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表聖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司空表聖文集 卷第九
唐 司空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舊鈔本
卷第十

司空表聖文集卷第九    一鳴集

 雜著

  温州仙嚴寺碑銘

巖之巔森㦸鑱天中宅靈仙宋本無仙字瀑之作風斡洞壑

SKchar山鑿越之裔甌之隅人𨓜SKchar某其帥某其牧地

圮而復

  三賢賛

隋大業閒房公李公魏公皆師文中子嘗謂其徒曰元

齡也志而宻靖也恵而㫁徴也直而遂俾其遭時致力

必濟謨庸厥後果然宜有賛激云

三賢同志夙尚儒風以植公忠出遇太宗諷議從容謀

蹶群后君勞臣惕荒夷阻闢百千年社稷

  𮗚音賛證因亭

萬仭峩山之險争竦禍梯一坑浮世之塵長遮𮗜路騁

雲漢而貪味臨𪔂鑊以求哀當種善縁方希慈拯某早

堅信受頻致感通夢則可徴足見未萌之誡行而必禀

兾無入晨之虞用建䖍誠永貽來裔賛云

惟仁之尤警于昭幽将政而阻将軋而㳺忤者以寵呻

者以謳岳抃溟□証因斯休

  李翰林寫真賛

水渾而氷其中莫瑩氣澄而幽萬象一鏡擢然

傲睨浮雲仰公之格稱公之文

  香嚴長老賛

言不可無也然為師之説者豈佐競而主勝乎且儒之

書曰率性之謂道老之書曰各歸其根而禅酋之東親


抉人視聼至而又至者道與本俱忘哉且忘則塵滓回


從而𣻉耶或者假言為諭以妄釣真彼㦯泥于境而玩


其機是人魚莫能自辨矣大師之㫖吾久得之學者既


難遽息必以其言為狂藥誰之咎乎


彼巧則病彼愚則競𮗜之逾妄矯之非正不雲而雷龍


何施哉不鼓而舞□何為哉匪豫孰導匪羈孰𥼶一塵


不飄見大師力

  兵部恩門王貞公賛


發粹而文藴和而秀徳無不尊名無不夀内專外濟氣


厚神全貞公在此千載聳然

  相國老君


道專教主帝系仙源牢籠天壌施掌羲軒施于孝孫克

隆聖祚介祐攸宜忠賢是保


  今相國地蔵賛

南陽公夫人彭城郡君SKchar紀既祥追奉皇考吏部公繡

地藏菩薩一軀瞿慕戚容力成至願圗於夫人為内兄

得請而賛云

三界同倫六幽莫際聖有佛縁極之無滯相不可睹理

不可窮人有䖍懇感之則通孝實女師工惟婦徳成兹

妙絶申報罔極

  為東都敬愛寺講律僧恵礭化莫雕刻律疏莫募

  印本共八百𥿄

𥨸以化化無窮逓成遷染孜孜不倦方導沈淪啟秘藏

而演毗尼熏戒香以消煩惱風波未息横智鷁而難超

繩墨可遵制心猿而有漸豈容穿鑿但致紛拏雖設喻

於三乗同歸𮗜路盖防㣲於羣品共禀成規汛灑六塵

攝持萬行寕俟空林宴坐方為觧脫之門必令大地周

㳺皆詣清涼之境盖能仁之警䇿也今者以日光舊䟽

龍象𪪺持京寺盛筵天人信受□迷後學竸扇異端自

洛城罔遇時交乃焚印本漸虞散失欲更雕鎪惠礭無

SKchar精頗嘗講授逺欽信士擔結良縁所希龜鏡屯□

津梁靡絶再定不刋之典永資善誘之方必期字字鐫

銘種彗牙而不竭生生親眷遇勝㑹而同聞敢期福報

之㣲願允標題之請謹疏

  澤州靈泉院記

嚴飾祠宇乃助教之方仁雄存有脱亦不固避者非欲

自奉也盖不崇不侈無以聳動群品俾堅凑善之心耳

帝夢可徴華縁已熟山川神祗罔不薦歆故自京邑以

及遐裔勝槩相望皆奠厥居中條𤼵於蒲趋于艮傑出

而為太行則天壇不得不冠冕華嵩争勍日𮗚也其北

川壑㑹流盤欎濃粹自髙平西顧以至靈泉極矣泉之

為靈非惟利物亦當滋潤所及不育毒螫也其院東西

𩔰豁直亘大川端門洞闢正與旭日相迓豈𣑽書所謂

震旦者此其證哉且有為無為於我不礙㢮之則(⿱艹石)

其中用之則(⿱艹石)涌于外皆拯濟之大𫞐也今禪宿洪宻

長老俗姓劉氏本儒家子自直⿰⾔𭥍石霜契其大指煩而

SKchar動而必周初自清涼歴覽以至是山乃剏林栖之

𠩄遇太尉李公駐軍髙平首資葺搆逺近道俗莫不歸


嚮今蒲留隴西左揆鄑常因題紀亦備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則宻公之


道益光矣凡製經楼齋堂(⿱艹石)干閒架又塑羅漢潔峻之


相以漸化服而後日集方丈敷演上乗自漢江北渡以


至魏晋之郊其俗堅悍難誘今則悉為佛人矣且善教


童孺者雖指摘其書而必以言反覆暁諭當自釋矣(⿱艹石)


典教積于前鞭撻駭于側将竄匿之不暇詎肯説而從


命哉律刑也經誥也禪乃誘𭄿之宗辨其性而後入人

耳故其道至𨼆其功至博不可廢也常念蓄𭛠之外逮


傭𨽻雖豢飬至豊莫不苦于受制殊不知羇鞅之勞或


能避免而方寸之内不形不聲牙孽互萌詫其力者愈


能争以此淪陥死生之域歴刼不能自脱其苦何如


哉噫茍非三世之尊夷山斡海六祖親授捩其鉗釱長


⿰糹⿱𢆶匹作磨昬抉瞶則彼㸑膏鑊而勇於自浴者雖糜爛


其身猶未悔也今乃聚其徒侈其居永為一方䖍仰之


所俾福恵皆殖則宻公之績焉可抑沒哉耐辱居士病

且死不忍其門人慧依慧海之勤請也直紀其事惟以

漏略爲愧

 此碑在山西陽城縣西北四十里周雪客載其文于

 晋稗中疑碑石漫漶文中多不可句讀者今録于左

 以𠫵異同趙魏記

 嚴飾祠宇非欲侈於自奉也盖聳係人天寳其趋善

 之心耳况帝夢可徴華縁巳熟山川神祗罔不薦歆

 故自京都以及遐裔勝㮣相望皆奠厥居中條𤼵于

 蒲企于艮傑出而為太行則天壇不得不冠冕嵩華


 争勍日觀也其北川壑㑹流盤𣡡濃粹自髙平西顧


 以至靈泉極矣泉之為靈非惟利物當亦滋潤所及


 不育毒螫也其院東西𩔰豁直亘大川端門洞闢正


 與旭日相迓豈西方所謂震旦者此其証乎繚檻層


 甍金艧與泉壑相激梵磬懴香禽猿亦知粛敬真聖


 賢逰集所宜也且有為無為於我不碍弛之則若涸


 其中用之則若涌於外盖克固其源乃能動而必濟

 也今禅宿洪宻長老俗姓劉氏本儒家子早詣石霜

 契其大指順而不撓簡而必周始自清涼歴𭣄至是

 山乃剏林棲之所遇太尉李公駐軍髙平首資葺搆

 逺近道俗莫不歸嚮今蒲口隴西左揆嘗因題紀亦

 備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則宻公之道益光矣凡製經樓齋堂共一百

 餘閒又示羅漢潔峻之相以漸化服而後日集方丈

 敷衍上乗自漢江北渡以至魏晋之交其俗堅悍難

 誘今則悉為佛人矣且善教童儒者雖指摘其書而

 必以言反覆曉諭當自釋然(⿱艹石)編簡積于前笞撻駭

 於側彼将竄匿之不暇孰肎悦而從命哉律刑書也

 經誥誓也禪乃誘𭄿之宗先馴其性而後入人者耳

 故其道至𨼆其功至博不可廢也嘗念畜技之外以

 逮傭𨽻雖豢飬至豊莫不苦于受制殊不知羈鞅之

 勞或能避免而方寸之内不形不聲耳萌詫其力者

 愈莫能争以比淪陷死生之域綿刼不能自脱其苦

 何如哉噫茍非三世之尊夷山斡海六祖親授捩其

 鉗釱長老⿰糹⿱𢆶匹作磨昬抉瞶則被搆火以自攻者雖焦

 爛而猶未悔也今乃聚其徒侈其居永爲一方檀施

 之會且俾其人福慧偕殖然則宻公之績焉可抑沒

 哉耐辱居士病且死不忍其門人惠依惠海之勤請

 也直紀永行惟以漏畧爲愧云中條山人耐辱居士

 司空圗譔


司空表聖文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