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載之方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史載之方
作者:史堪 宋
  • 卷上 四時正脈 厥陰所勝生病 少陰所勝生病 太陰所勝生病

運勝

腹痛,清厥,意不乐,體重煩冤,肌肉萎,足萎不收,行善瘈,脚下痛,飲發中滿,食減,四肢不舉,腹滿,溏泄,腹鳴反下,甚而大谿絕者,不治。

https://ctext.org/library.pl?if=gb&file=30444&page=8

天勝

胸中不利,陰萎,氣大衰而不起,不用,當其時,反腰痛,动轉不便,心下痞滿,少 腹痛,時害于食,腫,骨痛,陰痹,陰痹者,按之不得,腰脊头项痛,時眩,大便难,陰 氣不用,饑不欲食,咳唾則有血,心如懸。

地勝

飲积,心痛,耳襲,浑浑嗌腫,喉痹,陰病血見,少腹痛腫,不得小便,病衝头痛 ,目似脱,项似拔,腰似折,髀不可以回,如结,如别。



阳明所勝生病

運勝

兩脅下少腹痛,目痛,皆瘍,耳無所聞,體重煩冤,胸痛引背,兩脅滿,且痛引少腹 ,甚則喘逆氣咳,肩背痛,尻陰股膝髀足皆病。


阳明所勝生病

天勝

脅痛,目赤,掉振鼓栗,筋痿,不能久立,小便變,寒熱如瘧,甚則心痛,左脅痛, 寒清于中,感而瘧咳,腹中鳴,注泄,溏,心脅暴痛,不可反侧,嗌干,面尘,腰痛,丈 夫疝,妇人少腹痛,目昧,瘍,瘡痤痈。


阳明所勝生病

地勝

病喜嘔,嘔有苦,太息,心脅痛,不能反侧,甚則嗌干面尘,身無膏澤,足外反熱。


太阳所勝生病

運勝

身熱煩心躁悸陰厥,上下中寒谵妄,心痛,甚則腹大,胫腫喘咳,寝汗出,憎风。


太阳所勝生病

天勝

心熱煩,嗌干,善鼽,喜悲,數欠,熱氣妄行,善忘,甚則心痛嘔血,血泄,鼽衄, 善悲。□□時眩仆,腹滿,手熱,肘挛掖腫,心澹澹大动,胸脅胃脘不安,面赤目黄,善噫 嗌干,甚則色炱渴而飲。


太阳所勝生病

地勝

少腹控引腰脊,上衝心痛,血見,嗌痛,颔腫。


少阳所勝生病

天勝

咳鼽衄,鼻窒瘍,寒熱,腫,心痛,胃脘痛,厥逆,鬲不通,熱上,皮膚痛,色變 黄赤,传而爲水,身面腫,腹滿,仰息,泄注赤白,瘡瘍,唾血,煩心,胸中熱,甚則鼽 衄。


少阳所勝生病

地勝

注泄赤白,少腹痛,溺赤,甚則血便,少陰同候。


六氣复而生病

厥陰之复

少腹堅滿,里急暴痛,心痛汗发,嘔吐,飲食不入而复出,筋骨掉眩,清厥,甚則入脾 食痹而吐。


六氣复而生病

少陰之复

燠熱内作,煩躁鼽,少腹绞痛,火見燔,嗌燥,分注時止,氣动于左,上行于右, 咳,皮膚痛,暴喑,心痛,郁冒不知人,乃洒浙惡寒振栗,谵妄,寒已而熱,渴而欲飲,少 氣,骨痿,膈腸不便,外爲浮腫,哕噫,瘡瘍痈痤,甚則入肺,咳而鼻渊。


六氣复而生病

太陰之复

體重中滿,食飲不化,陰氣上厥胸中不便,飲发于中,咳喘有声,头顶痛重而掉螈,尤 嘔而密默,唾吐清液,甚則入腎竅泄無度。


六氣复而生病

少阳之复

惊螈咳衄,心熱煩躁,便數憎风,厥氣上行,面如浮埃,目而螈,火氣内发,上爲口 噤嘔逆,血溢血泄,发而爲瘧,惡寒鼓,寒极反熱,嗌络焦槁,渴引水浆,色變黄赤,少 氣,脈萎,化而爲水,传爲浮腫,甚則入肺,咳而血泄。


六氣复而生病

阳明之复

病生脅,氣归于左,善太息,甚則心痛,痞滿,腹脹而泄,嘔苦,咳哕,煩心,病在 鬲中,头痛,甚則入肝,惊骇筋挛。


六氣复而生病

太阳之复

心胃生寒,胸中不利,心痛,痞滿,头痛,善恐,時眩仆,食減,腰反痛,屈伸不便 ,少腹控引腰脊,上衝心,唾出清水,及爲哕噫,甚則入心,善忘善悲。


<目录>卷上

论六氣所生之病

五行之爲病一也,而所生之氣不同,如木之所至爲风化,而病之生不独止于肝,火之所 至爲熱化,而病之生不独止于心。此司天司地统岁纪運之不同,故爲病亦从而各异,又有乘 年之虚,過月之空,失時之和,或勝而所勝受刑,或复而制于所勝。且以经言之,天火下临 ,則肺氣上从,則白起金用,而草乃眚,燥氣下临,則肝氣上从,則苍起木用,而土乃眚, 以常所勝而论之,則火至而肺病,金至而肝病,今也,天火下临,則金以从天之氣而白乃用 ,故病反生于肝,天金下临,則木从天之氣而苍乃用,故病反生于脾,类舉而推,則厥陰司 天。脾氣上从,而水斯眚,太阳司天,心氣上从,而金斯眚,少陰司天,肺氣上从,而肝斯 眚,太陰司天,則腎氣上从,而火斯眚,皆可知矣,此天度之尊,独异于他,经言,天能制 色,以其能制勝己,而使不爲害,至于司地,則氣化之正,各随其证耳,若夫纪運之岁之不 同,則又视其司天之氣化,如六甲之岁,阳土當運,有陰凝流衍之布,宜與六己之岁不同也 ,然己巳、己亥,與六甲之岁同,六庚多肝病,而庚寅、庚申之岁,金不能制肝,六戊多肺 病,而戊辰,戊戌之岁。火不能害肺,氣化所至,譬如权衡,可即其氣以求其病,惟勝复之 候不同,难以前期,亦随其氣之多寡,以求其证,勝之爲病輕,复之爲病重,勝則所不勝者 顺受其克,复如报怨仇焉,此又不可不知也。今以木之受病,本于肺金之所制,則不過如肺 氣有余凌犯于肝,生眼昏背痒,耳無所聞,胸痛體重之病耳,若乃木化之盛,肝氣妄行,大 傷于脾,則金必相救,邪反傷肝,能使人體重煩冤,胸痛引背,兩脅滿,宜痛引少腹,故经 言上应太白星者、謂金之复也,雖然,人之氣、犹之天地之氣,五脏之氣,即五運之氣,三 陰之氣,即六氣之變,顾一身之氣,多寡之如何,亦不必因天地之氣化所生,己亥之岁,人 多肝病,而有病肺者,子午之岁,人多心病,而有病腎者,此一人之身,自有天地之氣化, 调治之法,與五運六氣所至之法同,至于病一也,而所生之病,所受之本,所以至病之由不 一者,或以本藏有余而成,或以本藏不足而成,或经络所過之处同而成,经之所载,二火所 生之病,雖輕重不同,而其實則一(太阳,太陰),水土共胞,寒溼同化,所生之病亦类, 目 会众筋,而病變多端,心统五脏,而病生奇怪,清浊异源,各有其机,表里殊状,各有其应, 今详舉之,以明治病之诀。


<目录>卷上

大府泄

肝熱刑脾而泄,即经言飧泄,余证當腸鳴,腹支滿,口胶渴,小府赤,宜凉其肝,輕益 其胃,诊其脈,六脈輕弦,胃上得肝脈,不至大弦,然六脈雖弦,亦不必有骨力,以泄則氣 虚不實故也,宜用荆芥散。 荆芥穗(一分)防风芍药诃子皮羌活甘草(各一分)白蒺藜(半兩)浓 朴(十铢,去皮)木香(三铢) 上爲细末,非時,以水一盏,枣一个,同煎三钱匕,和滓服。 脾溼而泄,经言腹滿溏泄,余证,腹痛,體重,食減,甚則足痿,行善契,脚下痛,宜 用削术豆蔻散。 草豆蔻削术诃子皮(各一兩)大芎陈橘皮(各半兩)甘草本(各八铢)独 活 上爲细末,空心,水一盏,姜兩片,枣兩个,同煎三钱取八分,和滓服。 腎水之寒,亦生溏泄,以寒溼同化,所生之病一耳,经又言,寒迫下焦,传爲濡泄,陰 氣入腎竅泄無度,洞泄皆属于水土之所生,其证,體重,食減,腹痛,四肢不舉,甚則注下 赤白,腰膝酸痛,股膝不便,若脾氣之溼,則六脈混浊如革,濡散而大,如按泥浆,加之腎 寒,則又沉伏迟弱,动而無力,宜并治其水,暖其脾腎,暖脾药,宜以削术豆蔻散,暖腎藏 方,萆勝金丸。 萆诃子(各一兩)石斛续断 兩)蓬莪术山茱萸细辛 上爲末,炼蜜丸如梧桐子大,空心,米汤下五七十丸。 又方,宜服舶上硫黄丸,(方見痢门。) 肺金之勝,亦生腹鳴溏泄,肺主清肃之氣,流入于中,變成寒中溏,又肺主少腹,故 生斯病,余证,少腹痛,中清,脅痛,其脈,六脈毛而微,不浮,毛爲肺脈,微則泄而氣 弱,初泄則本肺脈一指偏,一二日則變而微,但不浮耳,尺澤沉而小击,宜温其肺,四味芍 药散。 吴白术芍药桔梗香白芷 上等分爲末,非時,水一盏,生姜三片,同煎三钱匕,入枣二个,取八分服。


<目录>卷上

大府秘

肝心氣實,风血相搏,大府结涩,口苦舌粗,甚則口干胶,小府赤,头痛眼昏,六脈洪 大而實,宜用柴胡汤。 柴胡前胡防风杏仁(去皮尖) 心,一分)干地黄(八铢)半夏(二铢) 上爲粗散,食后并非時,水一盏,葱白一根,同煎三四钱匕,取八分,去滓服。 肺氣上實,其氣上蒸,不能传送,大府秘熱,其脈浮而疾,尺澤脈短,寸口脈大,宜用 柴胡汤,加紫菀,麻黄各一分,良。 寒溼之勝,大府反秘,经言陰氣不用,便堅,以土不用事,脾胃不动,無传送耳,其陰 具水土之证,脈亦如之,宜用大腹皮散。 陈橘皮(一兩)青橘皮大芎五味子 豆蔻(各半兩)木香槟榔(各四铢)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匕,非時,水一盏,煎八分,和滓服。 元氣虚弱,腎水空虚,胃無津液,大府涩迟,六脈微而虚,宜用苁蓉粥。 肉苁蓉一分,米一掬,先洗苁蓉令净,切令极细,同米,用水兩碗以上,煮作稀粥,既 熟,入少许葱,并薄入盐酱调和,空心,投三四盏。


<目录>卷上

小府秘

小府之秘,其状难识,有淋、有癃、有涩、或疼、不疼、肝心之氣,盛實而熱,小腸氣 虚,熱氣流入膀胱,遂成小府赤涩之病,其脈數而輕弦,尺澤弦而長,又微紧,或心脈長, 皆主此病,宜用此方。 茯苓(半兩)麦门冬(去心)芍药前胡 荆芥(三铢) 上爲细末,食后,以水一盏,葱白一支,同煎三钱匕,和滓服。 又方,宜服此五苓散。 肝经之熱,小府赤痛,六脈弦急而長,又发寒栗,宜用蔓荆汤方。 蔓荆子羌活独活麻黄 上等分,前法煎,食后服。 溼氣寒氣之勝,同犯于心,心氣上行,不得小便,小府不快,宜服削术草豆蔻散,又服 此大芎汤。 大芎(一兩)蓬莪术(半兩)木香(四钱)茯苓(半兩) 上爲细末,空心,水一盏,入盐少许,同煎三钱匕,和滓服。 元氣虚弱,腎氣不足,膀胱氣虚,衝任脈虚,丈夫疝。妇人閉,宜服此方,其脈 ,六脈皆动,细數而輕弦,腎脈小击而沉,膀胱涩而短。 五味子(一兩)血茸萆牛膝芎(各半兩)干熟地黄(一兩)蓬莪术青 盐(各一分) 上青盐一味,自爲细末,余七味爲细末,蒸饼,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清汤下五七十丸


<目录>卷上

身熱

寒邪所傷身能发熱,寒氣外固,阳氣内拒,鼻塞氣粗,聞氣出如火,此當发其寒,六脈 浮而輕疾,散滿指下。 麻黄(去根节)削术(各半兩)本芎 分) 上爲粗散,空心,并非時,水一盏,生姜一片,煎三钱,去滓服。 心火独盛,少陰,少阳之勝,身熱,小府赤,大府秘,头痛,口干,舌粗,骨疼,六脈 洪大而實,有骨力,又數,宜用此方。 茯苓麦门冬(去心)芍药麻黄 丹皮(四铢) 上如前法,爲粗散。 肝氣之熱,身亦发熱,其状與心火之勝同,以风熱同化,木火相助,其候同也。然肝之 发熱,所以不同者。雖熱而往往自聞其寒,多觉背上脊膂洒洒振寒,并兩足多冷,胶涎,甚 則嘔逆而吐,六脈弦急而長,其他與心火勝之亦同,然心火之勝,脈必洪,而肝熱即洪大而 弦,然亦有上于弦而不洪大者,以风氣之独勝耳,宜用此方。 荆芥穗羌活独活芍药 草(等分) 上爲粗散,食后,水一盏,煎三钱,取八分,去滓和滓任意,又看其人氣實,肝藏熱 多,至于生涎,則加天南星,半夏、白僵蚕、干蝎各少许,天南星、白僵蚕、可與众药等, 半夏、蝎、随意加減,不必多,涎结而大府秘,則以牵牛和上件药服,以疏爲度。


<目录>卷上

身寒

经言,陰盛生寒,阳盛生熱,元氣虚乏,腎水极寒,发爲寒战,冷汗自出,六脈微细而 沉,寒邪犯心,則腎脈必击而沉,心下大动不安,甚則仆倒,宜先暖其腎,后保其心,暖腎 脏方。 牛膝(酒浸一宿)石斛巴戟(去心)萆(盐水煮 苓附子(炮) 上爲末,炼蜜爲丸如梧子大,空心,米汤下七十丸。 溼氣之勝,汗出憎风,肌體多冷,畏风食減,倦怠無力,六脈混浊而緩,弱大而散,面 目無光,宜服前暖腎丸,并服此方。 白术陈橘皮芎(各半兩)细辛 草豆蔻人参(半兩)干姜(四铢) 上爲末,炼蜜和丸如梧子大,空心,米汤下五十丸。


<目录>卷上

头痛

头痛之状,最爲难辨,大风入骨而痛,大熱入骨而痛,痰伏于胸中而痛,元氣虚微而痛 ,心火之勝头痛,六脈之应,皆应于心,即用凉心药,风氣之勝而头痛,六脈之应,皆属于 肝,即用凉肝药氣熱而生涎,亦能令人头痛,即用前取涎药,腎水之勝,陵犯于心,经言心 氣上行,痛留眉顶间,甚則延及胸,头痛,脑户间痛,宜暖其腎,独寒溼之氣初作,未至犯 心,寒邪所客,多袭于陰,上贯风池熱府,令人头目不利,脑后兩大筋迸急,眉目昏眩,此 爲寒邪未入五藏,六脈皆初傷寒之属,浮散而數,宜用前发汗药。


<目录>卷上

腹痛

人有病腹痛者,其状多端,经之所言亦多變,溼邪之勝,腹滿而痛,食減體重,四肢不 舉,腹鳴腸泄,宜用此方,神和散。 草豆蔻肉豆蔻陈橘皮白术(各半兩) 莪术(各一分)吴茱萸(三铢)诃黎勒(三铢)芍药(十铢)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空心,水一盏,枣兩个,同煎八分和滓服。 寒冷食物所傷,厥入胃,腹中撮痛,即與前寒溼勝痛之脈不同,若寒溼之氣勝而腹痛, 六脈皆微细而沉,時時小击,经诀所謂阳弦头痛,陰微腹痛是也,至于爲冷寒之物所傷,則 六脈又紧而微,紧应腹有形,此爲物所傷者,脈必有形,而爲溼氣所傷者,脈止于微而已, 宜用神和散,加大腹皮半兩主之,觉冷物未化。即加青橘皮少许,每服入半夏少许主之,清 厥入胃,兩脅下痛,及小腹痛,此肺之清肃之氣所成,六脈當急而微弦,肺脈独大而實,左 尺微小急,盖清肃之氣流入于中,寒聚而小腹有形,经言,连小腹而作寒,甚則爲妇人症瘕 ,丈夫疝之类,肺以毛爲主,若浮則爲熱,沉大爲冷,至于寒之所聚,則大者敛而爲小急 ,又甚則紧,紧爲痛,应腹有形,亦各从其类也,宜暖行肺氣以散之。 陈橘皮蓬莪术紫菀芎 (各一分)大腹皮 上爲细末,服時,水一盏,生姜二片,同煎三钱匕,取八分,和滓服。 至于肺氣之勝,已傷于肝,則又能體重煩冤胸痛,引背而痛。宜服前方,又服此暖行肝 氣方、人参散。 人参(半兩)當归桑寄生白蒺藜 炙)藿香(四铢)五味子(半兩)木香(四铢)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服時,水一盏,枣二个,同煎八分服。 人有病,胃脘當心而痛,食已而痛,又甚,连腹中而急,六脈弦紧而長,宜用肝药,人 有病,兩脅下非時氣痛不安,如生积聚,一腹中鼓动,摇闷不安,甚則生氣块,上衝咽喉, 头目俱迸,口舌胶粘,小便赤黄,衝心而痛,夜卧不安,此爲肝涎與血相聚,致生此疾,其 脈當洪大沉實,而有骨力,以肝脈之熱,生风而痛,則脈弦而長,今反洪大沉實者,此爲涎 伏之也,宜用荆芥散。 荆芥穗连翘羌活牡丹皮 荆子(各一分) 上每服三钱,食后,水一盏,生姜一片,半夏末少许,同煎,取三四沸,和滓服,大府 不甚秘,減大黄,若大府秘甚,自作大黄末,每服酌量加減进服,其大黄一味,自修制,临 時末。 素问舉痛论云,寒氣客于脈外,則脈寒,脈寒則缩蜷,缩蜷則脈绌,急則外行小络,故 猝然而痛,得炅則痛止,其脈正與寒溼之氣脈同,宜神和散。 舉痛论云,寒氣客于经脈之中,與炅氣相薄,則脈滿,脈充大而血氣乱,故痛甚,不可 按,其脈散滿指下,充大而至數不多,却不甚有骨力,宜去其寒,而行其血氣。 當归大芎蓬莪术茯苓 香(四铢)芍药(十铢)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非時,水一盏,煎八分服。 舉痛论云,寒氣客于腸胃之间,膜原之下,血不得散,小络急引,故痛,按之則血氣散 痛,其脈亦差大,差緩而沉宜用前药,青橘皮者。 舉痛论云,寒客于夹脊之脈,則按之不能及,故按之無及,夹脊乃膂脈之所行,其脈當 尺澤沉而击,宜行其腎经,以去其寒。 乌药(一分)芎當归京三棱 甘草(炙,三铢) 上爲细末,空心,水一盏,煎三钱服。 舉痛论云,寒氣客于衝脈,衝脈起于关元,随腹直上,客寒所犯,則脈不通,脈因之則 氣不通,故喘动应手,其脈當實大有形,不匀輕滑而又紧,來疾去迟,如有物制之,宜通其 脈,行其氣。 桔梗(半兩)大腹皮芍药木香 每服入兩豆许)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生姜三片,同煎八分服,以大腑通疏爲度,宜服神和散之余,如此 夕喘,宜调暖其肺。 舉痛论云,寒氣客于背俞之脈,則脈涩,脈涩則血虚,血虚則痛,背俞主于心,故相引 而痛,按之則熱至,熱氣至則痛遂止,脈涩,以血虚而不行其脈,六脈细數而肝心尤微,心 脈如带芤重按即缺,往往身有汗,宜足其血,以保其心。 人参(一兩)當归(半兩)木香延胡索 分)沉香(三铢)陈橘皮(十铢) 阙上语 舉痛论云,寒氣客于厥陰之脈者,络陰器,系于肝,寒氣客于脈中,則血泣脈急,引脅 與小腹痛矣,其脈皆輕带弦,肝脈连腎脈,弦長而紧,甚則通過尺澤而弦,宜用此方。 白蒺藜(半兩,炒去尖)蔓荆子(一分)芍药独活 黄(十铢,去节)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空心,水一盏,枣兩个,同煎八分服。 舉痛论云,寒氣客于小腸膜原之间,络血之中,血泣不得注于大经,血氣稽留不得行, 故猝然成积,其脈沉大而實,膀胱动而有声,宜通其小腸。 血茸大芎蓬莪术(各半兩)萆 上爲细末,蜜丸如梧子大,空心,清汤下五七十丸。 舉痛论云,寒氣客于五脏,厥逆上泄,陰氣竭,阳氣未入。故猝然不知人事,氣复反則 生矣,其脈伏而大,极無骨力,三部皆芤,身有冷汗,宜灸氣海,后用暖药,舉痛论云,寒 氣客于腸胃,厥逆上出,故痛而嘔,其脈细而滑,宜用神和散,加茯苓,人参各半兩。


<目录>卷上

脹滿

人有病,腹脹滿,善噫,兩脅滿,咽鬲不通,此肝勝也,其脈弦而長,宜凉其肝,人有 病,腹大,小腹中痛,惡寒发熱如瘧,小腑赤,其脈洪大,此心熱也,宜凉其心,人有病, 小腹痛,睡,不得小便,头痛,目似脱,顶似拔腰似折,此土溼之勝,宜暖其脾,其脈當浊 而动,人有病,右滿腑腫心痛,肺,腹大滿膨脹而喘咳,此氣爲火所勝,其脈兩手寸 口洪大,肺上亦洪,骨力小如心脈此爲心肺相持,宜解其金火之熱,以平其心肺。 黄(半兩)麦门冬(去心)茯苓紫菀 草(炙,四铢) 上爲粗散,非時,水一盏,姜一片,枣一个,同煎三钱,去滓服。 人有病,身腑腫腹滿,仰息,泄注赤白,咳血,此少阳之勝,與火勝同候,其脈亦然以 前方主之。


<目录>卷上

世人论凡喘者、皆以爲肺,然有服肺药而不愈者,遂以肺不受药爲难治,何以言之缪也 ,又或以肺熱而喘,误投凉药,此又近似之言,止可以知肺喘,而未足以明五脏之喘,且以 经言之,所言诸痿喘嘔,皆属于上,未尝以喘属于肺,至于言五脏之多寡,六氣之勝复,則 喘之所生,可指其状而明,药之所投,亦可以随其证而效。 今人有病,胸中煩熱,嗌干,右滿,咳喘唾血,肺,腹大膨膨而喘者,此火之刑金, 肺傷而喘也,宜用此方。 麦门冬(去心,半兩)桔梗麻黄(去节)紫菀 草(炙) 上爲粗散,每服三钱,水一盏,生姜三片,煎至七分,去滓,温服,人有病,左脅痛, 寒清于中,咳而喘,此爲肺之清氣所成,宜用此药,六脈毛而微,腎脈伏而小,比之火之盛 刑金,則异矣,盖火盛刑金而喘,則六脈纯得火脈,疾大而有力,若寸口偏大而关脈带芤, 即须唾血。 人有病,腹大胫腫,喘咳,寝汗出,憎风,胸中滿,食不消化,食減,體重,六脈沉重 而浊,浑浑革至,如物制之,此爲腎寒大過,宜暖其腎。 续断牛膝细辛五味子 (各半兩)木香(三铢) 上炼蜜丸如梧子大,空心,盐米汤五七十丸,以神和散并进。 人有病,肝脏风壅,积涎所聚伏膈间,口干而胶,食即惡心,全惡肉味,心躁不安,夜 卧不得开,咽喉隔塞,如物抵筑,多喘,诊其脈,六脈皆大而沉伏。重手取之,隐隐然骨间 乃得再再寻,來疾去迟,宜用治涎药。 荆芥穗天南星防风羌活白僵蚕连翘独活麻黄干荷叶干蝎天麻 (炮)半夏 上等分,修治爲细末,每服三钱,入半夏末一兩豆许,水一盏,生姜三片,煎七分,和 滓,饭后服。 有人得此涎候,却缘久病而虚,又误服熱药,或元氣本虚,六脈大而無骨力,却浮洪而 數,重手按之,則浮指而虚,有表無里,却不宜用前方,此病难治,當用此方。 人参(半兩)天南星(炮)防风独活 夏 上除半夏一味自爲末,余爲细末,非時,水一盏,姜三片,煎至七分,又宜時時以补药 助其元氣,而徐以此坏涎药挠之。 人有病,久患咳嗽,虚萎氣乏,胸中氣微,不能报息,六脈虚微而數,此之一候,并带 劳疾证,即爲难治,若脈止虚微不浮而數寸尺调匀,即药到便安,若浮數而虚,亦劳也,若 浮大疾數而虚,輕手取之,全無骨力,重手按之,全不应指,此不治之证,肺萎,當用此方 人参(半兩)五味子茯苓(各半兩)鳖甲(酥炙) 草枇杷叶(去毛,各一分)黄紫菀(各十铢)半夏阿胶(炙透,各四铢) 上爲粗散,生姜三片,每服入半夏一兩豆许,饭前服,或非時服之,又宜服补腎氣药, 以归其元氣,每服三钱,水一盏,煎至七分。


<目录>卷上

脚痛

脚氣之病,盖由有寒溼之勝,故经于太陰之勝,言足胫腑腫,于太阳之勝,言至引陰股 筋肉拘苛,又言,岁土太過,甚則肌肉萎,足痿不收,行善螈,脚下痛,飲发中滿,四肢 舉,此寒溼之氣所成也,然天下之病,固有似是而非,本异而标同,用药過差,則利害相反, 若脚氣之病,本于寒溼之勝,而至于肺熱,而病生于足胃熱而风生于足,與脚氣相似, 熱殊状,试别而明之,熱而足痛者,以肺经之所行也,故经言,岁金太過,則股髀足皆 病焉,胃熱而足病者,抑以宗筋不行,而传爲痿厥也。 今有人病足痛,得水土寒溼之状,六脈沉伏而动,上浊下虚,尺澤微而涩,宜暖其下, 用此方。 牛膝(半兩)黄(半兩)独活當归 麻(炮)大芎续断(各十铢)细辛 上爲末,薏苡粉煮作稀糊,丸如梧子大,空心服五七十丸,温酒或盐汤下。 肺乘熱而足病,則左手一手脈全微而细左尺又小,搏击而沉,右手脈偏,有骨力,洪大 ,而肺脈尤甚,再寻。虚弦而長,用修崔氏紫苏方服之,盖世人多以崔氏方治脚氣而得效, 不知此方只可治肺熱脚痛耳。 紫苏子芍药官桂茵芋茯苓大腹皮桔梗甘草(炙,各一分) 麻黄(去节,一兩)黄(半兩) 上爲粗散,生姜一片,煎三钱,以爲飲服。 胃熱而宗筋不润,則脚弱無力,兩足酸軟,或带微腫,诊其脈,胃脈一指弦而長,又微 带疾,六脈差大,宜用此方。 大腹皮(半兩)茵芋(八铢)杏仁(去尖)茯苓 薏苡仁(各一分)青橘皮(四铢)芎(十铢) 上爲粗散,非時,姜煎,仍以前暖腎药,壮元氣药,相兼而进,若服此药,大府微利 ,即住此,却进补药兩三日,待定帖,仍进此药。


<目录>卷上

脈要精微解

经曰,春日浮,如鱼之游在波,夏日在膚,泛泛乎万物有余,秋日下膚,蛰虫将去,冬 日在骨,蛰虫周密,君子居室,故曰∶知内者按而纪之,知外者终而始之。此六者,持脈之 大法,以经意考之,以四時之脈,分表里之浅深而决之,以内外之辨,且以春日浮如鱼之游 在波,則阳氣之萌,脈雖見而未出于膚,夏日在膚泛泛乎万物有余,則脈已在膚矣,秋日下 膚,蛰虫将去,則秋陰氣之至,脈雖下膚,而未至于沉,冬日在骨,蛰虫周密,則脈已沉矣, 以是知内者按而纪之,以明脈之在里也,如秋日之下膚,冬日之在骨是也,知外者终而始之, 以明脈之在表也,如春日之浮,夏日之泛是也,然知内者必曰按而纪之者,盖脈之在内,非 深按之,無以得其實,知外必曰终而始之,則初按而病已見矣,故因其病,以推原其本,启 玄子乃以知内爲知脈,知外爲知色,殊非黄帝所謂持脈之大法也,细舉而明之,心脈搏堅而 長,當病舌卷不能言,凡脈之搏,以有所犯,而鬼勝則搏,心脈之搏,以腎邪犯之也,病舌 卷而不能言,舌雖应心,而舌本盖少陰经之所散也,治之之法,不独凉其心,且暖行其腎, 其大而散,當消环自己,若心脈之芤,雖芤而軟,纵失血,亦當温,加之以胃药。 紫苏子黄芍药官桂 十铢)杏仁(四铢,去皮尖) 上爲粗末,姜煎,不计時候,用水一盏,煎七分。 寸口脈沉而弱,曰寒熱及疝瘕及少腹痛,又曰,脈急者疝瘕少腹痛,病同而脈异,启玄 子遂以爲经传之误,亦不知變矣,寒疝之爲病,有寒清连于小腹而爲疝,故止言寸口脈沉而 弱,不分左右之脈皆沉故也,右沉則肺冷,而寒清之氣流入于中,左沉則心氣不足,血爲寒 邪所犯而少腹痛,至脈急曰疝少腹痛,則言六脈之皆急也,盖经尝言,诊得心脈而急爲疝, 正謂此矣,寸脈弱而疝者,宜温其中,脈急而疝者,宜緩其中。 寸脈沉而疝者,宜用此方。 當归牛膝(各半兩)乌药木香 一分)芍药大芎(各十铢) 上爲细末,蜜丸如梧子大,空心,清汤六七十丸。 脈急而疝,宜用此方。 蔓荆子麻黄芎蓬莪术 活(十铢)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生姜三片,水一盏,煎至七分,不计時候服。


<目录>卷上

明熹脈

春戌、夏丑、秋辰、冬未,四時之喜神,取五行之养氣爲用,皆历三辰而數,如春以 戌爲喜神,即正月在戌,二月在亥,三月在子,四時放此而推,若于脈中得之,犯他脈,喜 有喜庆之事,四時脈皆于胃中見,以五行皆资土以致用,而周身之脈,亦因胃脈,然后見于 氣口,如春脈以弦爲主,须六部脈皆循循,不急不絕,不紧不數,而胃脈微弦而緩,弦爲春, 緩爲本,六脈無犯,主一月内喜应,若正月于戌日見,二月于亥日見,三月于子日見,則旬 内应如胃脈带弦而毛,則主灾,夏脈洪爲主,六脈皆隐隐而大,不散不浮,不滑不數,胃脈 微洪而緩,洪爲夏,緩爲本脈,六脈無犯,一月内喜应,旬内得脈,皆不出旬,秋脈主毛, 胃脈上輕,带毛而緩,又须有根蒂,此一脈难辨,如四時之脈,盖若毛而輕,如风如氣,則 反爲灾,不爲喜脈,惟不浮不輕,緩緩而徐,浮手按之,乍如秋脈,重手取之,則去來如一 ,压之不散舉之不輕然后爲喜脈,日辰之应,與春夏同法,冬脈最爲易辨,但胃脈沉而不击 ,即是。


<目录>卷上

傷寒论

病有懸性命于毫发之端,决死生于顷刻之下,死生之间,系医者之工拙,医者之工,則 病之痊愈速如轉圜。医者之拙,則所投之药過于白刃,此傷寒之病,非独傷人之急,医者之 难事也,古人有言,一日二日,在于皮膚,四日五日,传之脏腑,故皮膚之间可汗。传脏腑 之间可下,世之学人,未尝不宗之以爲定论,然不知人之有虚實,則病之有輕重,病之有輕 重,則传之有迟速,忽有经兩日三日,而尚在皮膚,忽有初经兩日三日,而传脏腑,善爲医 者,當审察其脈,审其病之所在而已,尝以治傷寒之病有四失,一失之愚,盖傷寒之病,其 始在于皮膚,其次传之脏腑,當皮膚之间可汗,于脏腑之间可下,苟不辨陰阳,不分内外, 當汗而下,當下而汗,误投药饵,以倾人性命。此一失之愚也。二、失之不精,盖傷寒之病 ,传之脏腑,則证候多端,千變万化,莫能尽究,其毒氣之在肝者,不可疏脾,在心者,不 可疏肺,五脏之治,余皆同此,医者治之,决以爲病之所传,在于何脏,方之所投,當以何 药,病之所減,當以何時,药之一投,遂可平复,苟不知病之源流,不识病之传受,误投药 饵,以希苟合,不幸而少有差误,人之倾危,可立而待,此二失不精也。三、失之怯,盖傷 寒熱毒,传在五脏,攻损正氣,其毒氣之盛,如烟如雾,熏炙三焦,致令病危困,不思飲食 ,医者反以爲胃氣之虚,不肯通疏,遂見倾损性命,但今患傷寒熱毒之人,飲食不进,大府 不通,小便黄赤,病者危困,即先定其病之所传,在于何脏,急以疏轉之药,取其毒氣,其 病势輕減,則飲食增加,而平复如故矣,此三失之怯也。四、失之暴,盖治傷寒之法,既失 之愚,又失之怯,則不精不详者,不可容易言也,愚因言治傷寒之怯,切虑后之学人心术未 明,見识未到,但务以不怯爲志,妄投轉药以傷人性命,此余所以言四失之暴也。后之学人 ,苟能明此四失,亦足以识治傷寒之大略,至于阳毒所次,陰毒所注,其传在五脏,則脏证 各殊,贯于六腑,則腑证各异,其傷人之急者,惟二感尤爲极重。余今辄以病证脈候陈其一 二,庶几世人缘此之传也。 一日,巨阳受之,巨阳之脈,起于目内,上额交颠,上入络脑,下项,循膊内,夹背 ,抵腰中,在手爲小腸,在足爲膀胱,故头项腰背強,其脈當疾數而浮以散,如新沐浴,如 风,而左尺脈微紧而數。 二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脈夹鼻络于目,故身熱目疼而鼻干,不得卧,其脈又经 于腹背,上头项,在手爲大腸,在足爲胃,诊其脈,當疾數而浮,渐渐按之,如通于里,以 阳明爲宗筋,而胃脈受之,又渐入于里,六脈雖浮數,而胃脈一指微洪而數。 三日,少阳受之,问其脈,循脅,络于耳,故胸脅痛而耳襲,又起于目锐,上抵头角 ,下耳后,其脈當疾數而利,得六七至以上,而肝脈又差數,此三阳受病,皆属于表,故其 脈疾數而浮,以其未入于脏腑,故言汗而已。 四日,太陰受之,太陰脈布胃中,络于嗌,入胃,上隔,夹咽,连舌本而散于舌下,其 脈當疾數而洪大,有骨力,胃脈差大。 五日,少陰受之,其脈直行者,从腎上肝鬲,入肺中,循喉咙,夹舌本,故口燥舌干而 渴,其脈最爲洪大,六七至以上,心脈隐隐应指,來去如一。 六日,厥陰受之,厥陰之脈,自足上循陰器,抵少腹,又上贯鬲,故煩滿而囊缩,其脈 疾數如長,三陰三阳,五脏六腑,荣卫不行,五脏不通,則死,大抵三日以前爲三阳受病, 其脈在表,宜汗,三日以后三陰受病,其脈在里,宜泄,若初经三日,其脈疾數大,表里如 一,即不可汗,亦不可下,只以解利药通其中而已。 一二日,脈氣疾數,以温辛发散药汗之而愈,药中亦须有通表解药,不可纯用熱药,既 汗之后,脈當安和绵軟,不疾不數,如老年衰削人脈,輕手按之,绵绵不絕,重手按之,隐 隐不乏,即自然安宁,若既汗之后,疾數不解,即难治,加之以结,則困重,或至于死,盖 结脈疾數而懸絕,累累如珠,而又不流利,與滑不同,但逐部位通流于指,如滴水起头是也 ,然初得病,一日二日内,有增寒壮熱,脈輕而浮,乃謂之傷寒,若才得病,并無增寒,头 疼欲碎,身熱如火,头目赫赤,眼睛迸火,大府秘,小府赤,六脈洪大,有骨力,此名熱病 ,雖初得亦不汗,盖治傷寒之法,惟初一二日,與熱病使药不同。 三四日以后,與熱病同医,一日二日,脈氣微小,不疾不數,不浮不散,唯沉軟而细, 則汗之之药,宜极以温辛,如脾胃濡沉,則是感冷之一候,多變成陰证,阳毒傷寒,面赤头 痛,身熱如火,心神煩躁,头目昏眩,项背強直,脈候當洪大而有骨力。 傷寒煩躁,飲水不休,若脈實而洪,不是疾數,是爲涎毒,若洪大而不實,是爲心脾受 毒。 傷寒后,寒熱已退,腹中余一块,疼痛不可忍,忽走在腿面上疼,此爲遗氣在肝,脈氣 洪而長,肝脈循循而過左足,宜清其血。 四五日,熱毒上衝,心胸噎塞滿闷,浑身壮熱,头痛不止,大府不通,胸中痰實,脈氣 當寸关脈實,而尺澤輕如絕,心脈炎炎而上。 熱毒在肝,善怒,筋脈碎痛,神昏,不欲見人,兩脅脹滿,手足躁,不安卧,右手关脈 ,當偏大紧急而長,熱毒在心,头疼煩躁,面赤舌強,口语不快,忽心痛,善嘔,狂言妄语 ,忽思狂走入水,精神不守,左手脈,一指偏大,若舌強硬急,以妙手针刺其舌兩傍,出惡 血,不可刺其舌心,熱毒在脾,浑身肌肉碎疼,聞食即惡,思吐,通身发熱,兩唇干焦,边 脈动,或环唇青黑色,甚則腰痛腹滿,兩頰痛,右手关上脾脈,一指偏大,如众脈。 熱毒在肺,上衝咽喉,心胸壅實隔塞不通,浑身大熱,面色或赤,而又带白,喘咳不得 大息,右手寸口,一指偏大,而加之以浮。 熱毒在腎,腰背疼痛,脊膂強急,头不痛,若渴數飲,甚則项痛而強,寒以酸足下, 不欲言,其脈當左手尺澤微而輕浮,又輕紧。 傷寒,熱毒攻于肝心兩脏,毒氣煩盛,上衝于肺,血随氣逆,鼻中衄血,口中吐血,甚 則耳中眼中皆有血,诊其脈,當洪大而炎上,如流水之長,如乍开乍合,乍敛乍散,此爲失 血之候。熱毒内傷肝心兩脏,肝心失守,不能主血,毒氣煩盛,上蒸于肺,血随氣行流入于 肌膚,发爲赤斑,通身大熱,头重疼痛,睡時如己身傍畔更有一身精神昏乱不守,其脈雖大 而郁结不解,重手取,隐隐而有骨力,如重夹绫绢裹之,爲发斑之候,傷寒。熱病发嗽,坐 卧喘急不安,其脈右手寸关脈當洪大,而加之浮數,傷寒,熱毒炽盛,熏炙三焦,攻击皮膚 ,通身发如橘色,其脈如发斑候而差沉,與黄胆同法。 熱病结胸,心前閉塞,胸中有一块不通,堅硬不散,通身发熱,头疼不安,面色黯赤, 喉中涎溢,大府秘熱,昏闷不省人事,病則伏暑相似,其肺當洪大而有骨力,而肺脈實而不 浮,伏暑即结而沉。 傷寒熱病,五六日,愈加困重,因吃疏药,下粪如紫黑色,病势不減,神思昏昏,小腹 膨脹,狂言妄语,不省人事,甚則腹中有块,堅硬不散,其脈结伏,此毒氣攻血,腹内有淤 积惡物,十尝九死。 陰毒傷寒,浑身手足厥冷,面青,唇皮無色,四肢無力,心中寒栗,重則閉目,不知人 事,脈氣當细微而沉,重手取之,又軟而無骨力,若腎脈细微而搏沉者,爲重。


<目录>卷上

诊失血

脈诀謂芤爲失血,芤脈状如按环子,内面兩头有,中间曲而缺,非謂絕也,若心脈肝脈 带芤,而肺脈浮以數,又肺脈微弦而紧,則骨蒸咯血。 心脈芤而肺脈軟沉,尺脈沉伏,微微带紧,腸风下血。 心肺芤而尺脈紧,膀胱滑,小腸溺血。 肝脈芤而肺脈大浮而促,兩手尺澤皆微,喘而咯血。 肝心肺脈俱盛洪大,而不甚有骨力,乍开乍合,如流水之状,此金火相传,當吐血,心 脈微而紧,促而朝上鱼际,急按即來迟去速,此爲腸风,下血少,多心战,惮事,無心力, 肝脈長而动,下贯尺澤,心脈大而實,三焦血有余,亦當下血。 肝脈细微而涩,尺澤微,胃脈濡,大府失血。 心脈與肝脈不尽连接,如滴水起头,鼻衄出血,肺脈浮大而散,心脈大,鼻暴衄。 诀云∶紧爲虫,爲痔,须肝脈亦紧并细,方爲痔不尔,即虫也。 六脈浮大,無骨力,來疾去迟,輕手带洪,重手取之如濡,此久害瘡疖,血少,六脈浮 大,有骨力,肝脈弦而長,肺脈大而實沉,與胃相际,胃脈輕弦而濡,此三焦血泛,胃虚下 血。 六脈如常,心脈动,腎脈搏而沉,又细而數,血泄,或溺血,便血。 妇人胎孕,在手关寸脈滑數,而肺脈脈虚而毛,尺澤陷而與关脈不际者。孕也,若肝脈 長而溢寸,胎漏失血,胎下血有二,有肝氣虚微,腎脈绵軟,胎脈陷下,胎动而失血者,當 补之,若肝脈有余而失血,是胎溢,當凉也。 妇人肝脈洪大而反结涩,诀云∶涩脈生,妇人败血,若脈洪大而又伏,則积块而血不行 ,久則陰门腫,以厥陰脈络门而過。


<目录>卷上

诊失精

腎脈虚,绵軟而沉,又微以濡,凡尺脈得八里,脈又搏击,皆失精,心脈动,多梦交, 六脈濡緩而輕浮,又涩,多溺精。 六脈濡,腎脈沉而细,膀胱脈动而緩以大,心脈动而浮,主小便白浊,肝心脈弦而腎脈 紧而细,重手按之,却來迟去疾小府當赤而浊,腎脈细沉而微紧肺脈重而洪大,小便即少腹 先痛此寒伏于胞络中。 赤脈弦而结,阳中有伏陰,胞滿,小便不出,小腹迸脹。 六脈如常人,独脾脈一指疾大而數,唯腎脈差微,主头疼。口干,溺精,此爲土邪入腎 ,當清其脾。 妇人尺澤带弱,迟八里之脈,膀胱脈动,多下白带,若腎脈搏而沉,陰中溼痒生瘡,丈 夫陰溼,此皆精氣之失。 六脈皆涩,又迟緩,丈夫失精,妇人败血。 心脈肺脈疾而动,腎脈膀胱动而濡,丈夫溺多口干,若妇人产,乳多口干,即多补其腎 ,不可以口干爲熱。


<目录>卷上

诊疝

疝之病,尺脈紧而动,按之即虚。 肺脈輕弦而虚,胃脈沉濡而軟,尺脈绵軟,寒厥入胃肺,主少腹,少腹當如有形,腎虚 即成疝疾。 肝脈弦而疾,腎脈绵軟而虚,亦爲以厥陰只陰器络陰而過,乃爲疝。 六脈急沉,爲疝爲瘕,爲少腹痛,盖疝瘕皆寒搏于中,而急則爲痛,腎脈大急沉,爲腎 之疝,當暖其腎,肝脈大急沉,爲肝之疝,當暖其肝,心脈搏而沉,又急而沉,肺脈同诊, 皆爲疝,若小急而不鼓,皆爲瘕。


<目录>卷上

诊汗脈

脈诀曰∶陰微盗汗,劳兼有此,特其一端耳,大抵汗爲血之余,若陰微,則血不足,則 當主少汗,此言微盗汗,當绵軟而涩,右手膀胱急而沉,心脈搏而动方主盗汗,小府涩,忽 失精。 六脈皆滑,主汗,以其陰氣有余,故多汗。 心脈大滑而腎脈搏沉,以汗爲心之液,今心脈大滑,則水犯之而动,故汗。 心脈独大而洪六脈疾而动,主睡中忽然出汗,以心氣独主故耳。 六脈濡溼而重浊,脾脈大而溼,主汗出憎风。


<目录>卷上

论膈噎

六脈微而涩,腎脈绵軟而沉,來迟去疾,如代脈相似,心脈沉,主元阳正氣虚弱,阳事 不起,小便余沥,輕冒风雨,忽吃些子冷物,即胸中噎塞,如有一块物在喉中,飲食無味。 隔塞不快,飲食难下,兩脅脹滿,忽時氣痛衝心不可忍,面色青黄,肝心脈涩而沉,重手取 之,緩而無力,如新沐舉重,來迟去疾,胸中噎塞,飲食減少,行步無力,大府虚冷,非時 间心前如有一条冷线,上彻咽喉,此爲冷噎,六脈涩而浮汗,肝心脈浮大而無力,胃脈大而 散,重手取之,雖無骨力,隐隐而來,唯兩手尺澤差短,其胸前隔塞,飲食減少,大府秘熱 ,忽時不调,吃咸即心躁,吃暖即喉干,痰實,头目昏晕,兩足無力,载身不起,舌上生瘡 ,唇皮焦裂,或非時口中涎流,衝肺散爲干嗽,忽時急饑,見食即吐,食不住腹,此熱膈。 六脈微有骨力而來迟却差小而微急,主寒熱氣膈,其状,大府熱,忽時却下黄粪汁,胸 中鬲塞不快,滞氣积聚。 六脈浮大輕,有骨力,來迟去速,肺脈偏大而浮,加之泛,如促聚于寸口,主熱噎,胸 前噎塞不通,飲食不下,所吃汤水只到喉,仍便吐出,所咽下津液,只到喉中,亦便吐出, 口胶,非時睡,涎溢,大府秘熱,當用通药,利其大府熱咽,如上所说,用引大府药,既通 其大府,即脈氣洪大如實,但去疾,與寻常洪大之脈不同,即輕以解肺顺氣益胃化涎药饵之 六脈皆得噎脈,肝脈偏大而涩,肺脈横格,主因怒而得,大便不通。 六脈皆噎脈,肝心微小而弦,微有骨力而來迟,因悲忧而得,所吃物,聞巡历胸间,隐 隐而下,盖风不化,血不盛,當益其肝心,顺其氣。 六脈濡伏,重手取之,如动而無骨力,主冷噎,飲食不进,身上厥冷,胸中如有冷物填 塞。 六脈濡伏,胃脈偏重,浊而重,主胃寒,履溼而得噎,四肢厥冷,胸前噎塞,飲食不下


<目录>卷上

诊室女妇人诸脈

诸妇人之脈,陰阳與男子相反,當要尺澤隐隐,來去如一,和緩,不涩不弦,寸口平, 方能孕育,若尺澤弦急,肝脈动,心脈疾,六脈涩而不與匀,無子。 血盛氣衰,爲孕,謂心脈洪大流利,替替而滑,肺脈毛而微,却不浮,爲孕,仍须尺澤 與肝脈微间,而肝脈微横,即是孕。 肝脈涩而不絕,尺脈微陷,心脈滑,是孕。 肝脈涩,心脈滑,肺脈衰一如孕脈然,尺脈急而長,爲败血,爲积血,非孕。 肺脈急而弦長,右脈浮而短,小腹堅硬如孕。 肺脈急而沉,腎脈濡沉,小腹有形如孕。 肝脈急而沉,腎脈小急紧,陰痒,陰中痛腫。 室女六脈皆弦而長,又洪,尺脈微紧,经候通行,兩足痛腫,行不得,肌肉消瘦,大府 干涩,头痛眼昏,室女十六七,肝脈弦而長,胃脈輕弦,表里如一,骨槽蒸熱,风行周身, 上焦壅,肌肉消瘦,忽通身黄黑,面色带黑,小便黄赤,五心煩躁,渐欲成劳。 妇人肺脈盛,肝脈軟而虚,忽微而动,心脈芤,肺氣有余,相刑克,肝木受金傷,不能 主血,月候多少,迟速不定,多不节,以致無子,偶然怀之,又無故坠下,當減其肺,益其 肝。 关尺微细而沉,腎氣亏乏,不能生肝,经候多少迟速不定,不能生子。 肝心脈弦紧而疾,肺脈浮而大,尺澤郁郁不散,月经不通,大府秘熱,兩足痛,不得行 ,肌肉消瘦,渐次如马篮节。 六脈弦紧而長,心脈洪大而實,尺脈结,月经不通,長淤怒不得安处,忽忽似颠狂,夜 不得睡,小便赤,大府如常,忽下鸭溏。 肝脈虚弦而長,按之無骨力,心脈动而疾,肝邪传心,日夜煩躁,忽如颠狂,不得眠睡 ,六脈大而沉,肝脈横,肺脈浮,主妇人血熱,经候行少,背上非時有一片发熱,口無津液 ,忽兩三月一次,忽半年不行,或止些小黑血。 六脈大而沉,重手取之,隐隐乃得,輕手如無,重取却有骨力,非如寻常沉伏之脈,此 因胎藏本熱,忽因产后未经百日,恣吃凉物,寒熱相伏,经及二三(年月)候不通,全如怀 孕 惡血所聚,如有身,露下有块,但堅硬不动往往却氣氣痛,只以辛温药散,自然行下,不必 疏通。 妇人脈如孕,尺脈亦絕,與孕無殊,但六脈动而不匀,胃脈輕带伏,此因经候行次,或 产后起早,并误吃生冷,傷损,氣血俱病,因生积聚久無所疗,變成惡物,其状腹中成块, 如蛇鼠,如鹿如虎之类,以手按之,衝手跳起,但此病到年深,其惡物带命吃人血尽,忽絕 無经候通行,或经候行時只如淡水。如此,即倾危人也,六脈疾大虚急,疾大爲风,浮血溢 ,急爲尺澤有寒,忽因经候行時,忽因产后吃生冷不相當之物,忽产后早起傷风,血氣俱病 ,临经行時,忽先氣疼,忽小腹急疼。 心脈芤,肝脈虚,尺澤微细,血海虚损,经候過多,忽成片流下,不可禁止,六脈皆沉 ,肝脈弱而虚,尺澤细细如缕,又带涩而迟,肝腎多感寒,伏在子宫,血海虚损,经候過多 ,小便白浊如米泔,少陰腎脈贯脊而行背上,忽有片寒冷,口中即吐清水。 六脈疾大而浮,腎脈急而浮,心脈差洪,血风头痛,口干吐痰。 六脈弦大,肝心脈涩而短,尺脈急沉而搏,缘使性多瘀怒,傷损肝心正氣,因而积涎, 怒而氣逆,涎随氣上,其状,聞得心前昏闷,溃乱不快。遂有一块之物,上触到咽喉,即手 足俱冷,口噤不开,不省人事。 六脈弦大而疾,尺脈亦弦而动,泛泛不絕,经候過多七八月不止,皆下鲜血,此非虚不 可补,止可凉风血,缘风盛血散,然久而不止,即肝氣脱血。 妊娠之脈,若肺雖微,然浮而聚于寸口,當上氣喘促。 妊娠,六脈雖要滑而流利,然肝脈滑而洪大,胃脈亦有骨力,則上喘而口胶,見食多。 在上,冷則坠下。 妊娠之脈,尺脈急沉,而搏,胃脈濡而重,六脈又軟,胎氣坠下,陰门腫。 妊娠,六脈疾而动,肝脈如長而散,主胎漏失血,不可补之,此血溢也,當安其胎,凉 其血。 妊娠,尺澤沉伏,肺脈實沉而动,腰痛不可舉,兩手沉重,行步無力,睡腸痛。 妊娠,心脈洪大而浮,肺脈浮而散,胃脈浮而大,通身瘙痒,渐次面目浑身俱腫,心躁 不安。 妊娠,六脈皆结而伏,胃脈沉而动,主忽然如中风,心前昏闷,即如有一块物填塞,此 缘脏腑本熱而忽感寒,忽吃生冷,寒熱相伏而不散,以辛温散之。 妊娠,六脈洪大,過关溢寸,主上鬲有熱,唇口干焦,口舌生瘡,非時头痛不安,小便 黄赤。 妊娠,血有余,六脈大而疾,又紧而流利,表里俱有骨力,主浑身碎痛,并腹内疼不可 忍者,宜凉其血。 妇人妊娠,有发熱如瘧,雖夏常畏风,此肝盛血熱,风行于表,熱极即生寒,若肝盛胃 虚,即更右一壁寒,以妊則血盛而氣衰故也,诊其脈,當左長而紧,微带浮,右关沉而濡, 如按泥浆。 妇人之脈,六脈俱沉细而急,左手尺澤微而紧,指指如缕而轉,连及肝脈,按之即结而 散,此胞精不足,當久患败血,赤白带,若动而數,加之以短,即不久倾危。 妇人之脈,皆沉而洪大,重手取之,其深至骨,隐隐然应指,有骨力,來疾去迟,至數 與常人無异,但胃脈亦洪大,上隔有伏涎,此爲血涩生积,當经候不快忽不行,腰痹,口干 而渴,背迸,眼睛迸,兩臂重,手缺盆迸,大府秘,心憎,夜不得眠。


<目录>卷上

诊黄疸

黄胆有二,有肝熱刑脾而疸,有溼极而疸,若肝脈洪大,胃脈濡弱而浊,肝脈加之浮, 腎脈搏而击,即发黄胆,若胃脈重浊而弦長,按之無骨力,腎脈搏而沉,心脈有动象,即溼 极而发疸,然疸之病,多先目黄,以众脈皆会于目系,所以肝熱亦目黄而疸,胃熱亦目黄而 疸,肝熱即口干引飲,小府赤而涩,胃溼亦目黄,而口不干,小府赤而不涩,又有下部冒寒 履溼,溼氣衝心,发爲目黄,不必是疸,素问言太阳之勝,有面赤目黄者是也,只可緩行其 小府,溼熱相郁而疸,即□脈洪而大,不弦,却带軟而長,宜利其小府。


<目录>卷上

半产正产论

夫半产、正产,妇人之常事也,然其间多有产后染成大病。忽絕無月水行,忽宫藏亏损 不禁,忽积成症瘕,而岁久月深,倾损性命,此無他,輕之以爲半产,而不甚将养之所致也 ,不知半产之候,其将养當過如正产十倍,正产止血藏空虚,半产即肌骨腐烂,常切譬之, 正产有如果中之栗,夫栗之爲物,俟其自熟,陰阳氣足,則其壳自开,而栗子自堕,方是之 時,子之與壳,兩無所损,如妇人怀孕,十月已滿,陰阳氣足,則其子宫自开,而儿子生下 ,若月未滿足,因误服药饵,忽寒邪熱毒所傷,忽扶輕舉重,忽倒地打傷,其胎藏傷损,胞 系腐烂,然后其胎坠下,即有如世人采折新栗,碎其皮壳,就壳中断其根蒂,然后取得栗子 ,此其半产之喻也,以其胎藏傷损,胞系断去,而后胎坠下,則其半产之人,将养调治,得 不過如正产十倍者哉,正产之后,补其虚,生其好血,化其惡血,保其藏氣,去其风邪, 人人無有不安也,半产之后,补其虚,生其肌肉,益血,穷其所因,解其病,去其风邪,养 其藏氣,加之将养過如正产十倍,损傷之胎,無不平复也,吁!世之人多輕之,至于倾危, 不可勝數,得不惜哉。 正产、半产出血過多,不可禁止,忽氣闷不识人,其脈洪大而浮以泛,如新沐,如破肚 之脈,若微细而涩絕,其候凶。 胎死腹中,其脈洪大而沉,尺澤當溢透下部,不涩不絕,即無畏,謂胎不下,當氣滿實 ,所以洪大而沉,又溢寸過,若涩而短,即死。 妇人欲产。浆破血下,浑身疼,诊其脈,當洪大而有骨力,尺澤透而長,方是正产,謂 孕則尺脈不來,欲产而浆下,則尺澤透,若浑身疼甚,而浆未破,血不肯下,即难产,凡浑 身痛甚,须是腰痛,连谷道疼迸痛,方是正候,以少陰犯胞络脈,连腰過脊及肛门,若只是 腹痛,不可用作正产候。 产后,脈结而涩,尺脈短而动,肺脈浮而急,即是衣未下,产后血风,虚熱搏之,洪大 而數,數與疾不同,數則兼动與短,主血晕,面色深赤,身體如醉,見屋宇如懸倒,忽头痛 重不安。 产后血风,虚熱搏之,洪大而疾,心脈實而有骨力,肺脈洪而浮,主血逆头痛,面赤如 醉,身體如在虚空,大腑秘涩,语声微细。 产后,六脈得洪大,如血晕脈,胃脈實而弦,肺脈浮而洪,主大腑秘熱,头痛面赤,惡 心嘔逆,产后,如骨蒸脈,六脈弦而微紧,有骨力,主血行少,未经數日,身下干净,腹中 余血,惡血未下,非時氣痛,攻心刺肋。 产后,六脈輕浮,微有骨力而來迟,肝脈细而虚弦,多因小遗登后早,忽乱吃食物早, 宫藏傷风,飲食減可,近以十日,远经半月,粥食不进,才吃一口汤水,即聞汤水巡历胸中 ,方下入胃,既入胃,仍下出,面色并肉色黄,形體困重,此候留风邪在中,血熱而感寒, 成寒熱隔氣,风不用事,食不化,此病须是吃得酒一兩盏,方可调理,每日宜服酒一兩盏, 如治风咽调理,故予特制此方。 细辛官桂芎當归(各半兩) 分)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空心,煎防风汤调下,吃了,浑身手足暖,忽头疼,即连吃酒一 兩盏,候通身发熱,忽行下惡物,即便安乐也,若人得此病,须是依上件题目,方可服此方 产后,六脈皆沉伏而迟,主浑身厥冷,非時噤不识人。 产后,六脈动而疾,胃脈滑而溢于尺澤,腎脈軟而虚弦,此缘产迟,忽衣迟,既产后, 早起傷风,吐泄不定之脈,宜温其胃。 产后,六脈沉细而伏,此寒氣在下,腰痛,起动不得。 产后,六脈沉细,腎脈伏而沉,肺脈虚而大,产后乳汁多,故流出,其乳汁冷而口干, 此腎冷肺虚寒,不可以口干爲上熱,误服凉药,此腎少陰之脈,从肺出,络心注胸中,其直 行者,从腎上贯肝鬲,入肺中,循喉咙,夹舌本,故如此。 产后,六脈洪大而结,肝脈涩,肺脈浮,忽然乳疼,堅硬成块,将欲成痈腫。 产后,未经百日,腹疼氣疼,轉泻不止,六脈沉细而虚,此余寒在中。 产后,心脈一指偏小而动,又芤陷,若肺脈重而洪大,却無骨力,則主乳多,肺脈如常 ,惟心脈如此,加之腎脈微细,則小便虚惫。 产后,惡血行,少腹中块刺痛,须六脈大而紧,肺脈紧而虚弦爲寒肺,主少腹中有块, 产后血熱,肝脏风搏生涎,发爲疼痛,即急心痛,六脈當得二阳一陰,二阳實大,一陰者, 沉也。 产后,尺澤虚軟而代,至數不及,白涕不止,血崩下带。 产后,尺澤虚軟而代,至數不及,加之胃脈濡溼而散,即水土俱寒,多下白涕,产后六 脈浮而虚,腎脈微而小,至數迟,來处無力,绵绵若代,中风,肌肉麻痹,肢节牵抽,非時 增寒,大府虚冷。 产后,六脈浮而數,來疾而去迟,中风,四肢躁,身體疼,精神昏闷,大府秘涩,产后 乱吃物早,傷损脾氣,非時腹脅脹滿,飲食不快,诊其脈,胃脈迟而肝脈弱。 产后,乱吃物早,傷损血氣,身體虚弱,飲食減少,眼如猫儿眼,诊其脈,肺脈横格而 肝脈芤傷微弱,腎脈泛泛欲动而無力,此血氣俱病,當调其血,益其氣,暖其胃,使进食。 因坐草多時,地之寒氣所衝,腹中成块,忽衝心背,脐腹疼痛,嘔逆惡心,不思飲食。 产后,血氣微弱,六脈沉细,重手取之,细细乃得脈氣,别無阳脈,唯肺脈差浮而弱, 主头冷重,项颈蕤,非時间头面上肌肉麻痹,大腸虚冷,频出后又多虚往,或時泄泻,兩足 沉重,少精神,行步無力,面黄瘦,或未经百日,经候通行,或误吃凉药,有此疾候,忽自 怀孕時间,通身寒冷,至产后,却有此疾,但极以补腎补肝药,补益其血氣,而祛风邪药助 之。 产后,心虚中风,心中战栗,惊动不安,如人将捕,大府傷冷,六脈微而肝心脈偏细沉 ,又产后只缘腎氣之虚寒,风邪所中,腎脈细而搏以沉,腎既受病传其所勝,心感腎邪非時 惊悸,如人将捕,初以益心氣去风邪药治之,次當补其腎,又次當益其肝,足其血,缘心受 腎邪,而又肝氣微弱,不能生其心氣,故以三方药治之。 产后肝腎虚冷受邪,六脈虚微,腎脈搏沉,心脈輕带滑,主产后肝虚中风,产后血晕之 疾有二,风搏血熱而晕,即六脈洪大,有骨力,又有一般大府虚冷,却因使性激怒,傷损肝 心,其氣上逆,因而血晕,其状,头觉重痛,昏昏如醉,语声低小,但多思睡,诊其候,六 脈輕,有骨力,不至洪大,肺脈輕浮而不毛,心脈促而朝上,此最爲用药之难,故作此一方 麻黄(去根,一分)延胡索芎防风(各一分)官桂(去皮,半兩)甘草(炙) 细辛(各二铢)羌活 上爲细末,每服一钱半,水一盏,煎取九分,非時,去滓服,不要多服,病止即住药, 若氣體虚微吃煎药未效,却加壮熱头痛,面赤如醉,宜服此方。 牡丹皮荆芥穗羌活麻黄(去根)防风(各一分)甘草(二铢,炙) 上爲细末,每服二钱,水八分一盏,煎一兩沸,急泻出,食后,徐徐去滓,熱服(病已 即止。) 产后,余惡血未下,因感风邪,與熱血相搏,壮熱头痛,面赤如醉人,眼涩KT急, 昏闷不醒,身如在虚空,見食即吐,食不住腹,脈氣结而不匀,逐位间絕,然各有骨力而微, 此 麻黄(去根,三钱)麦门冬黄芩羌活大黄荆芥穗山栀子芍药射干(各 半兩)官桂當归(各一分)甘草(炙,三铢) 上爲细末,不要KT,只生捣,每服二钱,浓煎,薄荷汤调下,若脈氣极有骨力,应 指 夏末一字,和滓服,大府不熱,不用牵牛。 载之治病、用药,初不求异,炮炙制度,自依本法,以铢计者,盖其审证精切,不過三 四服立愈,逾是而不效,乃察病按方之不审,盒饭改辙,不可泥也,此皆亲试而得之,非敢 夸大其说,六铢爲分,四分爲兩。


<目录>卷下

诊胃脈

诀云,阿阿緩若春杨柳,此是脾家居四季,此叔和知之而未详也。大抵胃脈雖和緩而贵 不疾不速,重而取之,不亏乏,浮而取之,阿阿而至,不洪不浊,即爲五脏脈全,若弦而急 ,又洪大而有骨力,即受肝熱邪,能生嘔逆,若弦而紧,即受肝冷邪,能生飧泄。诀又曰∶ 脾數即吐因脾熱,此非脾熱,乃肝熱而侵脾,故作此和神之方,须使去风邪药,以和胃药, 此方神效,但于使疗处方觉其验。 诃子皮(一兩)削术(好者二兩)藿香本 兩)根子〔(七铢),此用行肝氣,乃木香中拣圆小氣 各一分) 上爲末,每服三钱,水一盏,煎取八分,去滓和滓任意服饵,才服逡巡,却觉胸膈如饑 ,若是肝熱刑脾而吐,唇焦口胶,面赤,渴引飲,小便赤,背脊寒,洒洒如瘧,聞暖药臭, 只要凉水吃,即加 荆芥穗(二钱)羌活(半兩)连翘(一分)秦胶(三铢) 以上同爲末,每服三钱,更入半夏二片,水一盏,生姜三片,同煎至七分服,若是脾溼 冷泄,即加 香白芷(一分)肉豆蔻草豆蔻(各半兩) 如法修制,大抵用脾药须要止风邪药相并,其他加減,乃临時看风氣多少,即万不失一 ,脚膝下边生瘡,乃肺氣不下降使然,宜服降肺氣汤药。 有病,吐半月不已,乃心鬲间有涎,宜用天南星去涎药去之。 水邪攻心氣,素问云,攻所熱者死,用桂與姜,壮心氣勝之,其病,狂言身熱,骨节疼 痛,面赤,眼如拔,而脑如脱。 小便白浊而口干,是土氣余而克腎水,以枳壳散清其脾,則安,痔病用荆芥熏,以钓腸 丸服之。(方出灵,苑者是。)


<目录>卷下

爲医总论

道之浑沦,莫知其源,道之既判,變化無穷,莫知其端。推其變化之间,凝而爲质,五 行名之,化而爲氣,五運统之,钟而爲人,五脏应之,自此而后,物之可名,數之可推,理 之可穷,而道之迹乃可得而言之也,大而天地,小而一身,理或皆然,统而论之,要其所养 ,一归之無失而已。故云雾不精,則上应白露不下,白露不下,則苑不荣,乃至贼风數至 ,豪雨數起,天地四時不能相保,與此天氣不袭,道之相失也,人之起居乖宜,将养失度, 一藏有余,一藏不足,寒温之不能相交,荣卫之不能相通,风之氣乘隙而入,疾如飞矢,奇 病苛疾,应如反掌,此天地之與人,其理未尝不一矣,古之圣人,和于陰阳,调于四時,春 夏养阳,秋冬养陰,與万物浮沉于生長之门,故生身無奇病而寿敝天地,無有终時,此無他 ,养無失而生氣不竭者也,贤人則上配天以养头,下象地以养足,中傍人事以养五脏而無失 ,亦可益寿而有极時,至于庶人,不能法天之纪用地之理,失于所养,天之邪氣,感而害五 脏,水谷之寒熱,感而傷六腑,地之溼氣,感而害皮肉筋脈,百病無端,从斯而至,病之一 生,千變万化,莫能穷究,故世之善医者,不患治病之难,患识病之难,患使药之难,何則 ,受病有浅深,使药有重輕,度其浅深,分毫之不可差,明其輕重,锱铢之不可偏,浅深輕 重之间,医者之精粗,病者之性命,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得失之间,死生性命之所系,医 之道,不得不爲之难也。故善爲医者,一病之生,必先考其根源,定其传受,审其刑克,分 其冷熱寒温,辨其上下内外,有真有邪,有虚有實,忽隔絕痞塞不通,忽空虚微弱失守,可 针可灸,可下可汗,阙于不精,勇于必验,制之有先后,取之有輕重,条理具存,各有其常 ,而不可差之分毫也。夫病之所起,其來有根源,其次有传受,其传有刑克,此非常之证, 劳傷之候也,夫劳之爲病,始于丹元髓海之虚,則真病之所生,莫不先在于腎,水能勝火, 故传之于心。火能勝金,故传之于肺,金能勝木,故传之于肝,木能勝土,故传之于脾,五 脏相传,五氣相灭,五神耗散,荣泣卫除,而精神荣卫,治之之法,其根在腎,而未传于心 者,投之以腎邪之药,而其氣自损也,當于腎之未治,而传之與心,先治于腎,攻其鬼而伐 其根也,次治心,逐其邪,而保安其心氣也,當于心之未治,而传之與肺,涕唾胶粘,喘嗽 不安,先治于心,攻其鬼而断其相传之势,火邪扑灭,肺药未投,而喘嗽之消灭,十亦去八 九矣,次治于肺,解其邪,而保安其金氣也,后治于腎,清其脏,而还其真氣也,當此未治 ,而至于肺传之肝,筋骨痿痹,隐伏于床,治之亦徒劳功。如此所爲,考其根源,定其传受 ,而审其刑克也,夫五脏温和病安从來,将养乖宜,病生于變,是則百病之起,雖千變万化 之几,而要其所归,不出于寒温熱冷而已。冷者不可治之以温,名曰不及,凉而治之以熱, 名曰太過。不及者,病之不能灭,而太過者,反有所傷于真氣也,冷者熱之,寒者温之,輕 重得宜,疾徐有制,动無毫厘之失,而所疗之病,舉获万全。此所爲分其冷熱寒温者矣。传 曰∶狂风入林,枯枝先折,猛雨破堙,隙者先坏,則八邪之所以感傷于人,莫非乘隙而入, 此人之所病,不能無内外上下之辨也,肺氣喘嗽,胶痰堅實,伏在胸中,潮涎并起,倾损性 命,如此之类,病在上也,脚膝痿軟,行步無力,腰胯沉重,如此之类,病在下也,生于皮 毛,染于筋骨,忽寒所中,飲食不消,忽熱毒所攻,大府秘涩,百端随人冷熱,如此之类, 病在内也,在上者吐之而安,然不可吐者當制之以緩,在下者补之而愈,然不可补者當制之 以急,在外者可针可灸可汗,随其所宜,而在内者可攻可补可下,随其冷熱而已,其治之有 方,其辨之有法,亦何患乎所投之药,無必勝之验者哉,此辨其上下内外者也。夫五味爽人 之口,五色盲人之目,嗜欲無穷,贪着不已,忧患迭生,精神坏,而真残根伐,是人之不 能無虚實也。實者爲有余,虚者爲不足,有余者泻之,不足者补之,而补泻之间,又有内外 之辨,故形不足者,温之以氣,精不足者,补之以味,五脏六腑之内,實者通之以药饵,四 肢八节之外,實者泻之以针石刺,此其补泻之有所不同也,乃所爲分其虚實者矣,夫古之人 ,年滿百而动作不衰,今之人,年未滿五十而动作有衰,非天之私于古而祸于今也。古之人 知养道之术,嗜欲不能劳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血氣安和精神内守,故年滿百而动作不衰 ,盖真全而邪氣不能勝也,今之人不知养道之术,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血氣枯衰,精神耗 散,乃有胎胎相传,病病相孕,受氣虚微,肌體羸弱,呼吸喘息之间,而百病臻凑于五脏六 腑者矣,此無他,精虚神乏,而外邪得以干其陰阳之正氣也,善爲医者,保其真,去其邪, 無使其過剂之药,反有以贼其真也,此所謂分其真邪者矣,乃至有隔絕痞塞不通,空虚微弱 失守,雖三尺之童,亦耳聞而心识者矣,夫病之在内,药饵攻之,病之在外,针石取之,其 有病势之急,而药石之功緩而难制,圣人不能灸之法,类而舉之,若今陰毒傷寒,其四肢八 节皆冷,面青唇黑,不知人事,急于氣海灸之,一灸不過十數壮,而人神氣完复矣,又有夏 暑之月,任意取凉,频飲凉水,忽飲冷酒后,恣贪色欲,精氣至虚,陰邪壮盛,陰阳相夺, 陰氣偏勝,独守下元,阳氣虚微,上攻头项,其病脚冷如雪,四肢八节俱寒,脈氣深伏,但 有其熱如火,其痛难忍,方此之际,针石何济,急于氣海上灸之,一灸不過數十壮,而日前 之所飲凉水冷酒皆轉下,须臾四肢八节俱暖,而陰阳之氣仍相交际者,又有冷熱之痈腫,忽 鲜赤而疼痛,忽堅硬而不痛,急以溼纸帖其上,寻其纸之先干处,便灸,一灸至百壮余而后 止,若以冷腫而纸上不得其先干处,即于腫处當头着灸,亦以百壮而止,但量肌體浓薄,方 可安灸,瘦薄者少灸,肥浓者多灸,忽是冷腫,灸而不痛,則以聞痛而止,因吃硫黄后有此 病,更在虚处不请安灸,夫病之可汗可下,可针可灸,其緩急之序,重輕之别,操之不失其 宜,施之各有其度,又何患乎人之不安,病之不愈者哉。呜呼! 天地無全功,圣人無全能,雖黄帝、岐伯之论,尚有不治之病,則今有非常之候,不得 其详,未明其實,阙而勿治,医者不爲之辱也,苟其病之炽盛,人之危笃,医者既明其理, 又识其详,當此之時,不可有分毫之怯,急以毒药验针,回其生于万死之地,舉必万全,然 非至神,無能與此,愚者行之,無异于操刀杀人也,如此所爲,阙于不精,勇于必验者矣, 此皆持之有术,治之有统,不可相逾于规矩权衡者也,至于病之有非五行之所传化,若寒壅 之相交,陰阳之相伏,忽似熱而反寒,忽似寒而反熱,忽兩寒兩熱之相攻,忽有余不足之相 碍,千變万化而生人之大病苦,今若肺藏本有實熱。反因临大风,冒大雨,极感于寒邪之氣 ,寒邪之氣客于肺经,寒熱相交发而成嗽,医者治之,投以凉药,顺其肺氣,則助其寒邪之 势,而嗽愈增,投以暖药,則激其本藏之熱,而加喘急,寒温之药,俱难以进,則修方使药 之輕重,當見于此,或有以羌活。 黄橘皮麻黄(去根)紫菀杏仁(去双仁皮尖)细辛独活防风桔梗 上爲末,每服二钱,沸汤点,(空心服,)不過數服而嗽止,此輕□□解其寒邪,空心赚 其寒邪之氣流出于胃也。此所謂治其寒熱相交者矣,忽有人之脏腑根本實熱,却因履天暑, 冒大熱,骤入凉处,顿飲凉水,寒氣勝,畏其熱氣,陰阳相伏,陰氣固而不散,阳氣伏而不 动,其病结爲一块,伏在胸中,此病名爲伏暑者也。其候忽寒,心中煩躁,状似傷寒,而脈 不甚數,医者治之,妄投轉药,雖六腑之精华,悉皆荡尽,而心前之结块,愈增堅固,此無 他,所下之药助其寒邪之势,陰氣轉堅而不散也,治之之法。 芎细辛藿香黄橘皮 上爲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至七分爲汤,空心服之,先解其寒邪之氣,不移時而心 前之结块顿然消散,然后更审其脈氣,察其暑毒之輕重,必投药以解之,則亦何患乎药之不 验者哉。如此所謂治其陰阳之相伏者矣,夫病有似熱而反寒者,若今有产后之病,五脏积冷 ,陰氣偏勝,乳汁倍多,無故流出,口舌常干,非時发渴,头旋目晕,飲食減少,腸胃虚空 ,身體羸瘦,每思登后,忽又不通,浅学治之,不過曰口舌常干,非時发渴,上焦之有熱也 ,头旋目晕,血熱而生风也,每思登后又忽不通者,大腸之秘涩也,是不知乳汁倍多,無故 流出,則口干而发熱,从可知矣,體氣虚弱,头旋目晕,腸胃空虚,而传送之氣不足,則每 思登后,又忽不通,从可知矣,一旦误以爲熱,而投之冷药岂不倾人性命于顷刻哉,病有似 寒而反熱者,若今壮岁之男子,志在淫邪,恣贪补药,以昏求色欲,熱药所攻,荣卫结涩, 上氣有余,下氣不足,上下之氣不相交际,脚膝痿弱,行步無力,兩足多冷,或時增寒,肌 體黑瘦,飲食減少,才吃咸味,即便惡心,医者治之不過曰,此五脏六腑之虚弱也,投以暖 药,譬犹抱薪救火,與甚亡益也,才以清凉之药,解利肺经,散其毒熱上攻之氣,荣卫一通 ,則其陰阳之氣、仍相交际,手足自暖,脚膝损輕,而平复如故矣,此所謂似寒而反熱也, 夫岁阳太過,天地不無旱干之灾,岁陰太過,天地不無水潦之患,以虚生寒,以實生熱,則 人之脏腑、不能無兩寒兩熱之相攻也,若今傷寒所謂阳毒之类,皆兩寒兩熱之相攻者矣。哀 哉,色欲無厌,丧身之本,世人多以迷心,恣其所欲,反餐毒熱之药,以希苟活,其丹元髓 海,雖已空虚,而脏腑骨槽,虚熱轉盛,此病之所生,不能無有余不足之相碍也,若今人 之患大腸秘涩,忽五六日,忽十日,出后不通,小腸虚惫,日夜五六十次,每次小便,仍有 一盏半盏已來,其清如水,忽時黄色,临小便時,其痛难忍,甚則心神煩躁,此肝心脾肺四 脏之毒熱有余,而腎與小腸主氣不足也。脾肺心积熱,則腸干涩,腎與小腸虚惫,則水道滑, 肝心积熱,則其血沸溢甚則血黯黑,熱毒之氣,如烟如雾,镇在中焦,因其小腸虚惫,水道 乘虚,只行于小腸此所以小便雖清,其痛难忍,其病有似于淋,而非淋疾,天下物理,有似 是而非者,正謂此也,医者治之,投暖药以固小腸,而則滋其肝心熱毒之氣,而痛愈加,下 凉药通大府,則药随水道,只行于小腸,而病愈盛,冷熱之药,俱难以进,此有余不足之相 碍也,治之之法,當以通氣药爲汤,洗其谷道,先引其五脏之氣,归入于胃,使其汤水稍随 氣而下入于胃,第二度,使水渐取得一兩个下氣,相次如药取得些小干粪,氣归大腸,所余 汤水,亦随氣行,归入大腸,則未吃小腸氣药,而小便自止也,渐次使药通其肝心,熱毒之 氣使出后,稍通便下药,取其熱毒,所取下物,如半腐烂者,淤血之类,如此,然后得其病 根之消減也。所下之药,具在方中,此謂治其不足有余之相碍也,吁,医术如林,余之所得 ,芽孽而已,医道如海,余之所得,涓滴而已,因其所得,雖無寸長,稽其用心,實非古人 之形于笔舌者,今略舉數条,论之于前,以明医道之大略而已。


<目录>卷下

涎论

论曰,舟非水不行,然波涛沸溢,則覆舟之患生,人非氣不活,然痰涎并积,則倾人之 患至,波涛非自生也,其所以生者,不平之势作之也,痰涎非自积也,其所以积者,不顺之 氣留之也。故善行舟者,不惧波涛,而惧舟之不完善摄生者,不惧痰涎,而惧氣之不顺,故 世人之疾病,其所以残傷性命之急者,無甚于痰涎,而世之医者,乃有見之而不能识,忽有 识之而不能治。此不幸之人,其残傷夭横者,不可勝數,何則、舉天下之人,独知风氣之有 涎,不知脏腑冷亦生涎,熱亦生涎,痰涎一生,千變万化,而病之所起,非特一端,愚今 略舉數端明之,后之学人,于诊疗之际,类而推之,亦庶几其疾病之徒無夭横者矣,夫涎之 爲名一也,而具數种。一曰风涎,二曰熱涎,三曰冷涎,四曰病涎,五曰虚涎,六曰毒涎, 其一曰风涎盖因人之风氣之盛,上運于涎,不能下入于胃,风氣一蒸痰涎并起,而上填塞胸 中,即使人闷倒無知,其风氣久而不顺,性命之倾危,速如反掌,若其风氣未盛,逡巡之间, 仍复自顺,其涎亦随氣而下,即平复如故,此盖人之肌肉浓,凑里深,风不得泄于外,风熱 内攻大府秘熱,毒氣上攻,遂生斯疾,此名之曰风涎,然风涎之爲名一也,而人脏腑虚實之 不同,則涎之爲病也,變化不一,愚得以命其變而言之,若今人之病,大府實熱,痰涎滿口 ,吐如清胶,胸中喘息如常,但汤水飲食俱不可进,凡所飲食,只到喉中,即不能下用力咽 下,即喉中隔絕,喘急闷倒,良久方愈,惟进得些小胶粥,此亦风涎之候也,然风涎之候變 不同,則當如何而治之。 曰∶善除荆棘者,先断其根,善治风痰者,先顺其氣,人身無倒上之涎,天下無逆流之 水,今风痰一上,而填塞胸中,倾人性命者,风氣運而上也,今之治风涎者,多使天南星、 半夏之类,是不知病之源流,去荆棘而不除其根也,苟能以药先顺其风氣,兼发其凑理,使 其风氣得以发泄于外,顺行于内,則其胸中之痰涎,自随氣而下,未吃涎药,而痰涎自顺矣 ,然病势之有輕重則取之有緩急,若风氣炎盛,胶涎并起,其氣卒难以顺之者,當制之以急 ,非吐之不可,风氣未极,痰涎未并,爲害未深者,當制之以緩,先顺其氣而后治其涎也, 此亦治涎之大约也,然风涎之候,又有冷熱之不同,或有寒风所中,冷涎所聚,其人必先于 半年或數月前,吃食減少,身體沉重,筋脈痿弱,才見肉味,便觉惡心,非時口中一兩点冷 涎出,身不自觉,冷涎所并,忽闷倒不知人事,良久复苏,即生麻痹,或生曳,或失音不 语,冷涎所积,少有上并,多聚中焦,盈溢胸中,包裹心络,能使人狂言妄语,神识不定, 非特不觉,手臂忽自舉动,如此爲冷涎之所中也。 治之法,先以温暖之药,散其冷毒之氣,急以熱药,发其腠理,然后以治涎之药,取下 其涎,雖且暂安,而寒风所中于人,亦甚不久,何則、熱风中人,如天地春夏之风,長含生 氣,以养万物,其人雖病难死,此古人所謂风所以能养人也,寒风所中于人,如天地秋冬之 风,長含杀氣,以肃杀万物,其人所中,非久必死,此古人所謂风所以能害人也,其二曰熱 涎,若今有取性之丈夫,多餐荤腻,好食咸酸,以色爲心,恣贪补药,忽因醉酒房室,劳傷 其精,丹元髓海,雖以空虚,而脏腑骨,虚熱轉盛,其涎所积,隔在中焦,因其腎脏之虚 寒,邪氣與熱涎相交,发爲疼痛,重則不移時而倾人性命,医者治之,不過曰,此肝腎之氣 ,是不知熱涎乃病之根本,然京三棱,蓬莪术,非能治氣,而世人用而不验者,不识其病之 源流也,善爲医者,临事制宜,随机应變,审當輕重,涎多者吐之,涎少者下之,所用之药 ,偏取肝家之风毒,又何患乎人之不安哉,三曰冷涎者,若今人之肝脏有余,脾氣不足,忽 因使性,長怀淤怒,傷损肝心正氣,此冷涎之所以积也,脾氣不足,复因肝氣所乘,伏而不 动,停水滞谷,久而不化,肝心長怀淤怒,則其氣滞涩而不行,此冷涎之所以积也,然肝 生风,性之不定,忽時而作,肝主怒,怒則氣逆,此冷涎所以随氣而上,而生人之大病也, 证其候而言之,則其病必先聞心前溃乱不快,相次聞有一物,随氣而上,触至咽喉,即闷倒 不知人事,手足肌肉,渐次寒冷,逡巡复平愈,治之之法,當以吐药取之,得其所取之涎, 其清如水,其冷如雪,取涎之后,更审其脏氣,随其所病而调和之,亦無患乎药之不验也, 四曰病涎,其人必好食堅硬之物,傷损脾氣,忽因淤怒,傷损心肝正氣,忽因寒邪熱毒之傷 ,忽因大病之后,余毒客在脏腑,其氣结涩昏滞,不能宣畅,是以痰涎因而聚积,涎與滞氣 相交,往往发爲疼痛,此名之爲病涎者也。 明其病证,在心前痛,輕則连年累月,痛無暂停,重則倾人性命,速如反掌,重輕之殊 ,涎之多少也,治之之法,當在量其病势輕重,以利药取之,輕則其涎如油,重則其凝如白 胶,取涎之后,然后使药清其藏氣,益其正氣,使之平复如故也,五曰虚涎,其人必因受氣 之虚,忽因大病之后生冷所傷,忽因疾病之间,淫欲不节,致令脏腑之氣,空虚羸乏,而骨 之间,虚熱上蒸,上氣镇長有余,下氣但常不足,陰阳之氣,不相交际,不顺之氣,隔在 中焦,是以虚涎因而积聚,风熱一攻,即其涎并上,初发作時,先觉清涎滿口,渐聞心前有 一物,上触咽喉,即喉中急促,闷倒不觉,兩手相乱把拽,风氣极上,即头上痒,忽皮脐间 痛,逡巡风氣顺下,乃遂平复,治之之法,當以临发時使五分利药取之,以其胃氣不足,不 可十分利吐也,若利吐不出,非時以坏风涎药搅之,候分數少減,即于氣海上安之一灸,引 其涎下入于胃,然后使药调其脏氣,酌量其脏腑之虚實,有余者泻,不足者补,令上下之氣 相等,可庶几其全安也,若脈氣微细,大府虚冷,減其肝氣,益其胃氣斯可矣,若小儿得病 者,全是胃氣之虚,氣海上安灸,补暖脾胃,以愈斯痰,仍不辄吃取风涎药也,六曰毒涎, 若今人之患阳毒傷寒,肝心脾肺受其疫毒之氣,因其毒涎相积聚在中,候其证,即使人大府 秘熱,小便黄涩,面色黯赤,浑身发熱,昏昏如醉,狂言妄语,不知人事,如此之候,悉皆 是涎,诊其脈氣,又却沉伏,重手取之,骨间乃得。 此乃疫毒之涎,盈溢心胸,伏其脈氣,非脈氣之與病相反者也,此所謂毒涎者矣,治之 之法,急以疏轉之药,取其毒氣,荡下其涎所下之药,须心肝脾肺四脏俱治,然當以肝脏爲 主,偏下肝脏之药爲要也,雖然,涎之爲病,千變万化,其状不一,是今之所舉數端,止其 大略而已,后之学人,类而推之,加以识見之明,而诊疗無差,亦無患乎涎爲人之大患者矣


<目录>卷下

治涎诸方

(凡人得只有此方内一件一句病证,皆可吃此药。) 治一切丈夫妇人风涎所积,非時急饑,見食即饱,心中嘔逆,一切飲食,都不聞味,口 中涎溢,唾如浓胶,急即吐逆,食不住腹,面色青黑,肌肉干燥唇皮焦赤,忽時黑色,兩脅 下氣跳忽衝,脅下跳战,轉入背脾痛遍身肌肉,忽時跳战,兩臂沉重,忽如有物压着,夜间 都睡不着,忽如有物上触咽喉,即昏闷不醒须臾仍却無事,忽時如有物缠系腰背,忽時有物 横在背上,腰背疼痛,忽滿口生瘡,忽時下赤粪,忽時泄泻不定,顶上躁熱,小便赤色,通 身发熱,眼色劲急,忽時心躁,熱上攻胸,额发汗如水,忽時项上皮肉间疼痛不可忍,忽時 心前脅下迸重,如懸一片物,忽聞重处非時麻痹,忽身上肌肉结块连缀,疼痛不安,忽時头 面小腹兩脚都腫,若是妇人,连陰门腫,忽起兩眼迸痛视物不明,若有此候,月水不行,通 得月水,方爲安校,忽時聞在兩脅下起,衝入胃管,上筑咽喉,昏闷不安须是开口仰项吐氣 ,方得稍快,忽時如有乱虫咬心肝,不可眠卧,忽時聞氣在手指足指甲起,相次聚入胃管, 即便大发熱,昏絕,不醒人事,须吐氣千百声,良久方苏,如此是脏腑有积毒风涎之所致也 ,凡人不安,有此内一件病证,皆可进服此药,但论輕重,加減服饵,吃此药后,四肢八节 ,肌肉毛发,俱轧轧然有声,即药之验也,此凉药也,吃后,大府反熱,即取病之证也,此 病有根,受之太深,此药不辍进服,徐徐減病根,若病势浓者,急灸肝俞減其风氣,若是大 府结涩,更添下面药數味吃安校,若是太岁過六壬,丁卯、己亥之年,常有此候,己巳、己 亥年,其病尤甚,若遇己上年辰,雖無病之人,亦可吃此药免得生病。


<目录>卷下

治风氣取涎方

荆芥穗麻黄(去根)薄荷羌活 丝,各三分)牵牛(半兩) 以上细捣爲末,每服二钱,食后,煎生姜,薄荷汤调下,和滓服,若是大府秘熱,胶痰 滿口,喉中咽药不快,只请去滓吃,候风氣少利,即和滓吃也。若是大府秘不出后,即用大 黄一分,半夏三铢,牵牛一兩半,共三味,捣罗爲末,作一处,每服用上面药末三钱,牵牛 等末三钱,共计六钱,滴熟水,丸如梧子大,爲一服,巳午時,葱汤下,大府尚不通,忽谷 道中通粪不下,即用皂角、牵牛二味,捣罗爲细末,笔管盛,纳于谷道中,吹之,剪去指甲 ,用指头谷道中拨取干粪下也。


<目录>卷下

痢论

夫痢之爲病,世人所患者多,然方册所载者,未尝有必验之方,古人所谈者,未尝有卓 然之论,服饵之间,世人夭横者,莫知其數,此圣人名方爲大奇,后之学人,不能思而自得 之也。若今有人得一名方,自以爲神传圣惠,应效不测,然有一人服之而減,未可图其必然 之验也,此愚以方册所载者,未尝有必验之方也,以赤爲熱,以白爲冷,医者之辞,万口一 说,此愚以爲古人所谈,未尝有卓然之论也,何則,以赤爲熱,以白爲冷,赤白爲冷熱不和 ,独知大纲,而痢之有變化重輕之别,得其粗而不得其详,知其一不知其二者矣,夫痢之爲 痢,一名而具八种,一曰白痢,二曰赤痢,三曰赤白痢,四曰水谷痢,五曰血痢,六曰疫毒 痢,七曰休息痢,八曰小儿疳痢,此皆受之不同,治之不得不异,索其详而论之,則其痢之 爲病,雖變化重輕之不同,然一归之脾氣之虚而已。 万物非土不生,五行非土不载,五脏非脾不养,脾者,中州之土,能化腐水谷,设滋味 于肌膚,行糟粕于大腸,脾脏温和,而诸脏之有冷熱不调,即自生他病,不爲之痢也,是故 赤痢雖熱,本因脾腎之虚,赤白相杂,雖爲冷熱不和,而又有重輕之别,若今人之下赤痢, 先轉數行,而后有赤痢之變,若以赤痢爲熱,何乃有先轉之说欤,以赤白爲冷熱不和,而复 有赤少白多,赤多白少,能無重輕之别乎,此病有變化之不同,予得以命其祖而言之也,一 曰白痢者,五脏傷冷,脾胃极虚之所成也,其得之重,出后如鸡卵清、如鱼脑浆者,腎有所 傷也,急以补脾腎药以暖之,加以舶上硫黄丸,無问多少,空心即服,以止爲度,盖病势之 重,治之不可后時也,二曰赤痢者,三焦之熱血有余,而脾腎感寒之所成也,夫肝心积熱之 人,多食生冷,爱吃凉水,口之所纳,都聚于脾腎,寒温之氣所傷,而肝心氣變,血损于中 ,此肝心之血,乘脾之虚,渗入大腸而赤痢者也,先服解寒氣药,次吃暖脾药,其治之如反 掌尔,三曰赤白痢者,心肝血损,而脾之與胃,脏腑皆虚之所成也,脾氣之虚,則肝氣相乘 ,胃氣之虚,則停水滞谷,凝而爲涕,肝氣乘脾氣,則肝心之熱血,乘脾之虚,渗入于大腸 ,與胃中之涕,相杂而下,此所以爲赤白也,忽有赤少而白多,忽有赤多而白少,忽有赤白 相等,此受病有浅深,下药有輕重,當在临時度宜,随机应變,不可差之分毫也。愚初以謂 赤多而白少者,清利肝氣,而輕暖脾胃也,白多而赤少者,微清肝心之氣,而甚暖脾胃也, 赤白相等者,微利肝心,平益脾胃氣而自愈,但发寒熱爲最重,方見痢方中,四曰水谷痢, 其人多飲凉水,忽餐生冷之所成也。所下之痢,悉皆黄色,忽時下白沫,治之之法,补暖脾 胃,而其疾自愈,五曰血痢,其人多淤怒,因更相殴击忽因焦熱极,骤食生冷,脾胃损虚之 成也,所下之痢,多黯赤色,無寒熱者,清其肝心之氣,而疾自去矣,六曰疫毒痢者,毒氣 所传,一坊一境,家家户户,更相染易,無有不病,凡下痢之時,忽先发寒熱,忽先轉數行 ,忽生冷所傷,因而下痢,所下之利浑是赤色,浓如脓涕,忽時半盏下浓血,腹中刺痛,忽 心中煩躁,三焦痞隔,全不思食,此名爲疫毒痢也。然則疫毒所主五脏,从何而得,经言, 春若傷阳,夏必人多泻痢,此疫毒之根,先受之于肝也。 夫春氣本和,而反傷于熱,此阳氣所勝,肝家受熱,而其氣有余者也,经言五行受病, 必先传其所勝,則肝之得病,必先传之與脾,而世人于夏月之间,多食生冷,傷损脾氣,脾 氣虚,肝邪得以乘之,而脾受肝邪,伏而不动,莫能消水化谷,此疫毒之痢,必先轉數行, 而后有赤痢之變也,先轉數行者,脾受邪而脾已生病也,后有赤痢之變者,肝之血熱乘脾之 虚,渗入大腸,而爲赤痢也,中间忽有赤白相等者,此肝之毒血,杂胃中之寒涕也,若发寒 熱,方見痢方中,有白少而赤多;或有白多而赤少,肝之邪毒,有輕重之不等也,七曰休息 痢者,盖患痢之人,其治痢之時,不能解肝邪,而肝家余毒之所成也,脾脏久受肝邪,則不 能強健消化水谷,是毒痢之所下,缠绵久远而不较,此所以爲休息也,八曰小儿痢者,盖小 儿肝受熱,而相刑于脾之所成也,肝之刑脾,則所下之痢,全是赤色,或赤白相杂,至脾之 自受疳氣,則骨肉消瘦,所下之痢,多黄涕白沫,少有赤色相杂也,如此數端,亦治痢之大 略而已,至于医道之渊微,愚不能知其妙。


<目录>卷下

治痢诸方

治脾胃虚冷,停水滞氣,凝而成涕,所下之痢,浑是白涕,宜吃此方,初得痢時,并無 壮熱头痛,方可吃此药。 舶上硫黄一兩,细研如尘。 上以白面一分,锅内炒令熟,放冷,于乳钵内,與舶上硫黄末同研令匀,滴熟汤,丸如 梧桐子大,每服五十丸,以止爲度,空心,温米汤下,若初得痢時,即不可吃此药。 治脾胃氣冷,相刑于腎,土水相攻,寒溼交争,所下之痢,全是清涎,有如鸡卵清之类 ,宜吃此方,将舶上丸相间服。 石斛(去根)白术吴茱萸续断 风(各一分)诃黎勒(逐个面裹,火炮熱,去核只使皮,秤半兩)牡蛎(一分,火煨通 赤) 以上细捣罗爲末,炼蜜丸如梧子大,早朝空心,温米汤下五十丸,空心服。有壮熱不 请吃,治三焦壅熱,其血流散,乘脾之虚,渗入大腸,而所下之痢,尽皆赤色,别無白痢相 杂,并不壮熱,亦無心腹疼痛,诊其脈上都洪大,脾脈外鼓而沉大,宜服此方,候上焦氣清 ,赤痢消減,忽變成白,忽赤痢減后,却聞得小腹迸脹,即便修合后方吃取平安。 麻黄(去根)防风麦门冬(去心)独活 芥穗(各一分)蒲黄(四铢) 上爲细末,每服二钱,食后,熟汤调下,去滓服,候赤稍減,忽變成白,忽聞小腹膨脹 ,即修合后方吃也,治赤痢吃前方了,忽變成白,忽已校可,忽聞小腹膨脹,宜吃此方。 防风甘草(炙,各一分)芎(半兩)木香(三铢)诃黎勒(面裹,火炮熟, 去核,只使皮,半兩) 上爲细末,每服一钱半,水一盏,煎取九分,空心和滓吃。 治水谷痢,所下痢并無赤色,只下黄涕,忽時下白沫,飲食減少,肌體黄瘦,宜服此方 诃子(面裹,火炮熟,去核,只使皮,一兩)黄橘皮白术芎(各半兩)甘草 (四钱)肉豆蔻(一个)舶上硫黄(一兩,细研) 上捣罗爲细末,用舶上硫黄相和令匀,用薏苡仁作粉煮粥,丸如梧桐子大,急火焙干, 每服五十丸,空心,温米汤下,须是焙干,莫令损药氣,治赤痢,所下之痢,浑是鲜血,忽 有黯色,据候,多因使性瘀怒,傷损肝心正氣,忽因事争打,傷损经络,致有斯疾。 桑寄生(一兩)独活木香甘草(炙) 上爲细末,水一盏,煎取八分,非時吃,每服二钱。 治疫毒痢并论(痢药,须子细对证用之,取效如神,大抵此一集方,無不精妙,但要病 药相对。) 凡疫毒痢,一方一境,家家户户,更相染易,無不病,缘疫毒之痢,非独一般,证候多 端,根源奇异,雖神农、岐伯,尚以爲大奇之病,后之学医,未识其粗迹,岂知其津涯,但 言白痢爲冷,赤痢爲熱,赤白爲冷熱不和,不知有何经证,以白爲冷,偏下暖药,幸亦無差 ,以赤爲熱,不知熱从何藏,愚者妄言,不過曰熱从肝心,因何無凉肝心必验之一方,定治 赤痢以行于世,以赤白爲冷熱不和,又不知指称何藏,愚者妄言,不過曰,冷熱氣不和,复 不知因何無和氣药一方,定可用治赤白痢,以存之方册,医家自不知病在五脏,从何而生, 只务检方行药,幸而偶有所中,入且获安,不幸而差之毫厘,所投之药,乃暗中與战,但病 者不見痕迹,所傷無能知觉,观之得不寒心,吁,神农之后,世世学医者,未明天地之氣候 ,不识五脏之应變者,不能知常病之源流,岂足與语奇病之變化,是以痢之一病,方册所载 ,古人所谈,未尝有一言一句略明其粗,予尝探寻五運之氣數,稽诸天地之變化,推步六氣 之行度,参考脈氣之缠注,以天验人,以人应天,痢之一病,亿万分中少知其一二,但以其 變化之间,独可神悟,难以言穷,笔舌之间,不能曲伸其旨,使后学人洞识精微,而無悟人 之性命,深以爲恨,今但子细陈其粗迹,以爲后之医者筌蹄,在详审而用之,适足以知我之 用心,诚爲爱人之切尔,经言,春若傷阳,夏必久多泻痢,此之一节,無问太岁,但一春之 间,早有炎暑暄熱之化,至于夏月,忽生泻痢之病,通其肝氣,其病即愈,但兩三盏無验, 更不请吃,若少有效验,吃之以较爲期,盖痢之一病,证候多端,药中其源,即便安校,故 無在于多吃也,切虑世医误认证候,妄投药饵,以傷性命,但患痢之人,所吃之药,兩三盏 不見效验,更不请进服,今自有方,具其變之候,备别于下,更在详择而用之,永無差误, 缘疫痢之状,變证多端,予请以太岁推之。 子午之年,君火司天,土性生金,火性制金,土火交生,溼蒸相搏,則宜其土有所润, 火有所溽,火氣見郁,心氣内傷,乃生赤白血痢,寅申之年,相火司天,土火并化,氣味交 通,與此同候,丑未之年,太陰司天,土化流行,土火交通,溼熱并至,子母同化,性不相 侔,温溼攻心,脾郁,心氣内變,血淤于中,注下赤白,且子午年、丑未年、寅申年、土之 司天則异,而氣化之生病則同,何也,答曰,夏秋相交,火金相继,土之一氣,常游于其间 ,土有所润,暑有所溽,然后金生,是以火土二位,氣位交通,事理相混,其所以司天之岁 雖殊,相郁而生痢則一也,方見下,卯酉之年,阳明司天,金行其令,氣化凄清,人少脾病 ,六月七月,水火相犯,八月九月,金木相攻,水之與木,一化有余,赤白下注,从此而生 ,是岁,君火司地,少陰在泉,火能制金,一旦于岁中火淫所勝,焰明郊野,則化來救寒, 更作人病,赤白在下,己亥之年,少阳在泉,相火司地,與此同化,然君火之化善,相火之 化惡,善則傷人迟,惡則傷人速,治同法,方并見下。 辰戌之年,太阳司天,水化流行,寒邪犯心,血氣内變,傷损于中,因而下注赤白,此 病世之罕有,盖傷犯人之急也,但辰戌年之痢,发熱如火,當痛,所下之痢,如紫草水,如 胶涎,如茶脚,不急治之,其亡也如反掌,方并見下。 己亥之年,厥陰司天木化流行,土木相交,风溼相争脾土受邪,此肝之熱血,乘脾之困 ,渗入大腸,而生赤白泻痢之病,方見下。 以上天地氣候,推之未详,予请以五運之政推之。 甲子、甲午,溼化有余丙子、丙午,寒運太過,庚子、庚午,上受天刑,必有水救,以 上年辰,天地相過,刚柔始交,月氣是水與天相犯水火相持,以爲一年病始,更遇寒溼之運 ,與水相助,忽受刑之運,有水相救,以上年辰,岁半之前多有清肃之化,至于夏月,氣候 反,寒熱交争,乃生赤白之痢,爲此寒溼犯火德之與常例不同,自有方在下,子年爲甚,而 午年少減,若寒化偏多,阳化少舉,乃生寒瘧傷寒麸瘡之病,痢疾乃加。 戊子年,上爲天符,戊午年、天符岁会氣以之详,人以之宁,一旦寒溼之氣,少犯于心 ,忽注下赤白,人多患暴死,有此证候,治之亦與丙申年同,议者謂戊子、戊午年,天氣運 氣皆是火,今乃言忽有寒溼犯心,何也,答曰,己午之上,有戊己之土,當有寒溼之化,與 火相持,然后使金得而生,此戊辰、戊午年,亦疑有寒溼之化相犯于心也,经言,中执法者 ,其病速而危,中行令者,其病徐而持,中贵人者,其病暴而死,盖以此也! 壬子、壬午,木運相助,风熱大盛,木能制土,脾乃受邪,若此岁中,忽有大风炎熱之 勝,人生泻痢之病,其鬼在肝,方具于下,然子午之岁,地之初岁,寒邪與天相争,丙丁之 位,與戊己共居,若于岁中反有寒溼之多,所生之痢,治亦與甲子、丙午、甲寅、甲申、丙 寅、丙申、戊申、庚寅、庚申、壬寅、壬申年,氣候大约與子午年同,所生之痢亦同,法方 并見下。 乙丑、乙未、丁丑、丁未、己丑、己未、辛丑、辛未、癸丑、癸未、以上年辰,每一年 之運,各管三氣化,乙丑、乙未,金運本凉,以其氣之不足,反與少征同化,然火土交味, 太陰所寓,熱化并行,溼熱相持,心氣内郁,血损于中,注下赤白,忽火之不常其德,侵傷 其不足之金,則水必相救,寒邪犯心,因而生痢,此乙丑、乙未年之痢,忽有以土之郁火而 生,忽有水之犯心而成。其受病脏腑雖不同,然土水共胞,寒溼同化,則其治大同而小异也 ,方并見下,经言,其運凉熱寒,盖以此矣,向下准此而推。 丁丑、丁未、木運正,风與天土相犯,然以氣之不足,反與少商同化,若于岁内,金之 不常其德,多有清肃之化,則火必相救,炎暑将至,與土相持,而溼熱相交,血氣内损,乃 注下赤白,然丑未之年,天能制色,土将犯水,木雖不足,而其怒無時,忽若风化大來,土 木相战,則肝发傷脾,此丁丑、丁未年之痢,忽起于肝,忽生于脾者矣,方見下,经言,丁 丑未之年,其運风凉熱,盖以此也。 己丑、己未年,天符岁会,氣以之详,物以之宁,人以之安,然太陰之味,先苦后甘, 氣化相交,土性生金,火性克金,忽于岁中火土相攻,心血内變,痢疾所生,人多暴死,此 盖邪之不可侵傷于贵人也,方見下,遇此年辰,常吃调和脾氣药,以安贵人,是服食之宜也 辛丑、辛未,水運不足,雖上受天刑,然下加太阳,反归乎氣,是岁,天土地水,寒溼 偏多,火氣見郁,若有痢之疾生,其起在心,其鬼在于脾腎,方并見下。 癸丑、癸未,火當其運,其氣不足,反與少羽同化,是岁,太阳在泉,寒氣不減,寒溼 更作,火氣見傷,痢之所生,其病在心,其鬼在脾腎胃,方并見下。 寅申之年,大约與子午年同,但相火之政暴,遇其独勝,則其害立至,若與水土相犯, 其候變证多端,方具于下。 乙卯、乙酉年,金運不足,本與少征同,然乙在卯上,爲天符,反归平氣,在酉上,爲 三合。名曰贵人,邪不可犯,然是岁、金位在上,火位在下,名爲逆化,金燥交合,切忌火 氣之勝,若火有所勝,水必來救,此年忽有痢疾之生,天氣炎熱,病起于心,氣候清寒,病 起于腎,方具于下,丁卯之年,木運不足,下加于卯,雖上受天刑,其政不減,是爲岁中, 忽有风熱之勝,痢疾之生,其鬼在肝,乙酉之年,木受天刑,然是岁火司于地,與木相得, 忽于岁中反有风熱之作,方見下。 己卯、己酉年,土運不足,然木受天刑,必难相犯,忽于岁中风溼交争,痢之所作,其 鬼在脾,卯年宜有此候,酉年差減,若有此疾,治之亦同,辛卯、辛酉年,水運不足,反與 土同化,而岁水不及,火化妄行,與土相持,勝熱客于胃,多下赤痢,忽作便血,土勝則溽 火而注下赤白,是岁若有痢疾之生,一起于心,一起于脾,有方治之,具見于下。 甲辰、甲戌、丙辰、丙戌之年,寒溼過多,火氣見溽,庚運之年,清化亦甚,是岁運氣 ,與天水相生,與地土相得,以上年辰,痢疾之生,切爲大害,不可妄投凉药,戊辰、戊戌 之年,水火相战,壬辰、壬戌之年,土木相攻,所生之痢,其证自各不同,方具于下。 乙巳、乙亥之年,金運不足,無能與天相犯,乃與少征同化,丁巳、丁亥之年,上爲天 符,木化之甚。 己巳、己亥之年,木能制土,脾将受邪,辛巳、辛亥之年,水運不足,與土化同,土木 相攻,脾氣偏弱,癸巳、癸亥,不足之火,與天相得,與地相符,火致政不減,是痢疾所生 ,起在肝心,方并見下,以運言之,犹且未足,予请以六氣推之,子午年、丑未年、寅申年 、四月、五月,火土相交,辰戌年,四月、五月,水火相犯,己亥年,四月、五月、木土相 攻,卯酉年,四月、五月,金火相持,水若相救,邪乃犯心,子午年,六月、七月,土火相 郁,卯酉年,六月、七月,水火相犯,辰戌年,六月、七月,土木相攻,己亥年,六月、七 月,火土相持,以上年月,忽生痢疾,皆随其月氣相攻而成也,善爲医者,先治其鬼,其病 自愈,议者謂六氣推迁,于十二月中各纪一步,今独舉四月、五月、六月、七月,兩氣,以 言痢疾,何也。答曰,夏秋相交,火金相继,土水二化,長游行于其间,土寄于巳,所以生 金,火位于申,所以制金,土生于申,所以传金,水生于申,所以救金,然后夏秋有相承之 理,五行六氣,玄妙从此而着,人之痢疾从此五行玄妙中生,是故圣人名之曰大奇之病,予 故陈逐年四月、五月、六月、七月之氣候以言之,其余他氣生痢,皆仿此而推,切以六氣之 政化,見之未详,予请以脈候明之。 若今人之下痢,服凉药、暖药,皆不验,诊其脈,脾一指外鼓而沉,此名腸,其候非 药力可治,久當自较,但世人有患不验,缠绵经久,却因乱吃一般物,便得安校,此乃正腸 之候也,今有患痢,诊其脈,肝脈一指小而緩,此病輕,治即愈,今有人患痢,诊其脈, 腎脈一指小而沉,所下之痢,皆是血痢,此之一病,受之非常,治之亦难,血温身熱者死, 方亦見下,今有人患痢,诊其脈,肝心脈、脾脈,皆微细,不涩不絕,所下皆是血痢,药到 便安,今有人患痢,其脈微小,再三寻之,又沉而涩此之一候,若下白痢,其势雖重,庶几 可治,若是下血,切忌发熱,通身发熱者死,熱見七日死,以上所陈,雖未足以达痢之渊源 ,亦足以明其粗迹议者謂,如子所言,自甲子至于癸亥,每六十年中,未尝有一年不生痢疾 ,今世人患痢疾,于數年中间,忽止有一年,其故何也,答曰,六十年中,未尝有一年無水 土相攻,未尝無土火相郁,未尝無水火相犯,但五運之政,譬如权衡,一年间五行氣數更相 承制,得其平等,則其疾自然不作,忽若一氣大過,一藏有余,痢疾之生,应不旋踵,予故 备陈其粗,以开后学之未悟,庶几诊疗之间,無差悟之過者矣,但毒痢傷人不一,惟水邪犯 心爲重,世人初患痢時,先发寒熱,投药治之,其势不退,发熱太甚,食則嘔逆,下痢不止 ,心熱如火,只要入凉处,只思吃冷水,狂走,浑身肌肉疼痛,着手不得,此候,十难治其 三四也,治疫痢方,须是子细首尾读此方论令分明,识病根源然后吃药,但毒痢初得時,先 发寒熱,忽头痛,忽壮熱,忽轉數行便下,赤白相杂,忽止下白痢,忽先下白痢,后變成赤 痢,忽先下赤痢,后却變成白痢,宜吃此方,但初下痢時,先发寒熱头痛,即是寒邪犯心, 寒氣犯心,水火相战,故初得病先发寒熱,水火相犯,血變于中,所以多下赤痢,如紫草水 ,如苋菜水,無色澤者,寒邪犯心之重也,先发寒熱,而所下之痢止白色者,寒邪犯心之未 重也,先下白痢,而后有赤痢之變者,寒邪犯心,其势渐加也,先下赤痢,而后變成白痢者 ,寒邪犯心,其势渐減也。赤白相等者,□水火相犯其氣相等,寒溼之氣相搏而成也,忽有 赤少而白少,此寒邪之势有多少,毒痢之病有輕重,以白多爲輕,以赤多爲重,治之之法, 先夺其寒,則所下之药一也,以太岁分之,則丙子、丙午、甲子、甲午、庚子、庚午、丙寅 、丙申年、甲寅甲申年,庚寅、庚申并辰戌之年,運過丙申及庚運所临,其害尤甚,及丑未 之年,宜有此候,又更無问太岁,盖天地變化,其候多端,难可穷尽,今立此方,但世人亦 不必椿定太岁,但看一年中春夏之内,多有寒肃之化,阳光少見,忽寒熱二氣更相交争,忽 于夏月多寒溼之化,寒邪犯心,所受之痢,先发寒熱,忽头痛忽先轉數行,后有赤痢,忽赤 白相杂,忽止下白痢,并宜吃此通神散,吃后取壮熱減退,若兩三盏后,壮熱不退,更不吃 此方,自别有论方在下。 麻黄(去根节)官桂(去粗皮,各三分)甘草(各一分,炙)大芎 兩)细辛(八铢)独活桔梗 (四铢,炒) 上爲细末,每服二钱,非時,熱汤调下,和滓熱吃,若吃三兩盏后,寒熱不退,更勿吃 ,自别有方论在下,若吃此药后,寒熱已退,赤痢已消減,便修合第二、第三方药,吃之取 安校,若寒熱已退,赤痢未消減,更服三兩盏,然不可多吃,一日只兩盏,候赤痢消減,忽 變成白痢,渐次修合第二方吃,候出后。 度數減少,便修合第三方,吃取平安也,但六甲之年,六庚之岁,春夏之内,時氣多寒 ,人得痢疾,此药通神,若是六甲之年,丑未之岁,溼化偏多,人得痢疾,先发寒熱,即于 方内添草豆蔻一兩修合也,又,不问太岁,但一年间,春夏之内多寒,人有痢疾,先发寒熱 ,并宜吃此方,治毒痢初得時,先发寒熱,吃前方,寒熱已退,赤痢已消減,宜进此方,还 真散,若吃前方药,寒熱未退,赤痢未消減,更勿进此药,但天地變化,其候非常,痢疾证 候多端,此不得不尽子细故尔。 诃子(五个,用面裹,火炮熟,不要生,不要焦,得所去面,不使,就熱,咬诃子破, 去核不用,只使皮焙干。) 上细捣罗爲末,每服二钱,以米汤一盏半,同药炼取一盏吃,若吐出一兩口涎,便住, 如此吃经數盏,大府渐安,出后減少,便修合第三方药吃,以牢固大腸,若吃前方药,壮熱 未退,血痢未減,不请进此药。 治疫毒痢,吃前兩方药,病势已減,所下之痢,止余些小,忽青粪,忽如鸭粪,忽如茶 汤,如浊油,忽只余些小浅深红色,宜吃此方,以牢固大腸,还复真氣,舶上硫黄丸。 舶上硫黄(一兩,去沙石,细研,如飞尘。) 上以薏苡仁二兩,炒熟,捣爲末,與舶上硫黄相和匀,滴水相和,丸如梧子大,空心, 以米汤下五十丸。 治毒痢,初得時,先发寒熱,服前面毒痢方通神散三兩盏,一日,忽隔一夜,寒熱不退 ,下痢不減分數,通身发熱,所下之痢,多是浓涕,如桃花色,如红米胶,每一次忽下一盏 半盏已來。吃此药二盏三盏,经一日,忽一夜,寒熱不退,下痢不減分數,更不进此药,若 依法进药兩盏,壮熱便退,下痢少減分數,即请渐渐进此药,每日只兩盏,候赤痢稍減,忽 變成白痢,却修合上面还真散,吃取平安,且痢之有寒熱,其证一也,前方以暖药解之,此 方以凉药投之,其说何也。答曰,水邪犯心,身能发熱,土溼郁火,身亦发熱,肝熱刑脾, 身亦发熱,惟至精者,识其秋毫之變,切恐世人未能通其妙旨,予因设此兩方,以救其失, 然毒痢之傷人,惟水邪犯心最爲极重,但患痢疾之人,有增寒壮熱,先吃上面通神散兩三服 ,寒熱不退,下痢不止,然后进此药,以太岁分之,惟六壬、六戊、寅申、巳亥之年,宜有 此候,而六戊之年,尚有差變,盖火盛之年,必有寒溼相犯,故然,以六氣推迁不定,又不 可局定年辰,但一年之间,春夏之内,熱氣偏多,溼化不舉,人有痢疾,肝脈弦,心脈洪, 然后吃此药,若吃兩盏后,不見效验,更勿进服,盖痢之所起,切忌水之犯心,不可妄投凉 药,故此方兩盏后無验,更不可服。 荆芥穗牡丹皮(去心)木香白头翁 连(蜜浸一宿,火上炙干,使三分)牵牛(炒,一分) 上爲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一二沸急泻出,食后温和吃之,此药少見效验,更可 进服,以安爲期,然不可多吃,一日只兩盏,痢才住,便得止。 治毒痢,初得時,发寒熱,微有小寒,熱忽止,腹痛,出后時,粪后有少胶涎,與赤痢 相杂,却自误吃凉药,渐渐下痢极多,从早至暮,但只思睡,早朝即颜色枯瘁,身體稍凉, 近晚至夜即面色赤,颜色光润,下痢极多,皆是清涎與赤痢相杂,通身发熱,不思飲食,浑 身肌肉着床則痛。据此候,宜當吃此药,但身體大熱如火,與人相近,則熱氣逼人,其脈輕 微,輕手取之,散滿指下,不分部位,全無骨力,指下如风如氣,重手取之,指下全無,急 用诃子五个炮制如下面法,掏罗爲末,爲一服先用熱米汤调,和滓熱服,吐出涎,脈氣方生 可进下面方 白术(半兩)白芷芍药大芎(各一分)甘草(四铢,炙)诃子(五个,面裹 炮熟, 上细捣罗爲末,每服三钱,熱陈米汤调下和滓吃。 治毒痢初得病時,并無寒熱,所下之痢,全是浓血,忽黯血,左右三部脈氣,皆微细, 宜吃此方。 桑寄生(一兩)防风芎(各一分)甘草(四铢,炙) 上捣罗爲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八分,空心和滓吃。 治赤白痢,初得時,并無寒熱,忽患赤白痢,经久未较,别無增寒壮熱,宜此方。 淡豉(十个)黄连(四十九枚,每枚長一粒饭许) 上件,用新瓶一个,安药在内,以新片瓦盖瓶口,大火通赤后,烟絕取出,就熱, 研如飞尘,每服二钱,熱盐米汤调下,和滓服,应是赤白痢,無问赤多白少,但身體無增寒 壮熱者,皆可吃此方。 治赤痢,或赤白相杂,初得時,并無增寒壮熱,经及數日,身體不熱,只聞小腹内躁熱 ,下血不止,或止血便暖药不見验效,宜服此方,寅申、己亥年,六壬之年,宜有此候,但 吃兩盏后不見效,更不请吃此药,但唇皮赤,忽腫,黯色,小便黄白,身體凉,夜间則发熱 ,如此,即肝熱刑脾之证也。 荆芥穗牡丹皮(去心)白头翁地榆 牵牛(炒熟,三铢)木香(三铢) 上捣罗爲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兩沸,食后,和滓温服。须是一年之间,春夏之 内,风熱太甚,分明识其痢疾,定是伏熱,方可进此药。 治下赤痢,身體并無增寒壮熱,此名肝心變。 黄连(一兩,蜜浸一宿,炙令香熟)木香(三铢) 上爲细末,浓煎,陈米汤调下二钱,食后,和滓服。 治赤痢不止,其脈反微小沉而又涩,其身熱者死,熱七日死,此候极危困,但吃上面通 神散一兩盏,发熱便退,亦庶几可治,便修合上面还真散,舶上黄丸,吃取安校,若吃通神 散后,发熱不退,难治之也。 治患赤痢赤白,忽因先寒瘧,后變成痢,忽因患痢后,却變成寒瘧,但疾痢時,無问赤 白,若有增寒壮熱,并宜吃上面通神散,吃了,熱壮已退,便修合还真散,舶上黄丸,吃取 安校,缘此证候,乃水邪犯心,治之不可輕也。 桑寄生(半兩)地榆芎防风(各一兩) 木香(各三铢) 上爲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取八分,和滓熱服,经數日外,仍修合暖益脾药吃。 此方。 使君子(半兩,蒸三度)诃子(一兩,面裹炮,去核使肉)白芜荑萆 榔肉豆蔻木香(各一分) 上爲末,每服一钱半,空心,仓米汤调下,量儿大小服之。 治小儿肝受疳氣,相刑于脾,所下之痢,多是鲜血,忽是脓血,忽赤白相杂,宜此方。 防风地榆芎白蒺藜(去刺,各一分) 草(各三铢,炙)黄连(四铢,二十四铢爲 上爲细末,每服一钱半,非時或食后任意,煎点冷吃。治痰嗽,益真丸。 人参黄吴白术(各半兩)木香(一分) 归(去苗)白芍药 枳實(一钱,炒) 上爲细末,炼蜜丸如梧子大,非時,清汤下三十丸,一日兩服。 治氣弱腹结。 白术(半兩)人参(一钱)大芎甘草(炙) 苓(三分) 钱,炮) 上爲细末,空心,水一盏,姜三片,枣二个,破之,同煎七分,去滓服。 治心氣动,肝脈亏。 桑寄生(一分)茯苓防风独活 (一钱)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水一盏,磨沉香少许,煎七分。 治精血皆虚,鹿茸丸。 血茸(半兩,用酥微炙)五味子山药(各一兩,以上三件爲末)青盐(三钱,令 研 上炼蜜和作一块,收瓷合中,临時丸,每服三十丸,食前温酒下。 治肝腎氣虚,外应目不荣,宜服此足精丸。 好熟干地黄(须是蒸九遍,用酒制造者)當归(去苗)白芍药人参山药(各 半兩)茄茸(酥炙,去皮,七钱)五味子(六钱) 活甘菊(各三钱) 大芎肉苁蓉(各四铢) 上爲细末,炼蜜丸如梧子大,空心,浓煎,糯米汤入盐少许,下五十丸。 又服洗肝散。 天麻(半兩,酒浸一宿,溼纸裹煨)白僵蚕(去口,去丝)天南星(炮,各一分) (二钱)黄薏苡仁白芍药(各半兩)白蒺藜(去刺,四分) (炙)人参(各三分)木香(一钱半) 上爲细末,水一盏,薄荷二叶,磨沉香少许,同煎药之時,取七分,去滓服,日进二三 服,每服二钱。 补心氣人参散。 人参(七钱)伏神山药(各半兩)白芍药 分半)甘草(一分,炙) 上爲细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生姜枣少许,煎七分。 司业六脈滿而不實,寸口倍于人迎尺脈。 血浊而氣浮,宜清血,抑肺氣,如此,即隔通而氣归于下,不可服燥烈之药,第一方。 人参(七钱,好者)陈橘皮(去白,一分半)白茯苓麦门冬(去心,三钱) 梗紫菀防风(各一分)黄 刺) 上爲细末,每服三钱,非時或食后少時,水一盏,磨沉香少许,生姜一片,同煎八分, 初服三四服,觉膈快,便不须服,却只常服丸子,候三兩日间,觉似壅,即进一服,此散子 不常服。 又方。 天麻(面裹炮)肉苁蓉(酒浸一宿)熟干地黄(好者)菟丝子(酒浸一宿) 药柏子仁(各半兩)萆茯苓 钱)枳實(一分,面炒過) 上爲细末,捣薏苡仁爲粉,煮作稀糊,丸如梧子大,陰干,每日空心,浓煎,糯米汤入 盐,下五十丸,治小儿腹中有氣不散,而脏腑微涩,夜有盗汗。 使君子(三钱)京三棱萆白茯苓 活(二分) 上爲细末,非時,水半盏,煎二钱,炼取三分,去滓服,觉氣散,則已之,不可多服。 治小儿泻,本因傷水。 诃子白术白芍药(各一分)甘草(炙) 连(半分,炒) 上爲粗末,煎一钱许,去滓服,水七分,煎至半盏。 久便血。 黄连(一钱,炒半焦)白蒺藜(去刺,半兩)槐花(炒焦)独活 枳實(炒焦)荆芥穗蔓荆子(各一分) 钱,炙) 上爲细末,食后,水一盏,煎三钱匕,取七分,和滓服,或炼蜜丸如梧子大,清汤下三 四十丸,無時日,一服或二服。 治小儿急慢惊风。 人参(半兩,好者)天麻(炮)天南星(炮)黄芎(各二钱)薏苡仁独 活伏神蔓荆子(各一分)鳖甲(酥炙黑)木香(各一分半)甘草(一分)半夏 (姜制,一钱半)干蝎(四个,全者,用糯米同炒,米熟爲度)麝香(同朱砂研)朱 砂(令兩临脈旋入少许。) 上爲细末如飞尘,入朱砂麝香少许,每服二钱,同煎三四沸,與三匙头,如更发數,即 添麻黄一味,并煎服,不入麻黄如大府冷,即添白术末一二豆粒许,同煎,小儿药、宜服 细末,取其氣液之全,唯是止泻痢,乃作丸耳。 治血滞精虚,肛门痒痛成痔。 白蔹黄(炙各半兩)槐花(微炒)茯苓 各一分)南木香(钱半) 上爲粗末,非時,水一盏,煎三四钱匕,取八分,去滓服,每日空心,先服鹿茸青盐丸 ,方在前。却日进三四服,以去痔根,初服只一二服,俟服青盐丸及旬日,自然可载此 药,后续进兩三服,二药相兼而进,久可以去其根本,下血日多,即令人心忪,無情绪,意 思不悦,宜戒酒,慎护,病雖已止,宜服此二药。 服药若痔根已安,藏血未止,即更服后方。 新活鲫鱼一个(重四五兩以上者,去腸,不去鳞。)白矾(三兩,微敲研)槐花(半 兩)蒲黄(一分) 上兑合,同纳于鱼腹中,纳药了,以线系之,入一合中,外以盐泥固济干,十斤炭 蔟之,火尽取出,细研如尘,蒸饼丸如梧子大,非時,米汤下二三十丸,一日一兩服。 少阳相火之复與水争战,耳痛方。 官桂(去皮,三钱)白芍药白茯苓桔梗 麦门冬(去心,各一分)黄(半兩)山茵陈(二钱) 上爲粗末,每服三钱,水一盏,生姜兩片,煎至七分,去滓服,日三,如不痛,更不消 服,只进补腎药,小儿藏寒。 泄泻不止,豆蔻丸。 草豆蔻(一枚,剥开皮,入乳香一块在内,复用和白面裹,慢火烧令熟,去面及豆蔻皮 ,不用。) 上爲细末,以粟米飲丸如麻子大,每服五七丸,米飲下,無時。 治妇人骨蒸方 桑白皮黄薏苡仁(各半兩)茵芋紫苏叶茯苓甘草(各一分,炙)官桂 (去皮,二分) 上爲细末,每服四钱,水一盏,姜三片,煎八分服之,三四日,却服后方。 微利不妨,如脚未消,即间用豆汤服一服。 又方 牛膝(去头,酒浸一宿)當归(去苗)茯苓熟干地黄 心,各半兩)柏子仁 上细末,炼蜜丸如梧子大,空心,盐汤下五十丸。 小儿泄,浓腹丸。 地榆天麻芎赤石脂(各一分) 姜炙)木香(半分) 上爲细末,枣肉爲丸,非時服三十丸。 治久泻方 白术(半兩)白芍药(半兩)桔梗(一分)白芷(半兩) 上爲细末,以猪肝四兩片切,如食法,入少盐和之,不用油,用药先和一半于铫内,先 爆過,次用木炭火上炙干,再传末作兩三次食之,止泄最妙。 又方新制 人参(一兩)黄薏苡仁糯米末 草(炙)鳖甲(酥炙,各一分)白术(半兩)肉豆蔻(大者兩个) 上爲细末,不罗,非時,以水一盏,生姜一片,枣子一个,破之,同煎三钱,取七分服 ,去滓服,至十來服,或七八服,觉血淡,或微有些小腹痛,每服加白术少许,及乌梅肉半 个煎,但血旋止,和胃药,药未可全去,只桔梗,枳實二味,以白蒺藜代之。 痢稍止未全減脏腑忽下血犹未止,却服此方。 黄(輕炙)白蒺藜(去刺,各半兩)白蔹茯苓 诃子皮(四钱)木香(一分)黄连(烧焦,二钱) 上爲末,炼蜜丸如梧子大,非時,清汤下二十丸至三十丸,米汤亦得。 又方 诃子(炮令大熟)山药人参白术(各半兩) 去肝风,但通腸于利药中,使非诃子,不能爲功。) 上爲末,炼蜜丸如梧子大,空心,米汤下三十丸,常服以去痔疾,又能足血。 进飲食、香术丸。 白术(一兩,炒)丁香(一钱半)半夏木香(炮) (炒)神曲(炒,各半兩) 上爲末,水面糊丸如梧子大,每朝米汤下三十丸,食后服。


<目录>

附录一

\x黄丕烈跋 向聞白堤钱听然云,北宋時有名医,因治蔡京腸秘之症只用紫菀一味,其病遂愈,医者 由是知名,其人盖史载之也。后余友顾千里游杭州過石冢严久能于湖上,出各种古书相质, 归爲余言,中有史载之方二卷,真北宋精椠,余心向往之久矣。客岁钱唐何梦华从严氏买得 ,今夏轉归于余,余检其方,果有大府秘一门用紫菀者,始信钱丈之言爲不谬,特未知用而 見效之说,出何书耳,至于版刻之爲北宋,确然可信,字画斩方,神氣肃穆,在宋椠中不多 ,其避讳若炅字,尤他刻所罕,千里艳称于前,梦华作合于后,余于此书,可云奇遇,余 喜读未見书,若此书各家书目所未收,惟宋史新编有云史战之方二卷,战者以载字形近而 ,無可疑者,余重其书之秘,出白金三十兩易得,重加装潢,遇上方切去原纸处,悉以宋 补之,尾叶原填阙字,亦以宋纸易去,命工仍录其文,想前人必非無知妄作者也,上下卷通 计一百单七翻,合装潢费核之,几几乎白金三星一叶矣。余之惜书而不惜钱,其真佞宋耶, 诚不失爲书魔云尔。 \x嘉庆丙寅立冬后一日荛翁黄丕烈识于百宋一KT


<目录>

附录二

\x王振声跋 此书自郡斋读书志已下,皆未着录,郡中黄复翁得之石冢严氏,此即从之過录者也,载 之名不甚着,其始末無考,惟据复翁跋称,宋稗类钞载,眉州朱师古得异疾,趋郡谒史载之 ,宋時眉州属成都府,是载之爲成都人也。书录解题指南方二卷,蜀人史载之撰,卷數雖同 ,书名則异,不知即此书以否,然称爲蜀人,與宋稗类钞合,其非二人可知,是载之名堪也 ,而阮文达提要謂,字里未详,盖误仞载之爲名矣,北窗炙录载,载之疗蔡元長疾,元長 熙宁三年进士,靖康中贬死,是载之爲神宗后人也。其大略可見者如此,按载之疗元長大腸 秘固,市紫菀以进,须臾遂通,此书大府秘门,正有用紫菀一方,而师古异疾,载之名爲食 挂,謂出素问,制药服之,三日顿愈,宋稗类钞不言所用何药,此书亦無食挂方论,盖载之 所着,當不止此,或在解题所称指南方中,而此书非即指南方,又可想見也,书中炅戌惊微 等皆爲字不成,而完丸等不避钦宗嫌名,盖刻于靖康以前,后翁定爲北宋精椠不诬也。 \x咸丰戊午季春既望文王振声书于铁琴铜剑楼。\x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本作品由于校订不足而错误百出。您可以参考可靠的原作版本,尝试改善它,再移除这个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