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辍耕录 (四部丛刊本)/卷之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六 南村辍耕录 卷之七
元 陶宗仪 撰 吴潘氏滂憙斋藏元刊本
卷之八

南村辍耕录卷之七

           天台陶 宗仪 九成

魏国赵文敏公孟𫖯以书法称䧺一世书入神品其书人

 但知自魏晋中来晚年则稍入李北海耳尝见千字文

 一卷以为唐人字绝无一㸃一画似公法度阅至后方

知为公书公自题云业廿年来写千文以百数此卷殆

 数年前所书当时学禇河南孟法师碑故结字䂓模八

 分今日视之不知孰为胜也田君良卿于骆驼桥市中

买得此卷持来求跂为书其后因思自五岁入小学学

书不过如世人漫尓学之耳不意时人持去可以粥钱

 而吾良卿又捐 --捐钱若干𦈏以购之皆可𥬇也元贞二年

 正月十八日子昻题则知公之书所以妙者无帖不习

 也又尝见公题所画马云吾自㓜好画马自谓颇尽物

 之性友人郭祐之尝赠余诗云世人但解比龙眠那知

 巳出曹韩上曹韩固是过许使龙眠无恙当与之并驱

 耳然往往阅公所画马及人物山水花竹禽鸟等图无

 虑数十百轴又岂止龙眠并驱而巳哉又闻公偶得米

 海岳书壮懐赋一卷中阙数行因取刻本摹榻以𥙷其

 阙凡易五七𥿄终不如意乃叹曰今不逮古多矣遂以

 刻本完之公之翰墨为 国朝第一犹且服善如此近

有一等人仅能㸃画如法便自夸大者于公宁不愧乎

吾郷于佩逺先生演题金鳌山诗曰金鳌之山金碧浮重

 玄宝坊居上头锺声夜渡海门月𣗳色逺𭣄丰山秋龙

 伯国人真妙手掣此巨灵镇江口丹丘逸士来跨之石

 洼为尊江当酒黄须天子七宝鞭黄头渔郎棹江船

 年尘迹果何在芒砀云去山苍然历试诸难固天造中

 兴开国何草草腹心有疾日月昏英䧺无声天地老两

官不归汴水流此地空传帝子游惜无健笔驱风雨一

 洗江山万古愁此诗至今脍炙人口山枕海属临海县

 章安镇𥘉宋髙宗在潜邸日泰州人徐神翁云能知前

 来事群阉言于徽宗召至以賔礼接之一日献诗于帝

 曰牡蛎滩头一艇横夕阳西去待潮生与君不负登临

 约同上金鳌背上行及两宫北狩匹马南渡建炎庚戌

 正月三日帝航海次章安镇滩浅阁舟落帆于镇之临

 济寺前以俟潮頋问左右曰此何山曰金鳌山又问此

 何所曰牡蛎滩因黙思神翁之诗乃屏去警跸易衣徒

 歩登岸见此诗在寺壁间题墨若新方信其为异人也

 时住持僧方陞坐道祝圣之词帝趾忽前闻其称讃之

 语甚善戒左右勿惊怖而谛听之少焉千乘万𮪍毕集

 始知为六飞临幸野僧𥘉不闲礼节𢙢怖失措从行有

司教以起居之仪山下曰黄椒村村之妇女闻天子至

咸来瞻拜龙颜𭭕声如雷曰不图今日得睹天日帝喜

敕夫人各自遂便故至今村妇皆曰夫人难易世其称

谓尚然不改宋史但载御舟幸章安镇而不见金鳌之

详偶与张善𥘉话郷中旧事因笔之善𥘉章安人也

吾郷台之黄岩诸山脉络相连属大江走州治北自州出

南门陆行四五里许有委羽山特立不𠋣形如落舞鳯

 故得名然州人与之朝夕者俱弗自知其为胜山㫄广

 而中深青𣗳翠蔓䕃翳蓊郁幽泉琮琤(⿱艹石)鸣佩环于脩

竹间千变万态不可状其略中藏洞穴仙家所谓空明

 洞天者是也好道之士尝持炬入行两日不可穷闻橹

 声乃出洞之侧产方石周正光泽五色错杂虽加𤥨殆

 不是过大者三四分小者比米粒而小以斧粉碎之亦

 无不端方见长老言尝有素服靓妆飘飘(⿱艹石)仙之女者

 当风清月白时则逍遥乎松杉竹柏之下或时变服叩

 里人门求水火里人所居去洞所不能百歩异其状宻

 觇之迤𨓦从洞中去里人以为怪粪其地越数日里人

 家夜失火埶张甚不可灭室宇一空妻子仅以身免遂

 离他处识者以为厌秽仙境故致此奇祸自是仙女不

 复出矣余㓜时尚及见里人故址至今有欲得方石者

裹粮撮许往洞口撒之随意拾地上土则有石在土中

 不尓绝无有也

镇国上将军福建宣慰使费荣敏公余内子之曽大父

 也呉兴人今著籍松江之上海器度弘厚不以富贵骄

 人轻财好施勇于为义人皆称曰费佛子陵阳牟先生

 𪩘所撰墓志铭载其事甚详家之量衡无二SKchar刻铭于

 斛之四面曰岀以是入以是子孙永如是推此则真

 古仁人之用心者矣内子之大父良顕侯拱辰父昭武

 大将军䧺皆世守其业克不坠先志

越枫桥里人丁氏母𩀱目失明丁至孝每朝盥漱讫即䑛

 毋之目积有年矣俄而毋左目明未乆右目复明宪司

 上其事于 朝表其闾曰孝子之门至治年间也因读

 江南别录彭李者世为义门陈氏之佣夫䘮明巳乆有

 子一人尝闻陈之子弟言舜为父瞽叟䑛目而致明乃

 归效之不旬日父目忽然明朗右二事诚孝行所感今

 假吉父先生毋夫人刘双目乆失明医弗能愈先生中

 郷举一目忽自见物先生及弟一目又如之虽夫人喜

 溢于中不自知其然而然亦先生学业有成所致与传

 曰立身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各以顕于后世孝之至也其此之谓焉先生

 讳天祐汴梁兰陵人仕至江浙儒学提举

火失刺把都者回回田地所产药也其形如木鳖子而小

 可治一百二十种证每证有汤引

今人家窗户设铰具或鐡或铜名曰环纽即古金铺之遗

意北方谓之屈戍其称甚古梁简父诗织成屏风金屈

 戍李啇𨼆诗锁香金屈戍李贺诗屈膝铜铺锁阿甄屈

 膝当是屈戍

回回石头种𩔖不一其价亦不一大徳间本𡈽巨啇中卖

 红刺一块于官重一两三钱估直中统钞一十四万锭

 用嵌帽顶上自后

 累朝皇帝相承宝重凡正旦及天寿节大朝贺时则服

 用之呼曰刺亦方言也今问得其种𩔖之名具记于后

 红石头四种同出一坑俱无白水

  刺淡红色娇        避        者逹深红色石薄方娇

  昔刺泥黒红      苦      木兰红黒黄不正之色块虽大石至低者

 绿石头三种同出一坑

  助把避上等暗深绿色     助     木刺中等明绿色

  撒卜泥下等帯石浅绿色

 鸦鹘

  红亚姑上有白水      马      思艮底帯石无光二种同坑

  青亚姑上等深青色     你     蓝中等浅青色

  屋扑你蓝下等如冰様带石浑青色 黄 亚姑

  白亚姑

 猫睛

  猫睛中含活光一缕     走     水石新坑岀者似猫睛而无光

 甸子

  你舍卜的即回回甸子文理细  乞  里马𭰖即河西甸子文理麄

  荆州石即襄阳甸子色变

赵生者宋宗室子也家苦贫居闽之深山业薪以自给一

日伐木溪浒忽见一巨蛇章质尽白昻首吐舌若将噬

 已生弃斧斤奔避得脱妻问故具以言因窃念曰白䑕

 白蛇岂宝物变幻邪即拉夫同往蛇尚宿留未去见其

 夫妇来回首溯流而上尾之行数百歩则入一岩穴中

 就启之得石石阴刻押字与岁月姓名乃黄巢手瘗

 为凡穴中穴置金甲馀八穴金银无算生掊取畸零仍

 旧掩盖自是家用日饶不复事事邻家疑其为盗告其

 姊之夫尝为吏者吏询之严不敢隐随馈白金五锭吏

 贪求无厌讼之官生不获巳主一巨室悉以九穴奉巨

 室广行贿赂有司莫能问迨帅府特委福州路一官往

 廉之巨室私献金甲因回申云具问本根所以实不曽

 掘发宝蔵其事遂绝路官得金甲珍袭甚至任满他适

 其妻徙置榻下一夕闻绕榻风雨声顷刻而止颇怪之

 夫归共取视𫔎钥如故啔笼乃无有也生无子夫妇终

 老巨室嗟夫天地间物茍非我有虽得之亦终失也巢

 之SKchar唐天下剽掠宝货历三四百年至于我 朝而为

 编民所得民固得之不能保之而卒归于富家其路官

 得金甲自以为子孙百世计一旦作神物化去是皆可

 为贪婪妄求者𭄿

今以妓为官奴即官婢也周礼天官酒人奚三百人注今

 之侍史官婢

唐郑能番禺杂记广中僧有室家者谓之火宅僧宋陶糓

清异录京师大相国寺僧有妻曰𣑽㛮

王子年拾遗记石季伦有妾名朔风及色衰退为房老

孟蜀主一锦𬒳其阔犹今之三幅帛而一梭织成𬒳头作

 二穴若云版様盖以叩于项下如盘领状两侧馀锦则

 拥覆于肩此之谓鸳衾也杨元诚太史言儿时闻尊人

 枢宻公云尝于宋官库见之

宋季叅政家公铉翁于杭将求一容貌才艺兼全之妾经

 旬馀未能惬意忽有奚奴者至姿色固羙问其艺则曰

 能温酒左右皆失𥬇公漫尓留试之及执事𥘉甚𤍠次


 略寒三次微温公方饮既而毎日并如𥘉之第三次公

 喜遂纳焉终公之身未尝有过不及时归附后公携入

 京公死嚢槖皆为所有因时巨富人称曰奚娘子者是

  也吁彼女流贱隶耳一事精至便能动人亦其专心致

 志而然士君子之学为穷理正心脩已治人之道而不

 能至于当然之极者视彼有间矣

 江右胡存斋叅政能折节下士賔客至如家焉故南北士

 大夫有经过其地无不𩓑见者每虞阍人不为通刺苟

  不岀日即于门首挂一牌云胡存斋在家

 松江在城金世昌者出⿰纟⿱𢆶匹夏氏尝买废宅脩葺前㕔梁内

 有凿成金世昌三字必昔时客商所记姓名人以为有

 定数云

 恒阳廉文正王希宪字善父畏吾氏由父孝懿王布曽

 官廉访使氏焉国初拜中书平章政事秉政日中书

 右丞刘武敏公以𥘉附为都元帅𮪍从甚都诣门求

 见王之兄弟凡十人后皆至一品内王弟昭文馆大学

 士光禄大夫蓟国公希贡犹布衣为通报王方读书略

 不答蓟公岀整复凂入言之因令彻去坐椅自㩀中坐

 令整入整展拜起侧立不予之一言整求退谓曰此是

 我私宅汝欲有所言明日当诣政事堂及出愧赧无人

 色顷之宋士之在羁旅者寒饿狼狈冠衣褴缕䄂诗求

 见王之兄弟皆耶揄之蓟公复为入言急令铺设坐椅

 且戒内人备酒馔出至大门外肃入对坐出酒馔执礼

 甚恭且录其居止诸儒但言困苦乞归王明日遂言于

 世皇皆遂其请是夜诸兄弟问曰今日刘元帅者主上

 之所𠋣任反菲薄之江南穷秀才却礼遇如此其至我

 䓁不能无疑王曰我是国家大臣言动嚬𥬇系天下重

 轻整虽贵卖国叛臣也故折辱之令其知君臣义重若

 寒士数十皆诵法孔子者也在宋朝不坐燕不与何故

 而拘执于此况今国家起朔漠斯文不绝如线我更不

 尊礼则儒术且将扫地矣王之作兴斯文若此是大有

功于名教者也

许鲁斋先生在中书日命牙侩雇一仆役时选一能应对

闲礼莭者进郤之曰特欲老实耳他日领一蓬首垢面

愚𫘤之人来遂用之侩请问其故先生曰谚云马𮪍上

䓁马牛用中䓁牛人使下䓁人马上䓁能致逺牛中䓁

良善人下䓁易驯(⿱艹石)其聦明过我则我反为所使矣假

如司马温公家一仆二十年止称君实秀才⿱⺾⿰𩵋禾子瞻学

士来谒闻而教之明日改称太参公相公惊问以实告

 公曰好一仆𬒳⿱⺾⿰𩵋禾东坡教坏了这便是様子

至正壬辰春自杭州避难居湖州三月廿三日黒气亘天

 电电以雨有物若果核与雨杂下五色间错光茔坚固

 破其实食之似松子仁人皆曰娑婆𣗳子閠月十二日

 复雨八月过杭州因知三月十八日亦雨如湖州郡人

 𥘉不以为异及九月十日红巾犯省治雨核之地悉𬒳

 兵火无有处屋宇如故余弗之信九月廿六日湖州䧟

 仪凤桥四向焚戮特甚追思雨核时桥四向为最多信

 前言不诬也后闻池州亦然与杭日同池州之祸尤


 惨也按白乐天诗集载月中尝坠桂子于天笁寺叶石

 林王涧杂书亦云仁宗天圣中七月八月两月之望有

 桂子从空降如雨其大如豆杂黄白黒二色食之味辛

寺僧遵式取以种得二十五本二书岂尽妄耶此理殊

不可暁但今又为时䜟尤可异也

俗呼牝马为课马者唐六典凡牝四㳺五课羊则当年而

课之课岁课驹犊也

今人之指佣工者曰客作三国时已有此语焦光饥则出

为人客作饱食而已

今人以米汤和八塩草灰 -- 灰 以圑鸭卵谓曰咸杬子按齐

民要术用杬木皮淹渍故名之若作圆字写则误

 矣

官制资品

文宗之御奎章日举士虞集博士柯九思常侍从以讨论

 法书名画为事时授经即掲徯斯亦在列比之集九思

 之承宠眷者则稍䟽因潜著一书曰奎章政要以进二

人不知也万㡬之睱毎赐披览及晏朝有𦘕授经郎献

书图行于世厥有深意存焉句曲外史张雨题诗曰侍

书爱题博士𦘕日日退朝书满床奎章阁中𮗚政要无

 人知有授经郎盖柯作𦘕虞必题故云

刘信甫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州人郡富商曹氏奴曹濒死以孤托之孤渐长

 孤之叔利孤财妄诉于府曰某家赀产未尝分析今悉

 为侄所㩀郡守刘察其诈直之叔之子以父讼不胜渐

 且愤毒父死而复诉于府曰弟挟怨杀吾父⿺辶商逹鲁花

 赤马马火者受署之𥘉与守不和竟欲置孤法并得以

 中守引致百馀人皆抑使诬服曰孤俾某等杀叔守受

 孤贿(⿱艹石)干末鞠信甫信甫曰杀人者某也孤实不知守

 亦无贿既𬒳鍜錬无完肤终无两辞𥘉信甫先遣人宻

 送孤至京师避于一逹䆠家嘱之曰慎毋出至是乃厚

 以金帛赂逹鲁花赤孤得无预而信甫减死既岀叩跸

 陈告逹鲁花赤以罪罢去守复官凡狱讼道里费盖巨

 万计孤归悉算偿信甫曰奴之富皆主翁之䕃也今主

 有难奴救脱之分内事耳宁望求报哉力辞不受

至正壬辰𫟪寇䧟常州守吏望风奔溃徐妇倡者寇命

 以佐燕乃愤詈弗从竟剚死之未㡬江浙平章定定来

克复儒流吴寅夫赵君谟等以从逆伏诛嘉兴张翔南

翼作忠徐倡诗以白于世曰西神峨峨睢孽蔓乘兵𡍼

 甿膏国武乏兴唶尓尸素营贿朋城弗典守妖孤凌彼

章逢之徒SKchar伦魁能蒲伏詟服倒授太阿傔以承天廓

 不白暑雨冰纲常沦随线绝罔凭胡为优徐倡冶容𠋣

市矜鬕妖驱之俾侑乐頩玉肆詈无凌兢噤讴裭舞馀

恕鬟植鬅鬙铅为钢刄划𭙶载营霸灼上升頋守臣巨

儒汗恧䘖愧死莫惩二义磅礴忠义气独出下里孰可

 仍桓桓执夷徒乃反经沟塍尓倡丹𠂻烛日月易粉黛

 誉声绳绳汗渎流回清𪷁盖呉尝室其少妹且与生子

 名教中所不齿者一死固有馀辜赵颇纯谨老成乃亦

 在列可哀也巳随𨼆漫录载宋端平二年荣全㩀髙邮

 城叛召官奴毛惜惜佐酒骂曰汝本徤儿官家何负

 汝而反吾有死耳不能为反贼行酒全以刃裂口立命

 脔之骂至死不绝后阃臣以闻特封英烈夫人且赐庙

 潘紫岩有诗曰淮海艶SKchar毛惜惜蛾眉有此万人英恨

 无七首学秦女向使裹头真杲卿玉骨花颜城下土冰

 魂雪𩲸史间名古今无限要金者歌舞筵中过一生噫

当是时也奸凶得志埶熖熏天虽厚禄重臣峨SKchar世儒

罔不效力执事战兢奔走于指麾之下而俳下贱乃能

𡚒不頋身独何仁与夫徐氏之与英烈夫人同一死耳

 而无有为之举申

朝廷褒赠封号以为世𭄿惜㦲

北方凡皂雕作巢所在官司必令人穷巢探𡖉较其多寡

 如一巢而三𡖉者置卒守謢日觇视之及其成鷇一乃

 狗耳取以饲飬进之于朝其状与狗无异但耳尾上多

 毛羽数根而已田猎之际雕则戾天狗则走陆所逐同

 至名曰鹰背狗盖

至正乙未五月廿三日曰入时平江在城忽闻东南方军

声且渐近惊走觇视巳无所有但见黒云一簇中仿佛

皆𩔖人马而前后火光(⿱艹石)灯烛者莫知其算迤𨓦由西

北方而𣳚惟葑门至齐门居民屋脊龙要悉掲去屋内

床榻屏风俱仆醋坊桥董家杂物铺失白米十馀石醤

 一缸不知置之何地此等怪事竟不可暁

至正乙未春中书省臣进奏遣兵部员外郎刘谦来江南

募民𥙷路府州司县官自五品至九品入粟有差非旧

例之职专茶塩务场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者比虽功名逼人无有𩓑之者既

而抵松江时知府崔思诚惟知曲承使命不问民间有

粟与否也乃拘集属县巨室㸃科十二名众皆号泣告

 诉曽弗之頋辄施拷掠抑使承伏即填空名告身授之

平江路逹鲁花赤六十不避谴斥力争以为不可竟无

 一人应募者崔闻之深自悔赧

曹公克明铿号以斋宛平人为湖广行省员外郎日麻阳

主簿顾渊白SKchar书问讯且以辰砂一包见𭔃未及启封

漫尓置箧笥中后有宪官过访因论制药谓苦无好辰

 砂公曰我有一故人尝以此为惠当奉送及取视乃有

 砂金三两杂其内公惊叹曰渊白以我为何如人也时

渊白已没呼其子归之其廉洁如此官至礼部尚书谥

 文穆

王渊字(⿱艹石)水钱唐人善山水人物尤长于花竹翎毛㓜时

获侍赵魏公故多得公指教所以传色特妙天暦中画

集庆龙翔寺两庑壁时都下刘捴管者捴其事刘命(⿱艹石)

水于门首壁上作一鬼其壁髙三丈馀难于着笔因取

 𥿄连黏粉本以呈刘曰好则好矣其如手足长短何(⿱艹石)

水不得其理因具酒礼再拜求教于刘刘曰子能不耻

 下问吾当告焉若先配定尺寸画为裸体然后加以衣

 SKchar则不差矣(⿱艹石)水受教而退依法为之果善

南村辍耕录卷之七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