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筆記/1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一 南越筆記
卷十二
卷十三 

卷十二[编辑]

五色蝶[编辑]

越南蛺蝶,翅紋鮮麗。羅浮有五色蝶,能作繭,可攜至遠方。《羅浮志》云:蝴蝶洞有仙蝶,文彩陸離,為仙人彩衣所化,大如盤而五色。人得其繭,蝶亦化出,數日即有一蝶來引之而去,雖數千里外藏之箱篋,亦化出也。

粵土多蟻[编辑]

粵土多蟻。《廣志》謂有飛蟻、木蟻,黑黃大小數種,善齧物。《嶺南雜記》云,新構房屋,不數月為其蝕壞傾圯者有之。《粵志》:潮人土人以蟻害稼,有蟻祖廟在大馬蟻山。歲五月,郡蟻來朝。有詠者云:「馬蟻山頭馬蟻朝,年年五月趁江潮。」蟻祖,主蟻之神。猶《周禮》翨氏、蟈氏之命其官也。《嶺表錄異》云:廣州多蟻,其窠如薄絮,囊連枝帶葉,彼人以布袋貯之,賣與養柑者以辟蠹。《雞肋編》謂之養柑蟻。

紅蝙蝠[编辑]

羅定州產紅蝙蝠。《北戶錄》云,瀧州有蝴蝶,背深紅,惟翼脈淺黑,名紅蝙蝠。多雙伏紅蕉花間,采者獲其一,則一不去。又,《南方草木狀》載鶴子草蟲化蝶。《丹青野錄》又載彩裙化蝶。

蚺蛇膽[编辑]

有蚺蛇膽。《嶺南雜記》:蚺蛇,粵西及南海州縣有之。《北戶錄》云:大者長十餘丈,圍七八尺,多在樹上候獐鹿,過者吸而吞之。至鹿消,即纏大樹上出其頭角,乃不復動。土人伺之,以竹簽簽煞之,取其膽。

按蚺蛇膽諸說不一,《嶺南雜記》謂捕之之法,度其出入之地,先釘羅樁數行,狹僅容其身,壯土持橄欖棍,其中一人出外颺婦人裙以招之,蛇望見即昂頭,高五六尺來逐。人退入羅樁內,蛇到狹處,蜿蜒屈伸間,人持棍擊之,且退且擊。視其首俯地,則無懼矣。以葛藤係其頸而牽之。每擊一下,則皮肉蹙縮成泡而血凝,即護身膽也。其力大減,多以亂真。真者乃在腹內,價過兼金,《瓊州志》云:遇人擊傷,膽即至傷處護之,故獨重膚膽,腹中之膽無用也。」《廉州志》云:上旬在頸,中旬在心,下旬在尾。性耐死,取膽釋之,猶活。《廣州志》云:膽有三:一曰旱膽,能療目;一曰水膽,能止瀉;一曰護身膽,為熬刑藥。《南裔異物志》又云:蚺蛇牙長六七尺,土人尤重之。云辟不祥,利遠行。

蚊子木[编辑]

越南蚊蚋,大小纖細不一,善螫人,冬月不斷。《本草拾遺》云:嶺南有蚊子木,葉如冬青、枇杷,熟則拆裂而蚊出。元微之謂蚋子之下有蟆子,蟆子之下有浮塵子,皆蚊屬也。人蒙絮被自蔽輒通透,故昔人有「已微於蠢蠢,仍害及人人」之句。

十二時辰蟲[编辑]

《酉陽雜俎》載南方有避役蟲,一名十二時辰蟲。夏日常見於籬落間。見者多稱意事。《嶺南異物志》言其首隨十二時變易。《博物志》言其陰多緗綠,日中變易,或青或綠,或丹或黃。《北戶錄》言不能變十二色,但黃、褐、青、赤四色而已。據《本草》引陸佃言,蜥蜴能十二時變易。《禽蟲述》云:守宮長細五色者名蜥蜴。則此蟲即蜥蜴矣。說者謂守宮點婦人臂,終身不滅,偶則落。故前人句云:「守宮落盡猩紅色,明日低頭出洞房。」然《春秋•考異郵》云:以其常在屋壁,故名守宮,亦名壁宮。則飾臂之說,大抵不真。

蝍蛆[编辑]

蝍蛆能伏蛇,每自口入食蛇腹。山行,筒置蝍蛆,蛇不能近。又能嗅龍腥。天將雨,爭就木最高處,蓋聞龍腥故也。廣中多蝍蛆而少蜈蚣,絕無蠍。卿蛆多生古牆中,盛暑輒出,犬者有珠。雷常搜而擊之。

蛤蚧[编辑]

蛤蚧唯雷瓊為多。長五六寸,似蜥蜴四足,有毛,尾絕短。嘗自呼其名以鳴。一歲則鳴一聲,有鳴至數十聲者,人以為神。羅浮亦有之。《方言》曰,桂林之中,守宮能鳴。即此。一名吉度蛇。吉度者,象其聲也。其背色綠,有黃斑點,若古錦。自旦至暮,常變十二種色。有得其一,閉於籠中玩之,止見變黃、褐、赤、黑四色。多居古木竅間,人以其聲與色之異,喜捕取之。得其雌雄合者益陽。

斷草烏[编辑]

斷草烏似小蛇,大僅指許,長五六寸。頭如龍形而小,身純烏。其行也,百草沾之立斷。人見斷草,輒跡得之。故蛇每離地丈許,使身如矢直以入穴,使不沾草,故人莫得而取之。以酒煮食,愈麻瘋。

海珠[编辑]

海珠狀如蛞蝓,大如臂,所茹海菜。於海濱淺水吐絲,是為海粉。鮮時或紅或綠,隨海菜之色而成。曬晾不得法,則黃。有五色者,可治痰。或曰,此物名海珠母,如黑魚大三四寸。海人冬養於家,春種之瀕海田中。遍插竹枝,其母上竹枝吐出,是為海粉。乘濕舒展之,始不成結,以點羹湯,佳。

害人蟲[编辑]

害人蟲有數種:一曰蜞,有青黃二種。青者生深山樹葉中,名曰飛蜞。聞聲輒飛,刺人取血。專集耳後,使人不知。始如針血,飽則如指。隨手拔去,稍遲,深入膚理矣。凡山行,以無患子,或蒜、或薑汁、或茶子末塗身,則飛蜞不敢近。黃者生地下,吮血如螞蝗,入水則死。螞蝗一名水蛭,池澤處處有之。入人肌肉咂血,誤吞之,則生子腹中,瞰食髒血。飲黃土水數升可解。或以蜂蜜,則螞蝗化水而死。有狗鼻掯者,生陰濕處。似山蜞而長,好入犬豕鼻中吮血,間入人鼻,血出不止。日含釅醋,塞兩耳,自低其首,則此物鯈然而出。被刺時,人不可拔,重力拍之則自墮。有沙[1234]者,生水中。大不過蟣,喜入皮膚害人。以茅根竹葉刮之,或以苦苣汁塗之可愈。或以火炙身,則隨火去。有飛蛟者,生於瘴霧。有三足,無身。呼吸間入人肺腑,則食漸減而斃。或入魚腹、牛馬腹中,令食之者劇病。先毒物以毒人,蟲之最惡者也。然亦徭黎中乃有之。又有蛇蠱,狀如蜘蛛而足短,最毒,出瓊州。見者以為蜘蛛也,易視之,忽為所中。有謠云:「生恨蜘蛛無結網,無絲無緒最傷人。」

雨師雲師[编辑]

霍山有雨師、雲師。雲師如蠶,長六寸。雨師如蝟,長七八寸。每出則有雲有雨,山人以為驗。

[编辑]

粵東之估,往贅西粵土州之婦人,寡者曰鬼妻,人弗娶也。估欲歸,則必與要約。三年返,則其婦下三年之蠱;五年,則下五年之蠱,謂之定年藥。愆期,則蠱發膨脹而死。如期返,其婦以藥解之,輒得無恙。土州之婦蓋以得粵東夫婿為榮,故其諺曰:「廣西有一留人洞,廣東有一望夫山。」以蠱留人,人亦以蠱而留。粵東諸山縣,人雜徭蠻,亦往往下蠱。有挑生鬼者,能於權量間,出則使輕而少,入則使重而多,以害商旅。蠱主必敬事之,投宿者視其屋宇潔淨,無流塵蛛網,斯則挑生鬼所為。飲食先嚼甘草,毒中則吐,復以甘草薑煎水飲之,乃無患。入蠻村不可不常攜甘草也。挑生鬼亦蠱之屬,蓋鬼而蠱者也。凡下蠱皆出於獞、出於獞之婦,若徭娘則不能下蠱。蠱有鬼,名曰藥鬼。藥鬼之所附獞婦,恒不得自繇。代代相傳,必使其蠱不絕以為神。其中於人得解者,或吐出生魚、生蝦、生鴨子之屬,皆藥鬼之為之。粵東無獞,故無藥鬼。

恩平蚯蚓[编辑]

恩平蚯蚓生恩平水中,屯結,每水一升,可得蚯蚓數十許。色黃濁,飲之立蠱。又,羅旁之水多有柯木葉、木犀花葉浸其中,飲之亦輒脹滿以死。所謂水蠱者是也。

白蠟蟲[编辑]

粵人以蟲大如蟣虱者,芒種後置之菁紬樹上。樹狀類冬青,蟲食樹汁,吐沫粘嫩莖上,化為白脂。至秋取之。以水煮鎔,濾成蠟。文理瑩徹,若石膏然。以之澆燭入藥,甚適用。蟲嫩時白色,作蠟。及老,則赤黑。其結苞於樹枝,初若黍米。入春,漸長如雞頭子大,色紫,赤累累抱枝,宛如樹之作實,是稱蠟種。亦白蠟子。子內有白卵,一苞數百。次年立夏,以箬葉包之,係於樹上。芒種後,苞拆,白卵化蟲乃復上樹作蠟也。黃蠟成於蜜蜂,白蠟成於此蟲,各有其能若此。白蠟瓊州最多。以之為炬,大者可五六斤,每夜宴,用至數百石,其價頗賤。諺曰:「東家白蠟蟲,西家黃蠟蜂。養蜂得蜜食,養蟲得燭紅。」

禾蟲[编辑]

夏雨過多,禾中蒸鬱而生蟲。或稻根腐而生蟲,稻根色黃。禾蟲者,稻根所化,故色黃。大者如斤許,長至丈。節節有口,生青,熟紅黃。霜降前禾熟,則蟲亦熟。以初一二及十五六乘大潮斷節而出,浮遊田上。網取之,得醋則白漿自出。以白米泔濾過,蒸為膏,甘美益人。蓋得稻之精華者也。貧者多奄為脯,作醯醬以食之。

蜂蜜[编辑]

蜂蜜多產於陽春,以為貨。蜂為房於岩石林木間者,其釀白蜜脾,謂之山蜜,亦曰蜂糖。霜後割之,白如脂,味勝家蜜。家蜜取以夏冬為上,秋次之,春易發酸。冬曰梅花糖,最甘香,唐詩云「天寒割蜜房」。然其性熱,多食發濕墊病生蟲蠚。新興有薑蜜,尤忌,不若川蜜溫、西南蜜涼為可嗜。又,海濱岩穴野蜂窠蜜曰石蜜,多泛溢於草間石罅,露積日久,必宿蛇虺之毒,不可食也。

蠬蜂[编辑]

蠬蜂出陽春,嘗附橄欖樹而生。雖有首足,與木葉無別,須木葉凋落乃得之。土人以置篋笥,每遇蠱毒必鳴,鳴則自呼。又以其聲之清濁卜禍福。粵以雞卜,又以蠬蜂卜,人罕知之。史稱昆蟲之所長,聖人不能與爭,其謂此歟。

天蠶[编辑]

天蠶產陽江,嗜食樟楓葉。歲三月,熟醋浸之,抽絲長七八尺,色如金。堅韌異常,以作蒲葵扇緣,名天蠶絲。亦有成繭者,大於家蠶數倍。《禹貢》「厥篚檿絲」,或即此類。然不可繅為絲人貢者,齊魯之山繭也。有沙柳蟲,腹中絲亦可作緣。

石背蟲[编辑]

石背蟲生荔枝樹上,喜食荔枝花蕊。荔枝多虛花,花十子乃一。又以石背之為賊,場師必務去之。石背閩中尤多。冬伏荔枝葉下,荔始花,蟲亦生子。一生十二粒,數應一歲,閏則增其一。荔花時,石背輒溺,溺則全枝脫蒂,雨時尤盛。其背堅如石,故曰石背。廣中荔花所苦多雨耳,石背無甚害也。

金雞蟲[编辑]

金雞蟲食龍眼花立盡。歲大寒節,場師必搖樹使金雞蟲盡落,乃掃除而溺之江。非大寒節,雖搖樹,蟲亦不落也。有黃蟲者,狀類蜜蜂,春社後江岸地中乘日暮而出,食百樹葉,色轉翠,蓋葉之所化也。與金雞亦相類。

綠金蟬[编辑]

綠金蟬一名金花蟲。大者如班貓,有文采,其背正綠,如金貼。有翅生甲下,喜藏朱槿花中。

 卷十一 ↑返回頂部 卷十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