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州刺史謝上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同州刺史謝上表
作者:元稹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50

臣稹言:伏奉今月三日制書,授臣使持節同州諸軍事守同州刺史兼本州防禦使。臣罪重責輕,憂惶失據,慮為台府迫逐,不敢徘徊闕廷,便自朝堂匍匐進發,謹以今月九日到州上訖。臣某辜負聖朝,辱累恩獎,便合自求死所,豈宜尚忝官榮?誠恐誠慚死罪死罪。

臣八歲喪父,家貧無業,母兄乞丐,以供資養,衣不布體,食不充腸。幼學之年,不蒙師訓。因感鄰裏兒稚,有父兄為開學校,涕咽發憤,願知《詩》《書》。慈母哀臣,親為教授。年十有五,得明經出身。自是苦心為文,夙夜強學。年二十四登吏部乙科,授校書郎。年二十八蒙制舉首選,授左拾遺。始自為學,至於升朝,無朋友為臣吹噓,無親黨為臣援庇,莫非苦己,實不因人。獨立成性,遂無交結。任拾遺日,屢陳時政,蒙先皇帝召問延英。旋為宰相所憎,貶臣河南縣尉。及為監察御史,又不敢規避,專心糾繩。複為宰相怒臣不庇親黨,因以他事貶臣江陵判司。廢棄十年,分死溝瀆。

元和十四年,憲宗皇帝開釋有罪,始授臣膳部員外郎。與臣同省署者,多是臣初登朝時舉人;任卿相者,半是臣同諫院時拾遺、補闕。愚臣既不能低心曲就,輩流亦以望風怒臣。不料陛下天聽過卑,知臣薄藝,朱書授臣制誥,延英召臣賜緋。宰相惡臣不出其門,由是百計侵毀。陛下察臣無罪,寵獎逾深,召臣麵授舍人,遣充承旨學士,金章紫服,光飾陋軀,生人之榮,臣亦至矣。然臣益遭誹謗,日夜憂危,唯陛下聖鑒照臨,彌加保任,竟排群議,擢備台司。臣忝有肺肝,豈並尋常宰相?況當行營退散之後,牛元翼未出之間,每聞陛下軫念之言,微臣恨不身先士卒。所問於方計策遣王友明等救解深州,蓋欲上副聖情,豈是別懷他意?不料奸人疑臣殺害裴度,妄有告論,塵黷聖聰,愧羞天地。臣本待辨明一了,便擬殺身謝責。豈料聖慈尚在,薄貶同州,雖違咫尺之顏,不遠郊畿之境。伏料必是宸衷獨斷,乞臣此官,若遣他人商量,乍可與臣遠處藩鎮,豈肯遣臣俯近闕庭?

臣所恨今月三日尚蒙召對延英,此時不解泣血仰辭天顏,便至今日竄逐。臣自離京國,目斷魂銷,每至五更朝謁之時,臣實制淚不已。臣若餘生未死,他時萬一歸還,不敢更望得見天顏,但得再聞京城鍾鼓之音,臣雖黃土覆麵,無恨九原。臣某無任自恨自慚攀戀聖慈之至。

然臣一日未死,亦合有所陳論。或聞党項小有動搖,臣今謹具手疏陳奏,伏望恕臣死罪,特留聖覽。臣此表並臣手疏,並請留中不出。謹遣差知衙官試殿中監馬宏直奉表謝罪以聞。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