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真經註疏/卷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南華真經註疏
◀上一卷 卷二十一 外篇達生第十九 下一卷▶


南華真經注疏卷之二十一

河南郭象注

唐西華法師成玄英疏

外篇達生第十九[编辑]

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為;

〔注〕生之所無以為者,分外物也。

達命之情者,不務知之所無奈何。

〔注〕知之所無奈何者,命表事也。

〔疏〕夫人之生也,各有素分,形之妍醜,命之脩短,奚及貧富貴賤,愚智窮通,一毫已上,無非命也。故達生於性命之士,性靈明照,終不責於分外,為己事務也,一生命之所鍾者,皆智慮之所無奈之何也。

養形必先之以物,物有餘而形不養者有之矣;

〔注〕知止其分,物稱其生,生斯足矣,有餘則傷?

〔疏〕物者,謂資貨衣食,旦夕所須。夫頤養身形,先須用物,而物有分限,不可無涯。故几鄙之徒,積聚有餘而養衛不足者,世有之矣。有生必先無離形,形不離而生亡者有之矣。

〔注〕守形太甚,故生亡也。

〔疏〕既有此浮生,而不能離形遺智,愛形太甚,亡失全生之道也。如此之類,世有之矣。

生之來不能卻,其去不能止。

〔注〕非我所制,則無為有懷於其問。

〔疏〕生死去來,委之造物,妙達斯原,故無所惡。

悲夫。世之人以為養形足以存生;

〔注〕故彌養之而彌失之。

〔疏〕夫壽夭去來,非己所制。而世俗之人,不悟斯理,食多資貨,厚養其身,妄謂足以存生,深可悲欺。

而養形果不足以存生,

〔注〕養之彌厚,則死地彌至。

〔疏〕厚養其形,彌速其死,故次定不足以存生。

則世奚足為哉。

〔注〕莫若放而任之。

〔疏〕夫馳逐物境,本為資生。生既非養所存,故知世間物務,何足為也。

雖不足為而不可不為者,其為不免矣。

〔注〕性分各自為者,皆在至理中來,故不可免也,是以善養生者,從而任之。

〔疏〕分外之事,不足為也;分內之事,不可不為也。夫目見耳聽足行心知者,稟之性理,雖為無為,故不務免也。

夫欲免為形者,莫如棄世。棄世則無累,無累則正平,正平則與彼更生,更生則幾矣。

〔注〕更生者,日新之謂也。付之日新,則性命盡矣。

〔疏〕幾,盡也。更生,日新也。夫欲有為養形者,無過棄卻世問分外之事。棄世則無憂累,無憂累則合於正真平等之道,平正則冥於日新之變,故能盡道之玄妙。

事奚足棄而生奚足遺?棄事則形不勞,遺生則精不虧。

〔注〕所以遺棄之。

〔疏〕人世虛無,何足損棄?生涯空幻,何足遺忘?故棄世事則形逸而不勞,遺生涯則神凝而不損也。

夫形全精復,與天為一。

〔注〕俱不為也。

〔疏〕夫形全不擾,故能保完天命;精固不虧,所以復本還原;形神全固,故與玄天之德為一。

天地者,萬物之父母也,

〔注〕無所偏為,故能子萬物。

〔疏〕夫二儀無心而生化萬物,故與天地合德者,群生之父母。

合則成體,散則成始。

〔注〕所在皆成,無常處。

〔疏〕夫陰陽混合,則成體質,氣息離散,則反於未生之始。

形精不虧,是謂能移;

〔注〕與化俱也。

〔疏〕移者,遷轉之謂也。夫不勞於形,不虧其精者,故能隨變任化而與物俱遷也。

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注〕還輔其自然也。

〔疏〕相,助也。夫遣之又遣,乃曰精之又精,是以反本還元,輔於自然之道也。

子列子問關尹曰:至人潛行不室,

〔注〕其心虛,故能御群實。

〔疏〕古人稱師曰子,亦是有德之嘉名。具斯二義,故曰子列子,即列禦寇也,關尹姓尹,名喜,字公度,為函谷關令,故曰關令尹真人;是老子弟子,懷道抱德,故禦寇詢之也。窒,塞也。夫至極聖人,和光匿耀,潛伏行世,混跡同塵,不為物境障礙,故等虛室,空而無塞。本亦作空字。

蹈火不熱,行乎萬物之上而不慄。

〔注〕至適,故無不可耳,非物往可之。

〔疏〕冥於寒暑,故不能災;一於高卑,故心不恐懼。

請問何以至於此?

〔疏〕總結前問意也。

關尹曰:是純氣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

〔疏〕夫不為外物侵傷者,乃是保守純和之氣,養於性澹之心而致之也,非關運役心智,分別巧詐,勇次果敢而得之。

列。居,予語汝。

〔疏〕命禦寇令復坐,我告汝至言也。凡有貌象聲色者,皆物也,物與物何以相遠?

〔注〕唯無心者獨逮耳。

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

〔注〕同是形色之物耳,未足以相先也。

〔疏〕夫形貌聲色,可見聞者,皆為物也。二彼俱物,何足以遠,亦何足以先至乎?俱是聲色故也。唯當非色非聲,絕視絕聽者,故能超貌象之外,在萬物之先也。

則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無所化,

〔注〕常遊於極。

〔疏〕夫不色不形,故能造形色者也;無變無化,故能變化於萬物者也。是以群有從造化而受形,任變化之妙本。

夫得是而窮之者,物焉得而止焉。

〔注〕夫至極者,非物所制。

〔疏〕夫得造化之深根,自然之妙本,而窮理盡性者,世問萬物,何得止正而控馭焉。故當獨往獨來,出沒自在,乘正御辮,於何待焉。

彼將處乎不淫之度,

〔注〕止於所受之命。

〔疏〕彼之得道聖人,方將處心虛澹,其度量宏博,終不滯於世問。

而藏乎無端之紀。

〔注〕冥然與變化汨新。

〔疏〕大道無端無緒,不始不終,即用比混沌而為紀綱,故聖人藏心晦跡於恍惚之鄉也。

遊乎萬物之所終始,

〔注〕終始者,物之極。

〔疏〕夫物所始終,謂造化也。言生死始終,皆是造化,物固以終始為造化也。而聖人於任乎自然之境,遨遊乎造化之場。

壹其性,

〔注〕飾則二矣。

〔疏〕率性而動,故不二也。

養其氣,

〔注〕不以心使之。

〔疏〕吐納虛夷,故愛養元氣。

合其德,

〔注〕不以物離性。

〔疏〕抱一不離,故常與玄德冥合也。

以通乎物之所造。

〔注〕萬物皆造放自爾。

〔疏〕物之所造,自然也。既一性合德,與亦相應,故能達至道之原,通自然之本。

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無卻,物奚自入焉。

〔疏〕是者,指斥以前聖人也。自,從也。若是者,共保守自然之道,全而不虧,其心神凝照,曾無問那,故世俗事物,何從而入於靈府哉。

夫醉者之墜車,雖疾不死。骨節與人同而犯害與人異,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墜亦不知也,死生驚懼不入乎其胸中,是故選物而不摺。

〔疏〕自此已下,几有三譬,以況聖人任獨無心。一者醉人,二者利劍,三者飄瓦,此則是初。夫醉人乘車,忽然顛墜,須復困疾,叉當不死。其謂心無綠慮,神照凝全,既而乘墜不知,死生不入,是故選於外物而情無摺懼。

彼得全於酒而猶若是,

〔注〕醉故失其所知耳,非自然無心者也。

而況得全於天乎?

〔疏〕彼之醉人,因於困酒,猶得暫時凝澹,不為物傷,而況德全聖人,冥於自然之道者乎。物莫之傷,故其冥矣。

聖人藏於天,故莫之能傷也。

〔注〕不閥性分之外,故曰藏。

〔疏〕夫聖人照等三光,智周萬物,藏光塞智於自然之境,故物莫之傷矣。

復條者不折模干,

〔注〕夫干將鎮娜,雖與偉為用,然報偉者不事折之,以其無心。

〔疏〕此第二諭也。干將鎮娜,並古之良劍。雖用劍殺害,因以結偉,而報偉之人,終不瞋怒此劍而折之也,其為無心,故物莫之害也。

雖有恢心者不怨飄瓦,

〔注〕飄落之瓦,雖復中人,人莫之怨者,由其無情。

〔疏〕飄落之瓦,偶爾傷人,雖恢逆褊心之夫,終不怨恨,為瓦是無心之物。此第三諭也。

是以天下平均。

〔注〕凡不平者,由有情。

故無攻戰之亂,無殺戮之刑者,由此道也。

〔注〕無情之道大矣。

〔疏〕夫海內清平,遐荒靜息,野無攻戰之亂,朝無殺戮之刑者,蓋由此無為之道,無心聖人,故致之也。是知無心之義大矣。

不聞人之天,而開天之天,

〔注〕不慮而知,開天也;知而後感,開人也。然則開天者,性之動也;開人者,知之用也。

〔疏〕郭注云:不慮而知,開天者也;知而後感,開人者也。然則開天者,性之動;開人者,智之用。郭得之矣,無勞更釋。

開天者德生,

〔注〕性動者,遇物而當足則忘餘,斯德生也。

開人者賊生。

〔注〕知用者,從感而求,劫而不已,斯賊生也。

〔疏〕夫率性而動,動而常寂,故德生也。運者御世,為害極深,故賊生也。《老經》云,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德也。

不厭其天,不忽於人,

〔注〕任其天性而動,則人理亦自全矣。

〔疏〕常用自然之性,不厭天者也;任智自照於物,斯不忽人者也。

民幾乎以其真。

〔注〕民之所息,偽之所生,常在於知用,不在於性動也。

〔疏〕幾,盡也。因天任人,性動智用,而人天無別,知用不殊,是以率土盡真,蒼生無偽也。

仲尼適楚,出於林中,見痴樓者承蜩,猶攘之也。

〔疏〕痴償,老人曲腰之貌。承蜩,取蟬也。攘,拾也。孔子聘楚,行出林籟之中,遇老公以竿承蟬,如倪拾地芥,一無遺也。

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

〔疏〕怪其巧妙一至於斯,故問其方。答云有道也。

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墜,則失者錙銖;

〔注〕累二丸於竿頭,是用手之停審也。故其承蜩,所失者不過錙銖之問也。

〔疏〕錙銖,稱兩之微數也?初學承蜩,時經半歲,運手停審,故所失不多o

累三而不墜,則失者十一;

〔注〕所失愈多。

〔疏〕時節猶久,累丸微多,所承之蜩十失其一也。

累五而不墜,猶攘之也。

〔注〕停審之至,故乃無所復失。

〔疏〕累五丸於竿頭,一無墜落,停審之意,遂到於斯,是以承蜩蟬猶如倪拾。

吾處身也,若標株拘;吾執臂也,若點槁木之枝;

〔注〕不動之至。

〔疏〕拘,謂斫殘枯樹枝也。執,用也。我安處身心,猶如枯樹,用臂執竿,若槁木之枝,凝寂停審,不動之至。斯言有道,此之謂也。

雖天地之大,萬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

〔疏〕二儀極大,萬物甚多,而運智用心,唯在蜩翼,蜩翼之外,無他綠慮也。

吾不反不側,不以萬物易蜩之翼,何為而不得。

〔注〕遺彼故得此。

〔疏〕反側,猶變動也。外息攀緣,內心凝靜,萬物雖眾,不奪蜩翼之知,是以事同拾芥,何為不得也。

孔子顧謂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於神,其拘樓文人之謂乎。

〔疏〕夫運心用志,凝靜不離,故累丸承蜩,妙疑神鬼。而尼父勉勗門人,故云痴償丈人之謂也。

顏淵問仲尼曰:吾嘗濟乎觴深之淵,津人操舟若神。

〔疏〕觴深,淵名也。其狀似柄,因以為名,在宋國也。津人,謂津濟之人也。操,捉也。顏回嘗經行李,濟渡斯淵,而津人操舟,甚有方便,其便僻機巧,妙若神鬼,顏面怪之,故問夫子。

吾問焉,曰:操舟可學邪?曰:可。善游者數能。

〔注〕言物雖有性,亦須數習而後能耳。

〔疏〕顏回問:可學?答曰:好游涉者,數習則能。夫物雖察之自然,亦有習以成性者。

若乃夫沒人,則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

〔注〕沒一人,謂能騖沒於水底。

〔疏〕注云:謂騖沒水底。驚,鴨子也。謂津人便水,沒入水下,猶如鴨烏沒水,因而捉舟。

吾問焉而不吾告,敢問何謂也?仲尼曰:善遊者數能,忘水也。

〔注〕習以成性,遂若自然。

〔疏〕好遊於水,數習故能,心無忌憚,忘水者也。

若乃夫沒人之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彼視淵若陵,視舟之覆猶其車卻也。

〔注〕視淵若陵,故視舟之覆於淵,猶車之卻退於圾也。

〔疏〕好水數游,習以成性,遂使顧視淵潭,猶如陵陸,假令舟之顛覆,亦如車之卻退於阪。

覆卻萬方陳乎前而不得入其舍,

〔注〕覆卻雖多而猶不以經懷,以其性便故也。

〔疏〕合,猶心中也。隨舟進退,方便萬端,陳在目前,不關懷抱。既不忘水,豈復勞心。

惡往而不暇。

〔注〕所遇皆閒暇也。

〔疏〕率性操舟,任真游水心無矜係,何往不閑。豈唯操舟,學道亦爾,但能忘遣,即是達生。

以瓦注者巧,以鉤注者憚,以黃金注者婚。

〔注〕所要愈重,則其心愈矜也。

〔疏〕注,射也。用瓦器賤物而戲賭射者,既心無矜惜,故巧而中也。以鈞帶賭者,以其物稍貴恐不中探,故心生怖懼而不著也。用黃金賭者,既是極貴之物,矜而惜之,故心智昏亂而不中也。是以津人以忘遣故若神,射者以矜物故昏亂。是以矜之則拙,忘之則巧,勗諸學者,幸志之焉。

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則重外也。凡外重者內拙。

〔注〕夫欲養生全內者,其唯無所矜重也。

〔疏〕夫射者之心,巧拙無二,為重於外物,故心有所矜,只為貴重黃金,故內心昏拙,豈唯在射,萬事亦然。

田開之見周威公。威公曰:吾聞祝腎學生,

〔注〕學生者務中適。

吾子與祝腎遊,亦何聞焉?

〔疏〕姓田,名開之,學道之人。姓祝,名腎,懷道者也。周公之胤,莫顯其名,食采於周,鎰日威也。素聞祝腎學養生之道,開之既從遊學,未知何所聞乎?有此咨疑,庶稟其衛。

田開之曰:開之操拔警以侍門庭,亦何聞於夫子。

〔疏〕開之謂祝腎為夫子,技簪,掃帚也。言我操提掃帚,參侍門戶,灑。掃庭前而已,亦何敢輒問先生之道乎。古人事師,皆擁簪以充役也。

威公曰:田子無讓,寡人願聞之。

〔疏〕讓,猶謙也。養生之道,寡人願聞,幸請指陳,不勞謙遜。

開之曰:聞之夫子曰:善養生者,若牧羊然,視其後者而鞭之。

〔疏〕我承祝腎之說,養生譬之牧羊,鞭其後者,令其折中。

威公曰:何謂也?

〔疏〕未悟田開之言,故更發疑問。

田開之曰:魯有單豹者,巖居而水飲,不與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猶有嬰兒之色,不幸遇餓虎,餓虎殺而食之。

〔疏〕姓單名豹,魯之隱者也。巖居飲水,不爭名利,雖復年事長老而形色不衰,久處山林,忽遭餓虎所食。

有張毅者,高門縣薄,無不走也,行年四十而有內熱之病以死。

〔疏〕姓張名毅,亦魯人也。高門,富貴之家也。縣薄,垂簾也。言張毅是流俗之人,追奔世利,高門甲第,朱戶垂簾,莫不馳驟參謁,趁走慶弔,形勞神弱,困而不休,於是內熱發背而死。

豹養其內而虎食其外,毅養其外而病攻其內,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後者也。

〔注〕夫守一方之事至於過理者,不及於會通之適也。鞭其後者,去其不及也。

〔疏〕單豹寡欲清虛,養其內德而虎食其外。張毅交游世貴,養其形骸一而病攻其內以死。此二子各滯一邊,未為折中,故並不鞭其後也。

仲尼白:無入而藏,

〔注〕曰藏既內矣,而又入之,此過於入也。

〔疏〕注云,入既入矣,而又藏之。偏滯於處,此單豹也。

無出而陽,

〔注〕陽既外矣,而又出之,此過於出也。

〔疏〕陽,顯也。出既出矣,而又顯之。偏滯於出,此張毅也。

柴立其中央。

〔注〕若槁木之無心而中適,是立也。

〔疏〕柴,木也。不滯於出,不滯於處,出處雙遣,如槁木之無情,妙拾二邊,而獨立於一中之道。

三者若得,其名必極。

〔注〕名極而實萬也。

〔疏〕夫因名詮理,從理生名。若得已前三句語意者,則理窮而名極者也。亦言:得此三者名為證至極之人也。

夫畏塗者,十殺一人,則父子兄弟相戒也,必盛卒徒而後敢出焉,不亦知乎。

〔疏〕塗,道路也。夫路有劫賊,臉難可畏,十人同行,一人被殺,則親情相戒,不敢輕行,彊盛卒伍,多結徒伴,斟量平安,然後敢去。豈不知全身遠害乎。

人之所取畏者,衽席之上,飲食之問;而不知為之戒者,過也。

〔注〕十殺一耳,便大畏之;至於色欲之害,動皆之死地而莫不冒之,斯過之甚也。

〔疏〕衽,衣服也。夫塗路息難,十殺其一,猶相戒慎,不敢輕行。況飲食之問,不能將節,衽席之上,恣其淫蕩,動之死地,萬無一全。舉世皆然,深為罪過。

祝宗人玄端以臨牢莢,說蠡,

〔疏〕祝,祝史也,如今太宰六祝官也。玄端,衣冠。笑,圈也。競,褚也。夫饗祭宗廟,必有祝史,具於玄端冠服,執版而祭鬼神。未祭之問,臨圈說競。說競之文,在於下也。

曰:汝奚惡死?吾將三月滕汝,十日戒,三日齋,藉白茅,加汝肩屍乎彫俎之上,則汝為之乎?

〔疏〕豢,養也。俎,盛肉器也,謂彫飾之俎也。說彘曰:汝何須好生而惡死乎?我將養汝以好食,齋戒以潔清,藉神坐以白茅,置汝身於俎上,如此相待,豈不欲為之乎?

為負謀,曰不如食以糠糟而錯之牢莢之中,自為謀,則苟生有軒冕之尊,死得於朦楣之上、聚樓之中則為之。為氤謀則去之,自為謀則取之,所異亂者何也?

〔注〕欲贍則身亡,理常俱耳,不問人獸也。

〔疏〕錯,置也。豚,畫飾也;循,笑車也;謂畫斬車也。聚悽,棺檸也。為競謀者,不如置之圈內,食之糟糠,不用白茅,無勞彫俎;自為謀,則苟且生時有乘軒戴冕之尊,死則置於棺中,載於循車之上,則欲得為之。為競謀則去白茅彫俎,自為謀則取於軒冕循車,而異競者何也?此蓋顛倒愚癡,非達生之性者也。

桓公田於澤,管仲御,見鬼。焉公撫管仲之手曰:仲父何見?對曰:臣無所見。

〔疏〕公,即桓公小白也。畋獵於野澤之下,而使管夷吾御車。公因見鬼,心有所怖懼,執管之手問之。答日:臣無所見。此章明凡百病患,多因妄係而成。

公反,談請為病,數日不出。

〔疏〕談飴,是懈怠之容,亦是數悶之貌。既見鬼,憂惶而歸,遂成病息,所以不出。

齊士有皇子告敖者曰:公則自傷,鬼惡能傷公。

〔疏〕姓皇子,字告敖,齊之賢人也。既聞公有病,來問之,云:公妄係在心,自遭傷病。鬼有何力,而能傷公。欲以正理遣其邪病也。

夫忿痛之氣,散而不反,則為不足;

〔疏〕夫人忿怒則清聚邪氣,於是精魂離散,不歸於身,則心虛弊犯神,道不足也。

上而不下,則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則使人善忘;不上不下,中身當心,則為病。

〔疏〕夫邪氣上而不下,則上攻於頭,令人心中怖懼,鬱而好怒;下而不上,陽伏陰散,精神恍惚,故好忘也。夫心者,五藏之主,神靈之宅,故熙當身心則為病。

桓公曰:然則有鬼乎?曰:有。

〔疏〕公問所由,答言有鬼。

沈有履,鼇有髻。

〔疏〕沈者,水下泥之中,有鬼曰履。寵神,其狀如美女,著赤女衣,名髻也。

戶內之煩壤,雷霆處之;

〔疏〕門戶內糞壤之中,其問有鬼,名曰雷霆。

東北方之下者,倍阿鮭聾躍之;

〔疏〕人宅中東北牆下有鬼,名陪阿鮭聾,躍狀如小兒,長一尺四寸,黑衣赤憤,帶劍持戟。

西北方之下者,則秩陽處之。

〔疏〕豹頭馬尾,名日泱陽。

水有罔象,

〔疏〕注云,狀如小兒,黑色,赤衣,大耳,長臂,名日罔象。

丘有幸,

〔疏〕其狀如狗,有角,身有文彩。

山有夔,

〔疏〕大如牛,狀如鼓一,足行也。

野有徬徨,

〔疏〕其狀如蛇,兩頭,五彩。

澤有委蛇。公曰:請問,委蛇之狀何如?

〔疏〕桓公見鬼,本在澤中,既聞委蛇,故問其狀。

皇子曰:委蛇,其大如轂,其長如轅,紫衣而朱冠。其為物也,惡聞雷車之聲,則捧其首而立。見之者殆乎霸。桓公賑然而笑曰:此寡人之所見者也。

〔疏〕賑,喜笑貌也。殆,近也。若見委蛇,近為霸主。桓公聞說,大笑歡之:我所見正是此也。

於是正衣冠與之坐,不終日而不知病之去也。

〔注〕此章盲憂來而累生者,不明也;息去而性得者,達理也。

〔疏〕聞說委蛇,情中暢適,於是整衣冠,共語論,不終日而情抱豁然,不知疾病從何而去也。

紀省子為王養鬥雞。

〔疏〕姓紀,名清子,亦作消字,隨字讀之。為齊王養難,擬鬥也。此章明不叉稟生知自然之理,亦有積習以成性者。

十日而問:雞已乎?曰:未也,方虛橋而恃氣。

〔疏〕養經十日,堪鬥乎?答曰:始恃驕矜,自恃意氣,故未堪也。

十日又問,曰:未也。猶應嚮景。

〔疏〕見聞他雞,猶相應和若形聲影響也。

十日又問,曰:未也。猶疾視而盛氣。

〔疏〕顧視速疾,意氣強盛,心神尚動,故未堪也。

十日又問,曰:幾矣。雞雖有嗚者,已無變矣,

〔疏〕幾,盡也。都不驕矜,心神安定,雞雖之嗚,以無變摺。養難之妙,理盡於斯。

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矣,異雞無敢應者反走矣。

〔注〕此章言養之以至於全者,猶無敵於外,況自全乎。

〔疏〕神識安閑,形容審定,遙望之者,其猶木雞,不動不驚,其德全具,他人之雞,見之反走,天下無敵,誰敢應乎。

孔子觀於呂梁,縣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電鼇魚鼇之所不能游也。

〔疏〕呂粱,水名。解者不同,或言是西河離石有黃河縣絕之處,名呂梁也;或言蒲州二百里有龍門,河水所經,瀑布而下,亦名梁,或言宋國彭城縣之呂梁。八尺日初,計高二十四丈而縣下也。今者此水,縣注名高,蓋是寓言,談過其實耳。電者,似鼇而形大;毫者,類魚而有腳。此水瀑布既高,流波峽缺,遂使激湍騰沬三十里,至於水族,尚不能游,況在陸生,如何可涉。

見一丈夫游之,以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並流而拯之。

〔疏〕激湍沸涌,非人所能游,忽見丈夫,謂之遭溺而困苦,故命弟子隨流而拯接之。

數百步而出,被髮行歌而游於塘下。

〔疏〕塘,岸也。既安於水,故散髮而行歌,自得逍遙,敖遊岸下。

孔子從而問焉,曰:吾以子為鬼,察子則人也。請問,蹈水有道乎?

〔疏〕丈夫既不憚流波,行歌自若,尼父怪其如此,從而問之:我謂汝為鬼神,審觀察乃人也。汝能履深水,頗有道衛不乎?

曰:亡,吾無道。

〔疏〕答云:我更無道衍,直是久游則巧,習以性成耳。

吾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

〔疏〕我初始生於陵陸,遂與陵為故舊也。長大游於水中,習而成性也。既習水成性,心無懼憚,恣情放任,遂同自然天命也。

與齊俱入,與汨偕出,

〔注〕磨翁而旋入者,齊也;回伏而涌出者,汨也。

〔疏〕湍沸旋入,如磴心之轉者,齊也;回復騰漫而反出者,汨也。既與水相宜,事符天命,故出入齊汨,曾不介懷。郭注云磨翁而入者,關東人吹磴為磨,磨翁而入,是磴釭轉也。

從水之道而不為私焉。

〔注〕任水而不任己。

〔疏〕隨順於水,委償從流,不使私情輒懷違拒。從水尚爾,何況唯道是從乎。

此吾所以蹈之也。

〔疏〕更無道衍,理盡於斯。

孔子曰:何謂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

〔疏〕未開斯旨,請重釋之。

曰:吾生於陵而安於陵,故也;長於水而安於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注〕此章言人有偏能,得其所能而任之,則天下無難矣。用夫無難以涉生生之道,何往而不通也。

〔疏〕此之三義,並釋於前,無勞重解也。

梓慶削木為據,據成,見者驚猶鬼神。

〔注〕不似人所作也。

〔疏〕姓梓,名慶,魯大匠也。亦云:梓者,官號;鑪者,樂器似夾鍾。亦言:據似虎形,刻木為之。彫削巧妙,不類人工,見者驚疑,謂神鬼之所作也。

魯侯見而問焉,曰:子何術以為焉?

〔疏〕魯侯見其神妙,怪而問之:汝何道衍為此據焉?

對曰:臣工人,何術之有。雖然,有一焉。臣將為據,未嘗敢以耗氣也,必齊以靜心。

〔疏〕梓答云:臣是工巧村人,有何藝衍。雖復如是,亦有一法焉。臣欲為鍊之時,未嘗輒有攀綠,損耗神氣,叉齋戒清潔以靜心靈也。

齊三日,而不敢懷慶賞爵祿;

〔疏〕心跡既齊,几經三日,至於慶弔賞罰,官爵利祿,如斯之事,並不入於情田。

齊五日,不敢懷非譽巧拙;

〔疏〕齊日既多,心靈漸靜,故能非譽雙遣,巧拙兩忘。

齊七日,輒然忘吾有四枝形體也。當是時也,無公朝,

〔注〕視公朝若無,則跋慕之心絕矣。

〔疏〕輒然,不敢動貌也。齊潔既久,情義清虛,於是百體四肢,一時忘遣,輒然不動,均於枯木。既無意於公私,豈有懷於朝廷哉。

其巧專而外滑消;

〔注〕性外之事去也。

〔疏〕滑,亂也。專精內巧之心,消除外亂之事。

然後入山林,觀天性;形軀至矣,然後成見鑪,然後加手焉;不然則已。

〔注〕爻取村中者也。

〔疏〕外事既除,內心虛靜,於是入山林觀看天性好木,形容軀貌至精妙,而成事堪為鍊者,然後就手加工焉。若其不然,則止而不為。

則以天合天,

〔注〕不離其自然也。

〔疏〕機變雖加人工,木性常因自然,故以合天也。

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與。

〔注〕盡因物之妙,故乃疑是鬼神所作也。

〔疏〕所以據之微妙疑似鬼神者,只是因於天性,順其自然,故得如此。此章明順理則巧若神鬼,性乖則心勞而自拙也。

東野稷以御見莊公,進退中繩,左右旋中規。莊公以為文弗過也,

〔疏〕姓東野,名稷,古之善御人也,以御事魯莊公。左右旋轉,合規之圓,進退抑揚,中繩之直,莊公以為組繡織文,不能過乎此之妙也。

使之鉤百而反。

〔疏〕任馬旋回,如鈞之曲,百度反之,皆復其跡。

顏闔遇之,入見曰:稷之馬將敗。公密而不應。

〔疏〕姓顏,名闔,魯之賢人也,入見。莊公初不信,故密不應焉。

少焉,果敗而反。公曰:子何以知之?

〔疏〕少時之頃,馬困而敗。公問顏生,何以知此?

曰:其馬力竭矣,而猶求焉,故曰敗。

〔注〕斯明至當之不可過也。

〔疏〕答:馬力竭盡,而求其過分之能,故知叉敗也。非唯車馬,萬物皆然。

工捶旋而蓋規矩,指與物化而不以心稽,

〔疏〕旋,規也。規,圓也。稽,留也。任是堯時工人,稟性極巧;蓋用規矩,手隨物化,因物施巧,不稽留也。

故其靈臺而不極。

〔注〕雖工任之巧,猶任規矩,此言因物之易者也。

〔疏〕任物因循,忘懷虛淡,故其靈臺凝一而不桂桔也。

忘足,屨之適也;忘要,帶之適也;

〔注〕百體皆適,則都忘其身也。

知忘是非,心之適也;

〔注〕是非生於不適耳。

〔疏〕夫有履有帶,本為足為要;今既忘足要,履帶當閑適。亦猶心懷憂戚,為有是非;今則知忘是非,故心常適樂也。

不內變,不外從,事會之適也。

〔注〕所遇而安,故無所所變從也。

〔疏〕外智凝寂,內心不移物,境虛空,不從事,乃契會真道,所在常適。

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忘適之適也。

〔注〕識適者猶未適也。

〔疏〕始,本也。夫體道虛忘,本性常適,非由感物而後歡娛,則有時不適,本性常適,故無往不歡也。斯乃忘適之適,非有心適。

有孫休者,

〔疏〕姓孫,名休,魯人也。

踵門而詫子扁慶子曰:休居鄉不見謂不修,臨難不見謂不勇;然而田原不遇歲,事君不遇世,賓於鄉里,逐於州部,則胡罪乎天哉?休惡遇此命也?

〔疏〕踵,頻也。詫,告也,欺也。不能迷道而怨述遭,頻來至門而歎也,姓扁,名子慶,魯之賢人,孫休之師也。孫休俗人,不達天命,頻詣門而言之:我居鄉里,不見道我不修飾;臨於厄難,不見道我無勇武。而營田於平原,逢歲不熟,禾稼不收,處朝廷以事君,不遇聖明,不摩好爵。遭州部而放逐,被鄉閒而賓棄,有何罪於上天,苟遇斯之運命?

扁子曰:子獨不聞夫至人之自行邪?忘其肝膽,遺其耳目,

〔注〕閤付自然也。

〔疏〕夫至人立行,虛遠清高,故能內忘五藏之肝膽,外遺六根之耳目,蕩然空靜,無纖介於胸臆。

芒然彷徨乎塵垢之外,

〔注〕凡此真性,皆塵垢也。

逍遙乎無事之業,

〔注〕凡自為者,皆無事之業也。

〔疏〕芒然,無心之貌也。彷徨是縱放之名,逍遙是任適之稱。而處染不染,縱放於囂塵之表;涉事無事,任適於物務之中也。

是謂為而不恃,

〔注〕率性自為耳,非恃而為之。

長而不宰。

〔注〕任其自長耳,非宰而長之。

〔疏〕接物施化,不恃藉於我我勞;長養黎元,豈斷割而從己。事出《老經》。

今汝飾知以驚愚,脩身以明汙,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

〔疏〕汝光飾心智,驚動愚俗;修營身形,顯他汙穢;昭昭明白,自炫其能,猶如擔揭日月而行於世也,豈是韜光匿耀,以蒙養恬哉。

汝得全而形軀,具而九竅,無中道夭於聾盲跛賽而比於人數,亦幸矣,又何暇乎天之怨哉。子往矣。

〔疏〕而,汝也。得軀貌完全,九竅具足,復免中塗夭於聾盲跛賽,又得預於人倫,偕於人數,慶幸矣莫甚於斯,有何容暇怨於天道。子宜速往,無勞辭費。

孫子出。扁子入,坐有問,仰天而歎。

〔疏〕孫休聞道而出,扁子言訖而歸。俄頃之問,子慶嗟歎也。

弟子問曰:先生何為歎乎?

〔疏〕扁子門人問其嗟歎所以。

扁子曰:向者休來,吾告之以至人之德,吾恐其驚而遂至於惑也。

〔疏〕孫休頻來踵門而詫,迷迅居世,

坎軻不平,吾遂告以至人深玄之德,而器小言大,慮有漏機,恐其驚迫,更增其惑,是以吁欺也。

弟子曰:不然。孫子之所言是邪?先生之所言非邪?非固不能惑是。孫子所古。非邪?先生所言是邪?被固惑而來矣,又奚罪焉。

〔疏〕若孫子官是飾扁子言非,非理之言,鈴不惑是。若扁子言是,孫子言非,彼鈴以非故,來詣斯求是。進退尋責,何罪有乎。先主之欺,終成虛假。

扁子曰:不然。昔者有烏止於魯郊,魯君悅之,為具太牢以饗之,奏九韶以樂之,烏乃始憂悲眩視,不敢飲食。此之謂以己養養烏也。若夫以烏養養烏者,宜棲之深林,浮之江湖,食之以委蛇,則平陸而已矣。

〔注〕各有所便也。

〔疏〕此爰居之烏,非應瑞之物,魯侯潑賞,饗以太牢,事顯前篇,無勞重解。

今休,款啟寡聞之民也,吾告以至人之德,譬之若載鼷以車馬,樂鴳以鍾鼓也。彼又惡能無驚乎哉。

〔注〕此章言善養生者各任性分之適而至矣哉。

〔疏〕鼷,小鼠也。鴳,雀也。孫休是寡識少聞之人,應須款曲啟發其事。今乃告以至人之德,大道玄妙之言,何異乎載小鼠以大車,娛鴳雀以韶樂。既御小而用大,亦何能無驚懼者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