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純甫行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吳純甫行狀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五

先生姓吳氏,諱中英,字純甫。其先不知其所始,曾祖傑,自太倉來徙崑山。祖璿。父麒,母孫氏。

先生生而奇穎,好讀書。父為致書千卷,恣其所欲觀。里中有黃應龍先生,名能古文,先生師事之,日往候其門。黃公奇先生,留與語,貧不能具飯,與啜粥,語必竟日還。先生以故無所不觀,而其古文得於黃公者為多。

先生童髻入鄉校,御史愛其文,封所試卷,檄示有司。他御史至,悉第先生高等。開化方豪來為縣,縣有重役,召先生父。先生以書謁方侯。侯方少年,自謂有文學,莫可當意,得書,以為奇,引與遊,甚歡。其後方侯徙官四方,見所知識至吳中者,必以先生名告之。然先生意氣自負,豪爽不拘小節。父卒,遺其涘甚厚。先生按籍,視所假貸不能償者,焚其券。好六博、擊球、聲音、婦人,擁妓女,彈琵琶,歌謳自隨,散其家千金。

久之,乃更折節自矜飾,顧不屑為齷齪小儒。篤於孝友,急人之難,大義落落,人莫敢以利動。令有迎館先生者,欲有所贈遺,見先生,竟莫能出一語。先生之弟,嘗以事置對。令閱其姓名,疑問之,乃先生弟,先生不自言也。與其徒考古論學,庭宇灑掃潔清,圖史盈幾,觴酒相對,劇談不休。雖先儒有已成說,必反覆其所以,不為苟同。後生有一善,忻然如己出,亟為稱揚。里中人聞之,輒曰:「吳先生得無妄言耶?某某者皆稚子,何知也?」然往往一二年即登第去,或能自建立,知名當世。而吳先生年老,猶為諸生,進趨學宮,揖讓博士前,無慍色。

年四十四,始為南都舉人。先生益厭世事,營城東地,藝橘千株,市鬻財自給。日閉門,不復有所往還,令兒女環侍几傍,誦詩而已。少時所喜詩文,絕不為,曰:「《六經》聖人之文,亦不過明此心之理。與其得於心者,則《六經》有不必盡求也。如今世之文,何如哉?」

嘉靖戊戌,試禮部,不第。還至淮,先生故有腹疾,至是疾作,及家二日而卒。是歲四月某日也。距其生弘治戊申月日,得年五十有一。娶陸氏,蚤卒,無子。側室某氏,生子男一人,原長。女三人,長適工部主事陸師道,其次皆許聘。予於先生相知為深,十年前嘗語予曰:「子將來不忘夷吾、鮑子之義,吾老死,不患無聞於後矣。」於是先生弟中材使予為狀,不可以辭。嗚呼!先生不用於世,予所論次大略,其志意可考而知焉。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