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志/卷之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史補

黃帝登仙,其臣左徹者削木象黃帝,帥諸侯以朝之。七年不還,左徹乃立顓頊。左徹亦仙去也。

堯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舜崩,二妃啼,以涕揮竹,竹盡斑。

處士東鬼塊責禹亂天下事,禹退作三城。強者攻,弱者守,敵戰,城郭蓋禹始也。

大姒夢見商之庭產棘,乃小子發取周庭梓樹,樹之於闕間,梓化為松柏棫柞。覺驚以告文王,文王曰:慎勿言。冬日之陽,夏日之陰,不召而萬物自來。天道尚左,日月西移;地道尚右,水潦東流。天不享於殷,自發之夫生於今十年,禹羊在牧,水潦東流,天下飛蝗滿野,日之出地無移照乎?

武王伐殷,舍於幾,逢大雨焉。衰輿三百乘,甲三千,一日一夜,行三百里以戰於牧野。

成王冠,周公使祝雍曰:“辭達而勿多也。”祝雍曰:“近於民,遠於佞,近於義,嗇於時,惠於財,任賢使能,陛下摛顯先帝光耀,以奉皇天之嘉祿欽順,仲壹之言曰:‘遵並大道,郊域康阜,萬國之休靈,始明元服,推遠童稚之幼誌,弘積文武之就德,肅懃高祖之清廟,六合之內,靡不蒙德,歲歲與天無極。’”右孝昭周成王冠辭。

《止雨祝》曰:天生五穀,以養人民,今天雨不止,用傷五穀,如何如何!靈而不幸,殺牲以賽神靈,雨則不止,鳴鼓攻之,朱絲繩縈而脅之。

《請雨》曰:皇皇上天,照臨下土。集地之靈,神降甘雨。庶物群生,鹹得其所。

《禮記》曰:孔子少孤,不知其父墓。母亡,問於鄒曼父之母,乃合葬於防。防墓又崩,門人後至。孔子問來何遲,門人實對,孔子不應,如是者三,乃潸然流涕而止曰:“古不修墓。”蔣濟、何晏、夏侯玄、王肅皆雲無此事,註記者謬,時賢鹹從之。【周日用曰:四士言無者,後有何理而述之?在愚所見,實未之有矣。且徵在與梁紇野合而生,事多隱之。況我丘生而父已死,既隱何以知之?非問曼父之母,安得合葬於防也?】

孔子東遊,見二小兒辯鬥。問其故,一小兒曰:“我以日始出時,去人近,而日中時遠也。”一小兒曰:“以日出時遠,而日中時近”一小兒曰:“日初出時大如車蓋,及日中時如盤盂,此不為遠者小而大者近乎?”一小兒曰:“日初出滄滄涼涼,及其中而探湯,此不為近者熱而遠者涼乎?”孔子不能決,兩小兒曰:“孰謂汝多知乎!”亦出《列子》。【周日用曰:日當中向熱者,炎氣直下也,譬猶火氣直上而與旁暑,其炎涼可悉耳。是明初出近而當中遠矣,豈聖人肯對乎?】

子路與子貢過鄭神社,社樹有鳥,神牽率子路,子貢說之,乃止。

《春秋》哀公十四年:春,西狩獲麟。《公羊傳》曰:“有以告者,孔子曰:‘孰為來哉!孰為來哉!’”【盧曰:以其時非應,故孔子泣而感之。麟口吐三策,蓋天使報聖人。】

《左傳》曰:“叔孫氏之車子鉏商獲麟,以為不祥。”

燕太子丹質於秦,秦王遇之無禮,不得意,思欲歸。請於秦王,王不聽,謬言曰:“令烏頭白,馬生角,乃可。”丹仰而歎,烏即頭白;俯而嗟,馬生角。秦王不得已而遣之,為機發之橋,欲陷丹。丹驅馳過之,而橋不發。遁到關,關門不開,丹為雞鳴,於是眾雞悉鳴,遂歸。

詹何以獨繭絲為綸,芒針為鉤,荊筱為竿,割粒為餌,引盈車之魚於百仞之淵,汩流之中,綸不絕,鉤不申,竿不撓。

薛譚學謳於秦青,未窮青之旨,於一日遂辭歸。秦青乃餞於郊衢,撫節悲歌,聲震林木,響遏行雲。薛譚乃謝求返,終身不敢言歸。秦青顧謂其友曰:“昔韓娥東之齊,遺糧,過雍門,鬻歌假食而去,餘響繞梁,三日不絕,左右以其神弗去。過逆旅,凡人辱之,韓娥因曼聲哀哭,一里老幼喜歡抃舞,弗能自禁,乃厚賂而遣之。故雍門人至今善歌哭,效娥之遺聲也。”

趙襄子率徒十萬狩於中山,藉艿燔林,燀赫百里。有人從石壁中出,隨煙上下,若無所之經涉者。襄子以為物,徐察之,乃人也。問其奚道而處石,奚道而入火,其人曰:“奚物為火?”襄子曰:“不知也。”魏文侯聞之,問於子夏曰:“彼何人哉?”子夏曰:“以商所聞於夫子,和者同於物,物無得而傷,閼者遊金石之間及蹈於水火皆可也。”文侯曰:“吾子奚不為之?”子夏曰:“刳心知去,商未能也。雖試語之,而即暇矣。”文侯曰:“夫子奚不為之?”子夏曰:“夫子能而不為。”文侯不悅。

更羸謂魏王曰:“臣能射,為虛發而下鳥。”王曰:“然可試於此乎?”曰:“可。”間有鳥從東方來,羸虛發而下之也。

淡臺子羽子溺水死,欲葬之,滅明曰:“此命也,與螻蟻何親?與魚鱉何仇?”遂不使葬。

《列傳》雲:聶政刺韓相,白虹為之貫日;要離刺慶忌,彗星襲月;專諸刺吳王僚,鷹擊殿上。

齊桓公出,因與管仲故道,自燉煌西涉流沙往外國,沙石千餘裏,中無水,時則有沃流處,人莫能知,皆乘駱駝,駱駝知水脈,過其處輒停不肯行,以足蹋地,人於其蹋處掘之,輒得水。

楚熊渠子夜行,射寢石以為伏虎,矢為沒羽。

漢武帝好仙道,祭祀名山大澤以求神仙之道。時西王母遣使乘白鹿告帝當來,乃供帳九華殿以待之。七月七日夜漏七刻,王母乘紫雲車而至於殿西,南面東向,頭上戴玉勝,青氣郁郁如雲。有三青鳥,如烏大,使侍母旁。時設九微燈。帝東面西向,王母索七桃,大如彈丸,以五枚與帝,母食二枚。帝食桃輒以核著膝前,母曰:“取此核將何為?”帝曰:“此桃甘美,欲種之。”母笑曰:“此桃三千年一生實。”唯帝與母對坐,其從者皆不得進。時東方朔竊從殿南廂朱鳥牖中窺母,母顧之,謂帝曰:“此窺牖小兒,嘗三來盜吾此桃。”帝乃大怪之。由此世人謂方朔神仙也。

君山有道,與吳包山潛通,上有美酒數鬥,得飲者不死。漢武帝齋七日,遣男女數十人至君山,得酒,欲飲之,東方朔曰:“臣識此酒,請視之。”因一飲致盡。帝欲殺之,朔乃曰:“殺朔若死,此為不驗。以其有驗,殺亦不死。”乃赦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