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志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博物志
作者:張華 晉
舊本題晉張華撰。考王嘉《拾遺記》,稱華好觀秘異圖緯之部,捃采天下遺逸,自書契之始,考驗神怪及世間閭里所說,造《博物志》四百卷,奏於武帝。帝詔詰問,卿才綜萬代,博識無倫,然記事采言,亦多浮妄,可更芟截浮疑,分為十卷云云。是其書作於武帝時。今第四卷物性類中稱武帝泰始中武庫火,則武帝以後語矣。《書影》有謂《藝文類聚》引《博物志》子貢說社樹一條,今本不載者。案此條實在第八卷中,《書影》蓋偶然未檢。然考裴松之《三國志註·魏志》太祖紀、文帝紀、濊傳,《吳志·孫賁傳》引《博物志》四條,今本惟有太祖紀所引一條,而佚其前半,餘三條皆無之。又江淹《古銅劍贊》引張華《博物志》曰:鑄銅之工,不可復得,惟蜀地羌中時有解者。今本無此語,足證非宋、齊、梁時所見之本。又《唐會要》載顯慶三年太常丞呂才奏,按張華《博物志》曰,白雪是泰帝使素女鼓五鉉曲名,以其調高,人遂和寡,又張彥遠《歷代名畫記》引張華《博物志》曰,劉褒、漢桓帝時人,曾畫雲漢圖,人見之覺熱,又畫北風圖,人見之覺涼,今本皆無此語。

李善註《文選》引張華《博物志》十二條,見今本者九條。其《西京賦》註引王孫公子皆古人相推敬之詞一條,《閑居賦註》引張騫使大夏得石榴、李廣利為貳師將軍伐大宛得蒲陶一條,《七命註》引橙似橘而非、若柚而有芬香一條,則今本皆無此語。段公路《北戶錄》引《博物志》五條,見今本者三條。其鵂鹠一名雞鵂一條,金魚腦中有麩金出功婆塞一條,則今本皆無此語,足證亦非唐人所見之本,《太平廣記》引《博物志》鄭宏沉釀川一條,趙彥衛《雲麓漫鈔》引《博物志》黃藍張騫得自西域一條,今本皆無之。晁公武《讀書志》稱卷首有理略,後有贊文,今本卷首第一條為地理,稱地理略。自魏氏曰以前云云,無所謂理略,贊文惟地理有之,亦不在卷後。又趙與旹《賓退錄》稱張華《博物志》卷末載淵夫人事,亦誤以為堯女,今本此條乃在八卷之首,不在卷末。皆相矛盾,則並非宋人所見之本。或原書散佚,好事者掇取諸書所引《博物志》,而雜采他小說以足之。故證以《藝文類聚》、《太平御覽》所引,亦往往相符。

其餘為他書所未引者,則大抵剽剟《大戴禮》、《春秋繁露》、《孔子家語》、《本草經》、《山海經》、《拾遺記》、《搜神記》、《異苑》、《西京雜記》、《漢武內傳》、《列子》諸書,餖飣成帙,不盡華之原文也。又劉昭《續漢志註·律歷志》引《博物記》一條,《輿服志》引《博物記》一條,《五行志》引《博物記》二條,《郡國志》引《博物記》二十九條。《齊東野語》引其中曰南野女一條,謂《博物記》當是秦、漢間古書,張華取其名而為志,楊慎《丹鉛錄》亦稱據《後漢書註》,《博物記》乃唐蒙所作。今觀裴松之《三國志註》引《博物志》四條,又於《魏志·涼茂傳》中引《博物記》一條,灼然二書,更無疑義。此本惟載江河水赤一條,又載漢末關中女子及範明友奴發蒙重生,一條而分為兩條,又載日南野女一條,訛群行不見夫句為群行見丈夫,訛其狀皛且白句為狀晶目。其餘三十一條,則悉遺漏。豈非偶於他書見此三條,以博物二字相同,不辯為兩書而貿貿采入乎?至於雜記下所載豫章衣冠人有數婦一條,乃《隋書·地理志》之文。唐人所撰,華何自見之?尤雜合成編之明證矣。書中間有附註,或稱盧氏,或稱周日用。案《文獻通考》載周盧註《博物志》十卷,又盧氏註《博物志》六卷,此所載寥寥數條,殆非完本,或亦後人偶為摘附歟?

四庫全書鏈接

博物志 (四庫全書本)

目錄


PD-icon.svg 本西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