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安府知府王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吉安府知府王君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乾隆壬戌,予需次白下,寓王俁岩太史家。見其從子銘琮年二十許,風骨秀整,心異之,未暇與深言。他日晨起,有肅衣冠拜床下者,銘琮也。曰:「琮願為弟子,而未啟叔父,故無能具束脩。先生幸毋見擯。」振其袖而出之:文二篇,受業姓名一紙。予嘉其志,即取盥面水磨墨,為勘其文,而以師自居。

亡何,予宰沭陽,遠,與王氏稍疏。乙丑,調江寧。君已舉順天鄉試,時時入署宴飲,笑語相樂也。予奇君眉宇,謂必當居清要,輒舉石渠、天祿事與談。而君好觀予判牒,治文書,或竊倚屏間,聽折獄。怪而問之。笑曰:「琮有志於此,遲久先生當自知。」丙寅,果援例得湖廣竹山縣知縣。戊辰,謂監利,薦卓異於朝。癸酉,奏遷漢陽同知,未赴任,擢江西吉安府知府。再薦卓異於朝。亡何,以失察事鐫級。天子召見,發直隸以同知用,權知深州。為御史戈濤所劾,再鐫級,補易州州同,援例得運判,發浙江,權烏鎮同知。未半年,卒。

君才敏而守廉,能發奸摘伏。竹山婦訟盜殺其夫,君驗蹤跡非是。屍所立山東氓,神色可疑,問何業,曰:「竹工。」召之治竹,詰其右手傷,以誤運削對。君曰:「此齒痕也。汝縛殺某村人為所齧耳。」其人駭,禁聲。訊之,果奸殺也。泰和民劉子貴殺人取財,與族弟子佩販米。事發,引子佩同謀,並及其同舍某。三人俱擬斬。獄具,君隔囚而訊,得其冤。

當君筮仕時,予猶宰江寧。尊人毓川公常來,笑且告曰:「兒學先生勤速判案。到監利初,受牒一千,今減至百矣。」逾時,又來告曰:「兒學先生訪奸,榜其名於四門。今果奇邪譎觚者逃矣。」逾時,又來告曰:「兒學先生興文教,召諸秀民與子弟同學。今一邑中甲科接踵矣。」予聞之,雖喜君能得吾意以治民,而終以地隔千里,靡所徵驗。後十餘年,君已死,偶讀望江進士《檀萃集》,有《過監利頌王公遺愛詩》,誤君為古人,方覺君之為循吏也信。

嗚呼!君生逢盛時,年未三十,在縣課最,在郡課最,所受知大府如陳文恭、方敏愨諸公,又皆一時名臣,能引擢人。此其隆隆而升,奚待問耶?乃安流穩柁中,風忽起而尼之,隨起隨顛,相齕於意外。不得已,裁謀鹽?一官,以圖溫給,其初心寧及此哉!更靳此區區,而厄以無年。然後知世之賢人君子,往往自甘頹放,匪其恬淡性成,亦繇蒼蒼者之無能勸善、而反有以折其氣而傷其心故也。如君其明驗矣。悲夫!

卒時年五十五。先娶周氏,繼娶黃氏、劉氏,俱封恭人。子彝憲,官內閣中書。女三人。以某年月葬某。銘曰:

傳我文者多,傳我政者少。惟子能之,而惜其半途而夭。嗚呼!此豈徒君一身一家之不幸而已耶?雖然,終有天道。留予一老,為君墓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