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並不純厚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小童擋駕」 古人並不純厚
作者:魯迅
1936年4月15日
法會和歌劇
本作品收录于《花邊文學
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三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上海《中华日报·動向》署名:翁隼

  老輩往往說:古人比今人純厚,心好,壽長。我先前也有些相信,現在這信仰可是動搖了。達賴啦嘛總該比平常人心好,雖然「不幸短命死矣」[1],但廣州開的耆英會[2],卻明明收集過一大批壽翁壽媼,活了一百零六歲的老太太還能穿針,有照片爲證。

  古今的心的好壞,較爲難以比較,只好求教于詩文。古之詩人,是有名的「温柔敦厚」的,而有的竟說:「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3]」你看够多麼惡毒?更奇怪的是孔子「校閱」之後,竟没有删,還說什麼「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4]」哩,好像聖人也並不以爲可惡。

  還有現存的最通行的《文選》[5],聽說如果青年作家要豐富語彙,或描寫建築,是總得看牠的,但我們倘一調查裏面的作家,卻至少有一半不得好死,當然,就因爲心不好。經昭明太子一挑選,固然好像變成語彙祖師了,但在那時,恐怕還有個人的主張,偏激的文字。否則,這人是不傳的,試翻唐以前的史上的文苑傳,大抵是稟承意旨,草檄作頌的人,然而那些作者的文章,流傳至今者偏偏少得很。

  由此看來,翻印整部的古書,也就不無危險了。近來偶尔看見一部石印的《平齋文集》[6],作者,宋人也,不可謂之不古,但其詩就不可爲訓。如詠《狐鼠》云:「狐鼠擅一窟,虎蛇行九逵,不論天有眼,但管地無皮……。」又詠《荆公[7]》云:「養就祸胎身始去,依然鍾阜向人青」。那指斥當路的口氣,就爲今人所看不慣。「八大家[8]」中的歐陽修[9],是不能算作偏激的文學家的罷,然而那《讀李翱文》中卻有云:「嗚呼,在位而不肯自憂,又禁它人使皆不得憂,可嘆也夫!」也就悻悻得很。

  但是,經後人一番選擇,卻就純厚起來了。後人能使古人純厚,則比古人更爲純厚也可見。清朝曾有欽定的《唐宋文醇》和《唐宋詩醇》[10],便是由皇帝将古人做得純厚的好標本,不久也许會有人翻印,以「挽狂瀾於既倒[11]」的。

(四月十五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1. 達賴啦嘛這里指在一九三三年十二月十七日去世的達賴喇嘛第十三世阿旺罗桑土丹嘉措(1876—1933)。「不幸短命死矣」,語見《論語·雍也》,是孔丘惋惜門徒颜渊早死的话
  2. 廣州開的耆英會一九三四年二月十五日,國民党政府廣州市長刘纪文爲纪念新建市署落成,举行耆英會;到八十歲以上的老人二百余人,其中有据說一百○六歲的張蘇氏,尚能穿針,她表演穿針的照片曾刊在三月十九日《申报·图画特刊》第二号。
  3. 「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語見《尚書·汤誓》。時日,原指夏桀。
  4. 「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孔丘的话,語見《論語·爲政》。
  5. 《文選》参看本卷第326页注〔9〕。一九三三年九月,施蛰存曾向青年推荐《文選》,說讀了「可以扩大一点字彙」,可以从中采用描寫「宫室建築」等的词語。
  6. 《平齋文集》宋代洪咨夔著,共三十二卷。洪字舜俞,浙江於潜(今並入临安)人,嘉定二年(1209)中进士,官至刑部尚書、翰林學士。石印的本子指一九三四年商务印書馆影印的《四部丛刊续编》本。
  7. 荆公即王安石。他官至宰相,封荆國公,故称王荆公。祸胎,指王安石曾經重用後來转而排斥王安石的吕惠卿等人。鍾阜,指南京鍾山,王安石晚年退居鍾山半山堂。
  8. 「八大家」即唐宋八大家,指唐代韓愈、柳宗元,宋代歐陽修、蘇洵、蘇轼、蘇辙、王安石、曾巩八個散文名家,明代茅坤曾選辑他們的作品爲《唐宋八大家文钞》,因有此称。〔10〕《讀李翱文》,見《歐陽文忠集》卷七十三。李翱(772—841),字习之,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唐代文學家。
  9.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庐陵(今江西吉安)人,北宋文學家。曾任枢密副使、参知政事。有《歐陽文忠集》。
  10. 《唐宋文醇》清代乾隆三年(1738)「御定」,五十八卷,包括唐宋八大家及李翱、孙樵等十人的文章。《唐宋詩醇》,乾隆十五年(1750)「御定」,四十七卷,包括唐代李白、杜甫、白居易、韓愈,宋代蘇轼、陆游等六人的詩作。
  11. 「挽狂瀾于既倒」語出唐代韓愈《进學解》:「障百川而东之,回狂瀾于既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