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真經註疏/卷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南華真經註疏
◀上一卷 卷二十八 雜篇外物第二十六 下一卷▶


南華真經注疏卷之二十八

河南郭象注

唐西華法師成玄英疏

雜篇外物第二十六[编辑]

外物不可必,

〔疏〕域心執固,謂必然也。夫人間事物,參差萬緒,惟安大順,則所在虛通,若其逆物執情,必遭禍害。

故龍逄誅,比干戮,箕子狂,惡來死,桀紂亡。

〔注〕善惡之所政,俱不可必也。

〔疏〕龍逢比干,《外篇》已解。箕子,殷紂之庶叔也,忠諫不從,懼紂之害,所以徉狂,亦終不免殺戮。惡來,紂之佞臣,畢志從紂,所以俱亡。

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員流于江,萇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為碧。

〔注〕精誠之至。

〔疏〕碧,玉也。子胥、萇弘,《外篇》已釋。而言流江者,忠諫夫差,夫差殺之,取馬皮作袋,為鴟烏之形,盛伍員屍,浮之江水,故云流于江。萇弘遭譖,被放歸蜀,自恨忠而遭譖,遂刳腸而死。蜀人感之,以匱盛其血,三年而化為碧玉,乃精誠之至也。

人親莫不欲其子之孝,而孝未必愛,故孝己憂而曾參悲。

〔注〕是以至人無心而應物,唯變所適。

〔疏〕孝己,殷高宗之子也。遭後母之難,憂苦而死。曾參至孝,而父母憎之,常遭父母打,鄰乎死地,故悲泣也。夫父子天性,君臣義重,而至忠至孝,尚有不愛不知,況乎世事萬塗,而可必固者。唯當忠懷物我,適可全身遠害。

與木相摩則然,金與火相守則流。

〔疏〕夫木生火,火尅金,五行之氣,自然之理,故木摩木則生火,守金則金爍。是以誠心執固而必於外物者,爍滅之敗。

陰陽錯行,則天地大絃,於是乎有雷有霆,水中有火,乃焚大槐。

〔注〕所謂錯行。

〔疏〕水中有火,電也。乃焚大槐,霹靂也。陰陽錯亂,不順五行,故雷霆擊怒,驚駭萬物。人乖和氣,敗損亦然。

有甚憂兩陷無所逃,

〔注〕苟不能忘形,則隨形所遭而陷於憂樂,左右無宜也。

〔疏〕不能虛志而忘形,域心執固,是以馳情於榮辱二境,陷溺於憂樂二邊,無處逃形。

螴蜳不得成,

〔注〕矜之愈重,則所在為難,莫知所守,故不得成。

〔疏〕螴蜳,猶怵惕也。不能忘情,忘懷矜惜,故雖勞形怵慮而卒無所成。

心若縣於天地之間,

〔注〕所希趺者高而闊也。

〔疏〕心徇有為,高而且遠,馳情逐物,通乎宇宙。

慰慰沈屯,

〔注〕非情夷平暢也。

〔疏〕遂心則慰喜,乖意則昏悶,遇境則沈溺,觸物則屯邅,既非清夷,豈是平暢。

利害相摩,生火甚多,

〔注〕內熱故也。

〔疏〕夫利者必有害,蟬鵲是也。纓纏於利害之間,內心恒熱,枚生火多矣。

眾人焚和,

〔注〕眾人而遺利則和,若利害存懷,則其和焚也。

〔疏〕焚,燒也。眾人,猶俗人也,不能守分無為,而每馳心利害,

內熱如火,故燒焰中和之性。

月固不勝火,

〔注〕大而闇則多累,小而明則知分。

〔疏〕月雖大而光圓,火雖小而明照。諭志大而多貪,不如小心守分。

於是乎有僓然而道盡。

〔注〕唯僓然無矜,遺形自得,道乃盡也。

〔疏〕僓然,放任不矜之貌。忘情利害,淡爾不矜,虛玄道理,乃盡於此也。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

〔疏〕監河侯,魏文侯也。莊子高素,不事有為,家業既貧,故來貸粟。

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

〔疏〕諾,許也。銅鐵之類,皆名為金,此非黃金也。待我歲終,得百姓租賦封邑之物乃貸子。

莊周忿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邪?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

〔疏〕波浪小臣,困於車轍,君頗有水以相救乎?

周曰:諾。我且南遊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

〔疏〕西江,蜀江也。江水至多,北流者眾,惟蜀江從西來,故謂之西江是也。

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无所處。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魚之律。

〔注〕此言當理無小,苟其不當,雖大何益。

〔疏〕索,求。肆,市。常行海水鮒魚,波浪失於常處,升斗之水,可以全生,乃激西江,非所宜也。既其不救斯須,不如求我於乾魚之肆。此言事無大小,時有機宜、苟不逗機,雖大無益也。

任公子為大鉤巨緇,五十犗以為餌,

〔疏〕任,國名,任國之公子。巨,大也。緇,黑繩也。犗,犍牛也。餌,鉤頭肉。既為巨鉤,故用大繩,縣五十頭牛以為餌。

蹲乎會稽,投竿東海,

〔疏〕號為巨鉤,期年不得魚。蹲,踞也;踞,坐也,踞其山。

旦旦而釣,期年不得魚。已而大魚食之,牽巨鉤,錎沒而下,驚揚而奮髻,白波若山,海水震盪,聲侔鬼神,憚赫千里。

〔疏〕期年之外有大魚吞鉤,於是牽鉤陷沒,馳驚而下,揚其頭尾,奮其鱗鬢,遂使白波如山,洪波際日。

任公子得若魚,離而腊之,自制河以東,蒼梧已北,莫不厭若魚者。

〔疏〕若魚,海神也。淛,浙江也。蒼梧,山名,在嶺南,舜葬之所。海神肉多,分為脯腊,自五嶺已北,三湘已東皆厭之。

已而後世輇才諷說之徒,皆驚而相告也。

〔疏〕代末季葉,才智輕浮,諷誦詞說,不敦玄道,聞得大魚,驚而相語。輕字有作輇字者,輇,量也。

夫揭竿累,趨灌瀆,守鯢鮒,其於得大魚難矣。

〔疏〕累,細繩也。鯢鮒,小魚也。擔揭細小之竿繩,趨走溉灌之溝瀆,適得鯢鮒,難獲大魚也。

飾小說以干縣令,其於大達亦遠矣,

〔疏〕干,求也。縣,高也。夫脩飾小行,矜持言說,以求高名令問者,必不能大通於至道。字作縣者,古懸字多不著心。

是以未嘗聞,任氏之風俗,其不可與經於世亦遠矣。

〔注〕此言志趣不同,故經世之宜,小大各有所適也。

〔疏〕人間世道,夷險不常,自非懷豁虛通,未可以治亂,若矜名飾行,去之遠矣。

儒以詩禮發冢。大儒臚傳曰:東方作矣,事之何若?

〔疏〕大儒,碩儒,謂大博士。從上傳語告下曰臚,臚,傳也。東方作,謂天曙曰先起。儒弟子發冢為盜,恐天時曙,故催告之,問其如何將事。

小儒曰:未解裙懦,口中有珠。

〔疏〕小儒,弟子也。死人裙衣猶未解脫,捫其。中,知其有寶珠。

《詩》固有之曰:青青之麥,生於陵陂。生不布施,死何舍珠為。

〔疏〕此是逸詩,久遭刪削。凡貴人葬者,口多含珠,故誦《青青之詩》刺之。

接其鬢,擪其顪,儒以金椎控其頤,徐別其頰,無傷個中珠。

〔注〕詩禮者,先王之陳迹也,苟非其人,道不虛行,故夫儒者乃有用之為姦,則迹不足恃也。

〔疏〕接,撮也。擪,按也。顪,口也。控,打也。撮其鬢,控其口,鐵椎打,仍恐損珠,故安徐分別之。是以田恒資仁義以竊,齊儒生誦詩禮以發冢,由是觀之,聖迹不足賴。

老萊子之弟子出薪,遇仲尼,返以告,

〔疏〕老萊子,楚之賢人隱者也,常隱蒙山,楚王知其賢,遣使召為相。其妻采樵歸,見門前有車馬迹。妻問其故,老萊曰:楚王召我為相。妻曰;受人有者,必為人角制,而之不能為人制之。妻遂捨而去。老萊隨之,夫負妻戴,逃於江南,莫知所之。出取薪者,采樵也。既見孔子,歸告其師。

曰:有人於彼,脩上而趨下,

〔注〕長上而促下也。

末僂而後耳,

〔注〕耳卻近後而上樓。

視若營四海,

〔注〕視之儡然,似營他人事者。

不知其誰氏之子。

〔疏〕脩,長也。趨,短。末,肩背也。所見之士,下短上長,肩背傴僂,耳卻近後,瞻視高遠,所作怱怱,觀其儀容,似營天下,未知子之族姓是誰。督其異常,故發斯問。

老萊子曰:是丘也。召而來。

〔疏〕魯人孔丘,汝宜喚取。

仲尼至。曰:丘。去汝躬矜與汝容知,斯為君子矣。

〔注〕謂仲尼能遺形去知,故以為君子。

〔疏〕躬,身也。孔丘既至,老萊未語,宜遣汝身之躬飾,忘爾容貌心知,如此之時,可為君子。

仲尼揖而退,

〔注〕受其言也。

〔疏〕敬受其言,揖讓而退。

蹙然改容而問曰:業可得進乎?

〔注〕設問之,令老萊明其不可進。

〔疏〕蹙然,驚恐貌。謂仲尼所學聖迹業行,可得脩進,為世用可不?

老萊子曰:夫不忍一世之傷而驚萬世之患,

〔注〕一世為之,則其迹萬世為患,故不可輕也。

〔疏〕夫聖智仁義,救一時之傷;後執為姦,成萬世之禍。時聖迹而驕謷,則陳恒之徒是也。亦有作驚音者,云使萬代驅騖不息,亦是奔馳之義也。

抑固窶邪,

〔疏〕固執聖迹,抑揚從己,夫於本性,故窮窶。

亡其略弗及邪?

〔注〕直任之,則民性不妻而皆自有,略無弗及之事也。

〔疏〕亡失本性,忽略生崖,故不及於真道。

惠以歡為驁,終身之醜,

〔注〕惠之而歡者,無惠則醜矣。然惠不可長,故一惠終身醜也。

〔疏〕夫以施惠為歡者,惠不可徧,故謷慢者多矣。是以用惠取人,適為怨府,故終身醜辱。

中民之行進焉耳,

〔注〕言其易進,則不可忘惠之。

相引以名,相結以隱。

〔注〕隱,括;進之謂也。

〔疏〕夫上智下愚,其性難改,中庸之人,易為進退。故聞堯之美,相引慕以利名,聞桀之惡,則結之以隱匿。

與其譽堯而非桀,不如兩忘而閉其所譽。

〔注〕閉者,閉塞。

〔疏〕贊譽堯之善道,非毀桀之惡迹,以此奔馳。失性多矣,故不如善惡兩忘,閉塞毀譽,則物性全矣。

反无非傷也,動无非邪也。

〔注〕順之則全,靜之則正。

〔疏〕夫反於物性,無不傷損,擾動心靈,皆非正法。

聖人躊躇以興事,以每成功。

〔注〕事不遠本,故其功每成。

〔疏〕躊躇從容,聖人無心,應機而動,興起事業,恒自從容,不逆物情,故其功每就。

奈何哉其載焉終矜爾。

〔注〕矜不可載,故遺而弗有也。

〔疏〕奈何,猶如何也。如何執仁義之迹,擾撓物心,運載矜莊,終身不替。此是老萊詆訶夫子之辭也。

宋元君夜半而夢人被髮闚阿門,

〔疏〕宋國君,謚曰元,即宋元君也。阿,曲也,謂阿旁曲室之闚門。

曰:予自宰路之淵,予為清江使河伯之所,漁者余且得予。

〔疏〕自,後也。宰路,江畔淵名。姓余,名且,捕魚之人也。

元君覺,使人占之,曰:此神龜也。君曰:漁者有余且乎?左右曰:有。君曰:令余且會朝。

〔疏〕命,召也。召令赴朝,問其所得。

明日,余且朝。君曰:漁何得?對曰:且之網得白龜焉,其圓五尺。君曰:獻若之龜。龜至,君再欲殺之,再欲活之,心疑,卜之,曰:殺龜以卜吉。

〔疏〕心疑猶預,殺活再三,乃殺吉,遂刳龜也卜之。

乃刳龜,七十二鑽而無遺筴。

〔疏〕筭計前後,鑽之凡經七十二,筭計吉凶,曾不失中。

仲尼曰:神龜能見夢於元君,而不能避余且之網;知能七十二鑽而無遺筴,不能避刳腸之患。如是,則知有所困,神有所不及也。

〔注〕神知之不足恃也如是,夫唯靜然居其所能而不營於外者為全。

〔疏〕夫神智,不足恃也。是故至人之處世,忘形神智慮,與枯木同其不華,將死天均其寂魄,任物冥於造化,是以孔丘大聖,因而議之。

雖有至知,萬人謀之。

〔注〕不用其知而用眾謀。

魚不畏網而畏鵜鶘。

〔注〕網無情,故得魚。

〔疏〕網無情而得魚,諭聖人無心,故天下歸之。

去小知而大知明,

〔注〕小知自私,大知任物。

〔疏〕小知取捨於心,大知無分別。遣間奪之情,故無分別,則大知光明也。

去善而自善矣。

〔注〕去善則善無所慕,善無所慕,則善者不矯而自善也。

〔疏〕遣矜尚之小心,合自然之大善,故前文云,離道以善,險德以行,又《老經》云,天下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嬰兒生无石師而能言,與能言者處也。

〔注〕汎然無習而自能者,非跂而學彼也。

〔疏〕夫嬰兄之性,其不假師匠,年漸長大而自然能言者,非有心學之,與父母同處,率其本性,自然能言。是知世間萬物,非由運知,學而成之也。

惠子謂莊子曰:子言無用。

〔疏〕莊子,通人也。空有並照,其言宏博,不契俗心,是以惠施譏為無用。

莊子曰:知無用而始可與言用矣。

〔疏〕夫有用則同於天折,無用則全其崖,故知無用始可語其用。

天地非不廣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則側足而墊之致黃泉,人尚有用乎?惠子曰:无用。

〔疏〕墊,掘也。夫六合之內,廣大無最於地,人之所用,不過容足,若使側足之外,掘至黃泉,人則戰慄不得行動。是知有用之物,假無用成功。

莊子曰:然則元用之為用也亦明矣。

〔注〕聖應其內,當事而發;已言其外,以暢事情。情暢則事通,外明則內用,相須之理然也。

〔疏〕直置容足,不可得行,必侯餘地,方能運用腳足,無用之理分明,故取《老子》云,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

莊子曰:人有能遊,且得不游乎?人而不能遊,且得遊乎?

〔注〕性之所能,不得不為也;性所不能,不得強為;故聖人唯莫之制,則同焉皆得而不知所以得也。

〔疏〕夫人稟性不同,所用各異,自有聞言如影響,自有智昏菽麥。故性之能者,不得不由性;之無者,不可強涉;各守其分,則物皆不喪。

夫流遁之志,决絕之行,噫,其非至知厚德之任與。

〔注〕非至厚則莫能任其志行而信其殊能也。

〔疏〕流蕩逐物,逃遯不返,果决絕滅,因而不移,此之志行,極愚極鄙,豈是至妙真知深厚道德之所任用。莊子之意,謂其如此。

覆墜而不及,火馳而不顧,

〔注〕人之所好,不避是非,死生以之。

〔疏〕愚迷之類,執志慤然,雖復家被覆沒,身遭顛墜,亦不知恢反,馳逐物情,急如煙火,而不知回顧,流遯次絕,遂至於斯耳。

雖相與為君臣,時也,易世而无以相賤。

〔注〕所以為大齊同。

〔疏〕夫時所賢者為君,才不應世者為臣,如舜禹應時相代為君臣也。故世遭革易,不可以為臣為君而相賤輕。流遯之徒,不知此事。

故曰至人不留行焉。

〔注〕唯所遇而因之,故能與化俱。

〔疏〕夫世有興廢,隨而行之,是故達人曾無留滯。

夫尊古而卑今,學者之流也。

〔注〕古無所尊,今無所卑,而學者尊古而卑今,失其原矣。

〔疏〕夫步驟殊時,澆淳異世,古今情事,變也不同,而乃貴古賤今,深乖遠鑒,適滋為學小見,豈曰清通。

且以狶韋氏之流觀今之世,夫孰能不波,

〔注〕隨時因物,乃平泯也。

〔疏〕狶韋,三皇已前帝號也。以玄古之風御於今代,澆淳既章,誰能不波蕩而不失其性乎。斯由尊古卑今之弊也。

唯至人乃能遊於世而不僻,

〔注〕當時應務,所在為正。

順人而不失己。

〔注〕本無我,我何失焉。

彼教不學,

〔注〕教因彼性,故非學也。

承意不彼。

〔注〕彼意自然,故承而用之,則夫萬物各全其我。

〔疏〕獨有至德之人,順時而化彼,非學心而本性具足,不由學致也。承意不彼者,稟承教意以導性,而真道素圓,不彼教也。

目徹為明,耳徹為聰,鼻徹為顫,口徹為甘,心徹為知,知徹為德。

〔疏〕徹,通也。顫者,辛臭之事也。夫六根無壅,故徹聰明不蕩於外,故為德。

凡道不欲壅,壅則哽,哽而不止則跈,

〔注〕當通而塞,則理有不泄而相騰踐也。

砂則眾害生。

〔注〕生,起也。

物之有知者恃息,

〔注〕凡根生者無知,亦不恃息也。

〔疏〕天生六根,廢一不可。耳聞眼見,鼻嗅心知,為於分內,雖用無咎。若乃目帶桑中之色,耳淫濮上之聲,鼻滋蘭麝之香,心用無窮之境,則天理滅矣,豈謂徹哉。故六根窮徹,則氣息通而生理全。

其不殷,非天之罪。

〔注〕殷,當也。夫息不由知,由知然後失當,失當而後不通,故知恃息,息不恃知也。然知欲之用,制之由人,非不得已之符也。

〔疏〕殷,當也。或縱恣六根,馳逐前境;或竅穴哽塞,以害生崖;通蹍二徒,皆不當理。斯並人情之罪也,非天然之辜。

天之穿之,日夜無降,

〔注〕通理有常運。

〔疏〕降,止也。自然之理,穿通萬物,自晝及夜,未嘗止息。

人則顧塞其竇。

〔注〕無情任天,竇乃開。

〔疏〕竇,孔也。流俗之人,反於天理,壅塞根竅,滯溺不通。

胞有重閬,

〔注〕閬,空壙也。

〔疏〕閬,空也。言人腹內空虛,故容藏胃,藏胃空虛,故通氣液。

心有天遊。

〔注〕遊,不係也。

〔疏〕虛空,故自然之道遊其中。

室无空虛,則婦姑勃豀;

〔注〕爭處也。

〔疏〕勃豀,爭鬥也。屋室不空,則不容受,故婦姑爭處,無復尊卑。

心无天遊,則六鑿相攘。

〔注〕攘,逆。

〔疏〕鑿,孔也。攘,則逆也。自然之道,不遊其心,則六根逆,不順於理。

大林丘山之善於人也,亦神者不勝。

〔注〕自然之理,有寄物而通也。

〔疏〕自然之理有寄物而通者也

德溢乎名,

〔注〕夫名高則利深,故脩德者過其當。

〔疏〕溢,深也。仁義五德,所以行之過多者,為尚名好勝故也。

名溢乎暴,

〔注〕夫禁暴則名美於德。

〔疏〕暴,殘害也。夫名者士之器,名既過者,必更相賊害。《內篇》云:名者相軋者也。

謀稽乎誸,

〔注〕誸,急也,急而後考其謀。

〔疏〕稽,考也。誰,急也。急難之事,然後校謀計。

知出乎事?

〔注〕平往則無用知。

〔疏〕夫運心知以出境,則爭鬥斯至。

柴生乎守,

〔注〕柴,塞也。

〔疏〕柴,塞也。守,執也。域情執固而所造不通。

官事果乎眾宜。

〔注〕眾之所宜者不一,故官事立也。

〔疏〕夫置官府,設事條者,須順於眾人之宜便,若求逆之,則禍亂生。

春雨日時,草木怒生,銚鎒於是乎始脩,

〔注〕夫事物之生皆有由。

〔疏〕銚,耜之類也。鎒,鋤也。青春時節,時雨之日,凡百草木,萌動而生,於是農具方始修理。此明順時而動,不逆物情也。

草木之到植者過半而不知其然。

〔注〕夫事由理發,故不覺。

〔疏〕植,生也。銚鎒既修,芸除苑葦,幸逢春日,鉏罷到生,良由時節使然,不可以人情●度。是知制法立教,必須順時。

靜然可以補病,

〔注〕非不病也。

〔疏〕適有煩躁之病者,簡靜可以療之。

眥●可以休老,

〔注〕非不老也。

〔疏〕剪齊髮鬢,●狀貌也。衰老之容,以此而沐浴。

寧可以止遽。

〔注〕非不遽也。

〔疏〕遽,疾速也。夫心性忽迫者,安靜可以止之。

雖然,若是,勞者之務也,非佚者之所未嘗過而問焉。

〔注〕若是猶有勞,故佚者超然不顧。

〔疏〕夫止遽以寧,療躁以靜者,以對治之衍,斯乃小學之人,勞役神智之事務也;豈是體道之士,閑逸之人,不勞不病之心乎。風彩情高,故未嘗暫過而顧問焉。

聖人之所以●天下,神人未嘗過而問焉;

〔注〕神人即聖人也,聖言其外,神言其內。

〔疏〕●,驚也。神者,不測之號;聖者,顯迹之名;為其垂教動人,故不過問。

賢人所以●世,聖人未嘗過而問焉;

〔疏〕證空為賢,並照為聖,從深望淺,故不問之。

君子所以●國,賢人未嘗過而問焉;

〔疏〕何以人物君子故駭動諸侯之國,賢人拾有,故不問。

小人所以合時,君子未嘗過而問焉。

〔注〕趨步各有分,高下各有等。

〔疏〕夫趨世小人,苟合一時,如田怛之徒,無足可貴,故淑人君子鄙而不顧也。

演門有親死者,以善毀爵為官帥,其黨人毀而死者半。

〔注〕慕賞而孝,去真遠矣,斯尚賢之過也。

〔疏〕束門也。亦有作寅者,隨字讀之。東門之孝,出自內心,形容外毀,惟宋君嘉其至孝,遂加爵而命為

卿。鄉黨之人,聞其因孝而貴,於是強哭詐毀,矯性偽情,因而死者,其數半矣。

堯與許由天下,許由逃之;湯與務光,務光怒之,

〔疏〕堯知由賢,禪以九五,酒耳辭退,逃避箕山。湯與務光,務光不受,訶罵瞋怒,遠之林籟。斯皆率其本性,腥躁榮祿,非關矯偽以慕聲名。

紀他聞之,帥弟子而跋於家水,諸侯弔之,三年,申徒狄因以踣河。

〔注〕其波蕩傷性,遂至於此。

〔疏〕姓申徒,名狄;姓紀,名佗;並隱者。聞湯讓務光,恐其及己,與弟子蹲踞水旁。諸侯聞之,重其廉素,時往弔慰,恐其沈沒。狄聞斯事,慕其高名,遂赴長河,自溺而死。波蕩失性,遂至於斯矣。

荃者所以在魚,得魚而忘荃;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

〔疏〕荃,魚苟也,以竹為之,故字從竹。亦有從草者,蓀荃也,香草也,

可以餌魚,置香於柴木蘆葦之中以取魚也。蹄,兔罝也,亦兔彊也,以繫係兔腳,故謂之蹄。此二事譬也。

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

〔疏〕此合諭也。意,妙理也。夫得魚兔本因荃蹄,而荃蹄實異魚兔,亦由玄理假於言說,言說實非玄理。魚兔得而荃蹄忘,玄理明而名言絕。

吾安得夫忘言之人而與之言哉。

〔注〕至於兩聖無意,乃都無所言也。

〔疏〕夫忘言得理,目擊道存,其人實稀,故有斯難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