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紀要 (四庫全書本)/卷1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 古今紀要 卷十一 卷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十一
  宋 黄震 撰
  
  元宗 相姚崇元年相四年罷勵精為治毎事訪之 制選京官及都督刺史有才識政迹者更迭出入永為定式汰僧尼萬三千人 罷員外檢校官 罷兩京織錦坊修常平法 尊禮師傅 召試縣令帝濟第一 焚錦
  繡珠玉 出宮人 相宋璟四年相八年罷務得人百官稱職刑賞無私 犯顔敢諫曲意從之 非祕宻皆令對仗 編校羣書 奏死罪止二十四人十八年 分天下十五道置採訪使六條括察 懐州樂工衣繡立以刺史為散官右開元以前好處 開元元年髙力士為監門將異時林甫祿山之見用乃力士為之階 開元元年觀燈大酺二年置左右教坊棃園弟子異時楊妃之進燕安驕侈即此心為之兆 二年薛訥黄門三品將共擊契丹異時邉功之興即此念為之先姚崇諫不聽 開元九年宇文融為括田使異時韋堅楊慎矜王鉷楊國忠之聚歛皆祖宇文者也右末年之亂基於開元 髙力士用宦官始盛四方表奏先呈力士小者即决之勢傾中外時楊思勗亦用事 張説募壯士宿衛兵農始分十一年選府及白丁十二萬名長宿衛十二年更名勁騎分六番至天寳八年府兵壊無可交勁騎亦變矣應募者皆市井無頼子弟精兵聚西北 置十節度藩鎮始成天寳元年 初唐邉帥不乆任兼統至開元中始久任兼統至天寳六載邉帥盡用胡人勢始偏重 裴光庭用循資格而官人之法壞無問賢愚限年躡級 王君㚟大破吐蕃而邉功之念熾以符瑞取媚為相 初王璵以祠祭為御史時開元二十五年也 姚崇開元二年表賀太陽不食事已兆矣 罷九齡相林甫而人主之徳衰林甫以仗馬諭諌官而諫諍之路絶居相位十九年養成天下之亂而上不知殺太子瑛光王琚鄂王瑶 忌儒臣為節鎮入相擢用蕃將安祿山等專兵柄 楊國忠激禄山速反上幸蜀禄山䧟京師上發馬嵬父老説太子興復右末年亂天下事
  太子即位于靈武是為肅宗
  姚宋相繼為相 崇善應變成務璟善守法持正志操不同而恊心輔佐使賦役寛平刑罰清省百姓富庶與房杜並稱 毎進見上輙為起去則臨軒送之 胡管見謂崇説善迎合故罷而復用璟頲介然守正故斥而不復姚非宋比必張九齡乃可與璟同日語 上將幸東都太廟屋壊璟謂天戒崇謂符堅故殿木蠧壊與行㑹宜遷神主於太極殿行幸以免輸餉之勞胡氏謂其逢君
  姚崇字元之 元宗獵新豐宻詔咨天下事欲相之以十事與帝約政先仁恕 不倖邉功 行法自近 宦竪與政 絶貢獻 戚屬任臺省 接大臣以禮 容直言 絶佛道營造 謹外戚帝曰朕能行之翌日相 張説忌其入屢間之帝知之遂召崇 序郎吏帝不顧曰崇不能而煩我耶由是進賢退不肖而天下治 裁决專任病痁移告事必令乾曜就咨又使寓四方館以自近乾曜稱㫖上必曰此必崇謀不稱㫖則曰與崇謀未 此皆其得君之專 上勵精為治每訪之應答如響 請抑權倖愛爵賞納諫諍却貢獻不與羣臣褻狎 吏事明敏三為宰相皆兼兵部屯戍士馬無不嘿記 尤長吏道處决無淹思 汰僧尼萬三千人 力請捕蝗十四萬石 擢李偽以哭興王新此皆其輔治之才 相武氏以不從易之私請黜 與柬之謀誅二張 后遷上陽獨流涕曰違舊主而泣人臣終節 五王被害獨免相睿宗與璟貶太平公主 此皆其素履之正無居第寓居罔極寺 遺戒厚葬戒造經像追福皆其好處 懲逺官後争競先折貨産 營减趙誨受夷人賕罪帝不恱遂引宋璟自代此過小而功大 賀日不食 賀武后鼎銘䜟語 曵踵出張説 揣上意言二子于魏知古卒罷之 忌劉幽求流之 崔沔將劾其子薦為著作奪其權此皆其失處少尚氣能文
  盧懐慎陳時政乞乆任省官勿用贓廢 東都掌選奉身具止一布囊 疾亟薦宋璟李傑李朝隠盧從愿執别璟從愿謂上享國乆稍倦勤將有憸人乗間 自以才不及姚宋政事權而不專嘗以事積不决以謝上曰天下事委崇以卿雅鎮浮俗耳 史稱伴食宰相温公取其不𡝭嫉同心濟太平 清簡 祿賜隨散妻子飢寒既薨家無餘蓄惟老蒼頭自鬻請辦䘮事
  宋璟姚崇薦自代自廣州都督召上使内侍楊思勗迎之不與交言上嗟嘆 犯顔正諌上甚敬憚不合意亦曲從之 上在蜀時言崇在賊不足滅至論璟則曰彼賣直以取名耳林甫傳無負罪者妄訴不已付御史臺治優人作魃戲譖之上以為然 蕭隠之括江淮惡錢急上并罷璟頲而弛錢禁八年 是得君不如崇 為相務清刑政人皆稱職 官吏務擇人隨才授任百官稱職刑賞無私綱目恐好事者生心徼倖抑郝靈荃禽突厥黙啜功 墨勅與王仁琛五品官乞下吏部 寜王憲奏與薛嗣先官亦乞下吏部 幸東都諌以道不治罪李朝隠 諌后父王仁皎墳過制 日食布素服錄囚賑䘏璟曰止女謁放䜛夫此為修徳囹圄不擾兵甲不瀆此為修刑 不為皇子别擇美名佳色 張嘉貞閲堂案見其危言切議失聲嘆息 此皆其輔治之忠 勸張説辨證易之獄 為御史中丞固請下張昌宗獄武后釋之璟曰吾悔不先碎豎子首 卿呼易之斥鄭善果君非具家奴何郎之云 易之等常欲出之又欲刺之 中宗復辟叱武三思就第 韋月將告三思亂宫掖幾死力争之 刺貝州不為三思歛封殖守杭相二州清毅 承鄭愔後為吏部銓總平允 與姚崇白出公主諸王貶 教廣人陶瓦竹堵 廣人立遺愛碑乞停之 二十年請致仕賜全祿退居 此是立身事君終身無玷處
  蘇頲瓌子 覆來俊臣寃獄 元宗平内難詔書填委思若湧泉 知制誥給政事食自頲始 再諌親征吐蕃 與宋璟同相頲能推其長璟有未及輙助成之二人相得甚歡 璟嘗謂獻可替否事至即斷盡公不私則頲又過其父 㢘儉 俸散親戚 文章與張說號燕許大手頲許公也帝愛其文詔令自此錄副
  張說諌武后乆留三陽宫避暑 諫發寒胡戯此戱遂絶 易之使同誣魏元忠說辨其誣 中宗時不肯起復時以奪服為榮 睿宗時决譙王重福獄一日而罪人得 此元宗以前素履好處因術家謀動東宫獨請以太子監國 既即位知太平懐逆以佩刀獻帝二事有功於元宗㝡大王晙誅河曲降虜九姓疑懼犯其帳慰安之 破黨頃置麟州安𦍑衆 朔方大使徙河曲殘胡於唐鄧 置鎮兵二十萬舊六十萬 右方面之功以衛兵弱旬日募勇强士十三萬後為彍騎兵農之分始此 以倡封禪議上改麗正書院為集賢而以為學士 東封引所厚為執事官使超階上欲相姚崇使趙彦昭彈之又使姜皎言其可為河東總管上曰此張説之意即召相崇 沮宇
  文融括田議雖正亦出忌心 又薄崔隠甫無文沮融銓法融遂與隠甫李林甫劾其過惡髙力士往觀為解於上得善罷   右為相時事 初相帝欲事吐蕃説請講  息王君㚟計用破吐蕃青海西説又料必敗後𤓰州失守君㚟死而復相以此知其才於方面尤長 敦氣節 推薦後進 於君臣朋友大義甚篤 引天下知名士佐佑王化粉澤典章成一王法 尊經開館修太宗之政皆説倡之 右好處 以貞觀顯慶禮不同請討論刪改五禮 雖罷政亦兼文史之任大事訪之 齊藳軍中論譔國史 朝廷大述作多出其手 帝為文使視草 為文屬思精壯長於碑誌 與蘇頲號燕許大手 右文章 有才智而好賄好面折人 姚崇出之候蘇瓌忌日獻詩於頲獲遷 與帝東宫時袐謀甚衆 東封刻頌泰山夸成功 改政事堂為中書門下列五房其後子汙祿山敗
  源乾曜治京師寛簡 詔捕仗内白鷹因自劾 為相出二子補外由是公卿子弟皆出補外堂封之始 清謹 相十年未嘗廷議可否唯唯聯署 以寛平鮮悔吝 贊宇文融括户 不欲封禪與張説不合
  薛訥仁貴子 沈勇 臨大事益壯 與來俊臣争以義倉粟償息錢 元宗講武召之軍門不可入 奏復置營州上亦欲討契丹因相之使將兵徃擊 當暑出師大敗削官 白衣攝羽林 吐蕃冦臨洮大破之武街 凉州總管討突厥 開元中大臣自節度為相者訥元振嘉貞王晙張説蕭嵩杜暹李適之
  郭元振將復鎮朔方未行元年冬以講武軍容不整將斬之張説劉幽求諌有大功流新州詳見睿宗
  張嘉貞御史張循憲使河東見其條析洗然請以官讓 武后召見因請上簾  兵部功狀盈几不閲旬廷無稽牒 或告其弟反不實元宗將坐之嘉貞辭以恐塞言路 上許為相曰乞及臣未衰 宋璟罷欲用之忘其名夜半閲表疏得之即拜相 敏於裁遣然彊躁不裕 王鈞為治第以贓閫斃之以滅言 希權幸意杖姜皎至死又欲杖裴伷張說責之曰宰相時來則為若貴臣盡杖正恐及吾輩 以弟贓出銜張說曰中書令幸二員何相廹 不立田園 性簡疏 子延賞
  王晙多邉功 魏元忠朔方失利劾副將晙在朝争之 後二張誣元忠獨辨之 桂州開屯田省漕運 破吐蕃於洮水 諌徙突厥降者于河曲乞遷之淮右未幾虜果叛因敕晙討之 𨁂趺等部弓突厥内擾敗之 蘭池胡反陷六州與郭知運平之 元宗以宫人賜獨不受曰事君猶事父詎有常近闈掖而臣子敢當者乎 代張説鎮朔方 節義有古人風 吏人畏愛
  李元紘本姓丙髙祖賜姓 太平公主與民争碾磑元紘判與民曰南山可移 毁三輔渠磑决以溉田 請勒張説就館脩史 以清儉著故相當國不治宅第 相開元務抑奔競 父道廣相武后再世清節
  杜暹五世同居暹尤孝謹 弟婺州參軍贐紙萬畨受其百 使突厥埋遺金於其帳下 守邉四年撫練勤勵夷夏所樂 公清勤約 終身不通朋友饋遺 所少學術當時議論時失淺薄 與元紘議事異同互相奏列貶
  蕭嵩姚崇知其逺到 王君㚟敗河隴邉患代鎮河西大破吐蕃進中書令亦遥領   在公謹宻莫見其際 薦韓休並相 休峭正不相假力求退曰未厭得以乞身 薦牛仙客 林甫忌之請老□一 壽考冨貴優游自恰 紫帉包賜黄柑
  裴光庭行儉子 靜嘿寡交以職業稱議者方推之東封議守邉 勸張説召諸蕃赴行在突厥果朝 續春秋經傳不就 為相不禳星變曰使禍可禳而去則福可祝而來 為循資格庸愚者謂之聖書宋璟争之 任主事閻麟之光庭首覈之
  宇文融明辨長吏治 開元初户版刓隠詭脫繇賦豪弱相并州縣莫能制建議收匿户羡田上以覆田勸農為使 奏慕容琦等二十九人為判官假御史分按州縣括沒户八千萬田稱之嵗羡錢數百萬惟楊瑒以為籍外取税坐左遷 馳傳行天下事無巨細先上勸農使 常平倉權發歛張說惡融毎建明必争之張九齡謂其卞給不可忽説又沮其分十銓事融劾罷説 上疾其黨
  亦出融魏州 懇九河故地為田工役紛然而無成 為相薦宋璟裴耀卿許景先時稱知人 性卞急 神用警敏應對如響 諷御史劾信安王帝怒罷相錢穀曰此不治 相凡百日 國用不足帝讓裴光廷等 光廷等忌之用再被貶死侈上心 百姓愁恐 有司失職皆始融 自此言利得幸者相接 時韋堅楊慎矜王鉷楊國忠皆以聚歛貴盛
  裴耀卿東封守濟州上書云重擾則不可告成 科歛均省為東州最 為相領轉運置河隂集津三門倉引天下租三年積七百萬石省運費三千萬緡 言刺史縣令不當杖辱 見葢嘉運驕夸知經畧吐蕃必無功
  韓休為相直方不務進趨天下翕然 帝將放萬年尉休請先治金吾程伯獻 祊蕭嵩以休柔易故薦代光廷休臨事或折正嵩 峭鯁 時政得失言之必盡 帝獵張樂稍過休疏已至 帝引鑑謂吾瘠天下肥 蕭嵩毎順㫖或退思不安寢休訐直退思天下寢必安 子滉
  張九齡言元宗五年未郊 重守令 吏部資格之弊 張説通譜謂後出詞人之冠說文人故惟以文知之 諌說引兩省吏胥及所親為東封執事 又諌其沮宇文融建議 代説集賢學士為相二十年 乞廢循資格復十道採訪 諌廢三子斥武恵妃遣通意㫖 諌以宰相賞張守珪斬突厥功 上千秋金鏡錄 諌牛仙客為尚書勸 諌相林甫 仙客林甫相而九齡罷周子諌劾仙客坐舉非其人貶荆州長史卒 諤諤有大臣節 帝稍怠政議論必極言得失 所引皆正人 祿山以范陽編校入奏知必反及討奚契丹敗張守珪執如京師又力請誅之 帝毎用人必言風度能如九齡乎是帝亦未嘗不知之在蜀思其言遣祭韶州 天下稱曲江公 請不禁鑄錢事為耀卿所非 起復為相一事㝡失孫仲方事穆敬宗 確正有風節 劾吉甫不實斥 挾怨駁吉甫諡世不直其言 卒不顯
  自帝即位姚崇尚通宋璟尚法嘉貞尚吏張說尚文元紘杜暹尚儉韓休九齡尚直各其所長也九齡得罪朝廷之士容身保位無復直言林甫善養君欲深居燕適沈蠱衽席而主徳衰矣
  牛仙客本鶉觚縣小吏 蕭嵩在河西委以軍政清勤接士大夫以信嵩相薦之 河西嗇用倉庫鉅萬器械犀鋭帝悅欲以為尚書張九齡持不可林甫稱之故仙客用而九齡罷 為相與時浮沈錫與緘封不敢用 百司諮决無處可髙力士謂其胥吏非宰相器帝怒 卒於位
  李林甫宗室 奸臣傳 宇文融為中丞引同列吏部放寜王私謁十人繼其一示公 願䕶夀王為萬嵗計以結武恵妃 又與髙力士共謀繼光廷相而上自用韓休因結休而休薦有宰相才 帝還東都耀卿以農塲未畢林甫謂若妨農赦所過租可也 九齡諌以仙客為尚書謂天子用人何不可 九齡争廢太子謂天子家事何與外人 未幾罷九齡耀卿相之而卒用其言殺三子 徐嶠賀刑措遂封晋國公 媚事左右迎合上意以固寵 如餉遺左右 恩寵莫比 杜絶言路掩蔽聰明以成其奸 如斥杜暹下邽令而戒其餘以立仗馬言路遂絶 賀野無遺言 妬賢嫉能排逐勝己以保其位 如上愛盧絢醖藉紿使請老 上問嚴挺之安在紿使稱疾 上重裴寛紿裴敦復奏貶之 屢起大獄誅逐貴臣以張其勢 如逐九齡適之誅楊慎矜張瑄盧幼臨栁升 偃月堂思中傷 口蜜腹劒 揣上意贊立夀王而上意不在夀王計絀數䜛太子亦不行是奸計亦有時而窮 忌儒臣積邉勞入相擢祿山仙芝哥舒翰為大將而祿山得專三道勁兵十四年不徙 國忠為御史林甫薄其材孱又以貴妃故善之國忠貴盛交惡憂懣死為相十九年天寳十二載卒於位國忠諷祿山暴其短斵棺籍家所謂禍生所忽 子岫泣言禍至曰勢已然可奈何 憂刺客先驅百歩金吾清道 所居複壁甃石一夕再徙 是亦自知其必及禍
  陳希烈奸臣傳 博學尤深黄老 繼褚無量元行冲講禁中 助帝譔述 神降謂老子告錫靈符因講南華真經希帝旨 林甫以其柔佞引為相 寵與林甫侔 林甫隂詭亦所左右 失職忽忽不樂 安祿山盗京師與達奚珣相之
  李適之宗室 河南尹不苛細 作月陂免穀洛水患 喜賔客飲酒斗餘不亂夜宴晝决事案無留辭 代仙客相 林甫與争權紿使言華山金可採 卒為所搆
  唐宗室為相者九人適之相元宗峴相肅代勉相肅徳夷簡相憲宗石相文宗福相宣僖回相武宗皆稱職號賢相惟程相敬文無所發明林甫姦諛幾亂天下 按李麟相肅宗亦宗室則不止九人
  楊國忠太真從祖兄 張易之甥 飲博無檢 通虢國夫人裒其資一日盡 蜀豪鮮于仲通資給之薦之節度章兼瓊 得蜀貨百萬至長安以摴蒱進專主蒲簿計帝恱謂度支才 可危太子者先林甫意陷之 虢國居中帝好惡必知一年領十五餘使 請出積變輕齎又悉義倉丁租地課易布帛禁藏如山 以吉温謀奪林甫政匿鮮于仲通南詔之敗 林甫死遂相 唱注一日畢以夸神明自是資格紛謬 就第唱補令希烈給事中隅坐在旁曰已過門下矣 領四十餘使度支吏部署一字亦不能盡故吏得輕重大雨敗稼擇善禾以進扶風太守房琯以言灾劾遂無敢以水旱聞 達奚珣擢其子髙第 使劒南李宓以十萬擊南詔閤羅鳯大敗河西更以捷間 一再興師凡失驍卒二十萬天下寃之 暴發祿山反狀祿山上書自陳條大罪二十國忠又激怒使反以自信其説故祿山反以國忠為名上幸蜀次馬嵬陳元禮殺之争噉其肉 四子皆死
  韋見素銓叙平允 國忠以易制薦代陳希烈為相禄山請以蕃將易漢將因與國忠言其必反 元宗使歸輔肅宗肅宗以由國忠進禮遇獨減 星犯昴知祿山死日月 兩京平使迎上皇子諤勸誅楊妃勸幸蜀 諤子顗裴垍等五舊交為相朝廷典章多咨之著易緼解顗子維内江
  令民刻頌為户部善裁剖與宋之問善詩稱二妙䋲長文辭撫宗屬舉孝廉以母老不仕 維子虚心大理据正不撓 虚舟守洪魏有治名 號 官家
  崔圎 房琯 崔渙皆幸蜀道中相之 詳見肅宗
  諸臣楊瑒麟游令拒竇懐貞曰所論者民寃位髙下何取韋后表民二十二為下及敗諌有司追其課奏崔日知先劾李傑 抗議宇文融撿脫户餘口不便 祭酒表用諸儒皆有名 言明經不質
  大義乃取年頭月尾孤經絶句因詔三傳儀禮出身者不任散官 言考功嵗限明經進士百人而流外諸色仕者嵗二千 莭古禮作冠昏䘮祭禮 止立碑曰徒作後人矴石
  崔隠甫洛陽令請禁中出梨園子弟胡雛殺之 為御史大夫使自監察御史而下事皆承諮多得劾正威名赫然 校外官嵗考一日訖 張說輕其不文與林甫暴其過罷之 不謟仙客不得相
  李尚隠方嚴 劾催鄭典選附勢斥之 雪李師旦獄二百餘家元宗時 治王旭奸贓 治浮屠妖妄 治司農吏隠錢穀 三為御史不以殘摯失名 處事分明不苛宻 以循吏終始
  崔沔覆試第一 性舒遲進止雍如 當官不屈為御史請發太倉及范囿鳥獸所給賑貧乏將劾姚崇子招賄盧懐謹姻家弄法崇等薦為著作以奪其權 中書侍郎雖貳宰相舊惟充位沔謂當上下相維毎事多異同張說出之 議宗廟籩豆姨舅服紀 朝廷疑議皆咨之 祿廩散宗族
  裴寛漼從祖弟 瘞餉鹿刺史韋詵妻之 為宇文江東覆田判官 議忌日享廟用樂曰廟尊忌卑則作樂 蒲州乆旱入境即雨 河南大治不附權貴 鎮范陽夷夏感附三年祿山代之林甫恐其相以計貶之 兄弟八人皆擢明經治第八院相對擊鼓㑹飯 政清簡人冀其相
  崔琳與髙仲舒同為中書舍人 宋璟親禮之嘗曰古事問仲舒今事問琳 與弟珪瑶俱列棨㦸號三㦸崔家 元宗金瓶覆名 以族大不敢用為相 一床置笏猶重積其上
  韓琬舉茂才刺史行鄉飲餞之 上疏言政尚法不尚徳之弊 則天中賦絹非時移檄罷督乃奏聞
  韋陟禮部取人許自通所工先就其能試之 吏部銓綜公平 任威嚴 簡貴傲視同僚然道誼合者雖布衣與均 林甫出之怏怏毁廉隅餉權俸以自結 國忠以其有文雅名恐入相發其饋遺事貶之 國忠脅死之共説其遁去陟曰命當爾其敢逃刑 肅宗使招諭永王 重其名欲相之以後至疑不用 新進者望風憚之言其驕倨不得志卒 多縱 毎食庖中所棄猶不減萬錢 襲封郇公 自謂書陟字若五朶雲人號郇公五雲體 家法嚴整議籩豆議服紀
  盧從愿事睿宗典選六年以平允聞 髙宗時吏部稱職者裴行儉馬載至是李朝隠與從愿開元中豫州課第一 不肯以括田户功為上考宇文白其殖産號多田翁以此不得相
  李朝隠諫誅五王忤㫖貶 執罷斜封官千四百成安公主奪民田不酬直杖其奴權豪歛伏元宗擢尹河南政嚴清 杖太子舅之奴 以裴景先裴寂之後争丐賍之死 開元典銓 及
  為御史大夫所引惟細務天下失望
  王邱童子 獨屬文 修潔 入仕嵗數百邱考功覈實才登科纔百 采錄精明無比挺之席豫亦出其下 守懐州清嚴 蕭嵩引當國固辭而盛推韓休休秉政薦為御史大夫 訥言奏白帝多不喜 清約不通饋遺
  嚴挺之名浚 諌觀燈大酺 貢舉平允 宻啟王毛仲之奸 濮汴二州威嚴 左丞知吏部選謂蕭炅伏獵侍郎 九齡欲引輔政使謁林甫凡三年非公事不造 上欲用之林甫紿使稱疾去之 溺佛 衰服送浮屠䘮亦自塟於其塔 子武貪暴 詳見代宗
  席豫太平公主將表為諌官恥之遁去 考功進絀清明 典選六年號知人 清直畏謹 與子弟屬吏亦不草書曰細不謹况大事耶 屬和㝡工
  許景先宋璟蘇頲擇為御史 文得中和之氣 帝自擇為刺史
  潘好禮卧馬下諌邠王獵 清廉 苛細博學脩整 試子不通經械而徇之
  齊澣請抑諸武迎太子 蒲州司法争父子俱論死為姚崇給事中稱解事舍人大政必咨之諷崇年老宜退 勸舉宋璟自代 荅崇不如璟又謂崇不如管晏可謂救時之相 汴州浩繁惟倪若水與澣以清敏聞 東封車騎彌數十里澣為長棚帟幕聮亘上食 請去王毛仲而自不宻貶 潤州避𤓰步洲徙漕渠達楊子 倚髙力士得為兩道採訪興利以中天子意裒貨財遺貴倖 林甫惡其行擠之守平陽以黄老清淨為治
  倪若水御史課第一 汴州政清浄興學教化大行諌農時捕鵁鶄 謂班景倩入為大理卿若登仙恨不得為騶僕
  苗晉卿林甫專政委以銓事 厚元載相肅代 詳見肅宗相類
  崔光逺元宗西狩留尹京兆 懼祿山奔靈武 復回京兆賊避其鋒 見肅宗
  于休烈志寜曽孫 善文章 諫以文籍與吐蕃裴光廷曰休烈但見情偽變詐於是生不知忠信節義亦於是在遂與之 肅宗時修史先購求國史 諫元日冬至賀皇后 不治産 恭儉仁愛 推轂士甚衆 年老篤學
  賈曽睿宗時言伐遼將士 上為太子諫采女樂 與蘇晉掌制誥號蘇賈父曽撰則天誥命至又撰元宗傳位冊 請廣學校 保桑梓者鄉里舉焉 在流寓者庠序推焉 争王去榮殺富平令罪不可貸
  王踞謀刺武三思事泄亡命為傭 上為太子時游獵踞常延待於家 詭計見太子說圖太平公主 率鐡騎誅蕭至忠等 眷委特異號内宰相或言其詭譎縱横不可共安樂見踈 歴九刺史六州二郡 受饋遺數百萬 豪侈樗博 林甫恨其恃功使氣發其贓仰藥死
  劉知幾字子元 史才 介直自守 上書譏武后妄赦妄授之弊 思慎賦刺時 中宗時領國史陳五不可而去 不得改正武后實錄作史通譏評今古 自比揚雄者四 壯不喜詩雄老悔雕蟲史通大元釋蒙解嘲談史減價覆醬瓿委國史於吳競 領國史三十年 論作史當備三長才學識 劉氏家史人髙其傳 論衣冠不當乗馬 論孝經當從古文易無子夏傳老子無河上公註 請存王弼學宋璟不然之 子貺讀説苑廣劉向所遺而刋落恠妄子兹相徳宗
  吳競史才 貫經史 方直寡諧惟善魏元忠宋敬則後二人薦堪論譔 辨相王之慮 慮元宗果而不精上疏乞從諫 諫東封道中馳射 大風上疏 任史事以武三思等監臨事多不實私撰唐書唐春秋 叙事簡核號良史 書張説欲誣元忠事謂説曰此競實書之說屢使改卒不從屢貶年老猶願還史職林甫不用
  韋述史才 兒時誦家書二千卷畧遍 宋之問以述撰唐春秋擢上第 好譜學 詳百氏源沠更撰開元譜 脩六典 令狐徳棻吳競撰唐史不能成述分紀傳文約事詳 典掌圖書四十年任史官二十年 澹泊純厚 接士無貴賤與均蓄書二萬祿山亂獨抱國史藏南山 汙為官貶餓死
  楊慎矜聚歛之臣 父隆禮為開元太府廿年嵗省數百萬 宰相薦三子清白上擢慎矜知太府出納慎餘長安倉慎名含嘉倉 慎矜始議輸物有汙傷責州縣償所直自是調發始煩 以進不由林甫不敢為御史中丞 林甫以不文致韋堅之獄且忌其寵與王鉷誣殺之 兄弟皆縊死宇文融既敗言利者稍息慎矜得幸于是堅鉷之徒競以利進
  韋堅聚歛之臣 慕宇文融聚歛進乃運租賦佐國用 鑿廣運潭帝升望春樓望之以山東舟三百各陳所産鼓吹鮮衣相銜而進 林甫害其寵授刑部尚書奪其諸使以慎矜代之而誣堅貶死
  王鉷聚歛之臣 為林甫興大獄撼東宫 嵗進錢鉅億萬儲禁中供御 按求玉版上帝號領二十餘使 權勢亞林甫而謹事之 弟銲召術士謀不軌事覺並賜死 籍第舍數日不能徧 初附慎矜以貴而佐林甫覆其家 凡五年而鉷亦滅
  王璵以禱祠見幸 用帋錢後相肅宗詳見後
  王毛仲明悟 知東宫馬駝鷹狗等坊不旬嵗至大將軍 帝暫不見惘惘若有失 初見飾擢頗持法 牧監二十四萬後至四十三萬牛羊皆倍數 東封色各為隊加開府 驕滿 髙力士等銜之譛於上後以移書索甲仗遂貶死
  宋慶禮習識邉事 諭嶺南蠻 治栁城制奚契丹元宗時築漁陽城 營州開屯田八十餘
  所 在邉三十年罷毎運收嵗儲送享晏然

  郭䖍瓘突厥黙啜子同圍北廷斬之因請募闗中兵擊餘黨韋湊駮之 河西節度奏家奴戰功
  副安西都䕶與阿史獻交訴元宗詔平之

  郭知運從䖍瓘破突厥 隴右屢破吐蕃 屯西方戎夷畏憚 與王君㚟功名等號王郭王君㚟初事知運後代為河右隴西節度 㣲時與回紇四部君長狎至是不相得言其叛遂為所攻殺
  張守珪君㚟死後守𤓰州完城虜至置酒其上虜疑因擊敗之詔為都督 鎮隴右 鎮河北契丹奚連年梗邉大敗之帝以告九廟其酋懼詐降又盡滅之詔立碑紀功 匿烏知義之敗賂牛仙童貶卒獻誠喜功名政寛裕有機略 簡廉不逮其父獻恭有軍功諫徙盧杞
  王忠嗣九嵗父海濵戰死見帝號泣養之宫中與肅宗游 及長雄毅寡言論兵應對蜂起代州别駕大猾閉門自歛 恐其年少復讎不得特將請精鋭數百斬虜數千 為河西杜希望單馬馳破吐蕃 討奚桑乾三遇三克 上平戎十八䇿 突厥不敢盗邉 本負勇敢為將乃持重安遂不生事常曰平世為將撫衆而已不欲竭中國幸功名 訓練士馬而弢弓示無用 時出竒兵所向必克 朔方自張仁愿後四十年忠嗣繼其功 佩河西隴右朔方河東四將印控制萬里不狥帝取石堡城林甫又短之㑹董延光取石堡不克訴忠嗣沮軍 又言祿山且亂林甫因誣告下獄貶死 髙價市蕃馬 攻石堡時李光弼請立賞進取免禍曰吾不忍以數萬人命易一官
  哥舒翰王忠嗣使討吐蕃副將踞見殺之 持半段鎗擊吐蕃所向輙靡 馬驚陷河吐蕃三將欲刺之翰大呼皆不敢動 追賊常擬鎗于肩叱使回顧因刺其喉騰之髙五尺 忠嗣得罪入見帝叩頭泣言其枉 為隴右節度弟應龍滅吐蕃不敢近青海時天下富庶無如隴右 攻石堡城不下欲斬將期三日而下 與祿山不恊 國忠厚結之 嗜酒色疾廢還京 祿山反代統仙芝舊卒為元帥號二十萬守潼闗擊走慶緒然病不能治事 與安思順不恊疏七罪請誅之 或勸其誅君側國忠懼廹帝趣翰出闗復陜洛子儀光弼極言不可 國忠廹之行翰働而出遇賊靈武大敗降祿山兵存者八千潼闗失守上奔蜀 後為慶緒所殺嚴而少恩不恤士帝勞師士訴衣穿帝製袍十萬賜之鐍藏不散
  髙仙芝夫䝉靈詧表副安西都䕶天寳六年以萬騎討西北二十餘國因深入降七十二國 遂代靈詧為四鎮節度 石國王降俘獻闕下斬之西域由是不服 東討祿山封常清敗因急趣守潼闗 監軍邉令誠數千以事不從因誣以棄陜地減粮賜招就軍中斬之軍中呼枉其聲振地貪家貲鉅萬然與人亦不惜
  封常清苦求為仙芝傔 從擊達奚宻作露布遂知名 仙芝征討常知後務 杖殺其乳母子憚其闕 才果無疑事 勤儉耐勞苦 祿山反大言於上自任平賊募市井庸保六萬守河陽
  橋大敗祿山遂陷東京奔陜勸仙芝守潼關凡三表陳賊形勢皆不達 與仙芝俱見殺
  忠義李憕張說因相者言其貴妻以甥引置幕府 宇文括田表為御史分道撿覆 給事中力于治有任事稱明簿㝡下無敢紿 林甫出之河南裁抑蕭炅 不聽道士孫甑生干政 守清河興美政遷廣陵民立祠 尹京國忠惡之使守東都祿山兵薄城官校皆去與盧奕相約死之 十餘子
  唯源彭得脱 源彭以父死於賊不仕不娶絶葷酒
  盧弈持重寡欲 鄠令治最 自父懐慎兄奐三人皆居中丞官清節相似 留臺東都城陷朝服坐臺被執數祿山罪諭賊以逆順臨刑西向拜辭罵賊不空口賊黨變色 子杞 杞子元輔端翰介正能紹其祖 少以清行聞 杭常絳三州皆㝡
  張介然謹愿長計畫 守河隴支郡 王忠嗣哥舒翰鎮河隴皆署用之 以富貴不為鄉人知求列㦸故里本鄉得列㦸始此 祿山反使守陳留全郡未三日賊至城陷死之
  卓行元徳秀負母入京舉進士 以親亡不娶曰兄有子兄子襁褓䘮親貧無資得乳母自乳之苦貧求為魯山令 縱繫賊盗格虎 大酺召聲樂獨使樂工歌于蔿于帝嘆賢人之言 俸衣食孤遺嵗滿餘一縑 爱陸渾山水定居 無僕妾嵗饑或日不㸑 嗜酒陶然以酒肴從者不問賢鄙 房琯嘆紫芝眉宇 李華兄事徳秀而友蕭穎士劉迅作三賢論 平生未嘗識女色視錦繡茍辭佚色未嘗有十畆之地十尺之舍十嵗之僮未嘗完布帛而衣具五味而食 卒諡為文行先生
  權臯祿山籍其名署幕府臯知其必反 喑直視而瞑使所親唅歛之而宻逃 南奔度江永王舉兵詭姓名免 病客洪州南昌令欲按中人過州未取臯泣曰今何由致天子使而遽欲治之 真卿表為司馬召拜起居舍人固辭曰吾潔身亂世以全吾志欲持是受名耶 李季卿列其髙行以著作郎召不就 李華桞識韓洄王定皆仰其節與友善 韓泗等為制服 子徳輿
  甄濟居青岩山環山不敢漁畋 祿山强署之置羊血偽嘔血歸祿山封刀召之濟引頸待 肅宗使汙賊官羅拜 子逢讀書自力不謁州縣 嵗饑節用給親里 出家貲周朋友緩急 欲請載父名國史袁滋表濟行與臯同科元稹移書史館韓愈愈謂逢與其父俱當得書
  孝友張琇復讎 父審在雋州以被誣謀反見殺于御史楊汪琇年十一與兄瑝徙嶺乆之 逃還祖殺
  汪而以狀繫于斧 九齡以為宜貸耀卿等卒殺之

  陸南金匿盧崇道自逃逃嶺南侍御史王旭按之弟趙璧争匿崇道者我兄又言弟自誣元宗皆宥之
  隠逸王希夷牧羊取傭葬父母 隠嵩山師黄頥學養生餌松柏 刺史問政曰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東封詔州縣敦勸見行在年九十帝令張說訪政宦官扶入宫與語甚恱 敕州縣致酒肉帛
  盧鴻愽學善書 廬嵩山 開元初再徵不至 五年下詔至謁不拜曰禮者忠信所薄臣敢以忠信見 嵗給米百斛絹五十 歸為營草堂 到山中廣學廬聚徒五百
  吳筠舉進士不中居南陽 天寳召至願𨽻道士籍入嵩山從潘師正 待詔翰林答帝深於道無如老子 答治鍊非人主所冝留意 開陳皆名教世務㣲言諷天子 沙門嫉之髙力士事佛共短之 求還嵩山詔立道館 祿山亂入茅山又入剡 文章詆釋氏 歌詩李白祖甲乙
  司馬子㣲事潘師正傳道引辟穀術師正謂我得陶隠居正 法建而四世矣 徧游名山廬阜天台 武后召之即歸 睿宗使其兄承偉召之問其術曰為道曰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問治國曰國猶身 開元召至王屋山置壇室以居三體書老子 玉貞公主光祿卿韋縚至所居按金籙設祠厚賜
  賀知章陸象先謂季貞清談風流一日不見鄙吝生擢道士超㧞羣類科 張說表撰六典等書累年無功 遷禮部侍郎兼集賢學士一日併謝源乾曜謂兩命之榮 元宗自為贊賜之 申王薨選挽郎不平䕃子喧訴知章梯墻出首以决事 晩節尤誕放遨嬉里巷自號四明狂客祕書外監 草𨽻十數字世傳為寳 醉屬辭不停筆天寳初夣游帝居乃請為道士還鄉 以宅為千秩觀而居 求周宫湖為放生池賜鏡湖剡川一曲 帝賜詩皇太子百官餞送
  儒學馬懐素晝樵夜燃以讀 中文學優贍科 監察御史不為武后按崔慎貞反 劾宰相李逈秀藉易之勢歛賄 為十道使黜陟江西處决平恕考功覆取實才不阿權貴請謁 手未嘗釋卷元宗詔禇無量更日侍讀帝日送迎以師臣禮詔舉校袐書文籍 然不善著述無所叙别
  禇無量龍出若不聞 尤精禮史記 争韋后不當預祭天解官 侍讀東宫進翼善記 號訴犯墓柏鹿鹿為馴擾 以耆老許腰輿入殿 頻上書陳得失 鄙姚崇太廟符堅故殿之言因上疏請出後宫舉賢撙奢輕賦謹刑納諫詧諛繼絶幸東都請致祭古帝王賢臣序功臣絶世從之請檢校求遺書四庫完治 太子及四王未就學以孝經論語五通獻帝於是各為選侍讀 太
  子齒胄于學詔無量升 上謂無量朕師後康子元侯行果亦踐是選而禮遇衰
  康子元㑹稽人 開元詔舉治易老莊者 侯行果薦之張說遂侍讀 東封説引子元行果徐堅韋縚商裁封禪儀 子元請先祭後燔行果趙冬曦謂祭已而燔則神無由降說稱康子獨出蒙輪當一隊邪議
  侯行果上謂更求善易者無賢行果
  殷踐猷通氏族歴數醫方 善知章陸象先韋述知章號五總龜千年五聚問無不知 舉文儒異宰 叔父䘮哀慟嘔血卒 子寅舉宏辭 殺侮慢吏貶 寅且死以母老不忍决子亮斷指剪髮置棺中誓事祖母祖母疾不脫衣者數年 白燕巢楣
  元行冲名詹 少孤養於外祖韋機 博學尤通故訓 仁傑謂吾藥籠中物 魏典事詳文約學者尚之 得銅器似琵琶知名阮咸 以書生非彈治才辟闗内按察 奏彭王子志謙株蔓獄不樂法家謝大理官 繼懐素撰晉書 繼無量校四庫書 元宗注孝經詔為疏 帝因魏光
  乗請命與諸儒疏魏徵類禮列于經立之學張說以戴禮不可罷止之 行冲疑諸儒間已著釋疑言小戴行於漢末其書紛雜魏氏正之
  陳貞節議隠章懐懿徳節愍四太子陵廟禮不當與列帝侔裴子餘駁之止减吏卒之半 議昭成皇后配睿宗肅明皇后不當並升 議奉中宗别廟升睿宗繼髙宗為七室 伊缺男子孫平子上書非之援經辨數愽士不能屈然蘇頲右前議卒不復中宗於廟 惡武后明堂瓌侈請以明堂復為乾元殿
  盧履𣲙言古禮父在為母朞徹虚而心䘮武后始同父三年非是 又陳父在為立几筵者一朞心䘮者再朞父必三年而後娶以達子之志 行冲亦謂妻䘮杖朞者逺嫌疑尊乾道也請據古詔服紀一用古制自是或朞而禫禫釋心䘮或朞而禫三年或齊衰三年
  施敬本講求封禪儀 舊制盥手洗爵侍中主之敬本謂大宗伯鬱人掌祼事漢用侍中皆褻臣今侍中位宰相非鬱人比 舊制祀天神太祀主之敬本謂古二君相見卿為賔况天人之際今太祝乃下士
  王仲邱請合顯慶貞觀二禮大祀並用
  趙冬曦中宗時請定科條直書其事以凖加减隋律曰律無正條自是憎愛為輕重 開元時集賢院修撰 與康子元議封禪儀
  尹愔父思貞春秋擢髙第 釋奠講辨三教 撰諸經義樞續史記未就夢天官麟臺交辟卒 愔博學尤通老子為道士 元宗尚元言召對甚喜 辭集賢兼脩國史詔以道士服視事
  鄭欽說解梁太常任昉所得鐘山壙銘 李林甫惡之貶卒
  文藝李邕父善淹貫不能屬辭號書簏 注文選 諸生四逺至傳其業號文選學 邕少為補益之附事見義兩書並行 見李嶠求假直祕書讀書未幾謝去奥篇隠軼了辨如響 嶠與張廷珪薦文髙氣方直才任諫諍拜拾遺 大言請聴宋璟劾昌宗奏 諫中宗用鄭普思 僐張柬之貶 韋氏敗拜侍御史彈劾任職 元宗時廷珪授為中丞姚崇疾其隂操黜之 東封召見獻賦矜肆自謂且宰相 與張說相惡㑹坐贓孔璋上書請代得減死 從中人楊思勗討嶺南賊 起守括州喜興利除害復坐誣得罪 入朝眉目瓌異阡陌聚觀後生望風内謁門巷填隘 中人臨問索所為文章 以䜛出守汲郡北海 林甫就郡杖殺之 長於碑頌 金帛請文者鉅萬 文名天下號李北海 盧藏用謂如干將莫邪但虞傷缺杜甫為作八哀詩 資豪不治細行在所賄謝畋游自肆以敗
  吕向一筆環冩百字若縈髮號連錦書 賣藥即市閱書 上美人賦諷花鳥使 詩諷校獵 帝自為文西岳詔向鐫勒 東封諌以番酋入仗内朝回道見老人乃其父 以李善釋文選繁醸與吕延濟劉良張銑李周翰更為詁解時號五臣註
  王翰豪徤恃才 張嘉貞偉其人張說禮之益加舉起㧞羣類 聲技視王侯 豪俠游畋伐鼓窮歡貶卒
  孫逖崔日用令賦士火爐與定交年十五 舉手筆俊㧞哲人竒士隠淪屠釣及文藻宏麗等科及賢良方正 考功取真卿李華穎士等 八十猶為令求降外官増父秩 開元間蘇頲齊澣蘇晉賈曽韓休許景先典詔誥為最而逖尤精宻 九齡視其草不能易一字 子成
  李白宗室 夢長庚生 客隠岷山舉有道不應蘇頲謂天木英特少益以學可比相如 喜縱横 任侠輕財 與孔巢父韓凖裴政張叔明陶沔居徂徠山沈飲號竹溪六逸 賀知章見其文稱謫仙言於元宗召見金鑾論當世事奏頌 賜食親調羮 沈香亭召之已醉於市以水頮面援筆成文 醉使髙力士脫靴故帝欲與官楊妃沮之 知不為親近益驁放不自修 與知章李適之汝陽王璡崔宗之蘇晉張旭焦遂飲中八仙求還山 浮游四方 祿山反徃宿松康廬間依永王璘 璘起兵逃彭澤 璘敗郭子儀請解官以贖得流夜郎 歸依當塗令李陽冰 代宗以拾遺召已卒恱姑孰謝家青山欲塟之 後裔惟二孫女為民妻告之范傳正為改塟 二女有風範不肯改嫁
  張旭吳人 大醉呼呌狂走乃下筆或以頭濡墨張顛 尉常熟老人陳牒求判因見其所藏盡其法 始見公主擔夫争道又聞鼓吹得筆法意觀公孫舞劒器得其神 後人於歐虞禇陸書皆有異論至旭無非短者 惟顔真卿崔邈傳其法文宗詔以白詩旭草裴旻劒舞為三絶
  裴旻為奚所圍舞刀立馬上矢四集皆迎刀而斷守北平日射虎三十一父老曰彪也遇真虎且敗小虎出叢大吼弓矢皆墮自是不復射
  王維九嵗屬辭 弟縉齊名 孝友 九齡擢拾遺祿山獲之以藥下利陽瘖廹為給事中 賊合梨園樂作詩悼痛故得免罪 自表五短縉五長乞免右丞而使縉還京師時為蜀州 作書别縉及親故停筆而化 草𨽻畫名盛開元天寳間貴人虚左以迎 畫思入神 别墅輞川圖 觀案樂圖事沈存中辨其妄 兄弟奉佛不食葷衣綵 代宗問維樂章縉上之
  鄭䖍或告其私撰國史蒼黄焚之坐謫十年 元宗愛其才置左右以不事事為置廣文館而以為愽士䖍聞命不知廣文曹司所在訴於宰相 雨壊廊不修寓治國子監館遂廢 善圖山水 好書無紙取慈恩寺柿葉𨽻書 冩詩并畫以獻帝稱鄭䖍三絶 祿山刼之稱病求攝市令潜以宻章達靈武 為崔圖繪齋壁得免死 䖍長地理山川物産兵戍無不詳 天寳軍防錄諸儒服其善著書 在官貧約 杜甫贈詩 鄭相如預知天寳事戒無汙偽官故不附賊
  蕭穎士四歳屬文 十歳補大學 一覽即誦 進士第一 父旻抵罪以有佳皃得宥 裴耀卿等先進與均禮故名播天下 奉使括遺書淹乆被劾 客濮陽授業號蕭夫子 以父䘮不肯見林甫林甫怒不下已頴士作櫻桃賦譏之 依春秋為編年書司馬昭弑帝書陳霸先反 史官韋述薦自代不屈林甫免官 倭國願得蕭夫子為師 知祿山必反托疾薦大室山 祿山反見河南郭納謀守禦納忽不用 見山南源洧諌毋退保江陵 不受永王召 請宰相崔圎扞江淮劉展果反 圓以為揚州功曹 後客死汝南逆旅   門人諡文元 樂聞人善 推引後進皆名士天下推知人 兄事元徳秀而友殷寅真卿等 與李華稱蕭李 與陸據李華讀龍門路傍碑穎士即誦華再閱據三乃記 奴事之十年笞楚不去云愛其才 惟許子昻冨嘉謨盧蔵用之文董南事孔述眷之愽學
  李華慕汲黯 劾國忠支婭州縣肅然 祿山反上誅守䇿 輦母逃賊見獲署偽官 自以隳節危親肅宗召之不拜 客山陽勒子弟力農 晚事浮屠不甚著書惟家傳墓版州縣碑頌金帛强之乃應 大歴初卒 含元殿賦 弔古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文汙為故書置梵書度頴士讀之謂君加思慮便能至 宗子翰從子觀見肅宗
  孟浩然襄陽人 好節義 振人患難 九齡王維稱道 維邀入内署元宗偶至問詩對不才明主棄 採訪使韓朝宗約偕至京薦之㑹劇飲歡甚不赴 背疽卒 王維過郢州畫像刺史亭名浩然亭鄭減改孟亭
  王昌齡 崔顥與浩然同名開元間皆位不顯不顧細行 顥好飲愽娶美妻
  方枝張果善息氣能累日不食 自謂生堯丙子嵗位侍中 召問神仙事 未幾卒
  姜撫韋縚言其數百嵗召之 自言服春藤上采賜中朝老臣民間以酒漬飲多暴死乃止遂慚逃
  外戚王仁皎元宗廢后父 避職不事 委逺名譽
  楊國忠太真從兄為相見前
  宦官握兵故禍慘始於明皇盛於肅代成於徳宗極於昭宗
  楊思朂姓蘇 元宗討四難為爪牙 開元初大敗安南蠻 平五溪亂斬首三萬 平邕州封陵僚梁大海 平龍州蠻坑其黨六萬 騺忍敢殺
  髙力士馮盎曽孫 嶺南李千里獻二閹曰金剛力士 武后累逐之中人髙廷福養之 元宗在藩傾心附結 以誅蕭岑等功為右監門衛將軍知内侍省四方奏請先省後進小事傳决 宇文融林甫國忠祿山仙芝等皆厚結之得將相牛仙童邉令誠等寵雖與力士等亦藉力士左右肅宗在東宫以兄事它王公主呼翁戚里尊曰㸙 諫以天下事付林甫帝不恱由是還内宅不
  復事 以隂巧得譽有素思藝者亦帝愛幸驕位見惡人士天寳初置力侍省與力士同爲之上幸蜀藝臣賊而力士從幸 在蜀諫何憂之語 從上皇西内十日李輔國誣流之 赦還見二帝遺詔慟哭嘔血死   贊立肅宗為太子 言雲南䘮師北兵强悍 因大雨言權假宰相所致天下事庸可復安 親昵覆敗不為救 宇文以來權利相賊階天下之禍雖有補益弗相除云
  酷吏王旭珪孫 斬易之兄昌儀 斬韋后黨周仁軌盧崇道嶺外逃歸殺其三子凡海内名士皆絓染流徙 與李嵩李全嚴酷號三豹 製獄械紀希虬使奴事之得其罪數千上之遂貶死
  吉温頊從子 薛嶷引見元宗上目之曰是一不良我不用罷之 京兆尹蕭炅使為林甫訊李適之張垍偽選十六人日中獄具 自謂若遇知己白額虎不足縛 炅薦之林甫使除不附己者錢塘羅希奭為奔走椎鍜 殺栁績積尸大理垣下并遣希奭杖殺李邕裴敦復及皇甫惟月韋堅殺楊慎矜連數十族 號羅紺吉網 媚國忠祿山 謂祿山曰君若薦我為宰相則右相可擠右相即林甫 祿山大恱鎮河東表自副 國忠引為中丞朝廷動靜不淹宿即報祿山 上欲使代希烈相國忠以附祿山用韋見素代之 祿山國忠争寵温昵祿山遂貶既而與希奭皆見殺 上聞其斥曰温本酷吏子朕過用之故屢搆大獄今斥公屬安矣祿山反授其七嵗子河南參軍以報之
  奸臣李林甫見前相類
  安祿山營州栁城胡 生有祥張仁愿搜其帳盡殺之匿而免 隨母嫁虜將安延偃遂姓安張守珪使與史思明俱為捉至因為養子中丞張利貞採訪河北祿山百計媚之入朝盛言其能天寳初為平盧節度 林甫請專用蕃將故帝寵益堅 帝使出入宫禁為貴妃養兒 起第京師服御擬乗輿 太子九齡言其反不信 天寳十三載反僣號燕 肅宗立其子慶緒使李猪兒殺之詳見肅宗
  肅宗 顔真卿因蠟丸頒赦河南北江淮而諸道徇國之心始堅 郭子儀將兵五萬至靈武而人始有興復之望 張廵許逺死守睢陽以全江淮而東南賦入得濟中興之需 廣平王俶即代宗與郭子儀復西京東京 史思明囚安慶緒使者降張鎬請勿假以威權上不從而思明復陷東京其亂終帝之世右復兩京及再亂事 請兵回紇 賣官濟軍興 又專以官賞諸將大將軍告身纔易一醉而名器之濫極 子儀光弼討安慶緒以宦官魚朝恩為觀軍容使而忠臣義士自此不得盡其力 平盧節度王元忠死令察軍中所欲者立之而節度使之廢置自此一出軍士王璵專依鬼神求媚為中書侍郎 置道塲禁中李輔國專掌禁兵制敕必經輔國押署然後行 上皇居興慶宫輔國矯上語迎居西内上欲誅之畏其握兵不敢 元載為租庸使按籍舉八年租調逋負籍所有中分之甚或十取八九名白着 李輔國初與張后表裏專權遷上皇後交惡后謀誅之謀泄見殺輔國繼為盗所殺右紀綱大壊矣
  郭子儀守靈武以朔方軍討祿山收雲中馬邑開東陘 光弼已拔常山與合兵攻趙郡敗思明于嘉山河北徃徃斬賊迎王師 與光弼率五萬赴靈武國威大振 帝惟倚朔方軍為根本 賊將誘河曲胡廹行在子儀以回紇平之 敗崔乾祐於潼闗闗陜始通 與元帥廣平王俶復長安追敗賊于潼闗克華隂宏農郡 追敗慶緒復東都 進取河陽河内執安守忠 與九節度進
  討慶緒於相州而魚朝恩監之王師無統以及于敗 朝恩因譖罷之以光弼代領朔方兵 思明再窺河洛西戎逼擾以為鄜坊節度重京師 或言天下未平不宜置散地出鎮邠州黨項遁 以為諸道都統率兵趋范陽定河北朝恩沮之 光弼敗邙山失河陽河中太原亂遂以為副元帥封汾陽王屯絳誅首惡諸鎮皆奉法 代宗立為朝恩元振所譖遂表解元帥節度 與光弼齊名而寛厚得人過之 身為天下安危二十年 却回紇吐蕃事並詳見代宗
  李光弼王忠嗣遇之厚於諸將曰他日得我兵 祿山反子儀薦持節河東救常山獲安思義不殺問計敗思明于九門 又追敗之趙郡㧞趙進圍愽陵 又與子儀敗之嘉山降河北十餘郡欲竟趋范陽㑹潼闗失守乃赴靈武 入太原斬侍御史崔衆威震三軍兵不滿萬思明以十萬攻之敗走留蔡希徳攻之亦敗走 九節度敗慶緒鄴西光弼請逼之魚朝恩不許思明來援諸將驚潰獨光弼整衆還太原 代子儀為朔方無所更易號令之壁壘旗幟皆精明天下兵馬副元帥 思明窺洛光弼馳入東都進軍河陽大敗賊於中澤再戰就軍中擇郝廷玉論惟貞督戰大敗之禽周擊等 安太清走據懐縣進圍之而留雍希顥守野水渡使勿戰與賊將髙暉李日越同來 禽太清復懐州 又破思明於河陽 魚朝恩言賊易滅詔促光弼戰僕固懐恩隂佐朝恩違光弼命陣于原官軍大敗于邙山懐州復陷上召光弼入朝史朝義乗邙山之捷進略申光等十三州光弼輿疾破平之 朝恩征相州北邙之敗忌之程元振亦忌之二人用事日謀中傷 吐蕃犯京師代宗詔入援遂畏禍不敢行 幸陜猶倚以為重卒不至 軍中指顧諸將不敢仰視 李郭齊名而戰功為中興第一
  常見素詳見元宗 與崔渙房琯奉冊寳至靈武
  崔渙喜其占奏即拜相 肅宗立與見素赴行在以選補不精出 簡淡自處 慨論元載奸貶死李麟宗室 好學善文 河東有清政 祿山反以儒者非禦侮材還為祭酒 為相以宗子獨留繼百司 苗晉卿崔圓等皆附輔國取安獨守正不阿順
  崔圓銳功名 元宗西幸至河他供帳皆備盛陳蜀土豐稔及甲兵之盛即日相之 肅宗召赴行在為製遺愛碑于蜀 留守東都值相州之敗委東都奔襄陽 守懐汾以治行稱 鎮淮南六年吏民乞留
  裴冕明鋭 嘗為王鉷判官鉷得罪辨其誣鉷死為歛塟 副肅宗為帥募驍勇十餘萬 與杜鴻漸勸進遂相 請賣官鬻僧道濟軍 子儀言其有社稷功為程元振所構代宗遂相之 入拜不能興元載舊為其所甄引代之贊謝 忠勤自將而不知宰相大體 豪侈 僕射中 見俸簿月二千緡喜見顔色 李輔國諷使薦己為相
  房琯父融相武后 作封禪書說張說得用 為縣主徳化為治㝡 為華清宫 驪山疏岩剔藪幸蜀追及拜相 奉冊至靈武肅宗以有重名傾意待之 參決機務 諫以第五琦為租庸使
  是又一國忠上曰六軍方急無財不能對 賀蘭進明言琯大言無當因以永豐王統兵事離間之上疎之 自請平賊用春秋車戰大敗於陳濤斜顔真卿劾之 多言其請包文武可復用 上怒之出為邠州人以便安政聲流聞 好老子浮屠髙談有餘 天下多故不以職事為意而欲從容鎮静以輔治 又知人不明故功名隳損 史贊稱唐名儒多言琯徳器有王佐才若承平不失為名宰
  苗晉卿林甫委銓事 以中丞帳倚子奭為書判魁元宗覆實曵白 河北政化大行 望壺闗縣門輙步 郡太守迎犒立飲白釂 以老辭致仕 肅宗自扶風召相 大漸攝冡宰代宗立固辭 老蹇甚間日入政事堂召對小延英對小延英始此 寛厚所至稱惠化 再秉政出入七年小心謹畏不甚斥是非得失故保寵名而練達事體百官簿最一省無遺人比胡廣 諌用李輔國為常侍 諌論陳希烈死 陸贄請進其子官因言其謙柔敦厚三朝所推 厚元載
  張鎬好王伯大略 嗜酒 國忠薦為已重 布衣二年至宰相 諫禁中道塲曰當修徳彌亂未聞飯僧可致太平 察思明以范陽獻順之偽及許叔冀狡獪必變 鎬不結宦官皆盛言思明叔冀之忠遂罷相後果叛 後為撫州洪川平諸冦 廉簡 在位雖淺天下推舊徳
  王璵少為禮家 承元宗意專事禱祠 初效俚俗用紙錢 肅宗立亦以禱祠見寵為中書門下平章事中外大駭 左道紛進 分遣女巫禱天下山川至黄州刺史左震斬之 作天華上宫露臺昭應令梁鎮上書停之
  李峴宗室 京兆尹幸温湯獨無所獻 出守零陵政得人心 京師謡曰欲粟賤追李峴 相肅宗經綸為己任事多獨决上待之恩意亦厚 李輔國制敕不出中書峴極言其惡始停口敕處分各歸有司 毛若虚希輔國㫖變亂謝夷甫獄峴謂示無御史臺帝出峴 相代宗 事見後
  李揆諫上皇翊聖號 取士陳書中庭約使盡言既相帝嘆門第人物文學三絶 善奏對 决事明當 銳進近名 忌吕諲入相搆之 謂元載麞頭鼠目流落十六年丐食取給 載死獨用盧杞惡之為入蕃使 酋長問唐第一人李揆是公否 本傳稱格李輔國羽林騎激栯京師之議而輔國傳謂當國以子姓事之號五父
  吕諲勤謹 事哥舒翰諸僚出遊獨據案鉤視簿最由中人進於肅宗所陳無不納 為使按羣臣之汙贓者人憚其持法 上憂九節度敗相之釋衰拜賜㦸 引妻父為卿妻舅為郎從中人請與人以官遂罷 鎮荆州請置南都而改為江陵府 伏甲為長史斬陳希昻 暴李輔國所擢妖人申泰芝𢙣 威惠兩行 李揆恐其以善治聞復用使人刺其失上逐揆 在朝不稱職 荆州號令明賦役均治尚威信境無盗賊民歌詠之至徳以來方面數十人為最 薦杜鴻漸元載 嚴郢請諡二名獨孤及議美惡不在多名
  第五琦勸賀蘭進明出賊不意收所陷郡 遣奏事肅宗陳令急在兵兵强弱在賦賦出江淮為淵請假臣一職悉東南寳貲飛餉函洛上恱拜江淮租庸使塩鐵鑄錢使 鹽鐡名始此 當軍興隨事趣辦人不益賦而用饒 鑄乾元錢以一代十 為相又鑄重規一代五十 㑹物價騰踴饑饉相望議者非之貶忠州 或告其納金曰位宰相可自持金耶有司以為具服流之 起為朗州有異政 復領鹽鐡等使子峯婦鄭皆以孝著表門 為度支患豪將求取無節始以左藏財賦進大盈庫事見楊炎傳
  蕭華謹重方雅 陷於祿山間道奉表欲以魏為内應 李輔國求宰相拒之輔國矯詔罷之元載輔國請罷華而相之 見代宗
  裴遵慶外晦内明不干當世 役夫怨蕭克濟有醜言 有司論大逆争之全救數十族 吏事第一 知選强敏詳視簿牒 蕭華薦之相 代宗以忠厚大臣使宣慰懐恩 復以僕射知選事優其老聽就第注官 性惇正老而彌謹 薦賢恥謝 諫從益畏 削藁 史稱中人之賢 子向以學行特户門曽孫樞相昭宗
  諸臣顔真卿字清臣 師古五世從孫 少孤母教 監察御史使河隴辨寃獄而雨號御史雨 使河東劾朔方令鄭延祚三十年不葬母終身不齒殿中侍御史時吉温以私危宋渾曰奈何以一時忿危宋璟後 楊國忠出為平原守 知祿山反宻為偹而泛舟飲酒以紓其疑 祿山反河朔二十四郡惟真卿守 募兵大饗慷慨感厲十七郡同日自推為盟主兵二十萬 清河太守使李蕚乞師從之斬賊萬級 軍費困竭㧞景城鹽自助 思明尹子竒復陷河北惟平原愽平清江固守 度不可抗 赴行在拜御史大夫䋲治如平日百官肅然 納京復告宗廟祝署嗣皇帝真卿曰上皇在蜀可乎乞築壇東向哭 宰相出之唐旻誣之貶饒州 鎮浙西以預備劉展為生事召為刑部侍郎 上皇遷西内率百官問起居李輔國貶之 代宗自陜還請先謁陵廟而即宫斥元載朝廷豈堪公再壊 載請羣臣奏事先白長官長官白宰相詳可否遂疏極論載奸載貶之陜州 為撫湖刺史 載既誅楊綰薦之 盧杞陷之使諭希烈 希烈使李元平說斥之 朱滔等使者謂求相孰先太師又斥之 希烈屢脅之終不屈遂見害 逮事四朝 剛而有禮 天下稱曰魯公
  穆寧以息屬母弟從真卿於平原 勸真卿固守真卿亡過河見肅宗自言不用寧言至此 上欲以為諫議㑹真卿以直忤亦罷 光弼檄取粮不予曰命寧主粮者敕也 李忠臣與夾淮為治刼掠遂衰漕賈得通 或以和州天寳舊版校户劾之御史覆視則増數倍然不事權右毅然寡合執政惡之雖直亦置散位 從奉天回曰可行吾志矣即罷 寧之老四子贊為御史中丞質右補闕員侍御史賞監察御史皆守道以行誼顯 家令訓諸子 先是韓休家訓子姪至嚴稱家法者尚韓穆二門
  李嗣業善陌刀 為髙仙芝陌刀將破吐蕃十萬於娑勒 從平石國及突騎施跳盪先登號神通大將 仙芝敗於石國嗣業救之得還 表鎮疏勒築城屢壊禱之白龍見城成 禱耿恭故井泉復出 足蹶葱嶺大石元宗時 與諸將赴鳯翔割臂相盟所過州縣秋毫不可犯 帝喜其至曰卿至賢於數萬衆 統前軍復長安復東都戰功居多 九節度圍相州獨披堅執銳為諸軍冠中流矢病聞戰大呼卒於軍不及于潰 賞賜皆上于官助軍
  九節度者朔方郭子儀 淮西魯炅 興平李奐滑濮許叔冀 鎮西北庭李嗣業 鄭蔡李廣琛河南崔光逺而河東李光弼澤路王思禮將所部助之
  王思禮從哥舒翰 數勸翰誅國忠 從復東西京相州之敗與光弼軍獨完 善守短攻拜司空不為宰相而拜三公始此
  魯炅顔真卿問哥舒翰得人乎翰指示之曰當為節度 鎮山南賊圍之南陽一年晝夜戰力竭奔襄陽然賊欲侵江漢賴炅扼其衝南夏得全相州敗中流矢奔 潰兵剽掠炅軍尤甚
  辛雲京世將家 有膽决 禽生斬馘常冠軍 思明屯相州以鋭兵四千追襲破之 太原軍亂上以其性沈毅使尹太原賞罰絲毫不貸軍中畏信 回紇入朝所在暴鈔過太原以戎狄待之虜畏不敢惕息 太原大治 徳宗時第至徳以来將相雲京為次
  馬璘讀馬援傳馬革褁尸慨然 挾冊從安西府累立竒功 率補甲三千赴鳯翔初戰衛南以百騎破賊五千 從光弼攻洛陽 邙山之戰先率五百騎出入三反光弼謂未見以少擊衆雄捷如馬將軍者 破吐蕃 不赦元日犯盗之卒 徹士龍而雨 大歴間與琿咸破吐蕃 少學術武幹絶倫 治第侈甚徳宗毁其中寢而禁第舍踰制者 亭館入官為羣臣賜宴之地
  李光弼將荔非元禮中潬破周摯 李嗣業卒於相州代之
  郝廷玉善格鬬善布陣
  李國臣 栢良器年二十四更六十四戰伏弩解李希烈寜陵之圍
  李抱玉從光弼戰河陽差功第一 詳見代宗
  崔光逺元宗西狩留為京兆尹 斬乗火亂入宫闕者 斬賊將 懼祿山奔靈武上使復為京兆 回至渭北斬賊二千自是賊常避其鋒 鎮魏州潰圍走誤斬良將李處崟 鎮荆襄沈飲賊郭恒約黨項入㓂 成都平李奐而不能禁士卒之剽掠
  李泌見肅宗靈武議國事 辤官 勸幸彭原俟西北兵賦 諌與張良姊愽 諫賜張良姊七寳鞍 諫良姊正位中宫宜待上皇命 請迎上皇 相徳宗詳見後
  杜鴻漸肅宗按兵平凉未知所適為定計至靈武力勸即位 相代宗詳見後
  李勉靈武劾大將管崇嗣背闕坐笑帝嘆有勉乃知朝廷之尊 諫殺闗東俘後歸者自至 詳見徳宗
  王栖曜一矢殞祿山將邢超遂救曹州 見徳宗
  來瑱尚名節 有大志 張鎬薦能斷大事有禦侮才 守潁川破賊甚衆人目為來嚼鐡 鎮山南兩破思明餘黨襄漢士宜其政 朝廷易鎮諷衆留已 裴荗表其恐難制代宗詔代鎮而圖之荗大敗被禽 程元振譖之流死
  田神功嘗戰不勝降思明 禽劉展 鎮淄青 鎮兖鄆解宋圍 鎮河南 見光弼待官屬均禮始折節謙損
  路嗣恭神烏臧姑二縣考績為天下㝡 渭南令主杜化東陽二驛當闗畿用兵儲具有素子儀以靈武初復百姓凋弊戎落未安請以嗣恭鎮朔方披荆棘立軍府威令大行 江西觀察善治財賦 嶺南將哥舒晃殺莭度大擾平之 因晃事誅角賈沒其財數百萬 為元載䕶賈明觀出竟 代宗時賂楊炎錄前功三事貪而無識
  李適中有道科 哥舒翰敗于潼闗請竭禁藏募死士 言中人監軍之弊因言臣數言之不聽故陛下有今日行 負氣敢言權近側目 言諸生不可分鎮 輔國惡其才毁之 諫肅宗分劒南為東西川兩鎮百姓弊于調度 鎮西川失松維二州 語王覇衮衮不厭 功名自許言浮其術政寛簡所涖人便 五十為詩即工毎一篇即時傳布
  令狐彰自思明處籍士馬州縣獻欵遂鎮滑亳魏博田疇大闢 貢賦如期 遣兵防秋所過不受供儗 將死赦子歸私第 悉上軍府兵仗財用簿㝡 表劉晏李勉自代
  烏承玼與族兄承思號轅門二龍 敗奚契丹 飭史思明束身本朝 子重𦙍
  僕固懐恩鐡勒側人 自正觀世為金徽都督 善鬬識戎情 從郭子儀討祿山雲中下馬邑 㑹光弼于常山趙郡走思明 與子儀赴靈武 子玢敗降虜㧞歸斬之將士殊死戰破其衆奉詔乞師回紇 從子儀下馮迎河東 統回紇兵從復兩京 從子儀破安太清下懐衛州
  攻相州為先鋒 然剛决犯上子儀能優容之光弼代子儀懐恩常悒悒不樂 印山之戰不用令故敗 代宗立遂叛引吐蕃回紇入冦卒為叛臣 以後詳見代宗叛臣類
  李忠臣即董秦 從劉正臣赴難屢立戰功 與田神功下平原樂安 破慶緒將下詔褒諭從子儀圍相州 陷思明挈五百人冐圍歸光弼詔賜姓氏 與平東都 至徳宗時遂為叛臣詳見代宗徳宗臣類
  李懐玉即李正己 從侯希逸 討史朝義 代宗初軍士逐希逸而代為淄青節度遂為藩鎮
  詳見代宗藩鎮類

  劉昌史朝義圍宋州說李岑屑麯堅守 見徳宗
  韓滉聚歛 軍興賦稅無藝滉深文鉤録 詳見代徳宗
  崔羣乞上勿問子儀家與嬖人争財之訟人謂識大體 誥吳少誠擅决洧水溉田竦然聽命韋陟招諭永王璘 與髙適來瑱盟辭旨慷慨 永王敗趣赴鳯翔陟馳徃慰諭李廣琛從永王亂者帝疑顧望不用 詳見元宗
  于休烈修史 諫冬至元日賀皇后 詳見元宗
  栁芳史臣 繼韋述成史起髙宗訖肅宗乾元 天寳棄取不倫 後與髙力士俱貶黔中因質開元天寳事本末為唐歴然無褒貶與父芳並居集賢 攷禮詳明徳宗嘉異 以議論勁切執政出之 以乆踈斥上表乞歸朝覲闗中置牧區調民牛馬民間怨苦
  徐浩四方詔令多出其手 遣辭贍速而書法至精參太上皇誥册寵絶一時 為右丞言自林甫國忠有司就宰相府斷事尚書以下未省郎署請如故事有司斷獄必刑部審覆詳斷復始此李輔國譛貶之 代宗召拜㑹稽縣公出鎮嶺南以環貨數十萬餉元載李栖筠傳 與薛邕分典選托邕擬妾弟畏安尉李栖筠劾為明州别駕晚節治廣領選頗嗜財惑於所嬖以敗 父嶠之授書法 書四十二幅屏八體皆備 草𨽻尤工世狀其法曰怒猊抉石渇驥奔泉
  元結元魏之後 十七折節向學事元徳秀 陽俊謂一第恩子 肅宗問天下士蘇源明薦之上時議三篇設問答備言得失 為山南參謀募戰士降劇賊五千 瘞戰死者 諌親征思明發宛葉兵守泌陽險全十五城 水部員外郎參山南東道來瑱府勸給父母隨子在軍者衣食曰渠有責其義勇而不勸孝慈耶 代宗立固辭丐侍親歸樊上 益著書作自釋 道州常蠻亂後户裁四千結為守不忍加賦乞免租稅及租庸使和市物十三萬給為民營舍給田免徭役流亡歸者萬餘容管經畧身諭蠻豪綏定八州民樂其徳立石頌徳
  忠義顔杲卿真卿同五世祖 剛正明濟 書判超等席豫推伏 祿山表假守常山 祿山反與長史袁履謙謀起兵 真卿以平原相掎角傳檄河北言王師二十萬 入土門遣郭仲邕曵柴揚塵賊棄圍走 鉅鹿廣平河間並斬偽刺史傳首常山 樂安傳首上谷文安信都魏鄴皆自固兄弟兵大振 祿山大懼使思明攻之 粮矢盡城陷不降罵賊至死不絶 履謙為賊斷手足臠之
  孥泉明有孝莭 以徃太原約王承業免於難 父故將妻奴三百餘人轉徙不自存悉力贍給求父與履謙屍歛塟 郫令教化清明誅宿盗人情翕然 貧而廉相從百口飦粥不給無愠嘆
  賈循蘇頲謂今頗牧 祿山使守幽州杲卿招之以傾賊巢 謀泄祿山殺以狥
  張廵鄧人 愽通羣書 氣志髙邁所交必大人長者 開元末擢進士 清河令有治績 困阨歸者傾貲振護 以楊國忠為國恠朝官不可為調真源令 誅猾吏華南金 政簡民安 譙郡守楊萬石遣迎祿山廵遂舉兵 令狐潮圍之六旬大小數百戰潮走 大將六人勸降廵設天子像朝拜而引六人斬之 粮盡取潮鹽米千斛矢盡縛藁人千餘得賊箭數十萬 復遣之賊不備因斫潮潮大亂 圍四月賊常數萬巡才千餘戰輙克 賊將楊朝宗謀趋寧陵絶巡粮路巡㧞衆至睢陽與太守許逺姚誾等合 遣雷萬春南霽雲戰寧陵北殺萬餘人朝宗走 拜河南副節度 安慶緒遣尹子琦等十餘萬攻之日中二十戰逺譲巡治兵而已居下子琦敗去拜廵御史中丞 子琦聞廵欲攻陳留復圍之巡親督戰賊漬五月剡蒿矢試子琦霽雲一發中其左目賊退七月復圍之食盡救不至巡殺愛妾奴逺殺僮羅雀鼠煑鎧弩以食 說賊將李懐忠等降皆得
  其死力 霽雲冐萬衆出請救於許叔冀賀蘭進明皆不應 賊益急衆議東奔廵逺以睢陽江淮保障不可 十月士病不能戰被執罵賊不降與霽雲姚誾萬春等三十六人遇害 巡讀書不過三為文不藁 睢陽士卒居人一見皆識其姓字 四百戰斬賊將三百卒十餘萬 用兵未嘗依古法以少擊衆未嘗敗 凡食三萬口人知將死而無畔者 城破遺民四百而已 亡三日而救至十日而賊亡 李翰謂天下不亡皆其功史贊謂賊下得愽食東南牽制首尾全江淮財賦濟中興雙廟至今
  許逺敬宗曽孫 寛厚長者明吏治 與巡同年而長巡呼兄 巡死逺被送至偃師亦不屈死巡子去疾訟其獨全 李翰為巡𫝊缺逺事昌黎非之曰逺非畏死者 史贊逺後死不為屈
  南霽雲幼為人操舟 髙衡擊賊汴州以為先鋒遣至張巡計事留事巡不肯歸 巡受圍築臺募萬死一生獨喑嗚而來 射賊無不應弦而斃
  雷萬春令狐潮圍雍邱六矢着面不動 方畧不及霽雲而强毅用命則同
  姚闓崇從孫 豪蕩飲□ 素善巡 為城父令同守睢陽
  程千里祿山反募兵河東因鎮之而守上黨戰功多禽賊將蔡希徳幾得而救至 橋壊見執敕諸騎還報可失將不可失城 慶緒囚之為嚴莊所害
  龐堅祿山反與薛原同守潁川 阿史那承慶悉鋭攻之 晝夜戰自正月盡十一月城陷 二人不降賊縛之至死
  張興一飯斗米肉十斤 為饒陽禆將祿山攻之嬰城彌年 城陷持十五斤刀擊賊賊為氣懾思明縛馬前勸之降問曰大丈夫不能為國掃除反為其下何哉 鋸解死且罵曰吾能裒疆死兵敗賊衆
  卓行甄濟肅宗使汙賊官羅拜之
  權臯皆不汙於祿山並詳見元宗
  孝友侯知道 程俱羅穿壙作冡身執其勞有助者輓哭而却之 李華作二孝贊 廬墓
  哭無莭 知道七年俱羅三年

  何澄粹池州人 親病俗尚鬼不進藥澄剔股以進 號青陽孝子
  隠逸秦系避亂剡溪 結廬泉州南安九日山穴石為研注老子 刺史徃見而系未嘗至城門 姜公輔之謫築室與相近忘流落之苦 塟公輔山下張建封聞其不可致請就加校書郎 善劉長卿 長卿自以為五言長城系用偏師攻之年八十 南安人立亭其山號髙士峯
  張志和金華人 䇿干肅宗見賞重待詔翰林 貶還以親既死不仕 居江湖稱烟波釣徒著
  元真子亦自名 著太易    兄鶴齡恐遁世不還築室越州東郭茨以生草 釣不設餌志不在魚 縣令使浚渠無忤色 觀察陳少游徃為終日留表其居曰元真坊闢其門回回軒巷為搆梁人號大夫橋 帝賜奴婢各一志和配之號漁童樵青 對陸羽太虚為室明月為燭與四海諸公共處 湖州謁真卿願為浮家泛宅徃來苕霅間 善圖山水酒酣或擊鼓大笛䑛筆輙成憲宗圖其真求其漁歌不能致 李徳裕比嚴光

  陸羽字鴻漸 或言僧得之水濵長自筮得鴻漸于陸因為姓名其師教旁行書言無兄弟絶後嗣非孝師怒之使執糞除又使牧牛 亡去為優人署伶師太守李齊物異之授書 遂居火山門貌陋 吃而辨 聞善若已 見過規切 與人期雨雪虎狼不避 上元初更隠苕溪稱桑苧翁闔門著書或獨行野中誦詩不得意慟而歸人謂接輿 拜太子文學徙太祝不就 徳宗貞元
  時卒 嗜茶著經天下益知飲茶 鬻茶者祀為茶神 常白熊廣其論 李季卿召烹茶不禮之羽愧因著毁茶論其後尚茶成風 回紇入朝始驅馬市茶
  儒學啖助丹陽簿秩滿屏居甘足疏糗 攷春秋三家短長號集傳十年乃成 又攝其綱為例統 謂邱明孔子前時人 愛公穀以左氏解多誤 髙弟趙匡陸質錄助春秋集註號纂例 時大歴間施士匄以易强䝉以論語皆自名其學 士匄子陵最卓異
  施士匄吳人 兼善左氏春秋 二經教授愽士秩滿諸生上疏乞留之凡十九年仲子陵舍峨眉 好古學通后蒼大小戴禮乗傳過家黔中選補 家惟圖書及酒
  文藝蘇源明守東平請廢濟陽以𨽻東平 不受祿山偽官 兩京平知制誥數陳政治得失 思明
  陷洛諫親征十不可遂罷東幸

  李翰華子 天寳末房琯韋陟薦為史官宰相不肯擬 傳張巡功狀上之帝感悟巡大節始白於世義士多之 文精宻而思遲 常從令皇甫曽求音樂思涸則奏之神逸乃屬文
  宦官魚朝恩至徳初監李光廷軍 九節度圍相州為觀軍容宣慰處置使觀軍容使始此 以神䇿兵屯陕思明陷洛長駈至硖石詔益兵十萬使神䇿將衛伯玉敗賊 洛平還屯陜 詳見代宗
  李輔國貌儜陋畧通書計 事髙力士 使主廐中簿最 王鉷使典禾豆能檢擿耗欺馬肥與謀誅國忠 靈武勸即位 四方章奏軍符委之 齪齪謹宻取人主親信而内深賊 不啖葷為浮屠詭行人以為柔良 宰相羣臣欲見天子皆因以請 察事聽兒數十 捕逮流降未始上聞 詔書下輔國署已乃行 李揆父事之號五父貴幸呼五郎 李峴叩頭言且亂國詔勑不由中書者必審覆 譛太上皇交通外人自以兵刼遷之西内以功遷兵部尚書 諷宰相裴冕聮表薦為相上宻使蕭華止冕 帝寢疾張后召代宗圖之不從輔國伏兵殺后 代宗即位尊為尚父事皆闗白輔國自安使俠者刺之投首溷中
  酷吏崔器汙祿山偽官 義兵至更募衆應之 走靈武吕諲以為中丞 深文詆從賊王官陳希烈達奚尹等數百人死李峴執奏以六等定罪病亟叩頭若謝罪曰達奚尹訴於我
  毛若虛上還京請掊天下財資國用 覆囚先取家貲定賊 權震朝廷羣臣屏息 貶死
  逆臣安祿山天寳十二載冬反 肅宗至徳二年正月子慶緒殺之自立
  慶緒廣平王率嗣業子儀討之復東都慶緒大敗走鄴 乾元元年詔子儀以九節度兵討之於鄴慶緒又大敗 求救於史思明且請以位讓之思明兵至九節度師潰 思明因入鄴斬慶緒而留其子朝義守之父子共三年滅
  史思明突厥種 與祿山共里先一日生故相善天寳入奏帝賜坐竒之曰爾貴在晚 祿山反留守范陽 執杲卿陷九郡進圍饒陽 光弼收常山子儀取趙郡合攻之敗走 屬潼闗潰召光弼等還思明軍復張 攻土門大敗 再陷常山 攻平原遂進圍信都 慶緒敗於相州遂殺慶緒稱大燕 乗勝陷洛陽 敗光弼等于北邙
  朝義使駱悦殺其父思明 王師討之敗走 僕固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圍之莫州 田承嗣使之走幽州 李懐仙斬之歸長安父子凡四年
  田承嗣 李懐仙 李寳臣並祿山思明將 史朝義敗歸朝 代宗即位因懐恩請皆以為節度遂為藩鎮 詳見代宗藩鎮類












  古今紀要卷十一
<史部,別史類,古今紀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