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郡志/卷2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二 吳郡志
卷二十三
卷二十四 

人物[编辑]

顧雍,字元歎,吳人。曾祖奉,潁川太守。蔡伯喈嚐避怨於吳,雍從學琴書。伯喈歎異之,故與伯喈同名,而字元歎。從宦有治跡,累遷領尚書令,封侯。拜侯還寺,而家人不知。不飲酒,寡言語,舉動時當,為孫權所敬憚。代孫邵為相,選用文武,各隨能所任。心無適莫,訪民間及政職所宜,輒密以聞。若見納用,則歸之於上。不用,終不宣泄。相十九年,卒。子裕,襲侯。【雍弟徽,雍族人悌。雍子邵、穆一名裕,邵子譚、承。】

顧徽,字子歎,雍之弟。以才辯為孫權腹心,權欲揣曹操意,遷徽輔義都尉以往。操具問境內消息,徽應對婉順。拜巴東太守,欲大用之,會卒。【《吳書》】

顧悌,字子通,雍族人。以孝悌廉正,聞於鄉黨。孫權時為將軍,言辭切直,朝廷憚之。悌父向,曆四縣令,年老致仕。每得父書,灑掃設几筵,舒書其上,拜跪讀之。父終,飲漿不入口五日。以不見父喪,常畫壁作棺柩象,設神座於下,對之哭泣。服未闋而卒。

顧邵,字孝則。博覽書傳。好樂人倫。風聲流聞,遠近稱之,與舅陸績齊名。為郡守,舉善以教,風化盛行。留心下士,雖役伍微賤,皆拔而友之,世稱知人。【子譚、承。】

顧穆,宜都太守。【子榮,仕晉。】

顧譚,字子默,邵之子。弱冠,為太子四友,清識絕倫,獨見推重。自謝景、羊徽之徒,悉在譚下。赤烏中,為左節度,每省簿書,未嚐下籌,徒屈指心計,盡發疑謬。薛綜為選曹尚書,固讓譚。曰:“譚心精體密,貫道達微。才照人物,德允眾望。”孫權待之甚隆,遂平尚書事。遭讒,徙交州。著《新言》二十篇。

顧承,字子直,譚之弟。孫權召見之,賜丞相雍書曰:“貴孫子直,令聞休休。至與相見,過於所聞。為君嘉之。”拜吳郡西部都尉。出平山越,入為侍中。終奮威將軍。

顧禺,字孟著,雍諸孫,而榮兄子也。少有名望,為散騎侍郎。

顧榮,字彥先,吳人,為南土著姓。祖雍,父穆。榮機神朗悟,弱冠仕吳。吳平,與陸機兄弟同入洛,時號三俊。陳敏反,南渡江,榮起兵攻敏。敏率萬餘人出,榮以羽扇麾之,皆潰。永嘉初,召拜侍中。禍難方作,輕舟而還。元帝鎮江東,以為軍司,謀畫皆諮焉。朝野推敬之。卒官散騎常侍、安東軍司、嘉興伯。贈侍中、瞟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謐曰元。榮經德體道,謀猷洪遠。忠正之節,在困彌厲。族弟眾。

顧眾,字長始。父秘,交州刺史。眾有文武才幹,為鄱陽太守,(時)王敦作逆,以軍期〔司〕召眾,聲色甚厲,眾不為動容。陸玩曰:“所謂剛亦不吐,柔亦不茹,仲山甫何以加之?”蘇峻反,眾還吳,潛圖義舉。吳中人士,同時響應。與賊戰,破之。以功封鄱陽縣伯,遷仆射。卒謐曰靖。弟三子會,中軍諮議參軍,時稱美士。族子和。

顧和,字君孝,眾族子。曾祖容,荊州刺史。祖相,臨海太守。和總角便有清操,族叔榮曰:“此吾家騏膦,興吾宗者。”王導謂和“珪璋特達,機警有鋒。不徒東南之美,實為海內之俊。”累遷中丞仆射,多所獻納,不阿權臣。卒官儀同三司,謐曰穆。子淳,曆黃門侍郎、左尉將軍。曾孫琛,仕宋。

張允,吳人。輕財重士,名顯州郡,為孫權東曹掾。子溫,字惠恕。少修節操,容貌奇偉,顧雍以為當今無輩。孫權聞之曰:“如是,則張允不死矣。”召見,文辭占對,觀者傾竦。權改容加禮,甚見信重。以輔義中郎將使蜀,蜀人甚貴其才。權嫌其聲名太盛,會暨豔諧行,遂並幽之。駱統表理曰:“溫弘雅之素,英秀之德,文章之采,論議之辨,卓躁冠群。烽曄曜世,人未有及之者也。若忍威烈,宥賢才以純大業,固明朝之休光也。”權終不納,溫病卒。二弟隻、白,亦有才名。與溫俱廢。

張儼,字子節,吳人。弱冠知名,博聞多識,拜大鴻臚。寶鼎初,使於晉。磨厲鋒鍔,思不辱命。既至,晉賈充、裴秀、荀勉等欲傲以所不知,皆不能屈。羊祜、何禎並結縞帶之好。道病卒。

張訓,字叔方。德量淵懿,清虛淡泊,善文辭。為海昏令,甚有惠化。

張純,字元基。少厲操行,學博才秀。拜郎中,為廣德令,有治異綾,擢太子輔義都尉。又《文士傳》曰:“純少有清才,與同郡張儼、朱異俱童少,往見驃騎將軍朱據。據聞三人才名,欲試之。曰:‘今三賢屈顧,老鄙相聞渴甚矣。其為吾各賦一物,然後乃坐。夫腰嫋以迅驟為功,鷹隼以輕疾為妙,何必積思。’皆隨目立成,據大歡悅。純賦席曰:‘席以冬設,簟為夏施。揖遜而坐,君子攸宜。’儼賦犬曰:‘守則有威,出則有獲。韓盧宋鵲,書名竹帛。’異賦弩曰:‘南嶽之幹,種山之銅。應機命中,獲隼高墉。’”

張禕,少有孝行。恭帝為琅邪王,以為郎中令。及帝踐祚,劉裕以樟帝故吏,素所親信。封藥酒一罌,付樟使鴆王。樟既受命,而歎曰:“鴆君而求生,何面目視息世間哉?不如死。”乃自飲之卒。子暢,仕宋。

張憑,字長宗,郡人。有志氣,為鄉閭所稱。舉孝廉,劉恢見之,清言彌日。遂言之於簡文帝,召與語,歎曰:“張憑勃竄為理窟。”官至御史中丞。

張澄,吳人,晉光祿大夫。當葬父,郭璞為占葬地。曰:“葬某處,年過百歲,位至三司,而子孫不蕃。某處,年減半,位止鄉校,而子孫貴顯。”澄乃葬其劣處,位果止光祿,年六十四。至曾孫裕遂昌,子彭祖。

張彭祖,廣州刺史。子敞、侍御史、度支尚書。亙〔桓〕元〔玄〕篡位,以事忤元〔玄〕。敞表獻忠款,事玄為吳郡太守,二石為吳國內史。子裕,仕宋。敞子孫至宋、齊之後益昌,為吳大家。

張翰,字季鷹,吳人。父儼,吳大鴻臚。翰有清才,善屬文。而縱任不拘,時人號為江東步兵。賀循赴命入洛,經吳閶門,於船中彈琴。翰初不識,便同載去。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曹掾。冏時執權,翰謂同郡顧榮曰:“天下紛紛,禍難未已:吾本山林間人,無望於時。子善以明智自防。”榮執其手曰:“吾亦與子採南山蕨,飲三江水耳。”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鱠。曰:“人生貴得適誌,何能羈官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歸,著《首丘賦》。俄而冏敗,人皆謂之見機。翰任心自適,不求當世。或謂曰:“卿縱適一時,獨不為身後名耶?”答曰:“使我有身後名,不如即時一杯酒。”人貴其曠達。性至孝,遭母憂,哀毀過禮。年五十七卒。

沈珩,字仲山,郡人。少綜經藝,長《春秋》內外傳。有智謀,能專對。孫權使使魏,文帝引珩談,語終日。隨事響應,無所屈。還吳,以奉使有稱,封永安鄉侯。官至少府。【《吳書》。弟峻。】

沈峻,字敬山。有名譽,而性儉吝。張溫使蜀,與峻別。峻入內良久,出語溫曰:“向擇一端布,欲以送卿,而無麤者。”溫嘉其無隱。又常經太湖岸上,使從者取鹽水,已而恨多。敕令還減之,尋亦自愧。曰:“此吾天性也。”【《笑林》】

朱據,字子範,吳人。有姿貌膂力,又能論難,才兼文武。孫權以為可繼呂蒙、張溫,使領兵屯。尚公主,拜左將軍,封雲陽侯。謙虛接士,輕財好施,祿賜雖豐,常不足用。遭二宮交惡,據擁護太子,義形於色,以死守之。遂左遷,終於新都郡丞。孫亮時,二子熊、損各復領兵。熊子宣,襲爵,尚公主,至驃騎將軍。

朱桓,字休穆,郡人。討平山賊有功,遷濡須督。拒魏曹仁,眾寡不敵。桓謂諸將曰:“勝負在將,不在眾寡。諸君聞曹仁用兵行師,孰與桓邪?雖曹丕自來,尚不足憂。”部兵進擊,仁敗走。拜前將軍,封侯。桓輕財貴義,性強識,與人一面,數十年不忘。部曲萬口,妻子盡識之。愛養吏士,贍護六親。俸祿產業,皆與共分。其沒也,吏士男女,無不號慕。家無餘財,官周其喪事。子異,朱異,字季文。以父任除郎,累遷至鎮南將軍。大破魏車,後假節為大都督。救壽春圍,不解還軍。為孫琳所枉害。

卜靜,字玄風。與顧邵、陸通、張訓等齊名,終剡令。

暨豔,字子休,郡人。張溫引為選曹尚書。性狷厲,好為清議。是時郎曹混淆,多非其人:豔臧否區別,賢愚異貫。遂為浸潤所諧。

韋曜〔昭〕,字弘嗣,郡人。少好學,能屬文。孫亮時,為太史令。孫皓時,遷中書僕射。皓欲為父和作紀,曜〔昭〕執以和不登帝位,宜名為傳,由此漸怒。皓酒後以嘲弄公卿為歡,曜〔昭〕但言論經議。為不承詔,收曜〔昭〕付獄,徙其家零陵。

徐原,字德淵。慷慨有才志,忠壯好直言。為呂岱所薦,為侍御史。岱有得失,原輒諫靜。原死,岱哭之甚哀。曰:“德淵,岱之益友。今不幸,岱復於何曠過?”談者美之。

孫拯,郡人。為陸機司馬,孟超直入機麾下奪囚,拯勸機殺之,不能用。及機為成都王穎所害,又收其弟雲、龍〔耽〕及拯皆下獄。考掠拯,兩踝骨見,終不變辭。吏民知拯義烈,謂曰:“二陸之枉,誰不知之,群可不愛身乎?”拯抑天歎曰:“陸君兄弟,世之奇才,吾眾知愛。今既不能救其死,忍復從而誣之乎?”遂同被害。拯門人費慈、宰意,詣獄明拯冤。拯譬遣之曰:“吾義不負二陸,死自吾分。卿何焉爾?二人曰:“君既不負二陸,僕又安可負君?”亦被害。

吾彥,字士則,吳人。有文武才幹,身長八尺。手格猛獸,膂力絕群。陸抗奇其勇略,用為建平太守。時王浚將伐吳,造船於蜀。彥覺之,輒為鐵瑣〔鎖〕橫斷江路。晉師攻之,不能克,乃退舍禮之。吳亡,始歸晉,為交州刺史。二十餘年,清身率下,威恩宣著,南州寧靖。入為大長秋。

蔡洪,字叔開,郡人,有才名。時王政陵遲,官才失實,君子多退而窮處。洪作《孤奮論》,與王沉《釋時論》同意,讀者莫不歎息。仕為松滋令。

朱誕,郡人。陳敏之亂,豪桀〔傑〕多見維縶。惟誕與顧循,不豫其事。吳震,郡人。學行清修,老而未調。華譚薦之,為著作佐郎。

范平,郡人。其先銍侯馥,避王莽亂適吳,因家焉。平研覽墳素,該通百氏。詔謐文貞先生。三子:奭、咸、泉、並以儒學至大官。泉子蔚,家世好學,關內侯。蔚子文,才亦知名。


PD-icon.svg 本宋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