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真經註疏/卷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南華真經註疏
◀上一卷 卷二十六 雜篇徐無鬼第二十四 下一卷▶


南華真經注疏卷之二十六

河南郭象注

唐西華法師成玄英疏

雜篇徐無鬼第二十四[编辑]

徐無鬼因女商見魏武侯,

〔疏〕姓徐,字無鬼,隱者也。姓女,名商,魏之宰臣。武侯,文侯之子,畢萬八世孫也。無鬼欲箴規武侯,故假宰臣以見之。

武侯勞之曰:先生病矣。苦於山林之勞,故乃肯見於寡人。

〔疏〕久處山林,勤苦貧病,忽能降志,混逵俗中,中心欣悅,有慰勞也。

徐無鬼曰:我則勞於君,君有何勞於我。君將盈嗜欲,長好惡,則性命之情病矣;君將黜嗜欲,學好惡,則耳目病矣。

〔注〕嗜欲好惡,內外無可。

〔疏〕黜,廢退也。學,引卻也。君若嗜欲盈滿,好惡長進,則性命精靈困病也;君屏點嗜故,學去好惡,既不稱適,故耳目病矣。是故我將慰勞於君,君有何暇能勞於我也。

我將勞君,君有何勞於我。

〔疏〕此重結前義。

武侯超然不對。

〔注〕不悅其言。

〔疏〕超,恨也。既不稱情,故長然不答。

少焉,徐無鬼曰:嘗語君,吾相狗也。

〔疏〕既覺武侯悵然不悅,試語狗馬,庶愜其心。

下之質執飽而止,是狸德也,

[疏〕執守情志,唯責飽食,此之形質,德比狐狸,下品之狗。

中之質若視日,

〔疏〕意氣高遠,望如視日,體質如則,中品狗也。

上之質若亡其一。

〔疏〕不身也。神氣定審,若喪其身,上品之狗也。吾相狗,又不若吾相馬也。

〔疏〕狗有三品,馬有數階,而相狗之能,不若相馬。武侯庸鄙,故以此逗機,冀其歡悅,庶幾歸正。

吾相馬,直者中繩,

〔疏〕謂馬前齒。曲者中鉤,

〔疏〕謂馬項也。

方者中矩,

〔疏〕謂馬頭也。

圓者中規,

〔疏〕謂馬眼也。

是國馬也,

〔疏〕合上之相,是謂諸侯之國上品馬也。

而未若天下馬也。天下馬有成材,

〔疏〕村德素成,不待於習,斯乃宇內上馬,天王所馭也。

若卹若失,若喪其一,

〔疏〕眼自顧視,既似憂虞,琥足緩疏,又如奔佚,觀其神彩,若忘己身,如此之村,天子馬也。

若是者,超軼絕塵,不知其所。

〔疏〕軼,過也。馳走迅速,超過群馬,疾若迅風,塵埃遠隔,既非教習,故不知所由也。

武侯大悅而笑。

〔注〕夫真人之言何遜哉?唯物所好之可也。

〔疏〕語當其機,故笑而歡悅。

徐無鬼出,女商曰:先生獨何以說吾君乎?

〔疏〕議事已了,辭而出。女商怪君歡笑,是以咨問無鬼也。

吾所以說吾君者,橫說之則以《詩》《書》《橙》《樂》從,說之則以《金板》《六強》,

〔疏〕《詩》《書》《禮》《樂》,六經。《金板》《六技》,《周書》篇名也,或言秘識也。一本有作韜字者,隨字讀之,云是太公兵法,謂文武虎豹龍犬《六技》也。橫,遠也;縱,近也。武侯好武而惡文,放以兵法為縱,六經為橫也。

奉事而大有功者不可為數,而吾君未嘗啟齒。

〔注〕是直樂鎢以鍾鼓耳,故愁。今先生何以說吾君,使吾君悅若此乎?

〔疏〕奉事武侯,盡於忠節,或獻替可否,功績克彰,如此之徒,不可稱數,而我君未嘗開口而微笑。今子有何衍,遂使五。君歡說如此邪?

徐無鬼曰:吾直告之吾相狗馬耳。

〔疏〕夫藥無貴餞,瘉疾則良,故直告犬馬,更無他說。

女商曰:若是乎?

〔疏〕直置如是告狗馬乎?怪其衍淺,故有斯問。

曰:子不聞夫越之流人乎?去國數日,見其所知而喜;

〔注〕各思其本性之所好。

〔疏〕去國迢遞,有流放之人,或犯憲綱,或遭苛政。辭鄉甫爾,始經數日,忽逢知識,喜慰何疑。此起譬也。

去國旬月,見所嘗見於國中者喜;

〔疏〕日月稍久,思鄉漸深,雖非相識,而國中曾見故人,見之而歡也。

及期年也,見似人者而喜矣;不亦去人滋久,思人滋深乎?

〔注〕各得其所好則無思,無思則忘其所以喜也。

〔疏〕去國周年,所適漸遠,故見似鄉里人而歡喜矣。豈非離家漸遠而思戀滋深乎?以況武侯性好犬馬,久不聞政事,等離鄉之人,忽聞談笑。

夫逃虛空者,華曹柱乎鼴鼬之逕,跟位其空,聞人足音堂然而喜矣。又況乎昆弟親戚之警飲其側者乎。

〔注〕得所至樂,則大悅也。

〔疏〕柱,塞也。跟食人也。堂,行聲也。夫時遭暴亂,運屬飢荒,逃避波迸,於虛園宅,唯有草蘆野草,柱塞門庭,狙狠組鼬,蹊徑斯在,若於堂宇人位,虛廣間然。當爾之際,思鄉滋甚,忽聞他人行聲,猶自欣悅,況乎兄弟親春聲欽言笑者乎。此重起譬也。

久矣夫莫以真人之言警飲吾君之側乎。

〔注〕所以未嘗啟齒也。夫真人之言所以得吾君,性也;始得之而喜,久得之則忘。

〔疏〕武侯思聞犬馬,其日固久,譬彼流人,方滋逃客,羈弊既淹,實懷鄉春。今乃以真人《六經》之說,太公兵法之談,聲紋其側,非所宜也。此合前諭也。

徐無鬼見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芋栗,厭蔥韭,以賓寡人,久矣夫。今老邪?其欲干酒肉之味邪?其寡人亦有社稷之福邪?

〔疏〕干,求也。久處山林,飧食蔬果,年事衰老,勞若厭倦,豈不欲求於滋味以養頹齡乎?庶稟德以謀固宗廟。

徐無鬼曰:無鬼生於貧賤,未嘗敢飲食君之酒肉,將來勞君也。

〔疏〕生涯貧賤,安於山藪,豈欲責於飲食以自養哉?蓋不然乎。將勞君也。

君曰:何哉,奚勞寡人?

〔疏〕奚,何也。問其所以也。

曰:勞君之神與形。

〔疏〕食欲無厭,形勞神倦,故慰之耳。

武侯曰:何謂邪?

〔疏〕問其所言,有何意謂。

徐無鬼曰:天地之養也一,

〔注〕不以為君而恣之無極。

〔疏〕夫天地兩儀,亭毒群品,物於資養,周普無偏,不以為君恣其奢侈。此並是無鬼勞君之辭。

登高不可以為長,居下不可以為短。君獨為萬乘之主,以苦一國之民,以養耳目鼻口,

〔注〕如此,違天地之平也。

〔疏〕登高位為君子,不可樂之以為長;居卑下為百姓,不可苦之以為短。而獨誇萬乘之威,苦此一國黎庶,責色聲香味,以恣耳目鼻口,既違天地之意,竊為公不取焉。

夫神者不自許也。

〔注〕物與之耳。

〔疏〕許,與也。夫聖主神人,物我平等,鈴不多責滋味而自與焉。

夫神者,好和而惡姦;

〔注〕與物共者,和也;私自許者,姦也。

〔疏〕夫神聖之人,好與物和同而惡姦私者。

夫姦,病也,故勞之。唯君所病之,何也?

〔疏〕夫姦者私通,於理為病。君獨有病,其困如何?

武侯曰:欲見先生久矣。吾欲愛民而為義偃兵,其可乎?

〔疏〕欲行愛養之仁而為裁非之義,脩於文教,偃息兵戈,如斯治國,未知可不也?

徐無鬼曰:不可。愛民,害民之始也;

〔注〕愛民之逵,為民所尚。尚之為愛,愛已偽也。

為義偃兵,造兵之本也;

〔注〕為義則名彰,名彰則競興,競興則喪其真矣。父子君臣,懷情相欺,雖欲偃兵,其可得乎。

〔疏〕夫偏愛之仁,裁非之義,偃武之功,脩文之事,迸既彰矣,物斯徇焉,害民造兵,自此始也。

君自此為之,則殆不成。

〔注〕從無為為之乃成耳。

〔疏〕自,從也。殆,近也。從此以為,必殆廖敗無為之本,故近不成也。

凡成美,惡器也;

〔注〕美成於前,則偽生於後,故成美者乃惡器也。

〔疏〕夫善善之事,成之於前,美逵既彰,物則趨競,故為惡之器具也。

君雖為仁義,幾且偽哉。

〔注〕民將以偽斷之耳,未肯為真也。

〔疏〕幾,近也。仁義述顯,物皆喪真,故近偽本也。

形固造形,

〔注〕也義有形,固偽形鈴作。

〔疏〕仁義二塗,並有形述,故前進既依,後形又造。

成固有伐,

〔注〕成則顯也。

〔疏〕夫功名成者,鈴招爭競,故有征伐。

變固外戰。

〔注〕失其常然。

〔疏〕夫造作刑法而變更易常者,物鈴害之,故致外敵,事多爭戰。

君亦必無盛鶴列於麗譙之問,

〔注〕鶴列,陳兵也。麗譙,高樓也。

無徒驥於錙壇之宮,

〔注〕步兵日徒。但不當為義愛民耳,亦無為盛兵走馬。

〔疏〕鶴列,陳兵也,言陳設兵馬,如鶴之行列也。麗譙,高樓也。言其華麗譙曉也。錙壇,官名也。君但勿起心偃兵為義,亦無勞盛陳兵卒於高樓之下,徒驥馬官苑之問。

無藏逆於得,

〔注〕得中有逆則失耳。

〔疏〕莫包藏逆心而苟於得。

無以巧勝人,

〔注〕守其朴而朴各有所能則平。

〔疏〕大巧若拙,各敦樸素,莫以機心爭勝於人。

無以謀勝人,

〔注〕率其真知而知各有所長則均。

〔疏〕忘心遣慮,率其直知,勿以謀模勝捷於物。

無以戰勝人。

〔注〕以道應物,物服而無勝名。

〔疏〕先為清淡,以道服人,勿以兵戰取勝於物。

夫殺人之士民,兼人之土地,以養吾私與吾神者,其戰不知孰善?勝之惡乎在?

〔注〕不知以何為善,則雖克非己勝。

〔疏〕夫應天順人,而或滅凶珍逆者,雖亡國戮人而不失百姓之歡心也。若使誅殺人民,兼土并地,而意在責取,私養其身及悅其心者,雖復戰克前敵,善勝於人,不知此勝於何處在,善且在誰邊也。

君若勿已矣,脩胸中之誠,以應天地之情而勿櫻。

〔注〕若未能已,則莫若脩己之誠。

〔疏〕誠,實也。櫻,擾也。事不得止,應須治國,若脩心中之實,應二儀之生殺,無勞作法櫻擾黎民。

夫民死已脫矣,君將惡乎用夫偃兵哉。

〔注〕甲兵無所陳,非偃也。

〔疏〕大順天地,施化無心,民以勝殘,免脫傷死,何勞措意作法偃兵邪。

黃帝將見大院乎具茨之山,

〔疏〕黃帝,軒轅也。大魄,大道廣大而魄然空寂也。亦言大魄,古之至人也。具茨,山名也。在滎陽密縣界,亦名泰魄山。黃帝聖人,久冥至理,方欲寄尋玄道,故託逵具茨。

方明為御,昌寓膠乘,張若謂朋前馬,昆閤滑稽後車;

〔疏〕方明滑稽等,皆是人名。在右為縿,在左為御。前馬,馬前為導也。後車,車後為從也。

至於襄城之野二七聖皆迷,無所問塗。

〔注〕聖者名也;名生而物迷矣,雖欲之乎大魄,其可得乎。

〔疏〕塗,道也。今汝州有襄城縣,在泰魄山南,即黃帝訪道之所也。自黃帝已上至于滑稽,總有七聖也。注云,聖者名也,名生而物迷矣,雖欲之乎大魄,其可得乎。此注得之,今子重釋也。

適遇牧馬童子,問塗焉,

〔疏〕牧馬童子,得道人也。牧馬日牧。適爾而值牧童,因問道之所在。

曰:若知具茨之山乎?曰:然。

〔疏〕若,汝也。然,猶是也。問山之處所,答云我知。

若知大魄之所存乎?曰:然。

〔疏〕存,在也。又問道之所在,答云知處。

黃帝曰:異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陳之所存。請問為天下。

〔疏〕帝驚異牧童知道所在,因問緝理區宇,其法如何。

小童曰:夫為天下者,亦若此而已矣,又奚事焉。

〔注〕各自若則無事矣,無事乃可以為天下也。

〔疏〕異,何也。若,如也。夫欲脩為天下,亦如治理身,身既無為,物有何事。故《老經》云,我無為而民自化。

予少而自遊於六合之內,予適有督病,有長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車而遊於襄城之野。

〔注〕日出而遊,日入而息。

〔疏〕六合之內,謂囂塵之裹也。瞽病,謂風眩冒亂也。言我少遊至道之境,棲心塵垢之外,而有眩病,未能體真。幸聖人教我脩道,晝作夜息,乘日遨游,以此安居而逍遙處世。本有作車字者,謂乘日新以變化。

今予病少痊,予又且復遊於六合之外。夫為天下亦若此而已。予又奚事焉。

〔注〕夫為天下,莫過自放任,自放任矣,物亦奚櫻焉。故我無為而民自化。

〔疏〕痊,除也。虛妄之病,久已痊除,任染而游心物外,治身治國,豈有異乎。物我混伺,故無事也。

黃帝曰:夫為天下者,則誠非吾子之事。

〔注〕事由民作。

雖然,請問為天下。

〔注〕令民自得,鈴有道也。

〔疏〕夫牧養蒼生,實非聖人務。理雖如此,猶請示以要言。

小童辭。

〔疏〕無所說也。黃帝又問。

〔疏〕殷勤請小童也。

小童曰:夫為天下者,亦奚以異乎牧馬者哉。亦去其害馬者而已矣。

〔注〕馬以過分為害。

〔疏〕害馬者,謂分外之事也。夫治身莫先守分,故牧馬之衍,可以養民。問既殷勤,聊為此答。

黃帝再拜稽首,稱天師而退。

〔注〕師夫天然而去其過分,則大魄至也。

〔疏〕頓悟聖言,故身心愛敬,退其分外,至乎大魄,合乎天然之道,其在吾師乎。

知士無思慮之變則不樂,

〔疏〕世屬艱危,時逢禍變,知謀之士,思而慮之,如其不然,則不樂也。

辯士無談說之序則不樂,

〔疏〕辮類縣河,辭同炙輾,無談說端故,則不歡樂。

察士無凌評之事則不樂,

〔疏〕機警之士,明察之人,若不容主客問訊,辭鋒凌橾,則不樂也。

皆囿於物者也。

〔注〕不能自得於內而樂物於外,故可囿也。故各以所樂囿之,則萬物不召而自來,非彊之也。

〔疏〕此數人者,各有偏滯,未達大方,並囿域於物也。

招世之士興朝,

〔疏〕推薦忠良,招致人物之士,可以與於朝廷也。

中民之士榮官,

〔疏〕治理四民,甚龍折中,斯人精幹局分,可以榮官。

筋力之士矜難,

〔疏〕英髦壯士,有力如虎,時逢底難,務於濟世也。

勇敢之士奮患,

〔疏〕武勇之士,果央之人,奮發雄豪,滌除禍息。

兵革之士樂戰,

〔疏〕情好干戈,志存鋒刃,如此之士,樂於征戰。

枯槁之士宿名,

〔疏〕食寡衣褐,形容頗頰,留心寢宿,唯在聲名也。

法律之士廣治,

〔疏〕刑法之士,留情格條,懲惡勸善,其治大也。

禮教之士敬容,

〔疏〕節文之禮,矜敬容貌。

仁義之士貴際。

〔注〕士之不同若此,故當之者不可易其方。

〔疏〕世有述遭,時逢際會,則施行仁義以著名勳際會也。

農夫無草萊之事則不比,商賈無市井之事則不比。

〔注〕能同則事同,所以比。

〔疏〕比,和樂。古者因井為市,故謂之市井也。若乖本務,情鈴不和也。

庶人有旦暮之業則勸,

〔注〕業得其志故勸。

〔疏〕眾庶之人各有事,旦暮稱情,故自勉勵。

百工有器械之巧則壯。

〔注〕事非其巧則惰。

〔疏〕壯,盛也。百工功巧,各有器械,能順其情,事斯盛矣。

錢財不積則貪者憂,

〔注〕物得所嗜而樂也。

權勢不尤則夸者悲。

〔疏〕尤,甚也。夫責競之人,爻聚財以適性;矜誇之士,假權勢以娛心;事苟乖情,則憂悲斯生矣。

勢物之徒樂變,

〔注〕權勢生於事變。

〔疏〕夫禍起則權勢尤,故以勢陵物之徒樂禍變也。

遭時有所用,不能無為也。

〔注〕凡此諸士,用各有時,時用則不能自已也。苟不遭時,則雖欲自用,其可得乎。故貴賤無常也。

〔疏〕以前諸士,遭遇時命,情隨事遷,故不無為也。

此皆順比於歲,不物於易者也,

〔注〕士之所能,各有其極,若四時之不可易耳。故當其時物,順其倫次,則各有用矣。是以順歲則時序,易性則不物,物而不物,非毀如何。

〔疏〕比,次第也。夫士之所行,能有長短,用拾隨時,成有次第,方之歲叔炎凍,不易於物。不物,猶不易於物者也。

馳其形性,漕之萬物,終身不反,悲夫。

〔注〕不守一家之能,而之夫萬方以要時利,故有匐匍而歸者,所以悲也。

〔疏〕馳驚身心,潛伏前境,至乎沒命,不知反歸,頑愚若此,深可悲欺也已矣。

莊子曰:射者非前期而中,謂之善射,天下皆羿也,可乎?

〔注〕不期而中,謂誤中者也,非善射也。若謂謬中為善射,是則天下皆可謂之羿,可乎?言不可也。

〔疏〕期,謂準的也。夫射無期準而誤中一物,即謂之善射者,若以此為善射,可乎?

惠子曰:可。

〔疏〕謂宇內皆羿也。

莊子曰:天下非有公是也,而各是其所是,天下皆堯也,可乎?

〔注〕若謂摻中者羿也,則私自是者亦可謂堯矣。莊子以此明妄中者非羿而自是者非堯。

〔疏〕各私其是,故無公是也。而唐堯聖人,對桀為是。若各是其所是,則皆聖人,可乎?言不可。

惠子曰:可。

〔疏〕言各是其是,天下盡堯,有斯理,而惠施滯辨,有言無實。

莊子曰:然則儒墨楊秉四,與夫子為五,果孰是邪?

〔注〕若皆堯也,則五子何為復相非乎?

〔疏〕儒,姓鄭,名緩。墨,名翟也。楊,名朱。秉者,公孫龍字也。此四子者,並聰明過物,蓋世雄辨,添惠施為五,各相是非,未知次定用誰為是。若天下皆堯,何為五復相非乎?

或者若魯遽者邪?其弟子曰:我得夫子之道矣,吾能冬爨鼎而夏造冰矣。

〔疏〕姓魯,名遽,周初人。云冬取千年燥灰以擁火,須央出火,可以爨鼎;盛夏以瓦瓶盛水,湯中煮之,縣瓶井中,須臾成冰也。而迷惑之俗,自是非徒,與魯無異也。

魯遽曰:是直以陽召陽,以陰召陰,非吾所謂道也。

〔疏〕千年灰陽也,火又陽也,此是以陽召陽;井中陰也,水又陰也,此是以陰召陰。魯遽此言非其弟子也。

吾示子乎吾道。於是為之調瑟,廢一於堂,廢一於室,鼓宮宮動,鼓角角動,音律同矣。

〔注〕俱亦以陽召陽而橫自以為是。

〔疏〕廢,置也。置一瑟於堂中,置一瑟於室內,鼓堂中官角,室內弦應而動,斯乃五音六律聲同故也,猶是以陽召陽也。

夫或改調一弦,於五音無當也,

〔注〕隨調而改。

〔疏〕堂中改調一弦,則室內音無復應動,當為律不同故也。

鼓之,二十五絃皆動,

〔注〕無聲則無以相動,有聲則非同不應。今改此一絃而二十五弦皆改,其以急緩為調也。

〔疏〕應唯宮角而已密,二十五弦俱動,聲律同者悉應動也。

未始異於聲,而音之君已。

〔注〕魯遽以此夸其弟子,然亦以同應同耳,未為獨能其事也。

〔疏〕聲律之外,曾更有異術。雖復應動不同,總以五音為其君主而已。既無他衛,何足以自夸。

且若是者邪?

〔注〕五子各私所見而是其所是,然亦無異於魯遽之夸其弟子,未能相出也。

〔疏〕惠子之言,各私其是,務夸陵物,不異魯遽,故云若是。

惠子曰:今夫儒墨楊秉,且方與我以辯,相拂以辭,相鎮以聲,而未始吾非也,則奚若矣?

〔注〕未始吾非者,各自是也。惠子便欲以此為至。

莊子曰:齊人鏑子於宋者,其命閽也不以完,

〔注〕投之異國,使門者守之,出便與手不保其全。此齊人之不慈也,然亦自以為是,故為之。

〔疏〕閽,守門人也。齊之人棄蹢其子於宋,仍命以此,不亦我是?

其求鉼鍾也以束縛,

〔注〕乃反以愛鍾器為是,束縛,恐其破傷。

其求唐子也而未始出域,有遺類矣。

〔注〕唐,失也。失亡其子,而不能遠索,遺其氣類,而亦未始自非。人之自是,有斯謬矣。

〔疏〕鈃,小鍾也。唐,亡失也。求覓亡子,不偶境域;束縛鈃鍾,恐其損壞;賤子貴器為不慈,遺其氣類,亦言我是。

夫楚人寄而蹢閽者,

〔注〕俱寄止而不能自投於高地也。

夜半於無人之時而與舟人鬭,未始離於岑而足以造於怨也。

〔注〕岑,岸也。夜半獨上人船,未離岸已共人鬭。言齊楚二人所行若此,而未嘗自以為非,今五子自是,豈異斯哉。

〔疏〕楚郢之人,因子客寄,近于江濱之側,投蹢守門之家。夜半無人之時,輒入他人舟上,而船未離岑,已共舟人鬭打,不懷恩德,更造怨辭,愚猥如斯,亦云我是。惠子之徒,此之類也。岑,岸也。

莊子送葬,過惠子之墓,顧謂從者曰:郢人堊漫,其鼻端若蠅翼,使匠石斲之。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斲之,

〔注〕暝目恣手。

〔疏〕郢,楚都也。《漢書·揚雄傳》作郢,乃因。郢人,謂泥畫之人也,堊者,白善土也。漫,汙也。莊生送親知之葬,過惠子之墓,緬懷疇昔,仍起斯譬。暝目恣手,聽聲而斲,運斤之妙,遂成風聲。若蠅翼者,言其神妙也。

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容。宋元君聞之,召匠石曰:嘗試為寡人為之。

〔疏〕去堊漫而鼻無傷損,郢人立傍,容貌不失。元君聞其神妙,嘗試召而為之。

匠石曰:臣則嘗能斲之。雖然,臣之質死久矣。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

〔注〕非夫不動之質,忘言之對,則雖至言妙斬而無所用之。

〔疏〕質,對也。匠石雖巧,必須不動之質;莊子雖賢,猶藉忘言之對。蓋知惠子之亡,莊子喪偶,故匠人輟成風之妙響,莊子息濠上之微言。

管仲有病,桓公問之,曰:仲父之病病矣,可不謂

云,至於大病,則寡人惡乎屬國而可?

〔疏〕管仲,姓管,名仲,字夷吾,齊相也,是鮑叔牙之友人。桓公尊之,號曰仲父。桓公,即小白也,一匡天下,九合諸侯而為霸主者,管仲之力也。病病者,言是病極重也,大病者,至死也。既將屬纊,故臨問之,仲父死後,屬付國政,與誰為可也。

管仲曰:公誰欲與?公曰:鮑叔牙。

〔疏〕問:國政欲與誰?答曰:與鮑叔也。

曰:不可。其為人絮廉善士也,其於不已若者不比之,又一聞人之過,終身不忘。使之治國,上且鉤乎君,下且逆乎民。其得罪於君也,將弗久矣。

〔疏〕姓鮑,字叔牙,貞廉清絮善人也。而事猥之人,不如己者,不比數之,一聞人之過,至死不忘。率性廉直,不堪宰輔,上以忠直鉤束於君,下以清明逆忤百姓,不能和混,故君必罪之。管仲賢人,通鑒於物,恐危社稷,慮害叔牙,故不舉之也。

公曰:然則孰可?對曰:勿已,則隰朋可。其為人也,上忘而下畔,

〔注〕高而不亢。

〔疏〕姓隰,名朋,齊賢人也。叛,猶望也。混高卑,一榮辱,故己為卿輔,能遺富貴之尊;下撫黎元,須忘阜隸之賤。事不得止,用之可也。

愧不若黃帝而哀不己若者。

〔注〕故無棄人。

〔疏〕不及己者,但懷哀悲,輔弼齊侯,期於淳樸,心之所愧,不逮軒轅也。

以德分人謂之聖,以財分人謂之賢。

〔疏〕聖人以道德拯物,賢人以財貨濟人也。

以賢臨人,未有得人者也;以賢下人,未有不得人者也。其於國有不聞也,

其於家有不見也。勿已,則隰朋可。

〔疏〕運智明察,臨於百姓,逆性物情。叔牙治國則不問物之小瑕,治家則不見人之過。勿已則隰朋可,總結以前義。

吳王浮于江,登乎狙之山。眾狙見之,恂然棄而走,逃於深蓁。有一狙焉,委蛇攫●,見巧乎王。王射之,敏給

〔注〕敏,疾也。給,續括也。

〔疏〕狙,領猴也。山多獼猴,故謂之狙山也。恂,怖懼也。蓁,棘叢也。委蛇,從容也。攫●,騰擲也。敏給,猶速也。吳王浮江,邀遊眺望,眾狙恂懼,走避深棘。獨一老狙,恃便敖王,王既怪怒。急速射之。

搏捷矢。

〔注〕捷,速也。矢往雖速而狙猶搏之。

〔疏〕搏,接也。捷,速也。矢,箭也。箭往雖速,狙皆接之,其敏捷也如此。王命相者趨射之,狙執死。

〔疏〕命,召也。相,助也,謂王之左右也。王既自射不中,乃召左右亂趨射之,於是狙抱樹而死。

王顧謂其友顏不疑曰:之狙也,伐其巧恃其便以敖予,以至此殛也。戒之哉。嗟乎,無以汝色驕人哉。

〔疏〕姓顏,字不疑,王之友也。殛,死也。予,我也。狙矜伐勁巧,恃賴方便,傲慢於王,遂遭死殛。嗟此狡獸,可以戒人,勿淫聲色,驕豪於世。

顏不疑歸而師董梧以鋤其色,去樂辭顯,三年而國人稱之。

〔注〕稱其忘巧遺色而任夫素朴。

〔疏〕姓董,名梧,吳之賢人也。鋤,除去也。既奉王教,於是退歸,悔過自新,師於有道,除其美色,去其聲樂,重素朴,辭榮華,脩德三年,國人稱其賢善。

南伯子景隱几而坐,仰天而噓。

〔疏〕猶是《齊物》中南郭子綦也。其隱几等義,並具解《內篇》。

顏成子入見曰:夫子,物之尤也。形固可使若槁骸,心固可使若死灰乎?

〔疏〕顏成,子綦門人也。尤,甚也。每仰歎先生忘物之甚,必固形同槁骸,心若死灰。慕德殷勤,有此嗟詠也。

曰:吾嘗居山穴之口矣。當是時也,田禾一睹我,而齊國之眾三賀之。

〔注〕以得見子綦為榮。

〔疏〕山穴,齊南山也。田禾,齊王姓名。子綦隱居山穴,德音遐振,齊主暫睹,以見為榮,所以一國之人三度慶賀也。

我必先之,彼故知之;我必賣之,彼故寶之。

〔疏〕我聲名在先,故使物知我;我便是賣於名聲,故田禾見而則之。

若我而不有之,彼惡得而知之?若我而不賣之,彼惡得而鬻之?

〔疏〕若我韜光晦迹,不有聲名,彼之世人何得知我?我若名價不貴,彼何得見而則之?只為不能滅迹匿端,故為物之所鬻常之。

嗟乎。我悲人之自喪者,

〔疏〕喪,猶亡失也。子綦悲歎世人,拾己慕他,喪失其道。

吾又悲夫悲人者,

〔疏〕夫道無得喪而物有悲樂,故悲人之自喪者亦可悲也。

吾又悲夫悲人之悲者,其後而日遠矣。

〔注〕子綦知夫為之不足以救彼而適足以傷我,故以不悲悲之,則其悲稍去,而泊然無心,枯槁其形,所以為日遠矣。

〔疏〕夫玄道沖虛,無喪無樂,是以悲人自喪及悲者,雖復前後悲深淺稱異,咸未偕道,故亦可悲。悲而又悲,遣之又遣,教既彰矣,玄玄之理斯著,與眾妙相符,故曰而深遠矣。

仲尼之楚,楚王觴之,孫叔放執爵而立,市南宜僚受酒而祭曰:古之人乎。於此言已。

〔注〕古之言者,必於會同。

〔疏〕觴,酒器之總名,謂以酒燕之也。爵亦酒器,受一升。古人欲飲,必先祭其,宜僚瀝酒祭,故祝聖人,願與孔子於此言論也。

曰:丘也聞不言之言矣,未之嘗言,

〔注〕聖人無言,其所言者,百姓之言耳,故曰不言之言。苟以言為不言,則雖言出於口。故為未之嘗言。

於此乎言之。

〔注〕今將於此言於無言。

〔疏〕夫理而教不言矣,教而理未之嘗言也。是以聖人妙體斯趣,故終曰言而未嘗言也。孔子應宜僚之請,故於此亦言於無言矣。

市南宜僚弄丸而兩家之難解,孫叔敖甘寢秉羽而郢人投兵。

〔注〕此二子息訟以默,澹泊自若,而兵難自解。

〔疏〕姓熊,字宜僚,楚之賢人,亦是勇士沉默者也。居於市南,因號曰市南子焉。楚白公勝欲因作亂,將殺令尹子西。司馬子綦言熊宜勇士也,若得,敵五百人,遂遣使屈之。宜僚正上下弄丸而戲,不與使者言。使因以劍乘之,宜僚曾不驚懼,既不從命,亦不言他。白公不得宜僚,反事不成,故曰兩家難解。姓孫,字叔敖,楚之令尹,甚有贊德者也。郢,楚都也。投,息也。叔敖蘊籍實知,高枕而逍遙,會理忘言,執羽扇而自得,遂使敵國不侵,折衝千里之外,楚人無事,修文德,息其武略。彰二子有此功能,故可與仲尼晤言,贊揚玄道也。

丘願有喙三尺。

〔注〕苟所言非己,則雖終身言,故為未嘗言耳。是以有喙三尺,未足稱長,凡人閉口,未是不言。

〔疏〕喙,口也。苟其言當,即此無言。假余喙長三尺,與閉口何異,故願有之也。

彼之謂不道之道,

〔注〕彼,謂二子。

〔疏〕彼,謂所詮之理。不道而道,言非道非不道也。

此之謂不言之辯,

〔注〕此,謂仲尼。

〔疏〕此,謂能詮之教。不言而言,非言非不言也。子玄乃云此謂仲尼,斯注粗淺,失之遠矣。夫不道不言,斯乃探微索隱,窮理盡性,豈二子之所能邪。若以甘寢弄丸而稱息訟以默者,此則默語縣隔,丘何得有喙三尺乎?故不可也。又此一章,盛談玄極,觀其文勢,不關孫熊明矣。

故德總乎道之所一。

〔注〕道之所容者雖無方,然總其大歸,莫過於自得,故一也。

而言休乎知之所不知,至矣。

〔注〕言出其分,非至如何。

〔疏〕天至道之境,重玄之域,聖心所不能知,神口所不能辨,若以言知索真,失之遠矣。故德之所總,言之所然者,在於至妙之一道也。

道之所一者,德不能同也;

〔注〕各自得耳,非相同也,而道一也。

〔疏〕夫一道虛玄,州曾無涯量,而德有上下,誰不能周備也。本有作同字者,言德有優劣,未能同道也。此解前道之所一也。

知之所不能知者,辯不能舉也;

〔注〕非其外,故不能舉。

〔疏〕夫知者玄道,所謂妙絕名言,故非辮說所能勝舉也。此解前知之所不知也。

名若儒墨而凶矣。

〔注〕夫儒墨欲同所不能同,舉所不能舉,故凶。

〔疏〕夫執是競非,而名同儒墨者,凶禍斯及矣。

故海不辭東流,大之至也;

〔注〕明受之無所辭,所以成大。

〔疏〕百川競注,東流不息,而巨海容納,曾不辭憚。此據東海為言,亦宏博之至也已。

聖人并包天地,澤及天下,而不知其誰氏。

〔注〕汎然都任。

〔疏〕前舉海為諭,此下合譬也。聖人德合二儀,故并包天地;仁覃無外,故澤及天下;成而不處,故不知誰為;推功於人,故莫識其氏族矣。

是故生無爵,

〔注〕有而無之。

死無謐,

〔注〕謚所以名功,功不在己,故雖謚而非己有。

〔疏〕夫人處世,生有名位,死定謚號,所以表其實也。聖人生既以功推物故死亦無可謚也。

實不聚,

〔注〕令萬物各知足。

〔疏〕縱有財德,悉分散於人也。

名不立,

〔注〕功非己為,故名歸於物。

〔疏〕夫名以名實,實既不聚,故名將安寄也。

此之謂大人。

〔注〕若為而有之,財小矣。

〔疏〕總結以前。忘於名謚之士,可謂大德之人。

狗不以善吠為良,人不以善言為賢,

〔注〕賢出於性,非言所為。

〔疏〕善,喜好也。夫犬不必吠,賢人豈復多言。

而況為大乎。

〔注〕大人愈不可為而得。

〔疏〕夫好言為賢,猶自不可,況惑心取拾於大乎。

夫為大不足以為大,而況為德乎。

〔注〕唯自然乃德耳。

〔疏〕愛心宏博謂之大,冥符玄道謂之德。夫有心求大,於理尚乖,況有情為德,固不可也。

夫大備矣,莫若天地,然奚求焉,而大備矣。

〔注〕天地大備,非求之也。

〔疏〕備,具足也。夫二儀覆載,亭毒無心,四敘周行,生成庶品,蓋何術焉,而萬物必備。

知大備者,無求,無失,無棄,不以物易己也。

〔注〕知其自備者,不拾己而求物,故無求無失無棄也。

〔疏〕夫體弘自然之理而萬物素備者,故能於物我之際淡然忘懷,是以無取無拾,無失無喪,無證無得,而不以物境易奪己心也。

反己而不窮,

〔注〕反守我理,我理自通。

〔疏〕只為弘備,故契於至理。既而反本還原,會己身之妙極而無窮竟者也。

循古而不摩,

〔注〕順常性而自至耳,非摩拭。

〔疏〕循,順也。順於物性,無心改作,豈復摩飾而矜之。

大人之誠。

〔注〕不為而自得,故曰誠。

〔疏〕誠,實也。夫反本還原,因循萬物者,斯乃大聖之人自實之德也。

子綦有八子,陳諸前,召九方歅曰:為我相吾子,孰為祥?

〔疏〕子綦,楚司馬子綦也。陳,行列也。諸,於也。九方,姓也;歅名也。孰,誰也。祥,善也。九方歅,善相者也。陳列諸子于庭前,命方歅令相之,八子之中,誰為吉善。

九方歅曰:梱也為祥。

〔疏〕梱,子名也。言八子之中,梱最祥善也。

子綦瞿然喜曰:奚若?

〔疏〕瞿然,驚喜貌。聞子吉祥,故容貌驚喜,問其祥善貌相如何。

曰:梱也將與國君同食以終其身。子綦索然出涕曰:吾子何為以至於是極也。

〔疏〕索然,涕出貌。方歅識見淺近,以食肉為祥,子綦鑒深玄妙,知其非吉,故憫其凶極,悲而出涕。

九方歅曰:夫與國君同食,澤及三族,而況父母乎。今夫子聞之而泣,是禦福也。子則祥矣,父則不祥。

〔疏〕三族,謂父母族也,妻族也。禦,拒行也。夫共國君食,尊榮富貴,恩被三族,何但二親。子享吉祥,父翻涕泣,斯乃禦福德也。

子綦曰:歅,汝何足以識之,而梱祥邪?盡於酒肉,入於鼻口矣,而何足以知其所自來?

〔疏〕自,從也。方歅小巫,識鑒不遠,相梱祥者,不過酒肉味入於鼻口。方歅道術,理盡於斯,詎知酒肉由來,從何而至。

吾未嘗為牧而將生於奧,未嘗好田而鶉生於宎,若勿怪,何邪?

〔注〕夫所以怪,出於不意故也。

〔疏〕牂,羊也。奧,西南隅未地,羊位也;牂,東南隅辰地也,辰為鶉位;故言牂生也。夫羊須牧養,鶉因畋獵,若祿藉功著,然後可致富貴。今梱而功行未聞,而與國君同食,何異乎無牧而忽有羊,不田而獲鶉也。非牧非田,怪如何也。

吾所與吾子遊者,游於天地。

〔注〕不有所為。

吾與之邀樂於天,吾與之邀食於地;

〔注〕隨所遇於天地耳。邀;遇也。

〔疏〕邀,遇也。天地,無心也。子綦體道,虛忘順物,自足於性分之內,敖游乎天地之間,所造皆適,不待歡娛,所通斯食,豈資厚味邪。

吾不與之為事,不與之為謀,不與之為怪;

〔注〕怪,異也。循常任性,脫然自爾。

〔疏〕忘物,故不為事;忘智,故不為謀;循常,故不為怪。

吾與之乘天地之誠而不以物與之相攖,

〔注〕斯不為也。

〔疏〕誠,實也。乘二儀之實道,順萬物以逍遙,故不與物更相攖擾。

吾與之一委蛇而不與之為事所宜。

〔注〕斯順耳,無擇也。

〔疏〕委蛇,猶縱任也。心境不二,從容任物,事既非事,何宜便之可為乎。

今也然有世俗之償焉。

〔注〕夫有功於物,物乃報之。吾不為功而償之,何也?

〔疏〕夫報功賞德者,世俗務也。苟體道任物,不立功名,何須功之償哉。

凡有怪徵者,必有怪行,殆乎,非我與吾子之罪,幾天與之也。

〔注〕今無怪行而有怪徵,故知其天命也。

〔疏〕殆,危也。幾,近也。夫有怪異之行者,必怪異之徵祥也。今吾子未有怪行而有怪徵,必遭殆者,斯乃近是天降之災,非吾子之罪。

吾是以泣也。

〔注〕夫為而然者,勿為則已矣。不為而自至,則不可奈何也,故泣之。

〔疏〕罪若由人,庶其修改,既關天命,是以泣也。

無幾何而使梱之於燕,盜得之於道,全而鬻之則難,不若刖之則易,

〔注〕全恐其逃,故不如刖之易售也。

〔疏〕無幾何,謂俄頃間也。楚使捆聘燕,途道之上,為賊所得,略梱為奴。而全形賣之,恐其逃竄,故難防禦,則刖足,不慮其逃,故易售。

於是乎刖而鬻之於齊,適當渠公之街然身食肉而終。

〔疏〕渠公,齊之富人,為街正。梱之既遭刖足,賣與齊國富商之家,代主當街,終身肉食也。字又作術者,云:渠公,屠人也,賣梱在屠家,共主行宰殺之術,終身食肉也。

齧缺遇許由,曰:子將奚之?

〔疏〕齧缺逢遇許由,仍問欲何之適。

曰:將逃堯。

〔疏〕答曰:將欲逃避帝堯。

曰:奚謂邪?

〔疏〕問其何意。

曰:夫堯,畜畜然仁,吾恐其為天下笑。後世其人與人相食與。

〔注〕仁者爭尚之原故也。

〔疏〕畜畜,盛行貌也。成行偏愛之仁,乖於淳和之德,恐宇內喪道之士猶甚澆季,將來逐迹,百姓飢荒,倉廩既虛,民必相食,是以逃也。

夫民,不難聚也;愛之則親,利之則至,譽之則勸,致其所惡則散。

〔疏〕夫民,撫愛則親,利益則至來,譽贊則相勸勉,與所惡則眾離散,故黔首聚散,蓋不難也。

愛利出乎仁義,捐仁義者寡,利仁義者眾。夫仁義之行,唯且無誠,

〔注〕仁義既行,將偽以為之。

〔疏〕夫利益蒼生,愛育羣品,立功聚眾,莫先仁義。而履仁蹈義,捐率於中者少,託於聖迹以規名利者多,是故行仁義者,矯性偽情,無誠實者也。

且假夫禽貪者器。

〔註〕仁義可見,則夫貧者將假斯器以獲其志。

〔疏〕器,聖迹也。且貪於名利,險於禽獸者,必假夫仁義為其器者也。

是以一人之斷制利天下,

〔註〕若夫仁義各出其情,則其斷制不止乎一人。

〔疏〕榮利之徒,負於仁義,恣其●●●●●●●●毒,斷制天下。向無聖迹,豈得然乎。

譬之猶一覕也。

〔註〕覕,割也。萬物,萬形而以一劑割之,則有傷也。

〔疏〕覕,割也。若以一人制服天下,譬猶一刀割於萬物,其於損傷彼此多矣。

夫堯知賢人之利天下也,而不知其賊天下也,夫唯外乎賢者知之矢。

〔註〕外賢則賢不偽。

〔疏〕夫賢聖之跡,為利一時,萬代之後,必生賊害,唯能忘外賢聖者其知之妙也。

有暖姝者,有濡需者,有卷婁者。

〔疏〕此略摽,下解釋。

所謂暖姝者,學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姝而私自悅也,自以為足矣,而未知未始有物也,

〔註〕意盡形教,豈知我之獨化於玄冥之境哉。

〔疏〕暖姝,自許之貌也。小見之人,學問寡薄,自悅足,謂窮微極妙,豈知所學未有一物可稱也,是以謂暖姝者,此言結前也。

是以謂暖姝者也。濡需者,豕蝨是也,擇疏鬣自以為廣宮大囿,奎蹄曲隈,乳間股腳,自以為安室利處,不知屠者之一旦鼓臂布草操煙火,而己與豕俱焦也。

〔疏〕濡需,矜夸之貌也。豕,猪也。言蝨寄豬體上,擇疏長之毛鬣,將為廣大宮室苑囿。蹄腳奎限之所,股腳乳旁之間,用為溫暖利便。豈知屠人忽操湯火,攘臂布草而殺之乎。即己與家俱焦斕者也。諭流俗寡識之人,耽好情欲,與豕蝨濡需喜歎無異也。

此以域進,此以域退,

〔疏〕域,境界也。蝨則逐豕而有亡,人則隨境而榮樂,故謂之域進退也。

此其所謂濡需者也。

〔註〕非夫通變邈世之才而偷安乎一時之利者,皆豕蝨者也。

〔疏〕此結也。

卷婁者,舜也。羊肉不慕蟻,蟻慕羊肉,羊肉羶也。舜有羶行,百性悅之,

〔疏〕卷婁者,謂背項俛曲,俯前攣卷而偃僂也。羊肉羶腥,無心慕蟻,蟻聞而歸之。舜有仁行,不慕百姓,百姓悅之。故羊肉比舜,蟻况百姓。

故三徙成都,至鄧之墟而十有萬家。

〔疏〕舜避丹朱,又不願眾聚,故三度逃走,移徙避之,百姓慕德,從者十萬,所居之處,自成都邑。至鄧墟,地名也。

堯聞舜之賢,舉之童土之地,曰冀得其來之澤。

〔疏〕地無草木曰童土。堯聞舜有賢聖之德,妻以娥皇女英,舉以自代,讓其天下。居不毛土,歷試艱難,望鄰境承儀,蒼生蒙澤。

舜舉乎童土之地,年齒長矣,聰明衰矣,而不得休歸,所謂卷婁者也。

〔注〕聖人之形,不異凡人,故耳目之用衰也,至於精神,則始終常全耳。若少則未成,及長而衰,則聖人之聖曾不崇朝,可乎?

〔疏〕既登九五,威跨萬乘,慜念蒼生,憂怜凡庶,於是年齒長老,耳目衰竭,無由休息,豈得歸寧。偃僂孿卷,形勞神倦,所謂巷婁者也。

是以神人惡眾至,

〔注〕眾自至耳,非好而致也。

〔疏〕三徙遠之,以惡也。

眾至則不比,不比則不利也。

〔注〕明舜之所以有天下,蓋於不得已耳,豈比而利之。

〔疏〕比,和也。夫眾聚則不和,不和則不利於我也。

故無所甚親,無所甚疏,抱德煬和以順天下,此謂真人。

〔疏〕煬,溫也。夫不測神人,親疏一觀,抱守溫和,可謂真聖。

於蟻棄知,於魚得計,於羊棄意。

〔注〕於民則蒙澤,於舜則形勞。

〔疏〕不慕羊肉之仁,故於蟻棄智也;不為羶行教物,故於羊棄意也;既遺仁義,合乎至道,不濡沬,相忘於江湖,故魚得計。此斥虞舜羶行,故及斯言也。

以目視目,以耳聽耳,以心復心。

〔注〕此三者,未能無其耳目心意也。

〔疏〕夫視目之所見,聽耳之所聞,復心之所知,不逐物於分外而知止其分內者,其真人之道也。

若然者,其平也繩,

〔注〕未能去繩而自平。

〔疏〕繩無心而正物,聖忘懷而平等。

其變也循。

〔注〕未能絕迹而玄會。

〔疏〕循,順也。處世和光,千變萬化,大順蒼生,曾不逆寡。

古之真人,以天待之,

〔注〕居無事以待事,事斯得。

〔疏〕如上所解,即是玄古真人,用自然之道,虛其心以待物。

不以人入天。

〔注〕以有事求無事,事愈荒。

〔疏〕不用人事取拾,亂於天然之智。

古之真人,得之也生,失之也死;得之也死,失之也生。

〔注〕死生得失,各隨其所居耳,於生為得,於死或復為失,未始有常也。

〔疏〕夫處生而言,即以生為得;若據死而語,便以生為喪。死生既其無定,得失的在誰邊?噫,未可知也。是以混死生,一得喪,故謂之真人矣。

藥也其實,堇也,桔梗也,雞壅也,豕零也,是時為帝者也,何可勝言。

〔注〕當其所須則無賤,非其時則無貴,貴賤有時,誰能常也。

〔疏〕菫,烏頭也,治風痺。桔梗治心腹血。雞壅即雞頭草也,服延年。豕零,豬苓根也,似豬卯,治渴病。此並賤藥也。帝,君王也。夫藥無貴賤,瘉病則良,藥病相當,故便為君主。乃至目視耳聽,手捉心知,用有行藏,時有興廢。故時之所賢者為君,才不應世者為臣,此事必然,故何可言盡也。

勾踐也以甲楯三千棲於會稽。

〔疏〕勾踐,越王也。會稽,山名也。越為吳軍所殘,窘迫退走,棲息於會稽山上也。

唯種也能知亡之所以存,唯種也不知其身之所以愁。

〔疏〕種,越大夫名。其時勾踐大敗,兵唯三千,走上會稽山,亡滅非遠,而種密謀深智,亡時可在,當時矯與吳和,後二十二年而滅吳矣。夫狡兔死,良狗烹,敵國滅,忠臣亡,數其然也。平吳之後,范蠡去越而遊乎江海,變名易姓,韜光晦迹,即陶朱公是也。大夫種不去,為勾踐所誅,但知國亡而可以存,不知愁身之必死也。字亦有作種者,隨字讀之。

故曰:鴉目有所適,鶴經有所節,解之也悲。

〔注〕各適一時之用,不能靡所不可,則有時而失,有時而失,故有時而悲矣。解,去也。

〔疏〕鴟目晝闇而夜開,則適夜不適晝;鶴經稟分而長,則能長不能短。枝節如此,故解去則悲,亦猶種闇於謀身,長於存國也。

故曰,風之過河也有損焉,日之過河也有損焉。

〔注〕有形者自然相與為累,唯外乎形者磨之而不磷。

〔注〕風日是氣,河有形質。凡有形氣者,未能無累也。而風吹日累,必有損傷,恃源而往,所以不覺。亦猶吳得越之後,謀臣必恃其功勳,以無後慮遭戮。是知物相利相必相為害也。

謂只風與日相與守河,而河以為未始其攖也,

〔注〕實已損矣而不自覺。

恃源而往者矣。

〔注〕所以不覺,非不損也,恃源往也。

〔疏〕恃,賴也。攖,損也。風之與日,相與守河,於河攖損而不知覺,恃其源流。

故水之守土也審,影之守人也審,物之守物也審。

〔注〕無意則止於分,所以為審。

〔疏〕審,安定也。夫水非土則不安,影無人則不見,物無造物則不立,故三者相守而自以為固。而新故不住,存亡不停,昨日之物,於今已化,山舟潛遁,昧者不知,斯之義也。

故目之於明也殆,耳之於聰也殆,心之於殉也殆。

〔注〕有意則無崖,故殆。

〔疏〕殉,遂也。夫視目所見,聽耳所聞,任心所逐,若目求離朱之明,耳索師曠之聰,心逐無崖之知,欲不危殆,其可得乎。

凡能其於府也殆,殆之成也不給改。

〔注〕所以貴其無能而任其天然。

〔疏〕夫運分別之智,出於藏府而自伐能者,必致危亡也。故雖有成功,不還周給而改悔矣。

禍之長也玆萃,

〔注〕萃,聚也。苟不能忘知,則禍之長也多端矣。

〔疏〕滋,多也。萃,聚也。役於藏府,自顯其能,故凶災禍患,增長而多聚之也。

其反也緣功,

〔注〕反守其性,則其功不作而成。

〔疏〕自伐己能而反招禍敗者,緣於功成不退故也。

其果也待久。

〔注〕欲速則不果。

〔疏〕夫誠意成功,次定矜伐。有待之心,其日固久。

而人以為己寶,不亦悲乎。

〔注〕己寶,謂有其知能。

〔疏〕流徙之人,心處愚暗,寶貴己能,成功而處,執滯如是。甚可悲傷。

故有亡國戮民無已,

〔注〕皆有其身之禍。

〔疏〕貪土地為己有大寶,取之無道,國破家亡,殘害黎元無數,無窮已也。

不知問是也。

〔注〕不知問禍之所由,由乎有心,而修心以救禍也。

〔疏〕世有明人,是為龜鏡。不知問禍敗所由,唯惡貧賤,愚之至也。

故足之於地也踐,雖踐,恃其所不蹍而後善博也;

〔疏〕踐,蹍,俱履蹈也。夫足之能行,必履於地,仍賴不踐之土而後得行,若無餘地,則無由安善而致博遠也。此舉譬也。

人之於知也少,雖少,恃其所不知而後知之所謂也。

〔注〕夫忘天地,遺萬物,然後蜩翼可得而知也,況欲知天之所謂,而可以不無其心哉。

〔疏〕知有明暗,能有少多,各止其分,則物逍遙。是以地藉不踐而得行,心賴不知而能照。所以處寂養恬,天然之理,故《老經》云,有之以為利,無之以為用,此合諭也。

知大一,知大陰,知大目,知大均,知大方,知大信,知大定,至矣。

〔疏〕此略摽能知七大之者,可謂造極。自此以下歷解義。

大一通之,

〔注〕道也。

〔疏〕一是陽數。大一,天也。能通生萬物,故曰通。

大陰解之,

〔注〕用其分內,則萬事無滯也。

〔疏〕大陰,地也,無心運載而無分解,物形之也。

大目視之,

〔注〕用萬物之自見,亦大目也。

〔疏〕各視其所見謂大目。

大均緣之,

〔注〕因其本性,今各自得,則大均也。

〔疏〕緣,順也。大順也物物各性足均平。

大方體之,

〔注〕體之使各得其分,則萬方俱得,所以為大方也。

〔疏〕萬物之形,各有方術,蜘蛛結網之類,斯體達之。

大信稽之,

〔注〕命之所期,無令越逸,斯大信也。

〔疏〕信,實也。稽,至也。循而任之,各至其實,斯大信也。

大定持之。

〔注〕真不撓則自定,故持之以大定,斯不持也。

〔疏〕物各信空,持而用之,其理空矣。

盡有天,

〔注〕夫物未有無自然者也。

〔疏〕上來七大,未有不由其自然者也。

循有照,

〔注〕循之則明,無所作也。

〔疏〕循,順也。但順其天然,智自明照。

冥有樞,

〔注〕至理有極,但當冥之,則得其樞要也。

〔疏〕窈冥之理,自有樞機,而用之無勞措意也。

始有彼。

〔注〕始有之者彼也,故我述而不作。

〔疏〕始有之者彼也,故我述而不作也。

則其解之也似不解之者,

〔注〕夫解任彼,則彼自解;解之無功,故似不解。

〔疏〕體從彼學而解也,戒小成性,故不似解。

其知之也似不知之也,

〔注〕明彼知也。

〔疏〕能忘其知,故似不知也。

不知而後知之。

〔注〕我不知則彼知自用,彼知自用則天下莫不皆知也。

〔疏〕不知而知,故不知而後知,此是真知。

其問之也,不可以有崖,

〔注〕應物宜而無方。

而不可以無崖。

〔注〕各以其分。

頡滑有實,

〔注〕萬物雖頜滑不同,而物物各自有實也。

〔疏〕頜滑,不同也,萬物紛擾,頜滑不同,統而治之,成資實道。

古今不代,

〔注〕各自有故,不可相代。

〔疏〕古自在古,不從古以來今;今自存今,亦不從今以生古;物各有性,故不相代換也。

而不可以虧,

〔注〕宜各盡其分也。

〔疏〕時不往來,法無遷貿,豈賴古以為今邪。

則可不謂有大揚摧乎。

〔注〕摧而揚之,有大限也。

〔疏〕如上所問,其道廣大,豈不謂顯揚妙理而摧實論之乎。

闔不亦問是已,奚惑然為。

〔注〕若問其大摧,則物有至分,故忘己任物之理可得而知也,奚為而惑若此也。

〔疏〕闔,何不也。奚,何。無識之類若夜游,何不詢問聖人。乙及其弱喪而迷惑困苦如是何為也。

以不惑解惑,復於不惑,是尚大不惑。

〔注〕夫惑不可解,故尚大不惑,愚之至也,是以聖人從而任之,所以皇王殊迹,隨世為名也。

〔疏〕不惑聖智,惑於凡情也。以聖智之言辨於凡惑,忘得反本,復乎真根,而不能得意忘言而執乎聖迹,貴重明言,以不惑為大,此乃欲尚不惑,豈能除惑哉。斯又遣於不惑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