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德宏駁日本《說略》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向德宏駁日本《說略》
作者:向德宏 1879年
  • 日本謂敝國屬伊南島,久在政教之下。引伊國史,謂朝貢日本,事實在中國隋唐之際。此謊言也。考敝國在隋唐時,漸通中國,嘗與日本、朝鮮、暹羅、爪哇、緬甸通商往來。至明萬歷間,有日本人孫七郎者,屢來敝國互市,頗識地理。因日本將軍秀吉著有威名,孫乃緣秀吉近臣說秀吉曰:倘赴琉球,告以有事於大明,彼必來聘。秀吉聽之,致書琉球。略曰:我邦百有余年,群國爭雄,予也誕降,以有可治天下之奇瑞,遠邦異域,款塞來享。今欲征大明國,蓋非吾之所為,天所援也。爾琉球降候出師,期明春謁肥前轅前,若懈愆期,必遣水軍,悉鏖島民。敝國懼其威,因修聘焉。若據日使所言,則敝國隋唐時已屬日本,何以至大明萬歷年間尚未入聘?其言之不實,不辨自明。
  • 敝國距閩四千里,中有島嶼綿亙,八重山屬島近臺灣處,相距僅四百里,誌略所謂去萬里,中道無止宿之地者,誤也。距薩摩三千里,中有島嶼綿亙,敝國所轄三十六島之內,七八島在其中。萬歷三十七年,被日本占去五島,亦在其中。《誌略》所謂與日本薩摩相鄰,一葦可航者,誤也。今日本以敝國當薩摩三十一郡邑,謂久屬伊南島,實屬混引無稽之詞。
  • 尚寧王被擒,事固有之。蓋因豐臣氏伐朝鮮之後,將構兵於大明,以敝國系日本鄰邦,日本前來借兵借糧,敝國不允所請,日本強逼甚嚴,尚寧更不承服。嗣後義久召在薩摩之球僧,親諭日本形勢,還告尚寧王,速朝德川。尚寧王不從,遂被兵。尚寧王為其所擒,此逼立誓文之所由來也。厥後,歲輸八千石糧於薩摩,以當納款,此蓋尚寧王君臣被困三年,不得已屈聽之苦情也。然而事在明萬歷三十七年,是時敝國久已入貢中朝。即以所逼誓文法章而言,亦無不準立國、阻貢天朝之事。且天朝定鼎之初,敝國投誠效順,迄今又二百余年。恪遵會典,間歲一貢。嗣王繼立,累請冊封。日本向來亦稱琉球國中山王甚為恭順,皆無異說。乃自同治十年以來,謬改球國曰球藩,改國王曰藩王,派官派兵前來,此乃起釁天朝之所由來也。
  • 自君君、祝祝為掌管祭祀之官時,則敝國已有神教。據雲島祀伊勢大神,出自日本,不知敝國亦祀關聖、觀音、土地諸神,何嘗出自日本也?敝國冠婚喪祭,均遵天朝典禮。至席地而坐,設具別食,相沿已久,亦天朝之古制經典詳載也,焉知非日本之用我球制乎?敝國亦多用漢文,並非專用四十八字母也。如以參用四十八字母為據,則日本一向用天朝漢文,不止四十八字母者,日本亦可為天朝之物矣。有此牽強之理乎?
  • 敝國自操土音,間有與日本相通者,系因兩國貿易往來,故彼此耳熟能道。若未經與日本通商,則日本不能通敝國人之言語,敝國亦不能通日本人之言語。日本以敝國稱國作屋其惹為沖繩,形似浮繩,故曰沖繩始祖天孫氏。天孫氏乃天帝子所生,非日本人也。此語言與日本何涉,不待論辯而見誤矣。如按此論,則日本能操敝國言語,敝國亦可雲日本為敝國之物也。
  • 日本謂敝國有饑則發帑賑之,有仇則興兵報之,以為保庇其島民。此語強孰甚焉。敝國荒年,雖常貸米貸粟於日本,而一值豐年,便送還清楚,無有短欠。在日本只為恤鄰之道,在敝國只循乞糴之文。如即以此視為其島民,則泰西各國近年效賑天朝山西地方,以及天朝商人之施政奧國,則天朝可為泰西之地耶?奧國可為天朝之地耶?至臺灣之役,彼實自圖其私,且將生端於琉球。故先以斯役為之兆,何嘗為敝國計哉?敝國又何嘗樂日本代為尋釁哉?
  • 日本謂敝國國體、國政,皆伊所立,敝國無自主之權。夫國體、國政之大者,莫如封爵、賜國號、受姓、奉朔、律令、禮制諸巨典。敝國自洪武五年入貢,冊封中山王,改流求國號曰琉球。永樂年間賜國主尚姓,歷奉中朝正朔,遵中朝禮典,用中朝律例,至今無異。至於國中官守之職名,人員之進退,號令之出入,服制之法度,無非敝國主及大臣主之,從無日本幹預其間者。且前經與法、美、荷三國互立約言,敝國書中皆用天朝年月,並寫敝國官員名。事屬自主,各國所深知。敝國非日本附屬,豈待辯論而明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