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纪要 (四库全书本)/卷06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古今纪要 卷六 卷七

  钦定四库全书
  古今纪要卷六
  宋 黄震 撰
  南朝
  宋
  武帝 刘氏讳裕初为刘牢之参军击孙恩以功守下邳既而灭桓元复晋室克谯纵枭卢循番禺灭燕慕容超伐秦泓所句无前中原震动三秦父老垂泣以请称舍此欲何之 帝以刘穆之死虑有他变急归以成纂事留㓜子义真镇长安王镇恶沈田子素有相图之志而使之并守长安遂为赫连氏所取中原非帝可得而南北分矣 即位三年崩以徐羡之傅亮谢晦檀道济同受顾命遗戒母后不得临朝○帝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被服居处俭于布素财帛皆在外府内无私藏○少帝无道徐羡之等与檀道济废为营阳王 迎立文帝
  文帝立 王华等以羡之等弑逆激怒帝诏讨羡之傅亮谢晦而谢灵运颜延之慧林道人进用皆羡之所废者灵运后以游遨诛彭城王义康总内外之务刘湛说义康召檀道济诛之魏闻之喜义康权愈盛刘湛愈推尊之无复人臣礼殷景仁乃言于帝诛湛出义康元嘉十七年二十八年赐死 庾炳之遂见宠任后以选用不公免以王僧绰侍中朝政皆叅预焉时宰相无常官凡委以机宻者皆宰相也始则王华王昙首殷景仁谢宏微刘湛时号五臣次则范晔沈演之庾炳之范晔以二十二年与孔熙先谋废立诛最后则江湛徐湛之何瑀之及王僧绰凡十三人右用人始末 诏钱乐之更铸浑仪昏明中星与天相应使何尚之立元学何承天史学谢元文学雷次宗儒学 何承天撰元嘉新历行之 初江左郊无乐是岁始登歌比一年南郊 帝仁厚㳟俭勤于为政守法而不峻容物而不施百官久其职守宰六期为断三十年间海内晏然出租供徭上以岁赋士崇操尚卿耻轻薄江左风俗于斯为美后之言治称元嘉焉右元嘉之政 帝有规恢之志告魏以河南宋之旧土每闻王元谟所陈有封狼居胥意然谢晦武帝入关十䇿居九檀道济万似之长城既诛而用到彦之潼关之举魏委四镇以镇我也彦之不察愧戍复来无功而还王元谟滑台之役一见魏军惊走反延敌入境故司兖既平王仲徳独忧之谟进言沈庆之称与白面书生谋事何由济况其出师授以成律交战亦待中诏自是魏兵南下春燕巢林而元嘉之政衰矣右用兵事 太子劭与始兴王浚巫蛊事觉帝欲废之谋泄被弑沈庆之讨逆立孝武帝
  孝武帝多变易文帝之政郡县以三周为满宋之善政于是乎衰○初晋之南以扬州为京畿糓帛皆出焉以荆江为重镇甲兵皆在焉帝恶其强分浙东五郡为东扬州豫州之八郡置郢州荆扬遂耗○奢淫多兴造颜竣諌不悦不欲权在臣下分吏部尚书置二人又有五兵尚书凡迁授诛赏皆与戴法兴巢尚之参谋内外杂事委戴明宝三人权重一时
  废帝立 法兴尚之等专制而帝㓙悖日北丙外不保朝夕忌诸父囚之殿内又欲杀晋安王子勋及湘东王彧彧等弑之而彧立为明帝文帝第十一子也 子勋称帝于寻阳四方贡计皆归之朝廷所保惟丹阳淮南数郡后子勋败斩之 薛安都及梁益兖豫等刺史乞降上将甲士五万迎之惧而降魏遂失淮北泗州及豫淮西地 魏围东阳克之遂失青冀之地 猜忌诸弟皆赐死惟休范以凡劣仅存○萧道成镇淮南召入朝多劝弗就 道成曰骨肉相残祸难将作方与卿劝力耳
  苍梧王史称后废帝休范反萧道成讨平之道成谋废立阴结杨王夫等弑帝而立顺帝 袁粲与王蕴刘秉谋诛道成不克而死 道成遂有其国而宋侯王皆幽死矣
  刘穆之武帝初破恒𤣥入建康大处分𢘤委穆之斟酌时宜随方矫正不盈旬日风俗顿改 刘毅不欲帝入穆之劝帝入辅及言扬州不可假人幕中画策 小大必白 书百函应对不废内緫朝政外供军旅决断如流事无壅滞賔客辐凑求诉百端内外咨禀盈階满室目覧词讼手答笺书耳行聴受口并酬应又言谈赏笑弥日亘时披覧篇章校定坟籍 常设十人馔云此无一毫负公孙瑀云安能长居戸限之上
  徐羡之副刘穆之又代之 不学 沈宻寡言有宰臣望被顾命 废义真 废少帝 文帝诛之 从孙湛之刘湛事连公主出武帝布纳得免侈縦 为兖州刺史威惠并行
  傅亮喻武帝言还都 召帝入辅受命 文帝立以其废立诛 㓜郗超知之四五岁时檀道济従武帝平京城 北伐为前锋 所至望风降皆释而遣之中原咸悦 文帝使讨谢晦未阵而擒 到彦之复失河南魏克滑台道济与之三十馀战多捷 唱筹量沙全军而返名大振进司空镇寿阳 左右并经百战诸子又有才气朝廷疑畏之 刘湛召入义康矫收廷尉目光
  如炬引饮一斛脱帻投地曰乃壊汝万里长城魏自此有饮马长江之志文帝问殷景仁谁可继答曰馀未任 魏军至𤓰步文帝登石头城叹曰若道济在岂至此
  王镇恶王猛孙 百舸收刘毅于江陵 取闗中守冯翊 与义真沈田子争功武帝私谓田子曰吾軰十馀人何惧王镇恶田子求屏人因斩之 王修又执田子以専戮斩焉
  朱龄石従平京城 平卢循 伐蜀为元帅 代义真督闗中 败见杀
  超石脚阵破魏克蒲坂
  毛脩之入夏 夏灭入魏后得还
  朱脩之戍滑台为魏所囚 嘉其节以为将 妻以宗室女 泛海归
  王元谟毎陈北伐文帝谓使人有封狼居胥意 及北伐以元谟受萧斌节制围滑台二百馀日多杀而自用之营利以一疋布责八百梨及佛狸救至遂遁 在雍州讹言其反 孝武顾命以严直不 容 弟元邈不随齐髙帝 后髙帝以其懐忠用之
  刘敬宣㑹武帝平京口 知刘毅取祸 常惧祸
  刘粹族兄毅贰于武帝而粹尽心 伯龙为鬼所笑
  胡藩従伐燕取临朐劝杀刘毅 登岸破司马休之従伐闗中 率十二人破魏五六百 不盈五千破数万
  萧思话外戚琴书
  臧焘外戚𬞞食
  臧质守盱眙贻书魏太武帝送死太武作鐡床才待之 质又写魏军书购斩太武 木桶盛人截其銄车血战三月死者与城平 太武解去
  谢晦従征闗洛 内外要务悉委之 受顾命诛与混为两玉人 瞻喜霁诗灵运写混诛名三绝
  谢裕㓜为从祖安所知 不造元显嬖人张法顺之门 劝武帝 矜严整洁弟子眺文章清丽  好奖人 亲写孔闿譲表 谓王圭曰士子声名未立应共奖成无惜齿牙馀论
  谢方明暗室无惰容 従兄混岁节朝拜而已 不造刘穆之惠连灵运忽梦见恵连即得池塘生春草之句
  谢灵运𤣥之孙 文章与颜延之江左苐一 车殷解丽 世称谢康乐 守永嘉遍历诸县辄为咏诗 㑹稽幽居 四友 弟恵连 何长瑜荀雍 羊璇之 屐 伐水开径临海守王琇谱  山贼子 鳯凰子 超宗凤毛 刘道隆误触其父名恃才使酒多所陵忽 佛出无如何几卿清术 后谢何必愧前谢
  谢宻万之曽孙 有子如此足矣 所继遗财一不闗预 乌衣之游 异不伤物 同不害正言约要理子荘七岁属文 蓝田生玉 分左传随国立篇 制地理木图 袁淑见鹦鹉赋谓江东无我卿当独秀朏十岁属文表陈求贤之义 有口辨 出敕与谢超宗入凤荘门朏不入不肯为齐王长史 齐受禅不肯为解玺 作郡不省杂事 后仕梁
  王𢎪导曽孙 为宋武讽求九锡 弹谢灵桂兴事人望所宗造次存礼 将加爵于人先呵责无以为恵者美相眄接 曽孙画汉武北伐图开张齐武北伐之议与魏使论马三十内
  望公辅昙首分财惟取图书 为文帝宋昌 子僧绰 绰之子说髙齐二十八位仆射 自况谢安大事断决如流 家无馀用僧䖍僧绰弟 甲放不居宪台乌衣王氏微减僧䖍位御史中丞曰乌衣诸郎坐处 作掘笔书见容 论书 孙枣栗当自得刻烛赋诗僧䖍㓜子宣城内史 息争田 遣囚还家 笃寔门下客盗车幰待之如初 僧䖍孙读沈约郊居赋至雌霓延的连蜷约日常恐人呼为霓五兮反 寝小七策名徳
  王彧谓明帝垂纶者清不获贪饵
  王铨 王锡玉昆金友魏使愿见锡
  王𢎞之拂衣嘉遁 钓上虞江三石头韶之三日绝粮执卷不辍常自耕 晋阳秋王淮之青箱之学 预讨卢循 自彪之至淮之四世御史中丞 郭璞云淮流竭王氏灭应于陈亡之年
  王懿字仲徳以字行 与兄睿同起义兵 败于慕容垂 青衣小鬼与食 弃翟辽走 猛炬导行伐广因为前驱二十战皆克 入闗攻万同到彦之北伐魏弃河南司兖三州仲徳独有忧色三临徐州威徳著于彭城
  到彦之制督北伐 焚舟歩走彭城 府藏为空初以执粪自给 何敬容谓其孙溉尚有馀臭
  垣常祖魏攻寿春垣常祖立⿰弱其军
  张兴世初名世明帝益兴字 出上流破南贼刘胡 沔水生洲
  袁湛为従外祖谢安所知 以従征至太尉 犹子元凶劭行逆淑谏不従见杀袁𫖮明帝时自立子勋见杀 弟妙徳先生传 狂泉 尹丹阳杖䇿悠然 不肯事二姓齐杀之粲子 梁武起兵独拒境后事梁 蹇谔  孙十四䇿试终不能屈 父君正日岂能用钱为児买弟 兄枢先为左仆射至是宪为右仆射称大仆射小仆射
  孔靖劝武帝待桓𤣥篡于京口图之从平闗洛迁右仆射左仆射皆譲开府仪同亦累年不受 孙琇之十岁児偷稲付狱为吴令时 守临海清约 曽孙为济晋陵守清白号神君
  孔琳之请用钱 桓𤣥又欲复肉刑皆不顺㫖 弟之孙二十九日醉胜人二十九日醒殷景仁与王华王昙首刘湛并文帝侍中风力局干冠冕一时 诛刘湛
  禇彦回魏军逼𤓰歩 父湛之尹丹阳使子弟芒𪨗习行 彦回十馀岁有惭色 不顾堕井牛父卒推财与弟 不就山阴公主逼 郤袖金美仪貌有风裁莫不延首目送 与袁粲同 受
  明帝顾命 后事齐世颇以名节讥之 従弟非彦回事二姓
  蔡廓字子度 谟曽孙 为御史中丞百僚震肃 𫝊亮咨而后行 不为徐于木署纸尾 子兴宗孝武独不敢侵媟之 前废帝时独免陵曳劝沈庆之王元谟废立二人皆不従 受明帝顾命
  何尚之倾朝廷别父叔度曰此送吏部郎耳非闗何户徳也昔殷浩作豫章送甚众徙东阳无相窥 南学 议铸当两钱非 去而复来 袁叔作真隠传 逺权一无荐举尚之弟子 孝隠 不娶 持梁武须曰乃欲臣老子𦙍守建安放囚还家 奉佛归隠会稽 㸃弟昌㝢亦尚之弟子 笑姓闵者遥遥华胄 清白敬容昌㝢子 守吴政第一 为相不学而贪问客姓吉者与丙吉逺近对以如公与萧何
  张裕有吏能 子号五龙颜延之邻居闻其言不复酣叫 裕族凿钟去滓去官赴养 裕族一生不称作诺 齐武帝曰此杨柳风流可爱似张绪当年时三十而杖节十二至十六作诗二千首有虞讷诋之更为托云沈约句句嗟称 壮哉雀鼠宋武善其临事得大臣节 以赃败代饮晋琅邪王鸩而死滑台与魏季孝伯对语陆脩静赠白鹭羽麈尾扇 海赋顾𫖮云惜不道塩恨二王无臣法 恨古人不见我 陆处无屋舟居无水 文章不寄篱下 玉海集
  范泰议建学 请铸五铢博学 事佛 子自校书丞左迁宣城太守不得志作后汉书肥黑秃眉须 上歌既毕曅亦止弹琵琶和香序比类朝士濒⿰年三十始学问 狱中自序 孔熙先以博戏因谢综结曅熙先善天文谓义康当立有异志徐湛之告状遂伏诛文帝时年四十八岁盛服玩妓妾而母与弟皆单寒自夸作史往往不减过秦论非但不愧班氏
  徐广家贫好学妻与之离 宋武使撰车服仪注 撰晋纪 答礼问
  何法盛窃郄绍晋申兴书行之
  郑鲜之外甥刘毅朝野归慕鲜之独尽心于武帝答帝入咸阳叹秦渭濵叹吕之对 目直裴松之注三国志晋纪 子注史 记 子昭明议婚礼太子用王壁武皮 历郡清勤 不事产业 云一身之外亦复何须子孙若不才我聚彼散若能自立不如一经子野孝感 诸暨不行鞭 撰宋略 仕齐为文法古 俸给外家中表 茅屋
  何承天母徐广姊聪明博学 上宋文安邉论四事移逺就近 浚城隍 纂牛车计丁课杖定元嘉历次孙八岁能诗 仕梁武帝后失意帝云吴均不均何逊不逊
  颜延之三十未昏 妹适刘穆之子穆之将仕之欲先见不往 才学推服当时 每犯权要性𥚹激有酒过肆意直言 文帝引薏琳升独榻延之醉諌曰三台座岂可刑馀人居之竣既贵盛曰吾平生不见要人今不幸见汝 子辅宋孝武専断众务 諌沈庆之议散铸 諌铸二铢后鹅眼𫄧环不行明帝用古钱如其议 孝武以切谏忿对诛之
  沈懐文不饮酒不好戏 常以切諌忤意 孝武以异己诛之 三子峻冲琛皆为司直腰鼓兄弟
  周颙𫖮七世孙 事佛长䔫独处 答王俭赤米白塩绿葵紫蓼 答文恵太子初春早韭秋末晚菘 四声切韵 子相梁武 雅量不及徐勉而清简过之 弟子𢎞正𢎞让𢎞直三周若蜂腰
  刘湛不尚浮华 自比管葛 镇寿阳赃吏百钱以上杀之 禁义真膳 正色责其酒车螯辅文帝为侍中 疑殷景仁间已结义康倾之 丁所生母忧伏甲侍上谋泄伏诛
  庾悦亮曽孙 刘毅贫时习射使其譲东堂又求其残炙皆不答 后毅表解其都督顾琛和曽孙 琅邪王𫷷乱吴悉以女人为官以琛母为司马 孙恩乱后母孔氏赈活里邑生子皆以孔名 为吴郡立白马庙
  顾觊之治山阴 昼日垂帘 不交戴法与 曰辛毗有言孙刘不过使吾不为三公耳 孙宪之为建康令 解牛任其所之盗伏罪 酒醇号顾建康谓其清美 改衡阳洗骨之俗吏部庭木论牛埭税
  羊欣王献之书裙 不为元显书扇 桓元辅政称疾自免 守新安十三年曰人生仕宦至二千石斯可矣
  沈演之吴兴人 家世为将而演之好学 赞文帝伐林邑 兄子𫖮慕叔度孺子为人江湛不受饷 上召遇浣衣称疾
  江揔与陈后主为艳诗者 曽孙秉之守新安临海妻子常饥寒食禄之家岂可与农夫争利 书案一枚留库
  沈庆之四十未知名 檀道济白文帝谓忠谨晓兵破缘冯诸沔北山蛮 谏北伐  鄙白面书生王元谟果败 孝武使讨逆曰萧斌妇人不足数 颜竣请代诸镇斥以黄头小児 旬日整辨皆谓神兵 白首之年诛竟陵王诞据广陵者 富厚 眼在识字口占赋诗颜师伯代书柳元景鸣笳候之挿杖而耘 废帝恶其谏使攸之赐死 文叔能死 文季能报攸之従兄子 收刘胡不犯毫芥 后以富贵拟王者养战士铁马诛
  宗悫愿乘长风破万里浪 攻破林邑 制狮子形而象奔 一毫无犯惟被梳枕刷 破竟陵王诞
  柳元景统众北伐 薛安都瞑目横槊单骑突阵惟着綘衫所向无前如是数四 率方平以歩卒与安都骑犄角相戒以不进者斩魏大溃 元景释面缚者 㑹王元谟败诏班师鲁夹向武牢元景再伐之退 孝武复使讨元凶宗悫安都等十三军隶焉 不营产业 园人卖莱钱三万怒曰供家人吃耳乃夺百姓利耶 废帝召诛之下车受戮容色恰然 弟子世隆独修布衣之业一身之外亦复何湏子孙不才将为争府如其才也不如一经 马矟第一 请谈第二 弹琴第三子举汉中应梁武 弟梁武常与赋诗庆逺元景弟子世隆梦元景赐褥席 后梦与庆逺
  殷孝祖明帝初四方叛惟保丹阳一郡孝祖自兖州入赴人情大安 受诗葛铁帽 战死刘勔战无不捷受明帝顾命战死 子齐武布衣交 议五铢钱自汉至宋文不可易孝绰勔孙 十四代父绘草制 仕梁为廷尉携妾而母留私宅 辞藻为后进所宗时兄弟子侄群従七十人皆能文三妹亦有才学负才凌忽
  薛安都河东强族三千家自愧来求北还构扇河陕归襄阳 随柳景元克闗陕 单骑斩曹爽人比之闗羽斩颜良
  宗越随柳元景伐魏 善立营阵 前废帝凶暴以为爪牙 明帝不能容谋作乱诛吴喜在威武世寛厚人并懐之 明帝立四方叛 喜请三百人来讨 百姓望风降散
  
  高帝 萧氏讳道成仕宋文帝为偏将军明帝时平晋安王子勋苍梧王时平鄱阳王休范 苍梧王欲杀之乃杀帝立顺帝大权一归之王俭倡议加黄钺为太傅封齐王遂求禅 问政刘⿰谓政在孝经请鉴宋所亡帝叹儒者之言可宝万世 问群臣得失刘善明请除宋苛政崔祖思请开文武二学进清修之士闻喜公子良请停台史督责郡县刘思效请革奢侈皆褒赏命奏行之自晋以来建康外城惟竹篱帝命改立都墙 帝深沈有大度性清俭曰使我治天下当使黄金与土同价常谓武帝曰宋氏非骨肉相残他族岂能乘其弊哉女宜戒之 武帝以宋末官以三年为小满又不能守诏自今一以小满为限有司请应天变帝谓应天以实不以文 帝弟长沙王昱犯法帝思高帝言而宥之 诏于王俭宅开学士馆俭十日一选学试诸生俭明习故事上深委仗之以糓帛至贱用李𤤴议出上库及诸州钱籴买帝留心政事务总大体严明有断郡县皆久于其职故永明之世百姓丰乐然颇好游宴华靡之事 时中书舍人各任一省谓之四户以茹法亮吕文显等为之势倾朝廷守宰迁换饷遗数百万王俭极言之不能改 帝疾亟王融欲矫诏立景陵王子良乃以朝事委西昌侯鸾
  废帝郁林王昭圣立 帝太孙也鸾任知朝政恩信两行天下欣然 帝以宦官徐龙驹为后阁舍人代帝画䇿居含章殿帝狂纵日甚萧湛萧⿰之乃劝鸾废帝立海陵王昭文鸾谋继大统多引名士杀桂阳王铄等五人遂废帝自立凡弑二君
  明帝鸾也魏以其废立大举入寇萧衍等破之杀河东王铉等十王髙武诸子尽矣 信道术用计数简出入将南则诡言西立三年卒
  东昏侯宝卷明帝次子也 明帝初戒之曰作事不可在人后故数与近习谋诛大臣 萧颖胃起兵荆州萧衍立南康王宝融于江陵是为和帝 引兵东下攻之 东昏为张穆等所杀 和帝寻逊梁颖胃先起兵用席阐文之说与萧衍合取长沙等黄龙以充军
  王敬则归诚髙帝 殿内窃发尽平敬则力也 不识书善断 与王俭同拜三公 老子韩非同传明帝将杀之反十日败
  陈显达平桂阳城有功髙帝以刺广州加都督迁官常愧惧 督催慧景北伐败 东昏时惧祸反诛
  崔慧景每罢州献数百万髙帝嘉之 郁林时宻与魏 劝进明帝 东昏时 叛诛李安人髙帝宻事惟安人议论曰署事有卿名我便不细覧 结王检为武帝左仆射桓康武帝起为郡所执康担穆后及文惠太子景陵王走 与门客破狱取武帝 好杀怖小儿愈疟破魏
  周盘龙父子两骑萦揽数万人 大破魏军子名奉叔 答武帝貂蝉従兜鍪生
  荀伯玉髙帝初镇淮阴宋明召之以伯玉谋免 宻启髙帝几危太子以王敬则免 与垣崇祖破诬诛之
  崔祖思闻风自结髙帝 以谶劝封齐 谏九锡见踈 劝武帝节俭云宋武桃花米饭 又论刑律咸乐
  虞悰以武帝布衣之交至侍中 家富善滋味大官不及 上醉不快献醒酒鲭鲊一方而已陆澄博学 谈王俭所遗数百千条 读易三年不解文义 欲撰宋书不成 俭戏以书厨陆慧晓世为侍中有名行 与张融并宅其间有池刘琎酌之曰饮此鄙吝之萌尽矣 历辅五政立身清肃 起送僚佐曰不容不以礼处人不以卿呼人曰贱者乃可卿 三子僚任倕号三陆一遍必诵次孙平头上尾螽腰鹤膝号永明体与沈约论文体 诸陆皆吴郡人
  陆杲勇张融有髙名 时称无对日下惟舅与甥 中丞弹虞肩斥黄睦之 不畏强御庾杲之为王俭长史萧缅谓汎绿水依芙蓉 时以入俭府为莲花池也
  王摛以博记为王俭所赏 隶事夺何宪簟扇 秣陵令清直请谓不行 永明中天黄王融上金天颂摛曰非金天所谓荣光 问无不对
  孔圭好文 上律文 解星文 饮七八斗草莱不剪 蛙鸣鼓吹不如
  刘懐珍报萧公马百匹八岁为人所略刘宝赎之教以书书淫 类苑 梁武䇿锦被事见恶懐慰守齐郡 垦田灌溉 著廉吏论 明帝曰刘懐慰若在朝廷不忧无清吏𫝊综群书 沈约任昉以下遗忘皆访之 谓约古樽刋木为鸟兽凿项背以出内酒引魏地中所得齐大夫齐景公犠樽证 榐酒字当作楉 答沈约张仲师长颈王事 酒有千日醉桂阳程卿千里酒至家而醉 著紫荷囊出张安世传 至僧孺撰谱访血脉所因 徐勉以台阁文议委之不要不仕孝弟𬣙张稷辟之挂檄于树 并日而食 无喜愠色
  刘𤩽五岁闻舅孔熙先读管宁传慕之 答髙帝政在孝经
  明僧绍百里奚子孟明后以名为姓 隠者
  庾易不交外物 子黔娄仕齐为编令虎出境肩吾能诗
  刘虬抗节好学 湏得禄便隠之遴八岁属文折臂太守之亨代之遴守南郡 人懐之
  号大南郡中南郡

  梁
  武帝 萧氏讳衍 在齐明帝时屡立战功魏文帝十万奄至衍力战得全 东昏时始安王遥光徐孝嗣江祐萧坦之江祀刘暄六贵争权衍遂宻修战备东昏数诛大臣衍兄懿亦见杀衍举兵奉和帝自雍州既而即帝称梁右取天下事 录用齐宗属十六人二函求直言 擢县令邱仲孚何逺为郡廉能莫不知劝欲厘正雅乐自制四器名通制十二笛冩通声依古
  锺玉律不差 好儒术置五经博士广开馆宇又诏州郡立学 诏定百官班品凡一百九号 髙肇请依周礼造乐器 诏尚书五都职参政要可革用士流乃以刘纳刘显等为之 置孤独园收养穷民上为人孝慈恭俭博学能文阴阳卜筮骑射声律无不精妙冬月四更即起 亲九族优惜朝士右勤俭仁恵等事 上大举伐魏以临川王宏为都督北人谓军容数百年所未有魏攻梁城宏遁 魏进围锺离上命曹景宗韦睿救之为火攻魏大溃 魏北海王颢来奔后上使陈庆之送颢北还自发铚县至洛阳三十二城四十七战所向皆克 颢骄恣又猜庆之颢兵败走庆之乃收老骑结陈而还右北伐事 朝士有犯罪者屈法申之百姓则按之 有老人遮车言肖宏洛口败又奢僣因事免不数月拜司牧 晚年専精佛戒或谋反亦泣宥之由是王侯益横右弛刑事 诏宗庙用牲有累冥道皆以面代 上幸同泰寺设无遮大㑹持法衣行清净大舍为四部大众涅槃经题 中大通六年幸同泰寺讲三慧经是夜浮屠灾诏起十二层浮屠大通元年士大夫竞谈元理不习武事陶𢎞景以诗讽 帝凡三舍身群臣以钱一亿万奉赎右奉佛事贺琛陈牧守贪残风俗侈靡奔竞求进省事息费四事上大怒口授敕书责之 朱异善伺候阿谀用事三十年死尤痛惜之 侯景自东魏叛归西魏未几求内附 上以朱异言封河南王景与东魏战败求贬上以为豫州牧肖介谏不听 东魏求通好傅岐以高澄求和是设间使侯景疑朱异固执宜和景果反景致书临贺王正徳奉为主遂反寿阳 羊侃请据采石袭寿阳朱异以景无渡江之志议遂寝 正徳宻以大船济景渡江遂入宣阳门䧟城 上为景制忧愤成疾饿死右术年用舍倒置至亡国事
  简文帝 立陈霸先谋封侯景受湘东王绎即元帝节度乃进军南康大宝元年 湘东不从太宝之号下令大讨景景败欲登位乃逼帝禅豫章王栋寻弑之而篡
  元帝即绎 诛景即位江陵 侯景之乱州郡大半入魏诏令之行千里而近 侯景之乱梁王察附西魏与帝不相下乃乞兵来伐帝为所执魏杀之江陵九十九州
  敬帝 元帝子也 王僧辨陈霸先定议立之而魏送萧明来主梁僧辩纳之 霸先乃袭杀僧辩黜萧明而奏帝 时大权尽归霸先即篡之为陈
  萧景武帝从弟 令求宁为百城最 刺兖州畏敬如神 军国大事皆与议决
  萧宏武帝令侵魏 魏遗巾帼 钱三亿馀喜 豫章王综著钱愚论
  昭明太子统五岁遍五经 数行并下 便省万机天下称仁 著文选 山水有清音王茂与武帝结兄弟起义前驱东下功第一諌留潘玉儿东昏妃也 莫见惰容 狱无滞囚 清曹景宗従武帝起兵有功 聚敛残横 伐魏魏不敢逼大败魏于淮水 亦蒋帝神之功 去时児女悲归来笳鼓竞借问来路人何如霍去病造字 云我骑快马如龙弦作劈雳声箭如饿䲭叫觉耳后生风鼻头出火今扬州作遗人闭置军中如三日新妇
  夏侯详梁武起兵萧颖胄虑其不肯抑忱妻其子以女而従 湘川城南峻峰起楼台守吴兴 人图象 与湛僧智降魏五十二 城为南豫州 率于镇 帘为夏侯妓衣在豫州七年 有前兄后弟布政优优之歌 妓妾百数賔客常满
  吉士瞻梁武起萧颖胄使士瞻讨不従者 逾四十不得志 后一年得大都 梦鹿皮十一蔡道恭守司州魏攻不克
  邓元起克益州
  李膺谏元起勿检巴西二郡为薄
  冯道振守南梁 怯防勇战 为韦睿前驱断魏连桥败魏 杰御部曲 不言功 俭素堰淮 役一十万人 长九里 堰决数万人死声闻三百里 水怪不可胜名 欲灌寿阳而自损
  昌义之守锺离破魏 所识不过十字寛厚得人死力 居藩吏人安之
  张𢎞䇿谋与武帝合 起兵预为图知无不为 随才荐㧞
  庾域魏围南郑封空仓以安众心
  郑绍叔守江州 督江湖粮无乏 善必称君
  吕僧珍梁武沉竹木于檀溪 僧珍预备橹 败东昏将李居士 宋季雅十万买邻 金钱一千贺生子僧珍 遂陈其才头痛骨大
  沈约劝梁武早定大业 聚书至二万卷撰晋宋齐梁史 四声谱自谓入神
  范云预读秦望山石刻 鬼言有主有相 佐命尽诚
  范镇従刘献 布衣在贵㳺间无愧 不信因果谓人生如树花同发因风而堕有茵席粪溷之异 形神论云舍刀无利使卖论取官已至令仆矣
  韦睿率众赴梁武 䇿皆见用即守江夏 领历阳击魏走之 督众伐魏大胜 于是迁豫州于合肥 勤恤下 无所私 救锺离之围大战魏主王元英杨大眼于邵阳援马仙琕于安陆 拜表致仕 恂恂未尝忤视 慕方石陆贾为人老犹课诸児以学 天下従释独不従风而靡所居必有政绩仁爱士家
  裴邃比还南 征邵阳大破魏 开屯田 千绢受二匹 又僧明以义州入魏攻平之 北伐一日九战大胜 略地至汝颖 不死当大开玉宇深沉 寛明得士心 居身方正
  江淹少随宋建平王景素守南兖州 广陵令辞连淹受金狱中上书言亏名为辱亏形次之即得出 齐高帝辅政召之陈齐高五胜沈攸之五败鹅酒尽文亦办章表皆其制 置使官 并为王俭所驳 九十三篇竟无次序 卿年三十五中书侍郎 中丞独歩 年十三得貂蝉于樵所仕梁 梦张景阳求还锦郭璞求还莑
  任昉孝友 八岁能文 文才见重当时 为王俭主簿梁武记室 守义兴出俸米活饥民三千禁不举子 守新安尤清洁 徒行就路决讼卒无以敛遗言不许以新安一物还都 无宅
  室 平生好交四子流离莫收恤者刘孝标为著广绝交论交势交贿交谈交量交穷
  王僧孺㓜闻孝经言忠孝愿尝读 不先尝李 佣书养母写毕讽诵亦了 守南海不贪舶物
  答金元起砭石 引驺清道感鬻布时 改定百家谱

  傅昭咸七世孙 袁觊来读书自若 安成郡府鬼去 喂□门侧 去槛阱 不封宻岩 却栗下绡 学府埋子妇家牛肉
  孔休源范云食其赤饭蒸鱼沈约虚襟引接 累佐名藩甚得人誉 晋安王别设一榻曰孔长史坐 定立晋安王公卿珥貂插笔奏决于休源
  江革不为魏人执笔 后还行㑹稽事 百城震恐 西陵岸取石十馀片寔其舸
  徐勉事梁武 文积客满 应对如流 手不停笔斥虞皓止谈风月 闻九品为十八班自是贪冒者进 焚藁 撰五礼 俸禄分亲戚 遗子孙以清白 为书戒子
  许懋十日授诗晚覆讲听者数十百人 撰风雅比兴十五卷 经史笥 谏封禅㑹稽遂停陈伯之叛入魏还梁旧为劫盗
  陈庆之送豫章王击破魏兵六千 降魏豫州刺史李宪据其城 涡阳与魏相持数十百战大胜之置西徐州 送元颢比还自铚县至洛阳十四旬平三十二城四十七战皆克 元颢不道而败庆之为沙门间行归 开縁淮田 善抚士 俭素
  贺玚撰五经义 教授三千人硕学 受赇赂参礼仪帝与语常移晷 启时政被敇责朱异多艺 沈约戏其不廉 居权要三十年 纳降误国见武帝事中
  顾恊和六世孙 三十五岁帝叹其老 蔬食布衣冬寒或欲解襦与之惮其清严不敢徐摛为文不拘旧体 外兄周舍荐其文行 应对明敏辞义可观 侯景之变独侍立不动徐陵天上石麒麟 除中丞朝廷肃然 论滥官举吴明彻为将克淮南数十州 俸与亲族王僧辩学渉该慱 平侯景 平湘贼陆纳纳贞阳侯明 陈武帝霸先袭杀之
  羊侃自魏南归 以力闻用二十石弓马上下石执大十围石人相击折树梢长二丈四 御侯景义不顾子 寛厚客延烧七十馀艘金帛不可数计侃不挂意 家 豪侈女乐甚盛
  江子一统七世孙 未尝造姑夫朱异之门侯景乱 子一及弟子四子五皆死之胡僧祐入北又归梁 援王僧辩谓子玘开朱白二门 禽任约景遂遁 鼓吹自娱阴铿终日酣饮而执爵者不知味非人情也 侯景之乱行触救之得先
  王琳讨侯景功与杜龛皆第一 陈武受禅琳以野猪舰起义吴明彻攻杀之 忠义诚信张彪用王僧辩同立贞阳侯不克 陈霸先败之㑹稽 惟与一大黄仓入若耶山见杀
  后梁
  宣帝萧察也 乞兵西魏以代元帝 乃即位江陵魏资以荆州之地为附庸大序元年即梁敬帝绍泰元年 安于俭素虽多猜忌而抚将士有恩以封疆逼隘干戈日用不得志而殂八年即陈大嘉三年 明帝入朝周主于邺天保十二年即陈宣大建九年隋纳帝女为晋王妃由是罢江陵总管帝始得专制其国天保十七年陈大建十四年 帝孝慈俭约境内安之终二十三年莒人琮立广运六年陈侈生至徳四年隋召父朝废其国为莒公二年后主祯明元年
  
  武帝 陈氏讳霸先 与王僧辩讨侯景平之 梁江陵不守僧辩迎立萧渊明霸先袭杀僧辩立敬帝北齐任约渡江据姑孰霸先袭破之 又遣萧轨等来伐霸先攻破之获轨等受梁禅永定元年 时政事皆由中书省置二十馀局摠国机要尚书听受而已大荘严寺舍身立三年 上临戎制胜英谋独运而政寛简性俭素
  文帝 明察俭约 每夜刺闺取外事分判者前后相续𠡠更籖投阶上令有声 崇尚儒术爱悦大义恭俭行已勤劳济物制度𢎞逺有前哲之风至于临下明察有永平之政矣
  废帝 临海王立二年宣帝废之
  宣帝 谋伐齐惟吴明彻决策请行乃以明彻为都督攻寿阳克之禽王琳等诏以寿阳复为豫州 帝闻周灭齐欲争徐兖诏吴明彻都督伐之兵败为周所执及将士皆不反十年吕梁之败明年周将梁士彦克寿阳又克霍州南北兖晋三州及旴台等九郡民自㧞向建邺周又克谯北徐二州自是淮南尽归于周一十三年隋文帝立明年帝崩 帝徳不逮文智不及武志大不已江左日蹙赞云
  后主叔宝 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穷极耳目以官人袁大舍等为女学士 江总为宰总不亲政务与孔范王瑳等十人号狎客与八妇人赋诗罚酒有玉树后庭花临春乐等曲 上恶闻过失每有恶事孔范必曲为文饰称美 沈客卿以府库空奏不问士庶并责闗市之征所入过常格数十倍 孔范言诸将匹夫敌耳有过即夺其兵分配文吏由是文武解体隋来伐江濵镇戍继闻施文庆沈客卿并抑而不
  言及临江上曰王气在此彼何为者耶孔范亦谓长江天堑古以为限隔南北縦酒奏妓赋诗不绝 隋军据姑孰帝醉不知隋军入城帝入井以避见执及孔张二贵人隋文帝曰此败将作诗工夫何如思安时事杜僧明事卢安兴与兄天合起兵杀萧映 陈武禽之以为主帅 征交趾讨元景仲入援建康侯景 斩兰裕 破蔡路养走李迁 平侯景 援荆州
  周文育与杜僧明同起 僧明之战文育同之又破徐嗣徽 平萧勃 为熊昙朗所害侯瑱本事王僧辩 陈氏立瑱据中流甚强未肯入朝 文帝即位 败王琳于芜湖侯安都従陈武帝攻蔡路养李迁仕侯景 御北齐 为王琳所囚得脱 立文帝欧阳顾为萧勃前军周文育禽之 武帝以镇岭南尽有越地 督交广十九州有声南士淳于量外交王琳而遣使陈武吴明彻北侵量讃之
  章昭逹平王琳 定闽陈宝应 定广欧阳约
  吴明彻决䇿北征 鼓禽王琳 及周灭齐陈宣诏令北侵 同竖木以铁锁贯车轮过断船路明彻降以忧卒于长安
  𫝊縡施文庆等譛之下狱縡上书极谏 后主问能改否曰臣面可改心不可改遂赐死狱中章华吴兴布衣 上书极諌后主即日斩之
  顾野王无所不通 宣城王为扬州野王及 王褒为賔客 野王画古贤褒书赞称二绝姚察六岁诵书万馀言 不好戏弄
  循吏传
  吉翰欲活罪囚翰入闗呈其事即命左右收典籖付狱代之
  杜慧度守交州 斩卢循威恵 私禄振给
  傅琰山阴破鸡见粟及鞭团丝见铁屑 治县谱
  王沉居禄日贫
  邱寂之吴兴西曺 不为刺史王彧夜开门
  沈㠝之丹徒令 以清获罪云无以奉赤衣诸贤
  傅翙琰子 刘𤣥明谓曰作县 食一升饭而莫饮酒 冬至放死囚还家如期而反虞愿谓宋明湘宫寺是百姓卖児贴妇佛若有知当悲哭 又言棋尧以教丹朱非人主宜好 守晋安见越王石
  沈瑀建徳令 种桑柿梨枣栗 馀姚令大姓虞氏千馀家非讼无所通 县南豪族老者为石显仓监 县吏侈靡令芒𪨗粗布侍立终日 尝鬻瓦器
  孙谦齐初钱唐令 不受遗 后事梁平生历二县五郡所在廉洁
  何逺所食干鱼 清公天下第一 得一妄语谢卿一缣 为武康令太守王彬至换水而已送之斗酒只鸡 自县守近畿宣城 居官所过若营家 与贵贱书抗礼如一俸代贫者租
  郭祖深与亲上封事二十九条諌帝溺情内教授守南津令行禁止 威振逺近长江削清儒林传
  伏曼容非何晏疑易九事 与袁粲为一台二妙上封事劝齐封禅 子⿰孙挺三世教齐何佟之少好三礼 国家礼多取决性好洁日十数洗涤名水淫
  严真之兼五经博士 登讲五馆诸生千馀人毕至 主修凶礼
  司马筠克明三礼
  崔灵恩自魏归梁 尤精三礼三传 合浑盖
  郑灼礼学 䟽食讲授
  贺徳基世传礼学 游都下贫白马寺逢妇人赠白纶巾
  文学传
  丘灵鞠文名甚盛 入齐颇减 蓬髪㢮縦 王俭谓仕宦不进才亦退矣 子迟能诗丘仲孚少好学以中宵锺为限 拒王敬则有功 山阴号神明
  檀超著史与王俭忤
  熊襄著史称河洛金匮
  吴迈逺自夸曹子建何足道
  卞彬上虞令脱情投太守孟𫖮去 忤髙帝不得仕进著蚤虱虾蟆等赋指斥
  祖冲之本宋人 稽古有机思 元嘉中何承天所制历比古十一家为宻冲之以为萧踈更造新法 指南车 欹器 效木牛流马造一器不因风水施械自运 千里船自行 子桓之亦有巧思诣微时雷霆不能入悎志莭慷慨有文武才侯景乱死之
  刘昭注范晔后汉书
  锺嵘諌齐明亲细务
  周兴嗣善属文 次羲之书千字为文
  刘𢣢撰文心雕龙五十篇负之沈约车前以自达
  纪少瑜梦陆倕授青镂管茟
  何思澄父敬叔长成令夏节受饷得米二千斛他物称是以代租 思澄卢山诗华林遍略孝义传
  郭世通㑹稽人 至孝 还误钱 改独枫为孝行里 子原平贵买墓前田
  邱冠先能杀我者蠕蠕也不能以天子使拜夷狄者我也 子雄不受钱布
  吉朌欲代父死囚梁武敕蔡法度胁诱皆不动丹阳令王志欲荐之曰因父买名一何甚辱殷不害事母养小弟勤剧无所不至 十七为梁廷尉平政事餙儒术 赐母蔡锦裙隠逸传
  陶潜侃曽孙 五柳先生传自况 州祭酒不堪吏职而归 檀道济馈梁肉麾去之 为彭泽令送一人力绐其子 公田尽种秫妻子请以五十亩种粳 郡遣督邮至县吏白束带见曰不为五斗米折腰赋归去来 颜延之留二万钱悉送酒家菊丛坐久王𢎞酒至 素琴 我醉欲眠 葛巾漉酒 自以晋世宰辅家卑屈后代自宋兴不复肯仕 义熙以前文章明书晋年 永初以后惟甲子 书成子云羲皇上人及兄弟之义 夫耕妻锄跃志趣亦同世号靖节先生
  宗少文宋武辟不就 山水忘归金石弄欲令众山皆响
  孔淳之人外逰逃禄
  周续之五经 晚事慧逺与陶潜名三隠
  雷次宗事慧逺昭隠馆
  顾欢倚壁所书 夕燃松节 著夷夏论
  戴颙受琴于父逵为新声变曲逵善为佛像颙亦参焉
  陶𢎞景青云白日不觉为逺 中茅山立馆号华阳陶隠居 以永明十年挂冠神武门 永元初更筑三层楼自处其上 特受松风 梁武毎咨之山中宰相 浑天象算汉历后天二日十一刻 隠居四十年历宋齐梁 有僧宝志虽剃髪而尝冠衣纳袍知人祸福附传后
  马枢覧二万卷 隠茅山 能视暗中物
  恩幸传
  戴法兴戴颙子三儿敌陈戴三千万 孝武时与巢尚之戴明宝门如市后赐死
  阮佃夫诸暨人 明帝时与王道隆杨运夫皆权亚人主废帝时权任转重后赐死
  茹法亮与吕元度吕元显并以奸謟事武帝大纳贿赂 势倾天下 吕临海人
  茹法珍东昏时左右应𠡠捉刀之徒并専国命号刀敕 梁武悉诛之号诸鬼
  陆验 徐𬴊事武帝并苛刻与朱异名三蠹
  司马申事元帝好譛杀武帝解体以覆灭 尽寝乌啄其口流血
  孔范后主时与江总号狎客 五言诗曲为文餙 隋兵至奏不能飞度
  夷貊传
  海南 狮子国献玉像
  林邑国古越裳界汉曰南郡象材县也伏波铜柱在焉 金山吉 具树 沉香
  中天竺即身毒 临大江名新陶源出昆仑分五总名恒水水有真塩 出犀象火齐天竺迦毗黎国事佛
  沙门慧琳突文使参权要孔𫖮谓黒衣宰相
  东夷 髙勾丽在辽东千里
  百济三韩国马韩五十四国百济其一后并其馀 马韩 便韩弁韩
  新罗 倭 扶桑东二万里叶似桑仞如笋实如梨皮为布为锦
  西戎 河南王鲜卑 青海龙种
  古今纪要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