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筆記/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南越筆記
卷九
卷十 

卷九[编辑]

[编辑]

羅浮有啞虎,不嘯不咥。相傳葛真人上升,留二丹粒以與其隸黃野及啞虎食,為羅浮四庵守者。今衝虛觀葛真人像旁有黃野及一蹲虎,是必啞虎也。然土人皆云山中虎率不嘯不咥,從不傷人,八九十歲老人未嘗聞有虎哮吼,亦可異也。

[编辑]

犀角出暹羅者,內凹外凸,氣微腥。出占城者,四周圓整。注沸酒且香。照之有血暈者,價兩倍。飲食中以犀角攪之,有毒則白沫生。

山牛山馬[编辑]

瓊州多山牛,牛也。而兩睛紅,常百十成群,見人吆喝弗避。或曰山牛有四眼,以其眼上有兩旋毛,狀似四眼,故云。瓊州又多山馬,似鹿而大,千百為群。角彎而內向,無岐。眼下復有二眼,日閉夜開以燭物。善入棘叢。黎人得之,以其皮易布,可為臥具禦濕。其毛牛也,不識者以為山牛也。

果下牛果下馬[编辑]

果下牛出高涼郡,《爾雅》所謂罷牛也。郭璞云:罷牛絕卑小,可行果樹下,故又呼果下牛。粵謠云:「果下馬,果下相逢為郎下;果下牛,果下相逢為儂留。」果下馬者,以其小而堅壯,亦名石馬。粵人凡物之小者皆曰石。然果下馬非有種,馬中偶然產之,不可常得,故其價倍於常。

熊類不一[编辑]

熊類不一,多出黎母山中。有人熊、豬熊、狗熊之名。熊多力,黎人搏而獲之,一峒畢賀,以熊多則其地不祥。前明樂會有熊無數,自山中出,捕得百餘首,自是頻年大旱,蓋旱徵云。

𥜿𥜿[编辑]

𥜿𥜿者,如人面,唇黑,身有毛,反踵。見人亦笑,笑則上唇掩目。大者丈餘,俗呼為山都。鄺氏云,山都形如昆侖。青毛,有尾,見人輒閉目張口而笑。𥜿𥜿見人,則握手而笑。人以竹筒置臂,姑與之握。握則必笑,笑而上唇掩目,因曲臂以錐穿其唇於額,格而殺之。《吳都賦》云:「猩猩啼而就擒,𥜿𥜿笑而被格。」是也。

狒狒[编辑]

狒狒狀如彌猴,紅髮髬髵,人言而鳥音。能知生死,笑似𥜿𥜿,上吻覆額。得之,生飲其血,可見鬼物。是皆人熊之屬也。又云熊名子路。獞人於熊館呼之「子路可出」,熊即出;「子路可鬥」,熊即鬥。有綠者土司徭獞取其皮,為駿馬障坭,塵不敢揚,威懾虎豹。一尺百金。其牝曰罷,披髮人立,力能拔樹,指爪利如鋒攢,遇虎、豹、樵、牧,皆抗其喉,捏鮮血飲之。其脂亦曰罷白,味過於前掌後蹯也。

猩猩[编辑]

猩猩人面猿身,一名熊人,謂其熊而人也。曰紅人,則謂其毛髮純紅也。性機警,通八方言,聲如幼女子,啼亦清越。間學蟲鳥語,音一一曲肖,蓋獸中之百舌也。最嗜酒,人以酒滿注甕中,復置高屐其旁,猩猩見輒毀罵而去,去已復還。姑以指染酒嘗之,遂至醉,著屐而笑,人因縛取。問之曰:汝飲我酒,須還我血。猩猩許以血一升,即得一升,不能多。血以染緋,久而不變,最可貴。

騰豺[编辑]

騰豺者,生高要西七十五里騰犴嶺。狀類沭猴,頭正方,髮長丈許,覆其面。欲有所視,輒搖頭以兩手披之。名騰犴,上樹甚捷,故以名。東粵無豺狼,惟此嶺有之,疑亦人熊之類。

[编辑]

大庾嶺有白猿洞。洞多梅樹,白猿嘗攀掛其上,花與猿,皓然莫辯也。行者聞風生,始知為白猿吟嘯。復有緋猿善啼,啼必三聲。高州青山鎮,其山多猿。有黃緋者絕大,毛彩殷鮮。有黃色玉面者,有身面俱黑者。羅浮則有金絲猿,毛如織絨,其啼聲絕大。瓊州多猿,射之輒騰躍樹杪,於四周伐去竹木,然後張網得之。嘗於石岩深處得猿酒,蓋猿以稻米雜百花所造。一石穴輒有五六升許,味最辣,然絕難得。封川之北三十里有猿嶺,多猿,牡黃而牝黑。牝能嘯,牡不能也。或云,純黑者雄,金絲者雌。雄者能嘯,雌不能。瓊州又有石猿,小者拳許。飲以井水即長。又有黑猿,能磨墨,磨畢跳入筆筒中。

[编辑]

瓊州多猴,以小者為貨,曰拳猴。大者曰彌猴,亦曰母猴。母非牝也,母音轉為馬,故又曰馬猴。

[编辑]

東粵山中有狨,大小類猿。色純黃,名金線狨,一名猱,以其毛柔長可緝藉也。尾絕自愛,中藥矢即自齧其尾。蹺捷善緣木,彌猴絕怖畏之,其以彌猴為食也。甚怪。

猓然[编辑]

猓然生從化山中。似猴,身黑面白。其尾長過於身,數以尾自度其身以自娛,其自愛尾,亦似狨。

番狗[编辑]

蠔鏡澳多產番狗,矮而小,尾若獅子,可值十餘金。然無他技能。番人顧貴之,其視諸奴囝也反不如狗,寢食與俱,甘肥必先飼之。坐與立,番狗惟其所命。故其地有語曰:「寧為番狗,莫作鬼奴。」

[编辑]

粵人多以水獺占水旱。水獺一名遍獺,類青狐而小,啄尖足駢,能知水信高下為穴,故云。善捕魚,一歲二祭魚。《淮南子》云,畜池魚者,必去遍獺。廣人謂蛋家男曰獺公,婦曰獺婆。以其能入水取魚也。其以猿為雌者插翹,山獺也。語云:「猿鳴而獺應。」莊子云:「猿,猵狙以為雌。」言非類為牝牡也。鄺氏云,山獺性淫而無偶,徭女采樵,歌嘯為猿聲以誘之,山獺聞之即躍抱徭女,因扼殺之,以其骨續骨、解箭毒。以陰莖入藥,名插翹春。

蒿豬[编辑]

蒿豬一名箭豬,即封豕也。封者,大也。故象亦曰封獸。封豕初本泡魚,泡魚大如斗,身有棘刺,故化為毫豬。毫在項脊間,尺許如箸,白本黑端,人逐之則激毫以射人。婦女以金銀鑲之為簪,能止頭癢,除白屑。其毫如蒿然,亦曰蒿豬。

懶婦[编辑]

懶婦即山豬。雄大而多力,口旁出兩牙,長六七寸,甚猛利。肉味美多脂。以機軸維織之器置田間,則不敢近。齒長,輒入海化為巨魚,狀如蛟螭,而雙乳垂腹,名曰奔鮮。諺曰:「朝為泡魚,暮為蒿豬;朝為懶婦,暮為奔䱐。」刺婦女之不能服勤者也。以奔鮃油為燭,照飲酒則紫焰生花,照讀書則昏昧作暈。箭豬以魚始,山豬以魚終,物之相變如是。

香狸[编辑]

南越有狸無狐,雷州產香狸。所觸草木生香,臍可代麝。《本草》稱靈貓,自為牝牡者也。亦名果狸。其食惟美果,故肉香肥而甘。秋冬百果皆熟,肉尤肥。香狸外,有玉面狸。白面,紅爪,牛尾。亦食果,飲則以水淘淡乃食。有貓狸,文如錦錢。有火狸,毛色如金錢豹。其錢差大,歲久化為豹。有藤狸,生長藤間,食藤實,而多倒掛。

香獐[编辑]

香獐味甘,性溫,食之不畏蛇毒。臍名獐香,非麝也。狸之似獐者也。徭女當春時多采生香獐子以為佩,動則香氣遠聞。山歌云:「生獐香吹徭女風。」

竹豚[编辑]

竹豚即竹䶉。穴地,食竹根。毛鬆,肉肥美,亦鬆。內一二臠,可盈盤。色紫,味如甜筍。血鮮,飲之益人。徭中以為上饌,故謂之竹豚。

獴𤡱[编辑]

爾雅》:「蒙頌,猱狀。」郭璞《注》:即蒙貴也。狀如蜼而小,紫黑色。健捕鼠,勝於貓。九真、日南出之。海語云,獴𤡱有白、有黑、有黃,有狸狀,酷類貓而大。足高而尾結,捕鼠捷於貓也。諸國皆產,惟暹羅者良。船估挾至廣,常貓見而避之。豪家每十金易一云。今粵人有自番船購者正類此,稱之曰洋貓,大抵即獴𤡱也。《爾雅翼》:貓又名貓奴。《記事珠》云,貓有名白鳳、紫英、錦帶、雲圖者。

象牙[编辑]

嶺表錄異》:廣之潮、循州多野象,牙小而紅。《通志》云:牙以文為真,以紅為貴。不文則假,不紅則枯。按象牙多出滇南、粵西。裁為梳具,東省所製特佳。工聚業精,流播閨閣。凡在他省,往往販取用之。

 卷八 ↑返回頂部 卷十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