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漁父四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古漁父四篇
作者:劉蛻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89

叟行山逐禽而逢虞人,虞人反以罟而獵叟,叟欺虞人以事鬼神而得逸。他日,叟之子壯,圍山而仇獵吾父者,曰:「今日凡在山澤,殺無赦。」虞人亡於大澤,虞之父教之以漁。漁利厚於罟,末之年富於澤上。反聞叟將殺其子於帝側,帝教之以漁天下,天下之利厚於陶稼,末之年富於九州。漁者常以此自笑,而聞於士師。士師以法執之,漁者對曰:「始臣學漁,不學笑天下,而天下又臣笑。」舜聞之亦曰:「始朕學事叟,不學受天下禪,而天下禪朕。」

晦冥之後,漁者啼而奔帝辛曰:「始風微水上,魚聚臣舟。臣垂之十鉤,魚方氏臣鉤,未及吞,而雷驚臣舟。夫雷不發而震,盍戮於燮理者。」辛應曰: 「爾不得魚,市不闕魚,亦殷人得魚耳。夫多魚而垂之十鉤,魚必爭而且威後其餌。然而猶相與氏其鉤,豈非君其餌薄乎。何戮之有?」微子自旁聞之,亦曰:「殷餌薄矣,臣不受戮。殷民驚矣,抱祭器而入周。」

暮有二舟還,而爭一舟於中流。空舟中者恃其無傷舟中也,則盛鬥以薄兩舟,果與俱覆。明日訟於王。王以其罪均也,平於二漁。既而空舟者歸告其子曰:「吾勝矣,覆彼所載。」載魚者歸亦告其鄰曰:「吾勝矣。」其鄰笑曰:「罪均而子獨覆所載,孰謂勝乎?」

有置魚於葦間,仰見鳴鳶集其上,乃冠木於器旁以懼之。明日澤西漁者乃刻材澤畔,前日置魚者目氏而去,而三年不敢漁。其妻笑曰:「始偽以紿一器之魚,學偽得盜一澤之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