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紀要 (四庫全書本)/卷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古今紀要 卷六 卷七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六
  宋 黄震 撰
  南朝
  宋
  武帝 劉氏諱裕初為劉牢之参軍擊孫恩以功守下邳既而滅桓元復晉室克譙縱梟盧循番禺滅燕慕容超伐秦泓所句無前中原震動三秦父老垂泣以請稱舍此欲何之 帝以劉穆之死慮有他變急歸以成纂事留㓜子義真鎮長安王鎮惡沈田子素有相圖之志而使之並守長安遂為赫連氏所取中原非帝可得而南北分矣 即位三年崩以徐羡之傅亮謝晦檀道濟同受顧命遺戒母后不得臨朝○帝清簡寡欲嚴整有法度被服居處儉於布素財帛皆在外府内無私藏○少帝無道徐羡之等與檀道濟廢為營陽王 迎立文帝
  文帝立 王華等以羡之等弑逆激怒帝詔討羡之傅亮謝晦而謝靈運顔延之慧林道人進用皆羡之所廢者靈運後以遊遨誅彭城王義康總内外之務劉湛說義康召檀道濟誅之魏聞之喜義康權愈盛劉湛愈推尊之無復人臣禮殷景仁乃言於帝誅湛出義康元嘉十七年二十八年賜死 庾炳之遂見寵任後以選用不公免以王僧綽侍中朝政皆叅預焉時宰相無常官凡委以機宻者皆宰相也始則王華王曇首殷景仁謝宏微劉湛時號五臣次則范曄沈演之庾炳之范曄以二十二年與孔熈先謀廢立誅最後則江湛徐湛之何瑀之及王僧綽凡十三人右用人始末 詔錢樂之更鑄渾儀昏明中星與天相應使何尚之立元學何承天史學謝元文學雷次宗儒學 何承天撰元嘉新厯行之 初江左郊無樂是嵗始登歌比一年南郊 帝仁厚㳟儉勤於為政守法而不峻容物而不施百官久其職守宰六朞為斷三十年間海内晏然出租供徭上以嵗賦士崇操尚卿恥輕薄江左風俗於斯為美後之言治稱元嘉焉右元嘉之政 帝有規恢之志告魏以河南宋之舊土每聞王元謨所陳有封狼居胥意然謝晦武帝入關十䇿居九檀道濟萬似之長城既誅而用到彦之潼關之舉魏委四鎮以鎮我也彦之不察媿戍復来無功而還王元謨滑臺之役一見魏軍驚走反延敵入境故司兖既平王仲徳獨憂之謨進言沈慶之稱與白面書生謀事何由濟况其出師授以成律交戰亦待中詔自是魏兵南下春燕巢林而元嘉之政衰矣右用兵事 太子劭與始興王濬巫蠱事覺帝欲廢之謀泄被弑沈慶之討逆立孝武帝
  孝武帝多變易文帝之政郡縣以三周為滿宋之善政於是乎衰○初晉之南以揚州為京畿糓帛皆出焉以荆江為重鎮甲兵皆在焉帝惡其强分浙東五郡為東揚州豫州之八郡置郢州荆揚遂耗○奢滛多興造顔竣諌不悦不欲權在臣下分吏部尚書置二人又有五兵尚書凡遷授誅賞皆與戴法興巢尚之参謀内外雜事委戴明寳三人權重一時
  廢帝立 法興尚之等專制而帝㓙悖日北丙外不保朝夕忌諸父囚之殿内又欲殺晉安王子勛及湘東王彧彧等弑之而彧立為明帝文帝第十一子也 子勛稱帝於尋陽四方貢計皆歸之朝廷所保惟丹陽淮南數郡後子勛敗斬之 薛安都及梁益兖豫等刺史乞降上將甲士五萬迎之懼而降魏遂失淮北泗州及豫淮西地 魏圍東陽克之遂失青冀之地 猜忌諸弟皆賜死惟休範以凡劣僅存○蕭道成鎮淮南召入朝多勸弗就 道成曰骨肉相殘禍難將作方與卿勸力耳
  蒼梧王史稱後廢帝休範反蕭道成討平之道成謀廢立隂結楊王夫等弑帝而立順帝 袁粲與王藴劉秉謀誅道成不克而死 道成遂有其國而宋侯王皆幽死矣
  劉穆之武帝初破恒𤣥入建康大處分𢘤委穆之斟酌時宜隨方矯正不盈旬日風俗頓改 劉毅不欲帝入穆之勸帝入輔及言揚州不可假人幕中畫策 小大必白 書百函應對不廢内緫朝政外供軍旅决斷如流事無壅滯賔客輻凑求訴百端内外咨禀盈堦滿室目覧詞訟手荅牋書耳行聴受口並酬應又言談賞笑彌日亘時披覧篇章校定墳籍 常設十人饌云此無一毫負公孫瑀云安能長居戸限之上
  徐羡之副劉穆之又代之 不學 沈宻寡言有宰臣望被顧命 廢義真 廢少帝 文帝誅之 從孫湛之劉湛事連公主出武帝布納得免侈縦 為兖州刺史威惠並行
  傅亮喻武帝言還都 召帝入輔受命 文帝立以其廢立誅 㓜郗超知之四五嵗時檀道濟従武帝平京城 北伐為前鋒 所至望風降皆釋而遣之中原咸悦 文帝使討謝晦未陣而擒 到彦之復失河南魏剋滑臺道濟與之三十餘戰多捷 唱籌量沙全軍而返名大振進司空鎮夀陽 左右並經百戰諸子又有才氣朝廷疑畏之 劉湛召入義康矯收廷尉目光
  如炬引飲一斛脫幘投地曰乃壊汝萬里長城魏自此有飲馬長江之志文帝問殷景仁誰可繼荅曰餘未任 魏軍至𤓰步文帝登石頭城嘆曰若道濟在豈至此
  王鎮惡王猛孫 百舸收劉毅於江陵 取闗中守馮翊 與義真沈田子争功武帝私謂田子曰吾軰十餘人何懼王鎮惡田子求屏人因斬之 王修又執田子以専戮斬焉
  朱齡石従平京城 平盧循 伐蜀為元帥 代義真督闗中 敗見殺
  超石脚陣破魏剋蒲坂
  毛脩之入夏 夏滅入魏後得還
  朱脩之戍滑臺為魏所囚 嘉其節以為将 妻以宗室女 泛海歸
  王元謨毎陳北伐文帝謂使人有封狼居胥意 及北伐以元謨受蕭斌節制圍滑臺二百餘日多殺而自用之营利以一疋布責八百棃及佛狸救至遂遁 在雍州訛言其反 孝武顧命以嚴直不 容 弟元邈不隨齊髙帝 後髙帝以其懐忠用之
  劉敬宣㑹武帝平京口 知劉毅取禍 常懼禍
  劉粹族兄毅貳於武帝而粹盡心 伯龍為鬼所笑
  胡藩従伐燕取臨朐勸殺劉毅 登岸破司馬休之従伐闗中 率十二人破魏五六百 不盈五千破數萬
  蕭思話外戚琴書
  臧燾外戚𬞞食
  臧質守盱眙貽書魏太武帝送死太武作鐡床纔待之 質又寫魏軍書購斬太武 木桶盛人截其銄車血戰三月死者與城平 太武觧去
  謝晦従征闗洛 内外要務悉委之 受顧命誅與混為兩玉人 瞻喜霽詩靈運寫混誅名三絶
  謝裕㓜為從祖安所知 不造元顯嬖人張法順之門 勸武帝 矜嚴整潔弟子眺文章清麗  好奬人 親寫孔闓譲表 謂王珪曰士子聲名未立應共奨成無惜齒牙餘論
  謝方明暗室無惰容 従兄混嵗節朝拜而已 不造劉穆之惠連靈運忽夢見恵連即得池塘生春草之句
  謝靈運𤣥之孫 文章與顔延之江左苐一 車殷觧麗 世稱謝康樂 守永嘉徧歴諸縣輙為詠詩 㑹稽幽居 四友 弟恵連 何長瑜荀雍 羊璿之 屐 伐水開徑臨海守王琇譜  山賊子 鳯凰子 超宗鳳毛 劉道隆誤觸其父名恃才使酒多所陵忽 佛出無如何幾卿清術 後謝何必愧前謝
  謝宻萬之曽孫 有子如此足矣 所繼遺財一不闗預 烏衣之遊 異不傷物 同不害正言約要理子荘七嵗屬文 藍田生玉 分左傳隨國立篇 製地理木圖 袁淑見鸚鵡賦謂江東無我卿當獨秀朏十嵗属文表陳求賢之義 有口辨 出勑與謝超宗入鳳荘門朏不入不肯為齊王長史 齊受禅不肯為觧璽 作郡不省雜事 後仕梁
  王𢎪導曽孫 為宋武諷求九錫 弹謝靈桂興事人望所宗造次存禮 将加爵於人先呵責無以為恵者美相眄接 曽孫畫漢武北伐圖開張齊武北伐之議與魏使論馬三十内
  望公輔曇首分財惟取圖書 為文帝宋昌 子僧綽 綽之子説髙齊二十八位僕射 自况謝安大事斷决如流 家無餘用僧䖍僧綽弟 甲放不居憲臺烏衣王氏微减僧䖍位御史中丞曰烏衣諸郎坐處 作掘筆書見容 論書 孫棗栗當自得刻燭賦詩僧䖍㓜子宣城内史 息争田 遣囚還家 篤寔門下客盗車幰待之如初 僧䖍孫讀沈約郊居賦至雌霓延的連蜷約日常恐人呼為霓五兮反 寢小七策名徳
  王彧謂明帝垂綸者清不獲貪餌
  王銓 王錫玉昆金友魏使願見錫
  王𢎞之拂衣嘉遁 釣上虞江三石頭韶之三日絶粮執卷不輟常自耕 晉陽秋王淮之青箱之學 預討盧循 自彪之至淮之四世御史中丞 郭璞云淮流竭王氏滅應於陳亡之年
  王懿字仲徳以字行 與兄叡同起義兵 敗於慕容垂 青衣小鬼與食 弃翟遼走 猛炬導行伐廣因為前驅二十戰皆克 入闗攻万同到彦之北伐魏棄河南司兖三州仲徳獨有憂色三臨徐州威徳著於彭城
  到彦之制督北伐 焚舟歩走彭城 府藏為空初以執糞自給 何敬容謂其孫溉尚有餘臭
  垣常祖魏攻夀春垣常祖立⿰弱其軍
  張興世初名世明帝益興字 出上流破南賊劉胡 沔水生洲
  袁湛為従外祖謝安所知 以従征至太尉 猶子元凶劭行逆淑諫不従見殺袁顗明帝時自立子勛見殺 弟妙徳先生傳 狂泉 尹丹陽杖䇿悠然 不肯事二姓齊殺之粲子 梁武起兵獨拒境後事梁 蹇諤  孫十四䇿試終不能屈 父君正日豈能用錢為児買弟 兄樞先為左僕射至是憲為右僕射稱大僕射小僕射
  孔靖勸武帝待桓𤣥簒於京口圖之從平闗洛遷右僕射左僕射皆譲開府儀同亦累年不受 孫琇之十嵗児偷稲付獄為吴令時 守臨海清約 曽孫為濟晉陵守清白號神君
  孔琳之請用錢 桓𤣥又欲復肉刑皆不順㫖 弟之孫二十九日醉勝人二十九日醒殷景仁與王華王曇首劉湛並文帝侍中風力局幹冠冕一時 誅劉湛
  禇彦回魏軍逼𤓰歩 父湛之尹丹陽使子弟芒屩習行 彦回十餘嵗有慙色 不顧堕井牛父卒推財與弟 不就山隂公主逼 郤袖金美儀貌有風裁莫不延首目送 與袁粲同 受
  明帝顧命 後事齊世頗以名節譏之 従弟非彦回事二姓
  蔡廓字子度 謨曽孫 為御史中丞百僚震肅 𫝊亮咨而後行 不為徐于木署帋尾 子興宗孝武獨不敢侵媟之 前廢帝時獨免陵曳勸沈慶之王元謨廢立二人皆不従 受明帝顧命
  何尚之傾朝廷别父叔度曰此送吏部郎耳非闗何户徳也昔殷浩作豫章送甚衆徙東陽無相窺 南學 議鑄當両錢非 去而復來 袁叔作真隠傳 逺權一無薦舉尚之弟子 孝隠 不娶 持梁武鬚曰乃欲臣老子𦙍守建安放囚還家 奉佛歸隠會稽 㸃弟昌㝢亦尚之弟子 笑姓閔者遥遥華胄 清白敬容昌㝢子 守吴政第一 為相不學而貪問客姓吉者與丙吉逺近對以如公與蕭何
  張裕有吏能 子號五龍顔延之鄰居聞其言不復酣叫 裕族鑿鐘去滓去官赴養 裕族一生不稱作諾 齊武帝曰此楊栁風流可愛似張緒當年時三十而杖節十二至十六作詩二千首有虞訥詆之更為託云沈約句句嗟稱 壮哉雀鼠宋武善其臨事得大臣節 以贜敗代飲晉瑯邪王鴆而死滑臺與魏季孝伯對語陸脩静贈白鷺羽麈尾扇 海賦顧顗云惜不道塩恨二王無臣法 恨古人不見我 陸處無屋舟居無水 文章不寄籬下 玉海集
  范泰議建學 請鑄五銖愽學 事佛 子自校書丞左遷宣城太守不得志作後漢書肥黑禿眉鬚 上歌既畢曅亦止弹琵琶和香序比類朝士瀕⿰年三十始學問 獄中自序 孔熙先以愽戱因謝綜結曅熈先善天文謂義康當立有異志徐湛之告状遂伏誅文帝時年四十八嵗盛服玩妓妾而母與弟皆单寒自誇作史徃徃不減過秦論非但不媿班氏
  徐廣家貧好學妻與之離 宋武使撰車服儀注 撰晉紀 荅禮問
  何法盛竊郄紹晉申興書行之
  鄭鮮之外甥劉毅朝野歸慕鮮之獨盡心於武帝荅帝入咸陽歎秦渭濵歎吕之對 目直裴松之註三國志晉紀 子註史 記 子昭明議婚禮太子用王壁武皮 歴郡清勤 不事産業 云一身之外亦復何須子孫若不才我聚彼散若能自立不如一經子野孝感 諸暨不行鞭 撰宋畧 仕齊為文法古 俸給外家中表 茅屋
  何承天母徐廣姊聰明博學 上宋文安邉論四事移逺就近 浚城隍 纂牛車計丁課杖定元嘉厯次孫八嵗能詩 仕梁武帝後失意帝云吳均不均何遜不遜
  顔延之三十未昏 妹適劉穆之子穆之將仕之欲先見不徃 才學推服當時 每犯權要性𥚹激有酒過肆意直言 文帝引薏琳升獨榻延之醉諌曰三台座豈可刑餘人居之竣既貴盛曰吾平生不見要人今不幸見汝 子輔宋孝武専斷衆務 諌沈慶之議散鑄 諌鑄二銖後鵝眼綖環不行明帝用古錢如其議 孝武以切諫忿對誅之
  沈懐文不飲酒不好戱 常以切諌忤意 孝武以異己誅之 三子峻冲琛皆為司直腰鼓兄弟
  周顒顗七世孫 事佛長䔫獨處 答王儉赤米白塩緑葵紫蓼 答文恵太子初春早韮秋末晚菘 四聲切韻 子相梁武 雅量不及徐勉而清簡過之 弟子𢎞正𢎞讓𢎞直三周若蜂腰
  劉湛不尚浮華 自比管葛 鎮夀陽贓吏百錢以上殺之 禁義真膳 正色責其酒車螯輔文帝為侍中 疑殷景仁間已結義康傾之 丁所生母憂伏甲侍上謀泄伏誅
  庾悦亮曽孫 劉毅貧時習射使其譲東堂又求其殘炙皆不荅 後毅表觧其都督顧琛和曽孫 瑯邪王廞亂吳悉以女人為官以琛母為司馬 孫恩亂後母孔氏賑活里邑生子皆以孔名 為吴郡立白馬廟
  顧覬之治山隂 晝日垂簾 不交戴法與 曰辛毗有言孫劉不過使吾不為三公耳 孫憲之為建康令 觧牛任其所之盗伏罪 酒醇號顧建康謂其清美 改衡陽洗骨之俗吏部庭木論牛埭税
  羊欣王獻之書裙 不為元顯書扇 桓元輔政稱疾自免 守新安十三年曰人生仕宦至二千石斯可矣
  沈演之吴興人 家世為将而演之好學 賛文帝伐林邑 兄子慕叔度孺子為人江湛不受餉 上召遇澣衣稱疾
  江揔與陳後主為艷詩者 曽孫秉之守新安臨海妻子常飢寒食禄之家豈可與農夫争利 書案一枚留庫
  沈慶之四十未知名 檀道濟白文帝謂忠謹曉兵破緣馮諸沔北山蠻 諫北伐  鄙白靣書生王元謨果敗 孝武使討逆曰蕭斌婦人不足數 顔竣請代諸鎮斥以黄頭小児 旬日整辨皆謂神兵 白首之年誅竟陵王誕據廣陵者 富厚 眼在識字口占賦詩顔師伯代書栁元景鳴笳候之挿杖而耘 廢帝惡其諫使攸之賜死 文叔能死 文季能報攸之従兄子 収劉胡不犯毫芥 後以富貴擬王者養戰士鐵馬誅
  宗慤願乗長風破萬里浪 攻破林邑 製獅子形而象奔 一毫無犯惟被梳枕刷 破竟陵王誕
  栁元景統衆北伐 薛安都瞑目横槊单騎突陣惟着綘衫所向無前如是數四 率方平以歩卒與安都騎犄角相戒以不進者斬魏大潰 元景釋面縛者 㑹王元謨敗詔班師魯夾向武牢元景再伐之退 孝武復使討元凶宗慤安都等十三軍𨽻焉 不營産業 園人賣莱錢三萬怒曰供家人喫耳乃奪百姓利耶 廢帝召誅之下車受戮容色恰然 弟子世隆獨修布衣之業一身之外亦復何湏子孫不才将為争府如其才也不如一經 馬矟第一 請談第二 弹琴第三子舉漢中應梁武 弟梁武常與賦詩慶逺元景弟子世隆夢元景賜褥席 後夢與慶逺
  殷孝祖明帝初四方叛惟保丹陽一郡孝祖自兖州入赴人情大安 受詩葛鉄帽 戰死劉勔戰無不捷受明帝顧命戰死 子齊武布衣交 議五銖錢自漢至宋文不可易孝綽勔孫 十四代父繪草制 仕梁為廷尉攜妾而母留私宅 辭藻為後進所宗時兄弟子姪群従七十人皆能文三妹亦有才學負才凌忽
  薛安都河東强族三千家自愧來求北還構扇河陕歸襄陽 隨栁景元克闗陕 单騎斬曹爽人比之闗羽斬顔良
  宗越隨栁元景伐魏 善立營陣 前廢帝凶暴以為爪牙 明帝不能容謀作亂誅吳喜在威武世寛厚人並懐之 明帝立四方叛 喜請三百人來討 百姓望風降散
  
  高帝 蕭氏諱道成仕宋文帝為偏將軍明帝時平晉安王子勛蒼梧王時平鄱陽王休範 蒼梧王欲殺之乃殺帝立順帝大權一歸之王儉倡議加黄鉞為太傅封齊王遂求禅 問政劉⿰謂政在孝經請鍳宋所亡帝嘆儒者之言可寳萬世 問羣臣得失劉善明請除宋苛政崔祖思請開文武二學進清修之士聞喜公子良請停臺史督責郡縣劉思效請革奢侈皆褒賞命奏行之自晉以來建康外城惟竹籬帝命改立都墻 帝深沈有大度性清儉曰使我治天下當使黄金與土同價常謂武帝曰宋氏非骨肉相殘他族豈能乘其弊哉女宜戒之 武帝以宋末官以三年為小滿又不能守詔自今一以小滿為限有司請應天變帝謂應天以實不以文 帝弟長沙王昱犯法帝思高帝言而宥之 詔於王儉宅開學士館儉十日一選學試諸生儉明習故事上深委仗之以糓帛至賤用李𤤴議出上庫及諸州錢糴買帝留心政事務總大體嚴明有斷郡縣皆久於其職故永明之世百姓豐樂然頗好游宴華靡之事 時中書舍人各任一省謂之四户以茹法亮吕文顯等為之勢傾朝廷守宰遷換餉遺數百萬王儉極言之不能改 帝疾亟王融欲矯詔立景陵王子良乃以朝事委西昌侯鸞
  廢帝欝林王昭聖立 帝太孫也鸞任知朝政恩信兩行天下欣然 帝以宦官徐龍駒為後閣舍人代帝畫䇿居含章殿帝狂縱日甚蕭湛蕭⿰之乃勸鸞廢帝立海陵王昭文鸞謀繼大統多引名士殺桂陽王鑠等五人遂廢帝自立凡弑二君
  明帝鸞也魏以其廢立大舉入㓂蕭衍等破之殺河東王鉉等十王髙武諸子盡矣 信道術用計數簡出入將南則詭言西立三年卒
  東昏侯寳卷明帝次子也 明帝初戒之曰作事不可在人後故數與近習謀誅大臣 蕭頴胃起兵荆州蕭衍立南康王寳融于江陵是為和帝 引兵東下攻之 東昏為張穆等所殺 和帝尋遜梁頴胃先起兵用席闡文之說與蕭衍合取長沙等黄龍以充軍
  王敬則歸誠髙帝 殿内竊發盡平敬則力也 不識書善斷 與王儉同拜三公 老子韓非同傳明帝將殺之反十日敗
  陳顯達平桂陽城有功髙帝以刺廣州加都督遷官常愧懼 督催慧景北伐敗 東昏時懼禍反誅
  崔慧景每罷州獻數百萬髙帝嘉之 欝林時宻與魏 勸進明帝 東昏時 叛誅李安人髙帝宻事惟安人議論曰署事有卿名我便不細覧 結王檢為武帝左僕射桓康武帝起為郡所執康擔穆后及文惠太子景陵王走 與門客破獄取武帝 好殺怖小兒愈瘧破魏
  周盤龍父子兩騎縈攬數萬人 大破魏軍子名奉叔 答武帝貂蝉従兠鍪生
  荀伯玉髙帝初鎮淮隂宋明召之以伯玉謀免 宻啟髙帝幾危太子以王敬則免 與垣崇祖破誣誅之
  崔祖思聞風自結髙帝 以讖勸封齊 諫九錫見踈 勸武帝節儉云宋武桃花米飯 又論刑律咸樂
  虞悰以武帝布衣之交至侍中 家富善滋味大官不及 上醉不快獻醒酒鯖鮓一方而已陸澄博學 談王儉所遺數百千條 讀易三年不觧文義 欲撰宋書不成 儉戯以書厨陸慧曉世為侍中有名行 與張融並宅其間有池劉璡酌之曰飲此鄙吝之萌盡矣 歴輔五政立身清肅 起送僚佐曰不容不以禮處人不以卿呼人曰賤者乃可卿 三子僚任倕號三陸一遍必誦次孫平頭上尾螽腰鶴膝號永明體與沈約論文體 諸陸皆吳郡人
  陸杲勇張融有髙名 時稱無對日下惟舅與甥 中丞弹虞肩斥黄睦之 不畏强禦庾杲之為王儉長史蕭緬謂汎緑水依芙蓉 時以入儉府為蓮花池也
  王摛以博記為王儉所賞 𨽻事奪何憲簟扇 秣陵令清直請謂不行 永明中天黄王融上金天頌摛曰非金天所謂榮光 問無不對
  孔珪好文 上律文 觧星文 飲七八斗草萊不剪 蛙鳴鼓吹不如
  劉懐珍報蕭公馬百匹八嵗為人所畧劉寶贖之教以書書滛 類苑 梁武䇿錦被事見惡懐慰守齊郡 墾田灌溉 著亷吏論 明帝曰劉懐慰若在朝廷不憂無清吏𫝊綜羣書 沈約任昉以下遺忘皆訪之 謂約古樽刋木為鳥獸鑿項背以出内酒引魏地中所得齊大夫齊景公犠樽證 榐酒字當作楉 荅沈約張仲師長頸王事 酒有千日醉桂陽程卿千里酒至家而醉 著紫荷囊出張安世傳 至僧孺撰譜訪血脉所因 徐勉以臺閣文議委之不要不仕孝弟張稷辟之掛檄於樹 併日而食 無喜愠色
  劉瓛五嵗聞舅孔熈先讀管寕傳慕之 荅髙帝政在孝經
  明僧紹百里奚子孟明後以名為姓 隠者
  庾易不交外物 子黔婁仕齊為編令虎出境肩吾能詩
  劉虬抗節好學 湏得禄便隠之遴八嵗屬文折臂太守之亨代之遴守南郡 人懐之
  號大南郡中南郡

  梁
  武帝 蕭氏諱衍 在齊明帝時屢立戰功魏文帝十萬奄至衍力戰得全 東昏時始安王遥光徐孝嗣江祐蕭坦之江祀劉暄六貴争權衍遂宻修戰備東昏數誅大臣衍兄懿亦見殺衍舉兵奉和帝自雍州既而即帝稱梁右取天下事 録用齊宗屬十六人二函求直言 擢縣令邱仲孚何逺為郡亷能莫不知勸欲釐正雅樂自制四器名通制十二笛冩通聲依古
  鍾玉律不差 好儒術置五經博士廣開館宇又詔州郡立學 詔定百官班品凡一百九號 髙肇請依周禮造樂器 詔尚書五都職参政要可革用士流乃以劉納劉顯等為之 置孤獨園收養窮民上為人孝慈恭儉博學能文隂陽卜筮騎射聲律無不精妙冬月四更即起 親九族優惜朝士右勤儉仁恵等事 上大舉伐魏以臨川王宏為都督北人謂軍容數百年所未有魏攻梁城宏遁 魏進圍鍾離上命曹景宗韋叡救之為火攻魏大潰 魏北海王顥來奔後上使陳慶之送顥北還自發銍縣至洛陽三十二城四十七戰所向皆克 顥驕恣又猜慶之顥兵敗走慶之乃収老騎結陳而還右北伐事 朝士有犯罪者屈法申之百姓則按之 有老人遮車言肖宏洛口敗又奢僣因事免不數月拜司牧 晚年専精佛戒或謀反亦泣宥之由是王侯益横右弛刑事 詔宗廟用牲有累冥道皆以麪代 上幸同泰寺設無遮大㑹持法衣行清净大捨為四部大衆涅槃經題 中大通六年幸同泰寺講三慧經是夜浮屠災詔起十二層浮屠大通元年士大夫競談元理不習武事陶𢎞景以詩諷 帝凡三捨身羣臣以錢一億萬奉贖右奉佛事賀琛陳牧守貪殘風俗侈靡奔競求進省事息費四事上大怒口授勅書責之 朱异善伺候阿諛用事三十年死尤痛惜之 侯景自東魏叛歸西魏未幾求内附 上以朱异言封河南王景與東魏戰敗求貶上以為豫州牧肖介諫不聼 東魏求通好傅岐以高澄求和是設間使侯景疑朱异固執宜和景果反景致書臨賀王正徳奉為主遂反夀陽 羊侃請據采石襲夀陽朱异以景無渡江之志議遂寝 正徳宻以大船濟景渡江遂入宣陽門䧟城 上為景制憂憤成疾餓死右术年用捨倒置至亡國事
  簡文帝 立陳霸先謀封侯景受湘東王繹即元帝節度乃進軍南康大寳元年 湘東不從太寳之號下令大討景景敗欲登位乃逼帝禪豫章王棟尋弑之而簒
  元帝即繹 誅景即位江陵 侯景之亂州郡大半入魏詔令之行千里而近 侯景之亂梁王詧附西魏與帝不相下乃乞兵來伐帝為所執魏殺之江陵九十九州
  敬帝 元帝子也 王僧辨陳覇先定議立之而魏送蕭明來主梁僧辯納之 覇先乃襲殺僧辯黜蕭明而奏帝 時大權盡歸覇先即簒之為陳
  蕭景武帝從弟 令求寕為百城最 刺兖州畏敬如神 軍國大事皆與議决
  蕭宏武帝令侵魏 魏遺巾幗 錢三億餘喜 豫章王綜著錢愚論
  昭明太子統五嵗徧五經 數行並下 便省萬機天下稱仁 著文選 山水有清音王茂與武帝結兄弟起義前驅東下功第一諌留潘玉兒東昏妃也 莫見惰容 獄無滯囚 清曹景宗従武帝起兵有功 聚歛殘横 伐魏魏不敢逼大敗魏於淮水 亦蔣帝神之功 去時児女悲歸來笳鼓競借問來路人何如霍去病造字 云我騎快馬如龍弦作劈靂聲箭如餓䲭呌覺耳後生風鼻頭出火今揚州作遺人閉置軍中如三日新婦
  夏侯詳梁武起兵蕭頴胄慮其不肯抑忱妻其子以女而従 湘川城南峻峯起樓臺守吳興 人圖象 與湛僧智降魏五十二 城為南豫州 率于鎮 簾為夏侯妓衣在豫州七年 有前兄後弟布政優優之歌 妓妾百數賔客常滿
  吉士瞻梁武起蕭頴胄使士瞻討不従者 逾四十不得志 後一年得大都 夢鹿皮十一蔡道恭守司州魏攻不克
  鄧元起克益州
  李膺諫元起勿檢巴西二郡為薄
  馮道振守南梁 怯防勇戰 為韋叡前驅斷魏連橋敗魏 傑御部曲 不言功 儉素堰淮 役一十萬人 長九里 堰决數萬人死聲聞三百里 水怪不可勝名 欲灌夀陽而自損
  昌義之守鍾離破魏 所識不過十字寛厚得人死力 居藩吏人安之
  張𢎞䇿謀與武帝合 起兵預為圖知無不為 隨才薦㧞
  庾域魏圍南鄭封空倉以安衆心
  鄭紹叔守江州 督江湖粮無乏 善必稱君
  吕僧珍梁武沉竹木於檀溪 僧珍預備櫓 敗東昏将李居士 宋季雅十萬買隣 金錢一千賀生子僧珍 遂陳其才頭痛骨大
  沈約勸梁武早定大業 聚書至二萬卷譔晉宋齊梁史 四聲譜自謂入神
  范雲預讀秦望山石刻 鬼言有主有相 佐命盡誠
  范鎮従劉獻 布衣在貴㳺間無愧 不信因果謂人生如樹花同發因風而堕有茵蓆糞溷之異 形神論云捨刀無利使賣論取官已至令僕矣
  韋叡率衆赴梁武 䇿皆見用即守江夏 領歴陽擊魏走之 督衆伐魏大勝 於是遷豫州於合肥 勤恤下 無所私 救鍾離之圍大戰魏主王元英楊大眼於邵陽援馬仙琕於安陸 拜表致仕 恂恂未嘗忤視 慕方石陸賈為人老猶課諸児以學 天下従釋獨不従風而靡所居必有政績仁愛士家
  裴邃比還南 征邵陽大破魏 開屯田 千絹受二匹 又僧明以義州入魏攻平之 北伐一日九戰大勝 畧地至汝頴 不死當大開玉宇深沉 寛明得士心 居身方正
  江淹少隨宋建平王景素守南兖州 廣陵令辭連淹受金獄中上書言虧名為辱虧形次之即得出 齊高帝輔政召之陳齊高五勝沈攸之五敗鵝酒盡文亦辦章表皆其製 置使官 並為王儉所駁 九十三篇竟無次序 卿年三十五中書侍郎 中丞獨歩 年十三得貂蝉於樵所仕梁 夢張景陽求還錦郭璞求還莑
  任昉孝友 八嵗能文 文才見重當時 為王儉主簿梁武記室 守義興出俸米活飢民三千禁不舉子 守新安尤清潔 徒行就路决訟卒無以歛遺言不許以新安一物還都 無宅
  室 平生好交四子流離莫收䘏者劉孝標為著廣絶交論交勢交賄交談交量交窮
  王僧孺㓜聞孝經言忠孝願嘗讀 不先嘗李 傭書養母寫畢諷誦亦了 守南海不貪舶物
  答金元起砭石 引騶清道感鬻布時 改定百家譜

  傅昭咸七世孫 袁覬來讀書自若 安成郡府鬼去 餧□門側 去檻穽 不封宻岩 却栗下綃 學府埋子婦家牛肉
  孔休源范雲食其赤飯蒸魚沈約虛襟引接 累佐名藩甚得人譽 晋安王别設一榻曰孔長史坐 定立晋安王公卿珥貂揷筆奏决於休源
  江革不為魏人執筆 後還行㑹稽事 百城震恐 西陵岸取石十餘片寔其舸
  徐勉事梁武 文積客滿 應對如流 手不停筆斥虞暠止談風月 聞九品為十八班自是貪冒者進 焚藁 撰五禮 俸祿分親戚 遺子孫以清白 為書戒子
  許懋十日授詩晚覆講聼者數十百人 撰風雅比興十五卷 經史笥 諫封禅㑹稽遂停陳伯之叛入魏還梁舊為刼盗
  陳慶之送豫章王擊破魏兵六千 降魏豫州刺史李憲據其城 渦陽與魏相持數十百戰大勝之置西徐州 送元顥比還自銍縣至洛陽十四旬平三十二城四十七戰皆克 元顥不道而敗慶之為沙門間行歸 開縁淮田 善撫士 儉素
  賀瑒撰五經義 教授三千人碩學 受賕賂参禮儀帝與語常移晷 啟時政被敇責朱异多藝 沈約戯其不亷 居權要三十年 納降誤國見武帝事中
  顧恊和六世孫 三十五嵗帝嘆其老 蔬食布衣冬寒或欲觧襦與之惮其清嚴不敢徐摛為文不拘舊體 外兄周捨薦其文行 應對明敏辭義可觀 侯景之變獨侍立不動徐陵天上石麒麟 除中丞朝廷肅然 論濫官舉吴明徹為将克淮南數十州 俸與親族王僧辯學渉該慱 平侯景 平湘賊陸納納貞陽侯明 陳武帝覇先襲殺之
  羊侃自魏南歸 以力聞用二十石弓馬上下石執大十圍石人相擊折樹梢長二丈四 禦侯景義不顧子 寛厚客延燒七十餘艘金帛不可數計侃不挂意 家 豪侈女樂甚盛
  江子一統七世孫 未嘗造姑夫朱异之門侯景亂 子一及弟子四子五皆死之胡僧祐入北又歸梁 援王僧辯謂子玘開朱白二門 禽任約景遂遁 鼓吹自娱隂鏗終日酣飲而執爵者不知味非人情也 侯景之亂行觸救之得先
  王琳討侯景功與杜龕皆第一 陳武受禅琳以野猪艦起義吳明徹攻殺之 忠義誠信張彪用王僧辯同立貞陽侯不克 陳覇先敗之㑹稽 惟與一大黄倉入若耶山見殺
  後梁
  宣帝蕭詧也 乞兵西魏以代元帝 乃即位江陵魏資以荆州之地為附庸大序元年即梁敬帝紹泰元年 安於儉素雖多猜忌而撫將士有恩以封疆偪隘干戈日用不得志而殂八年即陳大嘉三年 明帝入朝周主于鄴天保十二年即陳宣大建九年隋納帝女為晉王妃由是罷江陵總管帝始得專制其國天保十七年陳大建十四年 帝孝慈儉約境内安之終二十三年莒人琮立廣運六年陳侈生至徳四年隋召父朝廢其國為莒公二年後主禎明元年
  
  武帝 陳氏諱覇先 與王僧辯討侯景平之 梁江陵不守僧辯迎立蕭淵明霸先襲殺僧辯立敬帝北齊任約渡江據姑孰覇先襲破之 又遣蕭軌等來伐覇先攻破之獲軌等受梁禅永定元年 時政事皆由中書省置二十餘局摠國機要尚書聽受而已大荘嚴寺捨身立三年 上臨戎制勝英謀獨運而政寛簡性儉素
  文帝 明察儉約 每夜刺閨取外事分判者前後相續𠡠更籖投階上令有聲 崇尚儒術爱悦大義恭儉行已勤勞濟物制度𢎞逺有前哲之風至於臨下明察有永平之政矣
  廢帝 臨海王立二年宣帝廢之
  宣帝 謀伐齊惟吴明徹决策請行乃以明徹為都督攻夀陽克之禽王琳等詔以夀陽復為豫州 帝聞周滅齊欲争徐兖詔吴明徹都督伐之兵敗為周所執及將士皆不反十年吕梁之敗明年周將梁士彦剋夀陽又剋霍州南北兖晉三州及旴台等九郡民自㧞向建鄴周又克譙北徐二州自是淮南盡歸于周一十三年隋文帝立明年帝崩 帝徳不逮文智不及武志大不已江左日蹙賛云
  後主叔寳 起臨春結綺望仙三閣窮極耳目以官人袁大捨等為女學士 江總為宰總不親政務與孔範王瑳等十人號狎客與八婦人賦詩罰酒有玉樹後庭花臨春樂等曲 上惡聞過失每有惡事孔範必曲為文飾稱美 沈客卿以府庫空奏不問士庶並責闗市之征所入過常格數十倍 孔範言諸將匹夫敵耳有過即奪其兵分配文吏由是文武觧體隋来伐江濵鎮戍繼聞施文慶沈客卿並抑而不
  言及臨江上曰王氣在此彼何為者耶孔範亦謂長江天塹古以為限隔南北縦酒奏妓賦詩不絶 隋軍㨿姑孰帝醉不知隋軍入城帝入井以避見執及孔張二貴人隋文帝曰此敗將作詩工夫何如思安時事杜僧明事盧安興與兄天合起兵殺蕭映 陳武禽之以為主帥 征交趾討元景仲入援建康侯景 斬蘭裕 破蔡路養走李遷 平侯景 援荆州
  周文育與杜僧明同起 僧明之戰文育同之又破徐嗣徽 平蕭勃 為熊曇朗所害侯瑱本事王僧辯 陳氏立瑱據中流甚强未肯入朝 文帝即位 敗王琳於蕪湖侯安都従陳武帝攻蔡路養李遷仕侯景 禦北齊 為王琳所囚得脱 立文帝歐陽顧為蕭勃前軍周文育禽之 武帝以鎮嶺南盡有越地 督交廣十九州有聲南士淳于量外交王琳而遣使陳武吴明徹北侵量讃之
  章昭逹平王琳 定閩陳寳應 定廣歐陽約
  吴明徹决䇿北征 鼓禽王琳 及周滅齊陳宣詔令北侵 同竪木以鐵鎻貫車輪過斷船路明徹降以憂卒於長安
  𫝊縡施文慶等譛之下獄縡上書極諫 後主問能改否曰臣靣可改心不可改遂賜死獄中章華吴興布衣 上書極諌後主即日斬之
  顧野王無所不通 宣城王為揚州野王及 王褒為賔客 野王畫古賢褒書賛稱二絶姚察六嵗誦書萬餘言 不好戯弄
  循吏傳
  吉翰欲活罪囚翰入闗呈其事即命左右收典籖付獄代之
  杜慧度守交州 斬盧循威恵 私祿振給
  傅琰山隂破鷄見粟及鞭團絲見鐵屑 治縣譜
  王沉居祿日貧
  邱寂之吴興西曺 不為刺史王彧夜開門
  沈㠝之丹徒令 以清獲罪云無以奉赤衣諸賢
  傅翽琰子 劉𤣥明謂曰作縣 食一升飯而莫飲酒 冬至放死囚還家如期而反虞愿謂宋明湘宫寺是百姓賣児貼婦佛若有知當悲哭 又言棊堯以教丹朱非人主宜好 守晉安見越王石
  沈瑀建徳令 種桑柿梨棗栗 餘姚令大姓虞氏千餘家非訟無所通 縣南豪族老者為石顯倉監 縣吏侈靡令芒屩粗布侍立終日 嘗鬻瓦器
  孫謙齊初錢唐令 不受遺 後事梁平生歴二縣五郡所在亷潔
  何逺所食乾魚 清公天下第一 得一妄語謝卿一縑 為武康令太守王彬至換水而已送之斗酒隻雞 自縣守近畿宣城 居官所過若營家 與貴賤書抗禮如一俸代貧者租
  郭祖深與親上封事二十九條諌帝溺情内敎授守南津令行禁止 威振逺近長江削清儒林傳
  伏曼容非何晏疑易九事 與袁粲為一臺二妙上封事勸齊封禅 子⿰孫挺三世教齊何佟之少好三禮 國家禮多取决性好潔日十數洗滌名水滛
  嚴真之兼五經博士 登講五舘諸生千餘人畢至 主修凶禮
  司馬筠克明三禮
  崔靈恩自魏歸梁 尤精三禮三傳 合渾盖
  鄭灼禮學 䟽食講授
  賀徳基世傳禮學 游都下貧白馬寺逢婦人贈白綸巾
  文學傳
  丘靈鞠文名甚盛 入齊頗减 蓬髪㢮縦 王儉謂仕宦不進才亦退矣 子遲能詩丘仲孚少好學以中宵鍾為限 拒王敬則有功 山隂號神明
  檀超著史與王儉忤
  熊襄著史稱河洛金匱
  吴邁逺自誇曹子建何足道
  卞彬上虞令脱情投太守孟顗去 忤髙帝不得仕進著蚤虱蝦蟇等賦指斥
  祖冲之本宋人 稽古有機思 元嘉中何承天所製厯比古十一家為宻冲之以為蕭踈更造新法 指南車 欹器 效木牛流馬造一器不因風水施械自運 千里船自行 子桓之亦有巧思詣微時雷霆不能入悎志莭慷慨有文武才侯景亂死之
  劉昭註范曄後漢書
  鍾嶸諌齊明親細務
  周興嗣善屬文 次羲之書千字為文
  劉𢣢撰文心雕龍五十篇負之沈約車前以自達
  紀少瑜夢陸倕授青鏤管茟
  何思澄父敬叔長成令夏節受餉得米二千斛他物稱是以代租 思澄盧山詩華林遍略孝義傳
  郭世通㑹稽人 至孝 還誤錢 改獨楓為孝行里 子原平貴買墓前田
  邱冠先能殺我者蠕蠕也不能以天子使拜夷狄者我也 子雄不受錢布
  吉朌欲代父死囚梁武勑蔡法度脅誘皆不動丹陽令王志欲薦之曰因父買名一何甚辱殷不害事母養小弟勤劇無所不至 十七為梁廷尉平政事餙儒術 賜母蔡錦裙隠逸傳
  陶潜侃曽孫 五栁先生傳自况 州祭酒不堪吏職而歸 檀道濟餽梁肉麾去之 為彭澤令送一人力紿其子 公田盡種秫妻子請以五十畝種粳 郡遣督郵至縣吏白束帶見曰不為五斗米折腰賦歸去來 顔延之留二萬錢悉送酒家菊叢坐久王𢎞酒至 素琴 我醉欲眠 葛巾漉酒 自以晉世宰輔家卑屈後代自宋興不復肯仕 義熈以前文章明書晉年 永初以後惟甲子 書成子云羲皇上人及兄弟之義 夫耕妻鋤躍志趣亦同世號靖節先生
  宗少文宋武辟不就 山水忘歸金石弄欲令衆山皆響
  孔淳之人外逰逃祿
  周續之五經 晚事慧逺與陶潜名三隠
  雷次宗事慧逺昭隠館
  顧歡倚壁所書 夕燃松節 著夷夏論
  戴顒受琴於父逵為新聲變曲逵善為佛像顒亦参焉
  陶𢎞景青雲白日不覺為逺 中茅山立舘號華陽陶隠居 以永明十年掛冠神武門 永元初更築三層樓自處其上 特受松風 梁武毎咨之山中宰相 渾天象筭漢厯後天二日十一刻 隠居四十年歴宋齊梁 有僧寶誌雖剃髪而嘗冠衣納袍知人禍福附傳後
  馬樞覧二萬卷 隠茅山 能視暗中物
  恩倖傳
  戴法興戴顒子三兒敵陳戴三千萬 孝武時與巢尚之戴明寳門如市後賜死
  阮佃夫諸暨人 明帝時與王道隆楊運夫皆權亞人主廢帝時權任轉重後賜死
  茹法亮與吕元度吕元顯並以姦謟事武帝大納賄賂 勢傾天下 吕臨海人
  茹法珍東昬時左右應𠡠捉刀之徒並専國命號刀勑 梁武悉誅之號諸鬼
  陸驗 徐驎事武帝並苛刻與朱异名三蠧
  司馬申事元帝好譛殺武帝觧體以覆滅 盡寝烏啄其口流血
  孔範後主時與江總號狎客 五言詩曲為文餙 隋兵至奏不能飛度
  夷貊傳
  海南 獅子國獻玉像
  林邑國古越裳界漢曰南郡象材縣也伏波銅柱在焉 金山吉 具樹 沉香
  中天竺即身毒 臨大江名新陶源出崑崙分五總名恒水水有真塩 出犀象火齊天竺迦毗黎國事佛
  沙門慧琳突文使参權要孔顗謂黒衣宰相
  東夷 髙勾麗在遼東千里
  百濟三韓國馬韓五十四國百濟其一後并其餘 馬韓 便韓弁韓
  新羅 倭 扶桑東二萬里葉似桑仞如笋實如梨皮為布為錦
  西戎 河南王鮮卑 青海龍種
  古今紀要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