枕海属臨海縣

 章安鎮𥘉宋髙宗在潜邸日泰州人徐神翁云能知前

 来事群閹言於徽宗召至以賔禮接之一日献詩於帝

 曰牡蠣灘頭一艇横夕陽西去待潮生與君不負登臨

 約同上金鰲背上行及兩宫北狩匹馬南渡建炎庚戌

 正月三日帝航海次章安鎮灘淺閣舟落帆于鎮之臨

 濟寺前以俟潮頋問左右曰此何山曰金鰲山又問此

 何所曰牡蠣灘因黙思神翁之詩乃屏去警蹕易衣徒

 歩登岸見此詩在寺壁間題墨若新方信其為異人也

 時住持僧方陞坐道祝聖之詞帝趾忽前聞其稱讃之

 語甚善戒左右勿驚怖而諦聽之少焉千乗萬𮪍畢集

 始知為六飛臨幸野僧𥘉不閑禮節𢙢怖失措從行有

司教以起居之儀山下曰黄椒村村之婦女聞天子至

咸来瞻拜龍顔𭭕聲如雷曰不圖今日得覩天日帝喜

敕夫人各自遂便故至今村婦皆曰夫人難易世其稱

謂尚然不改宋史但載御舟幸章安鎮而不見金鰲之

詳偶與張善𥘉話郷中舊事因筆之善𥘉章安人也

吾郷台之黄巖諸山脉絡相連属大江走州治北自州出

南門陸行四五里許有委羽山特立不𠋣形如落舞鳯

 故得名然州人與之朝夕者俱弗自知其為勝山㫄廣

 而中深青𣗳翠蔓䕃翳蓊欝幽泉琮琤(⿱艹石)鳴珮環於脩

竹間千變萬態不可状其畧中藏洞穴仙家所謂空明

 洞天者是也好道之士嘗持炬入行兩日不可窮聞櫓

 聲乃出洞之側産方石周正光澤五色錯雜雖加𤥨殆

 不是過大者三四分小者比米粒而小以斧粉碎之亦

 無不端方見長老言嘗有素服靚妝飄飄(⿱艹石)仙之女者

 當風清月白時則逍遥乎松杉竹栢之下或時變服叩

 里人門求水火里人所居去洞所不能百歩異其状宻

 覘之迤𨓦從洞中去里人以為恠糞其地越数日里人

 家夜失火埶張甚不可滅室宇一空妻子僅以身免遂

 離他䖏識者以為厭穢仙境故致此竒禍自是仙女不

 復出矣余㓜時尚及見里人故址至今有欲得方石者

裹糧撮許徃洞口撒之隨意拾地上土則有石在土中

 不尓絶無有也

鎮國上将軍福建宣慰使費榮敏公余内子之曽大父

 也呉興人今著籍松江之上海噐度弘厚不以富貴驕

 人輕財好施勇於為義人皆稱曰費佛子陵陽牟先生

 所譔墓誌銘載其事甚詳家之量衡無二SKchar刻銘於

 斛之四面曰岀以是入以是子孫永如是推此則真

 古仁人之用心者矣内子之大父良顕侯拱辰父昭武

 大将軍䧺皆世守其業克不墜先志

越楓橋里人丁氏母𩀱目失明丁至孝每朝盥漱訖即䑛

 毋之目積有年矣俄而毋左目明未乆右目復明憲司

 上其事於 朝表其閭曰孝子之門至治年間也因讀

 江南别録彭李者世為義門陳氏之傭夫䘮明巳乆有

 子一人嘗聞陳之子弟言舜為父瞽叟䑛目而致明乃

 歸效之不旬日父目忽然明朗右二事誠孝行所感今

 叚吉父先生毋夫人劉双目乆失明醫弗能愈先生中

 郷舉一目忽自見物先生及弟一目又如之雖夫人喜

 溢于中不自知其然而然亦先生學業有成所致與傳

 曰立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各以顕於後世孝之至也其此之謂焉先生

 諱天祐汴梁蘭陵人仕至江浙儒學提舉

火失刺把都者回回田地所産藥也其形如木鱉子而小

 可治一百二十種證每證有湯引

今人家窓户設鉸具或鐡或銅名曰環紐即古金鋪之遺

意北方謂之屈戍其稱甚古梁簡父詩織成屏風金屈

 戍李啇𨼆詩鎖香金屈戍李賀詩屈膝銅鋪鎖阿甄屈

 膝當是屈戍

回回石頭種𩔖不一其價亦不一大徳間本𡈽巨啇中賣

 紅刺一塊於官重一兩三錢估直中統鈔一十四萬錠

 用嵌㡌頂上自後

 累朝皇帝相承寳重凡正旦及天夀節大朝賀時則服

 用之呼曰刺亦方言也今問得其種𩔖之名具記于後

 紅石頭四種同出一坑俱無白水

  刺淡紅色嬌        避        者逹深紅色石薄方嬌

  昔刺泥黒紅      苦      木蘭紅黒黃不正之色塊雖大石至低者

 緑石頭三種同出一坑

  助把避上等暗深緑色     助     木刺中等明緑色

  撒卜泥下等帯石淺緑色

 鴉鶻

  紅亞姑上有白水      馬      思艮底帯石無光二種同坑

  青亞姑上等深青色     你     藍中等淺青色

  屋撲你藍下等如氷様帶石渾青色 黄 亞姑

  白亞姑

 猫睛

  猫睛中含活光一縷     走     水石新坑岀者似猫睛而無光

 甸子

  你捨卜的即回回甸子文理細  乞  里馬𭰖即河西甸子文理麄

  荆州石即襄陽甸子色變

趙生者宋宗室子也家苦貧居閩之深山業薪以自給一

日伐木溪滸忽見一巨蛇章質盡白昻首吐舌若將噬

 已生棄斧斤奔避得脫妻問故具以言因竊念曰白䑕

 白蛇豈寳物變幻邪即拉夫同徃蛇尚宿留未去見其

 夫婦来回首遡流而上尾之行数百歩則入一岩穴中

 就啓之得石石隂刻押字與𡻕月姓名乃黄巢手瘞

 為凢穴中穴置金甲餘八穴金銀無筭生掊取畸零仍

 舊掩蓋自是家用日饒不復事事鄰家疑其為盜告其

 姊之夫嘗為吏者吏詢之嚴不敢隱隨餽白金五錠吏

 貪求無厭訟之官生不獲巳主一巨室悉以九穴奉巨

 室廣行賄賂有司莫能問迨帥府特委福州路一官徃

 㢘之巨室私献金甲因回申云具問本根所以實不曽

 掘發寳蔵其事遂絶路官得金甲珍襲甚至任滿他適

 其妻徙置榻下一夕聞繞榻風雨聲頃刻而止頗恠之

 夫歸共取視鐍鑰如故啔籠乃無有也生無子夫婦終

 老巨室嗟夫天地間物茍非我有雖得之亦終失也巢

 之SKchar唐天下剽掠寳貨歴三四百年至于我 朝而為

 編民所得民固得之不能保之而卒歸於富家其路官

 得金甲自以為子孫百世計一旦作神物化去是皆可

 為貪婪妄求者𭄿

今以妓為官奴即官婢也周禮天官酒人奚三百人注今

 之侍史官婢

唐鄭能番禺雜記廣中僧有室家者謂之火宅僧宋陶糓

清異録京師大相國寺僧有妻曰𣑽㛮

王子年拾遺記石季倫有妾名朔風及色衰退為房老

孟蜀主一錦𬒳其闊猶今之三幅帛而一梭織成𬒳頭作

 二穴若雲版様盖以叩于項下如盤領状兩側餘錦則

 擁覆于肩此之謂鴛衾也楊元誠太史言兒時聞尊人

 樞宻公云嘗於宋官庫見之

宋季叅政家公鉉翁於杭将求一容貌才藝兼全之妾經

 旬餘未能愜意忽有奚奴者至姿色固羙問其藝則曰

 能温酒左右皆失𥬇公漫尓留試之及執事𥘉甚𤍠次


 略寒三次微温公方飲既而毎日並如𥘉之第三次公

 喜遂納焉終公之身未嘗有過不及時歸附後公携入

 京公死嚢槖皆為所有因時巨富人稱曰奚娘子者是

  也吁彼女流賤隸耳一事精至便能動人亦其專心致

 志而然士君子之學為窮理正心脩已治人之道而不

 能至於當然之極者視彼有間矣

 江右胡存齋叅政能折節下士賔客至如家焉故南北士

 大夫有經過其地無不𩓑見者每虞閽人不為通刺苟

  不岀日即於門首挂一牌云胡存齋在家

 松江在城金世昌者出⿰糹⿱𢆶匹夏氏嘗買廢宅脩葺前㕔梁内

 有鑿成金世昌三字必昔時客商所記姓名人以為有

 定数云

 恒陽㢘文正王希憲字善父畏吾氏由父孝懿王布曽

 官㢘訪使氏焉國初拜中書平章政事秉政日中書

 右丞劉武敏公以𥘉附為都元帥𮪍從甚都詣門求

 見王之兄弟凡十人後皆至一品内王弟昭文館大學

 士光禄大夫薊國公希貢猶布衣為通報王方讀書略

 不荅薊公岀整復凂入言之因令徹去坐椅自㩀中坐

 令整入整展拜起側立不予之一言整求退謂曰此是

 我私宅汝欲有所言明日當詣政事堂及出愧赧無人

 色頃之宋士之在覊旅者寒餓狼狽冠衣襤縷䄂詩求

 見王之兄弟皆耶揄之薊公復為入言急令鋪設坐椅

 且戒内人備酒饌出至大門外肅入對坐出酒饌執禮

 甚恭且録其居止諸儒但言困苦乞歸王明日遂言於

 世皇皆遂其請是夜諸兄弟問曰今日劉元帥者主上

 之所𠋣任反菲薄之江南窮秀才却禮遇如此其至我

 䓁不能無疑王曰我是國家大臣言動嚬𥬇繫天下重

 輕整雖貴賣國叛臣也故折辱之令其知君臣義重若

 寒士數十皆誦法孔子者也在宋朝不坐燕不與何故

 而拘執於此况今國家起朔漠斯文不絶如綫我更不

 尊禮則儒術且将掃地矣王之作興斯文若此是大有

功於名教者也

許魯齋先生在中書日命牙儈雇一僕役時選一能應對

閑禮莭者進郤之曰特欲老實耳他日領一蓬首垢面

愚騃之人来遂用之儈請問其故先生曰諺云馬𮪍上

䓁馬牛用中䓁牛人使下䓁人馬上䓁能致逺牛中䓁

良善人下䓁易馴(⿱艹石)其聦明過我則我反為所使矣假

如司馬温公家一僕二十年止稱君實秀才⿱⺾⿰𩵋禾子瞻學

士来謁聞而教之明日改稱太参公相公驚問以實告

 公曰好一僕𬒳⿱⺾⿰𩵋禾東坡教壞了這便是様子

至正壬辰春自杭州避難居湖州三月廿三日黒氣亘天

 電電以雨有物若果核與雨雜下五色間錯光塋堅固

 破其實食之似松子仁人皆曰娑婆𣗳子閠月十二日

 復雨八月過杭州因知三月十八日亦雨如湖州郡人

 𥘉不以為異及九月十日紅巾犯省治雨核之地悉𬒳

 兵火無有䖏屋宇如故余弗之信九月廿六日湖州䧟

 儀鳳橋四向焚戮特甚追思雨核時橋四向為最多信

 前言不誣也後聞池州亦然與杭日同池州之禍尤


 惨也按白樂天詩集載月中嘗墜桂子於天笁寺葉石

 林王澗雜書亦云仁宗天聖中七月八月兩月之望有

 桂子從空降如雨其大如豆雜黄白黒二色食之味辛

寺僧遵式取以種得二十五本二書豈盡妄耶此理殊

不可暁但今又為時䜟尤可異也

俗呼牝馬為課馬者唐六典凡牝四㳺五課羊則當年而

課之課𡻕課駒犢也

今人之指傭工者曰客作三國時已有此語焦光饑則出

為人客作飽食而已

今人以米湯和八塩草灰 -- 灰 以圑鴨卵謂曰鹹杬子按齊

民要術用杬木皮淹漬故名之若作圓字寫則誤

 矣

官制資品

文宗之御奎章日舉士虞集愽士柯九思常侍從以討論

 法書名畫為事時授經即掲徯斯亦在列比之集九思

 之承寵眷者則稍䟽因潜著一書曰奎章政要以進二

人不知也萬㡬之睱毎賜披覽及晏朝有𦘕授經郎献

書圖行于世厥有深意存焉句曲外史張雨題詩曰侍

書愛題愽士𦘕日日退朝書滿牀奎章閣中𮗚政要無

 人知有授經郎盖柯作𦘕虞必題故云

劉信甫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人郡富商曹氏奴曹瀕死以孤託之孤漸長

 孤之叔利孤財妄訴于府曰某家貲産未嘗分析今悉

 為姪所㩀郡守劉察其詐直之叔之子以父訟不勝漸

 且憤毒父死而復訴於府曰弟挟怨殺吾父⿺辶商逹魯花

 赤馬馬火者受署之𥘉與守不和竟欲置孤法并得以

 中守引致百餘人皆抑使誣服曰孤俾某等殺叔守受

 孤(⿱艹石)干末鞠信甫信甫曰殺人者某也孤實不知守

 亦無賄既𬒳鍜錬無完膚終無兩辭𥘉信甫先遣人宻

 送孤至京師避於一逹䆠家嘱之曰慎毋出至是乃厚

 以金帛賂逹魯花赤孤得無預而信甫减死既岀叩蹕

 陳告逹魯花赤以罪罷去守復官凡獄訟道里費盖鉅

 萬計孤歸悉筭償信甫曰奴之富皆主翁之䕃也今主

 有難奴救脫之分内事耳寧望求報哉力辤不受

至正壬辰𫟪宼䧟常州守吏望風奔潰徐婦倡者宼命

 以佐燕乃憤詈弗從竟剚死之未㡬江浙平章定定来

剋復儒流吴寅夫趙君謨等以從逆伏誅嘉興張翔南

翼作忠徐倡詩以白于世曰西神峩峩睢孽蔓乗兵𡍼

 甿膏國武乏興唶尓尸素營賄朋城弗典守妖孤凌彼

章逢之徒SKchar倫魁能蒲伏讋服倒授太阿傔以承天廓

 不白暑雨氷綱常淪隨綫絶罔憑胡為優徐倡冶容𠋣

市矜鬕妖驅之俾侑樂頩玉肆詈無凌兢噤謳裭舞餘

恕鬟植鬅鬙鉛為鋼刄劃𭙶載營霸灼上升頋守臣鉅

儒汗恧䘖愧死莫懲二義磅礴忠義氣獨出下里孰可

 仍桓桓執夷徒乃反經溝塍尓倡丹𠂻燭日月易粉黛

 譽聲繩繩汗瀆流回清𪷁盖呉嘗室其少妹且與生子

 名教中所不齒者一死固有餘辜趙頗純謹老成乃亦

 在列可哀也巳隨𨼆漫録載宋端平二年榮全㩀髙郵

 城叛召官奴毛惜惜佐酒罵曰汝本徤兒官家何負

 汝而反吾有死耳不能為反賊行酒全以刃裂口立命

 臠之罵至死不絶後閫臣以聞特封英烈夫人且賜廟

 潘紫岩有詩曰淮海艶SKchar毛惜惜蛾眉有此萬人英恨

 無七首學秦女向使裹頭真杲卿玉骨花顔城下土氷

 䰟雪𩲸史間名古今無限要金者歌舞筵中過一生噫

當是時也姦兇得志埶熖熏天雖厚禄重臣峩SKchar世儒

罔不效力執事戰兢奔走於指麾之下而俳下賤乃能

𡚒不頋身獨何仁與夫徐氏之與英烈夫人同一死耳

 而無有為之舉申

朝廷褒贈封號以為世𭄿惜㦲

北方凡皁鵰作巢所在官司必令人窮巢探𡖉較其多寡

 如一巢而三𡖉者置卒守謢日覘視之及其成鷇一乃

 狗耳取以飼飬進之于朝其狀與狗無異但耳尾上多

 毛羽数根而已田獵之際鵰則戾天狗則走陸所逐同

 至名曰鷹背狗盖

至正乙未五月廿三日曰入時平江在城忽聞東南方軍

聲且漸近驚走覘視巳無所有但見黒雲一簇中彷彿

皆𩔖人馬而前後火光(⿱艹石)燈燭者莫知其筭迤𨓦由西

北方而𣳚惟葑門至齊門居民屋脊龍要悉掲去屋内

牀榻屏風俱仆醋坊橋董家雜物鋪失白米十餘石醤

 一缸不知置之何地此等恠事竟不可暁

至正乙未春中書省臣進奏遣兵部員外郎劉謙来江南

募民𥙷路府州司縣官自五品至九品入粟有差非舊

例之職專茶塩務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比雖功名逼人無有𩓑之者既

而抵松江時知府崔思誠惟知曲承使命不問民間有

粟與否也乃拘集属縣巨室㸃科十二名衆皆號泣告

 訴曽弗之頋輙施拷掠抑使承伏即填空名告身授之

平江路逹魯花赤六十不避譴斥力爭以為不可竟無

 一人應募者崔聞之深自悔赧

曹公克明鏗號以齋宛平人為湖廣行省員外郎日麻陽

主簿顧淵白SKchar書問訊且以辰砂一包見𭔃未及啓封

漫尓置箧笥中後有憲官過訪因論製藥謂苦無好辰

 砂公曰我有一故人嘗以此為惠當奉送及取視乃有

 砂金三兩雜其内公驚嘆曰淵白以我為何如人也時

淵白已没呼其子歸之其廉潔如此官至禮部尚書謚

 文穆

王淵字(⿱艹石)水錢唐人善山水人物尤長於花竹翎毛㓜時

獲侍趙魏公故多得公指教所以傳色特妙天暦中畫

集慶龍翔寺兩廡壁時都下劉捴管者捴其事劉命(⿱艹石)

水於門首壁上作一鬼其壁髙三丈餘難於著筆因取

 𥿄連黏粉本以呈劉曰好則好矣其如手足長短何(⿱艹石)

水不得其理因具酒禮𠕅拜求教於劉劉曰子能不耻

 下問吾當告焉若先配定尺寸畫為躶體然後加以衣

 SKchar則不差矣(⿱艹石)水受教而退依法為之果善

南村輟耕録卷之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