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志/卷之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一 博物志卷之二
作者:張華 西晉
卷之三

外國[编辑]

夷海內西北有軒轅國,在窮山之際,其不壽者八百歲。渚沃之野,鸞自舞,民食鳳卵,飲甘露。

白民國,有乘黃,狀如狐,背上有角,乘之壽三千歲。

君子國,人衣冠帶劍,使兩虎,民衣野絲,好禮讓,不爭。土千里,多薰華之草。民多疾風氣,故人不番息,好讓,故爲君子國。

三苗國,昔唐堯以天下讓於虞,三苗之民非之。帝殺,有苗之民叛,浮入南海爲三苗國。

驩兜國,其民盡似仙人。帝堯司徒。驩兜民,常捕海島中,人面鳥口,去南國萬六千里,盡似仙人也。

大人國,其人孕三十六年,生白頭,其兒則長大,能乘雲而不能走,蓋龍類。去會稽四萬六千里。

厭光國民,光出口中,形盡似猨猴,黑色。

結胸國,有滅蒙鳥。奇肱民善爲拭扛,以殺百禽,能爲飛車,從風遠行。湯時西風至,吹其車至豫州。湯破其車,不以視民,十年東風至,乃復作車遣返,而其國去玉門關四萬里。

羽民國,民有翼,飛不遠,多鸞鳥,民食其卵。去九疑四萬三千里。

穿胸國,昔禹平天下,會諸侯會稽之野,防風氏後到,殺之。夏德之盛,二龍降庭。禹使范成光御之,行域外。既周而還至南海,經房風,房風之神二臣以塗山之戮,見禹使,怒而射之,迅風雷雨,二龍升去。二臣恐,以刃自貫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療以不死之草,是爲穿胸民。

交趾民在穿胸東。

孟舒國民,人首鳥身。其先主爲霅氏,訓百禽,夏后之世,始食卵。孟舒去之,鳳皇隨焉。

異人[编辑]

《河圖玉板》云:龍伯國人長三十丈,生萬八千歲而死。大秦國人長十丈,中秦國人長一丈,臨洮人長三丈五尺。

禹致羣臣於會稽,防風氏後至,戮而殺之,其骨專車。長狄喬如,身橫九畝,長五丈四尺,或長十丈。

秦始皇二十六年,有大人十二見于臨洮,長五丈,足迹六尺。東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大人國僬僥氏,長三丈。《詩含神霧》曰:東北極人長九丈。

東方有螗螂,沃焦。防風氏長三丈。短人身九寸。遠夷之民雕題、黑齒、穿胸、檐耳、大足、岐首。

子利國,人一手二足,拳反曲。

無啓民,居穴食土,無男女。死埋之,其心不朽,百年還化爲人。細民,其肝不朽,百年而化爲人。皆穴居處,二國同類也。

蒙雙民,昔高陽氏有同產而爲夫婦,帝放之北野,相抱而死,神鳥以不死草覆之,七年男女皆活,同頸二頭、四手,是蒙雙民。

有一國亦在海中,純女無男。又說得一布衣,從海浮出,其身如中國人衣,兩袖長二丈。又得一破船,隨波出在海岸邊,有一人項中復有面,生得,與語不相通,不食而死。其地皆在沃沮東大海中。

南海外有鮫人,水居如魚,不廢織績,其眼能泣珠。

嘔絲之野,有女子方跪,據樹而嘔絲,北海外也。

江陵有猛人,能化爲虎,俗又曰虎化爲人,好著紫葛人,足無踵。

日南有野女,羣行見丈夫,狀皛目,裸袒無䙏。

異俗[编辑]

越之東有駭沐之國,其長子生則解而食之,謂之宜弟。父死則其母而棄之,言鬼妻不可與同居。周日用曰:既其母爲鬼妻,則其爲鬼子,亦合棄之矣。是以而蠻夷於禽獸犬豕一等矣,禽獸犬豕之徒猶應不然也。

楚之南有炎人之國,其親戚死,朽之肉而棄之,然後埋其骨,乃爲孝也。

秦之西有義渠國,其親戚死,聚柴積而焚之勳之,即烟上謂之登遐,然後爲孝。此上以爲政,下以爲俗,中國未足爲非也。此事見《墨子》。周日用曰:此事庶幾佛國之法宜如是乎?中國之徒,亦如此也。

荊州極西南界至蜀,諸民曰獠子,婦人姙娠七月而產。臨水生兒,便置水中。浮則取養之,沈便棄之,然千百多浮。既長,皆拔去上齒牙各一,以爲身飾。

毌丘儉遣王頎追高句麗王宮,盡沃沮東界,問其耆老,言國人常乘船捕魚,遭風吹,數十日,東得一島,上有人,言語不相曉。其俗常以七夕取童女沈海。

交州夷名曰俚子。俚子弓長數尺,箭長尺餘,以燋銅爲鏑,塗毒藥於鏑鋒,中人即死,不時歛藏,即膨脹沸爛,須臾肌肉燋煎都盡,唯骨耳。其俗誓不以此藥法語人。治之,飲婦人月水及糞汁,時有差者。唯射豬犬者,無他,以其食糞故也。燋銅者,故燒器。其長老唯別燋銅聲,以物杵之,徐聽其聲,得燋毒者,便鑿取以爲箭鏑。

景初中,蒼梧吏到京,云:「廣州西南接交州數郡,桂林、晉興、寧浦間人有病將死,便有飛蟲大如小麥,或云有甲,在舍上。人氣絕,來食亡者。雖復撲殺有斗斛,而來者如風雨,前後相尋續,不可斷截,肌肉都盡,唯餘骨在,便去盡。貧家無相纏者,或殯殮不時,皆受此弊。有物力者,則以衣服布帛五六重裹亡者。此蟲惡梓木氣,即以板鄣防左右,并以作器,此蟲便不敢近也。入交界更無,轉近郡亦有,但微少耳。」

異產[编辑]

漢武帝時,弱水西國有人乘毛車以渡弱水來獻香者,帝謂是常香,非中國之所乏,不禮其使。留久之,帝幸上林苑,西使千乘輿聞,并奏其香。帝取之看,大如鸞卵,三枚,與棗相似。帝不悅,以付外庫。後長安中大疫,宮中皆疫病。帝不舉樂,西使乞見,請燒所貢香一枚,以辟疫氣。帝不得已,聽之,宮中病者登日並差。長安中百里咸聞香氣,芳積九十餘日,香猶不歇。帝乃厚禮發遣餞送。

一說漢制獻香不滿斤不得受,西使臨去,乃發氣如大豆者,拭著宮門,香氣聞長安數十里,經數月乃歇。

漢武帝時,西海國有獻膠五兩者,帝以付外庫。餘膠半兩,西使佩以自隨。後武帝射於甘泉宮,帝弓弦斷,從者欲更張弦,西使乃進,乞以所送餘香膠續之,座上左右莫不怪。西使乃以口濡膠爲水住斷弦兩頭,相連注弦,遂相著。帝乃使力士各引其一頭,終不相離。西使曰:「可以射。」終日不斷,帝大怪,左右稱奇,因名曰續弦膠。

《周書》曰:西域獻火浣布,昆吾氏獻切玉刀。火浣布汙則燒之則潔,刀切玉如臈。布,漢世有獻者,刀則未聞。

魏文帝黃初三年,武都西都尉王襃獻石膽二十斤,四年,獻三斤。

臨邛火井一所,從廣五尺,深二三丈。井在縣南百里。昔時人以竹木投以取火,諸葛丞相往視之,後火轉盛熱,盆蓋井上,煮鹽得鹽。入以家火即滅,訖今不復燃也。酒泉延壽縣南山名火泉,火出如炬。

徐公曰:西域使王暢說石流黃出足彌山,去高昌八百里,有石流黃數十丈,從廣五六十畝。有取流黃晝視孔中,上狀如烟而高數尺。夜視皆如燈光明,高尺餘,暢所親見之也。言時氣不和,皆往保此山。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