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筆記/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 南越筆記
卷八
卷九 

卷八[编辑]

[编辑]

山海經》:南禺之山有鳳凰、鵷雛。南禺者,謂羅山之南番禺之東也。《莊子》云,「鵷雛發南海飛於北海」是也。有山鳳凰者,亦鳳之類,大如鵝雁。伏卵時,雄者以木枝雜山桃膠封其雌於巢,而留一竅,雄飛求食以飼之,子成,發封,否則窒之。又有大頭鳳卵於石,積柴封之,雛則抉石而起。《通志》云,博白淥含之山多鳳,有高三尺者,五彩冠似金杯,天晴則雙飛,而眾鳥隨之。又有大如鵝者,尾甚長,羽聲甍甍,響若輪轉。諸鳥見之,斂翼俯首,伏不敢鳴,名大頭鳳。徭獞間射得之,肉備眾美。嚲娘握兵者多以其毛為裘,或以鷫鸘代之。色久逾鮮,涅而弗滓。小鳳凡數種。有曰桐花鳳,丹碧成文,羽毛珍異。其居不離桐花,飲不離露。桐花開則出,落則藏。蓋以桐花為胎,以露為命者也。兒女子捕之,飲以蜜水,用相傳玩。漁洋有詞云:「郎似桐花,妾似桐花鳳」,謂此也。此種蜀中亦有。又有鳳頭雀,大小毛片皆如燕,惟頭作鳳冠而尾紅。兒女養之馴放去,一二日復來。有曰金鳳,出儋州,大如指許,身五色,冠首修尾,儼如釵上金鳳花。有曰鳳雞,毛色花班,似鵪鶉而小。尾短身圓,度之僅及荔支大。足脛微細如一髮,嫋嫋欲斷。歲十月,從羅浮飛至新安田上,或至東莞茶滘。人以紅絲為網,見輒驚人。畜久馴習,然畏寒,至臘月必死。其聲頗似雞雛,故名曰雞。喉小,穀麥不能進,食惟芝麻、稗米而已。多巢花萼中,亦桐花鳳之類。

孔雀[编辑]

孔雀產高、廉、雷、羅定諸處。截其尾,編列瓶中,足供玩飾。《南裔異物志》云自背及尾皆作圓文,五色相繞,如帶千錢。《虞衡志》謂雄者尾長數尺,金碧晃耀,時奮張其尾,團如錦輪。《嶺南雜記》云其毛羽初春而生,四月後復凋,與花相榮衰。自愛其尾,欲棲息必先擇置尾之地。捕者先施網罟,俟其兩尾露而重,不能高翔,即羅網罟,不肯妄飛。土人取其尾,每數十莖長短相雜為一,價亦不甚貴。其遍身毳毛及尾毛之破碎者,取以織補服。

翠羽[编辑]

《爾雅注》,翠鷸似燕,紺色。生鬱林,其羽可為飾。按翠羽點婦人首飾,色最鮮明,俗稱廣翠。

五色雀[编辑]

羅浮諸處有五色雀。《羅浮志》云,產羅者以鐵冠為長。蘇公在海南見者常以兩絳者為長。又,《異苑》云山雞愛其毛,映水則舞。魏武時,南方獻之。翡翠、山雞,皆出肇慶。舊屬南海郡。

鸚鵡[编辑]

鸚鵡出惠州及吳川、石城諸處。《南方異物志》云鸚鵡有三:一種青,一種白,一種五色。凡鳥四指,三向前,一向後,其目下瞼眨上。此鳥兩指向前,兩指向後,兩瞼俱如人目。《廣輿記》,新興有六真院,蔡確貶新州,寓此。有侍姬名琵琶,畜鸚鵡甚慧,每為確喚琵琶。及琵琶死,鸚鵡猶呼其名。確賦詩傷之。有純紅者,白番國來。

倒掛鳥[编辑]

《羅浮志》:倒掛鳥一名麼鳳。東坡詞「倒掛綠毛麼鳳」是也。李之儀云此鳥以十二月來,有收香、倒掛子、采香使諸名。蘇詩「蓬萊宮中花鳥使,綠衣倒掛扶桑暾」。自注云:「嶺南珍禽有倒掛子,綠衣紅嘴,似鸚鵡而小。白海東來,非塵埃中物也。」《鳥獸考》云,日間好焚香藏之羽翼間,夜張尾翼倒掛以放香。故高啟詩云:「綠衣小鳳啼愁罷,瘦影翻懸掛枝下。芙蓉帳裏篆煙消,解斂餘香散中夜。」劉績《霏雪錄》云,即桐花鳳。

了哥[编辑]

《本草綱目•釋名》:秦吉了即了哥也。嶺南容、管、廉、邕諸山峒中,皆有之。如鴝鵒能效人言。《廣州志》云有三種:眼黃者金了,為上;眼白者銀了,為次;眼黑者,鐵了,為下。產瓊州。《唐志》:開元初,廣州獻之,言音頗雄重,能識人情,慧於鸚鵡。《嶺南錄異記》謂:有廉州民獲赤白吉了各一頭,獻於刺史。《唐會要》謂了哥形似鸚鵡而色白,頂微黃,頂毛有縫如人分髮。出杜薄州《禽蟲述》,謂生秦中。元稹詩「紅羅著壓逐時新,吉了花紗嫩面塵」,謂紗色相似也。

潮雞[编辑]

潮雞產南海。《述異記》謂之伺潮雞。沈約《袖中記》云:潮雞鳴長且清,其聲如角。每潮至即鳴。李讚皇詩:「三更洋吏報潮雞。」餘武溪亦云:「客聽潮雞迷早夜。」自注曰:「番禺雞三更即鳴。」南越又產長鳴雞。《幽冥錄》云宋處宗買得長鳴雞,愛養甚至。恒籠置窗間,雞遂作人語,與處宗談論,極有深致,終日不輟。處宗因此功業大進。雞名燭夜,見崔豹《古今注》。

鴿[编辑]

鴿之大者曰地白,廣州人稱鴿皆曰白鴿,不曰鵓鴿。地白惟行地,不能天飛,故曰地白。人家多喜畜之,以治白蟻,亦以其多子,可嘗食其子。每四十日一乳,乳時雄者餐米,至咽米成漿液,乃吐出以喂其子。雌復受孕,性絕淫,雌嘗乘雄,故多乳。富者畜至數百頭,惟所指使以穀令就掌飼之。鴿有高下之殊,其異在目。目有黑底天青者、黑底插黃者、黃油白氣者、焦油者,以此四種為上。其睛清而深,有重暈,以日照之,精光四閃。暈邊復有血粒如石榴子,則極聰慧者矣。其頭宜小,尾宜短,翼宜與尾齊。翼與尾齊則飛高,飛高則可免鷹擊之患。故鴿之佳者,價之輕重與金等。翼凡大毛十二莖,每出鷇至二三月則調毛。四調、五調、六七調,曰初王,則可用,調至十一十二,則老。調者何?脫其胎毛,更生新者,故曰調。

鷓鴣[编辑]

鷓鴣,豫章以南諸郡皆有之。《采蘭雜志》:一名花豸。開翅之始,必先南翥。《酉陽雜俎》云,飛逐月數,如正月一曰飛而止,但伏巢中不能起矣。至十二月十二日起,最難采,設網取之。僧齊已詩:「好聽鷓鴣啼雨處,木蘭舟晚泊春潭。」李群玉詩:「豆蔻花入船,鷓鴣啼送客。」鄭谷詩:「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春風唱鷓鴣。」《樂章集注》云:正平調有《鷓鴣天》。按《古今注》,鷓鴣,其名自呼。《廣志》言:鷓鴣鳴雲,但南不北。《南越志》云:其名自號。杜薄州惟本草說鳴云:「鉤輈格磔。」又云:「行不得哥哥。」

畫眉鳥[编辑]

畫眉鳥,《草堂詩餘》又名黃眉鳥。《閩書》云好鬥善鳴。《粵志》謂眉長而不亂者善鳴,胸毛短者善鬥。又必越兩日一浴,使毛羽光澤,身不生螆,則其音流麗。歐陽修詩云:「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自高低。」高翥詩云:「春色滿山歸不得,刺桐花裏畫眉啼。」廣中多刺桐,每行諸峽中,禽音信勝他處。

鸏䴀[编辑]

鸏䴀一名越王鳥。大如孔雀,有黃白黑色,喙長尺許,狀如鳶。口句末可受二升許,南人以為酒爵,珍於文螺。不踐地,不飲江湖,不唼百草,不餌蟲魚,惟啖楓楠諸木葉。故其糞香似薰陸,山人以為香末,又治雜瘡。其名一曰象雕,亦曰越王雕,言其大也。古詩「山鳥狀如人」,謂此。

丹歌[编辑]

海南鶴皆灰色,白者則小,去頂二寸許,毛始丹。亦能鳴舞。有水鶴亦小,狀類白鷺。其性通風雨,有風雨則鳴而上山,否則鳴而下海。尋常多在榕樹。廣人以其頂丹可貴,故曰丹歌。有「丹歌時引舞」之句。

淘鵝[编辑]

淘鵝即鵜鶘,一名逃河。陽江人謂之水流鵝,以其大如鵝,能沉水取魚也。或竭小水取魚。頤下有皮袋,嘗盛水二升許以養魚,隨水浮遊,每淘河一次,可充數日之食。漁童謠云:「水流鵝,莫淘河,我魚少,爾魚多。竹弓欲射汝,奈汝會逃何。」其詞頗近樂府。

白鷳[编辑]

白鷳即白雉。周成王時,越嘗貢白雉。建武中,南越徼外蠻獻白雉。唐肅宗時,日南徼外蠻獻白雉,皆白鷳也。素質,黑章,喙丹。雄者有朱冠,皆純白,腹有黑毛,尾長二三尺,時𠼫之以自矜。神貌清閑,不與眾鳥雜,故曰鷳。耿介不欲近人,故曰雉。雉,摯也。雌雄摯而有別,終日並遊,人未嘗見其乘居而匹處。雌雄不相戲狎,若朋友然,故曰。雉雌者多朱毛,白中由朱而變為純白,亦以黑為邊襴,如水波形。其音「咮咮」,藏喉間甚隱而微。

珊瑚鳥[编辑]

珊瑚鳥一名山鶘。性靜似畫眉,尤易畜。其鐵腳者、眼赤而突者,善鬥。臆間有黑毛一片、圓小而長者,善鳴。雄者尾長,雌尾短。雄者音長,雌音短。

青䳡[编辑]

青䳡狀如鴿。青色,喜食橄欖。烏者囫圇吞之,肉爛乃吐其核。一名橄欖䳡。秋深自粵西來,春半乃去。宿則倒懸一足樹杪。弋得之,肉厚味腴。其生於檳榔林者,曰檳榔䳡。喜食檳榔之未熟者,性亦相類。

石燕[编辑]

石燕棲西樵山之岩穴中。大如乳燕,足生翼末。山人小兒羸瘦,取食之。諺曰:「嬰兒瘦,探石鷇。」香山有山燕,黑而健疾,眾鳥畏之,隼也。與此二類。

相思仔仔[编辑]

相思仔仔一名巧婦鳥,即鷦鷯。《詩》所渭桃蟲也。因此蟲而變,故其形小。性絕精巧,以茅葦羽毳為房,或一或二,或雞卵大。以麻發懸係樹枝,雖大風雨不斷。久畜之,可使為戲及占卦,名「和鵠卦」。其身小,其曰相思仔仔者,小也。相思者,身紅黑相間,如紅豆。紅豆者,相思子也。

吉吊雀[编辑]

吉吊雀一名兜兜,產東莞大奚山中。狀如鴝鵒而大,青首翠翮,其名自呼,曰「兜兜」。其出則風。

玄鉤雀[编辑]

鉤雀產高明粟砦山中,每鳴必雨。

鉤割雀[编辑]

鉤割雀四五月夜半向東飛鳴,如云「鉤割」,則年豐:「鉤鉤割」,則年必歉。

 卷七 ↑返回頂部 卷九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